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健康醫療 無論是誰,都可能有「進入照護機構」的時候?如何與失智家人相處?

分享
文章

無論是誰,都可能有「進入照護機構」的時候?如何與失智家人相處?

蘋果屋
無論是誰,都可能有「進入照護機構」的時候?如何與失智家人相處?

無論是誰都可能有「進入照護機構」的時候

只要提到「讓失智症患者住進機構」,往往會出現「好可憐」或者「沒辦法做出這樣的事」之類的意見。雖然我無法全面否定這樣的想法,不過希望各位明白,有關失智症的照護,有些時候並沒有辦法兼顧人情與世間的道理。

從這層意義來看,無論是採取哪一種照護方法,都可能面對「必須進入機構的時候」。次郎先生的案例就是如此,接下來所舉的案例,也可說是「那個時機」到來了。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說:有關失智症的照護,有些時候並沒有辦法兼顧人情與世間的道理。

 

這一個家族是由媳婦負責照顧患有失智症的婆婆。某一天,媳婦兼差回家後,發現家中到處散落著羽毛,而且飄蕩著一股濃烈的便溺臭味。到底是發生什麼事呢?

原來是失智症的婆婆撕破羽絨被,並且玩弄自己的排泄物後,又把那些東西搞得滿屋子都是。她的婆婆三不五時就會做出這樣的行為,使得家屬頻頻善後,逐漸地大家都感到心力交瘁。

排泄物和灰塵一起散布在空氣中,對患者本人當然不好,對家屬來說也是有害的環境,一個不小心甚至可能會引發傳染病。這已經超越由家屬在自家照護所能夠應付的等級。

如果是無論對誰來說都會衍生出非常惡劣的情況時,我認為應該趁負責照護的家屬喪失活下去的力氣之前,考慮使用照護機構的服務,而相關專業人員也應該提出這樣的建議會比較好。

 

超出能力負擔時,覺得「這樣就好」是很重要的

接下來要介紹的也是經判斷屬於「應該使用照護機構」的案例。

早苗女士(85歲)以前是民謠老師,現在一個人獨居。我用「擔任唱民謠的志工」這個名義,邀請她來到我所任職的照護中心。她來唱民謠時,每當得到喝采,看起來總是容光煥發。然而在家裡,儘管早晚都有照護幫手在,但她仍然會一出門就回不了家,或者忘記自己有使用過爐火等。

如果再這樣放任她獨居下去,實在太危險,但是,她沒有任何一位家屬或親戚具備照顧她的經濟能力與照護能力。所以希望趁她還保有許多「自我特色」時,能夠將她引介到安心的場所。我認為「現在還來得及」,於是便幫她尋找了團體式照護機構。

我對她本人先以「我們現在建造了一間新的住宿機構。」做為開場白,然後說「希望您能來唱民謠招待客人,請住進來幫我們。」

在經過她本人首肯之後,又加上一句:「雖然說住宿機構那邊希望您可以盡量待在那裡,不過請一定要回來唷。」藉由向患者強調「有可以回來的地方」,讓她不用擔心是否會被帶到奇怪的地方,降低患者的不安感。

另一方面,我有事先向團體照護機構知會我和早苗女士談論過的條件,特別強調希望照護機構能夠把她當作「唱民謠的老師」來對待。此外,團體照護機構必須提供舒適的居住環境,努力地讓早苗女士「住久生情」才行。

所幸,她似乎在團體照護機構得到很好的照顧。早苗女士入住將近兩個月時,我去探望她,雖然她看起來好像完全忘記我是誰,仍然對我說:「要吃晚餐了。」然後替我盛一盤剛煮好的咖哩,並且說:「和大家一起生活很開心。」

當我們在照護親人時,一定會伴隨著猶豫和後悔。像是在把他們送進住宿型照護機構之前,會猶豫「這麼做到底好不好」,或者之後因為「其實也可以在家裡照顧」而感到後悔。就算是案例中的早苗女士的家屬,在我建議他們將她送進團體照護機構時也是猶豫萬分。

不過,我們必須要在某種程度上,說服自己「這樣就好」,然後放手。如果因為勉強在家照護,而不慎引起事故,甚至連家屬也累倒的話,才是會留下「莫大的後悔」。

(圖片來源:資料圖庫)

圖說:我們必須要在某種程度上,說服自己「這樣就好」,然後放手。

 

照護者,特別是最親近的家人,若是能打從心底認為「已經足夠了」,那表示已經做出最大的努力,不需再有自責的情緒。當我們因為做了某項選擇,而停留在「小後悔」的程度時,必須學習轉換想法。

 

無法解決的事就交給「時間」解答

接下來,仍是要談論照護機構。因為照護機構並不是當你想進去時就能馬上進去的地方,所以,在家裡負責照護的家屬,就容易陷入「怎麼做都沒用」的困境,有時候會覺得做什麼都不順利。

這個時候,就交給「時間」處理吧,時間就是解藥。非常困擾或者找不到答案的時候,不要拚命也不要慌,只要冷靜下來,意外地解答就會自然而然浮現。

我在遇到瓶頸的時候,也使用過這樣的方法。這項特效藥發揮效用的「等待時間」不太一致,有時候只要一、兩天,有時候要等到一週,甚至需要更長的時間。可是,過了那段時間以後,一找到解答,就會不禁說出:「找到了!」、「就是這樣!」不可思議地有種受到上天眷顧的感受。

(圖片來源:資料圖庫)

圖說:非常困擾或者找不到答案的時候,只要冷靜下來,意外地解答就會自然而然浮現。

 

我曾經把這樣的方法,告訴一位自己單獨照顧患有失智症公公的女性。當時她在照護上遇到一些困難,看起來似乎陷入了瓶頸。一個月之後,她打電話通知我:「我公公住進照護機構了。」據說是一間剛落成的老人之家,因為入住的人很少,所以價格很便宜。她對我說出一些心裡話後,用很篤定的語氣告訴我:「答案真的自己出現了耶。」

有一句日文的諺語是「耐心等就會風平浪靜(待てば海路の日和あり)」,對我來說,「時間」這項特效藥正是最有效果且最熟悉的驗證。雖然沒有可以治療照護疲勞的特效藥,但只要想著「交給時間處理」並靜靜地等候,或許在獲得解答之前就可以平靜下來,得到放鬆也說不定。而且這樣的想法不僅適用在猶豫要不要使用照護機構的時候,當感到痛苦時也請務必試試看。

 

大家一起面對失智症家庭

每次提到照護,大家往往就會陷入「要在家照顧還是送進照護機構」這兩種選項的思考中。在這樣的思考背後,散發出幾分事不關己的感覺,因為不論是家人顧還是交給專業人員顧,反正不是自己家裡的事。但是,這樣真的好嗎?

失智症,已經不是一件事不關己,可以「隔岸觀火」的事了。接下來我們必須面臨高齡社會的時代,失智症可能發生在任何家庭,因此必須靠大家共同協助,一起與疾病患者相處才行。

(圖片來源:資料圖庫)

圖說: 失智症平均每3秒就多1人!失智症可能發生在任何家庭。

 

有一位正治先生(85歲),以前擔任町內會長(相當於台灣的鄰里長),本業是經營腳踏車店。他的妻子已經過世,兒子則住在很遠的地方。我用「想帶老年人去賞花,希望可以請會長您幫忙」這個藉口,拜託他來到我所任職的日間照護中心。

然而,正治先生就算來到照護中心也靜不下來,積極地想做些事情。當他說:「我不能在這裡混水摸魚,客人要來了。」我就會運用減法運算的技巧,對他說:「那麼,我們派車送您回去。」並送茶給他,暫時引開他的注意。可是過沒多久,他又會嚷嚷著「要回家。」如果想要強留住他,最後他就會暴怒。

為了能讓他願意待在日間照護中心,我盡可能地找出各種能夠讓正治先生信服的方法,可是,不管怎麼樣都無法使他接受。

「不能離開家裡」是正治先生的基本準則。因此,只好放棄日間照護中心的服務,改成申請居家幫手。並請居家幫手假裝成腳踏車店的客人,前去確認正治先生的安全;而居家幫手不在的時候,就麻煩鄰居或志工去看望他。

我也曾經去拜訪過他,見面時會對他說:「好久不見。」如果他回應:「你是哪位啊?」就回答:「我的父母之前曾受到您的照顧,他們希望我若是有機會遇到會長的話,能順道來看看您過得好不好。」如此一來,他就會開心地和我聊上20分鐘。像這樣,每次拜訪的時候都裝成町內會的朋友去看他,也是利用遺忘特性的減法運算,每次正治先生都會說聲「喔!」並展開笑容。

儘管不能使用日間照護中心的服務,但由於居家幫手與街坊鄰居的協助,不但可以減輕各自的負擔,還能夠確認正治先生的安全,家人也安心。這便是個地方互助成功的案例。

 

本文摘自《面對失智者的零距離溝通術:第一本專為照護失智症所寫的減法話術!(安心長照必備‧全新封面版)

作者:右馬埜節子

出版社:蘋果屋

出版社:蘋果屋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蒙特梭利失智症照護模式 讓失智者更有尊嚴 銀采瑞智友善認證成果發表 宣布開設第2家失智症日照機構 配合長照2.0 衛福部106年3月試辦失智症照護中心 無論是誰,都可能有「進入照護機構」的時候?如何與失智家人相處? 建構失智症友善社區 提供全方位多元照護 失智症照顧家園動土 新科嘉義縣市長合捐100萬盼工程順利 【專文】推動長照制度的他山之石 特偵組護馬心切 簽結政治獻金案 零距離優質服務 羅東聖母醫院三大照護機構揭牌運作 科技智慧導入照護 陪失智者走更遠  長照知能認證村里長授證 扮演長照2.0推手 台灣醫療科技展各大醫院大比拚 AI揪微小息肉、無人車穿梭開刀房 醫療分級+初篩 讓長照者「老有所醫」 營造優質大台北生活圈 雙北共同合作增進市民福祉 彰基「失智症共同照護中心」成立 打造彰化失智友善社區環境 打造友善社區 彰基成立「失智症共同照護中心」  失智症人口暴增 影響國家發展 協助掌握治療關鍵 桃市啟動「國際失智症月」系列活動 南投縣內唯一 竹山秀傳醫院「失智共照中心」揭牌 推失智症緩和醫療照護 奇美出版華文界第一本臨床指引
大家都在看
躲門口、陽台抽菸一樣出事! 十歲... 竹市搶時中頭香 今天兩小時絲毫不... 「料理達人」詹姆士走訪到新竹香山... 木村花遭網路霸凌輕生 富士電視台... 敬酒起糾紛 北港釣蝦場19人大亂... 顏清標兒為他們獻出MV處女秀 《... 遠見施政滿意度爆黑馬 侯友宜首奪... 陳時中到新竹!林智堅端特產 一起... 搭乘台中111路公車 平日悠遊清...

首頁 健康醫療 無論是誰,都可能有「進入照護機構」的時候?如何與失智家人相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