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名人觀點 潮起香江》北京對香港情況一再錯估才令人擔憂

分享
文章

潮起香江》北京對香港情況一再錯估才令人擔憂

優傳媒
潮起香江》北京對香港情況一再錯估才令人擔憂

香港回歸後,董建華政府在2003年要為香港小憲法基本法23條進行立法,讓人民感到十分恐慌,隨即首次出現大規模的反政府活動。圖為香港前特首董建華。(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鄭漢良

先從一段往事說起。

2003年香港的董建華政府肩負起基本法的責任,為所謂香港小憲法基本法23條進行立法。由於23條的內容與大陸反顛覆法基本無異,一向沒有民主的港人回歸沒多少年,就即將面對基本人權自由也受到剝削而大為恐慌。然而董建華和當時他的愛將之一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卻一再保證就算立法也不會輕易行使,「只要不做壞事,又何懼之有?」董政府甚至錯估形勢來個霸王硬上弓,把23條草案拎到立法會進行二讀。

 

針對政府這個蠻橫作風,香港有50萬人上街遊行反對立法,這是回歸後香港首次出現如此大規模的反政府活動,不但迫使董政府踉蹌撤回草案,甚至連北京也大吃一驚,深感香港的情報工作和匯報管道出了問題,導致錯估形勢。此後,據說,中共在這方面加強了工作,負責向中央匯報的單位也不只由中央駐港代表中聯辦或國務院的港澳辦擔綱。

 

經此一役,中央對香港的情況,在不惜代價地投下人力物力之下,理應是十拿九準。然而,上星期日的區議會選舉,北京對建制派和保皇黨之兵敗如山倒居然也會大吃一驚,這倒讓人大吃一驚。

 

說北京大吃一驚,是有根據的。從2009年至2016年曾經出任黨媒《環球時報》外語部編輯的珀爾瑪(James Palmer)在網上的一篇文章指出,根據他從中共官媒一些人士所了解,中央對香港這次選舉的結果事前居然胸有成竹,甚至已經準備好親政府大勝的評論。

 

珀爾瑪目前是美國《外交政策》雜誌“Foreign Policy”編輯,他說,這些官媒「似乎真誠地相信建制派將取得大捷」。他又說:「政治宣傳是致人陶醉的藥物,北京這次卻是自我陶醉。」他透露他的消息來自英文的《中國日報》、中文的《人民日報》和《環球時報》的工作人員。

 

這篇刊登在《外交政策》網上的文章指出,對香港情勢出現如此離譜的錯判,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在香港為中共操控輿論的人,也是向中央匯報工作成功的人。他毫不諱言這個「人」就是中聯辦。

 

不過,既然北京並不依賴單一管道的情報,為何仍會錯判如斯?文章認為,在習近平政權日趨神經兮兮(paranoid)下,內部所有的報告都傾向於報喜不報憂,尤其事關領土分裂的問題上。

 

除了外交政策上述的文章之外,《紐約時報》也報導了中共官方對香港選舉的反應顯得有點手足無措。

 

報導指出,在投票選舉前的幾天裡,中國官方的新聞媒體一如之前將抗議者描繪成與外國勢力勾結、旨在破壞中共統治、來自邊緣組織而沒有廣泛公眾支持的暴徒。《紐時》的報導指出,與民主陣營的支持者一樣,官媒似乎也將周日的投票定位為對抗議活動的全民公投,是一個公眾譴責暴力和民主運動的機會。

 

當北京陣營的慘敗情況逐漸明朗,《紐時》指出,大陸的新聞媒體沒有對其進行報導,新華社發的一篇短消息只是簡單地說,選票已經統計完畢,並指責社會動盪「干擾了選舉進程」。官方的中國國際廣播電台政治評論員許欽鐸告訴《紐時》,不報導可能至少部分是一種保全面子的做法。他所在媒體的官網只刊發了新華社的簡短報導。

 

在投票前幾天,香港的情況明顯有所降溫,除了警方圍困理工大學之外,其他地區相對是「西線無戰事」。但社會的日常運作卻仍然受到影響,例如連接港九最繁忙的紅磡隧道因為收費站被示威者砸爛而封口了一個多星期、不少地鐵站因為遭到破壞也被關閉,加上多處路面的交通燈停止運作,整個香港交通雖不至癱瘓,但也對市民,尤其是上班一族造成很大的困擾。

 

也許政府的盤算是,日常生活的不便會促使廣大選民將怨氣發洩在示威者以及與他們不離不棄的民主派候選人身上,港人也因此與所謂的「勇武」示威者割席。然而這個盤算顯然無異於閉門造車,是香港人所謂的「堅離地」,大陸的土話是「不接地氣」。

 

首先,向北京匯報軍情的人或單位其實都低估了警察暴力和偏袒執法,對北京和港府形象所造成的惡劣影響;其次就是他們都看不到或不願意承認,6個月來的政治運動已經在社區「開枝散葉」,罵警察是「黑社會」、向警察丟垃圾甚至磚塊的,高叫「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口號的,已經不只是勇武抗爭者和學生,不少穿著短褲拖鞋的街坊和師奶(即家庭主婦)也加入反政府運動,這個現象不但發生在深水埗或黃大仙等工人階級社區,甚至還包括中產階級的太古城以及中環的白領一族。

 

但林鄭月娥政府一票高官顯然只會坐在冷氣辦公廳,收取前線警員的報告作為唯一的情報來源。事實證明,林鄭月娥連如何使用地鐵車票進閘也需要助手幫忙,碰到馬路上有乞丐順手就是一張500港元的大鈔,如此「堅離地」的特首,她會了解這半年來在街頭上發生的抗爭活動嗎?

 

林鄭月娥早在7月出席南丫島一個聚會時發表演說,雖然沒有邀請傳媒出席,但《蘋果日報》取得演講內容,林鄭公開說她「絕對不會出賣警隊」。這簡直是一個很荒謬的表態,她已經把一個政府當作黑社會來統領,因為黑社會是不講法律講義氣的,講義氣的才會有拒絕「出賣」自己人的講法。

 

此所以林鄭月娥一直以來都緊跟警方的口吻,將所有被警察毆打拘捕或只是跟警方對峙的港人,一律稱之為暴徒。香港半年的政治運動,警方抓了接近5000個暴徒,最年輕年僅12歲,以人口比例而言,香港恐怕是世上暴徒最密集的地方。

 

筆者近一年來,大多時候都捨棄計程車而改用Uber出行。以粗略估算,Uber的駕車者比開計程車的年紀要輕,他們幾乎有八成以上告訴我,紅磡隧道不通、地鐵站停開、交通燈不修,是政府的詭計,是政府希望大家都將不滿發洩在示威者身上,為建制派的選情造勢。

 

有一個年約30多歲的司機說,這種伎倆「三歲小孩都看得出來」。不管如何,建制派在慘敗之後才過了兩天,港鐵工程師說還要好一陣子才可通車的紅磡隧道,已恢復通車,除了部分砸壞的收費亭改用人手之外,其他運作一律正常。難怪港人仍然拒絕與所謂的暴徒割席,因為這個政府不但眼中只有北京這個主人,而且還向它的人民搞分化和使詐。

 

可是這種連「三歲小孩都看得出來」的伎倆,港府卻深信會騙倒港人,甚至連北京也確信民意因此可以翻盤,因此才會出現選舉後的大吃一驚。

 

從官媒近日來的反應,中共仍然處於一個不願面對現實的態度(in a state of denial),認為這次選舉民主派與建制派的基本盤沒多大變動,林鄭月娥在回應選舉結果時,似乎還未感受到這次港人透過「公投」對她的政府所刮的一巴掌,只承認香港社會存在很多深層次矛盾,政府需要努力解決,至於五大訴求其一的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她又再玩弄語言偽術,說會考慮成立一個獨立檢討委員會。

 

林鄭玩的遊戲,港人早已看穿,好像之前她說逃犯修例已經「壽終正寢」,企圖胡混過關。在港人鍥而不捨下,她才不情不願的說「撤回修例工作」。或許,誠如外國人所說的「老狗難學新把戲」。

 

香港其實已經是北京的褲袋之物,什麼港獨、外國勢力都是一個缺乏自信的政權,自己嚇自己的鬼故事。中共對香港的情報工作做不好,是一個不爭的事實,而且還是從2003年一直錯到現在,可見北京對港多年來的政策,很可能也是根據這些錯誤的資訊而制訂。如果不認真查找不足問題所在,難保更大的錯誤還在後頭,例如對美國貿易談判所採取的戰術。

 

美國總統川普在簽不簽也不缺他一個人的情況下,終於熬到感恩節放假前一天在《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上簽了名。然而中共還不領情,發動大小官媒向華府發起一輪猛攻。大陸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還召見美駐華大使要求美國「改弦更張」和「不得實施該法」。

 

其實我不懂北京怕什麼?正如當年董建華政府為23條立法時,當局也說過只要你不犯法,就不必怕23條,時任國務委員錢其琛還補了一句「除非心中有鬼」。現在香港推出逃犯條例修訂,當官的也是這句「只要你不做壞事,又何懼之有?」北京現在大發雷霆,難道是「心中有鬼」?

 

作者簡介

鄭漢良從事新聞工作近40年,余紀忠時代曾服務美洲中國時報和台灣中國時報,退休前是中時副總編輯以及駐港特派員。目前是香港電台節目客座主持人。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大家都在看
學測登場13.3萬人報考!沒關手... 台中向上路奪魂坡區間測速上路 科... 小賈斯汀因「萊姆病」休養至今 錯... 全國最幸福!彰化市春節敬老金每人... 水管噴出粉紅物體? 新竹 竹北 ... 快新聞/郭董跌到第四名!富比士台... 未婚妻「阿娟」曝光!陳柏惟鬆口曝... 春節前兌換新鈔 今起至1/22指... 中油高雄挖路大塞車民怨四起恐...

首頁 名人觀點 潮起香江》北京對香港情況一再錯估才令人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