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新聞 時尚美食家──許心怡

分享
文章

時尚美食家──許心怡

民報
時尚美食家──許心怡

【編按】時尚美食家、《愛飯團》網站總經理許心怡前曾於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文化創意產業》課程發表演講,與青年學子暢談心路歷程。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師生近日提供本報演講精彩內容,與讀者一起分享。
 
第一階段:成長背景與打工經驗
在社團中長大
我念的不是最好的高級中學,只不過是當時的臺北第五志願臺灣省立板橋高級中學。在高中讀書時期,加入校刊《板中青年》編輯委員會,可以說是過著離經叛道的生活,在高二忙社團活動的時間裡,一個星期上兩天課,其他時間都在社團,能請公假就請公假。我的家境不是很好,唯有考上公立大學才能念書,否則就會因為沒有經濟能力而放棄學業了,所以立志考上國立大學。
 
來到陌生的城市──新竹市
考上國立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我哭了一天,同學都還在臺北,小男朋友要準備重考,臺北縣中和市到清華大學交通不是這麼地便利,需要搭公共汽車到臺北市區,再輾轉坐到國光客運班車,這才到了新竹。總是在問為什麼臺北沒下雨,新竹就下雨?為什麼臺北天氣還好好的,新竹卻要穿雪衣?總是覺得新竹是個鳥不生蛋的地方,跟臺北比起來,臺北比較熱鬧、充滿文藝氣息,我認為文學院應該要接觸最多的藝文表演、展覽、任何的演講,都應該要有最大的曝光,才可以真正地讓我們學好人文、藝術,可是當時的新竹不是這樣的環境,尤其清華當時的人文社會學院只有兩個學系,後來才慢慢成長的,完全跟我想的不同。
 
開始從好處想到將來
第一年在埋怨中度過,後來慢慢發現,清華大學雖然跟熱鬧的市井隔絕,但同時提供了其他地方所沒有的元素,如圖書館開放的時間很長,每週都有電影欣賞,宿舍十一點半才關等等,這些都是我成為一個大學生,同時改變心態的原因之一。大二、大三在社團成為重要的幹部,想要聽什麼樣的演講,都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去邀請一些大人物,我邀請過陳映真、黃春明、主婦聯盟、李天鐸電影導演,對方雖然知道是在交通不方便的新竹,但是聽說是清華大學的某個社團的邀約,通常意願都很高,因此當時我相信自己有能力,便開始在思考自己的將來。
我是當時少數沒有準備出國念研究所的學生,因為家庭環境的關係,大二就清楚知道自己畢業後,就要準備就業了,反而就業,才是我當時的所思考的問題。
 
選擇職業方向,努力向前邁進
我念的是中文系,大家一開始都會想到要當老師,但我在很早,就刪除這一個選項,因為發現自己好像不太喜歡平穩的生活。作為一位老師,生活確的令人嚮往,可以住在老師宿舍,學校環境生活又很單純,可以騎腳踏車去買菜、在家自己煮。但是這種生活,我在大三、大四就已經享受過了。
大概就是在我大三的時候,決定要做媒體人,那個時代我自己覺得媒體是個很有力的工具和平臺,所以認為應該要去做這件事,而且我喜歡這件事,雖然文筆不是那種會引經據典,不是那種一個形容詞可以寫八個字的人,甚至也不太能寫出那種華麗的詞藻,可是發現自己的文字和講話內容是非常一致的,這樣子的特性,就會有一種直白的感染力,或是直白的說明能力,這部分我很肯定自己的能力,便開始為這件事情做準備,包括規定自己課業之外,一個禮拜去圖書館借一本到兩本的散文跟小說,自己也會去確認圖書館的圖書借閱記錄,我希望不管任何人跟我談哪一個近代作家,他只要出一、兩本書,我能做到幾乎都看過,把這件事先做到,是為了想知道現在人到底都在做什麼,接下來是要成為他的追隨者,或是競爭者,就是自己現在能做什麼事情之後,再來考慮的事了。
另外,這個年代風行的影像傳播,當時雖然就有了,但基本上圈子非常地封閉,電視臺就是那老三臺,臺灣電視、中國電視和中華電視,所以那個時候我並不怎麼在這方面琢磨。學校那時有照相機,所以我有機會就去學攝影,自己還偷偷賣了一條媽媽男朋友送的金項鍊,買了一臺尼康(Nikon)的照相機去練拍照,當你拿著照相機、跟拿個一個麥克風和攝影機、或者只有一本筆記本去訪問一個人時,你會發現,你有一個非常不一樣的武器。當拿著照相機照人的時候,你會有一種觀看的能力重新出現,問人的時候眼睛看著他,某種程度是分享他人的心情、分享他人的想法,但是你拿著攝影機的時候,某種程度的客觀和觀察會出現,我認為這是跟人接觸,或是跟事件接觸的兩種不同角度,雖然大家可能認為這都是一樣的,大家若不相信,自己也可以試試看,在跟人講話時,同時用手機拿出來錄或看對方,會是什麼樣的感覺?
在這樣的過程當中,我就在想:「我如果我也可以擁有攝影機和照相機的這個武器,跟口語採訪的能力,或是說文字的武器,好像距離媒體人這段路就更近一點點了。」因此就開始做這些事情,我分享自己曾經做過一件瘋狂的事情,暑假回臺北,去聽《雄獅美術》的一場演講,演講者叫熊秉明,從以前到現在都是一個有名的哲學家、藝術家,演講的內容非常深,尤其是美術和書藝方面,當時大三的我,不是那麼地能夠理解,就在當時,突然「噔」得出現了一條線索,──講者是清華大學的校友,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就向講者提問:「您好!我是清華大學的學生,我有沒有這個機會可以跟您做一個採訪,可以放在我們的校史裡面?」當時,講者只是剛回臺灣沒幾天,很驚訝,也不曉得這樣就可以進到清華大學的校史裡面,當時我以學校的校史之名去採訪,就這樣帶著自己的相機和筆記本前往,事實上,那篇文章因為很難得採訪到,也沒有辦法馬上跟學校裡相關的社團聯絡上,但是採訪之後,那篇文章竟然進了清華大學的校史裡面,從這件事情來看,我常常跟自己身邊的年輕人和工作伙伴說:「有的時候人當然有自己的能力和準備,但是臨門一腳的時候,就是你要膽子大、臉皮厚的時候。」如果當時講者拒絕,完全合情合理,但是講者答應了我,讓我有機會,經歷非常難得的訪談,所以後來我也因為這篇文章,進了清華大學的校史室工作。那時候家教一週去三、四天,大概有三千塊到四千塊,清華一般的工讀金大概五千元一個月,校史室一個月約有八千塊,我因為進了校史室,讓本來領清寒工讀金的我,兩項工讀金不能同時領,所以我就把清寒的部分,讓給自己一個很要好的朋友,而自己可以去領更高的校史工讀金。
我也是清華第一個雅芳小姐,雅芳這家公司是當時的一家美容產品直銷商,雅芳小姐就是在學校裡面賣東西的人,就因為很缺錢,我也發現這個方式會比家教好賺,所以開始做起直銷。在那個年代,會化妝的女生,會被認為是時髦的怪女孩,但是我就想:「就算大家不化妝,大家還是要洗頭髮吧?可以買好一點的洗髮精吧?那大家不化妝,可能偶爾要敷個臉吧?」所以就在學校的交誼廳,就是學生宿舍的交誼廳裡面,把要賣的產品陳列在那邊,然後我就會在那邊看書、寫功課、看電視,有人來、接朋友、講電話,我就可以跟同學介紹:「這邊有些商品,有沒有需要拿試用包回去用?」
 
成功的秘訣
動力跟「迫力」是兩件事,吸引你去實踐、去完成夢想的是一個動力,是一個紅蘿蔔,但是有時候真正會推自己一把向前的,其實是一種魄力,例如小時候很缺錢的「迫力」,就會逼得我自己往前,因為需要錢,就去做事情,沒什麼好害羞的,可能有些有錢的同學會覺得怎麼會去跟人家推銷,這是種丟臉的事情,可是我覺得自己學到人生一個很棒的功課,就是「膽大」,不要覺得被拒絕是一個很丟臉的事情,對方拒絕你,只是因為他現在不需要,並沒有否定你這個人,如果你今天要去推銷或是發傳單給別人,有人會給你拿,有人會覺得現在還不要,他並不是因為我們長得不可愛,不是他心目中的正妹,所以不拿你的傳單,可能只是因為沒有地方放這東西,可能是現在不需要,或是他有什麼環境保護的因素,拒絕了我們,而這跟我們本身並沒有直接的關係,只是因為我的這個行為,如果在這件事情上,你可以理解、明白,這樣有同理心之後,後面這些學習的事情上,或是做事情的面向,妳已經邁開很大的一步。我常常在想:「如果自己可以早一些明白同理心這一回事,也許自己的人生現在會有更大的不同。」這件事情,是我第一個要跟大家分享的小故事,有時候我們常常會去羨慕那些有錢的同學,他們念大學就有車開,他們從來不用煩惱我們所苦惱的這些事情,可是我覺得:「如果今天兩個一樣要成功且做同樣的事情,他是這樣的出身,我是這樣的出身,可是我成功的話,人家會說:『許心怡好厲害!』但對他卻是說:『哼!還不是靠你爸!』我其實覺得這樣他還比較可悲呢!」實際想想這些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人,是完全沒有那種推你向前「迫力」的那種人,他完全要靠自己真的希望努力才可能成功,跟我們比起來,就是缺了那臨門一腳,逼自己向前的力氣。如果我們在學生時代,就可以早一點點知道,在場所有同學的人生都會更好玩一點。人不能永遠成功,但是應該會更自由、更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想做的事情。
 
被錄用的第一份工作
大學畢業後的第一個工作是在《中時晚報》,那個時候也是幸運,剛好民國七十七年三月報禁開放,我在該年六月就畢業,新的報紙正需要新聞記者,有很多新的空缺,但並不是來者不拒。回憶當時應徵報社的記者時,打敗了四個同時應徵的應屆國立政治大學新聞學系畢業的學生,這感覺真的是爽快,因為我自己要考大學時,政大新聞系是我心目中的第一志願。得到工作開心之餘, 某次交談中得知主管們覺得我個應徵者很猛,我應徵的是文字記者,我給在場的所有考官看了自己所有的攝影作品集,並且大膽地說:「如果必要的話,我可以自己去拍!」我的身高也不過一百四十九公分,那個年代想要拍照,可能都要墊個小板凳這樣辛苦,也難怪這樣的回應,笑壞了當時的評審;第二個令主管們注意的問題是:「當代的作者你比較喜歡誰?」雖然我本身是有做功課的,但還是不敢撒謊,當時的回答是:「我還蠻喜歡張大春和羅智成的。」這兩個人同時都在這家報社工作,這時候評審們都笑成一團說:「天啊!這兩個人,會不會就是你的偶像啊?」評審們想的是:「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這個小女生,對我們報社的了解程度也夠,以後需要跟這兩位共事的時候,這女孩是有能力的。」就這樣也沒有考如何寫新聞稿,就是看了作品集,覺得這小女孩很伶俐、很衝、很猛,或許就有跑新聞的特質而錄用。在這裡反觀前面幾個新聞系畢業的學生,可能回應的就是我在我們系的《英文》修幾分、我們《採訪學》的老師是誰,但是坦白說老師是誰、在校成績可以幫助我們拿到平均分數,但卻不能幫我們加分,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基本分數,我們可能擅長不同的產業,比如說文化創意產業,有人就會說:「喔!這一看就知道是小文藝青年類型的。」然後就大概可以再提點文青類型一定要怎樣,比如說一定要長頭髮,短頭髮就一定要短到一個程度,穿衣服有某種味道或氣味,就是有一些既定形式,但是說實在話,今天若是要在文創界找到一個屬於我們自己的位置,我一定會選擇裡面長得最漂亮,或是不是最漂亮,但最值得去穿著打扮的,意思就是,如果我們可以在平均分數裡找出加分題,那我們就贏了!就像是文藝女青年可不可以性感這個問題?文藝女青年一般來說不性感,但是性感卻是加分的,所以不要覺得因為我是文藝女青年就要醜、就要邋遢,一樣可以去做自己心中的文藝性感美女,一樣可以去穿你自己覺得最能讓你表現自然的東西,這些都是一點點的人生經驗累積而成的。原來到最後,除了你的學歷、你的背景之外,其實要比的是加分題,而這也是勝負的關鍵所在。
 
選擇的困境
這部分我也鼓勵在場的學生,等一下如果有時間,思考一下自己的加分題是什麼?除了中華大學給在場各位的金字招牌,還有什麼是自己身後的武器袋裡,一拔出來,大家的反應就會「哇!」一聲?!或許大家覺得自己還很小,才大一、大二,還沒準備好,但是我要呼籲大家,自己必定要做好準備和整理。我有時也會到各個學校、各個單位演講,最怕的就是在場這些聽眾,演講後才會圍過來說:「我!我!如果我還不知道我喜歡什麼怎麼辦?」我想回大家:「你去算命好不好?」這是現在非常奇怪的問題,這些學生明明比較早有機會曝光、暴露在各種可能性裡面,但是卻變成什麼事情他們都有一點點興趣,什麼東西都不錯,卻不知道到底要選什麼好,最後居然是兩手一攤說:「嗯!我不知道!」這個問題對年輕的女孩都是最困擾的,舉例來說,我好像也蠻喜歡時尚的啊!大家也都覺得我穿衣服很好看,那我是不是要去走時尚呢?類似這樣的情境,你都給自己一點點的勇氣開口,但是卻沒有給自己機會去找其中的可能性,這是讓我感到最頭痛的,如果真的有興趣,就要去找相關的課程,例如色彩學、造型課、美容課,讓自己真的進入很深層的課程,不要只是記錄、很皮毛地在Facebook《臉書》按讚,──這種東西大家都會做,而現在卻是你的人生中自己決定的事情,就是要多做一點功課,要不然就像現在一樣,好像找不到工作,但事實上是每個通知都來,我們就問自己:「我真的喜歡這個嗎?我不知道耶!」又兩手一攤,放棄了,真是可惜和無奈。
 
第二階段:媒體工作與創業
一連串的經歷史
我出國到美國紐約市立大學(The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念傳播學碩士,然後回國進入公共電視臺成為公視新聞部記者;再來成為《她》ELLE雜誌的總編輯特別助理,因為ELLE雜誌其實是國際性的雜誌,由我協助策辦英文相關事項,例如聯絡作者、編寫雜誌外文簡介等等工作;接著進中天頻道,就是現在的中天新聞臺,做製作人,負責《非常娛樂》的節目;再來是MTV音樂頻道的製作部經理;後面還有自己創業,公司名叫慢慢文化,時間長達三年。下一個工作是我所有工作經驗中,最有名聲的,ELLE雜誌的中文版總編輯,就是傳說中的「穿著Prada的惡魔」,在這個工作打滾快要八年,其實在二零零一到二零零八年間的ELLE雜誌,還有很小一階段的《愛女生》Girl雜誌,都是由我來負責,我去中國大陸到上海又創了一本雜誌叫《優家》,到現在在大陸還是發行得非常好,回到臺灣又再做了《時報週刊》的執行副社長,現在又做另一創業愛飯團的執行長。
 
從公視到中天
因為現場女生較多,我便以ELLE雜誌這個工作詳談。前面曾建元教授引言有講到我做的工作都跟時尚有關係,事實上我在公共電視的時候,有跑過第一次的辜振甫汪道涵會談,那時常跑外交部跟總統府,一心覺得記者就是要跑這種政治新聞或立法院新聞,才是記者工作的本質,但是在那一年的工作經驗中,讓我意識到:「跑那種很嚴肅的政治新聞,對我來說只是一種虛榮。」當別人問你是跑什麼的時候,你會說我是跑立法院、是跑總統府,自己會覺得是一個厲害的記者,但是我自己發現,其實自己並不喜歡這樣的方式,反而喜歡以前在做報紙時,去訪問伍思凱、庾澄慶,或是去訪問一個唱片公司明年的發片計畫有哪些,原來自己喜歡的是普羅大眾比較感興趣的東西,這件事情在公視的工作機會中意識到,當時約是三十歲,女生只要長得清秀,大家就會說:「要不要選妳來當主播啊?」可是卻發現,那些原本當記者,想要登上主播臺的那些女生,她們並不是對新聞有興趣,而是覺得上了播報臺,就可以比較有成名的機會,或是可以嫁得比較好,尤其是後面這一點,但是這些都不是我所要追求的,所以我直接反應沒興趣,因為我們不一定可以找到自己百分之百愛的,但是我們要學會去拒絕那些我們只有愛百分之十的東西,雖然當妳回答是跑唱片的、跑電影的,跟妳回答是跑立法院的,別人會用不同的眼光看妳,但是我們真的不要因為那些回應,而去影響我們原本要做的東西,所以從我離開公視來到中天新聞,當時的主管是楊憲宏,是當時新聞界的一個大哥哥,他很語重心長地叫我到辦公室說:「心怡啊!如果妳現在跑回去做那些(唱片、明星),妳就再也回不來了(立法院)。」我很直接了當地說明知情,但是卻感到高興,我們要懂得去判別自己性格中的虛榮和喜歡,雖然這有一點的難度,但是大家今天有這個機會一起做分享,我希望大家銘記在心裡:「什麼對你來說是虛榮?什麼對你來說才是喜歡?又是什麼是家人對你的期望?」有時候是有距離的,但我們要學習試著去拒絕,因此我很確定自己愛做的事,就是《非常娛樂》,開始去介紹電影,妳可以第一線地去跟人接觸,跑總統府的,一年大概有一次到兩次的機會,可以真正跟總統講到話,而且就只是總統走過來的時候,妳跟總統說:「總統好!」這就是跑總統府的人跟總統的接觸,可是如果我今天是跑電影的,就可以跟一個導演,約他吃飯,跟他聊完一、兩個小時之後,我做一個二十五分鐘的專訪,再加上一些後製剪接,就可以播個半個小時,我發現自己喜歡的距離,就是這種跟一個故事,或是一個人之間有這樣的接觸,而且做完這件事情,是別人看了會感動的,倘若今天寫一個總統府的頭條可能是個大新聞,讓公司的長官會很開心,可是自己會不會感動?或是別人看了會有什麼反應?這是一件很難過的事情,可能只是一個政策的事實,在我明白其中的道理之後,感到人生慢慢地開闊了起來,從拒絕之後,發現到自己所愛,然後就要去做好它。
 
在MTV的那些年
然後到音樂電視網(Music Television, MTV),當時在臺灣剛創臺,所以沒有製作部,所有節目都是在新加坡錄的,就是我們可能在臺灣找到一個DJ(Disc Jockey唱片騎師),卻要送到新加坡去拍,這事其實很奇怪,臺灣又不是沒有攝影機,臺灣也不是沒有年輕人可以去做這種工作,做DJ其實很簡單,你只要懂一點點的音樂,連英文都不一定要夠好,你只要有很好的播報,能讓時下年輕人有共鳴,那你就可以成為一個很好的DJ,那為什麼都要送到新加坡去?所以我的工作就在把製作中心移到臺灣來,聽起來只是讓臺灣的年輕人有工作機會。那時候有做校園選拔,這個DJ選拔的過程很好玩,因為以前的明星選拔都是要唱歌、跳舞,但是當時就只是給你一支麥克風,三分鐘要把你所有厲害的才藝全都表現出來,你有沒有吸引照相機的點?你有沒有那種人家在一首歌和一首歌之間,能夠願意看你的這種吸引力?DJ、製作團隊、製作人、電臺排音樂的人,全都在臺灣找,這是我第一個在臺灣從事管理方面的工作,就是不需要我自己寫稿,但卻是考驗艱鉅的工作,不只有學習,還跌得很重。學管理的過程,我們可以做到很有熱情,但是在管理的過程當中,除了要有對人的熱情,其實真的需要一些工作管理知識的學習,這些都是過去工作經驗沒有帶給我的,剛開始總是有在拖延的感覺,因為一開始要幫他們排一個禮拜的剪接室怎麼使用、DJ的約怎麼簽、製作團隊的分工怎麼進行,這些更不是我過去研究所、大學的學科所教的,所以就是邊做邊學,現在回想起來,如果想要一舉得到二十五歲到六十五歲所需要的四十年工作技巧,要自己在這一到二十二或三十歲之間學完,是不可能的,第一,時間不對等,工作時間一定遠遠超過就學時間;第二,前面時間和後面時間,資訊的爆炸程度差很多,所以大部分你會需要的工作能力,都是我們自己要在工作時間裡面去學習的,聽起來很合理,但是工作中去學習什麼事情?往往都是摔了一跤才學會站起來的,就是做不好才會去學,所以前面才要跟大家說,要有被拒絕的厚臉皮,因為這件事情以後會發生太多次,如果第一次,被人打趴在地上,花了一年才爬起來;那第二次,我們就要學會花半小時就爬起來;第三次,我們就要做到頭也不回地爬起來,類似這樣的事情,我們覺得自己能做好這工作,甚至別人覺得我們可以勝任這工作,結果到頭來才發現不行,然後再重新來過,這就像我的朋友一樣,常常會說:「我去談了工作,我自己覺得不錯,但是心怡,我跟妳講,我覺得我會做不好。」我老是會回應對方說:「人家找你去的都不怕了,你怕什麼?一定是你具備某一些你還沒發現的潛質,讓他覺得你值得為他做這件事,主管一定有他強人的地方,我們不必去懷疑上司和自己的能力,這不也就是我可以從這麼多的工作經驗中,換各種不同的領域,換不同的方向,還可以找到自己的工作樂趣的很大的原因,我相信:「工作本身就是一種學習。」我們不一定要告訴別人,或是真的去上什麼課,但是如果我們真的做到了,我們可以找到工作新鮮感的樂趣,因為我們有去學,就算是我們加班,如果我們花這個時間,但是卻學到有形、無形的一些技能,這就是我們賺的。很多人常常會抱怨:「又沒加班費!那我們為什麼要做?」但現在想想,加班後的所有好處或回饋,都會回到我們自己身上,如果我覺得願意幫老闆完成這件事情,這件事情老闆沒學會,但是我學會了,這就是我們賺到的東西,所以我才會這麼感恩我的老闆,因為一切就像老闆花錢,還讓我不斷地學習的免費補習班。
 
到了ELLE雜誌
接著就是到ELLE雜誌擔任總編輯,剛進時尚圈的時候,就有一些聲音:「她是誰呀?從哪裡來的啊?」我就像剛剛提到的一樣,始終堅信,老闆來找一定就是有看重的地方,尤其當時來找我的人,是一位法國總經理,其清楚地表示:「他要做的時尚雜誌不是給模特兒看的、不是給設計師看的,這雜誌是要做給臺灣的女生看的。」總經理覺得應該是要讓臺灣的女生更了解時尚的樂趣,原來這就是為什麼這位老闆會找上我的原因,如果這位法國總經理請來的是其他雜誌社的編輯,會因為習慣了這樣的運作模式,又做出一本一模一樣的雜誌,這並非他所樂見的。第一次見面時,我把雜誌批評得一文不值,例如文章整篇搭配的是一個外國人的圖片,好像這篇故事是個翻譯文一樣,這樣的雜誌是沒有辦法貼近我們現在的讀者的,其實現在的雜誌有開始漸漸地倒退到這樣的問題,所以銷售量才會一直往下掉,不是我們自己說大眾想要,所以我們做出這樣的東西,應該考量看這樣的雜誌的讀者的需要,可以讓人更接近時尚,這才是時尚雜誌。
一開始也不是很順遂,剛開始上班的第三個月,我原本大概有十五個編輯,就同時有四到五個編輯請辭,因為他們覺得不適應我,覺得我提出不適合他們的要求,員工離職就要找新人遞補,找不到自己就要補位,第一年氣了八個月,得了暈眩症,沒做什麼事,就感覺天旋地轉,完全是壓力的狀況,但我總會在進公司前跟自己說:「如果我要接這份工作,我一定要在這兩三年內,讓自己成為最好的總編輯。」半年中就是看醫生,但是自己不能調整,其實沒什麼用,我用這樣的心態,把雜誌看成一個品牌,跟每一個作者溝通需要什麼樣的東西,就可以看著那個銷售量開始往上漲,記得發行到某一期時,發行部主任跑來跟外國老闆說:「我們ELLE第一名了!」當我們把一個東西定位好了,機會就會在那裡,我們不能在家裡閉門造車,至少讓我們身邊週圍的朋友知道我們在做什麼,我們可以用很簡單的話語,讓他們去了解。像有些人會問那些想創業的人:「你可不可以用十到十五個字形容你要做什麼?」如果你要做的事情不能在這十到十五個字中去解釋,那你就回去再想想。因為它可能不是一個清楚定位的概念,先跟最內圈的人溝通,內圈的人不一定是我们的家人,可以是我们身旁最親近的工作伙伴,然後再跟外圍的人溝通,溝通開始成立,就要學習去檢查這個概念是否完善,這項工作的壓力確實非常惱人,但是也是有好處的,妳可以到世界各地去看精采的秀,或是最華麗的視覺呈現,讓自己可以置身在視覺藝術第一線接觸者,可以做到這些,都是因為過去自己曾經出國留學、英文好,還具備管理能力,才能有這樣的成果。
 
投身文創的感想
一直以來都讓自己投身在文化創意產業的我,向曾經採訪自己的人表示:「覺得自己最大的才能是我知道怎麼跟創意人工作。」常常有人說:「創意人和藝人都不是這個星球上的生物。」因為他們都把自己的人生,比較精萃的、集中在作品的思考上,他們常常在其他日常想法上,跟大眾不一樣,比如說對錢、對時間、對老闆的概念都不一樣,我們要了解為什麼他會這樣想?為什麼他會這麼做,如果我們這些都不清楚,就會像我們現在的文化部一樣,跟文化人一點都不親、一點都不好,作為一個主管機關,當然就會被人非議。不同的聲音一定會有,但是如果大家都是不同的聲音,那應該必須要檢討了,這就是關於管理文化部跟管理一個戶政事務所不一樣的事情,我們在跟設計師溝通時,不要覺得對方很怪,要跟外星人溝通,當然就是要講外星語,當你會這種技能,我們就可以在文化創意中,做很多不同的事情。在工作中,培養出來同理心的能力、聆聽的技能,公共行政要跟文化創意有所連結的話,我們可以從不同科系的同學開始,訓練自己與這種異質類的相處模式。
 
新興事業,《愛飯團》
《愛飯團》,大家可以當成有趣的創業案例。去年被《數位時代》選為二零一二年最有趣的網站之一。它的概念簡單來說,就是它是臺灣第一個高端美食的社群網站,希望在臺灣有一個美食社團,用網路來招募,可以帶大家去品嘗最頂級的美食。什麼是「愛飯團」?一開始,我本身有一個很有趣的心怡朋友飯團,請了一位美食專家朱振藩老師,他是一位會引經據典、寫美食的老師,我請他每個月選一間餐廳分享給大家,再由我來召集自己的朋友,大概一桌到兩桌去那家餐廳用餐。
這位專家會介紹各道菜的特色,有一些知識性,最重要的還是桌上的美食,從自己最親近的朋友開始,漸漸地朋友也會帶一、兩個新朋友來,我漸漸發現,本來自己的人脈就很廣了,但是有了這個飯團,人脈又更多了,以前的工作崗位去吃飯,別人都會把我當媒體、當客戶,不會當朋友,但換成這樣的形式,好像更有當朋友的可能,這樣的場合大家也比較敢講真話了,還可以認識各個不同專業的人,人的互動是不能預期的,可以豐富大家的生活、閱歷。愛飯團現在一年收一千九百元的會費,這樣排開一些不是真正有興趣的人,另外我們吃的東西,會請名主廚介紹餐點,或是除了品質保證,可以吃到別人吃不到的菜單,聚集愛吃、願意花高價,吃到這些美食,基本上是同一個等級的人,更能吃到一般人吃不到的精緻,不太容易買到的美食。
最後我也發現,雖然有些人覺得花一千九百塊去吃飯團的聚會太貴,但是要他去花一兩百塊,買一個好吃的冰淇淋,或是買一個碗好的雞湯、蛋糕,他願意的程度會頗高的,同樣是高端,買東西的會比吃飯的層面再廣一些,人也會再多一點。
我們因為辦公室就是一個五十坪的大廚房,所以我們會辦一些體驗班,有人來教如何做甜點、有人來教義大利菜,在這樣的一個過程裡面,我們同時做菜,也享受這些美食,比如說王嘉平,是一個很有名的義大利菜主廚,他教我們如何在廚房裡面做義大利麵,那天是配紅酒,餐酒的搭配也是我們一個很重要的東西,臺下的學生們可能太年輕了,對這一塊不知道有沒有想法,就是在葡萄酒的世界中,有一部份就是食物的風味跟酒的味道可以如何做一結合,這個部份在我們愛飯團裡面是很講究的,我甚至還被請到《商業周刊》,去拍一個這樣的專門題目,專門講解餐酒搭配到底有什麼是要注意的?因為有的時候我們會發現,某些菜喝了某種酒之後就會變難吃,或是有苦味,有些東西那個菜本來就很好吃,喝了那個酒之後,味道變得更鮮甜,最簡單的就是下次去吃燒肉的時候,除了配啤酒之外,你可以買一瓶普通的紅酒試試看,你會發現那個平常可能價位一百五十元的燒肉,配了酒的那個肉,等級可能變成兩百元,它會讓那個肉的感覺,如血水或是嫩度會更好,原因就是它們裡面有某種的化學作用,產生味覺上的一些組合。
另外當然就是,美食社團是擴展人脈的方式,在這一塊會離學生遠一點。大人的世界裡面,可能就是老闆會去念什麼EMBA(Executive 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高階管理碩士)對不對?或是那種什麼企業的企業成長班,他真的要去念書嗎?其實不見得,可是企業老闆覺得或許在他的企業班裡面可以認識一些有行業上的關係、或是行業上互補的需要,或是他未來銷售對象,其他門路大概就是參加扶輪社、獅子會,這些某種程度都是希望在人脈上可以擴展。愛飯團我們也希望可以做到這一塊,事實上現在這一塊也發展得蠻好的。
文創活動方面,愛飯團今年辦了一個《總舖師》的首映,在華山藝文特區的光點華山電影館就做的一個包場,讓我們的會員可以免費觀賞,一般人就是交一個二百五十塊或是三百塊也可以來看電影,因為這部電影本來就是關於飲食的電影,那愛飯團看的和一般人看的有什麼不一樣?一群人很駭(high)喔!那一天我找了酒商來贊助,我們把加威士忌、冰塊、蘇打水的酒,帶去裡面喝,而且我們一人準備一包夜市的鹽水雞,原來是要準備鹽酥雞,但是那個味道怕被混亂,所以換成味道比較淡的鹽水雞,然後在進場之前,每人還吃了一球小雪人冰工坊冰淇淋,所以愛飯團的電影首映也就是有吃又有喝的。
我們即將在十二月二十一日做一個公益餐會,這個餐會的概念很好玩,就是我們平時不是讓會員們刷卡預訂位置來吃飯嗎?我們週年慶活動的公益餐會,是由會員們來刷卡,請臺東縣原住民族部落的小朋友來臺北吃牛排。我去協調了臺東卑南族泰安部落和阿美族荒野部落兩個部落的原住民小朋友,大概小學一到三年級,他們有三十個人加五個老師,那我們就算了一下他們坐飛機到臺北來,再到首都飯店去吃牛排,吃完牛排吃後再去木柵臺北市立動物園,去完動物園再回去臺東,這整個一天的行程下來,平均一個小朋友大概要花三千五百塊錢,主要是機票錢很貴要將近三千塊,那為什麼要坐飛機?因為一到三年級的小朋友讓他們坐火車來,他們勢必要在臺北過夜,交通時間太長,這個很遠,早坐飛機可以當天來回,家長也比較放心,所以我們讓他們坐飛機來回,這整個行程要三千五百塊錢,然後我就在想說,我們當然可以讓一個會員就認一個小朋友地贊助金額,但又覺得有一點點大,所以我就把它切成一半,就等於說,一共是三十五個小朋友來,我就把它換成七十個贊助的名額,就是你可以來刷卡捐贈讓這些小朋友來臺北吃牛排,當然後來還有因為遊覽車、保險費多了一點錢,然後一共是七十四個名額就這樣讓大家贊助。這個概念我還記得那天我剛開始想完之後,曾建元他是同時聽到的人,因為向同學傳達我想做的這個項目,在想的過程當中,就有會員跟我同時反饋說:「心怡,其實這個很好耶!我們想參加,可是我們自己可不可以也帶小孩來?」因為他們也想帶他們自己小孩來和這些小朋友一起吃牛排,而且當天還安排了老師來教這些小朋友西餐的禮儀,我想說:「也對!如果他們也想來一起參與也很好,說不定他不想教自己的小孩西餐禮儀,是因為怕會打架,所以讓老師來教也好一點。」於是就答應了,所以現在我們一共有九十四個名額包括二十幾個名額是我們自己的會員帶小孩來吃飯的,有這麼多人!那大家猜猜看這個活動Po上去多久額滿,一小時?沒這麼厲害啦!網站很小,可能自己都沒料想過,大概四天,其中一天半網路還當掉,所以其實我覺得很開心喔!剛還在車上和曾老師分享這個事情,從這個概念我們想到,做到二十一號要完成它,我覺得就是,讓大家可以不用一個人出很多錢,也不用很有錢,一千七百塊大家很多人都出得起,但是你可以跟我們一起來完成這種很小的善意舉動,然後我覺得這個事情可能以前從來沒想過愛飯團可以做,但是我們這次做了,就覺得還蠻開心的,我在計畫中甚至和賈永婕在聊:「今年做了這個明年要做什麼?」她就說:「我不是在練鐵人嗎?我現在對練鐵人很有熱情,而且認識臺灣最好的馬拉松的教練。」我們還是可以找臺東,因為他們現在在訓練原住民的小鐵人。他們原住民在音樂和體能上面真的有他們基因上的天賦才能,所以我們就說好,明年起,在做小鐵人訓練的這些小孩,可能到臺北來做個三天兩夜的營隊,然後我們讓他接觸到最好的馬拉松教練,讓他們知道,「當你們能發揮這樣的潛力的時候,世界會更開闊」。這個事情我們現在在想,明年看到一個雛形,可以慢慢來完成。在這樣的工作裡面很開心就是說:「我好像可以邊做我的事業,可以一邊做小但是我覺得有成就感的公益。」
現在的情況,我們的粉絲團大概二萬多人,每月觸擊大約十一萬人,註冊會員大約兩千五百多人,其實還是一個很小很小的網站,但是我覺得在這樣的一個規模裡面,可以試著做到一個最好的狀況,如果大家覺得等一下不嫌棄的話,可以幫我們按個讚!
另外就是一樣是網站,不一樣的是說,會員是彼此認識的,會員不只認識我,他們自己還認識彼此,因為我們三不五時就會一起吃飯,彼此聊天時就會說:「你上次怎麼沒有來!」之類的,所以用學術一點的話,可能就是虛實整合,也就是說,網站的世界很多是虛擬的東西,但是我們的人格和精神狀態在這個網站上是看的到的。
我們有二十多位版主會幫我們做部落格,那這二十個版主散播在世界各國各地,包括倫敦、北京、香港、紐約等,這些人會不定時幫我們提供一些美食的文章,所以《愛飯團》上,你會看到,有人突然寫了一篇東京的餐廳,又可能在倫敦做了一個品酒,或可能在紐約廚房做了一個什麼東西,所以在這個美食的小世界裡面,某種程度有一個環球的、比較不同的觀點。
粉絲團的社團行銷,大家在我們粉絲團內可以看到我們會拿粉絲團來推我們的活動,或是賣我們覺得可愛的冰淇淋、可愛的公益蛋糕這些事情,都是在粉絲團裡面做一個公布,我們目前最主要的媒體是《臉書》的粉絲團。
 
答問
曾建元(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妳們的利潤狀況如何?
答:目前還未到達損益兩平,二零一二下半年創辦,預計在二零一四下半年可以達到損益兩平。這點和一般網站不太一樣,一開始就設定目標在取得一些收入,也就是會員的會費部分,可能有些人覺得會增加門檻,但這塊會讓我們盡量避免掉網站架設上的耗費,從這裡解決了很多架設網站的費用,另外就是人事精簡,包含自己只有三人,所以可能這會是之後很快可以獲利的原因。
 
【本文出處;更多精采報導,請上《民報:www.peoplenews.tw》;《民報粉絲團 www.facebook.com/taiwanpeoplenews 》。】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遭爆將幼童手捆成「哆啦A夢」 幼兒園全盤否認 蔡允潔控訴重男輕女允潔媽竟傷口撒鹽「打從心底厭惡女兒」 李唯楓被告誡是焦慮症高危險群新歌《螢光》解剖自己低潮無助絕望 漢光演習是最大表演?蔡英文:吳怡農說法不盡公平 怕館藏被沒收!香港六四紀念館急籌資數位化 後悔嫁給劉畊宏?王婉霏嘆自己年輕不懂事 面對摯愛成了植物人 你可以不讓恐懼籠罩一輩子 快新聞/「港區國安法」若對台造成傷害 蔡英文:考慮祭出反制措施! 蛋捲控快看!全台蛋捲懶人包請收藏 高市國民黨兩議員退出黨團團結隱憂 最IN直播網紅/LiveMe「飛飛」:被Uber司機搭訕,歐洲小公主竟是歌神附身~ 快新聞/李眉蓁自稱年輕人 民進黨團怒批:請認真傾聽在地年輕人想法 潘瑋柏揭不露腿原因?發片前已瘦9公斤,公開「飲食菜單」... 後悔嫁給劉畊宏?王婉霏嘆自己年輕不懂事,嘴甜哄老公... 影/男星拍打戲拍到身體超出負荷!中醫師警告:「身體有十把火,你只剩半把火...」 住展評論:聯開案招商疑義 凸顯都計謬誤 hito 大台柱潘瑋柏新歌〈To be Loved〉造型首露「小腿」 19年不露腿原因竟是安以軒的一句話 三月中因疫情停賽 泰拳終解禁打閉門賽 游錫堃拋「中醫」可改「台醫」 國民黨抓這點狂打 武肺疫苗試驗3千人恐拖進度?食藥署:未定案
大家都在看
台中東勢客家文化園區重新開園... 防疫大解封 中市居家檢疫人數激增... 花小錢中大獎 台中購物節公開三妙... 明日花綺羅秀「炸奶透明睡衣」、「... 台中購物節第一個10萬元大獎抽出... 離島住宿超難訂!民眾怨:安心旅遊... 海軍陸戰隊中士仍與死神奮戰 伍麗... 蘇貞昌宣布:全國中小學全面裝冷氣... 中醫改台醫羅智強批「目台無人」 ...

首頁 生活新聞 時尚美食家──許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