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太平輪悲歌——64年前震驚海峽兩岸的沉船事件

分享
文章

太平輪悲歌——64年前震驚海峽兩岸的沉船事件

Nitamade
太平輪悲歌——64年前震驚海峽兩岸的沉船事件

他們聽說,台灣四季如春,物產豐隆,於是許多人變賣家產、攜家帶眷,

擠上這艘航向南方的船舶,尋找一生的太平歲月......

有人帶著期待及仰望的心,卻到不了台灣,

有人因為到了台灣,在這片島嶼活出了精彩人生,

有人因著這艘船,在溫暖的島嶼看見全世界......

大時代中 悲歡離合的真實故事

珍貴史料與照片 重塑歷史現場

橫跨兩岸一甲子 最真實的記憶

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從一九四六年到一九四九年間,大批新移民踏上台灣的土地,加入了台灣新住民的行列。隨著國共兩黨局勢緊張,原來每週定期往返上海與基隆之間的太平輪,就這樣成為人們從上海到台灣的逃難船。他們只聽說台灣四季如春,有甜美的香蕉與鳳梨,於是許多人變賣家產,攜家帶眷想盡辦法,擠上這艘航向南方的船舶,尋找一生的太平歲月。

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七日正逢農曆小年夜,黃浦江頭擠滿了人等著上船。而這時太平輪已被沉重的鋼條壓得傾斜。直到傍晚這艘船才啟航,夜裡,為了閃躲宵禁,沒有掛信號燈的太平輪與運煤船建元輪迎面撞上,約莫子夜十二點,船沉沒在浙東舟山海域......在海上漂流的生還者只有三十八名,近千名乘客沉入舟山群島附近,一輩子渡不過黑水溝,也踏不上台灣的港岸。

有人出生在太平輪上;有人一家大半皆死於船難,帶著心痛的記憶過了一生;也有人因為到了台灣,在這片島嶼活出了精彩人生。本書作者採訪了船難生還者、遺腹女、船公司員工後代等,受難者家屬如著名球評家張昭雄、國際知名刑案鑑識專家李昌鈺、知名音樂家吳漪曼、回教聞人常子春等,以及因錯過船班而與死神擦肩而過的經歷,還有搭著其他班次來台的名人也述說著當年的回憶......

時光荏苒六十年,太平輪牽引的生死別離,有如記憶的拼圖,勾勒出大時代的故事。而他們都是台灣的共同記憶!

----


太平輪海難部分幸存者合影

海祭船上罹難者家屬向大海拋撒菊花,以示對親人的悼念。

葉倫明在侄女葉秀華的陪伴下參加海祭遠眺白節山。

目前沒有發現太平輪的照片留存於世。圖中是與太平輪同屬中聯公司的華聯輪在上海離港時的畫面,太平輪最后一次航行大概也是這樣的情景。

1949年的上海黃浦江碼頭

太平輪遇難旅客紀念碑

秋風乍起,吹皺一灣秋水。

台灣基隆港的東十六號碼頭。一座兩人多高的石碑靜靜佇立,上有國民黨元老於右任題字——“太平輪遇難旅客紀念碑”。

1949年1月27日,除夕前夜。13時開始,一千多名乘客陸陸續續從上海黃浦江碼頭登船,期待著與台灣的親人共度春節。

誰都不會想到,僅僅幾個小時以后,這艘名為“太平安”的輪船,與從基隆開來的建元輪意外相撞,永遠地沉沒在舟山群島白節山附近冰冷的海域。

基隆,成了這艘船永遠也到達不了的目的地。

太平輪沉沒,近千人罹難,多少家庭破碎,這艘“東方鐵達尼號”牽引的生死離別,很快成為大時代裡沉落的往事。

往事並不如煙,太平輪的記憶在近年浮出水面。2004年,台灣作家張典婉參加《尋找太平輪》紀錄片採訪,后創作完成《太平輪一九四九》,披露了海難的細節。

2010年,太平輪罹難家屬在舟山群島舉行沉船后首次海祭。

今年7月,吳宇森開拍《太平輪》,把這次鮮為人知的海難搬上熒幕。

-----

我們再次從歷史的深海中打撈起“太平輪”沉沒的諸多細節——沉船時離散的記憶讓人垂淚,大時代中斑駁的舊影令人動容。

爭相上船

1949年1月27日,農歷除夕的前一天。冬日的黃浦江邊,看不見陽光。

太平輪停靠在江邊的輪渡碼頭上,不斷涌入上船的旅客。要過春節了,人們提著大包小包,或趕著與台灣的親人團聚,或決意帶著家眷離開局勢動蕩的上海。

13時許,28歲的葉倫明來到上海黃浦江的輪渡碼頭。

他即將乘坐太平輪,到台灣基隆去做生意,順便與妻子團聚。

“葉家在二戰結束以后,從福州搬到上海定居,住在鴨綠江路上。”葉倫明的侄女葉秀華告訴記者,“在伯父的記憶裡,當年他最常坐的是華聯輪、太平輪。華聯輪的船艙比較舒適,太平輪是整修改裝的商務船,甲板下的船艙位子環境都比較差。”

14時,少女王兆蘭和母親、弟弟妹妹一起,拖著沉重的行李踏上了太平輪的甲板。

為了陪在台灣做生意的父親過春節,王兆蘭的母親提前買了船票,考慮到坐船太慢又改買了機票,后又發現飛機沒法攜帶太多家當,一家人最后決定,還是乘坐太平輪。家中衣物、家產,悉數被裝帶上船。

碼頭邊人流涌動,汽車司機急急地按著喇叭。車停穩后,時任國民黨國防部少校參謀的葛克從汽車裡鑽出來,為了要在農歷年前將妻子家小帶到台灣,他托了關系才買到了太平輪的船票。

帶著妻小上船后,過了預定開船時間很久,太平輪仍然紋絲不動地停泊在黃浦江面上。

在上海檔案館裡,可以調出葛克以証人身份敘述的証詞,証明太平輪推遲了開船時間。原定27日14時啟碇,不知何故竟遲至16時20分才啟碇離滬。

在這遲開的2個多小時裡,許多沒有買到船票的人上了太平輪。

南京國立音樂學院院長吳伯超就是其中一個。

開船的前一天,吳伯超臨時決定到台灣去准備音樂學院的遷校工作,但是那時已經買不到船票了。上海的親戚告訴他,“太平輪就要開了,趕快去碼頭等吧!”

從南京趕到上海,在碼頭上,吳伯超巧遇此前因送女兒上船而結識的太平輪的三副,他很熱情地把自己的床位讓給了吳伯超。

自從1948年之后,淮海、平津戰役相繼打響,戰火遍地。吳伯超的妻女已經提早赴台。開船前,吳伯超還興奮地給台灣的女兒發了電報說:“要到台灣來了,與你們一起過年。”

吳伯超的女兒吳漪曼到現在都記得接到父親電報時的喜悅,“當時我們好高興,好期待父親要回家吃團圓飯。”

上海檔案館保存的法院檔案顯示,在太平輪所有者——中聯企業公司提供的名單裡,正式登記的乘客是508名,但是,還有很多人沒有登記,通過各種方式上了船,乘客人數實際超過千人。

台灣學者林桶法曾對太平輪事件進行深入研究,他在《渡台悲歌——“太平輪事件”的探討》一文中說:

這些旅客有些是商人,因逢農歷年前趕著到台灣的迪化街等地對賬或收賬﹔有些是軍工教人員及其眷屬,隨著各單位轉進來台﹔有些是來台工作或者回台者﹔有些是因大陸局勢不穩,轉移到台灣的民眾。

除了旅客之外,太平輪上還載有中央銀行秘書處等單位的重要卷宗、文卷及賬冊231箱,業務局賬冊525箱,上海各金融機構的保險冊、信用狀、報表及工商企業生產和經營往來數據共1317箱,另有國民黨重要黨史資料180箱。由於太平輪是客貨輪,因此船上載著許多台北迪化街訂購的南北雜貨,還有大約600噸(一說450噸)鋼條,加上《東南日報》整套印刷器材、白紙等大約百噸,船身被壓得有點傾斜。

16時20分左右,在船客們等得有些不耐煩的時候,太平輪拖著沉重的船身,在夕陽的霞光裡,緩慢地離港。

太平輪上1000多名旅客,帶著各種各樣的心情,看著黃浦江外灘上的燈火慢慢消失在天際線上。

他們做夢也不會想到,這竟然是一場死亡之旅。

 

子夜驚魂

為了在戒嚴期間趕著出吳淞口,太平輪在黃浦江頭加足了馬力,快速前進。

冬日天黑得早,太平輪這樣的大船出港本應點燈,但是因為時局緊張,行駛在吳淞口的大小船隻都不鳴笛、不開燈。

太平輪靜靜地滑行在海面上,張順來是船上的廚師,也是太平輪的生還者之一,他后來回憶說,那天晚上海象極佳,無風、無雨、也無霧。

為了迎合年節氣氛,太平輪管事顧宗寶在上船前特別採買了許多應景的食品:瑪其林、咖啡、培根、沙魚、目魚、咸魚、海參、海蜇皮、干貝、鴨蛋、各種肉類、冬筍、火腿、香菇、木耳、大頭蟹、各類酒、汽水。

葉倫明和幾個熟識的朋友一起吃晚飯,他坐在飯桌旁邊,給大伙盛飯,當時船艙裡的氣氛熱鬧極了,大家都在期待著過年,在船上喧嚷、打牌、吃喝,幾乎每個人都沉浸在年節的喜悅之中。

張順來說:“看到船上大副、二副們當天晚上也在喝酒賭錢。”

歡愉的時刻,危險悄悄逼近了。

27日23時45分,葉倫明正在跟桌邊的朋友大聲說笑,隻聽“轟”的一聲巨響,船身劇烈地震顫了一下。

已經熟睡的旅客在這突如其來的沖撞中驚醒,正在喝酒狂歡的人們也頓時慌亂起來,紛紛沖上甲板。

很快,甲板上的人們驚愕地得知:撞船了!

此時,太平輪所處位置位於舟山群島的白節山附近,剛剛駛過了戒嚴區,沒有開燈的太平輪在黑暗中撞上了從基隆開出駛向上海的建元輪。

建元輪隸屬於益祥輪船公司,是一艘滿載著木材和煤炭的貨輪,船上有120名船員。

與太平輪成丁字形發生劇烈碰撞后,建元輪以極快的速度下沉了。

葛克在証詞中寫道:

砰然一聲后,茶房對旅客說,建元輪已經下沉,太平輪無恙,大家不必驚恐,但是我已經放心不下,攜了妻兒登上甲板,那時下艙已有水進入,隻見兩隻救生艇上擠滿了人,可是船上並沒有一個船員把救生艇解繩入海。

王兆蘭正和幾個姐妹穿了厚棉襖,手拉手站在甲板上看海景,很多人也因為船艙裡空氣差,擠在甲板上。撞船的一刻,她險些跌倒。開始,甲板上的人們還互相安慰說:沒事,沒事。

當時在太平輪上的旅客和船員,對形勢判斷都還比較樂觀。上海檔案館保存的太平輪沉船事件的第一號証據——《太平輪遇難脫險記初稿》裡,生還者李述文對當時情況回憶得最為詳細:

船行約七八小時后,時當深夜,余在艙內忽聽砰然一聲,繼有鐵鏈急放聲,心知有異,乃出艙探視,得悉太平輪與建元輪互撞,建元輪被撞后,立即下沉,見水上漂浮多人,太平輪急放救生工具多件,搭救上船大約二三十人。

葉倫明后來的回憶,也佐証了李述文的說法。

“我伯父在撞船后馬上奔上了甲板,聽說建元輪已經沉沒,全體船員落水,從小就酷愛踢足球、跑步、游泳等體育項目的他,加入到搭救建元輪落水船員的隊伍裡。” 葉秀華說。

幾分鐘時間裡,葉倫明陸續從海裡拉上來十幾個建元輪的落水船員。

此時,包括船長在內的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太平輪會沉沒。

路過事發海域的盛京輪在撞船幾分鐘后收到建元輪發出的求救信號,盛京輪詢問太平輪是否需要救援時,太平輪的船長給出的回復是:All OK(一切都好)。

於是,盛京輪開走了。

僅僅幾分鐘后,船長就接到了旅客的急報:下艙發現有進水現象。

他猛然間意識到太平輪有沉沒的危險,於是迅速發出指令:開足馬力向右方海岸急駛。

根據他的估計,太平輪應該不會在短時間內沉沒,他們還有機會搶灘成功。

但是,船即將沉沒的消息還是在甲板上迅速傳開了,人們拼命往兩條救生艇上擠,甚至有人用手槍指著二副的腦袋,要求放救生艇。

葛克拉著妻兒,沒能夠擠上救生艇:

時下艙已有水進入時,余乃挽內子及三小兒隨眾客擠登甲板,本欲攀登救生艇,奈人已擠滿,無法插入,是時余抱長子及次女,余妻抱幼子於懷中並挽余之右臂,立於煙筒左側,緊緊擁抱,精神早已驚惶失措,一切隻有付諸天命……

突然一聲巨響,海水迅速灌入船艙,鍋爐炸毀。

甲板上的人們驚慌地發現,太平輪右邊的船身,已經開始下沉了,幾分鐘后,左后方也隨之下沉。

好不容易擠上救生艇的人們,還來不及解開艇上繩索,就已經隨著迅速傾斜的船體跌落到海中。

黑夜裡,太平輪上人頭攢動,海浪無情地打在甲板上。王兆蘭用力抓緊弟弟妹妹的手,她看到不遠處的母親沖她喊著:“帶好弟弟妹妹啊!”

“這是母親說的最后一句話。還來不及看母親一眼,妹妹已經被海浪沖走,母親也立刻消失在眼前。”每每回憶起這一幕,王兆蘭都泣不成聲。

一個大浪打過來,與妻子緊抱著的葛克感到渾身一涼,被海浪一下子卷進水裡,喝了數口水后,葛克才在冰冷的海水中掙扎著浮出水面。此時,他的妻子、兒女早已不知所蹤。

王兆蘭在喝了幾口水后,被人拉到一個漂浮在海裡的木箱上,弟弟已被海水吞沒。

“我伯父葉倫明當時也被沖進漩渦裡,幾乎沒法呼吸,但是他體力比較好,努力往上游,頭終於伸出了水面,他抓住了旁邊的一個大木桶。”葉秀華說。

太平輪完全沉沒時,約為子夜24時30分左右。慘叫聲、喊救命聲回響在白節山附近的海面上。

在接近零度冰冷的海水裡漂流,隻有絕望和無盡的等待。

東方漸白時,海面上已幾近無聲。待附近的澳洲軍艦接到求救信號趕來救援時,太平輪1000多名旅客隻有38人獲救,900余人罹難。

 

海上營救

28日清晨,吳漪曼和堂兄一早就來到基隆港,准備迎接太平輪載著她的父親吳伯超回家。

“岸邊等船的人並不多,原來他們都知道這艘船出事了。”吳漪曼回憶起那個早上,心如刀絞。

他們趕到台北中聯企業公司了解狀況,那裡已經擠滿了一群心急如焚的家屬,到了那裡大家才得知,太平輪與建元輪互撞沉沒於舟山群島冰冷的海水裡,1000多名旅客,生死未卜。

太平輪沉沒時正值春節,所有報社放假,“當時所有的消息都是聽說。”吳漪曼后來回憶道。

一直到那年2月1日,大年初四,人們才從報紙上得知太平輪沉沒以及死難人數的大致消息。

沉船災難發生后,太平輪受難者家屬代表一共十人趕赴上海,招商局也派出海川輪加入搜救行列,船上有打撈夫14名以及5名受難者家屬。

太平輪沉船的確切地點,在北緯30度25分、東經122度的白節山附近。據當時江海關海務科公告,建元輪沉沒於白節山及半洋山之間,太平輪則沉沒於白節山燈塔之東南方,約4海裡半。

事隔一周,罹難者家屬仍懷抱幻想,希望自己的親人能夠被附近的漁民救起來。

兩船相撞的緯度,屬於嵊泗海域。張典婉在寫書時曾找到住在嵊泗的一對夫婦,他們從小跟著家人、祖父在白節山守燈塔。太平輪沉沒的那一夜,他們聽到海面上兩次傳來巨響,島上的大人們都跑到岸邊去了。

生長在舟山群島岱山縣的姜思章,當年13歲。依舟山人的習俗,出門在外的人,都會在小年夜前回家准備過年。可是這年,他家的漁船遲遲未歸。

“家人正擔心時,漁船於除夕時返回,父親進門后說,在返航途中,見海面漂浮貨物、木材和落海之人,他和船員們合力救起數人,因為天氣寒冷,船上又沒有多余的棉衣,隻能將救起的人脫光衣服,鑽進船員的棉被中保暖,將船趕快駛到一個島上,交給當地相關單位,然后才返航回家。”姜思章對那天晚上的事情記憶猶新。

在長途島居住的陳遠寬,沉船發生時也隻有十五六歲,他記得那天晚上,父親和村民一起把一名尚有氣息的女子抬到家裡。

大家忙著替她包裹取暖,起火為她暖身,希望能夠把她救過來。

陳遠寬記得,那個女人頭發卷卷的,穿旗袍、高跟鞋,身上還有証件,寫著“張桂英”的名字。

但是因為身體太虛弱,在陳家沒有幾天,這個女子過世了。

陳遠寬的父親將她與另外一名死者面向大海埋葬,立了兩座墳。

遺憾的是,張桂英的名字並不在旅客名單中,無從查找她親人的消息。

按照當時官方的說法,被救起的生還者有38名,其中太平輪旅客28人,船上職工6人,建元輪上有2人。根據當年2月2日《台灣新生報》和2月3日《中華時報》的報道,除了被軍艦搭救的人員外,還有3名旅客脫險,因此,可以推測當時有近40人在這次海難中生還。

這個數字只是估計,少數被舟山群島的漁民們救起並活下來的幸運者,有的並不在船客名單上,漁民們也沒顧上去問他們的姓名。

八十石米

38名被澳洲軍艦救起來的生還者,經歷九死一生,身心疲憊地回到家裡。而那些憤怒罹難者家屬,早已把中聯公司的大門堵得水泄不通。

船難已過,罹難者家屬與輪船公司的糾紛才剛剛開始。

沉船發生后的第二天,中聯公司的大股東周曹裔家就被憤怒的受難者家屬包圍了。

當天晚上,有近三百支火把包圍了周家,憤怒的家屬涌入房內,搗爛所有家具、擺設、公司的大門、辦公設備、玻璃窗。

上海法院的檔案中記載,周家被砸是在大年初一,罹難者家屬先到中聯公司,因為發現沒人上班,憤而轉到周家砸毀家具。

事實上,中聯公司是由一群寧波同鄉集資興辦的輪船航運公司,總經理周曹裔,其余還有四位股東:龔聖治、蔡天鐸、馬世燧、周慶雲。

其中,蔡天鐸的兒子,正是台灣著名主持人蔡康永。

蔡康永曾在一篇名為《我家的鐵達尼號》的文章中提及這艘船的身世:

“我們的輪船”,其實是幾十年前,爸爸在上海開的輪船公司的船。這家公司所擁有的輪船當中,最有名的一艘,叫做太平輪。

太平輪載重2050噸,自1948年7月14日開始,中聯公司以每月7000美元的租金向太平洋船塢公司租用,往來於上海和基隆,至1949年1月27日最后一班,太平輪共行駛了35個航班。

在1948年9月28日至10月26日之間,太平輪還臨時為國民黨軍隊征用,在遼沈戰役中負責運送國民黨傷兵和當作補給船。

在太平輪運行初期,通過太平輪往來上海與基隆的乘客主要是商人、游客、眷屬和去台灣的公務人員。

隨著國民黨軍隊的節節敗退和淮海戰役的失敗,作為商務船的太平輪開始成為逃難船。

蔡康永在文中講到太平輪最后一批乘客的人員構成:

理所當然,這群太平輪的最后一批乘客裡,有當時上海最有錢有勢的一些人,也有爸爸最要好的朋友。他們有的用金條換艙位,硬是從原來的乘客手上,把位子買過來﹔有的靠關系,向爸爸或者船公司其他合伙人要到最后幾個位子。

從上海檔案館的《中聯公司太平輪出口旅客名冊》、《被難家屬名冊》中,也可以看到若干在當時十分顯赫的名字。

山西省主席邱仰浚一家,同行的山西同鄉、遼寧省主席徐箴一家,蔣經國留俄同窗好友俞季虞,總統府機要室主任毛慶祥之子,台灣清真寺創辦人常子春的家人,台灣陸軍訓練部司令教官齊杰臣的家眷五口,袁世凱之孫袁家藝,國立音樂學院院長吳伯超,海南島代表國民政府接受日本投降的海南島司令王毅,天津市長之子,《時與潮》總編輯鄧蓮溪……

除了這些名流顯貴,船上還有許多當時公教單位遷台洽公的公務員,比如國防部第二廳調台職員30多人,中央銀行押運員6人,僅秘書廖南毅生還﹔還有淡水合作社負責魚苗放流的工作人員13人,中央社編輯和家人,郵電局職員,香港《工商日報》記者……

另有許多往來兩岸的名人、商旅、眷屬,李昌鈺之父、台灣演員林月華之父、著名美籍華裔神探等等,都是早年成功的富商。

香港已故女首富龔如心的父親,也因為乘坐太平輪去台洽公,不幸離世。

事發后,受難者家屬中亦不乏有名望、有地位的人。常子春、楊洪釗及齊杰臣等人,都因為妻小一家沒有消息,心急如焚,在第一時間前往失事現場向上海中聯公司了解情況。

一些家屬到失事地點舟山群島附近搜尋,李昌鈺的母親曾雇用飛機到失事海域盤旋搜索,希望找到生還者。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當罹難者的家屬們不得不接受親人可能已在海難中去世的事實后,他們中的一部分人開始准備追要補償。

在當時,每艘輪船都要向保險公司投保,太平輪失事后,保險公司應該負責對罹難者家屬的經濟賠償,但太平輪是一個例外。

作為船東的兒子,蔡康永在文中寫道:

爸爸從來沒有跟我說過太平輪沉沒的原因。隻提過當時他們公司擁有的每一艘輪船,一律都向英國著名的保險公司投保。唯獨太平輪例外,因為當時爸爸一位相識在上海開了保險公司,為了捧捧人場,就把手上這艘剛要開始在上海和台灣之間航行的太平輪,給這家上海人自營的保險公司承保。

太平輪一出事,這家保險公司立刻宣布倒閉。於是,所有的賠償,全部由中聯公司自己負責。

上海檔案館的檔案中顯示,在事發后,太平輪受難者家屬立即成立了“太平輪被難旅客家屬善后委員會”,負責與中聯公司談判賠償事宜。

罹難者家屬被中聯公司安排住在吳宮飯店,負擔一切費用,每人發放米14石。

416位登記在冊的罹難者家屬,選定齊杰臣、呂谷凡、楊洪釗等幾人,在2月6日向中聯公司提出告訴,提出了幾項要求:

一、追究刑事責任。

二、函台南高等法院、高雄地院、台北高地院,以法保障被難家屬的損害賠償。

三、函滬航政局、社會局及其他有關機關,責令中聯公司從速辦理撫恤與賠償。

四、在台灣的家屬善后委員會要求扣押中聯企業名下的輪船,包括曾為蔣介石座船的華聯輪。

但是, 最終雙方還是沒法達成和解,接下來的幾個月,家屬們分別展開了兩岸的訴訟官司。

家屬們向台灣省主席陳誠陳情,同時也向立委謝娥陳情。他們還聘請了台灣、上海兩個律師團,章士釗就是被聘請的上海律師之一。

法院初審判決,中聯公司應付損害賠償223萬元。因為中聯公司無法繳納這麼多賠償金,2月21日,高雄法院扣押了中聯公司的安聯輪。

根據1949年2月23日《台灣新生報》的報道,2月22日起,中聯公司答應在台北重慶北路中聯公司內發放臨時救濟金,每個受難者家屬可領金圓券1萬元,折合台幣35萬元。

對於太平輪的幾個股東來說,這次海難,幾乎完全改變了他們的生活。

中聯公司經理周曹裔一家的孩子們跟著母親連夜搬家,周家拿出所有私人現金、財產、金銀首飾來理賠,但是在那種通貨膨脹劇烈,市面上幣值一日三變的動蕩年代,即便周家傾其所有,仍然無法支付巨額的理賠金。

周曹裔到了台灣,要求以華聯輪向台灣銀行抵押現金120萬新台幣,作為償債的抵押品。但是這項貸款直到次年4月21日才全額撥付。

1950年5月3日,安聯輪也抵押了30萬現金,作為支付太平輪事件的賠款使用。

至此,中聯公司早已無法營業,幾乎是一個空殼了。

蔡康永在文中描述:

在太平輪上遭難的乘客,人數之多,牽連之廣,無論再怎麼樣的賠償都不可能讓家屬滿意。

官司始終無法解決,公司旗下太平輪以外的另外兩艘輪船,被鐵鏈鎖在高雄,直到全部鏽爛,成為廢鐵。

所謂“我們的輪船”,從此全部跟我們無關了。

蔡康永的家裡,如今隻有一張邊緣釘滿黃銅釘的扶手椅和一架望遠鏡,是從“我們的輪船”上拿下來的東西。

蔡天鐸經常說:“那是老蔣總統坐我們的輪船時,最喜歡坐的椅子。”

上海檔案館的材料顯示,太平輪每個罹難船員的家屬,領到了80石米的賠償。

在經濟接近崩潰的、戰亂的1949年,早上拿到了錢幣,下午就可能成廢紙,倒不如拿白米實惠。

《時與潮》總編輯鄧蓮溪之子鄧平回憶,當年他們確實領到了補償金,但是金額不高,家中生計全部落在母親身上。

一次意外的相撞,無數的家庭,從此陷入困境﹔無論是罹難者還是生還者,他們的人生路徑都發生了徹底的改變。



難解謎團

1月31日,太平輪出事的4天后,北平和平解放。

2月5日,國民黨政府南遷廣州。

對戰亂的恐慌沖淡了人們對太平輪沉沒的關注,當局甚至沒有時間來查明,這次撞船事故的真正原因。

悲憤的罹難者家屬到現在也未能從任何一方得到准確的解釋:在那個歡樂的小年夜,太平輪到底為何會與建元輪相撞,究竟是誰的錯。

太平輪的“黑匣子”沒有找到船長在沉船的那一刻身亡。

隻有各種傳說和猜測,飄蕩在那個混亂的年代。

其中最廣為流傳的版本是:太平輪因為運載了太多黃金和故宮的文物,造成超載而發生撞船。

實際上,根據張典婉所查閱的史料和多方了解,太平輪上並沒有中央銀行的黃金和故宮文物。

她在書中寫道:

故宮國寶多半在1948年底,分三大批由海軍運輸艦中鼎輪、昆侖艦和招商局商船海滬輪等,搶運到台灣。同年十一月,中央銀行的黃金也同時分批運往台灣,負責運輸黃金的,從海軍海星號、美盛艦、峨眉艦、到招商局的漢民輪等,后期軍機也加入了運送行動。

太平輪上由中央銀行6位行員押貨到台灣,在記錄上他們是押送文件,其中隻有一位生還者。

根據《黃金檔案:國庫黃金運台一九四九年》一書中的說法,作者的父親吳嵩慶負責國民政府撤退台灣時的黃金搬運工作,在1949年1月10日后,他得到蔣介石的手諭,把國庫中的金銀元、美鈔移作軍費,向台灣、廈門輸送。黃金全是用軍機運送,隻有銀元用軍艦送,也許把銀元分點零頭給了太平輪運輸。

於是張典婉推測,太平輪裝載的,估計隻有銀元、銀磚,而沒有黃金。

關於太平輪沉沒因為“超載”的推測,似乎缺乏史料的支撐。

另有說法稱,太平輪存在駕駛操作失誤。有不少生還者在給法院提供的証詞中說到同一個事實:那天因為是小年夜,船長、船員置職務於不顧,共聚喝酒賭錢,以致看舵的二副、三副交班沒有銜接好。

此外,生還者說,在撞船發生以后,兩個救生艇沒有能夠及時放下,又無人過問,導致救生艇在沉船時沒有能夠發生任何功效。

這些,也都僅僅是推測。

太平輪的船長和大部分船員在海難中死去了,這些疑問被永遠埋葬在舟山群島的深海裡。

也許連船長自己,在當時也沒有時間弄明白,撞船一刻到底發生了什麼。

即便是太平輪的擁有者周曹裔以及他的子孫們,也無法知曉太平輪沉沒的真正原因。

前兩年,曾經有過外籍的打撈公司托人來台,向周家的后人詢問太平輪打撈事宜,但是因為種種復雜的原因,這艘船一直到今天,仍然帶著無數的秘密沉睡在白節山附近的海底。

遲來告別

張典婉的母親,曾經乘坐太平輪來到台灣。

《太平輪一九四九》的出版,喚醒了太多有關太平輪的記憶,張典婉在書中說:

仿若一場沒有散場的電影,不停地在時光玻璃中翻攪涌現。

大部分的罹難者家屬已經由青絲變為白發,他們不知能否有機會,到舟山群島失事現場,為當年喪生在這裡的親人,舉辦一場遲來的祭奠。

為了這個遲來的告別,張典婉在2010年春天接連拜訪了海基會和海協會,得到了他們的協助,海祭定調為“離散的記憶,團圓的拼圖”。

當海祭的消息發布以后,許多罹難者的后人聯系到張典婉,希望能夠參加祭奠。

正因如此,張典婉才得以了解,這些罹難者的家屬,曾經經歷過怎樣的人生蛻變。

當時已90歲的葉倫明,在聽到家人說有海祭活動時說:“我也要去,這是對他們最好的紀念。”

他的侄女葉秀華說,被澳洲軍艦救起來以后,葉倫明回到了上海的家裡。

死裡逃生后,他從此與在台灣的妻子失去聯系幾十年。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去香港定居后,才聯系到台灣的家人,得知妻子在太平輪出事后早已改嫁他人。

“他覺得很傷心,竟孤老一生。”葉秀華提起伯父傷心的往事,紅了眼眶。

被太平輪的沉沒改變了人生命運的,又何止葉倫明一人。

刑事鑒識專家李昌鈺就曾說,“如果不是太平輪事件,父親過世,我后來不會去念警校,也不會走上刑事鑒識這條路,也許就與父親一樣選擇當一名商人吧。”

父親李浩民在太平輪上遇難時,李昌鈺才不到10歲。隨著父親的離世,他優越的生活就此結束,最后因為警校免學費而選擇從警之路。

一直在台北居住的王兆蘭,是官方公布的38名幸存者中最年輕的一位,也是目前在世的兩名幸存者之一。

獲救之后,王兆蘭的父親把她接回了台北,但是沒有人知道她經歷過什麼,一直到她聽到海祭的消息,才撥通了張典婉的電話。

當年任國防部少校參謀的葛克,他的台灣之行本來是要趕在新年前把妻子家小帶到台灣,結果這趟旅程成了家人的不歸路,隻有他幸存下來。

海上被救后,他遇到了同樣在太平輪上失去親人的袁家姞,在太平輪遇難后第二年,他們結婚生子。袁家姞在太平輪上失去的是父親袁家藝——袁世凱之孫。

幾乎每一個經過太平輪海難的家庭,都有一個心酸的故事。

2010年5月25日清晨6時,到達海祭現場的太平輪罹難家屬們集合上船,船頭挂起了太平輪紀念協會的布幡。

船停在太平輪失事的那片海面上,時間仿佛靜止了。

60年前在這裡失去親人的家屬們,每個人手裡握著一束白菊花,默默地凝望著大海。

念完祭文,幾個在海難中失去了父親的寧波老鄉,一起向著大海的方向跪下,磕了三個響頭。

在海難中失去母親的黃似蘭,花了三個月的時間為所有的受難者折了一千隻紙鶴。大家把手中的白菊花一瓣瓣撒向大海,把大大小小的千紙鶴放入大海。

當船行駛到當年38名生還者被救起的海域,船上所有的人,一人拿著一朵紅玫瑰,送給曾在這裡死裡逃生的葉倫明和王兆蘭,每個人給了他們一個深深的擁抱。

60年前,這裡哭聲連天,浮尸遍海﹔60年后,這裡陽光照耀,祥和安寧。

來自兩岸的太平輪罹難者家屬們,同站在這艘海祭船上,為了祭奠故去的親人,更為了祝福美好的未來。

就如張典婉在書中所寫的一段話:

回首六十年前,來不及到達台灣、葬身海底的魂魄,早已隨著巨浪舞動向天﹔洶涌潮水,將陳年往事滾向遠方。天,望不見盡頭﹔海,看不見彼岸。所有的幽怨,化為沉香,期待著下一輪太平盛世。

太平輪沉沒64年后,祈願太平。

感謝張典婉女士對本文採寫的幫助,文中部分資料源於她所著《太平輪一九四九》。本版照片部分由劉蓉林提供。

--

原文網址:http://dangshi.people.com.cn/BIG5/n/2013/1008/c85037-23119074-6.html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太平輪悲歌——64年前震驚海峽兩岸的沉船事件 「東方鐵達尼號」船主是蔡天鐸!原來太平輪竟是蔡康永家的... 兩艘到不了基隆的船~高千穗丸與太平輪 中國版鐵達尼 1949年太平輪沉船事件改變多少人的命運? 太平輪:亂世傳奇的真相:太平輪的生與死│八旗文化 【太平輪:亂世浮生】首支預告磅礡登場! 張小燕和色戒 蔡康永和太平輪 這些藝人的身世太離奇了! 東方鐵達尼號沉沒之謎蔡康永父親曾是船主 【環太平洋2:起義時刻】-3月21日 震撼登場 【黑電影】環太平洋|幕後黑手 《環太平洋》兒時記憶都回來了︱鍵盤真人曇軒 《環太平洋》堅強的力量來自於信任|倪雪的戀字情節 年薪上億,比庫克高8倍!她是穿巴寶莉的蘋果公司女魔頭 穹宇涉獵》從苦難中脫穎而出的毛里求斯 唯一存活下來的鐵達尼號副船長忍了大半輩子,終於 公布《鐵達尼號》12 項驚人事實 妙麗為什麼不能嫁給哈利——《哈利波特》中的歷史、文化與政治(完全版) 他是名門出身、名校畢業,投身娛樂圈出櫃至今,陪伴我們青春12年 當他們褪去明星的光環後,他們的身家背景實在可以嚇死人...蔡康永的爸爸竟然是『他』 無妻無子,又有150億身家要怎麼花?他這一生,簡直精彩 影/《韓國世越號沉船事件》生還者告白:【從沉船逃出來後,沒有一天不腹瀉,連站在梯子上都不敢往下看...】
大家都在看
賴慧如、陳柏惟長超像根本兄妹?網... 超Q「圓仔妹」出生10天!體重倍... 離島住宿超難訂!民眾怨:安心旅遊... 辜仲諒請吃「歐鄉牛排」遭嫌寒酸 ... 從大股東變打工仔  乖乖第三代擦... 竹北高鐵特區 翻轉新竹發展軸線... 提出證據信心喊話!台電:絕不會放... 白沙屯媽祖到朝天宮!信眾捐400... Youtube訂閱只有1萬 陶晶...

首頁 太平輪悲歌——64年前震驚海峽兩岸的沉船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