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政治新聞 【重生與愛】系列十九 記憶中的父親

分享
文章

【重生與愛】系列十九 記憶中的父親

民報
【重生與愛】系列十九 記憶中的父親

(二二八受難者簡介)向紅為(1901-1953年),臺灣桃園觀音人。1953年因「張旺等案」和同村的黃二郎、唐春爐、李新泉等人被判死刑,理由是參加匪幹葉深領導之應變會,並多次留宿葉深、林希鵬等人,於1953年5月16日遭槍決。他過世後,家庭生計陷入困境,妻子向姜篆妹靠著祭祀公業的一甲多土地,養育六個兒女長大成人,備極艱辛。
<br>
 
因恐懼燒光照片 父親過世無遺照
我們向家很早就到桃園大潭村來開墾,開臺祖是二世的向振國 ,大約在清朝康熙年間就到觀音來開墾了。根據族裡的人說,我們開臺祖還把女兒嫁給黃姓的長工,又送他一些地,黃家後來生了九個兒子,傳宗接代下來,他們的子孫比我們向家多得多。
我爸爸是1901年出生,媽媽小他九歲,1910年出生,她的名字滿特別的,叫做「篆妹」,那個字客家話很不好念,可能她的爸爸是個有學問的人吧!本來我們家是客家人,這裡又是客家庄,照說應該全家都講客家話才對;可是因為我媽媽說河洛話,所以我們家裡都講河洛話。但是我們小孩也都會講河洛話和客家話。
我記得我父親是個和善的人,他對子女的教育非常注重。日本時代,我們鄉下女孩子很少有讀書的機會,可是我的兩個姊姊都能上學,我這長子當然更不例外。我爸爸大概是讀過私塾吧,認識字,也喜歡談公眾的事,並且加入國民黨。他常常會去對鄉裡的政治人物,談有關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的道理,這些人包括鄉長、村長等,聽說連縣長他都敢對他說道理。他也好像懂得一些草藥的藥理,會教人使用藥草治病。
[nop]
​向紅為於1953年5月16日被槍決前照片。(向整坤 提供)[/nop]
我還記得爸爸有很多書,家裡有個大書櫃,有一些什麼書我就記不起來了。後來因為爸爸發生事情,大人就把這些書通通燒掉。當時可能因為擔心再有不可預測的災禍降臨,連我爸爸的遺照好像都燒掉了,所以我們家一直都沒有爸爸的照片。
父親在田裡被抓 從此未再回來
大概是1952年的冬天,爸爸被抓走。那時候,一家人都在田裡工作,為了保護下一期的秧苗,我們把稻草捆紮起來圍在田邊擋風。忙著忙著,突然出現三個警察來找爸爸,他們對爸爸說:「請你跟我們到派出所一趟。」爸爸沒說什麼,就跟我們交代說:「我去去,就會回來!」誰知道從此沒有再回來。
一整個晚上都沒回來,我媽媽擔心死了,可是到處託人問也問不出什麼名堂,找鄉長去保,也沒有結果。田裡的事情還是要做,當時我13歲,我的兩個姊姊分別是19歲、16歲,我們都可以幫媽媽做事,可是爸爸不在身邊指揮,一個家少了龍頭,感覺很多事情就和從前不一樣。
[nop]  
​執行向紅為等人槍決公文。[/nop]
三更半夜常臨檢 一家人抱頭痛哭
幾天後的晚上,應該是半夜了吧,我們一家都熟睡的時候,突然傳來急促的敲門聲,連帶著:「開門!開門!我們要臨檢!」的大嗓音,母親去開門,我們小孩睡眼惺忪地從溫暖的被窩裡探頭。只見幾個警察一進門就到處翻,翻過別的地方,回來到臥室,把我們的被子掀起來,大聲吆喝著:「起來!起來!」叫我們通通下床排隊,我們一家七口沒有一個敢反抗,因為對方的態度讓我們都嚇壞了。
我們窮人家的衣著都很單薄,在這樣的冬夜裡,每一個人都雙手緊抱著胸前打哆嗦,看著他們在床上繼續東翻西翻。最後翻不到他們想要找的東西,終於搖擺著身子離開。這時候,我們一家就抱頭痛哭,然後在母親的安撫下重新鑽入冷冰冰的被窩。
過了幾天的晚上,同樣的情形又發生,我們又再一次從溫暖的被窩被叫下床罰站,也再一次的全家抱頭痛哭,在驚恐不安下抽咽著上床。
初期這樣的事,大約每三、兩天會來一次,後來慢慢的減為一周一次、或半個月一次,大約整整一年以後,才逐漸正常的改為每月白天來一次,並且直到解嚴以前,從來沒有斷過。我們也一直無法瞭解:為什麼非要在冷得半死的半夜來臨檢?事實上我們家也沒有什麼東西了,為什麼還要不斷地來騷擾?那一年,我們全家大小,都在愁雲慘霧又驚惶的狀況裡過日子。
家庭經濟情況並不好,碰到了這種事,連親戚鄰居都怕沾到邊,我們的日子更顯孤苦無依。所幸一位住在花蓮的大伯父叫向阿登,他常常來幫忙,包括爸爸的案子也是他在幫忙處理。有一次他帶我去看爸爸,地點是在愛國東路 ,我看到爸爸和許多人關在一起,可能包括我們大潭村的黃二郎、唐春爐、李新泉 吧。那時候年紀小,我都不認識。爸爸看到我,表情很高興的跟我說:「很快就會回去,叫家裡人放心!」那是最後一次看到爸爸。
[nop]
向整坤20年前所拍照片。(向整坤 提供)[/nop]
考上公職兩次被辭退 無奈又憤怒
我慢慢長大,過父親節的時候,看著別人有爸爸,心中就不免會想起爸爸為什麼會被判死刑,讓我變成沒有爸爸的人。我問了一些長輩,他們說如果有去自首就沒事,說我爸爸認為自己沒做錯什麼事,不願承認,所以被判死刑。我到現在還不甘願,死刑是可以這樣草率判的嗎?
我的個子不大,不是個做農夫的好材料,當兵退伍,我就去參加各種考試,希望能有個穩定的工作。先是去鐵路局報考職員,我記得當時有5、6百人報考,要錄取30名。我很幸運的考上了,上班的地點在新竹車站,工作是看門守衛。雖然上班要搭好幾趟車,必須一大早就起床,但我還是興匆匆的去上班。可是上到第三天,我的上司就告訴我:「你明天不必來上班了!」我問他為什麼?他答說是因為「安全理由」,我馬上就知道是因為爸爸事件的影響。我辛苦考上,卻這樣一句話就丟掉工作,這種不公平的事,我要向誰去討回公道呢?
我當然想再去找公家機關做事,因為公家機關的頭路最穩定,所以不久以後我就去報考郵局的工作。郵差的工作我也是很順利被錄取,然後分派到臺北三張犁上班。這次要更早起床,轉更多次班車。雖然心中有前一次的陰影,難免有點不安,但是第一天上班,我還是充滿著希望,當天也很順利的踩了腳踏車學習送信。第二天,上司告訴我,他無法留我在那裡上班,理由是:「我的出身有汙點」,就這樣,我的第二份工作也丟掉了,當時,我的心中真是充滿無奈與憤怒。
我的父親已經被國共鬥爭犧牲了,現在我還要被當低等人歧視,連按照合法程序考取的工作都沒有辦法上班,這是要把我逼到哪裡去呢?中華民國憲法第十五條不是明訂政府要保障人民的生存權、財產權、工作權嗎?我真的很氣,但是又能奈何呢?
轉赴私人公司工作 仍被問及父事
我決定放棄考公家單位,我想我可以自己去另外找工作,也許私人企業可以容得下我吧!於是我先去考駕照,在楊梅的駕駛訓練班考到駕照以後,我去一家私人小公司上班擔任送貨的工作,早出晚歸,生活規律,但是薪水微薄。
做了約一年多,我聽到新亞日光燈招考司機,就去臺北報考,順利的在那裡工作。老闆也曾經問過我爸爸的事,我當然擔心又會被炒魷魚,不過這到底是私人的公司,後來就沒有再提起這些事。
工作將近20年,固定上班制,每月不到3萬元。那時候司機很缺人,正職的薪水以外還有一些油水,比如說修車、加油等都可以多報一些帳,這樣領下來,一個月也和正職的薪水差不多,等於領雙薪。這樣存了一些錢,在1991年初配合祖祠,蓋了自己的新家,連裝潢總共花了超過五百萬元。
1990年代,我想每天都到臺北上班也很辛苦,不如找個近一點的地方上班,正好中壢這邊的亞洲信託招考司機,我順利地被錄取,一直工作到60歲(1998年)退休。
參加受難者聯誼會 頻上街頭抗爭
忘了是哪一年,我接到有關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聯誼會議的通知,就去參加,從此跟著上街頭,上街抗議成了我的家常便飯。選舉到來,我的票也都不會投給國民黨的人。可是我那些姊妹就總是笑我吃飽太閒,去做那些沒有意義的事,他們大都把票投給國民黨,我想他們應該都忘了自己的爸爸是怎麼往生的吧。
在許多人的努力之下,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終於獲得補償,被判死刑的家屬可以獲補償六百萬。我們六姊妹(四女二男)討論之下,正好每一位一百萬元。不知道為什麼,當我看到幾個姊妹拿到補償金,都笑得很開心的時候,我的心裡就很難過。
我現在年紀大了,身體也不太好。尤其是這一年,老是會頭暈,很難受。為這毛病找了不少醫生,長庚醫院、省立醫院、臺北的醫院都去過,醫生都說沒什麼事,吃吃藥就好;但是只能治標,沒有治本,所以我大部分時候只能躺在床上,很少出門,偶而會到公廳內埕 (即公廳的中間空間)動一動,最多就是到禾埕(閩南三合院ㄇ字型中間的曬穀場,客家稱「禾埕」)走一走,不敢走遠。有時候也不免再去想爸爸不願自首的原因,沒有答案,也許不久以後可以到天上去問問他吧!
(系列完)
【編按】二二八之後清鄉、白色恐怖漫長期間,桃園縣有將近四百位政治受難者。文化工作者曹欽榮和陳銘城等人受桃園縣政府委託,完成政治受難者和家屬的口述訪問,在日前出版《重生與愛》。本報取得授權轉載,讓大家對當年的受難歷史,有進一步的暸解。

[nop]
錄音轉文字稿:潘忠政
文字稿整理:潘忠政
修稿:潘忠政、曹欽榮


(本文摘自《重生與愛:桃園縣人權歷史口述歷史文集》,桃園縣政府文化局出版。欲購此書請電洽03-332-2592分機8403邱小姐。)[/nop]




相關文章:​【重生與愛】系列十八 山仔腳的白色恐怖











 
【本文出處;更多精采報導,請上《民報:www.peoplenews.tw》;《民報粉絲團 www.facebook.com/taiwanpeoplenews 》。】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專訪/聽黨外演講啟蒙 張麗芬捨教職搞工會 美麗的錯誤 護照國名改為Chung Hwa Min Kuo ​徐弘庭深陷在「不對等的政治權力關係」中 【巡田水遊記】冬山河上中游新舊河道 精采書摘!鄭清霞教授導讀日本動人書籍【幸福便當時間】 葡萄美酒費思量 如果台灣的四周是海洋 郝明義:當我們只剩二十年時間 社運戰將屢栽跟斗 未來的路恐更加崎嶇 【樂透人生】跨領域學習與時俱進的股海存活術 【巡田水遊記】冬山風箏館 【專文】第一次台語致詞 《圖解婦幼生活醫學:日常保健一看就懂》 【藍圖】拋棄自欺欺人教育,改革從回歸本質開始 被討厭的勇氣 周小平是習近平的一面鏡子 Freddy挺李遭圍剿:國民黨權貴生氣非為選舉 而是仇恨心  一個陪台灣人走過戒嚴時代的老神父~秘克琳 【台灣要幸福】新長照10年~許女人有幸福晚年
大家都在看
汽旅開趴群聚增!陳時中:未通報不... 7/1起「9類人」可施打疫苗 陳... 年薪「400萬」1餐3000不手... 振興券要來了!效益比三倍券高 最... 第四輪公費疫苗輪到38歲以上 1... 小7開出4張千萬發票!全聯千萬得... 東奧/離婚後首露面!福原愛當球評... 飆罵小三首露面!侯怡君「被騙也開... 中壢賭場66人聚賭 衛生局重罰4...

首頁 政治新聞 【重生與愛】系列十九 記憶中的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