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奇聞軼事 岳父被人碎屍,而我在電影院竟然看到了全部過程!螢幕上出現殺人實況…(16)

分享
文章

岳父被人碎屍,而我在電影院竟然看到了全部過程!螢幕上出現殺人實況…(16)

紫花晴雨
岳父被人碎屍,而我在電影院竟然看到了全部過程!螢幕上出現殺人實況…(16)

「難道,真是鬼怪作祟?」那個女警嚇得臉都發白了。
楊茂臉色鐵青,把她訓斥了一頓,並吩咐任何人都不要把這件事往外說。前來尋求庇護的犯人,在光天白日之下死在公安局的洗手間。這種事傳出去,不僅是警局臉上無光的問題,更容易造成社會的恐慌。
「這個犯人,真是無法無天!」在場的警員也都憤怒了。
不過,通過這件事,也證明了網上那個預言的正確性。
「小李,你去追查那個ID異次元來客的地址,把他帶過來!小王,你弄來兩年前那起強姦案的詳細卷宗,看看到底都有誰牽扯其中,他們可能就是下一個受害者!我們要在兇手行動之前保護好這些人!剛子,你和大劉把這具屍體帶出去,另外,讓檢驗科的同志化驗下,死者身上到底沾染了什麼東西!」
在場的人得令,都各自去忙了。楊茂安排的有條不紊,我暗暗點頭。看來,他的想法和我是一樣的。
這個鄧導死之前,身上的火很奇怪。在地上怎麼翻滾都撲不滅,用泡沫滅火器滅火,反而越滅越旺。大白天的,我不覺得會是什麼鬼火。最有可能的,是他身上沾染了些易燃的物質,而且是可以以水作為燃劑的。
最常見的,當然是汽油,酒精,乙醚之類,不過這些液體都會發出強烈的味道,我沒在鄧導身上聞到這味道。並且,這些液體燃燒需要火源,當時出事的時候他在洗手間,身上的火機之類也早被收走了。
調查結果還沒有出來之前,網上倒是開始又沸騰了。在天完全黑之前,那個女警又抱著電腦急匆匆的跑到了楊茂的辦公室。
「那個ID叫異次元來客的人又在網上發帖了!」
「給我看看!」楊茂一把奪過了筆記本電腦,我也把腦袋湊了過去。
帖子的內容很簡單,主貼是貼了鄧導的照片,然後下面寫了行文字。「鄧元,已於今天下午在市警局洗手間被來歷不明的鬼火燒死。他兩年前也曾參與強姦田婷的案件。」
這個帖子下面的回復,都是一片叫好之聲。
「死得好!」
「大快人心!」
「那女鬼法力也太強了吧,大白天的在公安局都敢殺人?」
「張華土、張林水、俞超金、鄧元火,剩下的該木了!」
「會是誰?下個那個要被木殺死的是誰?他會是怎麼個死法?」
這帖子是半小時之前發出來的,回復已經過千,而且還在以驚人的勢頭增長著。
「給網站聯繫,馬上刪帖。另外,督促小李他們盡快把這個人給我帶回來!」楊茂交代下去後,點了根煙,眉頭深鎖。
這時候,一個年輕小警察跑了進來,「頭兒,檢驗科的同志查出來死者身上沾染了什麼東西導致他燒死的了!」
我和楊茂一同站了起來。「是什麼?」楊茂催促道。
「金屬鈉粉。」
「怪不得。這玩意兒燃點極低,而且遇到水會放出大量的熱。難怪用泡沫滅火器越噴燃燒得越旺盛。」楊茂恍然大悟,把小王叫來,「鄧元死之前,在洗手間裡幹嘛?你為什麼不在現場看著他?」
審訊的時候,嫌疑犯要上廁所,警察一般是要全程跟隨,在門口看著他的。
小王像是做錯了事的孩子一樣,「我覺得他身上太臭了,就讓他去洗手間,就著水龍頭沖洗下衣服。我想著他手機什麼都被收走了,而且是主動來投案的,就沒跟著他去,沒想到……」
原來這樣。
「回去寫份檢討交給我。」楊茂拍了下桌子。這處罰顯然比小王預想的要輕,他連忙點頭。
「不過,如果他身上沒有被垃圾車沾到,就不用洗衣服了吧?這種事情是不可控的。除非那個開垃圾車的人也是兇手的同謀,或者就是兇手。」
「在附近拉垃圾的老頭我認識,在這一片兒干了好多年了。」小王插嘴。
「兇手在給死者衣服上塗抹了鈉粉之後,應該就在附近監視著死者。他身上不被潑上垃圾,估計兇手也會想方設法給他弄點東西,讓他馬上清洗的。」說到這裡,楊茂眼睛一亮。「能神不知鬼不覺的給兇手身上抹上這東西的,應該是他枕邊人。你去查查鄧元昨晚是和誰睡的。另外調取下警局附近的監控,看看死者在警局門口的時候,周圍出現過哪些人。」
小王答應,小跑著出去了。
看到楊茂好像陷入了沉思,我忍不住問他,「你在想什麼?」
他告訴我,鬼火的真相是金屬鈉遇到水自燃,想到「水」,他忽然想到了俞超在賓館上吊的事。
「你還記得,當時我說田婷的不在場證明太完美了,你說我是帶著有色眼鏡看她。剛才我忽然想到了她在案發時間,不在現場也能作案的手法。」
「什麼手法?」我陡然緊張起來。
「冰。」他從嘴裡吐出一個字。
冰是固體,遇熱會融化成水,水再蒸發變成水蒸氣。在極熱的情況下,冰能直接昇華成水蒸氣。
冰這種特性太完美了,用在某些定時機關上,人不在現場也能控制機關的發動。
事實上,我看推理小說的時候,也看過不少兇手利用冰塊犯案,從而為自己製造不在場證明的事。他這麼一說我馬上就懂了。
「你記得死者小腿上被綁的狗鏈吧?當時我們不知道它是幹嘛的,論壇那帖子出來之後,我們也被誤導,認為兇手真是想遵循金、木、水、火、土這五行殺人。」
「不過,我覺得兇手的本意起初未必是想五行殺人之類的,只不過是湊巧。這次鄧元死於火,倒肯定是兇手看到了網上的帖子,決定迎合大家的看法,把整件事包裝成厲鬼復仇事件。」
「那根狗鏈的真正目的,就是束縛住俞超的雙腿,讓他不要亂踢亂動。」
「根據那幾個女人的證言,蘇露是晚上11點到的俞超下榻的賓館。她服侍了一會兒俞超,俞超因為心情不好,並沒有勃起,然後就把蘇露攆走了,她走的時候應該是11點20分左右。」
「然後,田婷打電話喊朋友們出來唱歌,是在12點半。」
「在11點20分到12點30分這一個小時之間,田婷跟俞超分別在做什麼,我們並不知道。有沒有可能這樣?田婷早就想殺俞超了,但是當晚她被俞超強行拉去了自己房間,如果當時就殺了俞超的話,自己馬上會被捕,後續的殺人計劃就沒法實施了。」
「所以她先是裝作逃了出來,讓大家都看到,並且客觀上讓隨後到的蘇露幫自己做了證明。蘇露走後,她去而復返。她知道俞超喜歡玩SM,就約定和他玩性窒息。」
「結果俞超把自己吊上去之後,她用狗鏈把俞超束縛住,讓他動彈不得,然後在俞超腳下放了一大塊冰坨。」
「她把冰坨放置在俞超腳下,但是位置很微妙,俞超只能踮著腳尖站立,而不能腳面完全接觸冰面。這樣能保證他一時半會死不了,又能保證他沒法把脖子從繩套裡掙脫出來。」
「佈置完這一切,田婷就走了,然後去和朋友唱K到五點多,讓那幫朋友給自己做不在場證明。在此期間,冰坨逐漸融化,俞超就被吊死了。」
說到這裡,楊茂猛地一擊掌。「難怪當時我們去賓館的時候,屋裡空調還在開著,溫度很高。我當時還在奇怪,現在天氣也不是很冷啊,屋裡弄那麼熱幹嘛。現在看來,應該是為了促進冰塊融化和昇華。」
「你覺得我的推理正確嗎?」楊茂盯著我。
我搖搖頭,「有個漏洞。」

「按照你說的,俞超在晚上12點多就被綁上了,那他怎麼在凌晨三四點還去給趙欣發短信,讓她來找自己?這怎麼解釋。」我不服氣的嘟囔著。
他看著我半響,忽然問了個問題。「你用的什麼手機?」
這是什麼情況,為什麼問了我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不過我還是老老實實的回答。「諾基亞1120。」說完還特意把手機拿出去,讓他看看。
我一直很窮,這種以結實著稱的磚頭機,沒有任何功能。就這還是我省吃儉用了很久才買下來的。
他啞然失笑。「難怪你不知道。現在的功能機都有定時發送短信的功能。田婷在離開時候,用俞超的手機給某個小選手定時發送條短信,就可以成功的把髒水嫁禍到那個小選手身上。」
「或許她自己都沒想到的是,那個小選手真是稱職,為了洗脫自己的嫌疑,還把現場都收拾乾淨了。」
他馬上重新提審了趙欣,讓趙欣把當時的情況事無鉅細的都說出來。在他的提示下,趙欣回憶起來,她當時進屋的時候,地上是有水跡,她還摔了一跤,在地板上留下了自己的足印。為了消滅證據,她特意拿拖把把屋裡拖的乾乾淨淨,那空調也是她開的。
現在證據確鑿,所有的線索都指向田婷,她的手法也已經為我們知曉,剩下的就等著收網了。
我心裡覺得很失落。尤其是看到了那鄧導死之前的嘴臉,忽然覺得田婷把他們殺了的做法很對。
不過,她也殺害了我的好朋友大林。
想到這裡,我忽然左右矛盾起來。現在的田婷對我而言,到底是什麼人?殺害我好友的惡魔?還是個正義的復仇天使?
我意興索然,既然到了收網階段,也沒我什麼事情了。想到這兩天冷落了霍蕾,我決定回她屋裡歇歇,順便在田婷被捕前梳理下我的思路,不然我真不知道自己到時候會以什麼表情面對她。
給楊茂說了之後,他表示同意,讓我回家睡個好覺,田婷落網後他會通知我的。
走出警局,我直接打了車到霍蕾家裡。自從她爸爸去世之後,她就把家裡的鑰匙也給了我一把,讓我可以自由出入。
說實話,霍蕾的碎屍案,如果不是楊茂給我作證的話,我的嫌疑真是最大的。想想吧,老丈人一死,我就等於霸佔了他女兒,家產也都是我的了,別說外人,我自己都覺得我很有嫌疑。
到了她家門口,我正要掏鑰匙進去,忽然發現了件事。
霍蕾家門外的收信箱,已經插了好幾天的報紙了。她有讀報的習慣,每天早上都會拿著當天的早報一邊看一邊吃早餐。
收信箱放了這麼多報紙,只能證明,她這幾天沒回來?
她一直不在家?
我的心砰砰的跳了起來,因為焦急,平時開了很多次的鎖,這次怎麼也捅不進鎖眼裡面。
好不容易打開門,我三步並作兩步的進去。
客廳拉著窗簾,顯得黑洞洞的,空無一人。
臥室沒有。
洗手間沒有。
「蕾蕾,你在屋裡嗎?」
「在的話回答我啊!」
我的額頭滲出了細密的汗珠,聲音也有點變調了。
大林已經死了,如果連她也出什麼意外,那我真是不要活了。
把她家裡裡外外翻了遍,我也沒有發現霍蕾的身影。她去了哪兒?
我摸出手機,給她打電話,提示已經關機。
該死的!
我翻遍通訊錄,找出裡面僅有的兩三個霍蕾的好朋友號碼。霍蕾醋意比較大,我平時和她的女性朋友都是保持著刻意的疏遠,存有號碼的三個女生也是比較肥胖型的,她知道我喜歡苗條的,認為這三個姑娘不會對她造成威脅。
她的三個胖朋友一致表示這幾天沒有和她聯繫過,也不知道她去過哪裡。
我頹然的坐在沙發上,一片頹然。對於這幾天沒有和她聯繫,我感覺到深深的懊悔。如果和她保持通話,那她失聯我應該早就發現了!
掐指一算,現在距離我跟她最後一次見面,已經過去了三四天。如果真是遭遇了不測,現在屍體怕是都出現了巨人觀的症狀……
想到這裡,我「啪啪」扇了自己兩個嘴巴,暗罵道,「胡思亂想什麼呢!」
我給楊茂打電話,想讓他幫我查查,但他不知道在做什麼,一直沒有接手機。
該死的,怎麼需要聯繫的時候,手機都打不通!
我煩躁的要把手機摔了,正準備出門,到霍蕾經常去的地方找找時,忽然聽到霍林的臥室裡傳出了悉悉索索的聲音。
這聲音讓我焦躁不安的情緒一下子消退,上腦的熱血也變成了冷汗。
屋裡有人?
我相信我的聽覺,不是幻聽之類,確實聽到了動靜。
不會是霍蕾,她沒有這麼無聊,故意躲起來讓我找。
那麼,發出響聲的是什麼?
無意闖入的小動物?
還是進屋行竊的賊?
聲音是從霍林房間傳來的,難道是陰魂不散的霍林,死了之後又回到自己生前的家?
這個想法讓我毛骨悚然。
我悄悄用手機在鍵盤上按下「110」幾個號碼,然後撥了出去。
大門玄關的地方正好擺著根棒球棒,我握在手裡,悄悄朝霍林的房間走去。
我的腳步非常輕,盡量不想驚動屋裡的人。霍林的臥室房門虛掩著,我把棒球棒舉得高高的,躡手躡腳的走了進去。
這個房間我剛才瞄了一眼,發現霍蕾不在就走了。這次我要好好檢查檢查。
首當其衝的就是床底。我猛地蹲下,然後伸出棒球棒朝裡面就是一通狂捅,不過都捅中了空氣。
床底下沒有異樣。
屋裡的獨立衛生間也一切正常。
那麼……
我把目光投向了那個高大的衣櫃。在楊茂家裡借宿那晚,他就是躲在衣櫃裡面。
我緩緩打開了衣櫃的門。
一雙大大的眼睛出現在離我鼻樑不足10公分的地方。
「臥槽!」當時我真是嚇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我不管不顧的掄起球棒就砸了過去。
「小沖哥哥,別打,是我!」
就在球棒要擊中那雙眼睛的時候,這句突如其來的呼喊讓我硬生生的停住了手臂。
田婷。
我先是一驚,然後是一喜,最後是大怒。
「喂,這裡是110報警中心。喂?」
把手機掛斷,我一把抓住田婷,把她從衣櫃裡拖了出來。
「你怎麼在這兒?」
「那些人是不是你殺的?」
「你到底是人還是鬼?」
她張開嘴想要回答,又被我打斷。「得得,這些先別說。我問你,霍蕾在哪?你對她做了什麼?」
我只差問出「她死了嗎」幾個字。如果田婷真把霍蕾殺了,我估計馬上能擰斷她的脖子。
「她沒死。」
這普普通通的三個字在我聽來比仙樂還動聽,我重重鬆了口氣,手掌也在微微顫抖。
「那她現在在哪?你為什麼會在我們家?」
田婷掏出手機,給我看了幾張照片。照片裡,霍蕾呆在一間臥室裡面,百無聊賴的坐在床上。
「她前天來找我,說我是兇手,還說我有目的的接近你,她要去公安局舉報我。為了自保,我只有把她囚禁起來了。然後警察這幾天都在找我,這兒算是最安全的地方了,所以我就躲在了這裡。」
她看到我要急眼,忙說,「你放心,她好吃好喝的很安全,只是沒自由。當我幹完最後一件事,就會把她放出來。我保證。」
「意思是,如果我阻撓你做最後一件事,可能你就會讓我倆永遠都見不到?」
她沉默不語,我把這種沉默當成默認。
盯著她許久,我吁了口氣。「你到底是誰?是人是鬼?不過,你肯定不是我當初認識的田婷。」
她垂下頭。「我肉體當然是人,不過當初的那個田婷,已經死了。」接下來,她給我講了自己這兩年來的遭遇。

◎沒看過第一集嗎?請點!

岳父被人碎屍,而我在電影院竟然看到了全部過程!螢幕上出現殺人實況…(一) 

◎忘記前面的劇情了嗎?請看上一集

岳父被人碎屍,而我在電影院竟然看到了全部過程!螢幕上出現殺人實況…(15)

下一集

岳父被人碎屍,而我在電影院竟然看到了全部過程!螢幕上出現殺人實況…(17)

 via http://www.heiyan.com/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新生兒命名取名的正確方法忌諱與老師推薦 岳父被人碎屍,而我在電影院竟然看到了全部過程!螢幕上出現殺人實況…(17) 岳父被人碎屍,而我在電影院竟然看到了全部過程!螢幕上出現殺人實況…(16) 岳父被人碎屍,而我在電影院竟然看到了全部過程!螢幕上出現殺人實況…(15) 改名以後飛黃騰達的明星...!原來取名改名的禁忌這麼多... KTV中男女對唱的歌「411首」史上最完整!唱KTV時拿出來看!!
大家都在看
快新聞/黃鴻升離世一週 峮峮坦言... 馬稱美航母艦老化不會援台 綠委轟... 2019文化部第14屆文馨獎頒獎... 快檢查!杏輝再爆14款藥出包回收... 貝克漢長媳大起底!布魯克林新婚妻... 台中市公車「10km免費」 明年... 快新聞/內湖養護中心火警3死 黃... 屹立30年 豐原中正陸橋拆除... 快新聞/「小鬼」音樂追思會 經紀...

首頁 奇聞軼事 岳父被人碎屍,而我在電影院竟然看到了全部過程!螢幕上出現殺人實況…(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