首頁 國際新聞 女子家住燕郊北京上班母親連續4年幫排隊等車

分享
文章

女子家住燕郊北京上班母親連續4年幫排隊等車

清晨6點,燕郊814路總站已經排起長隊。

814路進站後隊伍亂了,經常會因此發生爭執。

張紅英(左三)幫女兒排隊,並維持車站秩序。

開往北京的814路公交

河北小鎮燕郊,被駛向北京的第一班公交車發動機吵醒了。

清晨5點半,路燈已熄,天還沒亮透,814路早班車開始發車。張紅英的手機鬧鐘也響了,54歲的她從床上爬起來,將前一晚泡好的黃豆倒進豆漿機,再把麵包塞進烤箱,趁著機器工作的工夫,才去廁所洗了把臉,然後趕緊拎著保溫杯,下樓排隊。

814路是跨越北京城區和河北燕郊的9條主要公交線路之一,也是離張紅英家最近的公交站點。每天早上,至少4000人擠在混合著肉夾饃和煎餅味道的814路車廂裡,去北京上班。

這個數字是一位燕郊居民等車時“順便”統計出來的——成功擠上一輛公交車最誇張時需要40分鐘,他有足夠的時間來計算。

等車隊伍最長時達到300米,但十幾位老人總能站在隊伍最前端。為了搶占這個有利的上車位置,他們天不亮就出門,可當公交車停在跟前時,這些人卻又側過身子,讓後面的人先上。

他們在等自己的兒子、女兒、兒媳婦、女婿。為了讓兒女多睡十幾分鐘,能在上班的路上有個地方坐坐,這些老人提前到公交車站替兒女排隊。

 

張紅英就是其中一位母親,她的女兒在北京國貿附近的一家外企上班。曾有媒體報導,這種每天早上跨省上班的人在燕郊至少有30萬。而燕郊政府網上公佈的人口數量是50萬,這意味著每天早上這座小鎮一下子空了一多半,剩下的大多是老人和孩子。許多父母像張紅英一樣,舉家遷徙到這個陌生的河北小鎮,照顧孩子以及孩子的孩子。

“其實是一個人在北京上班,全家在為他服務。”一位替女兒排隊的父親說。

上班給北京納稅,晚上睡覺給河北納稅,天天四五個小時在路上跑,哪個父母能忍心4月的清晨還有些微涼,張紅英裹在藍色防風衣裡。她已經在這裡幫女兒排了4年隊,連814路的公交車司機都認識她,進站時隔著擋風玻璃朝她點點頭。

“孩子太累了,來北京找個工作,沒想到這麼累。晚上加班到家就快12點了,我著急啊,這時間能睡夠嗎?”張紅英的嗓門挺大,“你要給她排隊呢,她就能多睡一會兒,要不上班也沒精神啊。我多起來一會兒,就當鍛煉身體,她能多睡半個小時呢。”

此時,31歲的女兒孫夢已經起來,正在家裡享用母親備好的早餐。孫夢大學時讀的是日語專業,老家河北邯鄲沒有適合的工作,畢業後她進了北京一家日企。已經退休的張紅英也跟了過來,照顧女兒起居。她們在北京租房,搬了三次家。孫夢決定,必須在30歲之前買房。

那是2009年,北京的房價還沒有像現在這樣誇張,首付60多萬元就可以在東四環附近買套還算不錯的房子。但這對一個普通的工薪家庭來說,也是筆不小的開支,她家拿不出這麼多錢。

一天,在國貿地鐵站附近,張紅英接到一張小廣告,上面寫著首付10萬元就能在距離北京30分鐘車程的地方擁有自己的房子。那個地方叫燕郊,天安門往東40多公里的一個河北省小鎮,清朝皇帝拜謁東陵時的行宮所在地。

那時的燕郊還沒有被密密麻麻的住宅樓佔領,新開盤的小區對面是一片綠油油的麥子地,柏油馬路還沒修好,張紅英淌了一腿泥。不過,售樓小姐說,開往北京的814路公交車總站就設在小區門口,到時候上車就有座。張紅英痛快地交了訂金。

可售樓廣告說的30分鐘到北京,只是一種理想狀態。想開車上班,先得搖到號吧,而且早高峰進京方向的高速公路在收費站就開始堵了。公交車倒是有專用車道,可人多車少,擠不上去,在車門那兒一“掛”就是十幾二十分鐘,再碰上插隊打架的,司機索性熄火不走了。

 

“這得什麼時候走到頭啊!”第一次看到814路車站前的長隊,剛搬來的老梁簡直“看不到希望了”。第二天,他就加入為孩子排隊的陣營。“他們上班給北京納稅,晚上睡覺給河北納稅,天天讓人家四五個小時在路上跑,哪個父母能忍心啊!我也分析過,家裡稍微有點錢有點勢力回去能安排工作的人,不會到這個大城市來做這種打拼的工作。”他說。

57歲的老梁老家在內蒙古赤峰,那是一個藍天白雲、街道整潔的全國衛生城市。為照顧在北京工作的女兒,他賣了老家的房子,來到燕郊。“為了孩子,為了養老,沒辦法。來北京得坐一宿車,年輕時無所謂,硬座都能睡,老了以後睡不著,挺難受,還不如直接搬過來,照顧孩子。”他說。

女兒小梁9點上班,晚上加完班,已經錯過了814路末班車,只能坐黑車回來。“真心疼,我只能幫她這麼多了,也幫不了別的。”老梁說。每天早上6點,他就起床出門排隊。

814路的終點站北京國貿,是通往河北燕郊的交通樞紐。但這並不是小樑的目的地,她還要再擠18分鐘的一號線地鐵。有一次,老梁去北京辦事,和女兒一起走。公交車在國貿橋下停穩後,小梁說了句:“爸我先走了啊”,就朝地鐵站跑。老梁一路追,使勁追,追到地下通道入口時還能看見個背影,但等他走下樓梯,女兒已經沒影兒了。

“這'跑班族'跑得可真夠快啊!”他說著笑了起來。

 

張紅英笑不出來。這些地鐵裡“拿著東西一邊吃一邊跑”的年輕人,她“看著就揪心”。“在北京打拼實在不容易。你看我姑娘,昨天到家都10點半了,也沒吃飯,喝點水,喝點牛奶,就睡了。他們中午就休息一個小時,我讓她帶飯,就不用下去跑,還能休息一會兒。她不愛吃肉,我早上炒個菠菜雞蛋,西葫蘆,這配色多好啊,有黃有綠的。”她對自己的作品挺滿意。

不跟父母在一起時,也很獨立、強勢,但跟父母在一起,就會不自然地有撒嬌的感覺。燕郊的早高峰在6點半就到來了。紅色摩的穿梭在街道上,幾輛淺綠色的公交車堵在十字路口。黑車司機和早點攤兒的小販一起霸占了最外面的車道,前者大聲嚷嚷著“國貿國貿啦,十塊十塊,上車就走”,後者踮著腳把剛出爐的熱煎餅舉到公交車窗口。

節省排隊時間的辦法有很多種,但插隊是這裡的大忌。“傻逼!排隊!”隊伍裡不時爆出一聲怒吼,還曾有“火爆脾氣”的東北鄰居把插隊者揪出來,摁在地上打到鼻子出血。司機看見也不吭聲,打完了,人都坐穩再開車。

張紅英看不下去了,“這不是浪費時間嗎,姑娘眼看就要上班,時間就要誤了”。她和幾個排隊的父母提議,別光給自己的孩子排隊,順便也維持一下秩序,不然誰都別想走。她從書包裡掏出一隻“志願者”紅袖箍,套在左胳膊上開始指揮,“一個跟一個,不要擠啊排隊啊,還有座呢……好啦,司機師傅關門走啦。”

紅袖箍是在北京國貿公交車站排隊時別人給的。有一次,張紅英想看看女兒回家時排隊到底要花多長時間。“我去北京玩啊,順便去給你排個隊。”她跟女兒說。下午5點半,張紅英到達國貿橋下的814路公交車站,1小時40分鐘後才排到最前面。她一邊等女兒下班,一邊幫忙維持秩序。

 

“你是志願者?”站台上的“黃坎肩”問,還給了她一個紅袖箍。

“算是吧,我在燕郊管著呢。”她笑笑說。

 

女兒孫夢起初並不希望母親去排隊,她說自己早起半小時就行了。“不行!”張紅英堅決反對,“早起半個小時就睡不好,睡不好沒法上班。我也習慣了,早起一會兒沒事。再說,我白天還可以睡覺,你白天不能睡覺啊,我又不上班,就給你排著吧,你太辛苦了。”

反抗失敗,孫夢只能給母親多買些護膝和厚底的鞋子,保護她經常疼痛的膝蓋。但是遇到下雨下雪或者母親身體不舒服時,她會提前“警告”母親:“你要是再去的話,以後我就一直不用你去排隊了。”

張紅英答應了。可第二天早上,如果不是真的病得起不來,她還是偷偷出門去。

“哪一個當媽的不心疼孩子啊!”62歲的山東人明阿姨站在隊伍中苦笑著。她幫在商場工作的女兒排隊,“小是不小了,20多歲了,但當媽的不放心啊。你想,要是沒座,到那兒站一天多累啊。有時孩子來了,他們還不讓進,說我們沒排隊,排的不是這個隊。”她撇撇嘴說。

張紅英和女兒也受過委屈。那天,孫夢像往常一樣,擠進隊伍,站在張紅英前面。可後面的小伙子不干了。

“你為什麼站我前邊?”小伙子的聲音很不客氣。

“我媽幫我排隊了。”孫夢迴了他一句。

小伙子拽住孫夢的衣服,抬腿想給她一腳。孫夢閃開了,可站在旁邊的張紅英急了,她像母雞一樣張開雙臂,把女兒扒拉到身後,堵住小伙子喊了一嗓子:“你打我吧!”

對著一個老太太,小伙子沒敢再動手。車來了,孫夢被後面的人稀里糊塗地擠上去,可她越想越不對勁,“我媽怎麼樣了?我怕他回來打我媽!”

車開了一站地,孫夢從幾乎沒有縫隙的車廂裡拼命擠出來,打車回814總站。可往常還會在車站維持秩序的母親不見了,還沒帶手機。孫夢先去附近的菜市場找了一圈,沒人;回家看看,也沒人。她哭著打電話給親戚:“我找不著我媽了!”

其實,張紅英只是和孫夢走岔了。看見女兒站在樓下,她挺意外。

“他回來了沒有?他上車走了沒有?”孫夢迎上去問。

“我沒事,他不打我。”張紅英語氣輕鬆地說。

這不是母親第一次攔在孫夢身前。還有一次,母女倆正在小區裡散步,一隻大狗突然撲上來,孫夢下意識地往母親身後躲。“哎呦,我媽就被咬了。”她帶著哭腔說。

張紅英的手被狗的牙齒刮破,孫夢直到現在還是很自責。“如果我跟我姥姥在一起,我就會站在她面前,但是跟我媽在一起的話,老覺得還是她在保護我。不跟父母在一起時,我也很獨立,比較強勢,但跟父母在一起,就會不自然地有撒嬌的感覺。”

“但是後來我想,如果再碰到這種情況,我絕對不會讓我媽攔著!”這個短髮姑娘拿起桌子上的紙巾使勁抹走臉上滑過的眼淚,“我一定會打那狗!”

 

有時就恨自己,當父親的沒能耐

經過多年觀察,張紅英發現燕郊排隊的父母分為三撥:最早一撥5點半就出現了,那是孩子上班特別早或者特別遠的;接下來是包括她在內的“中班”父母, 6點半左右開始排隊,那是燕郊早上最喧囂的時候;最後出現的“晚班”父母離開車站時已接近8點,燕郊即將恢復平靜。

張紅英到達車站時,60歲的遼寧人老包正往家裡走。路上,他碰見剛出門的老蔡。“你今天不排隊了?我那個已經上完了,走了。”戴著眼鏡的老包站在路邊,慢悠悠地說。

“不排,兒子出差了,不在家。”老蔡說。他突然想起了什麼,“那不是電視報導,崑山去上海上班的,有地鐵,比咱們這兒方便,我看那天報導的時候也掛了一句燕郊,是不是……”

“今年河北的工作重點應該是治理污染,小企業關、停、轉,估計涉及交通這塊的少。”老包退休前是機關里的公務員,說起話來愛分析。

兩年前,老包家在燕郊買了房,他和老伴從老家搬來照顧兒子起居。“我們這個年齡段,孩子就一個兩個,兒女在哪兒落腳,父母也就跟著了。”老包說。

“你不得跟著照顧他嘛。”老蔡附和著。一年前,他和老伴離開河南開封老家,來這裡照顧剛出生的孫子。早上,他出門排隊,老伴留在家裡做飯。

老伙計們湊在一起聊聊天,時間倒也過得快。雖然大家叫不上彼此的名字,但誰今天沒來、誰搬到北京住、誰的兒子生了孫子、誰的老伴住院,都一清二楚。可是,如果熟人都走了,自己出門時又穿少了,站在那裡就不怎麼好受了。

“走了好幾輛車了,一起的老頭老太太都走了,人家孩子都來了咱的怎麼還沒來?”王立柱戴著鴨舌帽,搓著手說。他幫兒媳婦排隊,“有一次等了40分鐘她才出來,哎呦,哈哈哈,她沒起來,又睡了幾分鐘”。

59歲的王立柱是黑龍江大慶人。2008年,小兒媳婦生了對龍鳳胎,他跟單位請了10天假來北京。“人不就是這樣嗎,一有孫子,孫子什麼樣總得看看吧。到這一看,這倆孩子太好了,不能走了。”

王立柱的小兒子以前是水泥廠工人,下崗後和媳婦到了北京,他跑業務,媳婦在秀水商場里當導購。倆人在北京管莊附近租了間平房。王立柱覺得老換地方對孩子不好,他掏出積蓄,又向親戚借了幾萬元,讓小兒子在燕郊買房,裝修完還沒晾乾,全家人就搬了進去。

每天早上5點,王立柱就睡不著了,他輕手輕腳地起來,燒開水、做早點,然後叫醒兒媳:“到點了,起來吧,吃飯了,我去排隊。”

“爸你別走了,我站著去吧。”兒媳婦也勸過。

“你站著多累得慌啊,我排一會兒吧。”他飯也來不及吃就出門了。

王立柱的老伴幾年前去世,幾乎從來沒抱過兒子的他一個人照顧兩個孩子。一個哭,另一個也跟著哭,一個病,另一個也跟著病,醫院的人都認識他了。等兩個孩子病好了,王立柱也病了一場。

“現在習慣了,也不累了。剛開始累得我啊,我不干了,愛咋地咋地,把我累死了。可一尋思,兒子呀,也沒辦法。有時就恨自己,當父親的沒能耐,要是父親是大款,給孩子幾百萬,買個大房子,雇個保姆,還用啥啊!咱沒能耐,兒子也沒啥能耐,有錢人都在北京買房了。”他嘆著氣,雙手插在褲子口袋裡,顯得有些駝背。

“爸!”一個扎著辮子的瘦高女子在背後叫他。聽到這一聲,王立柱精神了,臉上又有了笑模樣。

兒媳婦來了,一天之中的第一項任務完成。他揚起手跟站在身邊的張紅英打了個招呼:“我先走了啊,回去送孫子上幼兒園。”

 

真的挺累的,不是來回跑得累,心累

今年兩會期間,中央電視台一期節目報導了燕郊這些排隊的老人。節目中有一位名叫秦桂珍的60歲老人,黑濛濛的天色中,她裹著羽絨服站在人群中,幫女婿排隊,凍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他挺辛苦的,從小上學的時候,家離學校二三十里地,半夜起來到學校七八點鐘才能趕上上課,所以說他挺苦的,然後到這上班還這麼苦,我就挺可憐他的,我就為他排隊吧,讓他多睡一會兒。”秦桂珍說。

“您眼睛沒事吧?”記者問。

“沒事……”秦桂珍抹了一下眼淚,盯著遠處,探了一下身子,突然咧開嘴笑了,“俺家姑爺子來了!”

女婿肖楓在西北三環上班,814路到達終點站國貿後,他還要擠進一號線地鐵,換乘四號線,出來後再坐幾站公交車,每天上班路上就要花兩個半小時。秦桂珍來燕郊照顧外孫,她看女婿一個人撐著這個家,提出幫他排隊。

有一天,秦桂珍慌慌張張地出門,到了車站發現一個人也沒有。“哎呀,是不是起晚了?”走回來看見小區門口的保安,一問才發現只有凌晨1點。原來,她的手機白天掉到地上,電池摔出來,鬧鐘時間弄錯了。

在電視裡看見丈母娘凍得眼淚都出來了,肖楓心裡很愧疚。“挺不好意思的,畢竟她那麼大歲數了,還要給我排隊。我之前也沒太注意,到那兒就上車。”秦桂珍倒覺得沒什麼,只是聽見鄰居說“哎呀,上電視了,你是名人了”時,她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

那期節目播出後,網上形成了兩種不同看法。一位網友想起了自己的母親:“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啊!高中時媽媽也是為了每天早上讓我多睡會,都把牙膏擠好,早飯擺好,再趁我吃飯時下樓把自行車從車棚推出來。小時候不懂感恩啊,習以為常,現在想想天下父母都一樣,不管孩子多大了,都願意犧牲自己讓他過好點。”

“你到高中還不能自理嗎?”另一位網友在跟帖中反問。

現實中,張紅英也遇到過類似的質疑。有一次,她在北京跟別人聊天,說起自己早上幫女兒排隊,對方聽了吃驚地問:“怎麼還要給他們排隊啊?”

“公交車人多啊,小區裡住了10萬人呢!”張紅英大聲解釋,“可憐天下父母心!你們不知道這個情況,要是你們來了燕郊,兒子姑娘在北京上班,你們也會這樣。我沒法跟你們溝通,你們沒看到這個情景。”

看見網上有人質疑這些年輕人,老梁也幫他們辯解:“有人說他們真享福啊,還讓老爹給排隊呢,豈不知道這老爹是自願的啊!”

實際上,女兒小梁並不希望父親幫自己排隊。怕父親在外面站的時間太長,小梁起床後在家裡緊忙活,“還不如自己去站呢”。她曾經提出不在家裡吃早點,就可以省下時間,可母親不同意。

“她覺得我一天都不在家吃,吃不到炒菜,她早上炒菜給我吃你知道嗎?”小梁瞪大眼睛說,“沒辦法啊,一定要吃,不然我媽白做了,如果吃得少,她又會說,你都沒怎麼吃!”

小梁今年27歲,她其實並不想在燕郊買房,“我自己在二環租房挺方便的”。現在,她下了班就得往回跑,坐上車還得給家裡打個電話,要不然父母不放心。她考慮過回北京租房,但想了想,心裡過意不去,“我爸媽在這兒,說白了無依無靠,背井離鄉,如果我每天回來,即使我辛苦點兒,但他們會覺得一天能有個盼頭”。

因為排隊,她還和父親吵過一架。有一次,老梁身體不舒服。“爸,你別起來別起來。”可父親說自己沒事,硬要出門去排隊。小梁急了,“不讓你去就不讓你去,你說你去了挺冷的,你這還難受著呢,我心裡也難受啊。”

“有時候不是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你要考慮他們的心情。”偶爾,小梁也會跟別人抱怨一下,“我真的挺累的,不是我來回跑得累,我是心累。”

但這些話她從沒對父親說過。父親前不久過生日,小梁買了台平板電腦送給他,父親的微博也是她幫著給註冊的。

孫夢的同事也曾勸她搬回北京住,但她不放心母親,怕張紅英一個人在家被推銷的騙了,或者高血壓犯了沒人管。“畢竟我現在年紀還不是特別大,沒有結婚,可以來回跑,以後牽絆的事情多了,想跑也沒辦法跑了。雖然我現在累一點,但是跟我媽在一起還是挺好的。 ”

 

為了姑娘就不累,為姑娘幹什麼就覺得,呀,特別有心勁

央視報導過後,張紅英在車站見到過好幾撥記者。就連來燕郊看房的北京中年婦女路過814路車站,都會敏感地掏出手機拍照,“就是這兒吧?都成一景了!”

“為什麼你們最近對這個事這麼上心?”張紅英不明白。一名記者告訴她,可能是因為“京津冀一體化”的新聞,人們又想起這個已經發展多年的小鎮。

如今,這裡有北京百年小吃“小腸陳”,有酷似“必勝客”的“意薩歡樂餐廳”,還可以使用北京公司發的味多美、沃爾瑪購物卡,看上去越來越像北京了。但人們留在燕郊的大部分時間都在睡覺,這裡因此又被稱為“睡城”。

週末,燕郊的年輕人多了起來。孫夢呆在家裡,她不讓張紅英做飯,自己下廚做了個糖醋排骨。有時,她會帶母親去北京看電影,看芭蕾舞,或者帶她去商場買衣服,然後再去肯德基里吃個圓筒冰激凌。

“她挺好的,老是給你驚喜。”張紅英臉上露出笑意。“我過生日,她給我買項鍊,有珍珠的,有銀的,有金的,還給我買玉手鐲。”她一樣一樣數著,“我挺感動的,她休息時間不多,還來陪我。”

“她怎麼沒跟我這麼說過。”聽完記者轉述,孫夢樂了,“我每次給她買,她都說不好,怕花錢。”

在這些排隊的父母口中,孩子都是“懂事的”。來自東北的董阿姨說,一天晚上她回家,發現兒子已經把飯做好了,還餵到她嘴裡,說了句:“媽媽,謝謝你。”

“北方男孩子一般不怎麼說這些,我看他沒咋說,眼淚就在眼圈裡,沒流下來。”董阿姨也哽咽了。

這些年來,燕郊的樓越蓋越多,孫夢家對面新建起來的小區,馬上就要交鑰匙,上萬人即將入住。這幾天,連燕郊的黑車司機都在說,到時排隊得多壯觀,更上不去車了。

這裡已經是個體型超大的小鎮了,房地產廣告牌刷上的最新口號是“低密度”。王立柱送孫子去幼兒園,發現一個班裡有接近100個學生,老師都得用大喇叭上課。

為解決814路公交車的排隊困境,老梁曾在網上給北京市長信箱寫過信。為了讓數據有說服力,他拿著工具尺,站在車站旁邊量過:早高峰時一塊地磚上最多能站兩三個人,排隊長龍在200-250米之間,乘客等候30-40分鐘才能乘上車。

“我經常為女兒上班排隊,深知在京城上班的燕郊人的苦楚……敬請北京市領導理解和可憐天下父母心。”他在信中這樣寫到。

沒想到,這封信真的起到了效果。沒過多久,814路在早高峰期間縮短了發車間隔,增加了車次。老梁說,現在每個人排隊的時間可以減少一半。最近,他又騎著自行車去燕郊火車站附近轉悠,挺希望能開一班通往北京的通勤列車。

“這些'跑班'的孩子,他們比我們還苦呢,我們那個時候身體累點,沒有那麼多壓力,現在這些孩子的壓力真是太多太多了。這是我自己孩子,那些也是孩子輩的人,哎呀我真替​​他們……”他沒說下去。

張紅英能為這些孩子們做的,就是繼續留在車站維持秩序。她看見一輛車進站,就能知道這是多少座的,是大車還是小車,能裝多少人。有一次下雨,她和幾個母親撐著傘站在車門口,給這些年輕人遮雨。第二天,年輕人買了豆漿、油條和包子,放在她的自行車車筐里。

“也有覺得特累的時候,但為了姑娘就不累,為姑娘幹什麼就覺得,呀,特別有心勁,心情挺好。”張紅英說。她最著急的是女兒的終身大事,“你看,在這大城市打拼多不容易,連自己的個人問題都沒時間解決。”聊天時沒說幾句,她就扯到這個話題上。

“您想給女兒找個什麼樣的?”記者問。

“在北京有房的。”她首先提了這麼一個要求,“這樣就不用排隊了。”

 

早上7點左右,孫夢在車站前和母親會合。她上車,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不過兩分多鐘的時間,原本空蕩蕩的車廂就塞滿了人。隔著玻璃,孫夢可以聽到母親在下面喊著“不要擠啊”。有時,個頭兒不高的母親會被後麵包抄過來的插隊者擠到人群中間。

車門“呲”地一聲關上。張紅英抬起頭,髮根露出一圈新生的白色,看起來很刺眼。814路出站了,車窗外,張紅英衝女兒微微笑著。孫夢說,這是她最難受的時刻。

“她越笑,我越難受……”淚水漫上來,孫夢說不下去了。

但是,沒有時間傷感。一天的征途剛剛開始,814路將向西行駛一個多小時,才能到達北京。孫夢應該抓緊休息一會兒,終點站所在的那座巨大的城市裡,還有一大堆公司報表等著她呢。

來源:網易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大家都在看
這對小夫妻竟把「好窄」變成「豪宅」,13坪二手屋竟然裝的下200雙鞋,還有獨立帽衣間! 這個媽媽留下女兒在車裡睡覺,當她「5秒後回來」發現女兒臉上竟佈滿傷痕!沒想到「背後的真相」竟讓人聽完全身發抖... 【百大口碑】手搖飲料排行 網友討論度最高的十間手搖飲名店 這個10歲的眼鏡小女孩每天自拍沒人理!直到某天她PO出「拔下眼鏡的超級娜美照」,全國男網友都暴動了! 【八字重量自己算,你不知道的八字秤骨術!】 魯夫「五檔」形態曝光!尾田透露魯夫想打敗凱多,必得和這位「噁心的能力者」合體進化! 「楊過隱居」後就不問世事?連「郭靖全家被元軍消滅」都沒出來幫忙!到底他都在做些什麼事?! 金庸小說中為何大家只敢搶屠龍刀?峨嵋派手上的「倚天劍卻沒人敢搶」?!難道是欺負弱小?! 被「強行進入過」後的她得了精神病,大家都對她敬而遠之!直到看到了這「8張超病態的畫作」大家才發現... 看了老外這種包餃子的方法我驚呆了,我們幾十年餃子白包了!
大家都在看
這對小夫妻竟把「好窄」變成「豪宅」,13坪二手屋竟然裝的下200雙鞋,還有獨立帽衣間! 這個媽媽留下女兒在車裡睡覺,當她「5秒後回來」發現女兒臉上竟佈滿傷痕!沒想到「背後的真相」竟讓人聽完全身發抖... 【百大口碑】手搖飲料排行 網友討論度最高的十間手搖飲名店 這個10歲的眼鏡小女孩每天自拍沒人理!直到某天她PO出「拔下眼鏡的超級娜美照」,全國男網友都暴動了! 【八字重量自己算,你不知道的八字秤骨術!】 魯夫「五檔」形態曝光!尾田透露魯夫想打敗凱多,必得和這位「噁心的能力者」合體進化! 「楊過隱居」後就不問世事?連「郭靖全家被元軍消滅」都沒出來幫忙!到底他都在做些什麼事?! 金庸小說中為何大家只敢搶屠龍刀?峨嵋派手上的「倚天劍卻沒人敢搶」?!難道是欺負弱小?! 被「強行進入過」後的她得了精神病,大家都對她敬而遠之!直到看到了這「8張超病態的畫作」大家才發現... 看了老外這種包餃子的方法我驚呆了,我們幾十年餃子白包了!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震驚全球!失蹤了35年的飛機竟然安全成功降落在機場...孩子們和親人都老了,而他們仍和當年一樣年輕 「怪物颶風」襲澳洲 昆士蘭省六萬多戶停電 俄羅斯銀行稱 主管去年曾與川普女婿見面 驚!原來100年前已經出現手機!最後一張預言圖更是準到靠北啊! 南非人權鬥士過世 與曼德拉齊名享壽87歲 挑戰歐記健保未果 川普再戰前任「潔淨能源計畫」 經過三年的等待後 傳「世越號」殘骸發現失蹤者遺體 旅法華人遭警擊斃 上百亞裔人士圍警局爆衝突 「假工作」再延燒 法大選候選人費雍妻子也面臨指控 巴黎警槍殺華人事件 警局外仍有百人燭光靜坐
大家都在討論
這對小夫妻竟把「好窄」變成「豪宅」,13坪二手屋竟然裝的下200雙鞋,還有獨立帽衣間! 吃碳水化合物也OK◎你的減肥方式正確且適合你嗎? 我最不想嫁的,就是我爸那種男人!爸爸看完都沉默了 溪口柴林國小老舊校舍整建 強調分享、開放及彈性使用 兒童每天糖攝入量等於5個甜甜圈 最討厭路人情侶放閃!10個單身狗最想看到的「情侶悲劇」,#5男友直接被甲甲NTR!現充們都去死吧! 「馬大腿」Luna 瘦身成功秘訣大公開!女星親自教你原來3餐這樣吃... 班上最有出息的孩子,從來不是「第1名」,而是那些「7~17名」的孩子 雲嘉南分署校園徵才 媒合率超過5成 【百大口碑】手搖飲料排行 網友討論度最高的十間手搖飲名店
大家都在看
這個10歲的眼鏡小女孩每天自拍沒... 「妓女」為什麼不想和嫖客做朋友?... 金庸描寫的得道高人「張三丰」究竟... 超殘暴!這5種「超兇猛遠古巨獸」... 大神官終於黑化了!《七龍珠》大神... 6張「表面上看起來很正常,但背後... 這個媽媽留下女兒在車裡睡覺,當她... 唐綺陽運勢周報/獅子蓄勢待發 雙... 老沙二年後賞金翻倍跳!《海賊王》...
大家都在看
張三丰對郭襄一見鍾情?!但為何他... 網路超夯戀愛占卜!只要跟喜歡的人... 生人勿近!世界上排名前5「最詭異... 買低自備建案 這幾件事要注意... 震撼!世界罕見的「雙胞胎連體姊妹... 中國古代「最詭異妖魅的7種妖仙」... 用錢坑養錢坑 捷運建設已完全變調... 這些勇敢的自殺飛機駕駛出發前都大... 男子買了哈士奇後驚覺被騙,沒想到...
合作媒體

首頁 國際新聞 女子家住燕郊北京上班母親連續4年幫排隊等車

年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台北市 114 內湖區基湖路10巷48 號 7 樓
© 2016-2017 Links Technology Company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許轉載本網站內容常年法律顧問:永昌法律事務所 陳永昌律師

Life生活網部分文章由會員上刊,如有不適當或對於文章出處有疑慮,請來電與我們告知,我們將在最短時間內進行撤除。客服電話:0800-090-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