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大陸新聞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晝夜兼程南下逃亡 歷時三天抵達龍港

分享
文章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晝夜兼程南下逃亡 歷時三天抵達龍港


一九八九年六月六日用完午餐後,我和劉蘇裏、陳小平按照預定的計劃,從位於北京電影學院附近的臨時躲避處出發,開始南下溫州的逃亡行程,目的地是溫州市蒼南縣龍港鎮。我們隨身攜帶的物品非常簡單,劉蘇裏只有一個雙肩挎背包,我和陳小平都只有一個公文包。

我們先從學院路乘車前往西直門,然後在西直門乘坐地鐵前往北京火車站。在地鐵車廂中,我們意外地遇到了熟悉的朋友費遠。費遠是北京大學經濟系一九七七級的學生,也是王軍濤、陳子明的主要合作者之一,與陳小平一樣擔任北京社會經濟科學研究所的所務委員。在當時緊張而特殊的政治情勢下,我們與費遠沒有做任何交談,只是以目光做了交流,以點頭示意的方式互道珍重。我猜想,費遠可能與我們一樣也正在逃亡行程之中。

當天下午,我們抵達北京火車站,發現北京火車站的秩序有些混亂,火車站的職員不多,旅客們自由進出,有否車票都可以進入候車室和站臺。我們原先曾經擔憂北京火車站已經被解放軍戒嚴部隊所控制,進入北京火車站會遭到解放軍戒嚴部隊軍人的盤查。多年後我得知,當時雖然已經有解放軍戒嚴部隊(北京軍區炮兵第十四師)進駐北京火車站,但並沒有接管北京火車站。

解放軍未接管北京車站 逃離者爭取時間往南移動

在北京火車站候車室,我們就南下行程進行了商量。在正常的情況下,前往龍港的旅程是乘坐火車抵達浙江省的杭州市或金華市,然後換乘長塗汽車。可是我們的逃亡行程是臨時決定的,沒有預先訂購火車票,另外由於各地發生了眾多針對北京屠殺的抗議行動,其中有學生和民眾在南京長江大橋、武漢長江大橋臥軌抗議,導致鐵路交通無法正常運行,許多火車班次被取消。針對當時的實際情況,我提議,為了盡快離開北京,我們不能等待前往杭州市或金華市的火車,只要是南下前往江蘇省或浙江省的火車都可以乘坐。劉蘇裏和陳小平同意了我的提議。此後,我們查閱了北京火車站當時公布的火車班次,購買了當天晚上前往江蘇省南京市的火車票。

我們在北京火車站候車室等待了數小時,心情忐忑不安,時刻保持著警惕,提防軍警的突擊檢查和搜捕行動,一直到登上前往南京市的火車,終於才松了一口氣。我們購買的三張火車票都是坐票,為了保持足夠的體力,劉蘇裏在火車開動之後就去找乘務員補訂臥鋪票,結果只訂到了一張臥鋪票。我對劉蘇裏和陳小平表示,我每年假期來回北京與溫州老家購買的都是坐票,已經習慣了,不會覺得疲勞,既然現在只有一張臥鋪票,就由你們倆輪流去臥鋪休息吧。

火車車廂中的旅客很多,顯得有些擁擠。不少旅客是匆忙逃離北京的大學生,其中許多是外地赴北京聲援的大學生。一路上,大學生們不斷地在議論北京屠殺事件,議論的重點是天安門廣場的清場情況,普遍認為天安門廣場發生了大屠殺,以至於血流成河。我和劉蘇裏都親身經曆了天安門廣場清場行動的整個過程,知道北京屠殺主要不是發生在天安門廣場,而是發生在天安門廣場以外的區域。但是,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我和劉蘇裏都沒有出面講述天安門廣場的清場情況,自始至終都只是作為一個聽眾。

各地抗議不斷阻交通 還須提防軍警盤查

大概是在六月七日淩晨,我們乘坐的火車在山東省境內臨時停靠在一個小站。乘務長通過廣播向旅客們解釋,火車臨時停靠的原因不是火車出了故障,而是由於鐵路交通受阻。列車長沒有說明鐵路交通受阻的原因是因為各地有學生臥軌抗議在北京所發生的屠殺事件,同時也沒有說明火車將臨時停靠多長時間。我和劉蘇裏、陳小平都有些焦慮,擔憂預定的逃亡行程會受到影響,但知道沒有別的選擇,只能被動地等待火車重新開動,好在等待數小時之後,火車終於重新開動。


1989.6.8 軍人在北京市交通要道站崗。在北京的戒嚴直至1990年四月才解除。(圖: 六四檔案)

六月七日深夜,我們乘坐的火車終於抵達了終點站南京市,比預定的抵達時間晚點了好幾個小時。我們在南京火車站仔細查看了火車行程表,沒有找到前往杭州市或金華市的火車班次。火車行程表上所公佈的火車班次很少,可能是由於學生臥軌抗議而導致鐵路交通受阻,大多數預定的火車班次都被臨時取消了。我提議,我們乘坐溫州人私營的長途汽車去溫州,溫州私人經濟十分活躍,有眾多的溫州人在全國各地經商,因此許多城市都有溫州人經營的長途汽車。劉蘇裏、陳小平同意了我的提議。

我們出了南京火車站,在濃重的夜色中行走,逢人就打聽何處可以搭乘前往溫州的長途汽車,最終還是沒有結果。在正常的情況下,我們本來應該先到旅館住宿休息,但住宿旅館需要出示工作證,登記個人資料,會給公安部門的追捕留下線索。因此,我們決定不住宿旅館,乘坐計程車繼續南下,每到一個城市就換一輛計程車,使得公安部門很難掌握我們的逃亡行蹤。此後,我們多次換乘計程車,經過多個城市,最終抵達杭州市,然後在杭州火車站乘坐火車抵達金華市。

歷經波折終抵逃亡目的地後心才安

當我們乘坐的火車抵達金華市的時候,已經是六月八日的晚上。我對金華市非常熟悉,因為每年學校的寒暑假來往於溫州與北京,基本上都是經過金華市。我帶領劉蘇裏、陳小平出了金華火車站,很快就來到了前往溫州的長途汽車集聚地。這些前往溫州的長途汽車都是私人經營的,沒有固定的發車時間,只要坐滿了旅客就立即發車。我們登上了一輛有十四個座位的麵包車,目的地是溫州市,很快就坐滿了旅客,隨即就發車了。

當天深夜,我們乘坐的麵包車途經山區路段時爆胎了,停靠在路邊,司機說沒有備用的輪胎,只能到山下找人來換輪胎。幸運的是,當時正好有一位村民路過,我們將汽車爆胎的情況告訴了他,請他到山下找一位修車師傅來換輪胎。這位村民好奇地詢問我和劉蘇裏:“你們是來自北京的讀書人嗎?”村民有此一問,可能是因為我和劉蘇裏都戴著眼鏡,普通話中又帶有京腔。在我和劉蘇裏給予肯定的回答後,村民開心地笑了,並爽快地表示,他認識山下一位修車鋪的師傅,現在就去將修車師傅帶來。沒過多久,村民和修車師傅就坐著一輛電動三輪車來了,幫我們換了輪胎。這件事讓我們感動,不禁想起北京市民在八九民運期間對學生們的強烈支持和幫助。

六月九日清晨,我們乘坐的麵包車抵達了溫州市長途汽車站。我隨即到售票處查詢,由於沒有前往蒼南縣龍港鎮的班次,於是購買了前往平陽縣鼇江鎮的車票。鼇江鎮與龍港鎮隔江相望,那條江是鼇江,當年還沒有過江大橋,需要乘坐渡輪過江。距離發車還有一段時間,於是我就打電話約在溫州市工作的弟弟前來見面。我當面告訴弟弟,目前北京的情勢很緊張,我和這兩位朋友要避一避。弟弟明白我們的處境,沒有多問什麼,只是一再告誡我要多加保重。是否約見弟弟,我是有過猶豫,擔憂可能會給弟弟帶來政治麻煩,但我最終還是決定約見弟弟,因為無論逃亡成功或逃亡失敗,在很長的時間內都將見不到弟弟。

六月九日中午,我們在鼇江鎮的渡口乘坐渡輪抵達龍港鎮的渡口。經過三天三夜的晝夜兼程,我們終於安全地抵達了預定的逃亡目的地龍港鎮,雖然已經疲敝不堪,但還是有些許的喜悅。

延伸閱讀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逃離北京前夜告別Z姑娘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我們決定逃離北京 劉蘇裏應約會見王軍濤
 

作者》吳仁華  1989六四民運參與者,歷史文獻學者,著有《64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64屠殺內幕解密:64事件中的戒嚴部隊》、《64事件全程實錄》。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相對美國社會人民優先 中國特權階層想出來的行政流程只為服務政府
香港的種姓制度
移除「國殤之柱」遭批評 美律師事務所宣佈不再代表港大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晝夜兼程南下逃亡 歷時三天抵達龍港 穹宇涉獵》繫在美國褲腰帶上的亞洲民族 中華民國時光走廊》228事變第一主角謝雪紅 穹宇涉獵》我和丁玲伉儷的一段交往 中華民國時光走廊》孫中山與辛亥革命 穹宇涉獵》貝聿銘給中國和日本留下的建築遺產 【華語大排檔】3月11日 話題作品 精彩可期 中國歷史上死得最窩囊的九大戰神,被自己隊友誤殺是怎樣.....果然是寧願遇到神一樣的對手也不要有豬一樣的隊友阿XDDD 變態的殺人手段:古代皇宮潛規則害死多少美女? 2014香港當代電影展(10/18-10/23)放映場次表 《2014香港當代電影展》好戲連台 超感人紀錄片「爭氣」搶先看 劉德華為海報親筆揮毫 親身站台掏心推薦 《風暴》精采預告及花絮|火爆3D 打造視覺奇觀 把香港變成戰場 分享 : 【大陸人看台灣 】
大家都在看
米可白打AZ住院「肝指數飆高、白... 國台辦認證「台獨金主」!遠東挨罰... 大炳罹真菌性肺炎離世9年…弟驚爆... 越籍夫疑台嫩妻「偷吃」 怒持刀狂... 詹雅雯病情嚴重到「坐著都跌倒」 ... 韓藝瑟保養瘦身全靠「奇亞籽」!3... 開獎資訊/統一發票9-10月 壹... 狼人殺偶像「五堅情」登場!台中「... 爆乳女裸上身派出所前拍照打卡 因...

首頁 大陸新聞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晝夜兼程南下逃亡 歷時三天抵達龍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