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財經資訊 大陸經濟「新常態」的貨幣政策

分享
文章

大陸經濟「新常態」的貨幣政策

中央網路報
大陸經濟「新常態」的貨幣政策

本報特稿/大陸經濟「新常態」的貨幣政策

 

(一)前言  

 大陸經濟在2014年進入「新常態」,內部經濟和外部經貿金融都出現新的形勢。內部經濟增長7.4%,為1990年以來新低,產能過剩、企業利 潤下滑、房地產市場不振、地方和企業債務增長快等,都將限縮經濟增長,2015年經濟下行壓力依然較大。對外經貿方面,除了外貿出口減速,外匯儲備下降 外,最值得注意的是各國金融市場波動,衝擊到大陸貨幣政策與人民幣走勢。受到經濟增長放緩、貿易順差縮小以及多國降息、量化寬鬆超出預期、美元繼續反彈的 影響,人民幣兌美元出現貶值走勢。3月以來,人民幣跌至6.3元兌1美元附近,最近更是升貶震盪激烈。種種因素使得大陸也採取了逐步量化寬鬆的行 動,2014年11月降息,今年3月起調降存貸款基準利率,向市場注入了數千億的流動資金,力圖以此抗擊通貨緊縮。
  
 從發達國家近30年利率走勢看,由於經濟發展水平不斷提升,利率水平走低。近期為了刺激經濟復甦各國央行又再壓低利率,中長期利率持續走低。在 大陸經濟「新常態」背景下,未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繼續偏弱,利率也呈下行趨勢。複雜多變的內外經濟形勢促使大陸宏觀政策,在審慎與果斷之間擺盪,接下來是 否推出新的經濟刺激措施,乃至更為寬鬆的貨幣政策,都是各界熱絡的話題。

(二)世界「通縮」與「寬貨幣」對大陸衝擊
  
 國際金融危機使世界貿易和經濟增長率下降,需求銳減,生產力大量過剩,雖然各國都推出經濟刺激計畫,但世界經濟仍未恢復到金融危機前水平。加上大宗商品如原油價格下降強化通貨緊縮壓力,在全球化背景下,大陸增加了輸入性通縮壓力。
  
 為了防範和治理通貨緊縮,不少國家推出貨幣政策、財政政策、需求刺激政策和相關的產業政策,其中以寬鬆貨幣政策為主流。但從目前情況看,全球央 行貨幣政策開始分化,美國的貨幣政策已經開始回歸正常,日本、歐元區仍在執行超級寬鬆貨幣政策,近來更有不少國家加入貨幣貶值競賽與降息行列。普遍性寬鬆 氾濫有可能製造出比以前更大的市場波動,擴大發展中國家資產泡沫。對大陸而言,衝擊最大的是製造業與人民幣貶值。
  
 現階段人民幣兌美元適度貶值,可以增強大陸商品與服務出口競爭力,刺激外貿出口,有利於經濟穩增長、防範通縮。極力維護人民幣匯率可能會付出較 高代價,使經濟增長放緩。但是人民幣若出現大幅貶值,可能加劇資本流出,不利國內金融穩定和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如果人民幣大幅貶值,則大陸需要降息,以減 輕各方面利息負擔,刺激投資與消費需求。否則,由於各國貨幣政策寬鬆,勢必加大熱錢進入大陸,大陸若未全面降息,境外熱錢會大量流入,最終衝擊經濟穩增 長,強化輸入性通縮。因此,從內外環境看,人民幣對美元不具備持續大幅貶值條件。不過目前趨勢是很多銀行及企業認為,人民幣至少會逐步貶值,因此開始將資 金轉移出大陸,對經濟調整與預期衝擊較大。

 目前大陸經濟發展正在步入新常態,經濟下行壓力大,國內需求依然乏力,物價漲幅處於低位,為寬鬆貨幣政策、防範通貨緊縮提供了空間。但由於寬鬆貨幣政策 和人民幣貶值的利弊互見,加上寬鬆貨幣政策釋放的貨幣,可能進入股市而未及於實體經濟,引發人民幣貶值預期增強,加速資本流出境外,導致貨幣政策低效率的 行為。例如2014年11月的降息降低了融資成本,但未能降低銀行的負債成本,對於降低新增融資成本的作用有限,致使大陸央行面臨兩難局面,連帶使市場對 央行是否會持續降息,什麼時候再度降息的預期分歧擴大。

(三)今年貨幣政策動向與疑慮
  
 大陸去年底經歷了一次降息,但從目前投資、發電量、PMI和房地產銷售數據等看,今年第一季度的經濟增長繼續下滑機率大,全年完成7%左右的年增長目標並不容易。
  
 為促進穩增長和調結構雙重目標實現,在今年1月13日舉行的「2015年人民銀行貨幣信貸與金融市場工作會議」上,大陸央行強調今年將注重定向 調控貨幣政策方向,靈活運用各種工具組合,保持銀行體系流動性充裕。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則表示,大陸的工具還比較多,如果速度放緩影響了就業或收 入,逼近增長合理區間的下限,會加大定向調控的力度,來穩定市場信心。他具體的提到要靈活運用各種工具組合,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定向減 稅和普遍性降費,拓寬小微企業稅收優惠範圍,加快財政支出進度,更加強調採用利率工具、存款準備金率等。此外,針對市場對解除人民幣存款利率上限的呼聲, 大陸央行行長周小川表示,存款利率上限在今年解除的可能性很大。綜合上述政策宣示,外界預計今年貨幣政策仍將是相對寬鬆,全年3次降息、5次降準的可能性 較大。面對美元走強,人民幣對美元會繼續貶值,震盪也會加劇。
  
 目前大陸經濟面臨弱增長通縮格局,其原因有總需求不足、居民收入差距較大、勞動者報酬占GDP比重下降等。從理論上說,應調整宏觀政策,包括實施積極財政政策、擴張性貨幣政策,以及產業轉型升級戰略。從這個觀點出發,外界提出了幾點與寬鬆貨幣政策不同的思路。
  
 1、寬鬆貨幣政策並不一定都是靈丹妙藥,如果缺乏財政政策的有效配合,貨幣政策難以解決根本性和長期性問題。

 2、從歐元區情況看,一味依靠放鬆貨幣政策並未達到刺激經濟目的,負利率也未能刺激銀行進行更多放貸,難改需求不足局面。況且各國寬鬆政策互相抵消,效果大打折扣。
  
 3、大陸目前的貨幣總量已經高達130兆元,如果硬要設法將經濟保持在7%以上的增速,貨幣寬鬆不一定能刺激經濟增量,貨幣刺激效果可能適得其反,導致惡性通脹,中斷經濟發展。
  
 4、不能過份倚重降準、降息的功效,寬鬆貨幣政策雖會緩釋通縮,但也會帶來貨幣貶值,加快通脹風險來臨,還使銀行出現更多不良信貸資產。
  
 在積極貨幣政策存在疑慮與爭議聲中,3月上旬傳聞有大陸央行版10兆元QE計劃。內容是大陸可能用低息地方債置換銀行體系和地方債務,最終由大 陸央行認購。如果傳聞不是空穴來風,將意味著銀行潛在不良貸款可能因此大幅下降,其性質類似於美聯儲的QE。外媒分析如果「中國版QE」成真,有可能推動 人民幣進一步貶值、拋售美國債券、美元升值,對世界經貿造成重大影響,後續發展值得密切觀察。

(四)結語
  
 從經濟增長、物價水平和流動性三個方面來看,今年大陸經濟將呈現低增長低通脹形勢,應警惕和預防通縮問題。防通縮的壓力比防通脹要大得多,貨幣 政策的效果比較顯而易見,因而繼續寬鬆貨幣應該是較大概率。但寬鬆貨幣政策也會帶來通脹風險,因此除非經濟出現陡然下降,否則仍將依循大陸向來強調的鬆緊 適度步調。
  
 2014年被大陸視為經濟「新常態」元年,新常態增長需要新動力,輿論也鼓吹貨幣政策應該帶來新元素,但貨幣政策工具有限,創新實為不易。惟僅 依靠貨幣政策難以完全解決通縮,根本之計還是擴大結構調整力度,加快開放民營經濟投資領域、培育新興產業,將貨幣政策和產業政策結合,才能妥善應付通縮, 繼續驅動經濟增長。

(來源/中國國民黨中央政策委員會大陸情勢雙週報第1686期)

中央網路報

 

 

【更多報導請上:www.cdnews.com.tw歡迎按讚加入《中央日報網路報》粉絲行列 。未經授權, 請勿轉載!】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大家都在看
撐不住新冠肺炎疫情衝擊!這4家老... 老抽、生抽、醬油傻傻分不清? 原... 一天250元住8坪大雅房包三餐!... 鼻酸!不敢讓4歲女兒面對 辛龍:... 武漢肺炎/國內新增14例境外移入... 又多6女、9男染疫!美英工作留學... 劉真家屬同意放手關鍵 柯文哲首度... 英國情侶不實言論損台灣形象 防疫... 高雄市長韓國瑜人氣不再?直播觀看...

首頁 財經資訊 大陸經濟「新常態」的貨幣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