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搞笑大全 為什麼「幽遊白書」畫到魔界篇就結束了?原來「獵人」會休刊都是這個原因...這麼多年大家都誤會富奸了!

分享
文章

為什麼「幽遊白書」畫到魔界篇就結束了?原來「獵人」會休刊都是這個原因...這麼多年大家都誤會富奸了!

啵啵
為什麼「幽遊白書」畫到魔界篇就結束了?原來「獵人」會休刊都是這個原因...這麼多年大家都誤會富奸了!

翻拍youtube
不誇張的說,論奇葩,富堅義博絕對是日本漫畫家第一人——人氣比他高的沒他爭議大,而爭議比他大的又沒他人氣高。日本漫畫家雖然眾多,但同時兼具如此人氣與爭議的,恐怕也就富堅義博了。

 

富堅的漫畫優點的確是一目瞭然的,比如優秀的世界觀設定,鮮明的人物塑造,以及出人意料的故事走向等。另一方面,富堅漫畫的缺點也似乎同樣一目瞭然,比如前後不一的設定,低質量的原稿,還有已經被無數讀者咬牙切齒、時常開涮的拖稿行為。

 

筆者今天就給各位講講這位有著極高爭議的漫畫家。

狼人我愛你時期的富堅

首先,讓我們忘記上面這個兩眼流鼻涕,號稱「只要有一位讀者覺得很有趣的話,我就會在所不辭地畫下去」的傢伙現在是什麼樣子吧……

 

作為富堅義博人生第一本單行本,《狼人我愛你》對他的意義自然不言而喻。榮獲手冢獎的出道作《狂飆快速球》,就收錄在這本短篇集中。事實上,總的來說,這是一本不怎麼特別有趣,但也不怎麼特別無聊的短篇漫畫集。

 

不過,筆者可以保證手冢獎100%沒有暗箱操縱或是某位火眼金睛的編輯慧眼識英才,看中其潛力而破格之類的故事。《狂飆快速球》能獲獎,只是因為他沒那麼爛,並且故事稍有新意而已。這種新人出道式比賽,投稿漫畫水平大家大可以放心,99%都是無聊透頂。所以一般你只要能畫到還沒那麼無聊的程度,恭喜你,本屆的冠軍就是你了!

 

從畫技來看,《狼人我愛你》意義不大。此時富堅不過是初出茅廬的新人漫畫家,網點不會貼,線條擼不直,半點看不出其日後稱為「鬼才」的風範。讓我們來看看其短篇集的主要元素吧:

 

狼人我愛你:靈異,青春戀愛喜劇。

靈異偵探團1、2:靈、偵探、略有推理要素、人情劇。

恐怖天使:恐怖,青春戀愛喜劇。

誇張的生日禮物:遊戲、不良少年、青春戀愛喜劇。

狂飆快速球:棒球,不良少年(熱血版)、對當時用拳頭解決一切的熱血少年漫畫諷刺、青春略帶戀愛喜劇。

 

不由得感慨,真是見了鬼,富堅怎麼就跑到《週刊少年JUMP》去了呢?

 

這本短篇集來看,無論是題材還是元素,都是典型的《週刊少年SUNDAY》風格。不知道當時是怎麼個陰差陽錯,富堅去了怎麼看都不是最好選擇的JUMP。

淘氣愛神時期的富堅

淘氣愛神是富堅頭一次以專業漫畫家的身份開始繪製的商業連載作品,然後他就成這樣了:

 

《淘氣愛神》這部作品可以說是《狼人我愛你》的升級版:妹子!賣肉!戀愛!靈異!遊戲!偵探!推理!所有要素一應俱全並且全面升級——然而,這部作品隨後就被富堅老師當成黑歷史了……多年以後,富堅堅持認為,此作品絕非他本人創作,而是頭上少了一點的冨堅所畫。

 

其實大可不必如此害羞嘛。《淘氣愛神》的確說不上什麼傳世名作,但作為商業漫畫卻是合格有餘了,並且妹子真的畫得很好看。

 

成為職業漫畫家後,富堅在分鏡、故事、作畫都有長足的進步。《淘氣愛神》絕對不是部非常糟糕的漫畫,相反,它即便在主流漫畫群裡也算得上是有趣。而且富堅在《淘氣愛神》漫畫技術已經達成了「自洽」的境界,也就是說無論什麼情況,他能處理得讓讀者不會產生違和感。此時富堅已經抵達了一個能靠漫畫吃飯的水平,與大部分漫畫家同一個水平線。還有《淘氣愛神》的故事相當縝密,該有起轉承接一個都不會少。

 

但與此同時,富堅的缺點也同時暴露了出來——雖然他妹子畫得是挺好看,但卻浮於表面,缺乏足以讓人印象深刻的個性。《淘氣愛神》女性角色雖然很多,但模式化特別嚴重,難以給人留下深刻印象,喜歡就更別提了。就算是存在感最高的拉姆式女主角,也沒有獲得多少人支持。事實上,這種類型女主角是個很模式化的角色——經常走光賣肉,時常會掏出奇怪的道具,經常多管閒事並且總會讓事情往負方向移動……一直在最近的《TO LOVE》都還有,堪稱經典人物設定。

 

某些時候,命運真是奇妙。從之後的軌跡來看,富堅確實沒有青春戀愛喜劇的才華,《幽游白書》的螢子也罷,《LE》的公主也罷,甚至一直到《獵人》螞蟻篇的小麥為止,富堅流「boy meets girl式」女主角始終是缺乏個性深度。因此,富堅如果是在SUNDAY出道然後名正言順的連載起青春戀愛喜劇的話,很可能我們一直到現在都不知道他到底姓甚名誰,日本漫畫界也很可能不會有這個「鬼才」。

 

《幽游白書》幽助復活篇時期的富堅

 

或許是漫畫界並不甘心讓所謂的「鬼才」被命運洪流所淹沒。《淘氣愛神》平淡地完結後,初登場不過不失的富堅與編輯討論後決定,新作名為《幽游白書》。大概不會有誰想到,這將會是一段傳奇的開始。

 

幽助復活篇的富堅還是保持著舊風格,依然是靈異,依然是青春戀愛劇,依然不良少年,依然是偶爾會冒出的推理,依然是人情劇……

 

不同的是,幽游白書幽助復活篇時期的富堅已經相當成熟了,漫畫技巧已經足夠他遊刃有餘的表現出故事需要的情緒,故事編排上也有了長足的進步,在保持縝密性的同時,對故事氛圍的營造也更上一層樓,從而也誕生了足以稱為名篇的狸貓篇。

 

日趨優秀的漫畫技術也可以挑戰之前不敢涉足的動作戲,雖然這時候其實還是很爛就是啦,但以不良少年程度還是沒問題的。

 

 

總的來說,這時候的《幽游白書》依然是熟悉的套路。如果是80年代,說不定幽游白書會順著戀愛輕喜劇的大潮順風順水的連載,直到故事材料使用殆盡宣佈完結。但90年代的JUMP,一切都已經都不一樣了。

 

魔界偵探篇時期的富堅義博

 

90年代的JUMP是王道戰鬥漫畫的天下,描繪人情劇為主題的幽游白書很明顯與JUMP雜誌的整體氛圍不同,富堅要想在JUMP上有所作為,格鬥是他不得不直面的東西。

 

但問題在於,90年代的JUMP已經不是80年代北鬥神拳時期的JUMP了,這個時期大量的格鬥漫畫開始出現在雜誌上,讀者對格鬥畫面的要求水漲船高。要在JUMP畫爽快的格鬥漫畫並且連載下去,動作設計和人體透視這兩種技術幾乎是不可或缺的。而這個時期的富堅還沒有熟練掌握這兩種技術。

 

這個時期的富堅格鬥繪畫水平……

 

但活人總不能被尿憋死啊,富堅是個窮光蛋,想要不被餓死就只能繼續連載下去。但是要畫格鬥漫畫又明顯超過了他目前的能力,為了不被腰斬,富堅只能另闢蹊徑。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JOJO》第二部的啟發,富堅在格鬥中加入了更多的元素去沖淡動作本身的重要性。比如用鏡子的彈射打倒飛影,誘使剛鬼張嘴然後一擊必殺,以及純粹靠運氣打贏亂童……富堅將這種種點子融入格鬥漫畫中,恐怕很大程度就是為了讓讀者的注意力從富堅那水平拙劣的格鬥繪畫上吸引開吧。

 

出人意料的是,一直以來都以戀愛人情等主題畫漫畫的富堅,竟然很適合這種形式。無論點子是好是壞,將讀者注意力從作畫上引開的任務無疑是完成了。形成了《幽游白書》奠定人氣作品基礎的魔界偵探篇。

 

但這種模式依然是有其極限的,魔界偵探篇可以分為靈界盜賊篇,幻海修煉篇以及四聖獸篇。最後的四聖獸篇可以說是幽游白書最為糟糕的篇章。這個篇章富堅試圖融入殭屍片元素,各種致敬元素,但在讀者中的反饋卻不佳。究其原因,幽白畢竟是少年漫畫,並且此時富堅氣氛控制尚且還沒有類拔萃之處。

 

此時幽白舊有模式無論是戰鬥繪製還是點子已經到了極限。只能依靠著藏馬和飛影等之前敵人的再利用挖掘,撐過了四聖獸篇。此篇BOSS塑造除了臉好點看外再無他長,性格模式化不說,格鬥上除去飛影秒殺青龍,也沒有新的亮點,舊模式已經快要吃不開了。

 

但與之相對的,四聖獸篇也並不是沒有收穫,因為《幽游白書》、或者說是少年漫畫經典的主要角色構成——四人組,就是此時成立的。而此時富堅的人物刻畫水平也上了一個台階,他的天賦,直至此刻才真正開始覺醒。

 

暗黑武道大會時期的富堅義博。

 

隨著《幽游白書》人氣日漸升高,其戰鬥要素也越發的密集起來。這個時候,使得《幽游白書》真正得以成為超人氣作品的篇章——暗黑武術大會篇,開鑼了!

 

暗黑武術大會篇無疑是少年格鬥漫畫的經典篇章。直到這個篇章,富堅才真正開始展現出他的才華來。

 

首當其衝的,那就是富堅的畫技再度上升了。暗黑武術大會時期富堅的格鬥畫面終於開始像模像樣了起來,人體透視和動作編排都有極大的提升。雖然就當時漫畫界而言,富堅依然算不上是精於此道的行家,但也絕對不再是弱雞了。

 

 

 

比如這副幽助痛毆戶愚呂,此頁漫畫力度表現已經非常充足;人體透視之準確,也是以前富堅絕對做不到的,並且此頁對速度線的運用相當克制,用少量的速度線達成了相當好的效果。對比下之前相同情景的處理,真可以說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

 

比起四聖獸篇類似場景處理,可以說是天差地別。

 

而對人物表情畫技的掌握,富堅比起原先也有進步,比如經典的戶愚呂弟的道別:

 

這是典型的Archaic Smile(早期希臘雕像特有的笑容),看起來像是在笑又像是無表情,但又同時混雜了喜怒哀樂。這種嘴角和眼梢僅僅在尺寸的微妙變化即可傳遞的複雜情緒,是富堅義博一直執著於追求的。高水平的表情描繪可以極大深化情緒層次,將感染力大大提升。富堅對表情的研究會一直持續到螞蟻篇,這裡就先按下不表。

 

富堅進步絕不僅僅是在畫技上,暗黑武道大會使得這位天賦異稟的漫畫家開始全方位的迅速成長。

 

首先,他在設定上的才華開始顯現了出來。暗黑武道大會堪稱是少年漫畫設定的經典模式,這種設定的好處不勝枚舉。團隊運動會式的模式,使得多次戰鬥的理由不再是問題。雖然之前也有五小強闖宮這種模式,但闖宮模式相對來說敵我雙方目的比較單一,很難融入太多的故事類型,雖然也能通過回憶來充實角色,但畢竟主目標很明確——大家都很忙的,急著打架,擺造型耍帥才是要點,其他破事畫多了,等著看揍人的讀者們可是要揍你了。而運動會模式則大不一樣,無論如何運動會是有中場休息的,有充分的時間挖掘人物甚至給主角安排升級訓練,並且運動會模式很容易拖時間……

 

基本來說一次團體式的格鬥比賽,只要有一場能夠有亮眼的地方,那麼其他場次哪怕質量不一,觀眾也不會太在意。這樣只要點子分配得夠合理,完全能夠糊弄,哦,不,是吸引讀者。再次,運動會模式能更方便的引入其他類型的故事。比如邪惡博士控制一群武術家那場比賽,跟整個武術大會基調都有明顯的差異,但依然可以沒有違和感。還有因為每次敵人都是複數存在的,人數多了關係也會複雜,自然利於鋪陳開故事。

 

除了模式之外,富堅的技能設定功底也開始顯露了出來。暗黑武術大會經典招數真是要多少有多少,什麼黑龍波、靈丸、靈光反射什麼的真是是一個比一個炫酷,可謂是中二少年聖經……

 

還有,富堅人物設定才華也開始展現出來。黑暗武術大會讓人印象深刻的敵法角色層出不窮,角色外型也罷性格也罷,都體現出了極高水準。經典的戶愚呂弟就不談了,美麗魔斗家鈴木,酌,風鈴等角色都讓人過目不忘的經典角色。

 

還有一點非常重要,那就是富堅的講故事水平也上升了。相比幽助一行人來說,幻海與戶愚呂弟的糾葛更是出彩。作為裡主角的幻海與戶愚呂弟成功的將一半故事「埋在了冰山之下」。暗黑武術大會不僅經典在精彩炫酷的戰鬥過程,更是經典在這處處留痕卻又絕不明說的留白中。

 

總的來說,暗黑武術大會時期的富堅已經是足以稱為出色的漫畫家了。畫技也罷,設定也罷,都有足夠理由稱其為一流少年漫畫家,《幽游白書》漫畫的人氣也非常客觀的反應了富堅的進步成長。但與此同時,光鮮背後,陰影也開始滋生了起來。一切,才剛剛開始。

 

仙水篇的富堅義博。

 

一切都從幽助那句:「我曾經隱隱地......崇拜著你!」開始。

 

Q:就我個人來看,從戸愚呂(弟)算起,作品中的反派角色好像就越變越帥了。

A: 那是因為從那時起主人公這邊的角色們就都已經基本成形了,畫起來也讓我覺得越來越沒意思了,塑造奸角這一過程的樂趣卻變得越來越強了,也更好把我的心情融入進去。(摘自《冨樫義博語る》。)

 

幽助作為前半本書的主人公,當他對著戶愚呂弟說出「我曾經隱隱地......崇拜著你!」這句話的時候,幽助這個角色在事實上已經完成了。

 

這個完成並不是說這個角色不會再有故事,而是指這個角色已經沒了成長和繼續深入描繪的餘地。經過這些篇章的刻畫,幽助已經是個完全的角色,他無論再經歷何種何樣的事情,性格都不會再因為外界因素而改。或許應該這樣說:在少年漫畫這種模式中,幽助已經不再有發展的餘地,一如《龍珠》長大成人孫悟空。他們可以變得更強大,也可以經歷更多的故事。但無論如何,魔強統一戰時期的幽助也罷,布歐時期的孫悟空也罷,他們跟暗黑武術大會或者賽亞人篇時期的自己,沒有本質上的區別。

 

可能有朋友會問了,這個問題難道很嚴重嗎?老實說,並非如此。JUMP系少年漫畫賴以生存的基礎是友情,努力,勝利三大要素,與之相比所謂的角色挖掘絕對稱不上重要事情。大空翼可以不食人間煙火,孫悟空可以超凡入聖,五小強只要高喊為了女神就能站起來——此時主流少漫創作者們都傾向不深入塑造主角,甚至都不能融入更多人性。因為一旦主角們具備了如同常人般的七情六慾,故事就會幾何程度的複雜起來,稍微一個不小心,就很有可能會摧毀掉自身為少年漫畫這個基礎。

 

但是,富堅義博,做不到。

 

毫無疑問,富堅是一個完美主義者。這既是我站在一個讀者的立場觀察得出的結論,也是他本人的自我認知(幽白第11卷卷首語)。有必要說明一句,所謂完美主義者並非指其作品一定比非完美主義者的完美,而是說他因自身的不完美而痛苦的指數遠高於非完美主義者。

 

富堅對完美和自我的追求與JUMP不近人情的商業連載制度幾乎是一定不能相容的,而這一切,都從仙水篇開始。

 

因為主要角色已經完成了,在暗黑武術大會後,富堅已經對繼續《幽游白書》失去了興趣。但《幽游白書》此時已是支撐JUMP黃金時代的三柱之一。此時完結,讀者和編輯部都不可能會接受。

 

曾經做夢都不曾夢到過的大紅大紫已經到來,富堅卻驚奇的發現,在光鮮的夢想後面的,竟然是始料未及的殘酷現實。對於此段富堅義博的狀態,漫畫評論家野火伸太在《消失的漫畫家》中有詳細的介紹,本文即不再進行論述。

 

然而,這個時期富堅義博對漫畫看法轉變,意外的使他這個高綜合性漫畫家開始展示出新的才華。

 

比如人物設計:

漫畫評論家冰川龍之介曾經對富堅人設上的奇特之處進行評論,正如上圖對比,諸如海藤優等人的人物設計上跟主角們產生了鮮明對比:在人物設計理念上,主角方跟仙水方彷彿是兩部完全不同題材作品的人物。

 

但奇妙的是,明明人設差距如此之大,幽白讀者們在閱讀作品的時普遍不會因此而產生維和感。甚至絕大部分讀者不經人提醒,都無法發現其差距竟然如此之大。之所以富堅能融合諸多風格不同的人設,用他自己的話來講就是「執著於沒有自己的畫風」。其中奧秘就在富堅出類拔萃的符號提煉能力。

 

總的來說以手冢治蟲為代表的日本漫畫家在做人物設計時,都會講現實人物的特徵進行整理,通過符號化的設計性元素來強化這種特徵:譬如黑傑克臉上的疤痕和黑色大風衣,僅僅是這兩種元素同時存在,哪怕人物畫風完全改變,也不會妨礙讀者識別出這是黑傑克。

 

但是八十年代以大友克洋為標誌性的寫實系漫畫開始盛行,日本漫畫人物寫實的元素開始增多。

 

而富堅義博這個漫畫家特殊就特殊在這裡,他筆下的人物寫實系和設計系之間有個微妙的平衡點。如果他想畫寫實系人物,那麼寫實的要素就會增加一點,而反之則會將符號化的設計元素增加一點。他筆下的人物特徵都是經過精心提煉的,哪怕人設有所變換,讀者也不會意識到違和感。因為除去設計理念後,實際體現出來差距並沒有那麼大。

 

仙水篇在繪製上最為明顯的,一是原稿質量突然差了不少,二是寫實系的元素猛然增多。

 

原稿質量變得差了是因為在巨大的壓力下富堅發現只有獨立完成原稿才能獲得心理上的滿足與平衡。這相當於否定掉商業化漫畫作品根基的助手制度。因為寫實系漫畫的衝擊,90年代漫畫讀者對原稿精細度的要求已經遠超之前,而高質量的原稿又極大的增加漫畫家的工作量。想要不靠助手獨立繪製商業漫畫,早就變得不可能了。明知讀者對原稿的要求只會日漸增高,明知依靠助手就不可能繪製出合格的原稿,富堅依舊還是選擇了在仙水與幽助一戰中獨立完成原稿。此舉從側面反應出,富堅不止對漫畫,甚至對讀者的看法都開始發生了變化。富堅自我滿足的慾望,超過了對讀者的責任感。而這種變化導致的結果就是富堅將自身代入了反面角色之中。

 

現實系的元素猛然增多跟原稿質量變得更差則是基於同樣的理由,富堅對漫畫和讀者的看法發生了變化。仙水篇可能是富堅一生最為迷茫的篇章,因為他在對漫畫和讀者舊看法崩潰的同時,足以支持其創作的新看法卻還沒有找到。

 

富堅對少年漫畫模式已經徹底厭惡了。野火伸太在其評論中提到過,仙水篇絕對不是一個傳統的善戰勝惡的故事。主角方雖然獲得了戰鬥上的勝利,但他們在價值觀上卻完全沒有勝利。

 

當樹抱著仙水喊出:

 

「你們夠了吧。也該讓忍歇歇了吧。就算是在死後我也不想去靈界這是忍的遺言。」

「我不會讓你們用你們的標準來審判他的。忍的靈魂,我是不會交給你們的。」

「從現在起,我要和他兩個人靜靜地活下去。我們已經受夠了。」

「你們再去尋找別的敵人,繼續戰鬥吧。」

 

面對樹最後的質問,主角竟然是啞口無言,只能目送兩人離去。這段台詞可以說是此時富堅心態的忠實反應,是富堅本人的「泣血吶喊」。此時富堅已經找不到繼續繪製戰鬥的原因和理由,JUMP賴以制勝的王道戰鬥模式,對完美主義者的富堅來說已經是個難以承受的負擔和苦難。他對少年漫畫模式產生了極大的迷茫,難道少年漫畫不停戰鬥的意義,僅僅是為了吸引讀者繼續連載下去嗎?

 

但是富堅對少年漫畫模式開始質疑的同時,仙水篇反而是全幽游白書戰鬥元素最為豐富的一個篇章。可能是受到JOJO第三部替身的影響,富堅在仙水篇將戰鬥二詞所代表的意義極大的豐富了。內藤與藏馬用文字作戰,天沼與藏馬用遊戲作戰,控制規則等等。仙水篇將戰鬥從單純的肉體互搏拓展到更多的方面,也不乏經典的對戰。此時富堅的繪製技術很難說比起暗黑武術大會時期有本質不同,產生變化的是戰鬥行為本身。

 

從故事本身講的話,仙水篇現實要素變得更多,對於反面人物的塑造再度深入。仙水篇故事流程的確還是經典的強敵和手下的套路。但不同的地方在於,與幽助們戰鬥的對象從妖魔變成了人類。並且富堅極為刻意的為這些人類賦予現實度相當高的心理元素,比如喜歡遊戲的中二少年天沼月人,消極頹廢青年刃霧要,極端環保主義者御手洗清志等。這些角色跟之前的反派形象截然不同,他們幫助仙水的原因並不是因為仇恨或是本能性的凶惡,而是我們在生活中、現實中都會遇到的一些心理問題。富堅對他們的待遇也遠比之前的更好,在仙水篇完結時甚至給他們都做了用心十足的後日談。就算之前想要跟隨仙水一起毀滅人類,結果最終除了天生變態的神谷實之外,其他人還是變回成平凡的、隨處可見的人類,回歸了日常生活。對比之下,真是讓人咀嚼良久。

 

在種種問題下,仙水篇令人驚訝的粉碎了作品最根本性的設定之一,為幽游白書最後一個篇章——魔強統一戰,埋下了伏筆。

 

男主角,浦飯幽助,變成了魔族。

 

魔強統一戰時期的富堅義博。

 

說起來也很有意思,明明富堅粉碎掉了幽助的基本設定,將其轉生成了魔族,但JUMP似乎並不以為意。富堅在訪談提到過,「如果還要繼續連載的話,我只有兩個選擇,一是毀掉已經定型了的角色,二是新瓶裝舊酒重複以前的故事,直到讀者看膩了為止。當然,JUMP並沒有允許我進行上文中提到過的那種『毀掉既存角色(譯註:其實出場角色都是演員,《幽游白書》是一個被演出來的故事)』的嘗試。」這說明,起碼這個時間點JUMP對富堅並沒有喪失約束力。換句話說,JUMP認同了富堅更改的幽助設定。

 

我作為一個讀者,懷著惡意揣測了下JUMP編輯的意圖。或許JUMP根本就不在乎作品所謂的完成度,幽助的設定更改反而是他們想要看到的。哪怕設定矛盾了,又能怎麼樣呢?比起更改設定帶來的好處簡直不值一提——孫悟空變成賽亞人後,就有更多更強的敵人供Z戰士們戰鬥;幽助變成魔族後,又怎麼會例外呢?比起作品完成度,JUMP毫不猶豫的選擇作品的商業價值。而富堅呢,對於破壞既有設定更是沒有絲毫心理負擔,也不負所望的增加了大量強大的新敵人。不過JUMP似乎忘了,漫畫家這種生物,不是作畫機器,而是有思想有個性,甚至是強烈思想個性的人。

 

之後的事,我們大家都知道了。

 

從格鬥上講,魔強統一戰雖然對戰較少,但飛影與時雨一場對決,還是能夠相當充分的說明問題。飛影與時雨這場對決沒有任何花巧,靠的就是單純的動作設計和構圖能力。就算是仙水篇,富堅在動作設計上也沒體現出這樣的水準。也就是說除去因為不使用助手而使得原稿質量下降這一點,富堅在繪畫上的造詣再度進步了。

 

魔強統一戰的爭議非常大,喜歡和討厭的人都大有人在。魔強統一戰之所以會產生這樣大分歧,也是因為這一個篇章的特殊性。富堅經過了仙水篇對少年漫畫的固定化的模式已經忍無可忍,因此他建立了同樣的模式,然後摧毀了他。

 

魔強統一戰從構成上來講,其實更像是用一條故事線串出來的短篇小說集。這段劇情在推進故事時顯得尤其的漫不經心,幽助非常簡單的就說服魔界三巨頭解散國家來打一場武鬥會,原本應該是處於故事核心的魔強統一戰更是草草結尾。然而比起潦草的故事主線,魔強中出場的每個人的故事卻講得百轉千折,妙趣橫生。雷禪的過去是在講訴愛情與友情的故事,飛影的過去則尋找自身意義與情感的故事,軀的過去則是尋找救贖的故事,黃泉的過去是改變自己。魔強統一戰之後,諸人的去向更是風輕雲淡。這是一段回味無窮的,關於生活的故事。

 

某種意義上,幽白的魔強統一篇依然是完整的,哪怕它摧毀了既有設定,主線故事也頗為潦草。但是它依舊是有著完整的結構,只是與一般故事不同的,這個故事的最高潮不是在看似轟轟烈烈的魔強統一戰上,而是在一切都歸於平凡的餘韻。它的構成對比起《灌籃高手》來是相應成趣,同樣突然完結的《灌籃高手》將全部力量用在了傳統故事結構上的高潮,而餘韻部分則草草掠過。

 

話又說回來,魔強統一戰篇明明連前半部分最為重要的設定都給破壞掉了,但角色們的內在本質卻是如一而終的。某種意義上,富堅最堅持的部分既不是故事,也不是設定,而是這些角色的內心。哪怕是他身處最為低谷的狀態,也最終沒有下得去手,將角色本質破壞掉。

 

最後的最後,我認為富堅哪怕是滿腹怨言,哪怕是身體已經承受不住,哪怕是一看到原畫稿就想吐,他依然是在認真描繪著幽游白書的。否則魔強統一戰也不會有眾多動人的故事和餘韻無窮的後日談。

 

無論怎麼說,他終究是愛著漫畫的。

 

《LEVEL E》時期的富堅義博

 

《LEVEL E》(以下簡稱《LE》)是一本寓言漫畫,不過因為我對《LE》的研究並不是很深,所以本文對《LE》的漫畫本身不作多談,而著重於《LE》之於富堅義博的意義。

 

野火伸太曾經在《幽游白書》完結後非常擔心富堅義博是否會就此離開漫畫界,而《LE》的出現則是解除了她的擔憂。

 

在我看來,從《LE》中展示出來的,是富堅重塑了對漫畫的理解,以及重新定位了作者與讀者之間的關係。原本,在《幽游白書》時期對漫畫的理解和對讀者的定位都崩潰的富堅,很有可能從此徹底離開漫畫。值得慶幸的是,富堅對漫畫的執著或者說對漫畫的熱愛,支撐起他在低谷中奮起。他在並不長的時間裡走出了陰影,並且找到了自身創作的支柱。

 

《LE》的確找到了富堅在《幽游白書》時期深甚為困擾的、未能解決的問題的答案。雖然僅僅是其中一部分,而另外一部分他將會在《獵人》的長跑中繼續追尋。野火伸太在她的《富堅義博論》裡這樣寫道:

 

完成度是衡量一部作品的重要因素。被作者親手破壞,又被最終放棄的《幽游白書》,絕對難以稱之為完成度高的作品。然而,在追求完成度之前,還有更重要的值得追求的事物——那就是作者自身。作者自身的才是一個個人物得以存在,作品的世界觀得以架構的前提。《幽游白書》恰恰相反,這是一部作者愈是尋求自我,愈是發現不得不破壞作品的,不幸的漫畫。究竟要怎樣才能拯救這部漫畫——在《幽游白書》完結將近十年後的今天,我們依舊感到迷茫。如果非要說出個答案,恐怕拯救這部作品的前提是,主人公浦飯幽助是浦飯幽助,富堅義博是富堅義博吧。

 

《LE》就可以說就是這樣一個故事——主人公的笨蛋王子是笨蛋王子,富堅義博是富堅義博。毫無疑問的,富堅義博確實在王子身上投注了自身的影子。原本將自身的一部分投注進角色,可以說是創作者最基本的技巧之一。

 

不過無論王子看上去再怎麼像是富堅本人,投影始終只是投影,他的喜怒哀樂已經無法再影響到高高在上的創世神了。富堅能夠穩穩的坐在了神位上,饒有興致看著自己創造的悲歡離合。

 

《LE》時期的富堅即是創作者,又是讀者。同時兼具兩者視野的富堅,能夠以居高臨下視線去看故事。對於此時的富堅而言,沒有比這更為珍貴的東西了。

 

富堅和其他作者不同,他背負著他人所不具有的挑戰動機,即《幽游白書》的失敗。但是,換個角度來想,這終究是他自己所認為的失敗。即使有種種的不足,《幽游白書》仍舊是一部優秀的作品,一部熱門的作品,許多人心目中的「神作」。即使他不道歉不反省不彌補,讀者們也不會有特別的反應,就如對待世間其他的不完美的作品一樣。但富堅本人不願意如此。他承認了失敗,又再度發起了挑戰。不同於新人漫畫家,此時的富堅比誰都更明白在《週刊少年JUMP》上追求高完成度的困難,比誰都更明白前路存在的種種未知的危險,但他還是義無返顧地上路了,冒著失敗的危險上路了。

 

LE完結後,富堅義博,再次啟程。

 

獵人考試篇時期的富堅義博。

 

經過數年調整,1998年富堅義博終於再度開始了他新的征程。

 

《LE》時期已經證明其畫技風格全面成熟的富堅,在《獵人》初連載時竟然風格大為轉變。

 

首當其衝的就是上面這個綠油油的封面……這個上色相當的敷衍了事,其實之前富堅就很清楚自身上色水準,但他絕對不會自曝其短畫這種高彩度單色調的彩圖。這也在側面反應富堅對漫畫認識的轉變,他對某些東西已經不怎麼在乎了。

 

其次,《獵人》繪柄相較於《幽游白書》後期和《LE》時期大幅簡化。

 

 

考試篇時期與《LE》時期對比。

 

關於這點野火申太再度一語道中:

 

一句是「追求畫工的傢伙往往是消失得最快的(瀧澤解,劇畫作家)。」從大友克洋開始,漫畫家的這種傾向越來越強烈了。《マンガ テクニック 講座(漫畫技巧講座系列)》就是這種傾向的極端產物。這種人否定抽象的漫畫,畫畫力求接近真實,最好畫得像照片一樣。這和搖滾界的Fushion現象很相似,他們總要追求「更高超的技巧」,「更寫實的畫工」,卻越來越畫不出東西來,最後自己把自己壓垮。這種類型的「消失的漫畫家」最近越來越多了。一位漫畫編輯這樣談到。

 

一旦開始嘗試像照片一樣的畫風,那不管僱用多少助手都是不夠用的。長此以往,光是人事費就支付不起了。從這點上看,富堅想要「自己一個人製作原稿」的這種傾向是非常值得肯定的。事實上,《LE》的畫風就很穩定。

 

富堅恐怕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精美的畫風會帶來不必要的負擔,對原本就有想要自己一個人製作原稿慾望的富堅來說更是如此。如果想要更長期的連載下去,降低繪柄精度也是必然的。

 

再次,在仙水篇慢慢體現出來的高綜合性特徵在獵人體現得更加明顯:

 

主角三人組,面部細節較少,設計性的特徵更明顯,比如髮型臉型服裝等。

 

 

考試測試官,面部細節更加豐富,紋理也貼近現實。

 

最後,這個時期富堅作畫技術已經非常厚實,戰鬥場面繪製也是手到擒來,不再需要用漫畫技法去掩飾弱項。

 

在故事和設定上,《獵人》從一開始就顯現出富堅花的心思來。

 

光從設定上來看,獵人考試就是一次對少年漫畫既有模式的挑戰。獵人考試的矛盾在於能否通過考試,並不存在一定需要打到的敵人。根據環境情況的不同,敵人和同伴的身份可以隨時轉換。戰鬥變得不再是敵我雙方的二元論,僅僅是需要和不需要,並沒有大義存在。

 

我一直不認為《火影忍者》的中忍考試是抄襲獵人考試篇,因為中忍考試說到底還是傳統的戰鬥二元論,有著必須打敗的敵人,考察的主要目的也是戰鬥力,這跟否定戰鬥二元化的獵人考試篇是有本質上的不同。野火伸太在其《富堅義博論》中曾經對「戰鬥」這種行為立論,論述「戰鬥」這種行為本質的無意義。

 

對於原本就不是少年漫畫家的野火申太來說,或許的確是這樣沒錯,但「戰鬥」早就已經是少年漫畫這種儀式的一部分,對於儀式來說,重要的不是其本身,而是帶給讀者的儀式感。富堅雖然的確厭惡了少年漫畫式的陳腔濫調,但並不代表他厭惡「戰鬥」本身,事實上《獵人》的戰鬥也為數不少。

 

由於獵人考試設定,故事自由度變得高了起來。因為沒有非打到不可的敵人了,所以自然也就不存在陰謀論這種常用的故事模式。考試篇整體來看更像是一個高綜合性的跑團式RPG類遊戲,當棋子走到某個部分的時候,就會根據其位置敘述的規則進行遊戲。而故事的主要矛盾則是由棋子和規則兩方面來共同構成,棋子的勝負也就變成了誰更理解規則。

 

從考試篇一開始,《獵人》的角色塑造就非常考究。村田雄介的《漫畫家教室R》中曾說過,富堅在考試篇塑造角色時會先創造出角色,然後讓創造出的角色對某個事件展開對話。一旦對話中,角色說出非自身性格的對話時,他就會立刻拋棄這段對話,展開另外一個對話事件。這種塑造角色方式確實非常麻煩,讀者也不見得會理解。但這種方式確實能夠讓角色的鮮活起來,隨著塑造加深,這些角色會被注入生命力,甚至會脫離作者本身的掌控。

 

富堅用這種方式,給原本只存在於漫畫中的假人注入了生命力。《獵人》主角們的確不能在現實世界中存在,但他們本身有自己的固定邏輯和路線發展,會根據外部環境變化。在《獵人》世界裡,他們就能真實的存在著。

 

過渡篇

 

我將揍敵客篇和天空競技場篇統稱為過渡篇,這兩篇都是為了承上啟下而存在的。

 

揍敵客篇奠定了可以說是獵人故事的基礎之一的重要部分——奇牙家庭背景以及奇牙與小剛之間關係。這些部分貫穿目前為止除黑暗大陸篇之外所有獵人的故事,作為角色重要的內因來推進故事與人物性格的發展。

 

天空競技場篇則是為引入念能力,將戰鬥要素方便的融入了獵人中。可能有人會說,引入戰鬥要素是富堅對於少年漫畫模式屈服的象徵,但其實並不是這樣。

 

應該這樣說,富堅對少年漫畫模式並不是徹底的反感的,他討厭的是陳腐的儀式而不是少年漫畫模式本身。戰鬥也是一樣,他真正反對的,是二元論,而不是戰鬥本身。

 

什麼是二元論?這裡的定義為「並不是簡單的敵人是惡,我方是善這種為了給予戰鬥理由大義的模式」。筆者所謂的二元論,是指的戰鬥本身是不是解決主要矛盾方法的二元論。簡單的說:「少年漫畫裡是不是只要拳頭夠硬就好了」

 

舉個例子,比如現在最為火熱的少年漫畫《海賊王》就是典型的二元論。以空島為例,只要路飛打敗神‧艾尼路,所有矛盾就迎刃而解了。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艾尼路是個徹頭徹尾的混球,空島和香朵拉人民或者更應該說讀者的仇恨,被他一個人吸引了。只要打敗了他,大家都會得到滿足,也就不會去深究矛盾的本質。

 

但反之來說,如果不存在艾尼路,那會變得如何?答案是空島篇的矛盾會無限的複雜起來,正如現實世界上所有的民族矛盾一樣,要解決積年累月的矛盾需要同樣漫長的時間和極為小心的政策。這對於一個少年漫畫來說,是絕對不能涉及的層面。

 

二元論則是解決了這個問題,善惡還在其次,更重要的是它將複雜的問題簡化成了戰鬥是否能勝利。勝利了,那問題就解決了,失敗了,則等到以後能勝利的時候再解決。(PS:《海賊王》在之後的魚人篇確實涉及了這個層面,然後就乖乖的縮了回來……《火影》同理)

 

對於富堅來說,二元論是從仙水篇就開始困擾他的問題。他對這種取巧的問題解決方法無法認同,才會在《獵人》中不使用這種少年格鬥漫畫中最為常見的理論。

 

回過頭來說天空競技場篇。這個篇章中「念」首次出現,念系統好處不用多談,這可能是漫畫史上綜合性最高的一個格鬥系統。它建立了一個平台,能夠讓所有涉及「戰鬥」的行為都能毫無隔閡並且非常合理的融合進作品裡——如果你願意,甚至能用這個系統打一場灌籃高手式的籃球。

 

另外,天空競技場篇對於「格鬥」表現,富堅再度進步了。西索與卡斯特羅,西索與小傑兩場戰鬥都非常精彩。這種精彩的原因一是各種信息量非常巨大,光是西索與卡斯特羅之戰就包含有魔術,心理,念系統的運用和動作設計等等內容。二是將戰鬥本身作為故事來編排,起轉承接一應俱全,懸念轉折也樣樣俱到。所以說,戰鬥並不是少年漫畫原罪,只要認真的編排,格鬥漫畫真的可以永遠連載下去,比如經典的少年漫畫《功夫旋風兒》,長達94卷篇幅卻絲毫沒有疲態,我看再連載94卷讀者也不會膩味。

 

經過兩個過渡篇章,富堅也真正完成了獵人故事的根基,開始向他追求的目標發起挑戰。

 

幻影旅團篇

 

幻影旅團篇是個完成度很高的篇章。

 

首先,旅團篇很可能是獵人原稿最為精細的一個篇章,雖然富堅意識到太過精細的原稿會產生很大的負擔,但此時終究沒有後面那麼灑脫……還有在連載旅團篇時富堅還是使用了助手,就目前所知旅團篇的助手最少有兩人。既然有了助手的存在,原稿質量自然大幅提高,看下圖中一目瞭然的魚:

 

 

因為旅團篇背景比較接近現實,所以相應的背景工作量也比之前篇章更大,富堅使用助手也是某種程度的妥協。

 

與此同時,富堅大概是學習了一些電影理論,比起之前更加意識到景物對於分鏡的作用,有意識的開始使用景物作為蒙太奇手段,比如:

 

 

這種蒙太奇,是之前富堅作品並沒有的東西。

 

戰鬥的編排上,旅團篇跟天空競技場一脈相承,減少篇幅,增加動作設計和信息量,並且強調氛圍。旅團篇的三場格鬥戲都非常精彩,這兩場的精彩不僅僅是它們本身,更重要的是它們非常符合故事氛圍,故事氛圍與格鬥場面形成了互補式的增強。

 

而在劇情上,旅團篇富堅開始亮出自己的獠牙。

 

《獵人》經典的多線結構出現了。旅團篇多線分別獨立發展,又因為必然的事件交匯在一起。跟一般少年漫畫分頭展開不同,獵人的多線結構無時無刻都在產生蝴蝶效應,從而互相影響著故事進展。酷拉皮卡殺死窩金使得小剛組開始接觸到旅團;小剛和奇牙遇到小滴,在身處旅團基地時因此而渡過危機;團長潛伏進大廈,獲得預言詩的能力更是影響深遠。

 

最重要的是,旅團篇爽快的否定了二元論。旅團篇確實有三場運用武力的戰鬥,但這三場戰鬥都沒有解決任何矛盾。酷拉皮卡和窩金的戰鬥反而讓矛盾更為激化了。

 

否定二元論的結果,就是整個旅團篇沒有任何贏家。旅團失去窩金和派克諾妲,西索背叛團長也被封印了能力;酷拉皮卡消滅旅團存在的目標沒有達成,團長讓他意識到要消滅旅團並不是殺死某個人就可以做到的;西索費盡心思想要跟團長戰鬥的目標也沒有達成;小傑想要通過抓住旅團團員獲得獎金購買貪婪大陸(以下簡稱GI)遊戲的目標也沒有成功。但同時的,旅團篇的主要角色又都沒有滿盤皆輸。旅團能繼續存在下去;酷拉皮卡對旅團也造成了傷害,並且獲得了老闆賞識,能更進一步收集自己族人的眼睛;西索依然有機會跟團長決鬥;小傑通過富豪巴特拉的僱傭依然獲得了GI遊戲的資格。

 

旅團篇故事的高潮與昇華都與傳統少年漫畫模式截然不同。主角方和反派都是獨立的存在,不是目的性很強的角色。

 

同時,富堅人物塑造能力突破了困擾無數創作者的天花板。很久之後,富堅在與藤卷對談中談到,旅團篇的角色已經超越了富堅的控制,變得能夠掌控自身命運起來。

 

旅團篇形象鮮明的角色不下五十人,這些人沒有任何模板化和符號化,他們不止有表面的行為模式還有自身的喜怒哀樂和生活方式,他們會因為故事影響而產生變化,也會因為變化而反過來影響故事。

 

這些角色對劇情進展產生了不可估量的作用,旅團篇結局也是由角色的內在本質所引導而成的。對旅團來說,最致命的不是酷拉皮卡而是團員之間的內訌。這種內訌根本原因是因為旅團這些角色是具有生命力的假人,他們有著自身的性格和邏輯而不是功能性的符號,所以他們對旅團有著截然不同的理解,而且他們的性格上也有著各自的缺點。派克諾妲最終選擇的自我犧牲也對故事完成了昇華。用一種很諷刺的共輸結局,反派和主角同時確認了同伴到底有何意義。與傳統少年漫畫主角方通過同伴擁有更強的力量完全不同的是,旅團篇對同伴的情感更像是人物無可迴避的軟肋,旅團因為窩金險些被殺掉,六人甚至差點內訌造成數倍於此的損害,酷拉為了保護同伴最終沒有殺死團長,派克諾妲為了同伴自我犧牲反而成全了酷拉皮卡。也正因為這些無可避免的人性弱點,角色才會如此鮮活,才會有生命力。

 

而這種人物塑造的能力也絕不是憑空掉下來的,正如前幾章所言,這是富堅通過對角色對話性格反覆大量的揣摩,在足夠積累下才厚積薄發的成果。

 

貪婪大陸篇

 

貪婪大陸篇算是富堅式遊戲情節總彙集。GI篇從設定上的確是非常高明,講原本僅僅用於戰鬥的念系統作為遊戲的玩法引入的概念也是讓人耳目一新。並且GI篇在怪物和技能設計上動足了心思,只要你願意去研究,就能獲得如同玩遊戲一般樂趣。

 

與近年流行的MMO RPG為基礎的ACG故事相比,GI篇更像是一個遊戲。一般MMO RPG作品重點幾乎都不是遊戲本身 ,而是進入這個世界觀後的故事。GI篇雖然有MMO RPG的設計,但歸根結底還是傳統的RPG。富堅義博作為資深玩家,對傳統RPG玩家追尋的是什麼,真是了如執掌。比如,根據隱藏信息發現支線觸發條件,巧妙運用看似不相關的卡片去提高遊戲勝率,PVP對卡片的巧妙運用,怪物弱點設計等。GI篇對這些小細節運用的回報刻畫非常的合理,經過思考和探索發現的東西才更有樂趣,這正是日式RPG的醍醐味。

 

GI篇在故事上依然屬於多線推進,互相影響。只是因為主題的變幻,更加集中在了主角身上。大概是考慮到有些讀者並不喜歡遊戲,所以GI篇在炸彈魔這條線的構成上更接近傳統模式一些,對遊戲的利用也相對較少,以此平衡觀感。

 

總的來說,GI篇是需要讀者自身去發現樂趣的一個篇章,只會被動接受的讀者在此篇章不會獲得很高的樂趣。比起福本等人來說,富堅確實更接近遊戲的本質自身發掘和探索的樂趣而不是故事。這確實是富堅自信的一種表現,現在他已經有足夠的資本畫自己想要畫的內容。在GI篇後半部分獵人頭次出現了幾乎沒有經過修整的草稿式原稿,看來富堅經過再度舊病復發,進入了一個人完成原稿的狀態。但與之前不同,現在已經沒有任何人能逼迫他了,他這種狀態並不是為了宣洩壓力,而為了追求更高的層次所做的儀式。

 

貪婪大陸篇完結後,獵人螞蟻篇的長跑開始了。

 

螞蟻篇

 

在旅團篇完成夙願之後,富堅對漫畫的理解已經遠非《幽游白書》時期能及,對當時留下的種種遺憾,富堅已經準備好了再度挑戰。

 

螞蟻篇恐怕是富堅此生頭次也有很可能也是最後一次心無旁騖的對漫畫這種形式做出挑戰。雖然螞蟻篇之前的GI篇和旅團篇也是不落窠臼的篇章,但它們都是在富堅在充分考慮自身追求和一般讀者需求後所達到的一種平衡。螞蟻篇在本質上有所不同。螞蟻篇不是沒有考慮讀者,只是這個讀者就是富堅自身。螞蟻篇裡原本的讀者位置被富堅本人所替換掉。富堅在作為主觀創作者的同時,也站在客觀的讀者位置上共同構建著這個故事。能這麼做的基礎是富堅已功成名就,對名利都已經沒有了追求,能夠追求純粹的自我價值體現……好吧,簡單明確的說,這個時候富堅能想怎麼玩就怎麼玩,想怎麼拖稿就怎麼拖稿了。

 

螞蟻篇從開篇跟之前的篇章有著明顯不同的風格。這個篇章讀者當成一部少年漫畫去看是討不了好的,因為螞蟻篇並不是少年漫畫。對螞蟻篇來說歸類為青年或是少年都毫無意義,因為螞蟻篇就是富堅義博的漫畫。

 

富堅義博的漫畫觀

 

漫畫到底是什麼呢?相信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認識,有些人覺得漫畫精髓在畫上,有些人覺得漫畫精髓在故事上。而對於富堅來說,分鏡、敘事、畫面構成都是漫畫的一部分。螞蟻篇顯現了他對漫畫這種形式的獨特理解。

 

螞蟻篇從王宮突入開始為什麼要有這麼多旁白?其意義有三:

 

一、旁白可以減緩讀者的主觀時間,大密度的旁白會使得讀者產生一種漫長的感覺,效果基本基本可以說是漫畫版《黑客帝國》子彈時間。螞蟻篇的旁白跟《獵人》之前的解釋性文字相比較,文字量偏高,但信息量卻相對減少。這也是一種調整,讓讀者實際閱讀理解的時間並不會因為文字量偏高而增加。主觀時間和客觀時間錯位後能極大的提升閱讀緊張感。

 

二、旁白提供了第三種視角,吸收了激烈情緒,成為緩衝帶,這裡我就實際截一段來說說吧。

 

注意看這張畫面上的字,非常巧妙的切換和銜接了小剛視角,貓女的視角,以及上帝的視角。這三種視角來看這個場景,首先讓小剛的視角去醞釀情緒,接著由上帝視角在保留和吸收這種情緒的前提下,無縫銜接到貓女的視角上,讓貓女的視角去承受這種情緒。這使得情緒傳遞有了一個中間的介質。

 

三、旁白隨著劇情的進展,在悄悄的加速讀者的主觀時間。

 

實際上螞蟻篇越到後半部分旁白越稀薄,相對應的讀者主觀時間也會跟著加速。從個人經驗來講,25~27卷讀起來會感覺非常漫長,而28~30卷卻明顯比25~27卷要快得多。但信息量上這六卷其實並沒有那麼大的變化,實際上的閱讀時間也並沒有太大的區別,其中的差異可以說是漫畫版的魔術吧!

 

富堅本身就是個非常理性的人,不是那種能夠將自身帶入故事中,全心全力投入其中創作的超熱情的漫畫家,因此富堅是絕對沒有辦法畫出《海賊王》這種讓人涕淚橫流的漫畫的。雖然一定程度上能用技巧去彌補,但無論是《幽游白書》時期還是《獵人》時期,情感表達終究是內斂部分超過激烈部分。

 

雖然這兩種類型漫畫家本身沒有高下之分,但是富堅為了能夠突破感情表達的限制還是一直在尋求答案,而這種尋求導出的結論就是旁白。螞蟻篇通過旁白作為緩衝吸收了感情,從而使得富堅在整體保持了理智堅韌的基調,同時又讓人物情緒強烈的釋放出來。

 

更令人驚奇的是,這種技法堪稱漫畫專用。無論是動畫、電影還是小說都無法用同樣的方式達成同樣的效果。事實上動畫版《獵人2011》宮殿突入的時候確實節奏非常緩慢,跟漫畫閱讀時的感覺完全不同。

 

這是因為動畫本身存在著客觀的時間軸,而漫畫的時間軸則是由讀者本身所決定的。這種技法的本質是通過閱讀節奏去控制讀者的主觀時間,而動畫或是電影則是先天存在著時間軸,讀者只能跟隨著時間軸被動的接受,自然效果也就出不來了。而小說則沒有第三視角緩衝的餘地,沒有畫面存在的情況下,增加第三視角的敘述量並不能控制讀者的閱讀節奏。

 

同理,九連黑也是一種只有漫畫能使用的技巧。新版動畫之所以不做原本的九連黑,是因為做了反而會失去意義。因為時間軸的存在,使得九連黑不具有漫畫同樣的效果。

 

在畫面上,螞蟻篇的富堅也再度進化了。好吧,我們先不提草稿……

 

在人物繪製上,螞蟻篇與之間篇章有很大的不同。比如經常出現的這種畫面:

 

 

這種上不用網點,用乾脆利落的交錯排線組織結構和陰影,即使在著重加深的地方也不用平涂而是用排線。

 

(左邊是排線,右邊是平涂)

 

這實際上是跟之前富堅扉頁插圖是一樣的,之前旅團和GI篇偶爾會在特別的地方出現,但並不是經常,而螞蟻篇出現頻率則遠遠高於此。富堅通過這種畫法潛移默化的營造氛圍,螞蟻篇整體氛圍的灰暗很大程度就是這種畫法上的改變所帶來的。

 

在鏡頭上,富堅也體現出了之前所沒有的東西,那就是機位,比如這段經典的環形鏡頭:

 

我們看可以看到明顯的鏡頭推進軌跡,這在GI篇和旅團篇都是看不到的:

 

(旅團篇的鏡頭,並沒有推移的過程)

 

尤比憤怒十足的一擊,其衝擊力放佛可以沖紙而出,鏡頭機位也非常有構想,傾斜的鏡頭使得畫面對角線更長,焦距也發生了變化。

 

旅團篇類似畫面無論是構圖還是魄力都遠不及此。

 

 

兩組相似動作的鏡頭對比我們可以很明顯的看出,螞蟻篇構圖上更強調視距上的對比,層次感非常極端,展現出魄力比原先更具有壓倒性。

 

在人物上也是如此,螞蟻篇堪稱富堅人物塑造集大成的一篇,其表情不止是複雜,更是極度準確。可以說,能畫出角色這樣深入的情緒,不僅僅需要強大的畫力,更需要對角色有著極為深入的理解才可以。並且螞蟻篇是將既有的人物投入熔爐再次淬煉,將符號化的主角和配角注入人性後能得到非凡的戲劇張力。

 

也就是說,單純從畫上來講,螞蟻篇依然是有進步。因為富堅連載時不使用助手,導致原稿精度下降,所以常常給人造成畫面不如以前的錯覺。但是單行本修正後,螞蟻篇就算是精度也並不比之前差的,有人覺得不如以前,更多的是因為基調和場景改變產生的不適應。這也顯現出螞蟻篇的特殊性。

 

再說螞蟻篇的戰鬥,戰鬥螞蟻篇前半和後半完全是兩個風格,前半可以說是富堅對於少年漫畫戰鬥模式的總結。有傳統的動作設計,有能力戰,有使用點子逆轉。但到了王宮突入則就完全不同了。王宮突入戰鬥昇華成了戰略,王宮突入時所有人都只能獲得自身周圍的信息,計畫趕不上變化,所有人都只能憑藉自身的理解去行動。這與傳統少年漫畫完全不同,傳統少年漫畫終究還是會將敵我兩方擺到一個擂台上進行戰鬥。螞蟻篇每個角色每個決定都會影響故事的進程,所謂的蝴蝶效應被徹底的體現出來——互相影響的蝴蝶效應,這才是多線敘事的根本,如果沒有蝴蝶效應,那就不能稱之為多線敘事,僅僅是用不同的角色講故事而已。

 

更有趣的是,螞蟻篇最為重要的兩場戰鬥,王與會長,小剛與貓女則更加體現了富堅對傳統少年漫畫戰鬥模式的解構:

 

王和會長一戰初看似乎是很傳統的少年漫畫戰鬥模式,這對於獵人這部從頭到尾都與此無緣的漫畫來說,這反而是極反常的。

 

在會長與王的對戰的過程中,兩人表情極度豐富,特別是會長:

 

這些表情對人物心理把握之精準就不談了,更重要的是,為何一場看似「傳統」的戰鬥會有如此豐富的表情?

 

這是因為會長與王的戰鬥與其說是格鬥,不如說是在用自身哲學思辨。此戰的核心並不是動作,而是人物表情和台詞。從會長對武道理解開始,王用棋道中領悟的道理破解,再到王對人類的產生新的理解,到會長嘲笑王對人類的理解。此戰從頭到尾都不是在比誰的拳頭更硬,而是雙方核心觀點的思辨。

 

最後,一顆薔薇結束了一切。這不僅僅是單純的暴力,更是雙方觀點的直接體現;王的觀點是自身是集奇美拉蟻種族精華於一體,本身代表了這個種族的終極進化,人類個體的東西怎麼可能戰勝一個種族呢?會長則無情的嘲笑了王的幼稚:不是奇美拉蟻這種進化才叫進化的,薔薇這種低成本高威力的炸彈又何嘗不進化呢?能夠製造這樣一顆炸彈又需要多少年的積累,多少人的經驗和智慧才能製造?人類共同積累的智慧進化,絲毫不比比奇美拉蟻的進化遜色——讀作進化,寫為惡意的雙關詞,聯想炸彈原本作用,也就不難理解了。

 

小剛與貓女這場戰鬥又是如此,原本這場戰鬥的模式跟孫悟空在那美剋星戰勝弗利薩是一樣的,不同的是富堅賦予了其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種意義。螞蟻篇實際主軸是王和小剛兩個在主題上對應的角色。從某種意義上來看,螞蟻篇不就是這兩個角色的童年終結,也就是成長的歷程麼?顯而易見的王的成長不談,小剛我認為也是成長形式的一種。有的時候,成長並不一定是好事。小剛被仇恨和悲傷摧毀性的揠苗助長。這使得他在討伐隊處於超然的位置,能夠以近乎完美的解答方式解決一切問題。那麼小剛變成黑剛的過程,我認為可以看成小剛這種成長的一種視覺表現形式,這種成長的確使人強大,但同時也是荒誕扭曲讓人悲哀的。對少年漫畫的終極解構,莫過於用少年漫畫同樣的模式造成完全不同的結果了。

 

這兩場戰鬥打的是理念,是氣勢,是故事矛盾的集中爆發。只要有了這些東西,就算是傳統戰鬥模式,也能煥發出空前絕後的力度——戰鬥不僅是感官上的刺激,還能深化主題。

 

螞蟻篇在結構上,講究角色性格與位置的在不改變立場下的正負變幻。比如王與小剛:

 

這兩個角色是表裡主角,也是螞蟻篇故事風暴的兩個暴風眼。這兩個角色雖然立場不同,但本質竟然極為相似。王在漸漸變化的同時小剛也漸漸向著反方向變化。

 

王從最開始的出自本性冷酷,再到慢慢認識人性的價值,再有認識人性的價值到對自身存在的覺醒,在這樣一個過程中引領著故事走向。因為王的一念之別,立場相同的三護衛一分為三,貓女維護的是王這個個體,普夫則是忠於王這個概念,尤比則是被動的接受外部的觀點。明明立場相同,僅僅對於「王」這個字的理解不同,就使得三護衛在價值觀上產生了極強正負變幻。

 

小剛從最開始的純真無垢,到內心被仇恨的火焰所佔領,心也變得越發的狹窄,最終以自殘的形式與仇敵幾乎同歸於盡。

 

螞蟻篇看上去小剛並沒有與王產生交集,但事實上兩個人命運和性格在形式上高度對應,完全可以說是表裡兩面的雙主角。富堅並沒有像是一般作品的處理方法,讓他們站到相互面前去決定最終命運的走向。這兩個人的軌跡就像是一條DNA的螺旋,相輔相成又絕對不會相交。所以,《獵人》動畫版螞蟻篇ED的表裡一體不該是指王和小麥,應該是王和小剛才對。他們分別體現出本質相似的兩人完全相反的性格發展和相似的命運。分別體現出人性最為美好和最為激烈的部分。

 

像這種對比性強烈的並且情感豐富多層場景還有很多,比如威爾芬一詞決定生死的場景:

 

威爾芬在極度恐懼下迅速變老,向王口吐真言,使得普夫機關算盡編排的謊言在僅僅在一句真話之間就煙消雲散。威爾芬從恐懼到覺悟,王的覺醒,普夫的徹底敗北,竟然只在一句話之間。更巧妙的是,威爾芬與普夫恰似一體兩面,他們同樣忠於一個概念性的「王」,他們同樣擅長編織謊言和利用人心,他們甚至連編織謊言的方式都差不多。這種戲劇性的對比似乎在強烈的展示著何謂性格與命運,僅僅是因為所處場面的正負不同,就能讓兩個相似的人一個生一個死。

 

這種場面還有很多,小剛與貓女,會長與王,龐母與王,螞蟻篇幾乎所有矛盾爆發的場面都有數層的情緒以及隱含的正負變幻。

 

螞蟻篇可能是少年漫畫歷史上最為特殊的一個篇章。它的優點難以言表,缺點很容易找但又缺乏說服力,它對讀者的挑剔程度極高,但大量讀者從總體上來看又是肯定這一章的,它好像很陳腔濫調,同時又好像非常新穎。筆者接下來會詳細論述造成為何會造成這種結果。

 

正如之前筆者所說,螞蟻篇與之前篇章有著極大的不同,而這種不同造成了很多讀者的不適應。除去畫面之後,螞蟻篇最先從設定上給人帶來了違和感:突如其來的巨大螞蟻,很輕易的就獲得了強大的力量,強力到不可戰勝的BOSS以及現實性濃厚的背景設定。

 

產生違和感的原因是螞蟻篇的氛圍跟之前旅團篇和GI篇截然不同,旅團篇現實得幾乎是照搬了人類城市,GI對修煉大量的描述更是在闡述沒有人能簡單的就能變強。但螞蟻篇因為螞蟻的出現,超現實要素壓倒了現實要素。螞蟻生來就有的強大也跟GI篇截然相反,而強大到不可戰勝的BOSS也正是之前獵人一直避免產生的。但這並不是說螞蟻篇設定上不合理,相反獵人從考試篇就有基本設定,在獵人世界觀裡超現實要素是要壓倒現實要素的,螞蟻篇的設定完全是在獵人框架內。對螞蟻篇設定的抱怨更多是一種對長期習慣的儀式被破壞的不適感。之前篇章的慣性使得一部分讀者產生了「獵人就該是這樣」的錯覺,這就產生了一種儀式感超過了意義本身的情況。

 

何謂儀式感?就是常規慣例,如「空洞的儀式」、「無意義的儀式」。劉易斯•T•賽特的著作《世俗劇,儀式感和熱內》中這樣形容儀式感,「簡言之,它意味著如願以償」。

 

《獵人》在之前的篇章中並沒有使用少年漫畫的儀式,它更多的是用與少年漫畫背道而馳的設定去顛覆讀者的預期,但終究設定本身就是背道而馳的,讀者在心理預期上已經有了足夠準備,《獵人》僅僅是對少年漫畫提出了反義而不是解構它。而到了螞蟻篇,非但沒有與少年漫畫設定背道而馳,還大量使用了少年漫畫的儀式。但其中被加入了一些東西,使得少年漫畫儀式產生了讓人始料未及的變化。

 

那麼什麼是少年漫畫儀式?筆者將其這樣定義:

 

少年漫畫通過長期大量的作品形成一套約定俗成的讀者情緒反應鏈。當一個固定的模式出現在漫畫中的時候,讀者就會產生與之相應的情緒。當這個模式表現出足夠的力度和感染力,則讀者對其產生情緒的預期就會得到回報,從而獲得滿足感,如果反之,則讀者的預期沒有得到回應,則會產生不滿。

 

比如說《龍珠》中孫悟空變得更強與BOSS戰鬥,《海賊王》的回憶,大談因為要保護他人變得更強等。

 

這些橋段大家都很熟悉,就不多介紹了。當這些類似橋段出現的時候,觀眾的回報預期是相同的。比如主角變得更強與最終BOSS戰鬥,像是《龍珠》《妖精的尾巴》讀者的回報預期都是「燃」;當角色開始回憶的時候,像是《海賊王》《銀魂》觀眾的回報預期都是「感人」。而少年漫畫之所以為少年漫畫,很大程度也是因為少年漫畫回報預期種類很少,絕大部分橋段都集中在「燃」和「感人」兩種,很少有其他的類型。

 

而螞蟻篇也使用了這些橋段,但結果卻完全摧毀了讀者的回報預期。

 

比如出現了一個非常強大的BOSS,這符合讀者少年漫畫橋段的認識。但最終BOSS跟主角幾乎沒有直接聯繫,這就摧毀了讀者的預期。主角在與小BOSS戰鬥中突然變得更強,觀眾的回報預期的情緒應該是「燃」,結果這一段實際的情緒應該是「五味陳雜」而且還偏「郁」,連「燃」的影子都找不到。主角遇到需要保護的人從而變得更強的橋段也是符合觀眾預期的橋段,結果遇到需要保護的人的,是最終BOSS......

 

一部分讀者抱怨,敵人突然變得太強啦,螞蟻篇主角開掛啦,打BOSS用核彈啦,這些抱怨本質就是他們由經驗產生的預期被破壞掉了。

 

這恐怕也是富堅所一直在思考的問題——誰告訴你少年漫畫模式只能這樣用了?

 

螞蟻篇用既有的少年漫畫橋段產生完全違反讀者經驗的預期,這不是對少年漫畫模式的諷刺,而是一種更高層次的解構,這是真正的舊瓶裝新酒。

 

在《幽游白書》仙水篇中,富堅困惑的問題——少年漫畫模式真的只能是重複同樣的故事嗎?少年漫畫主角就只能是符號化的,不能成長的嗎?少年漫畫模式就只能使用JUMP三要素「友情,努力,勝利」嗎?自此才得到完整的回答:

 

少年漫畫模式本身有著無限的可能,它不是束縛漫畫家的鎖鏈,而是道具,只是看漫畫家如何去使用它。無論是不是少年漫畫的角色,只要注入了人性,他就能夠超越符號,繼續成長。「友情,努力,勝利」三要素在螞蟻篇被破壞得支離破碎,主角友情產生了破痕,努力失去了效果,勝利更是沒有誰得到。但螞蟻篇依然有著強大的戲劇衝突構成力,出色的多線敘事,纖細深入的人物塑造,以及優美的故事結構——只有這些,才是故事美的本質。

 

螞蟻篇是目前為止富堅義博這個才華橫溢的漫畫家的最高峰,它是富堅創作經驗的集大成,它是富堅迷茫的答案,它是富堅的心血,它更是富堅給予漫畫這種形式的禮物。

 

選舉篇

 

選舉篇是螞蟻篇的結尾部分。

 

從畫上講,富堅再度使用了助手……選舉篇作畫上重新回到了旅團篇之前的風格,雖然沒有了草稿,但同時也沒強調畫面的力度,中規中矩是選舉篇作畫的評價。關於考拉與凱特懺悔那一章草稿可能很多讀者會有爭議,但筆者認為毫無疑問這就是富堅想要的風格。其實我們簡單的推理就能得出結論——選舉篇只有懺悔一章是草稿,懺悔前一章不是草稿,懺悔後一章不是草稿,懺悔這章表現的概念是非常抽象的——這已經足夠說明問題了,不是嗎?

 

如果單獨來看的話,選舉篇更為接近旅團篇,故事結構幾乎跟旅團篇一樣,多線並行互相影響。但不同的是,選舉篇有座藏得更加徹底的冰山。

 

「冰山運動之雄偉壯觀,是因為他只有八分之一在水面上。」——海明威。

 

旅團篇的冰山是「如果團長沒有偷到預言能力,那麼故事會怎麼發展。」關於這方面,很多人都做出了討論與推斷。但我們可以發現,關於這部分富堅並沒有做過很詳細的設定,只是有個大概流程。選舉篇的冰山就完全不同了,我們可以推導的東西甚至比水面上的東西更多。

 

選舉篇最終結果也與旅團篇異曲同工,依然是主要角色沒有誰獲得徹底的勝利,但也沒有誰徹底的失敗,不同的是旅團篇最終結果是「同輸」,而選舉篇的結果是「共贏」。究其根本,旅團篇的核心是酷拉的「復仇」,而選舉篇的核心則是奇牙的「拯救」,這其中的蘊含的對比真是叫人回味無窮。

 

黑暗大陸篇

 

 

本文解析的部分在選舉篇已經完結,黑暗大陸篇會如何發展,筆者也完全搞不懂(笑)。

 

如之前所論述,富堅曾經的迷茫已經找到了答案,一直到螞蟻篇,都可以看成富堅對自身創作根源的追尋。但這種追尋在螞蟻篇已經完成了,接下來《獵人》的故事會怎麼樣,已經沒有了方向性的東西。

 

但有點倒是可以確認,那就是富堅極度討厭重複,所以黑暗大陸篇必然會有讓人耳目一新的內容,那到底是什麼,就只有時間才能告訴我們答案了。

 

筆者在最後,想說說所謂的天才。

 

日本漫畫從手冢治蟲開始,已經過了數十年,期間有著天才之稱的人數之不盡。但是筆者認為,真正被漫畫之神垂青的漫畫家唯有一人,那就是鳥山明。鳥山明是個不愛漫畫,卻被漫畫愛著的漫畫家。他對鏡頭和畫面有著得天獨厚的理解,他能在沒有前人做參照,也沒怎麼努力專研的情況下,就這麼畫著畫著,就突然變得厲害得不行了,簡直是不可理喻。

 

其他的知名漫畫家則不同,無論是井上雄彥也罷,石黑正數也罷,他們的作品中都能看出其進化過程,能看出他們為了讓自己的漫畫更出色而下的苦工,本文主角——富堅義博,也是屬於此類的漫畫家。

 

富堅作為一個漫畫家,從來沒放棄對畫技和故事的磨練過。早在《惡魔愛神》時期,他漫畫技術已經相對成熟;在《幽游白書》時期,他解決了自身的弱點;在《Lvel e》時期,他創建了自身的創作體系;在《獵人》時期,早已功成名就的他也從未放棄對更高的層次的追求。

 

富堅確實有天賦,但是他絕不是天生的天才、鬼才,他的天賦發揮是建立不停的充實、磨練基礎下的。真正支持《獵人》這部作品的,不是異想天開的世界觀,不是出人意料的點子,也不是討人喜愛的角色,而是在經年累月的學習思考中得來的深厚基本功以及嚴謹的創作態度。草稿也罷,拖稿也罷,富堅義博始終是個漫畫家,這點他從未忘記。

 

最後,附上富堅美版JUMP的訪談,作為本文結尾。

 

SJ: In closing, what advice would you give to fans who are interested in becoming artists themselves?

最後,對於那些想要成為漫畫家的粉絲,你能說點建議麼?

 

Togashi: 265 days a year, 24 hours a day, think of everything in your life in terms of mangaTogashi: Then it will become easy to become a manga artist.

一年用265天,每天24小時,以漫畫的角度來思考生活中的一切,這樣你就會成為一個漫畫家了。

 

什麼,為什麼是265天?呵呵,你說呢。

via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為什麼「幽遊白書」畫到魔界篇就結束了?原來「獵人」會休刊都是這個原因...這麼多年大家都誤會富奸了! 7個「動漫主角外貌變化史」,完全挑戰你的眼球觀感!#3 男主角的髮型越來越奇妙、#5 藍波大人是世界第一 《獵人》最強戰力排行榜!最變態的「西索」只能排到第18名...第一名竟然是那個人! 西索第三!網友盤點《獵人》中哪個角色給你「震撼最大」?主角甚至進不去「前三」! 《醉‧生夢死》死亡與求生的人性輪迴 │完整劇情分析│波昂刺刺 娜美跟這個噁心東西跳舞還被…索隆的「小雞雞」被叼…你所忽略的《海賊王》扉頁故事! 昆蟲的重要特徵|《烏龍院 動物星球5:昆蟲 & 爬蟲‧兩棲‧軟體‧甲殼動物》 死準死準的12 星座的收服大法!真的太準了。。我看得都快哭了。。 死準到心坎裡的12 星座的收服大法!真的太準了。。我看得都快哭了。。 若沒有這本書,你永遠不會認識《小王子》....我們才自渾沌中看見了真正的星星│二魚文化 九把刀對直銷再打臉,做自己喜歡的事,所謂的「努力」才有意義 請珍愛我們的男孩子 (90%的家長都後悔太晚看到此文) 2016文化部「類型文學」徵文得獎作品:幽靈列車 那個時代,那些人一履彊小說》系列十、某年某月第七日 ──反共義士馬振(二) 雙J戀情“史冊”『終極透析°完整版』這個真的很經典!! 【津與依】|幕後黑手 《時光的彼岸》內文選摘(節錄) 《肌膚之侵》來自黑寡婦的裸體色誘│波昂刺刺 變換觀察眼鏡15個練習,跳脫思考框架
大家都在看
颱風「沙德爾」生成 週三留意局部... 「台南人」曾沛慈主持《食尚玩家》... 台南最大Roots專櫃 進駐南紡... 中國外交官闖斐濟代表處國慶酒會拍... 快新聞/馬英九「挺中天卻停年代」... 7年賺5億都沒報稅 知名中醫診所... 愛鳳12用台積電晶片效能佳 中芯... 台中電動公車疑煞車失靈 連撞5車... 翁家明夫婦合體代言 俞小凡:「女...

首頁 搞笑大全 為什麼「幽遊白書」畫到魔界篇就結束了?原來「獵人」會休刊都是這個原因...這麼多年大家都誤會富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