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藝文創作 2016文化部「類型文學」徵文得獎作品:人們說石頭早上就在那裡

分享
文章

2016文化部「類型文學」徵文得獎作品:人們說石頭早上就在那裡

幼獅文化
2016文化部「類型文學」徵文得獎作品:人們說石頭早上就在那裡

類型文學徵文得獎作品

人們說石頭早上就在那裡         ◎張台澤繪圖◎奚佩璐

人們說石頭早上就在那裡,在空中。

一個龐大的物體漂浮在空中,多少引起人們注意。

現在東方時間九點三十八分,忙碌的城市湧入人潮,進城的人會問一下那是什麼。

石頭,人們說。

那漂浮在城市正上空的是否為石頭,目前沒有人知道。如果是石頭,在這個世界應該會往地面墜落,但那顆物體靜止在人們熟悉的城市上空,沒有墜落的傾向。

像石頭的氣球,有人會這樣解釋,其實滿有道理的,一個龐大的物體,只要有足夠的浮力能克服向下的重力,達成平衡,便能靜止在空中。而氣球若能控制好重量,便會有如此停在空中的效果。

但即使那東西的可能性是像石頭的氣球而非石頭,人們還是稱那東西為石頭。因為它的外觀,不管怎麼說,就是一顆石頭。也許有人動些把戲把石頭固定在空中,有可能有人們難以察覺的細線從四面八方綁緊石頭,使它高掛天空。當然也不排除是投影的可能性,科技公司透過石頭,宣傳最新投影設備,這樣做確實是滿成功的行銷手法,引起人們討論。

既然無法現在確定那是什麼,人們似乎有個共識,就稱那東西為石頭,無法知道是誰命名的,但是整個命名過程滿有根據的。那東西表面凹凸不平,在太陽照射下很明顯的分別出不同層次的亮暗面。它有石頭的稜角,符合一顆石頭外型的條件。它主要的色調是灰色,當然因為在光線照射下而有深淺不同。它很巨大,實際上有多大無法說明,受限於在地表觀察,可能有幾十棟樓高,長寬可能小於這個城市,大於城市裡的一個行政區。

而在大自然中石頭通常很巨大,所以那東西是石頭滿有可能的,也許一直以來城市的某些地方也有如此巨大的石頭,人們只是沒注意到罷了,誰知道呢,如果可以把城市顛倒搖一搖,也許這巨大的石頭就會咚咚咚滾出來。

簡單來說,廣義的石頭概念符合所有那東西擁有的條件,稱它石頭確實不為過。

現在是東方時間十一點十二分,再過不久人們將享用午餐,石頭存在到現在過了多久人們眾說紛紜,確切來說什麼時候石頭開始在那呢?

街上掃地的工友凌晨四點零二分起床,他原先預計四點整起床,不小心睡過頭,晚了兩分鐘。根據他的說詞,他走出宿舍時,並沒有特別注意天空,可以說他先注意的是那條巷子的整潔度。巷子跟平常比起來算是乾淨的。

他這時走向清潔室拿清潔工具,之後開始清理街道。在他第一次堆積一些垃圾,正要把地上垃圾蒐集起來時,他看見石頭飄浮在空中,那時大概過了二十分鐘,他以為眼花,便不去看天空。

直到八點左右,他前往廣場掃地時,石頭的巨大使得他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彷彿石頭是刻意讓他看見。在他旁邊的工友們也都看到了。

政府的玩意,一位工友說。繼續掃地,另一位說。

 

這裡有另一個案例。一間在城市北方工廠的警衛聲稱他到下午三點二十一分才第一次注意到石頭,這跟工友說的時間點不是有很大的出入嗎?

這名警衛當天值夜班,他的警衛室面向南方,也就是朝向現在石頭所在的天空。他在裡頭面對窗外時的景色並沒有遮蔽物,所以他半夜兩點出去巡邏時,外頭天空並無異狀,天色一片漆黑,繁星點點。

他在工廠的重要處簽名,並無發現異常。

他是個嚴謹的看守者,不曾遺漏工廠各個角落,他手電筒光線所及之處遍布工廠暗處。當他前進下一個廠房時,他依舊保持四周上下觀察的習慣,他說當他在外頭時往上看並無巨大的石頭漂浮在空中,如果有他一定注意到了,甚至會立即通知區警備。結束巡邏回到警衛室之後,他便一直待命在那,同時注意著監視器和窗外,他看著戶外,從一片漆黑到天邊泛起早晨的白光。

美好的一天。

七點換手準時下班。

當警衛到家時,他還記得自己看下窗外才躺下,天空晴朗,沒有半點雲朵。他完成一天的工作,確保工廠的安全,安然地入眠。

醒來時,意識有點模糊,他瞇著眼,仍不適應光線,淺淺地睡著。隨著年紀愈大,他所需的睡眠愈少,只需要睡些精華的部分就能維持一天的體力。他覺得自己清醒著,猛然坐起,憑著一直以來的習慣早起往窗外一看,石頭的存在立刻震驚他。彷彿是石頭伴他入眠,並喚醒他的。

他馬上打電話給警衛室,他的同事告訴他,他們在換崗時,便想問他,只是他走得急,似乎想快點脫離,彷彿睡個覺便能消抹幻覺,但事實是,他們全都看到了。七點換手時,石頭正在市中心上空。所幸石頭的存在並無造成工廠停止運轉之類的事件,他們說。

警衛掛上電話,安心許多。

       

暫且先不論各種觀點,以下說詞來自一位盲人鋼琴師,他主動向妻子問起石頭的事,使人們大為驚訝,以下是他的說詞:

「昨晚我在市中心演奏舒伯特,結束時大概十點左右,回家前我還參加了一場舞會。

「我喝了點酒,到家時感覺身體有點不適,甚至有點頭痛。所以我還沒洗澡就去睡了。

「醒來時,我感覺不到窗外的日光,我猜想應該還沒天亮。

「我小心地下床,盡量不要吵醒她。

「我打開窗戶想感受外面的氛圍。微風一陣一陣舒服地吹進我,讓我感覺非常輕鬆。

「突然間,有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使我起雞皮疙瘩,我想也許是晚上的演奏會非常成功吧,但我感覺到不同的東西,是現有感官以及情緒之外的事物。

「在離我很遠的地方,在空中,有某種物體漂浮在那。那種感覺只從上方傳來,感覺就飄在那兒。我無法具體描述那是哪種感官,只能稱它為一種感覺。

「那物體感覺得出來在空間中佔了許多體積,滿有壓迫感的,但似乎又神祕地閃耀著,並不是說真的會發光,而是想要表達什麼,卻藏在龐大的身軀裡,被封閉住了,並以一個巨大的個體存在著。

「在那當下我真的很難確認那是否為實際存在的物體,我既沒有接觸到也無法看見,它甚至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微風時起時停,那感覺卻不曾消失,我以為是夢,甚至認為是自己太早起床精神錯亂,我關上窗,回到床上,在我意識到前已經睡著了。

「當窗外再度明亮起來,我起床,那感覺依舊存在,我拍拍自己臉頰,捏一下大腿,非常肯定自己是清醒著,而外頭有個龐然大物。

「我叫醒我老婆,問她是否有東西在天空中,我怕被笑,但我真的很想知道。

「她並沒有馬上起床,我再度搖醒她,『你看窗外那是什麼。』,她勉強睜開雙眼,往窗外看,『石頭,親愛的。』,我並不驚訝那會是顆石頭,我甚至連石頭都沒見過,但為什麼我可以如此強烈的意識到那石頭的存在,這才是我好奇的。

「之後,她繼續賴著床,我起身下床,坐在鋼琴前,演奏貝多芬。

「九點多時她的呼喊聲驚嚇到我,我停頓片刻,她問外面那巨大的物體是什麼,『石頭。』我大喊。

「早餐時,她具體地問我石頭的外觀,我都能一一地答出,『你看得到了,親愛的。』我聽見她高興地流下淚水

「『不,我仍看不見。』

「現在,我依舊看不見。石頭在我腦海裡並沒有呈現一幅明顯的圖像,但我確實能感覺到石頭的存在,那感覺是非常鮮明的。」

 

有更多人向媒體和政府反映自己最先注意到石頭的時間及過程,人們要求政府能作出合理的解釋,石頭的存在不僅激起輕微的恐慌,但是更多的是好奇心,一股熱情在人們心中蔓延開來,有許多人想更加了解石頭,開始嘗試各種方法,盡可能的以科學的態度和理性的角度來處理石頭。

但情況並非如此。

警方在石頭正下方圍起周長十公里的封鎖線,嚴格管制進出的人們,並發配警衛在樓頂駐守,畢竟石頭下方是人們辦公的高樓,所以只能盡全力防止人們攀上頂樓,對石頭做出任何的破壞或調查。

現在是石頭出現後第一個禮拜的東方時間九點零四分,政府與人們仍無法對石頭有更進一步的理解。

這個禮拜以來,人們縱使有極大的好奇心,組織許多勇敢的隊伍,準備採行人們的方式調查石頭,卻全被政府擋下。

有志之士們組成人們的調查團,準備登山器具,從地面日日夜夜輪班觀測石頭,分析各種將會面臨的困難,打算與政府協調「登陸」石頭。

他們精算過,同時也猜測,以石頭如此堅硬的外表,要在城市最高樓與石頭建立繩索,發射器應該要有S馬力,並以T角度朝向石頭發射,如此應該能固定住。運用三角測量法,石頭離最高的樓頂大約是G公里,但發射器必須同時考慮高空風速、風向以及三角測量法的誤差,很有可能發射器的力量無法抵達如此的高度,即使是順風,也必須是非常強勁的風才有可能幫助達到石頭。

不管如何,在經過組內充分討論與理性思辨後,人們認為有很大的可能性能建立起通往石頭的繩索。在那之後,他們將開始最基本的調查,諸如密度、成分、體積、鑽探,如此便能更進一步釐清石頭究竟從何而來,為何可以浮起來,甚至確認那個東西是否為石頭。

有了基本面的認識,進一步的調查便會執行。各式各樣的計畫被廣泛且深入地探討,人人都想參與有關石頭的計畫,調查石頭變成一種全民活動。

人們對石頭的好奇演變成一種狂熱,石頭是最熱門的話題,外地的人們來到城市只為與石頭拍照;面向石頭的旅館房間價格瞬間翻倍,「你今天石頭了嗎?」是人們打招呼的第一句話;媒體大量報導石頭的消息,邀請地質學家、物理學家、大氣科學家討論石頭的現身,古老的傳說被挖掘大肆報導;時尚界也跟風,把石頭繡在T-shirt上便是潮流;大量企業把生意頭腦動到石頭上,買下石頭,企業家說。

原本平凡的都市生活因為石頭而活絡起來。

回到計劃裡,人們想登陸石頭的渴望未曾減弱,反而日益增強,他們如此反覆的規劃登陸石頭,到最後,整件事情對那些人而言,是非常縝密的。

「登陸」石頭。「登陸」石頭!

現在東方時間石頭出現第一個禮拜的晚上八點四十七分。

人們上街,抗議政府蒙蔽事實,剝奪人們知的權利,行事毫無效率,他們認為直接派直升機是最快的方法,但政府一再迴避這個提議,所以只好自己行動,突破封鎖線,登上高樓,發射繩索……。

人們不知道的是,在這一個晴朗的午夜,當抗議人潮已經退去,政府派出直升機,打算登陸。

不在早上採行的原因是不想干擾民眾生活,吸引過多的注意,所以政府以自己的方式悄悄地派出直升機。在那個萬里無雲的夜晚,已經有特派員雙腳踏上石頭,但並沒有任何調查結果,原因很簡單,夜晚的天空若無雲,則高空必有強風,直升機無法穩定住,便迅速折返。

當然,政府的行動被人們的夜晚觀察員發現,只是此事沒有傳開,大部分的人並不知曉。他們等待明天政府會主動對昨夜作出解釋,但是政府卻……說謊!知情不報,違反正當程序,上級施壓,隱瞞實情。政府面對人們質疑昨晚的直升機登陸時,選擇蒙蔽,而不是公開。

團體的人們拿出證據,證明政府的直升機在石頭上空,照片裡的人登陸石頭,卻匆匆離開。

人們憤怒著,就是今晚,強烈的寧靜暗湧著繁雜的暴動網絡,團體的每個人無不處在機敏的備戰狀態,子彈已經上膛,人們不語,他們知道,就是今晚。

城市最高大樓樓頂蜂擁著暴怒的人們和大量的鎮暴警察,不只在大樓,整個地面陷入汽油彈燃焰的火光,場面極為混亂。

這場暴動還會持續著。

 

一切都計畫好了。

接下來發生的一切極為迅速。

在東方時間石頭出現後的第九天凌晨四點五十七分十二秒,最高樓已經失控,警備急速轉移最高樓和廣場,其他大樓缺乏警備,人們便抓住機會(雖說是機會,但一切都經過討論以及無數計算),突破第四大高樓頂樓守備,攻上塔頂,開始發射繩索。

四點五十七分十四秒,第五大樓樓頂被攻破。

四點五十七分三十秒,第二大樓樓頂被攻破。

四點五十八分零五秒,第二大樓繩索架設成功。

四點五十八分五十六秒,第三大樓頂被攻破。

五點整,一個人開始攀爬繩索。

那個人抓著繩索,交替著雙手前進。他的身體懸擺空中,繩索隨著夜風波動,不停伸縮著,如彈簧般變形起伏,他難以保持平衡。

雙手摩擦著繩索,紫黑色的鮮血從雙掌瘀痕慢慢滲出,匯成細河地流下。

他自身的重量未曾停止向下拉扯,另一端的石頭冷硬地透過與樓頂相接的繩索提供他一股維持平衡的抵抗,那股抵抗是脆弱的,亦是堅不可摧的。

那是一鬆手就會失去所有連繫的抵抗,取而代之充滿內心的是希望的殞落。鬆手後將不停墜落,直到脆弱的、渺小的、無謂的以及所有與人們自不量力的形容詞,再度被人們提起,且哀傷,不,不會哀傷,人們會尖叫,會摀嘴倒抽一口氣,會更加殘暴地試著登陸石頭,但因為有了失敗的經驗,沒有什麼值得努力的念頭再度瀰漫在人群中,最後,冷漠再度印證「也許就這樣吧」的自處精神。

然而,那也是永不放手便能讓人們間的冷消逝的抵抗。緊繫狂風的繩索不停打轉,加強混亂中應有的節奏,人們在這世界踉踉蹌蹌地生活著,習慣混亂帶來的一切,以一種無名的意志接受陌生與熟悉的可笑人生戲劇,而那股能為著每天儘管有時看似面對著一場似有若無的人生,也要繼續尋找生命出口的意志,正是鼓舞人心的抵抗,它使隔閡被填補,使爭執被諒解,使無知啟蒙,使冷漠消融,使人心連結。

即便風不停吹,那個人仍握著繩索。當風止息時前進,當風揚起時,在亂流中旋轉翻身跳躍定位在一個奮鬥的崗位平衡著。

 

旭日緩緩升起。

那個人「登陸」成功,時間:06:00。

登陸石頭的消息迅速地傳遍整個城市,人們仰頭望著,尋找他的身影。

「他在那!」

人們伸出窗外,屏氣凝神地注視著他。

那兩個小時攀爬上石頭頂端的旅程,整個城市安靜了下來。

這是第一次人們這麼關注著一件事,只是靜靜地看著這件事發生,心中揚起一股與希望相似有同樣正面力量的東西,那是人們第一次體會到他們能做些什麼。

當那個人站上石頭頂端時,人們的喜悅已經埋藏不住,以笑容、尖叫、眼淚、掌聲、跳舞、歡呼,熱情地表達出來。

他站在石頭上,看著底下的人們歡呼著,心中泛起一股奇異的感動。

他全身痠痛,手掌流出的血已經乾了,四肢在攀爬岩石時磨傷,那確實是顆石頭,非常堅硬。

他處在假想的圓心,視野望去一覽無遺,欣賞著自己熟悉的城市,他從來沒有以這樣的角度觀看一直以來所生活的地方,他張開雙臂,想像自己正在飛翔。

太陽升起,人們離去,回到夢鄉,深沉地睡了。

 

人潮離去,留下這座城市準備開始新的一天。

有許多人打算休假,也有許多人回歸正常的日子,上學、工作、玩樂、實踐夢想。

這座城市很明顯的不一樣了。

人們說他們早上就在那裡,在石頭上。

團體的人們陸續登上石頭,依然是非常消耗體力的工程,但已經安全多了。

調查的器具搬上石頭,生活用品也逐漸帶到石頭上,人們開始在石頭上的調查。

一個禮拜後,人們了解石頭的各種性質,凡是能被測量出的結果都有個明確的數據。石頭的體積是X,重量是Y,密度是Z,岩石組成為J岩,內心實心,無分層……。

但仍有許多人們所不了解的事,諸如像是石頭從何而來,為何在此,如何保持在空中,對於這類問題人們在石頭出現後一個月仍沒有答案。

至於政府的態度,它選擇與人們合作,且讓人們擁有主導權,雙方在不停溝通下已經達成共識。他們在這一個月一直努力追求理解,理解雙方的想法,所以他們對這個事物的討論也愈完整透澈。

那第一位攀登上石頭之頂的人也漸漸被大家遺忘。他回歸正常生活,在人群中生活著,他會抽空參與石頭的調查,盡自己身為熱愛這個城市的人的義務。

偶爾,他不小心在石頭上睡著了,醒來時,他會望向他居住的城市,在暖和的陽光下,一片光明,像大海般波光粼粼,這似乎讓他想起曾經看過的畫面,只是陽光太耀眼些。

偶然的一次起身,他才注意到,原來石頭沒有影子。

 

張台澤,1998年生,畢業於新竹科學園區實驗中學,目前就讀政治大學歐語系。

 

得獎感言:

作品〈人們說石頭早上就在那裡〉靈感來自René François Ghislain Magritte(1898-1967)的畫作〈庇里牛斯山的城堡〉。

謝謝宥丞、止善、家豐,你們的建議我受用無窮。謝謝一群支持我的朋友,你們喜歡的段落,我也很喜歡,真高興你們喜歡。

我會繼續寫,希望你們會喜歡。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面具下的你們是什麼樣子?分析12星座人前人後的差別 【分享】12星座討人喜歡的優點 你曾想過在緬甸戰區開採玉石工人們的生活嗎?入圍金馬獎的《翡翠之城》11/19(六)舉辦口碑場 JR廚師魂上身 拍戲空檔示範爆炒火焰龍蝦石頭鍋秀廚藝 玄彬5部劇西裝穿出不同感覺!《愛的迫降》一身正氣,《阿宮》劉代表襯衫微皺太誘惑! 【靜岡縣】歷史與海洋交織【伊豆下田】大人STYLE之慢旅行 【專文】這是科學還是感覺?為何人愈老 時間過得愈快? 這是科學還是感覺?為何人愈老時間過愈快? 為何人越老時間過得更快?是科學還是感覺? 揭穿12星做的真面目-水象星座 「剪刀石頭布」其實隱含著這個大秘密!因為看這個手勢,就能知道你是怎麼樣的人喔! 360度的海景完全不放過!The Rock Restaurant石頭上的餐廳 2016文化部「類型文學」徵文得獎作品:人們說石頭早上就在那裡 松江南京站聚餐火鍋吃到飽-嗨蝦蝦三杯醉蝦石頭鍋,台北中山區生日聚餐、謝師宴、尾牙平價火鍋吃到飽,天使紅蝦、啤酒、Prime等級牛肉吃到飽 中山區聚餐火鍋推薦-丼賞和食+嗨蝦蝦林森旗艦店,百蝦龍船四人套餐,台北尾牙/謝師宴餐廳,林森北路石頭火鍋+日本料理,超浮誇高CP值百隻蝦龍蝦船大挑戰 石二鍋 - 王品集團旗下平價涮涮石頭鍋 CP值足夠 大月觀石頭靚鍋~珍饗石樂鍋口味清新的石頭火鍋 ▌食記 ▌台中。綠園道石頭飯館 【屏東】小琉球玩樂筆記‧教你怎麼玩!24小時超充實必吃必玩攻略懶人包! 八年了,你捨得嗎?!唯有放下那個石頭,你才有手握住下一個鑽石!
大家都在看
第二輪國旅券開獎!幸運兒出爐... 謝金燕突鬆口「我戀愛了」 消失1... 勞工有「這條件」可領1萬元 23... 「孔鏘老師」暴瘦25公斤 昔隱疾... AZ第二劑預約政策大轉彎! 往下... 《海岸村恰恰恰》金宣虎被爆逼女友... 歌手高向鵬傳跌倒昏迷4天 加護病... 擅關「防護系統」害普悠瑪出軌奪1... 【二級警戒延至11/1】戶外運動...

首頁 藝文創作 2016文化部「類型文學」徵文得獎作品:人們說石頭早上就在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