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藝文創作 靈異天后「笭菁」驚悚都市傳說系列作品(5)《裂嘴女》::摘文試閱::膽小勿點!

分享
文章

靈異天后「笭菁」驚悚都市傳說系列作品(5)《裂嘴女》::摘文試閱::膽小勿點!

奇幻基地
靈異天后「笭菁」驚悚都市傳說系列作品(5)《裂嘴女》::摘文試閱::膽小勿點!

楔  子

  末班公車在雨天的夜間停下,近日大雨紛紛,山區災情不斷,寒流跟著來襲,讓冬日更添冰冷,紅燈有七十秒的時間,司機抽空拿起一旁的保溫瓶喝了口熱茶。

  女孩突然轉醒,腦子裡有點模糊,一時之間不太明白自己身在哪兒。

  啊!公車!她倏地坐直身子往窗外看去,這是哪裡……她有沒有坐過頭?瞇起眼看著滿是水珠的玻璃窗外,幸好離家還有幾站的距離,讓她鬆了口氣。

  從口袋裡拿出鑽石形狀的護唇膏隨意往唇上一抹,透過漆黑的玻璃,看見倒映在窗的人影:她,以及身邊的乘客。

嗯?她悄悄回頭,再正首往前看,這末班公車上根本沒有什麼人啊……

嚴格說起來,就只有她以及身邊那個女生兩個人而已!

這麼多座位,為什麼非要坐在她身邊呢?女學生趕緊留意書包,她一直擱在腿上,裡頭也沒有什麼值得偷的東西,隔壁的女生雙手擱在腿上,沒有其他動作,看上去很正常。

戴著口罩的女生只是望著前方,長及肩的黑髮看起來有點亂,身上穿的衣服相當單薄,這麼冷的天氣好像只穿了一件秋天外套,裡面的衣服看起來也不保暖。

還是很奇怪,為什麼硬要跟她擠這一個位子咧?

雙手摀著自己的臉,她臉都凍僵了,這種天氣感冒的人多,她應該也要戴著口罩以防萬一才是,一來防止傳染,二來似乎也能暖和許多。

「妳覺得我漂亮嗎?」

突然間,隔壁的女孩轉過來,幽幽的望著她。

她一怔,「嗄?」

「妳覺得我漂亮嗎?」女孩歪著頭,輕聲的問了一句。

這是什麼莫名其妙的問題?蕭妤珊轉著眼珠子思考,這女生果然怪怪的嗎?所以才會坐在她旁邊……還是先下車好了?可是這是末班車,離她家還有十站耶!

換位子!對!她可以先往前──挪動身子要起身,身邊那女生卻忽地坐直身子,硬擋去她的方向:「我漂亮嗎?」

「我怎麼知道?」她不耐煩的回著。

「我漂亮嗎?」她跟跳針一樣,凝視著她問。

戴口罩跟戴墨鏡一樣,不管是誰都會變正啊!女孩的堅持讓她有點不安,她皺起眉站起身,「借過一下。」

那女孩竟跟著站起:「我漂亮嗎?」

「漂亮,漂亮漂亮!」她提高了分貝,有完沒完啊!

女孩忽地一笑,微微頷首,然後慢條斯理的拆下她臉上的口罩。

蕭妤珊事後回想過無數次,她還是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回答會比較好……口罩下的那張臉,她永遠也忘不了。

女孩兩邊的嘴角朝著耳朵的方向裂開,一條怵目驚心的疤痕就在臉上,雖未真的裂到耳下,但也佔了臉頰的三分之二,光是這樣看著,蕭妤珊一時就說不出話來。

「那現在呢?」她一字一字開口,嘴角裂開的部分一起張開,變成一張血盆大口……蕭妤珊可以看見裡頭所有的牙、看見女孩整個口腔!

「哇啊──」她嚇得花容失色,急忙的想要推開女孩衝出去。

司機也留意到了,從照後鏡看著,「小姐,發生什麼事?」

「現在呢?」誰知女孩竟一把將蕭妤珊推回座位上,逼她跌坐在椅,並上前卡住她所有能動彈的空間。「我還漂亮嗎?」

聽見嘶吼聲,司機一度以為是同學間的吵架,但這樣不行,他留意著下一站就快到了,切到外線道準備停車。

「同學,不要吵架!」他還想當和事佬。

「漂亮……妳很漂亮!」蕭妤珊低頭根本不敢看,好噁心的一張臉啊!但是面對這看似精神失常的女生,她怎麼可能敢說她醜呢?

「是嗎?」女孩幽揚的微笑,伸手進口袋,口袋的位子恰與蕭妤珊平視,她看著她從口袋裡緩緩拿出一把銀色的剪刀,腦海裡一片空白。

「妳要幹什麼……」她下意識伸長了手要阻擋,「救命──殺人!殺人啊──」

她放聲尖叫,這讓司機沒有時間遲疑,直接往路旁緊急煞車。

蕭妤珊整個人因此往前撲去,但這樣的衝力,卻對站著的女孩毫無影響,她按住蕭妤珊的雙肩,手裡的剪刀張開刀刃,二話不說就往嘴裡插了進去──剪刀沒有刺及她的舌或是牙齦,但是……

刀刃是開的,只有一半在她的嘴裡,另一邊的刀刃在她臉頰上啊!

「那就跟我一樣漂亮吧!」

「唔──唔──」

蕭妤珊才想掙扎,女孩竟喀嚓一聲,就著她的右邊嘴角剪了下去。

「唔!啊啊──」她痛得慘叫,但是身體卻被制住,完全動彈不得,「唔──」

女孩迅速的反轉刀勢,刀尖朝向左邊,箝住蕭妤珊的下巴,喀嚓再一刀。

司機拉緊手煞車後,從駕駛座跳了出來,直奔向後面的位子,只是當他朝著蕭妤珊衝去時,卻也看見那回首的女孩……那張嘴、那看起來駭人的眼神。

「啊啊……」司機卻步,只是這麼遲疑一秒,突然間「七」的一聲,車門開了!

怎麼可能!?司機詫異的回首,他人在這兒,沒有人能開門啊!

即刻正首,卻發現剛剛站在後門邊的女孩不見了!公車上只剩下他,還有滿嘴鮮血、顫抖著尖叫的蕭妤珊!

「啊啊──哇────」她哭喊著,盈滿著血的大嘴巴……跟剛剛那個女孩一模一樣。

裂嘴女,出現了。

 

 

第一章   徘徊的裂嘴女

  「蕭妤珊同學因為個人因素,今天起開始休學,大家有空的話記得常傳LINE給她,關心一下。」導師在上面說著令人震驚的消息,學生們在底下交換著眼神。「好了,放學回家小心一點,不要落單喔!」

  導師語畢,鐘聲響起,學生一下子雀躍起來,急著收拾回家。

  「看,果然休學了。」謝淳涵皺著眉說道,「居然這麼嚴重!」

  「太奇怪了,我去過幾趟醫院都被拒於門外耶!」林平悅顯得很懊惱,「老師說得容易,她LINE根本也不回。」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謝淳涵咬著唇,「我聽說啊……她好像被毀容了耶!」

「咦……」學生們果然立刻聚在一起,「我也有聽說耶,在公車上出事的!」

「她一直不見客也是這個原因,聽說莫名其妙就被割了一刀!」

「到底怎麼割的?變態啊?」

「是女生啊!公車司機說那是個女生,凶手臉上也有傷痕呢!」

「啊,是不是心理變態,所以才這樣隨意傷人?」

一直在旁默默不語的張菀芳將書放進書包裡,緩緩站起身,她的動作引起大家注意,畢竟她是蕭妤珊最要好的朋友。

「張菀芳,妳去看過她了嗎?」謝淳涵問著。

張菀芳看著大家,默默點了點頭,「狀況不是很好。」

「究竟怎麼了?身為同學都只從新聞上得到消息,這太扯了。」林平悅焦急的說,「她是真的臉受傷了嗎?」

張菀芳嘆口氣,「你們等等看見不就知道了。」

這反而讓大家侷促不安,瞧她說得這麼輕鬆,萬一等會兒瞧見可怕的樣子怎麼辦?

雖說幾次見不到同學,但張菀芳似乎相當有把握,帶著大家一起抵達蕭妤珊所在的醫院,中途使用電話聯繫,好像真的可以看見同學了。

「妤珊突然肯見我們是為什麼?」林平悅就覺得怪,「之前明明連我都不見。」

「我跟她說你們真的很關心她,說服她至少讓關心她的人知道原委。」張菀芳的神情總是很悲傷,「只是拜託,你們等等不管看到什麼,都不要有太誇張的表情。」

此話一出,大家心裡更覺得不妙,感覺事情很糟糕啊!

「她該不會被潑硫酸吧?我聽說那個樣子醜得嚇人耶!」男生也在耍嘴賤了,「萬一我不小心叫出來怎麼辦?」

「成太!」張菀芳不客氣的回頭瞪他,「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好嗎!」

起子用手肘撞了撞他,沒看見氣氛凝重嗎?他還有空開玩笑!成太不以為意的吹著口哨,就是氣氛這麼緊繃,他才想緩和一下的嘛!

終於,大家來到了病房,上頭寫著蕭妤珊的名字,一旁依舊掛著「謝絕會客」的牌子。

張菀芳上前叩門,「蕭媽媽?我是張菀芳。」

幾秒後房門開啟一小縫,那是個憔悴的母親,她用佈滿血絲與浮腫的眼看著學生們,緩緩點頭,開了門讓大家進去;步入病房內,氣氛相當沉悶,蕭妤珊一個人住在偌大的病房裡,只有一張床,看起來像是VIP室似的。

蕭妤珊就坐在病床上,戴著口罩,披頭散髮的看著大家,雙眼看起來是哭過的,但是又帶著一種狂亂。

「蕭妤珊!」謝淳涵一個上前,「妳到底怎麼了?LINE也不回,人也不見,我們會擔心的好嗎?」

「對啊,問導師也是一問三不知!」林平悅附和,就站在床尾。

成太跟起子兩個男生上前,面對著喜歡的女生,成太變得很安靜,因為瞧見蕭妤珊那削瘦的病態,他只覺得擔憂。

張菀芳走到床邊,偷偷瞥了她一眼,再看見蕭媽媽,「情況還是不好嗎?」

蕭媽媽搖了搖頭,「她幾乎都不吃飯,精神狀態也越來越糟。」

精神狀態?每個同學都聽見關鍵字了。

「妤珊,妳一定要振作啊!」張菀芳輕輕握她的臂膀,「不吃東西沒有體力的,如果傷口更惡化怎麼辦?」

「哼……」蕭妤珊忽地冷笑一聲,幽幽的轉過來看向她,「我現在還不夠糟

嗎!」面對突如其來的咆哮,讓在場同學都嚇了一跳,好端端的,蕭妤珊怎麼突然生氣?

「傷口怎麼了?」謝淳涵趕緊問,「妳的臉受傷了嗎?」

大家望著口罩,可以看得到下面依然貼著紗布。

「為什麼是我……為什麼?」下一刻,蕭妤珊突然哭了起來,「我什麼都沒做啊!」

「蕭妤珊!」成太即刻上前安撫,「沒事的,妳不要這樣,傷心對病無益啊!」

「你們少在那邊說風涼話了!」蕭妤珊立刻甩開成太的手,「你說過我很可愛,我真的可愛嗎?」

仰著頭,蕭妤珊問向左手邊的成太,成太一陣臉紅,怎麼當著多人,還有她媽媽的面前講這個啦!他悶悶的點點頭,引來一陣騷動。

「哎唷,這麼甜!」林平悅笑著,張菀芳卻突然用眼神暗示她不要開玩笑。

沒有人瞭解過蕭妤珊所經歷的,她現在絕對不是在告白。

「我可愛嗎?我漂亮嗎?」蕭妤珊沒聽見回答,不死心的握著成太的手搖晃。

「可、可愛!」成太反而有點被嚇到,不懂蕭妤珊怎用這種執著的口吻。

「那個女生就是這樣問我的!我也跟回答她很漂亮,然後──」蕭妤珊摘下了口罩,狂暴的撕開紗布的貼紙,「她就把口罩拿下來了!」

「妤珊!」蕭媽媽急的上前,「妳不能拆!有傷口啊!」

「蕭妤珊!」張菀芳也上前阻止,但蕭妤珊已經一把扯下左右兩頰的兩塊紗布,張菀芳急忙的按鈴,請護理師趕緊過來。

但是,病房內已經一陣靜默,連成太都看傻了眼,那個曾經可愛的女孩,現在那張臉卻變得如此可怕。

左右嘴角都向上裂開,像極了小丑的臉,咧開嘴笑著,只是那不是畫上去的效果,而是真的被刀子割開的模樣……更可怕的是,她裂開的傷口現在正澄黃一片,全是膿液!

謝淳涵忍不住掩嘴,她簡直不敢相信親眼所見!

「那是什麼……妳說那個女生這樣傷害妳嗎?」謝淳涵低吼著,「在公車上這樣傷人?」

餘音未落,護理師衝了進來,看見擅自撕開紗布的蕭妤珊,焦急的檢查傷口,「為什麼把紗布撕下來了……糟,她傷口好像更嚴重了。」

「我沒有做錯什麼!」蕭妤珊忽然大吼起來,縫線被撐開,所有人都能看見中間盡是膿水的裂縫,「我只是要回家而已!」

「不要用力……妳的傷口還沒癒合!」護理師緊張的安撫著,回頭看著同學們,「出去!請你們先出去好嗎?患者情緒不宜激動!」

張菀芳見狀,趕緊推著成太離開,催促著大家走。

「我應該要回答她不漂亮的,她就不會把我變成這樣了,不會啊啊啊啊───」悲痛欲絕的哭聲從裡頭傳來,學生們慌亂的離開病房,每個人臉上都帶著未止的震驚。

「我的天哪……」林平悅雙手壓著自己的嘴角,「她的臉、就這樣被割開了……」

「不是割。」張菀芳幽幽出聲,「是被剪開的。」

噫!學生們無不倒抽一口氣,剪、剪開嘴角?天哪,起子用聽的就覺得頭皮發麻!

「太殘忍了!為什麼要這麼做?」成太抱著頭,無法相信明明那天才跟他道再見的女生,一轉眼成了那副駭人模樣,「剪開的話……她怎麼可能沒有反抗!?」

「反抗不了,蕭妤珊說她被壓在位子上,那個女生拿著剪刀,刀刃一張就伸進她的嘴裡,就著嘴角一口氣剪下。」張菀芳也很難受,「司機停好車再過來,不過數秒時間,對方就剪開了她兩邊嘴角,速度快得驚人……」

「然後人呢?既然司機有幫忙,怎麼會讓人跑了?」謝淳涵覺得不可思議。

「司機說門自己打開,他嚇一跳回頭察看,那一秒的時間兇手就下車了!」張菀芳也覺得難以置信,「接著他只知道手忙腳亂的報警,趕緊將蕭妤珊送醫。」

「太扯了……在公車上也會發生這種事,無緣無故為什麼要剪開人的嘴角?死變態!」成太激動不已,路過的護理師請他壓低音量,「都這麼久了,為什麼還沒抓到人?公車上現在都有監視器,可以調出來察看那個人的樣子啊!」

張菀芳突然臉色蒼白,緊繃著身子,甚至微微發顫,林平悅蹙眉上前趕緊摟過她的肩膀,「怎麼了?妳慢慢說。」

「蕭妤珊說……是坐在她旁邊的女生幹的,那女生留著及肩的長髮,有些狼狽,穿著黑色的秋天外套,戴著口罩。」張菀芳帶著恐懼望向林平悅,「但是監視錄影帶中,沒有那個人。」

「一天的乘客這麼多,會不會哪裡看錯了?就算後面拍不清楚,上車時前面的攝影機一定有拍到臉吧?」起子也提出問題。

「那台公車前後都有裝監視器,畫質相當清晰的。」張菀芳眉頭越皺越緊,「重點是,根本沒有那個人。」

「什麼叫沒有那個人?就坐在蕭妤珊身邊,畫質好就放大,讓新聞全天播放……」成太不爽的又嚷嚷了起來。

起子忙不迭地摀住他的嘴,真是激動!張菀芳搖著頭,大家聽不懂她的意思,她深吸了一口氣,重新換個說詞。

「那個割開蕭妤珊嘴巴、司機也看見的女孩,沒有在錄影帶裡。」她一字字說著,「蕭妤珊身邊,根本沒有坐人。」

 

---本文摘自華文靈異天后笭菁《都市傳說5:裂嘴女》一書,奇幻基地出版

 

◎  作者簡介:

金石堂文學排行榜、蘋果日報華文排行榜、博客來華文年度暢銷作家——

華文靈異天后笭菁

多變的雙魚。

書寫多變,擅寫靈異、驚悚、愛情、奇幻與勵志。

興趣多變,電影、美食、旅遊、玩樂,愛好自由。

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lineanovels

 

 【本文出處。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靈異天后「笭菁」驚悚都市傳說系列作品(5)《裂嘴女》::摘文試閱::膽小勿點! 終結猶豫症!不能錯過的超值聖誕交換禮物精選推薦!
大家都在看
林佑星生完女兒父愛大爆發 她飾演... 快新聞/馬英九稱中國攻台「美軍根... 美衛生部長訪台期間 中共囂張派殲... 快新聞/美國衛生部長阿札爾訪台 ... 阿札爾將赴疾管署簽備忘錄 防疫總... 台大研究暗示彰化有零星感染? 陳... 快新聞/父親節最棒的禮物! 白家... 當心!致死率最高6成的「致命蟲咬... 【台南美食地圖】台南保安路美食推...

首頁 藝文創作 靈異天后「笭菁」驚悚都市傳說系列作品(5)《裂嘴女》::摘文試閱::膽小勿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