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國際新聞 女子家住燕郊北京上班母親連續4年幫排隊等車

分享
文章

女子家住燕郊北京上班母親連續4年幫排隊等車

清晨6點,燕郊814路總站已經排起長隊。

814路進站後隊伍亂了,經常會因此發生爭執。

張紅英(左三)幫女兒排隊,並維持車站秩序。

開往北京的814路公交

河北小鎮燕郊,被駛向北京的第一班公交車發動機吵醒了。

清晨5點半,路燈已熄,天還沒亮透,814路早班車開始發車。張紅英的手機鬧鐘也響了,54歲的她從床上爬起來,將前一晚泡好的黃豆倒進豆漿機,再把麵包塞進烤箱,趁著機器工作的工夫,才去廁所洗了把臉,然後趕緊拎著保溫杯,下樓排隊。

814路是跨越北京城區和河北燕郊的9條主要公交線路之一,也是離張紅英家最近的公交站點。每天早上,至少4000人擠在混合著肉夾饃和煎餅味道的814路車廂裡,去北京上班。

這個數字是一位燕郊居民等車時“順便”統計出來的——成功擠上一輛公交車最誇張時需要40分鐘,他有足夠的時間來計算。

等車隊伍最長時達到300米,但十幾位老人總能站在隊伍最前端。為了搶占這個有利的上車位置,他們天不亮就出門,可當公交車停在跟前時,這些人卻又側過身子,讓後面的人先上。

他們在等自己的兒子、女兒、兒媳婦、女婿。為了讓兒女多睡十幾分鐘,能在上班的路上有個地方坐坐,這些老人提前到公交車站替兒女排隊。

 

張紅英就是其中一位母親,她的女兒在北京國貿附近的一家外企上班。曾有媒體報導,這種每天早上跨省上班的人在燕郊至少有30萬。而燕郊政府網上公佈的人口數量是50萬,這意味著每天早上這座小鎮一下子空了一多半,剩下的大多是老人和孩子。許多父母像張紅英一樣,舉家遷徙到這個陌生的河北小鎮,照顧孩子以及孩子的孩子。

“其實是一個人在北京上班,全家在為他服務。”一位替女兒排隊的父親說。

上班給北京納稅,晚上睡覺給河北納稅,天天四五個小時在路上跑,哪個父母能忍心4月的清晨還有些微涼,張紅英裹在藍色防風衣裡。她已經在這裡幫女兒排了4年隊,連814路的公交車司機都認識她,進站時隔著擋風玻璃朝她點點頭。

“孩子太累了,來北京找個工作,沒想到這麼累。晚上加班到家就快12點了,我著急啊,這時間能睡夠嗎?”張紅英的嗓門挺大,“你要給她排隊呢,她就能多睡一會兒,要不上班也沒精神啊。我多起來一會兒,就當鍛煉身體,她能多睡半個小時呢。”

此時,31歲的女兒孫夢已經起來,正在家裡享用母親備好的早餐。孫夢大學時讀的是日語專業,老家河北邯鄲沒有適合的工作,畢業後她進了北京一家日企。已經退休的張紅英也跟了過來,照顧女兒起居。她們在北京租房,搬了三次家。孫夢決定,必須在30歲之前買房。

那是2009年,北京的房價還沒有像現在這樣誇張,首付60多萬元就可以在東四環附近買套還算不錯的房子。但這對一個普通的工薪家庭來說,也是筆不小的開支,她家拿不出這麼多錢。

一天,在國貿地鐵站附近,張紅英接到一張小廣告,上面寫著首付10萬元就能在距離北京30分鐘車程的地方擁有自己的房子。那個地方叫燕郊,天安門往東40多公里的一個河北省小鎮,清朝皇帝拜謁東陵時的行宮所在地。

那時的燕郊還沒有被密密麻麻的住宅樓佔領,新開盤的小區對面是一片綠油油的麥子地,柏油馬路還沒修好,張紅英淌了一腿泥。不過,售樓小姐說,開往北京的814路公交車總站就設在小區門口,到時候上車就有座。張紅英痛快地交了訂金。

可售樓廣告說的30分鐘到北京,只是一種理想狀態。想開車上班,先得搖到號吧,而且早高峰進京方向的高速公路在收費站就開始堵了。公交車倒是有專用車道,可人多車少,擠不上去,在車門那兒一“掛”就是十幾二十分鐘,再碰上插隊打架的,司機索性熄火不走了。

 

“這得什麼時候走到頭啊!”第一次看到814路車站前的長隊,剛搬來的老梁簡直“看不到希望了”。第二天,他就加入為孩子排隊的陣營。“他們上班給北京納稅,晚上睡覺給河北納稅,天天讓人家四五個小時在路上跑,哪個父母能忍心啊!我也分析過,家裡稍微有點錢有點勢力回去能安排工作的人,不會到這個大城市來做這種打拼的工作。”他說。

57歲的老梁老家在內蒙古赤峰,那是一個藍天白雲、街道整潔的全國衛生城市。為照顧在北京工作的女兒,他賣了老家的房子,來到燕郊。“為了孩子,為了養老,沒辦法。來北京得坐一宿車,年輕時無所謂,硬座都能睡,老了以後睡不著,挺難受,還不如直接搬過來,照顧孩子。”他說。

女兒小梁9點上班,晚上加完班,已經錯過了814路末班車,只能坐黑車回來。“真心疼,我只能幫她這麼多了,也幫不了別的。”老梁說。每天早上6點,他就起床出門排隊。

814路的終點站北京國貿,是通往河北燕郊的交通樞紐。但這並不是小樑的目的地,她還要再擠18分鐘的一號線地鐵。有一次,老梁去北京辦事,和女兒一起走。公交車在國貿橋下停穩後,小梁說了句:“爸我先走了啊”,就朝地鐵站跑。老梁一路追,使勁追,追到地下通道入口時還能看見個背影,但等他走下樓梯,女兒已經沒影兒了。

“這'跑班族'跑得可真夠快啊!”他說著笑了起來。

 

張紅英笑不出來。這些地鐵裡“拿著東西一邊吃一邊跑”的年輕人,她“看著就揪心”。“在北京打拼實在不容易。你看我姑娘,昨天到家都10點半了,也沒吃飯,喝點水,喝點牛奶,就睡了。他們中午就休息一個小時,我讓她帶飯,就不用下去跑,還能休息一會兒。她不愛吃肉,我早上炒個菠菜雞蛋,西葫蘆,這配色多好啊,有黃有綠的。”她對自己的作品挺滿意。

不跟父母在一起時,也很獨立、強勢,但跟父母在一起,就會不自然地有撒嬌的感覺。燕郊的早高峰在6點半就到來了。紅色摩的穿梭在街道上,幾輛淺綠色的公交車堵在十字路口。黑車司機和早點攤兒的小販一起霸占了最外面的車道,前者大聲嚷嚷著“國貿國貿啦,十塊十塊,上車就走”,後者踮著腳把剛出爐的熱煎餅舉到公交車窗口。

節省排隊時間的辦法有很多種,但插隊是這裡的大忌。“傻逼!排隊!”隊伍裡不時爆出一聲怒吼,還曾有“火爆脾氣”的東北鄰居把插隊者揪出來,摁在地上打到鼻子出血。司機看見也不吭聲,打完了,人都坐穩再開車。

張紅英看不下去了,“這不是浪費時間嗎,姑娘眼看就要上班,時間就要誤了”。她和幾個排隊的父母提議,別光給自己的孩子排隊,順便也維持一下秩序,不然誰都別想走。她從書包裡掏出一隻“志願者”紅袖箍,套在左胳膊上開始指揮,“一個跟一個,不要擠啊排隊啊,還有座呢……好啦,司機師傅關門走啦。”

紅袖箍是在北京國貿公交車站排隊時別人給的。有一次,張紅英想看看女兒回家時排隊到底要花多長時間。“我去北京玩啊,順便去給你排個隊。”她跟女兒說。下午5點半,張紅英到達國貿橋下的814路公交車站,1小時40分鐘後才排到最前面。她一邊等女兒下班,一邊幫忙維持秩序。

 

“你是志願者?”站台上的“黃坎肩”問,還給了她一個紅袖箍。

“算是吧,我在燕郊管著呢。”她笑笑說。

 

女兒孫夢起初並不希望母親去排隊,她說自己早起半小時就行了。“不行!”張紅英堅決反對,“早起半個小時就睡不好,睡不好沒法上班。我也習慣了,早起一會兒沒事。再說,我白天還可以睡覺,你白天不能睡覺啊,我又不上班,就給你排著吧,你太辛苦了。”

反抗失敗,孫夢只能給母親多買些護膝和厚底的鞋子,保護她經常疼痛的膝蓋。但是遇到下雨下雪或者母親身體不舒服時,她會提前“警告”母親:“你要是再去的話,以後我就一直不用你去排隊了。”

張紅英答應了。可第二天早上,如果不是真的病得起不來,她還是偷偷出門去。

“哪一個當媽的不心疼孩子啊!”62歲的山東人明阿姨站在隊伍中苦笑著。她幫在商場工作的女兒排隊,“小是不小了,20多歲了,但當媽的不放心啊。你想,要是沒座,到那兒站一天多累啊。有時孩子來了,他們還不讓進,說我們沒排隊,排的不是這個隊。”她撇撇嘴說。

張紅英和女兒也受過委屈。那天,孫夢像往常一樣,擠進隊伍,站在張紅英前面。可後面的小伙子不干了。

“你為什麼站我前邊?”小伙子的聲音很不客氣。

“我媽幫我排隊了。”孫夢迴了他一句。

小伙子拽住孫夢的衣服,抬腿想給她一腳。孫夢閃開了,可站在旁邊的張紅英急了,她像母雞一樣張開雙臂,把女兒扒拉到身後,堵住小伙子喊了一嗓子:“你打我吧!”

對著一個老太太,小伙子沒敢再動手。車來了,孫夢被後面的人稀里糊塗地擠上去,可她越想越不對勁,“我媽怎麼樣了?我怕他回來打我媽!”

車開了一站地,孫夢從幾乎沒有縫隙的車廂裡拼命擠出來,打車回814總站。可往常還會在車站維持秩序的母親不見了,還沒帶手機。孫夢先去附近的菜市場找了一圈,沒人;回家看看,也沒人。她哭著打電話給親戚:“我找不著我媽了!”

其實,張紅英只是和孫夢走岔了。看見女兒站在樓下,她挺意外。

“他回來了沒有?他上車走了沒有?”孫夢迎上去問。

“我沒事,他不打我。”張紅英語氣輕鬆地說。

這不是母親第一次攔在孫夢身前。還有一次,母女倆正在小區裡散步,一隻大狗突然撲上來,孫夢下意識地往母親身後躲。“哎呦,我媽就被咬了。”她帶著哭腔說。

張紅英的手被狗的牙齒刮破,孫夢直到現在還是很自責。“如果我跟我姥姥在一起,我就會站在她面前,但是跟我媽在一起的話,老覺得還是她在保護我。不跟父母在一起時,我也很獨立,比較強勢,但跟父母在一起,就會不自然地有撒嬌的感覺。”

“但是後來我想,如果再碰到這種情況,我絕對不會讓我媽攔著!”這個短髮姑娘拿起桌子上的紙巾使勁抹走臉上滑過的眼淚,“我一定會打那狗!”

 

有時就恨自己,當父親的沒能耐

經過多年觀察,張紅英發現燕郊排隊的父母分為三撥:最早一撥5點半就出現了,那是孩子上班特別早或者特別遠的;接下來是包括她在內的“中班”父母, 6點半左右開始排隊,那是燕郊早上最喧囂的時候;最後出現的“晚班”父母離開車站時已接近8點,燕郊即將恢復平靜。

張紅英到達車站時,60歲的遼寧人老包正往家裡走。路上,他碰見剛出門的老蔡。“你今天不排隊了?我那個已經上完了,走了。”戴著眼鏡的老包站在路邊,慢悠悠地說。

“不排,兒子出差了,不在家。”老蔡說。他突然想起了什麼,“那不是電視報導,崑山去上海上班的,有地鐵,比咱們這兒方便,我看那天報導的時候也掛了一句燕郊,是不是……”

“今年河北的工作重點應該是治理污染,小企業關、停、轉,估計涉及交通這塊的少。”老包退休前是機關里的公務員,說起話來愛分析。

兩年前,老包家在燕郊買了房,他和老伴從老家搬來照顧兒子起居。“我們這個年齡段,孩子就一個兩個,兒女在哪兒落腳,父母也就跟著了。”老包說。

“你不得跟著照顧他嘛。”老蔡附和著。一年前,他和老伴離開河南開封老家,來這裡照顧剛出生的孫子。早上,他出門排隊,老伴留在家裡做飯。

老伙計們湊在一起聊聊天,時間倒也過得快。雖然大家叫不上彼此的名字,但誰今天沒來、誰搬到北京住、誰的兒子生了孫子、誰的老伴住院,都一清二楚。可是,如果熟人都走了,自己出門時又穿少了,站在那裡就不怎麼好受了。

“走了好幾輛車了,一起的老頭老太太都走了,人家孩子都來了咱的怎麼還沒來?”王立柱戴著鴨舌帽,搓著手說。他幫兒媳婦排隊,“有一次等了40分鐘她才出來,哎呦,哈哈哈,她沒起來,又睡了幾分鐘”。

59歲的王立柱是黑龍江大慶人。2008年,小兒媳婦生了對龍鳳胎,他跟單位請了10天假來北京。“人不就是這樣嗎,一有孫子,孫子什麼樣總得看看吧。到這一看,這倆孩子太好了,不能走了。”

王立柱的小兒子以前是水泥廠工人,下崗後和媳婦到了北京,他跑業務,媳婦在秀水商場里當導購。倆人在北京管莊附近租了間平房。王立柱覺得老換地方對孩子不好,他掏出積蓄,又向親戚借了幾萬元,讓小兒子在燕郊買房,裝修完還沒晾乾,全家人就搬了進去。

每天早上5點,王立柱就睡不著了,他輕手輕腳地起來,燒開水、做早點,然後叫醒兒媳:“到點了,起來吧,吃飯了,我去排隊。”

“爸你別走了,我站著去吧。”兒媳婦也勸過。

“你站著多累得慌啊,我排一會兒吧。”他飯也來不及吃就出門了。

王立柱的老伴幾年前去世,幾乎從來沒抱過兒子的他一個人照顧兩個孩子。一個哭,另一個也跟著哭,一個病,另一個也跟著病,醫院的人都認識他了。等兩個孩子病好了,王立柱也病了一場。

“現在習慣了,也不累了。剛開始累得我啊,我不干了,愛咋地咋地,把我累死了。可一尋思,兒子呀,也沒辦法。有時就恨自己,當父親的沒能耐,要是父親是大款,給孩子幾百萬,買個大房子,雇個保姆,還用啥啊!咱沒能耐,兒子也沒啥能耐,有錢人都在北京買房了。”他嘆著氣,雙手插在褲子口袋裡,顯得有些駝背。

“爸!”一個扎著辮子的瘦高女子在背後叫他。聽到這一聲,王立柱精神了,臉上又有了笑模樣。

兒媳婦來了,一天之中的第一項任務完成。他揚起手跟站在身邊的張紅英打了個招呼:“我先走了啊,回去送孫子上幼兒園。”

 

真的挺累的,不是來回跑得累,心累

今年兩會期間,中央電視台一期節目報導了燕郊這些排隊的老人。節目中有一位名叫秦桂珍的60歲老人,黑濛濛的天色中,她裹著羽絨服站在人群中,幫女婿排隊,凍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他挺辛苦的,從小上學的時候,家離學校二三十里地,半夜起來到學校七八點鐘才能趕上上課,所以說他挺苦的,然後到這上班還這麼苦,我就挺可憐他的,我就為他排隊吧,讓他多睡一會兒。”秦桂珍說。

“您眼睛沒事吧?”記者問。

“沒事……”秦桂珍抹了一下眼淚,盯著遠處,探了一下身子,突然咧開嘴笑了,“俺家姑爺子來了!”

女婿肖楓在西北三環上班,814路到達終點站國貿後,他還要擠進一號線地鐵,換乘四號線,出來後再坐幾站公交車,每天上班路上就要花兩個半小時。秦桂珍來燕郊照顧外孫,她看女婿一個人撐著這個家,提出幫他排隊。

有一天,秦桂珍慌慌張張地出門,到了車站發現一個人也沒有。“哎呀,是不是起晚了?”走回來看見小區門口的保安,一問才發現只有凌晨1點。原來,她的手機白天掉到地上,電池摔出來,鬧鐘時間弄錯了。

在電視裡看見丈母娘凍得眼淚都出來了,肖楓心裡很愧疚。“挺不好意思的,畢竟她那麼大歲數了,還要給我排隊。我之前也沒太注意,到那兒就上車。”秦桂珍倒覺得沒什麼,只是聽見鄰居說“哎呀,上電視了,你是名人了”時,她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

那期節目播出後,網上形成了兩種不同看法。一位網友想起了自己的母親:“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啊!高中時媽媽也是為了每天早上讓我多睡會,都把牙膏擠好,早飯擺好,再趁我吃飯時下樓把自行車從車棚推出來。小時候不懂感恩啊,習以為常,現在想想天下父母都一樣,不管孩子多大了,都願意犧牲自己讓他過好點。”

“你到高中還不能自理嗎?”另一位網友在跟帖中反問。

現實中,張紅英也遇到過類似的質疑。有一次,她在北京跟別人聊天,說起自己早上幫女兒排隊,對方聽了吃驚地問:“怎麼還要給他們排隊啊?”

“公交車人多啊,小區裡住了10萬人呢!”張紅英大聲解釋,“可憐天下父母心!你們不知道這個情況,要是你們來了燕郊,兒子姑娘在北京上班,你們也會這樣。我沒法跟你們溝通,你們沒看到這個情景。”

看見網上有人質疑這些年輕人,老梁也幫他們辯解:“有人說他們真享福啊,還讓老爹給排隊呢,豈不知道這老爹是自願的啊!”

實際上,女兒小梁並不希望父親幫自己排隊。怕父親在外面站的時間太長,小梁起床後在家裡緊忙活,“還不如自己去站呢”。她曾經提出不在家裡吃早點,就可以省下時間,可母親不同意。

“她覺得我一天都不在家吃,吃不到炒菜,她早上炒菜給我吃你知道嗎?”小梁瞪大眼睛說,“沒辦法啊,一定要吃,不然我媽白做了,如果吃得少,她又會說,你都沒怎麼吃!”

小梁今年27歲,她其實並不想在燕郊買房,“我自己在二環租房挺方便的”。現在,她下了班就得往回跑,坐上車還得給家裡打個電話,要不然父母不放心。她考慮過回北京租房,但想了想,心裡過意不去,“我爸媽在這兒,說白了無依無靠,背井離鄉,如果我每天回來,即使我辛苦點兒,但他們會覺得一天能有個盼頭”。

因為排隊,她還和父親吵過一架。有一次,老梁身體不舒服。“爸,你別起來別起來。”可父親說自己沒事,硬要出門去排隊。小梁急了,“不讓你去就不讓你去,你說你去了挺冷的,你這還難受著呢,我心裡也難受啊。”

“有時候不是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你要考慮他們的心情。”偶爾,小梁也會跟別人抱怨一下,“我真的挺累的,不是我來回跑得累,我是心累。”

但這些話她從沒對父親說過。父親前不久過生日,小梁買了台平板電腦送給他,父親的微博也是她幫著給註冊的。

孫夢的同事也曾勸她搬回北京住,但她不放心母親,怕張紅英一個人在家被推銷的騙了,或者高血壓犯了沒人管。“畢竟我現在年紀還不是特別大,沒有結婚,可以來回跑,以後牽絆的事情多了,想跑也沒辦法跑了。雖然我現在累一點,但是跟我媽在一起還是挺好的。 ”

 

為了姑娘就不累,為姑娘幹什麼就覺得,呀,特別有心勁

央視報導過後,張紅英在車站見到過好幾撥記者。就連來燕郊看房的北京中年婦女路過814路車站,都會敏感地掏出手機拍照,“就是這兒吧?都成一景了!”

“為什麼你們最近對這個事這麼上心?”張紅英不明白。一名記者告訴她,可能是因為“京津冀一體化”的新聞,人們又想起這個已經發展多年的小鎮。

如今,這裡有北京百年小吃“小腸陳”,有酷似“必勝客”的“意薩歡樂餐廳”,還可以使用北京公司發的味多美、沃爾瑪購物卡,看上去越來越像北京了。但人們留在燕郊的大部分時間都在睡覺,這裡因此又被稱為“睡城”。

週末,燕郊的年輕人多了起來。孫夢呆在家裡,她不讓張紅英做飯,自己下廚做了個糖醋排骨。有時,她會帶母親去北京看電影,看芭蕾舞,或者帶她去商場買衣服,然後再去肯德基里吃個圓筒冰激凌。

“她挺好的,老是給你驚喜。”張紅英臉上露出笑意。“我過生日,她給我買項鍊,有珍珠的,有銀的,有金的,還給我買玉手鐲。”她一樣一樣數著,“我挺感動的,她休息時間不多,還來陪我。”

“她怎麼沒跟我這麼說過。”聽完記者轉述,孫夢樂了,“我每次給她買,她都說不好,怕花錢。”

在這些排隊的父母口中,孩子都是“懂事的”。來自東北的董阿姨說,一天晚上她回家,發現兒子已經把飯做好了,還餵到她嘴裡,說了句:“媽媽,謝謝你。”

“北方男孩子一般不怎麼說這些,我看他沒咋說,眼淚就在眼圈裡,沒流下來。”董阿姨也哽咽了。

這些年來,燕郊的樓越蓋越多,孫夢家對面新建起來的小區,馬上就要交鑰匙,上萬人即將入住。這幾天,連燕郊的黑車司機都在說,到時排隊得多壯觀,更上不去車了。

這裡已經是個體型超大的小鎮了,房地產廣告牌刷上的最新口號是“低密度”。王立柱送孫子去幼兒園,發現一個班裡有接近100個學生,老師都得用大喇叭上課。

為解決814路公交車的排隊困境,老梁曾在網上給北京市長信箱寫過信。為了讓數據有說服力,他拿著工具尺,站在車站旁邊量過:早高峰時一塊地磚上最多能站兩三個人,排隊長龍在200-250米之間,乘客等候30-40分鐘才能乘上車。

“我經常為女兒上班排隊,深知在京城上班的燕郊人的苦楚……敬請北京市領導理解和可憐天下父母心。”他在信中這樣寫到。

沒想到,這封信真的起到了效果。沒過多久,814路在早高峰期間縮短了發車間隔,增加了車次。老梁說,現在每個人排隊的時間可以減少一半。最近,他又騎著自行車去燕郊火車站附近轉悠,挺希望能開一班通往北京的通勤列車。

“這些'跑班'的孩子,他們比我們還苦呢,我們那個時候身體累點,沒有那麼多壓力,現在這些孩子的壓力真是太多太多了。這是我自己孩子,那些也是孩子輩的人,哎呀我真替​​他們……”他沒說下去。

張紅英能為這些孩子們做的,就是繼續留在車站維持秩序。她看見一輛車進站,就能知道這是多少座的,是大車還是小車,能裝多少人。有一次下雨,她和幾個母親撐著傘站在車門口,給這些年輕人遮雨。第二天,年輕人買了豆漿、油條和包子,放在她的自行車車筐里。

“也有覺得特累的時候,但為了姑娘就不累,為姑娘幹什麼就覺得,呀,特別有心勁,心情挺好。”張紅英說。她最著急的是女兒的終身大事,“你看,在這大城市打拼多不容易,連自己的個人問題都沒時間解決。”聊天時沒說幾句,她就扯到這個話題上。

“您想給女兒找個什麼樣的?”記者問。

“在北京有房的。”她首先提了這麼一個要求,“這樣就不用排隊了。”

 

早上7點左右,孫夢在車站前和母親會合。她上車,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不過兩分多鐘的時間,原本空蕩蕩的車廂就塞滿了人。隔著玻璃,孫夢可以聽到母親在下面喊著“不要擠啊”。有時,個頭兒不高的母親會被後麵包抄過來的插隊者擠到人群中間。

車門“呲”地一聲關上。張紅英抬起頭,髮根露出一圈新生的白色,看起來很刺眼。814路出站了,車窗外,張紅英衝女兒微微笑著。孫夢說,這是她最難受的時刻。

“她越笑,我越難受……”淚水漫上來,孫夢說不下去了。

但是,沒有時間傷感。一天的征途剛剛開始,814路將向西行駛一個多小時,才能到達北京。孫夢應該抓緊休息一會兒,終點站所在的那座巨大的城市裡,還有一大堆公司報表等著她呢。

來源:網易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大家都在看
2個20幾歲少女僅15000元改造24坪破出租房,一不小心成網紅,網友驚嘆:想娶回家 這漫畫也不怎麼恐怖,頂多讓你睡不着覺 這是一家上班不用打卡、不看績效,剛上班就能馬上請請產假,這間公司的紀律讓很多人不看好,最後還成為世界500強的企業公司 日本人最變態的三種食物:女體盛、金粒餐、活人料理(圖文) 4種真實存在也在「遊戲出現」的「人間兇器」出土,沒想到各個都比傳說中還嚇人#2被刮到一下內臟會掉出來吧? 原來「不穿褲子」的鄧紫棋竟然美到天際,男生看了都興奮到不行,最好一直不要穿! 國外coser完美還原「冷豔+性感」,這樣的人造人18號我可以!#2 這個姿勢克林都要受不了了吧>< 18禁!這部限制級的成人動畫沒被禁播,反倒風靡全球,生產的砒霜比雞湯更好喝 這個巴西正妹才17歲就已經夠犯規了,沒想到「轉身看到的動動蜜臀」直接癱瘓全網路! 鳴人「所求無度」雛田快受不了啦!《火影忍者》鳴人每晚都要三次,雛田不知所措,結果井野提出了一個歪主意!
大家都在看
2個20幾歲少女僅15000元改造24坪破出租房,一不小心成網紅,網友驚嘆:想娶回家 這漫畫也不怎麼恐怖,頂多讓你睡不着覺 這是一家上班不用打卡、不看績效,剛上班就能馬上請請產假,這間公司的紀律讓很多人不看好,最後還成為世界500強的企業公司 日本人最變態的三種食物:女體盛、金粒餐、活人料理(圖文) 4種真實存在也在「遊戲出現」的「人間兇器」出土,沒想到各個都比傳說中還嚇人#2被刮到一下內臟會掉出來吧? 原來「不穿褲子」的鄧紫棋竟然美到天際,男生看了都興奮到不行,最好一直不要穿! 國外coser完美還原「冷豔+性感」,這樣的人造人18號我可以!#2 這個姿勢克林都要受不了了吧>< 18禁!這部限制級的成人動畫沒被禁播,反倒風靡全球,生產的砒霜比雞湯更好喝 這個巴西正妹才17歲就已經夠犯規了,沒想到「轉身看到的動動蜜臀」直接癱瘓全網路! 鳴人「所求無度」雛田快受不了啦!《火影忍者》鳴人每晚都要三次,雛田不知所措,結果井野提出了一個歪主意!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雅虎終於死了:從1000億到破產賤賣,最後連名字都沒保住! 震驚全球!失蹤了35年的飛機竟然安全成功降落在機場...孩子們和親人都老了,而他們仍和當年一樣年輕 阿拉斯加活火山噴發 航空警戒升至紅色最高級 臉書遭爆料 低薪雇用菲律賓青年審查內容 英國境內極端主義聖戰士 多達2萬3千人 不想活在恐攻世界 七七爆炸案倖存者自殺身亡 女婿庫許納涉通俄案 川普大罵假新聞 曼徹斯特爆炸案 英警再逮兩嫌 北韓今年九度試射飛彈 落入日本經濟海域 5月29日世界頭條搶先報
大家都在討論
超難的5個「谷歌Google的面試智力題」你能答對多少? 寂靜果實根本不是最廢果實,只是你不會開發!網友腦洞「寂靜果實」的覺醒能力,吊打白鬍子不是夢! 原來「不穿褲子」的鄧紫棋竟然美到天際,男生看了都興奮到不行,最好一直不要穿! 早上7點,一位大嬸插隊要點炸雞,當我不知如何回應的時候,後面的客人說了.... 震驚!台灣大學生票選希望從地球上「永久消失」歌曲TOP10!第一名太跌破大家眼鏡竟是「這首」?! 同樣是六道仙人後裔,為什麼佐助可以得到「輪迴眼」,鳴人卻不行?背後真相讓人反而同情起佐助了... 如果《火影忍者》的大家,都換成小李的髮型會怎麼樣?這樣的大蛇丸有點萌... 超白爛的哥哥把妹妹的兩條金魚調包成胡蘿蔔,一個禮拜後完全沒發現之後「結局更是離奇神展開」! 他誓把自己整成精靈,總覺得有個階段他還挺美的,然而... 尾田真的「沒梗」了?號稱「最強防禦」的屏障果實,能力設定卻「前後矛盾」....尾田這下尷尬了!
大家都在看
我們都在追她的時尚車尾燈!呸姐蔡... 8年前這名小女孩憑毅力「戰勝癌症... 古戰場上即使「亂箭射死」敵人的弓... 歷代火影僅他一人!網友發現《火影... 5張「8+9=17」會讓你「跪地... 《吃吃的愛》志玲姐姐也會感概!「... 6張「上班第1天VS上班第101... 7張「P圖大神」最新惡搞神作。#... 俄羅斯竟有棟彷彿「隨時都要倒塌」...
大家都在看
這名男子在前未婚妻「被殺害」後在... 7張「小孩暗黑插畫」,曾經以為世... 4個常被忽略的迪士尼片中「超血腥... 女兒全都要嫁給火影!《博人傳》博... 臺南市4轉運站 榮獲2017年國... 5張當紅明星走紅前的「證件大頭照... 博人和向日葵竟然「不是同一個媽媽... 14幅漫畫總結男女關係,單身男女... 6個「比屁孩還狂的老師」看完傻眼...
合作媒體

首頁 國際新聞 女子家住燕郊北京上班母親連續4年幫排隊等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