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知識 陳婉真說故事》聖潔靈魂獻祭的民主成果 田秋堇憶40年前的林宅血案

分享
文章

陳婉真說故事》聖潔靈魂獻祭的民主成果 田秋堇憶40年前的林宅血案

優傳媒
陳婉真說故事》聖潔靈魂獻祭的民主成果 田秋堇憶40年前的林宅血案

 

林宅血案十年後,林義雄出版紀念母親和女兒的文集,封底是林義雄的全家福照。(圖/作者陳婉真翻拍)

作者/陳婉真

發生在1980年2月28日的前省議員林義雄家滅門血案,轉眼已經過了40年。就在血案40週年前夕,國家機器告訴我們,當年有一通錄音檔案被銷毁,本案一如猜測,已成為台灣歷史上永遠難以偵破的懸案。

 

血案當天上午,在景美的軍事法庭首次召開偵察庭,經過兩個多月的關押與刑求,受難家屬紛紛趕赴現場旁聽,因為人數太多,當天上午沒有等到林義雄出庭,中午,林義雄的太太方素敏打了兩通電話回家,都沒人接,林太太掛心家裡的婆婆和女兒,但因田秋堇的家庭長期關懷政治受難者,田秋堇建議方素敏無論如何一定要留下來旁聽,讓被刑求的林義雄出庭時不要再有更大的不安,因此在吃過午餐後,田秋堇先回到林義雄家,成為首位進入命案現場的人,也是及時把重傷的林奐均送醫的關鍵人物。

 

40年來,林宅血案的陰影從來沒有一天離開過她的腦海,在監察院的辦公室裡她娓娓道來,起先是平靜的訴說,結束時我們兩人不知不覺都已淚流滿面……。

 

田秋菫與作者。(圖/作者陳婉真提供)

出身在基督教家庭的田秋堇,對於傳統佛道習俗相當陌生,但她清楚記得,血案過後大約一個多月,祖孫還停靈在林義雄妹妹的家中,林義雄的兩個妹妹特地到城隍廟抽籤駁筊,得到的指示說凶手已經不在人間;她也親眼目睹林奐均第一次向阿嬤及妹妹靈堂上香時,冷冷的香爐竟突然「發爐」。

 

「血案發生後,所有人都有很大的心理壓力,彷彿凶手隨時藏在暗處,不知道下一個被殺的會是誰。即使事隔多年,我已經結婚生子,(丈夫)劉守成當省議員時,有一天,我忙著編《噶瑪蘭雜誌》,回到家已經很晚了,家中一片昏暗,只剩下婆婆的房間留著一盞小燈,我輕聲進入房間看著熟睡中的婆婆和孩子,然後走到客廳,跌坐在客廳的懶骨頭沙發,我開始哭,在一片漆黑的暗夜中一直哭,哭到全身發抖。

 

哭了很久之後,我突然感覺彷彿在那無邊的黑暗裡有很多很多孩子,我知道國民黨沒有辦法把我們所有的孩子殺光,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放下,要堅強,要保護我們無數的孩子,不要讓他們再受到奐均和雙胞胎妹妹同樣的遭遇。

 

這是一場比賽,過程中我們不能退卻,我總覺得活著的人有義務,堅持下去,不接受恐嚇。這場比賽很簡單:只要堅持下去就贏了;退縮,就輸了,退縮就等於向他們證明,殺害孩子們是對的,是有效的,我絕不能讓這場比賽變成這種結局。」

 

身為血案的第一個現場目擊者,事隔40年,田秋堇說,林奐均得以救活,不是她的功勞,而是無數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巧合。

 

「我和蕭裕珍前一天晚上陪林太太去找陶百川,陶百川很溫暖的和林太太談,回到家時,她怕我和蕭裕珍兩個女生回家時有危險,留我們在她家過夜,當晚我們三人就一起睡在他家的主臥室。

 

第二天早上林太太先出門後,我和蕭裕珍臨走前,我們都對隔壁書房多瞥了一眼,我頭一次看到那間書房有張單人床,還有個通往院子的門,我特別開門出去看了一下,後來蕭裕珍說她也開門看了一下,卻忘了把喇叭鎖壓住鎖上。

 

我那時很窮,身上沒錢,林太太給了我一點錢,我選擇搭公車,我從景美搭到公館,再轉車到信義路「國際學舍」站下車,走進巷子才到林家,我因為中午吃了辣筍絲胃很痛,開門後看看家裡和早上離開時一模一樣,就想到書房床上躺一下,想不到門一打開,看到奐均躺在床上面對門口,雙腳下垂,我看她臉色蒼白,以為她感冒,奐均說她很痛,我以為她在學校跌倒,查看她的膝蓋並沒有受傷,她又說她很痛,我看看她的背部,才發現背上的刀傷,奐均邊呼痛,邊說阿嬤在叫她。

 

我那時很急,到處找雙胞胎,連冰箱都不放過,找遍一樓都沒找到,才發現主卧室的房門被鎖上了,我一直踢門,從下往上踢了好幾次都踢不開,後來想到電影看到的情節,把身體靠在牆壁,用力朝喇叭鎖下方踢下去,門竟然讓我踢開了,我看到早上出門時整齊收在床上的棉被被丟在地上,我把棉被拿起來,看到一堆血跡,又看到主卧室紗窗被推開,斜靠在牆上。

 

人間至慘,林義雄母親林游阿妹及雙胞胎女兒的靈堂。左一為林義雄。(圖/翻攝自曾心儀臉書)

事後有經驗的人告訴我,奐均被砍了6刀後,凶手以為她已經死了,為了防止寃魂索命,用棉被將她蓋著,那是職業凶手的習慣,後來地下室樓梯附近也有一床棉被,是凶手打算用來蓋阿嬤屍體的。

 

奐均後來告訴我們,她自己掙扎著把房門鎖起來,爬出窗外,想向巷口雜貨店老闆求救,但沒有回應,她又開啟隔壁書房的門進入書房,躺在床上。

 

我一邊打電話給爸爸,告訴他們發生命案,一邊報警、叫救護車,我心想,林義雄一定會被關很久,無論如何,我希望他出獄時他的女兒要抱著他歡迎爸爸回家,而現場雙胞胎找不到,奐均無論如何一定要救活。

 

不久,《八十年代》(雜誌社)的司馬文武等人也趕到現場。救護車也來了,我因為從爸爸(田朝明是醫師)那裡得到的醫學常識,堅持對方一定要以擔架將奐均抬上救護車,對方起初推拖說門太小擔架進不去,我大吼:『你們大逮捕時,都不會嫌門太小!』事後證明我的堅持是對的,奐均的雙肺一邊被刺破,另一邊充血,只差0.1公分就沒救了。

 

在救護車上時,奐均更加虛弱,臉色更蒼白,仁愛路上的樹影和光影映在她的臉上,奐均彷彿放心了,把眼睛閉上,我很擔心她生命垂危,不斷叫她的名字,要她把眼睛張開。多年後,奐均到美國讀書,我特別利用赴美的機會去看他們,我問她是否還記得我,她說:『我記得你一直叫我不要睡覺。』我的眼淚忍不住奪眶而出。」

 

田秋堇說,命案當天林奐均身上穿著制服並套一件毛衣,她永遠記得奐均身上毛衣的刀痕是筆直的,看得出是很銳利的刀子所刺;後來有很長一段時間,她被警方鎖定,經常找她問筆錄,據一位女警告訴她,奐均當天進門時是凶手幫她開門,奐均以為是家裡的客人,邊進門邊打算放下後背式書包,就在她書包還沒放下時,凶手就往她後背刺過去,所幸書包擋著,否則奐均就被一刀斃命了。後來大家看過雙胞胎都是一刀斃命,阿嬤林游阿妹因為邊抵抗邊喊奐均的名字,應是向奐均示警。

 

阿嬤和雙胞胎妹妹後來都在地下室被找到,田秋堇說她本想到地下室查看,因為那天不知為什麼,通往地下室的燈壞掉,入口往下看實在太暗,就沒有下去,她為此耿耿於懷,總覺得自己沒有下去而錯失了搶救雙胞胎及阿嬤的機會,始終有著很深的罪惡感。

 

送別被殺害的母親和雙胞胎女兒,林義雄和兩個妹妹撫棺痛哭。(圖/作者陳婉真翻拍)

所幸她事後回想起來,如果那天她不勸方素敏留在軍法處,讓方素敏回家;或者她們任何一人搭計程車到林家,都有可能碰到凶手,可能都會被殺害,因為凶手就是等在林家,準備回來一個殺一個的。而碰巧那天田秋堇胃痛,才會想去書房躺一下,加上他們當天早上打開了書房通院子的門,否則奐均也不可能讓她看到而及時送醫,太多的巧合,至少讓奐均和方素敏都逃過死劫,陪同台灣的民主發展走到今天……。

 

林宅血案後,社會氛圍一改美麗島大逮捕的肅殺,很多人開始反省,例如陳定南就曾經告訴她,如果一個政權,連無辜的阿嬤及幼童都忍心殺害,而我們還無動於衷的話,我們還算是血肉之軀嗎?他因而放棄了每年上億營業額的企業,投身反對運動,其他還有諸如陳芳明、林雙不等許許多多人是受到林宅血案的刺激,走上民主改革的道路。

 

「我越來越覺得,亭均和亮均她們彷彿台灣民主運動過程中,被送上祭壇的一對聖潔無瑕的靈魂,到現在,台灣的民主才得以開花結果,只是現在還有幾個人記得,台灣的民主化過程,我們真的是用血和淚換取來的啊。」

 

《十年生死》封面(圖/作者陳婉真翻拍)

至於林宅血案幕後凶手究竟是誰?特務24小時監視的情況,可以在光天化日下從容殺人而成為懸案,4年後在美國發生的江南案提供了答案,「江南案就是林宅血案的對照組,特務當初無法控制的變數是因為它發生在美國,否則一樣破不了。」田秋堇說。

 

從1980年的林宅血案,到隔年的陳文成事件,到1984年的江南案,都可以清楚看到特務操控的痕跡,這樣看起來,幕後凶手是誰,大家都已心知肚明!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進入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陳婉真說故事》聖潔靈魂獻祭的民主成果 田秋堇憶40年前的林宅血案 母女搭電梯就人間蒸發 十大驚悚未解懸案 名人傳記》劉師舜(八)安排蔣夫人訪加功不可沒 中華民國時光走廊》日據臺灣凶殘的殺戮部隊第一步兵聯隊
大家都在看
NCC中天換照聽證會今登場 三分... 願賭服輸! 謝龍介將攜「秘雕」 ... 37歲吃泡麵10年買房!他:當天... 真實靈異照片!曾子余參與化煞儀式... 《我的婆婆》刷新台灣影劇紀錄 5... 黃鐙輝愛車面板遭腐蝕 凶手找到了... 【2020年11月份星座塔羅運勢... 台南驚傳人倫悲劇 母親拿菜刀砍傷... ...

首頁 生活知識 陳婉真說故事》聖潔靈魂獻祭的民主成果 田秋堇憶40年前的林宅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