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政治新聞 從2015獅城大選看台灣政治生態

分享
文章

從2015獅城大選看台灣政治生態

預見雜誌
從2015獅城大選看台灣政治生態

從2015獅城大選看台灣政治生態

新加坡總理李光耀過世的新聞,我想大家一定不陌生,畢竟那時可是轟動國際,「假死」、「真死」弄得滿城風雨,甚至連央視、CNN都誤報了此新聞。但是,在誤報新聞一周後,3月23日李光耀確定逝世,也代表新加坡迎來了「後李光耀時代」。上週11日,新加坡國會大選結果出爐,出乎意料地,執政黨贏得近七成的選票。

 

選前,行動黨的動搖

新加坡政黨,除了一直以來執政的人民行動黨之外,反對黨又有工人黨、新加坡民主黨、國民團結黨等,其中又以工人黨為最大反對黨。

 

人民行動黨已在新加坡執政五十年,樹立了許多根基,但是在上次2011年選舉時,人民行動黨得到有史以來最差的得票率,約60%的票數。李光耀的逝世、上次選舉的衰退、後世代的崛起、民眾對一黨獨大的憂慮等,使大家對此次人民行動黨的執政有所動搖。

 

2

 

反觀上次選舉,反對黨數目增加,整體反對黨得票率近40%,因此使他們信心大增。而今年大選,就像台灣一樣,因為社群網路的崛起,所以即使執政黨管控的了印刷媒體言論,反對黨還是能在網路上與民眾建立起新的溝通橋樑,所以網路選戰也是現今選舉不容忽視的一環,事實是,此次新加坡工人黨在網路上的造勢活動就贏得了絕對優勢。

 

反對黨慘敗,新加坡人不喜分裂

選後出乎意料地,人民行動黨得票率回升至69%,橫掃新加坡國會90%以上議會席次,而工人黨則未能將網路上的熱潮換成選票,僅拿下6個席次。

 

d946591

(圖說 : 新加坡現任總理李顯龍。 圖片來源/Ettoday)

 

新加坡現任總理李顯龍表示 : 「大選結果顯示新加坡人拒絕分裂政治。」新加坡人確實認為新加坡需要改革,需要有新的前進方案,但是,相較於激烈的政黨變動與政見,在溫和穩定的體制中循序漸進地走下去,才是他們認為最可行的辦法。

 

人民行動黨,因為具有長期執政優勢,所以在選戰期間,提出許多切合新加坡人需求的政見,例如,房價高漲、退休金、移民湧入及經濟放緩等議題,贏得選民青睞,而其餘提出削減國防支出、免費醫療的政黨都紛紛落敗,顯示新加坡人希望未來是以理性、實際的步伐邁進。

 

憲法保護反對黨存在 使執政黨更加警惕

新加坡一直以來政體都是一黨獨大,而非中國實施的一黨專政。一黨獨大意即同時有多個政黨存在,但是其中一黨占絕對優勢。

 

123

 

 

雖然新加坡一直以來都是以人民行動黨為最大黨,但是自1991年後,新加坡憲法規定,議會內最少須擁有3名反對黨議員,如反對黨未達法定人數,則需由政府委任得票數最高的反對黨議員進入國會。除了法律規定之外,新加坡人士同時也認為,議會內有反對黨的存在,在公開辯論時發出不同的聲音,才能使執政黨具有危機意識,提出更多實際政策,認真施政。

 

新加坡確實需要反對黨的存在,但此次工人黨提出來的政見並不符合新加坡人的期待。此次新加坡工人黨主打「快樂牌」,但是現在新加坡人基本上將財富與快樂畫上等號,所以在講快樂的同時,是否應該先對如何提升衰退的經濟稍有著墨?此次大選結果,也可以解讀成新加坡人對工人黨尚在評估當中,若真的想建立一個有效監督的政府,新加坡需要一個更貼近人民、更有深度的在野黨。

 

不只新加坡,許多國家其實都迎來了新的政治時代,隨著資訊科技的發達,不只打選戰的方式改變,人民的思維也在進步,他們渴求更直接、更實際的參與政治,他們希望政府與候選人必須實事求是,而不是亂開支票,此次新加坡大選結果確實也證明了實際的改革方案才是人民需要的。

 

新加坡雖然長期一黨獨大,與台灣政治生態截然不同,但其執政黨卻能夠切身體會民之所需,而這也是現在台灣政治人物最需要學習的。雖然前陣子的北市長選舉確實為台灣政治帶來新的氣象,但是即將迎來的總統大選,似乎又淪入那些舊有循環。

 

台灣藍綠兩黨交替執政,其政體相較於新加坡來說,監督機制更為完全,但是在這背後,是藍綠兩黨的惡鬥與為反對而反對,每每選舉時期的抹黑更是完全模糊政見焦點,反觀新加坡競選只有八天時間,相當俐落,讓你光是跑遍整個島的造勢晚會都有難度,哪裡還有時間抹黑對手?

 

原文來源:預見雜誌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大家都在看
水管流出仙草蜜? 新竹 光華街 ... 浩子回到故鄉居然被嗆是假彰化人 ... 富二代婚後寧願自慰、不愛上床 背... 國際運動品牌特賣10天,全場19... 在美國警察面前不遵守這「八件事」... 12強/抗韓成功!台灣7:0擊潰... 糖尿病、阿茲海默症跟「皮質醇」過... 原來這個「時間」拜土地公才對!9... 中市二行程機車汰換率六都第一 舊...

首頁 政治新聞 從2015獅城大選看台灣政治生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