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奇聞軼事 這個男人竟然開了一家月經博物館,女生進去之後竟然徹底被嚇壞了!!

分享
文章

這個男人竟然開了一家月經博物館,女生進去之後竟然徹底被嚇壞了!!

貝貝
這個男人竟然開了一家月經博物館,女生進去之後竟然徹底被嚇壞了!!

在大學的時候,我的一位男性朋友曾經問過我一個問題:月經週期跟月亮有關係嗎?

他以一種半開玩笑的靦腆口吻向我提問,顯然他並不是真的相信月球引力能像影響潮汐一樣影響女性月經,但是……好吧,他只是想確認一下:它們之間絕對沒有關係,對吧?

我的很多女性朋友都有類似的經歷。其中一個就認識一個傢伙,他以為女性可以自己選擇什麼時候出血,就像人們可以自己選擇去洗手間的時間一樣。而有一次,當她說她需要找衛生棉條的時候,他竟然問“你為什麼不hold住它?”

另一個朋友則在酒吧里遇見了一個男生。他在她打開的手提袋裡發現了衛生棉,於是他問她女生在月經期間排便會不會有困難。在他們簡短的談話過程中,很顯然,他一直以為女性的經血是由屁股流出來的。

這些想法,在Harry Finley看來都挺扯淡的。

Harry Finley,月經博物館的創始人,以下圖片來源

73歲的Finley是月經博物館(Museum of Menstruation,MUM)的創建人。這個博物館現在已經不復存在了。在將近20年的時間裡,他一直在經營著這個博物館的網頁,它展示了上千頁與月經相關的紀念展品——從可重複利用的衛生棉到舊雜誌的廣告。在這之前,從1994年到1998年,他一直在沒過馬里蘭州新卡羅爾頓的地下室裡開著一個真正的、實體的月經博物館。

而近些年來,這場總是“說不出的”抗爭開始變得容易。Lammily,這款被稱為“正常版芭比”的洋娃娃,已經推出了娃娃及生理期組合包系列;今年夏天,一位女性在生理期間棄用衛生棉條跑完了整場倫敦馬拉松;衛生棉公司Hello Flo的廣告帶上了#MakeItVagical#(Vagical即Magical,但意指陰道)的標籤;還有在2011年,一位英國的藝術家為男性創造了一種“月經機器”,其外形酷似高科技的“貞操帶”,能讓男人們體會來月經的感覺。

現在的情況是這樣的:女性們已經打破了大部分的禁忌,她們與自己的身體和平相處,並努力讓那些被傳統視為可恥的東西公開化。男人們被歡迎加入到這項運動並作出他們的貢獻。但對於Finley來說,這遠遠不夠。


不久前,藝術家Rupi Kaur將這張極具女性意識的照片上傳社交網絡,在當時引起熱議

女性坦然接受生理期這件事正慢慢成為一種文化現象,而另一方面,男性對女性生理期那種可笑的無知,則是老早就存在且頑固至今了。

如果要為那些“月亮哥”、“屁股哥”和“hold住哥”辯護,他們也不是一無所知,很多男人其實也嘗試通過自己了解到的零碎知識來為女性生理期拼湊出一個“真相”。在2011年進行的一次調查中,研究人員讓一群大學男生描述他們所了解的關於月經的事情。他們從答案中發現了一些共性:男生們大部分的碎片知識主要來源於家庭中的女性成員,然後是女朋友,但總的來說,他們對女性生殖系統的基本機制還是模糊不清的。“男生們早期對月經的了解是很偶然、無計劃的,”研究人員們寫道,“女生們身上發生的這件神秘的事情,使得男生們更加無法理解女性的身體,他們還因此對女生產生了負面的看法。”

無論如何,這好像就是一件有趣的事情。看看你身邊的男性朋友們,這種想法是經常反復出現的:哈哈哈,反正男人沒有生理期。這是男人們討論月經的其中一種模式。而他們的模式來來去去就這幾種:因為無知、出於學術興趣,又或者是出於一種對性的濃厚興趣。

但Finley對不上其中的任何一種。這個常年與月經紀念展品相伴的男人顯然並不無知,但他也不是一個學者。他的好奇心也不是來源於性:“我從沒跟女朋友聊過這個話題。如果真聊到的話,我想我會逃跑的,”他告訴我。“年輕時候的我真的對這不感興趣。”

如果要追溯建月經博物館的源頭,Finley說可能是因為這給了他一種認同感,而這也是一個機會,能讓他做一件稍具顛覆性的事情。“博物館對我來說意味著一種自由,”他說。“我從小在一個軍人家庭長大,一切都循規蹈矩。其他孩子會罵髒話或做別的類似事情,但我從來沒有。”

他真正開始對月經感興趣是在1980年代,當時他住在德國,正為美國軍方做平面設計。他說,剛開始收集舊的月經產品廣告是因為他喜歡看那些女性的面部效果圖。但隨著收藏越來越多,他逐漸被另一種興奮所吸引——他越來越覺得自己終於找回早年喪失的反叛精神。最後,這成為了他無視規則的一種方式。


Finley收集的高潔絲衛生棉老廣告

回到美國後,他開始在藥店購買衛生棉和衛生棉條;他給一些研究人員和月經產品製造商寫信,他們中的一些給他送來了月經杯,以及過去女性用衛生棉時會用上的舊帶子。他在德國的時候曾想過這麼一個念頭:“如果有一天能開一家月經博物館,那不是很有趣的事嗎?”這個想法開始變得認真起來,隨後成了他的目標。再後來,他花費了數千美元、耗時近5年,終於在卡羅爾頓的新地下室裡建起了月經博物館。

白天的工作照常,週末的時候,他就會帶提前預約的客人來參觀博物館。客人大部分都是女性,很少會有人單獨前往。“很少有自己來的單身女性,”Finley說。“她們通常帶著別人一起來。有時候她們帶的是男人,而我老覺得他們看起來就像是保鏢。”為了使自己的展品給人一種權威的感覺,他組建了MUM的董事會,成員包括有病理學家Philip Tierno——他曾1980年代幫助研究了衛生棉條與中毒性休克綜合徵之間的聯繫。

為了使遊客感覺更加舒適,同時也為了讓那些四處窺探的人難堪,他買了一盒衛生棉條放在浴室的櫃子裡,並寫了一張紙條請人們自便。


原本開在地下室的月經博物館,現在已不復存在

但長期以來,博物館裡只有他自己一個人負責接待這些面帶窘色的陌生人。這個開在家中的博物館雖然很新奇,但這種生活方式也漸漸讓Finley精疲力盡。幾年後,Finley就開始疲憊了。他寫信給博物館的董事,請他們帶走這些展品。隨後,當Finley再也無法承擔這些壓力時,他拆了這個博物館,把所有東西存​​放好。他決定建一個展示藏品的網站,這樣他只需要在空閒的時間更新網站就好了。

如果要談論這家博物館,不得不談的是人們對這的反應。Finley自己似乎也希望它成為MUM故事的一部分。在他設計的網站主頁的左側,他把人們的好評和差評都坦白列了出來:一段來自《紐約時報》的評論稱讚這個博物館“奇特,有趣,並且經過了精心研究”​​;而在它的下面,Finley引用了在電台採訪時一位聽眾對他說的話“去做點對社會有益的事吧,變態”,以及他所收到的一封信上寫著的“希望上帝趕緊把你這個可怕的博物館關掉”。

事實上,對Finley而言,MUM像是他面對​​仇恨者的勝利之果。他說,當他在書店購買一些關於月經的書籍時,店員會對他做出一些搞怪的表情;他還曾收到過一個來路不明的包裹,原本他認為是一個炸彈不敢打開,但裡面其實是衛生棉條。

“如果問我要在自己的墓碑上寫什麼,那會是'月經博物館(MUM)的創始人',”他告訴我,“當然,他們可能不願意幫我這樣寫。”


Finley自畫像,他右手拿著的是一個月經杯

對Finley的反感甚至仇恨,似乎都可以歸結為“地盤”的問題。我曾經問過我的女同事,她們似乎沒有一個人喜歡像Finley這樣熱衷於月經的男人。“如果我們只是偶爾談論這個,那沒什麼,但如果他頻繁地提起這件事……”其中一位同事說。“我也想要一個關心我月經的男朋友,但只要健康層面的關心就好了。”另一位這樣對我說。而她們的共識是:詢問有關症狀是可以的,其它免談。

Finley也知道這一點。他自己也承認,他現在的反叛是帶有目的性的。他認為,自己作為一個男性,確實是在侵入女性的領域,但他是以著正當的理由。

“有些人從來都沒有跟別人談論過月經這個問題。但在參觀我的博物館的時候,我看到人們會情不自禁開始討論,即使是互不相識的人也會討論……”他說。“所以當時我真覺得自己在做正確的、有用的事情。”

“人們覺得Finley這種行為噁心、變態,認為他肯定是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但其實不是,”波士頓馬薩諸塞大學性別研究教授Chris Bobel說道。“他是一個有趣的、充滿好奇心的人,他只是碰巧發現了一些還沒有被充分記錄的東西並且選擇為之投入精力而已。這是很好的一件事情。”

Bobel正在和Finley商量,如何籌錢重新建立一個新的月經博物館。她認為性別不是Finley最大的障礙,資金才是。事實上,她認為他的性別也許會是個優勢,能使得這件事最終落實下來。

但是即使新的月經博物館建成,Finley也不想經營它。“我不需要成為老闆。我不想成為老闆。我能理解有人會反對,”他說。他希望他的展品能成為一家更大的女性健康博物館的一部分,那就夠了,這就是他所能提供的一切了。“我可以做董事會成員,或者每週三也可以來個男士之夜什麼的……如果她們對男人沒有敵意、也不阻止男人進的話,這會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


Finley的其中一件展品,是用衛生棉條做成的藝術品

說到這裡我想起了一件事:幾個月前,我曾和我男朋友的家人共度週末。當時我們要去超市採購,男友的姐姐就讓我們幫她順道買一些衛生棉條。當我隨手抓起一盒衛生棉條時,我的男朋友敲了敲我的手。

“那些看起來不好,”他說,“買那種好的。”

雖然有些怪異,但這實在是令人愉悅的一件事。因為這不僅說明了他是一個關心他姐姐的人,並且說明他足夠成熟——他並不認為關於陰道的事情是在小題大做。

但同時我又對這一切覺得有點討厭。他為什麼這麼在乎衛生棉好不好,那麼在乎他姐姐舒不舒服?僅僅因為那是她身體上的一個部位?在這個有關一個男人、一個女人和一盒衛生棉條的故事裡,我這個女人為什麼就不能成熟地看待這件事?

這或許就是Finley遭到反感的原因——像我這樣的人,在本該體悟到慈悲與愛的時候,卻也被古怪與局促不安的感覺包圍。關於這點,作家Ann Friedman或許已經做了最好的總結,她最近這麼說:“我真希望我沒有被這個在地下室建月經博物館的男人嚇到。”她希望而已。但她也真被嚇到了。

跟編輯討論這篇文章的時候,他問我:“Finley是使我們通向美好未來的橋樑嗎?還是在我們這個糟糕的時代裡出現的一種古怪病症?”

Finley以前覺得自己是前者。但我知道他現在已經不這樣認為了。但要說他是後者似乎也不太合適。無知的人才是時代的病症;Finley不是,他多了幾分悲壯但又令人沮喪。

人人都在說要“奪回月經的話語權”,說得好像女性的月經被誰搶走了一樣。這或許就是Finley的問題:從Lammily娃娃到流血跑完馬拉鬆的女性,這裡沒有任何一種為男性救世主而設立的形象。當然Finley是用心良苦的,而他要最終對抗的禁忌其實並不是月經,而是他自己。他只是試圖在講一個不一樣的故事。

我不清楚他是不是還想把這個故事講下去。因為最近,MUM網站上千個的頁面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段來自Finley的話。“這是我做過最好的、最令人興奮的事情,”他在開頭這麼寫,“這個博物館拓寬了很多人的眼界與思想,也包括我自己。”

但是,“為了避免日後發生一些令人不快的事情,”他繼續寫,“我選擇了放棄,選擇把博物館關掉。”

結尾他這樣說:“一個字,MUM!”像是對博物館的一記鞠躬點頭,也像是一道命令、一句承諾:就讓事情這樣悄悄的,安靜的結束吧。

這聽起來像是一個再合適不過的悼詞了。

 

來源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加州聖地牙哥的老城故事多 這個男人竟然開了一家月經博物館,女生進去之後竟然徹底被嚇壞了!!
大家都在看
朴敏英魔鬼身材好辣!教練4招橋式... 12星座2020年11月25日運... 國手教練帶頭 未成年男女選手爆酗... 陳淑芳少女模樣曝光 國中同窗:全... 為什麼走路能預防「失智症」? 研... 國手教練帶頭 未成年男女選手爆酗... 高嘉瑜租到變回收場!一堆房東為何... 「韓國最佳男演員」究竟是誰?外國... 7歲女童心臟休克 恢復意識喊「我...

首頁 奇聞軼事 這個男人竟然開了一家月經博物館,女生進去之後竟然徹底被嚇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