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奇聞軼事 網上瘋轉的考古神童被戳穿了

分享
文章

網上瘋轉的考古神童被戳穿了

貝貝
網上瘋轉的考古神童被戳穿了

●傳說中的神童,1985年生人,年近三十。

●被冠以“中國考古第一大家”,但知名收藏人士馬未都稱“不知道這個人”。

●很多報導說郝笛為北大歷史系客座教授,但北大資源學院文物學院院長劉雄明確表示:“當然不是。”

●較早就認識少年郝笛的古錢幣專家、天津市錢幣學會理事王宗發:“報紙上所謂郝笛在(考古)現場說的話、他所了解的情況,那些都是我研究出來的、發表過的東西。”

●第一個採訪報導郝笛的天津《每日新報》魏孝民:“他是一個商人,不是神。”

●與魏孝民一同採訪過郝笛的白冬梅:“網上的東西我也看了,感覺都變質了。”

●吸收郝笛入會的天津市文博學會民間收藏專業委員會會長何志華:“這孩子怎麼被媒體炒成這樣了?”

 

■本報記者吉玲實習生孫易恆王曉杭

 

“5歲開始迷戀文物,八九歲就賺了17萬元,12歲發現'白金三品'和'魚腸劍'、撰寫出《發現魚腸劍後的探索》《棘幣初探》等多篇論文,21歲身家過億……”

這是最近在微信朋友圈等新媒體“瘋傳”的一篇“神文”。在這篇標題為《震驚:他生下來就已經5000歲,神童郝笛,21歲身家過億》的“神文”中,天津一名叫郝笛的年輕人被冠以“天才考古少年”的稱號,並被形容為“頗像一座無人能夠探知的古墓,充滿懸疑與傳奇”。

“神文”中關於他的離奇甚至“玄幻”故事,比比皆是——

“郝笛有著'中國考古第一大家'的美譽,也是第一個敢用照片鑑寶的人,而且從未失過手。”

“12歲,他破解了困擾中國考古界2000年的謎題。”

“能與郝笛對話的古錢幣專家,全國不到10人。”

“父親郝文敏稱,郝笛七八歲時就在北京故宮博物院裡給文物挑錯,還得到一位神秘老人約談。”

……

“神文”一個故事接著一個故事,有圖有真相,還不時穿插一些有名有姓的“社會名人”,不少人都信以為真。很多“小伙伴”被這個頗帶懸疑色彩的“神人”驚呆了,驚呼:難道世上真有“穿越”的人?信吧,這太玄乎了,情節堪比“盜墓筆記”;不信吧,明明是“正經”媒體的報導。百度貼吧中甚至有專門的“郝笛吧”,來自全國各地的古玩迷紛紛發帖懇請郝笛為其鑑寶。

不過,不少網友一邊轉發,一邊發出質疑聲,有的干脆在標題後面寫上“求戳穿”,@天津廣播等媒體的微博賬號也懷疑“造神”後面是否有推手所為。

確實,這名被“天才”“神童”等光環籠罩的不足三十歲的年輕人,其“神奇”似乎只在“線上”,只存在於互聯網中,不少考古、收藏界的“圈內人”稱,“壓根不知道這個人”。

很多報導說郝笛為北大歷史系客座教授,但北大資源學院文物學院院長劉雄明確表示:“當然不是。”劉雄告訴本報記者,他也是在微信上才看到郝笛,“文物鑑定學是博物學的範疇,沒有神童也沒有神話。”

“天才”郝笛到底是何方神聖?本報記者多方聯繫郝笛未果,但找到了“發現”郝笛的記者、熟識郝笛的文物專家,通過他們,戳穿了一些“神話”,大致“考證”出一個“不是什麼神”的郝笛。

 

他是一個商人,不是“神”

微信上流傳頗廣的這篇“神文”,並沒有註明來源,沒有發表時間。經過百度檢索,多家網站註明轉自2007年4月的《大連晚報》。不過,這並非郝笛首次見諸報端,以“神童郝笛”為關鍵字檢索,有80700個結果。自2002年起,每隔一段時間就有媒體對郝笛進行報導。據不完全統計,至少有《每日新報》《金陵晚報》《福州晚報》《大連晚報》、安徽電視台、央視十套等多家媒體。

這些報導剛開始還不太離譜,但隨著一波一波的媒體“轟炸”,相關內容越來越“豐滿”,故事越來越離奇、玄幻,郝笛也就越來越“神”了。

在最近熱炒的微信“神文”裡,就連以反偽科學著稱的司馬南也大聲疾呼:你讓我重新認識了世界。

在可以查到的消息源中,最早的報導來自天津《每日新報》,於是記者赴天津,輾轉聯繫到了第一個採訪報導郝笛的記者魏孝民。

雖然距離採訪郝笛的時間已經過去十多年了,但魏孝民對當年採訪的諸多細節仍十分清晰。魏孝民稱,早在2001年他就給郝笛拍了一個圖片新聞,網上流傳的很多郝笛在家中研究收藏品的照片都是他拍的。

作為為數不多親自採訪過郝笛的記者,魏孝民對郝笛的印像是,“挺有城府,不像同齡的孩子。面對採訪鏡頭,一點都不緊張。”

時隔一年後,他又與同事白冬梅合作寫了一篇題為《古幣少年郝笛:收藏古幣19萬枚值100多萬》的長篇報導。不過,此稿刊發於《每日新報》的“專刊”版面。

魏孝民稱,報導郝笛的想法,源自他與天津市文博學會民間收藏專業委員會會長何志華的一次聊天。“有次閒聊,何大爺說協會有個喜歡研究古幣的孩子,我一聽挺感興趣,就聯繫採訪了。”

報導郝笛的稿子刊發後,經常光顧天津瀋陽道古玩市場的郝笛,從普通常客變成了收藏新星,“很多古玩商人圍著他,誇他,捧他”。郝笛的父親對此很激動,一次吃飯時對魏孝民說:“魏老師,以後你就是孩子的干爹了。”

“一開始我覺得這孩子年齡小、愛好收藏,挺好的,可沒想到出名後就和過去不一樣了,不單純了。”

據魏孝民介紹,郝笛後來熱衷一些經營活動,在天津媒體圈和收藏圈的口碑也就大不如前了。

天津市瀋陽道古玩市場德寶齋的老闆對記者說,“以前經常能看到郝笛,一個人來買點古錢幣、青銅器啥的,大概2008年左右突然就不來了。”在他看來,郝笛“很勤奮,但眼力不咋的”。

但“神文”裡提到,郝笛的收藏共有一萬多個品種,總數量超過15萬件,這裡僅是他收藏的1/10。太豐富了,一位日本漢學家看過郝笛的收藏,開出1億多元人民幣的天價要買:“這些收藏足可以建4個中型規模的博物館。”

對於近幾年網上流傳的關於郝笛的東西,魏孝民稱,他都看到了,但“不信”。

“我當初去他家採訪,他父親就說郝笛晚上睡覺時,一枚古幣攥在手裡,能追溯到相應的朝代。這些話,我不信。”魏孝民遲疑了一會兒接著說,“他父親是一個商人。至於郝笛,他是人,一個商人,不是什麼神。”

一同採訪過郝笛的白冬梅也對近來網上流傳的把郝笛描述成“神童”的文章感到很奇怪,“十幾年前的報導了,怎麼現在又炒起來了?網上的東西我也看了,感覺都變質了。”

事實上,1985年出生的郝笛,現在已年近30。但在每隔幾年就會出現的各種傳奇故事裡,他一直是少年。

 

“這孩子怎麼被媒體炒成這樣了?”

6月30日,在“神文”中對郝笛佩服到五體投地的司馬南發了一條名為《被逼出來的我的一點說明》的微博。他在微博裡提到,十幾年前在南方某衛視的談話欄目中, 採訪過一個據稱認識古錢幣等文物的孩子。現場幾樣東西是孩子自己拿來的,或是家里人拿來的,還是記者從哪裡拿來的,他現在記不太清了。但主持人所提的問題是記者預先設計好,並且事前溝通過的。

司馬南在微博裡寫到:“假如大家現在在網上所傳的這個考古天才少年,就是當年我採訪過的那個小孩兒, 未免離題萬里言過其實了。”

記者註意到,在魏孝民采寫的首篇報導以及其他媒體後續的報導中,在介紹郝笛時,無一例外地都提到,郝笛曾獲得過天津第六屆民間收藏展金獎。

據本報記者調查,天津民間收藏展是由天津文廟博物館和市文博學會民間收藏專業委員會共同承辦的活動。天津市文博學會民間收藏專業委員會的負責人,正是引見魏孝民採訪郝笛的何志華。

7月11日,記者在天津文廟博物館院內見到了何志華,一聽記者想了解關於郝笛的事情,他長嘆了口氣,然後說:“你說這孩子怎麼被媒體炒成這樣了?”

“我都十幾年沒見著他了。”何志華確認,郝笛曾是天津市文博學會民間收藏專業委員會的會員,“當時跟著會裡研究錢幣的專家王宗發老師學習古錢幣”。但自從被媒體報導後,郝笛就再也沒有來會裡參加交流和學習了,“算是自動脫會了吧,現在已經不是我們的會員了”。

雖然何志華已年過七旬,也不會上網,但他聽別人說過網上關於郝笛的那些報導。對此,何志華的評價是:“就是對古錢幣熱愛,談不上天賦,不可能有與生俱來的天才、神童。”

對於郝笛是否獲得過天津第六屆民間收藏展金獎一事,何志華稱:“我們委員會搞展覽,以前都由博物館出錢,發一些參展的證書。那次,可能因為經濟緊張,博物館沒有投入,結果就說,誰如果願意要證書,誰就自己出錢製作。”

“據我所知,那一屆所有的證書上面寫的都是金獎”。

“神文”中還說郝笛13歲就“成為中國文博學會專業委員會年齡最小的會員”,但出版人、古兵器收藏者@汗青微博在知乎網中寫到:中國根本就沒有這個機構。

據何志華介紹,媒體報導郝笛不久,他就發現“這孩子有一些不好的苗頭”,“喜歡在外面搞經營”。

對此,何志華還曾讓郝笛的父母帶著郝笛來會裡談過,“別把孩子給害了,要真喜歡研究這個,就去專業的學校學習,多向協會裡的老同志請教,別老搞那些上不了檯面的經營,一沾上那個就靜不下心學習了。”

“但是他父親聽了就不大高興,還得意地說帶著幾十萬塊錢和郝笛去西北買文物去了。”“能說文物買賣嗎?國家都是明文禁止文物買賣的,那些個東西害了他。”何志華說。

在諸多關於郝笛的報導中大都提到這樣一個細節:郝笛一年裡有大半年時間應邀到青海、寧夏、甘肅、陝西等地考察交流和鑑定文物。

 

“收藏的江湖里,有各種各樣的人”

與吸收郝笛入會的何志華、第一個採訪報導郝笛的魏孝民相比,古錢幣專家、天津市錢幣學會理事王宗發認識郝笛時間要更早些。

王宗發回憶,初識郝笛是天津民間收藏委員會在歷史博物館搞的一個展覽上。“我是負責錢幣這一塊的,當時展台都安排完了,有個人進來介紹說,一個小孩想參展。我見是一個十幾歲的小孩,想著這麼小就好古錢幣,好事,就臨時給他安排了一個櫃檯。”

“說實話,他展覽的幾十枚錢幣都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了。”王宗發評價稱,“當時這孩子挺內向,不言不語,不喊不鬧的。”

展覽結識之後,郝笛經常主動與王宗發聯繫,“我發表的一些學術文章都給他看,我在博物館講課他也過去聽,也常打電話向我請教一些問題。”王宗發說。

但王宗發發現經過媒體報導後,郝笛和其家人都變得不一樣了,“媒體一炒作,他和他父親就飄飄然了”,王宗發稱他也曾找郝笛的父親談過,奉勸說: “孩子小,你別讓媒體把他炒成這樣,這樣對孩子不利,孩子如果研究這個你得讓他去專業學校,讓他逐步深入地學習。”

“他父親很不以為然,甚至很不高興。後來我也就不說他了,我有十幾年沒見過他們了。”王宗發說。

對於諸多報導中對郝笛的一些“神奇”描述,王宗發苦笑不已。

“神文”稱,2001年11月30日,天津紅橋區復興路工地文物發掘現場,十幾位考古專家仔細端詳著一塊剛出土的鐵疙瘩,沒人能說明白它的來龍去脈。一籌莫展之際,16歲的郝笛出現了,並說:“這是清咸豐年間福建寶福局鑄造的鐵錢,因工藝粗糙沒有流通,就運到天津當炮砂!再往下挖還會有砲彈。”10分鐘後果然挖出一顆直徑4厘米的鐵砲彈。

“報紙上報導的所謂郝笛在(文物挖掘)現場說的話、他所了解的情況,那些都是我研究出來的。他關於古錢幣的一些言論全都是我發表在文章裡的一些東西,那些文章我都給他看過。”王宗發苦笑道。

諸多報導中都提及,復興路工地“一鳴驚人”之後,天津許多大型考古挖掘現場都邀請郝笛到場鑑定。

“考古是一個特殊的專業,專業考古隊有他們的規章制度,工作非常嚴謹,有些甚至是保密的,絕對不會隨便邀請外人去參加鑑定。”王宗發說。據了解,王宗發對古錢幣研究造詣很深,名氣很大,但即便如此,也從未接到過考古隊的邀請。

“神文”裡還提到,郝笛收藏了大量古錢幣,“20萬餘枚銅錢,且無一重複”。“可笑,不可能!這都是外行話。鐵錢是古代流通貨幣,鑄造時都是一提一提鑄造的,不可能20萬餘枚,無一重複。”王宗發說。

“有些報導說,郝笛七八歲時就在故宮博物院給文物挑錯了,這純粹是胡扯。一個七八歲的孩子,他的文物知識從哪來?”王宗發對此質疑。

王宗發的質疑也得到了知名收藏人士馬未都的讚同,“稍正常的人一眼就能看出這是瞎扯,文物鑑定是一個技術活,你沒有一定的積累,幾歲就能怎樣怎樣,怎麼可能? !”

針對“神文”提及的學術成就,@汗青微博指出:“《發現魚腸劍後的探索》、《棘幣初探》,沒有任何刊載信息,核心期刊裡沒有,普通搜索引擎裡也沒有任何刊載信息,基本可以肯定是杜撰的。從我對古兵器學術論文的關心,我推測,一,可能完全不存在,二,了不起是報屁股上的豆腐乾文章。”

郝笛被冠以“收藏神童”,但馬未都稱“不知道這個人”。

馬未都向本報記者介紹,文物圈裡的鑑定,都是自己對自己的名聲負責,沒有一個社會公認的體系。現代媒體的炒作,以及拍賣行的刺激,使收藏漸漸由小眾行業變成大眾矚目的熱點,而社會上真正有本事去鑑定的人遠遠滿足不了鑑定的需求,所以在這個收藏的江湖里,就出現了各種各樣的人。

“在收藏界,這些事兒非常多,只不過因郝笛年紀小,更引人關注,其實有些老先生也不懂,但他也冒充專家給人鑑定,這種事兒挺多的。”馬未都說。

北大資源學院文物學院院長劉雄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中也提到,古玩界確實缺乏基本的鑑定標準,偽專家甚囂塵上,這門學問需要學科化、科學化。

在“神文”被微信“瘋轉”過程中,有新聞業內人士跟評反思,關於郝笛的一些“離奇”故事、情節,稍有常識的人都覺得不可信,為何一些媒體記者只聽一面之詞就堂而皇之地登出來、播出來,未免太過於輕率了!

但因為是那麼多“正經”媒體報導的,所以本來不信的人也弄得將信將疑了。其以訛傳訛、誤人子弟,令人唏噓。

 

 

via:http://zgws.xinhuanet.com/info.aspx?id=60950&typeid=140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金所炫粉絲見面會火熱舉行 慶菲麗菲拉明洞店盛大開業 「我們結婚了」可頌夫婦街頭婚禮 受眾人矚目 朴海鎮出道10周年 舉辦官方粉絲俱樂部成立儀式 祝福大家情人節快樂~~ 男人「最深情的那刻」都被攝影師精彩捕捉下來!以後吵架時,真該把這些「證據」都翻出來看看~ 9個看完讓人笑到快失智的「超爆笑小孩神回應」,# 最後一個「小孩的神答題」讓老師完全啞口無言啊... 逃離北韓的人們第一次吃烤肉... 《吃吃的愛》看見娛樂圈的地下風景 小S花式被虐大喊:變態! 看得全身骨頭痛:人體變形金剛 杜拜造房子的方式告訴你:貧窮限制了你的想像力!
大家都在看
影/修杰楷、林予晞床戲太激烈 賈... 柳丁的營養價值... 鼎金民族匝道10/18起封閉 高... 韓星靠這4組皮拉提斯運動!超有感... 八分鐘學會 清洗水管,地表最容易... 韓星雪莉輕生 網路霸凌是關鍵... 雪莉今日出殯...一起回顧她的5... 台中市車禍祖孫共乘機車命喪砂石車... 外食族全家、OK超商「減脂餐」推...

首頁 奇聞軼事 網上瘋轉的考古神童被戳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