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藝文創作 【重生與愛】系列十五 二二八改變父親的一生(上)

分享
文章

【重生與愛】系列十五 二二八改變父親的一生(上)

民報
【重生與愛】系列十五 二二八改變父親的一生(上)

(二二八受難者簡介)吳敦仁 1923-1999年,臺灣桃園蘆竹人。吳敦仁因姐夫王傳培是林元枝的四弟,在二二八事件中,他曾跟隨林元枝率領的青年,到大園埔心軍用機場「接收」武器;後來又在簡吉的影響下,加入地下組織。逃亡五年多的吳敦仁,曾在蘆竹鄉山洞裡油印過地下刊物「黎明報」,曾逃到通霄、苑裡火炎山一帶,當過香茅園工人、燒炭工人,直到上級領導紛紛被捕自新,他和林元枝等人出來自首。晚年成為虔誠的基督徒。


<br><br>

爸爸的事都是聽親友轉述
我們家世居桃園縣蘆竹鄉南崁羊稠坑吳家庄,我一九六二年出生,今年五十三歲。我的父親吳敦仁、母親吳林月嬌。我在家中排行老三,上有大姊玲娟、二姊玲芬,下有妹妹玲瑩,姊妹均已出嫁。
老實說,從小在吳家庄從來沒有聽過有關爸爸年輕時的事情。大約到了一九九二年,有一次去高雄參加教會的儲蓄互助社會議,在六合夜市吃飯時,聽我堂哥吳延璇說起:「他小時候在吳家庄,因為我父親二二八的事,警總會在凌晨以查哨名義來吳家庄抓我的父親,在寒冷的冬天,把吳家庄的親人全部叫到外面,當時吳家的大房吳明約 ,不但被斥罵沒有交代父親的行蹤,甚至還曾經被用槍托毆打身體。」表哥王信夫說起:「桃園二二八事件起義第一槍,是我父親開的!」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父親和二二八有關的傳聞,我回來以後問過父親,爸爸說:「這是誤會。」他說他確實有一支短槍,那是因為有人欠他錢,以那支槍抵債。父親曾經在朋友面前對空鳴槍,竟然打下一隻斑鳩,所以別人就誤傳說:桃園二二八事件起義的第一槍是他開的。
[nop]
吳明約因堂弟吳敦仁的躲藏、逃亡,被情治軍警夜晚叫去曬穀場上責罵、痛打。(吳燕輝 提供)[/nop]

家人思念父親 悲痛萬分
我父親去世以後,臺北的二叔吳敦義告訴我說:當時有一個海軍上校在吳家庄租了一個房子,等待逮捕我父親到案。聽說當時我父親是躲在附近的山區,父親的堂姪女吳錦桃還是小學生,她把飯盒放在山上某個固定地方,父親會去拿來食用。這位上校會故意拿信給唸臺北師範學校的二叔帶去臺北,目的是為了監控得知父親的行蹤。二叔也曾提及:他的哥哥在被抓之後,囚禁在保安司令部東本願寺 ,經父親要求,二叔還幫忙寫一些父親寫不完的思想改造的報告。
我聽說過,爸爸逃亡的時候,曾經在基隆葉姓親友家躲藏,當天晚上,爸爸聽到葉姓親友的太太對先生說:「我們讓他住在我們家,可能我們全家都會被抓去關!」爸爸當晚就離開了。他不願意自己的麻煩造成別人困擾與傷害,這就是我的父親。
我的二姑媽曾經說:「我的母親在他兒子逃亡日子中,逢年過節是唯一能吃到雞鴨魚肉的時候,母親想到兒子在外逃亡、是死是活,音信全無,她悲傷到不吃任何雞鴨魚肉,用這樣的方式來思念他的兒子!」
我也聽說,年老多病的阿公被警總帶到苗栗山區,要他沿著父親可能的躲藏地點叫著:「阿敦啊!出來喔!阿敦啊!出來喔!」
因二二八背景工作不順遂
小時候我的印象,父親經常在外面工作,假日偶爾會回來,父親很沉默,也有點嚴肅。警察經常會到我們家來,我們不知道為什麼。因為爸爸不在家,警察對媽媽的口氣很兇,母親也不知道我父親的過去。印象中,父親也曾經和前來的管區警察大聲爭執,他給我的感覺是:不畏懼。到一九七二、七三年左右,我大約小學五、六年級,爸爸回到南崁工作後,警察才不再經常來我們家。
我聽母親說:他們一九五六年結婚以後,父親都在臺北工作,他做過會計、在工廠管帳、鋪設柏油路監工,也曾與人合夥在三重埔做手電筒生意,主要合夥人竟然捲款跑到日本去,讓父親揹了一屁股債。他也曾經到三峽批發竹筍到市場賣,可是從三峽到桃園的市場,隔了一天,竹筍老了賣不出去。隔壁的伯父建議他去養當時日本流行的十姊妹(斑文鳥),父親為此還跟親人借錢投資,當時臺灣一窩蜂飼養,小鳥繁殖後,市場需求也沒有了,虧損了錢。父親工作總是不順利,斷斷續續地待業在家。
與老闆理念相悖提前退休
父親曾說應徵工作、或工作過程,因為對方得知他有二二八的背景,不錄用、或很快就將他辭退。回到南崁後,爸爸始終工作不順利,母親為了家計,經堂姪女吳錦智女士介紹到桃園的蘇婦產科,擔任煮飯與清潔幫傭工作。那幾年,無業的父親在家務農,生活清苦,當時的心情非常沮喪。
我的妹妹玲瑩曾說:有一段時間中午放學時,同學到家裡來玩,她發現失業在家的父親會從坐在廳堂的位子離開,躲在屋簷外的廊道。一直到年長,妹妹說她才能體會爸爸當年為什麼要躲起來的心情。還有一次,父親對她說:「妳今天下班後,幫我買一包菸回來好嗎?」當年才國一的妹妹暑假打工,爸爸知道當天她領薪水,所以羞赧啟口向孩子要求。妹妹說起這件往事,我們四個孩子都覺得好心疼,不捨爸爸當年工作沒著落,想藉菸消愁,卻不得不向孩子開口的困窘處境。
因為四個孩子要念書,母親幫傭的薪水有限,迫於無奈,父親經人介紹到日本人的美亞錶工廠擔任警衛工作。日本老闆很賞識他日文能力與工作表現,父親就由警衛升任管理員、管理課長。吳家親人也因此到這個工廠工作,後來錶工廠由臺灣人接手,父親離開了美亞錶工廠。經由教會王明仁牧師介紹,父親轉職到永純化工(一九七八年到一九八七年左右),剛開始教日文,當時工廠技術是從日本轉過來。後來父親被邀請正式任職,從擔任檢驗員開始,升到主任,至副理一職,父親六十二歲退休。因公司開始適用勞基法,父親負責人事管理,老闆要他重新計算所有員工年資,以節省公司人事成本,父親覺得這樣做法與他的信仰相悖,提出退休請求,本來可以工作到六十五歲。
[nop]  
左圖為吳敦仁3歲時因小兒麻痺,被父親帶去淡水醫院檢查,得知無法痊癒後,父親帶他去相館拍下這張留念照片。右圖為吳敦仁、吳林月嬌結婚照。(吳泰宏 提供)[/nop]
母親敬重父親 從不抱怨
母親出生於一九三九年,是瑞芳鎮侯硐人,她的母親林市是童養媳,後來招贅她的父親黃福全。我的母親八歲時就喪母,她的父親另有婚姻,於是母親跟著沒有血緣的祖父母在侯硐火車站旁擺麵攤維生,十五歲到臺北工作,十八歲經人介紹認識父親,十九歲嫁給大她十六歲的父親。
母親雖然只受過四年小學教育,但她是一位心思單純、善良的女性,她說,她是看在父親老實、有讀書,才嫁給他,她並不在意父親左手小兒麻痺不方便,甚至父親待業在家的那段時間,她任勞任怨,外出兼顧兩份工作。印象中,母親從來沒有因為生活困難而對父親說出抱怨的言語,反而非常體諒父親左手不便,敬重父親。
我們兄弟姊妹小時候,和父親相處的時間少,加上他嚴肅不苟言笑,我們都很怕他。但是我發現家族鄉里的人對他很敬重,像是我二堂哥吳延齡,他的孩子命名都由父親取的,大堂哥吳延壽的孫字輩也請父親命名。曾任蘆竹鄉長曾文敬遇見父親時,和父親互動客氣又恭敬,我很訝異他們和父親不熟,但是對父親敬重有加。
小時候,我們家境困窘,但是到了父親晚年,四個孩子成家立業以後,家中環境好轉許多。我發現父親沉默與嚴肅之外,他的心地卻非常善良寬厚,例如鄰里街坊有困難與需要時,他總是默不出聲給予經濟上的幫忙與協助,父親的身教,讓我們學會了彼此互相幫助與扶持。
 
[nop]
吳敦仁(前排右1)與母親、姊妹、弟弟們在南崁羊稠坑吳家的合照。(吳泰宏 提供)​[/nop]

晚年偶爾提起他的過往
父親很少提及他以前的事,在他退休我成家以後,父親偶爾會提一些過往的事情。我和父親前往羊稠坑吳家墓園,通往林口戰備步道旁,父親會主動說:「當年走路(逃亡)時,白天躲藏,深夜從這條路走到臺北…」他只輕描淡寫、一語帶過,沒有跟我們詳談過他的心路歷程。有一次,我們全家去新竹城隍廟附近遊玩,父親說:「當老師時,我曾經在新竹師範上過半年的課程。」
母親也不清楚父親的過去,父母親的婚姻是經人介紹,我太太曾經問過母親:「您知不知道爸爸的過去?」,母親回答:「我不知道,你爸爸沒有跟我提起過去,也沒有其他人告訴過我。我是看你爸爸老實、認識字、有讀書、家裡又是信基督教,所以嫁給他。」曾經有人對母親說:「你先生是思想犯,這是很嚴重,妳怎麼敢嫁給他?」母親聽了很害怕,為此曾經問過她最親近的姑丈:「什麼是思想犯?」姑丈似安慰又同情,對母親說:「就是思想犯啦!不要緊的,事情已經過去了,不用再提了!」一語帶過。母親也問過父親,父親就以:「就是我過去做不對的事情!」簡單回答母親。純真善良的母親就這樣相信自己的先生,不再過問。我可以感覺出來,不但父親不願意提當年的事情,就連家族其他人也是不願意碰觸這個禁忌的話題,感覺上大家都有畏懼的心情。
因信仰化怨恨為感恩的王明仁牧師來了南崁教會,跟他的母親都非常熱心傳福音,牧師就邀請父親到教會去服事,從此父親熱心於教會事工,他擔任長執任內,建立教會財務管理體系。一九七八年,父親被牧師指定擔任南崁教會建堂委員會的主任委員,不是因為父親富裕,是因為父親公正,值得信任,甘心樂意奉獻,父親甚至標會借錢奉獻,完成南崁教會歷史上第三次建堂事工。父親在南崁教會先後擔任一任執事、七任長老,直到七十歲服事退休,被教會推選為南崁教會名譽長老。

同情弱者 樂於慷慨解囊
我知道父親早年算是幸福的,他曾經說過:他和南崁初農的日本老師一起去屏東農業學校遊玩。當時,吳家的環境不錯,父親算是受過教育的,因為二二八改變了他的人生。父親晚年,我認為信仰對父親的人生是有幫助的,就連我太太,雖然她是外省人且在眷村長大,但是父親不但沒有反對我們交往,我們婚後,他對媳婦非常疼愛。
特別是孫子陸續出生以後,父親變得更有笑容,他會教孫子們唱日本歌、說故事,享受含飴弄孫的家庭生活。父親特別喜歡美食,我們常常一家五口,假日的時候外出享用美食。曾經開車到九份、南寮漁港、鹿港、溪頭等地,只是吃吃美食就回來,可以感覺出來,爸爸非常開心!這讓我覺得父親的人生,由幸福的早年到受政權更迭作弄的中壯年,到了晚年重拾幸福平安的生活。父親豁達開朗且有愛心,他同情弱者,從不會看重金錢,只要親人朋友有需要,他樂於慷慨解囊。
獲頒蘆竹鄉模範父親 全家留影
父親在一九九七年榮獲蘆竹鄉模範父親,頒獎當天他不願意去領獎,是我去幫他領回紀念匾額與獎牌,我太太還刻意安排到照相館拍一張全家照。我們事先帶了模範父親的榮譽背帶去,父親硬是不肯戴上,在照相館的小姐協助下,幫爸爸戴上,我們才得以留下這張珍貴的全家福照片。
我認為父親的人生,由甘到苦轉為甜,這一切都是信仰幫助了父親,放下曾經在心中盤繞的種種不堪、苦難、怨恨,轉化為感恩。父親曾經跟我說:你不要以為警總那些刑求的人都是壞人,當中也有好人。他們告訴被刑求嚴重的人說:「你們回去後,要喝自己的尿才不會死。」父親還告訴我:可能因為他左手小兒麻痺,他在警總囚禁,沒有受到刑求。父親說當他看到有人被刑求致死,他才發現原來讓他一生不方便的左手小兒麻痺印記,或許是上帝的化妝祝福,讓他沒有受到刑求、致死。
 
[nop]
​吳敦仁(前排左3)曾在南崁教會先後擔任一任執事、七任長老,直到70歲服事退休,被教會推選為南崁教會名譽長老。(吳泰宏 提供)[/nop]
[nop]
​1997年吳敦仁獲蘆竹鄉模範父親,吳泰宏夫婦(後排站立者右3、右4)與姐姐、妹妹們特地安排在照相館合拍全家照紀念。(吳泰宏 提供)[/nop]
 
[nop]
吳敦仁夫婦與孫輩們合影。(吳泰宏 提供)[/nop]
王玉珊律師挺身幫忙平反
我們從父親口中知道他與二二八事件的歷史並不多,父親過世的前兩年,我太太曾經試著問過父親兩、三次說:「爸爸聽說我們可以辦理二二八事件受害補償,即使不是為了補償金,也希望調查後能回復父親的清白與名譽。」父親都是簡單的說:「不要啦!」從父親乾脆的拒絕,我們也不敢再多問、多說什麼。
父親去世後,二姑媽吳淑霞來電說:聽說某某人都有去辦理二二八事件的受害補償,你們也可以幫你爸爸申請受害補償。父親生前都一再拒絕辦理,但是聽說他卻在李永壽申請二二八事件受害補償,幫他作證。
後來,我太太找到親戚王玉珊律師,幫我們申請二二八事件受害補償。當我們第一次收到法院的判決書,判決書上說父親所受的一切,都是咎由自取。這個訊息讓我們相當的震驚與氣憤!我們終於知道父親生前說什麼都不願意辦理申請,若他得知這樣的判決結果,豈不再次受傷害?
申請受害補償 再度受傷害
王律師告訴我們不要太在意這個判決,我們還可以再次提出,經過一年多的時間,最後政府是以冤獄賠償的方式,還我父親公道。
當時沒有法官審理的案件,也沒有判決書,就直接把父親囚禁起來(一九五二年一月十四日自首,直到一九五三年六月十三日,交予警察管考)。在我的心中,政府還給父親的公道只是那麼些微,政府只認錯父親被囚禁的那兩年四個月(申請賠償,法院認定期間)。但是,父親在被囚禁前,被逼迫逃亡五、六年之久;被囚禁回來,一、兩年的時間,他必須每天睡在政府監控的宿舍裡,無法工作,甚至白天還要去幫忙找有沒有同黨的人。即使我父親回到家裡,他也是在警總人員有形、無形的監控中,一直到一九七幾年之後,警察才不再來家中盤查,這一切都是父親所受的迫害!
父親不為人知的內心世界
父親惹上麻煩,糾纏他一輩子,他自己看得最清楚。基本上,父親關心社會公平正義,他年輕時曾經有這樣的熱情,但是在那個時代都被封殺、殲滅了。
其實,父親是非常的沮喪,他的心情很難被理解,也很難找到人可以深談他的心路歷程與無奈。經歷了這一切人生苦難,父親看得很開,不會侷限在省籍情結中,因為父親什麼狀況都遇過了。
最後,我要感謝陳銘城的分享,他在父親生前訪問的文章,讓我們做子女的更能理解、體貼父親當年受苦的那份心境。


[nop]相關系列:


【重生與愛】系列十五 二二八改變父親的一生(下)[/nop]

 
【本文出處;更多精采報導,請上《民報:www.peoplenews.tw》;《民報粉絲團 www.facebook.com/taiwanpeoplenews 》。】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重生與愛】系列十五 二二八改變父親的一生(上) 【重生與愛】系列九 為父親討回名譽與公道 ― 陳惠珠訪談紀錄(陳振奇的女兒)(下) 【重生與愛】系列十二 寡母攜十子 走過荊棘路 【重生與愛】系列七 不畏艱困 逆游而上 ― 劉志清訪談紀錄(劉鎮國的兒子) 【重生與愛】系列九 為父親討回名譽與公道 ― 陳惠珠訪談紀錄(陳振奇的女兒)(上) 陰陽同悲、人鬼共愁:二二八靈異物語 【重生與愛】系列十九 記憶中的父親 經濟衰退凸顯政府經濟治理能力不足 你曾聽見死神的呼吸 【專文】人生如蜜 【重生與愛】系列十一 兩兄弟受害 【重生與愛】系列十六 他的命運都是在拖磨 【重生與愛】系列八 銘心的記憶 ― 陳顯宗訪談紀錄 【重生與愛】系列十 回家的路等三十三個年頭(下) 【重生與愛】系列十三 佃農代言人邱桶(下) 永遠的現實抵抗者─詩人陳千武 灣生回家:日本人的引揚與鄉愁 【重生與愛】系列十四 原住民菁英政治受難回顧(上) 【重生與愛】系列十 回家的路等三十三個年頭(中) 大海浮夢
大家都在看
開箱東區豪宅 柯震東自嘲「我就是... 小氣房東拒換排氣熱水器 情侶一氧... 藝人陳盈潔假本票借錢判無罪 遭最... 羅志祥擾鄰偷蓋「空中泳池」 還曾... 快新聞/年輕人大嘆買不起房 蘇貞... 日籍夫拒看兒?歐陽靖:他不認同台... 快新聞/長榮空姐檢疫期「說謊外出... 「胖艾美」成功甩肉30公斤 透露... 高雄跨年首創雙舞台 超強卡司曝光...

首頁 藝文創作 【重生與愛】系列十五 二二八改變父親的一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