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知識 去年,他是紀錄片里的極端分子...今年,他拿起大刀砍向了人群...

分享
文章

去年,他是紀錄片里的極端分子...今年,他拿起大刀砍向了人群...

Winnie
去年,他是紀錄片里的極端分子...今年,他拿起大刀砍向了人群...

6月3日晚上發生在倫敦市中心的恐怖襲擊已經過去兩天…

這次恐襲造成7人死亡,40多人受傷…

三名恐襲嫌犯的身份也已經被警方確認...

隨着調查的深入,媒體的跟進,很多人開始問:

這麼一個極端分子,為什麼會被警方漏掉?

 

三名嫌犯中的其中一人,

被朋友們稱為Abz,是一名27歲的伊斯蘭極端主義者。

 

今天新聞曝光,其實警方完全知道他已經極端化.... 

因為之前,他周圍人在察覺到他的危險性後,曾經兩次向警方舉報。

 

第一次是他的一個朋友,他發現Abz看了YouTube上的極端視頻後,整個人都變得非常激進。

於是他偷偷給英國的反恐熱線打了個電話,但是,並沒有引起警方的重視...

 

還有一次,有人看到他在當地公園,靠着糖果和零錢吸引孩子們的注意,然後向孩子們散播極端宗教觀念。這一次,同樣有人向警方報警,但是警方依然沒有採取行動...

 

最後,

人們還發現,這個Abz,竟然還上過去年英國Channel 4的一檔紀錄片。

一個跟蹤記錄英國國內極端分子的紀錄片... 

 

紀錄片名為 《聖戰分子在身邊》(The Jihadis Next Door)

紀錄片的製作人花了兩年時間,取得英國的極端主義圈子的信任,又花了1年的時間,跟拍他們的生活。 

而這個片子裡,有着英國最危險的極端分子,

而這次恐襲的嫌犯,也在這個片子裡,上鏡了...

 

 

今天,事兒君又找出了去年的這個紀錄片.....

看完後,

我有點震驚..... 

這樣的人,確實就在英國的街道上.... 雖然他們散播極端主義,但是沒有發動襲擊,沒有實質性的違法行為... 他們深知自己自由的權利,也深知自己說什麼會被逮捕,很小心的避開這一切....

因此,英國警方對他們無可奈何...... 

 

這到底是怎樣一個圈子…

一起來感受下...

 

紀錄片一開始,介紹了這個男人,

30歲的Siddhartha Dhar,他也經常自稱Abu Rumaysah。

 

Dhar出生在英國倫敦,他的家庭是印度教背景,

但在他19歲的時候,他皈依了伊斯蘭教....

 

Dhar是一個兒童玩具推銷員,但在他不工作的時候,

他是英國一個伊斯蘭極端組織中的領袖,崇拜ISIS...

在紀錄片里,他大大方方、一臉坦然地打開車庫,將ISIS的旗子給節目組看...

 

『這些是伊斯蘭的黑旗,但這面旗更準確地說是ISIS的。

等到沙利亞(伊斯蘭教法)在英國實施時,你們能在看到這面黑旗,插遍全英國....  我要把這面旗插上唐寧街...  』

『我們希望在全世界的所有國家裡,都看到這面旗子飄揚..』

之後他舉着另一面白旗說:

『我們不相信女王的權利,我們不相信權利應該交給任何非穆斯林。

這個國家的人現在正在一片無知中生活,他們不知道他們正在經歷一場戰爭。』

 

 

接着Dhar帶着節目組來到街頭,

在這裡,他和同伴們定期舉行抗議活動,抗議英國政府抓捕他們的人...

Dhar是每次抗議活動的領袖,他拿着話筒高呼:

『英國警察下地獄吧!』

『你們記得你們在哪裡逮捕我們嗎?記得你們在哪裡關我們進監獄嗎?』

 

周圍的同伴舉着標語,上面控訴英國警察種族歧視,要求在英國實施沙利亞,

他們甚至舉着標語,寫着:

向恐怖主義開戰=向伊斯蘭開戰

 

甚至,連小朋友都在這裡.....

他們笑着在街上玩耍,但手裡也拿着這些標語....

 

Dhar告訴節目組:

『如果他們(英國政府)一直這樣保持沉默,繼續對我們的要求漠不關心,那麼...他們不會好過的。在Woolwich已經有一個男人死了,叫Lee Rigby(在2013年被恐怖分子當街刺死的英國軍人),現在整個國家都在騷亂中。我們穆斯林國家有很多個Lee Rigby 。』

'如果我們的要求不被解決,那麼我們將在這個國家看到更多的屍體,更多的暴力。』

這是他在紀錄片里說的最後的話。

 

在2014年9月,Dhar和另外8個人因為極端活動被警方逮捕,在被盤問3天後,Dhar被保釋出來...

結果一天不到,他消失了,帶着自己的老婆孩子跑到了敘利亞,在網上甚至發了照片...

 

節目組後來在網上看到一段ISIS處刑5名『英國間諜』的視頻,

其中一個劊子手的聲音和Dhar很類似....

根據報道,他已經加入了ISIS....

 

 

 

紀錄片之後介紹了第二個激進分子,Abu Haleema。

他是Dhar的朋友,之前9月份一同被捕。

 

對他跑到敘利亞這件事,Haleema非常讚賞,覺得他是『英雄』。

『他就是這樣的人,永遠不會停歇腳步。』

Haleema是Dhar的激進組織中的小弟,大哥走後,他成為了一名核心成員,主要承擔宣傳和招募工作,將更多的英國本地人洗腦、激化....

 

大部分人不理會他們,直接無視地走了過去,

但節目組剛好拍攝到一群遊行的英國人從他們面前走過,

他們抗議ISIS的暴行,Haleema看到後馬上跑到他們面前挑釁,用阿拉伯語沖他們高喊...

 

有遊行的人忍不住,跑過來和他們對打....

 

警察只能將他們隔開,場面一片混亂....

 

 

在被警察趕走後,Haleema告訴節目組,

用發傳單的方式來洗腦的效率不高,他真正最常用的方式是製作宣傳視頻,用Youtube和推特來激化普通信教者....

 

節目組拍到他在宣傳視頻中這麼說:

'如果你選擇拒絕民主,那麼我們會找到你,關懷你。

但是,如果你選擇拒絕我們的體制,如果你拒絕了,我們會壓迫你,我們會逮捕你,騷擾你的家人,我們會搶走你的錢、房子和孩子。

你到底是想向民主祈禱,還是向愛祈禱,你選擇吧。』

 

這段話聽上去像是威脅,Haleema也承認,這段話主要是說給不支持伊斯蘭的人聽的。

Haleema非常希望自己能在一個實施伊斯蘭法的國家生活,

他希望英國政府能和其他伊斯蘭國家一樣,禁止飲酒、賭博、暴露的衣着、和同性戀,如果違反,就給他們嚴厲的懲罰。

但目前來看這些是不可能的....

 

因為他的各種激化行為,他的護照早被政府取消。 沒有護照,他無法離開英國。 只好繼續住在這裡,通過激化其他人的方式,希望有朝一日能讓教法在英國實施....

 

節目組問道, 如果有機會,他會不會去別的國家。

他說, 會。

『那如果你的家人無法和你一起去,你也會離開嗎?』

Haleema不帶一點遲疑地說: 肯定會。

因為他們激進的宣傳行為,過了幾個月,Haleema被捕。

他被關了三天,但最終被放了出來。

 

警方沒有給他刑罰,但要求監控他的行為,每天要去警察局簽字,上報自己幹了什麼...

他的Youtube等賬號也被封停,無法繼續上傳宣傳視頻。

 

 

片子跟拍的第三位主人公,名叫Mohammed Shamsuddin,

他是當地一個激進組織的高級發言人。

 

據稱,他自打18歲就患上了慢性疲勞症候群,因此沒有工作,一直靠救濟金生活。

Mohammed本是來倫敦讀大學的,讀書期間,他結識了來自敘利亞的伊斯蘭激進傳教士巴克里,並加入了激進組織。

 

大二那年他自願選擇了輟學,並將自己的全部精力投身於宣揚教義的事業。

 

20來歲時候,他已成了組織的高調活躍分子和巴克里的得意門生,

至今,Mohammed已為他的信仰奔波了近20年。

 

節目組表示,他們花了很大力氣才聯繫到Mohammed本人,

經過很久的說服後,他終於答應面對鏡頭,但每當談起ISIS的話題時,他始終顯得有點謹慎。

 

「這詞不敢瞎說,稍微說幾句可能就被抓進去判個十年。哪怕你是無心的,哪怕你是出於好意的。

但這個原本純潔(innocent)的詞彙,只要被我們說出來,就可能被判十年啊。」

 

儘管他也知道ISIS是個敏感詞,可能因此獲罪,

但這並沒能阻止他以其他方式四處宣揚他心中的聖戰理念。

(2015年7月,某清真寺外傳來了Mohammed的呼聲)

「我親愛的兄弟們,戰爭正在發生!」

「你如果不同意我的說法,就是在與安拉的信使作對!」

 

清真寺內,教徒虔誠地跪地禱告禮拜,

清真寺外,Mohammed高聲詆毀着英國政府和民主制度。

「看到這些黑旗了麼?早晚有一天,它們將飄揚在唐寧街10號的上空!」

 

禮拜完畢走出清真寺的其他教徒看到了這一幕,

對此,他們中的很多人也表示反對與憤怒。

有人衝上前指着Mohammed大喊: 「你不如去敘利亞住吧!」、「別聽這一派胡言!」

 

但Mohammed的怒吼並未就此被打斷:

「我們要逮捕卡梅倫!我們要逮捕喬治奧斯本!我們要逮捕保守黨的每一個成員!

將他們的屍體祭奠在教義的神壇之上,贖清他們反對教義的罪過!」

周圍舉着標語的教徒紛紛應和:「安拉胡阿克巴!」「安拉胡阿克巴!」……

 

雖然他們周邊圍滿了警察,但是因為他們並沒有觸犯英國反恐法律,警察也拿他們沒有辦法... 

 

當天,Mohammed並沒有在清真寺內進行禮拜,

他帶領着自己小團體的幾位成員,來到了附近的攝政公園。

在這裡,他們將進行自己的「禮拜」。

 

而這一群人中,就包括前兩天襲擊倫敦橋的襲擊者之一(瘦高白袍男子)。

 

選好地點後,幾人祭出了一面伊斯蘭黑旗,

這面黑旗,是1200多年來對伊斯蘭軍隊的象徵,

但如今,它更被激進伊斯蘭分子和恐怖組織廣泛使用,包括ISIS。

 

在Mohammed的帶領下,幾人一邊低聲呼喊着「安拉胡阿克巴」,一邊跪拜着這面黑旗。

跪拜結束後,Mohammed對自己的弟兄們解釋道:

「真正的人生,是從上天堂開始。我們現在所過的,並非真正的人生,只是個過渡期。

我們要在現世中,明辨善惡,堅守聖戰的真諦」

在一片表示贊同的「安拉胡阿克巴」聲中,禮拜結束。

 

但此時,警察也應聲趕到了。

警察攔住正在離開的幾人,

表示 「接到了一通舉報電話,有目擊者看到他們拿着代表ISIS的黑旗」。

 

起初,Mohammed的幾位小弟淡定地回應着 「沒有,我們沒有這樣的旗子」,

並馬上轉身準備離開。

警察趕上前企圖攔住他們進一步盤問,衝突就此激化了……

 

瞬間,警察被這群人包圍.... 

有人喊着 「別碰我!」,「為啥要碰我!」,「你瘋了麼?」,「為什麼要搜我的身?」……

 

在警察表示將對他們進行短暫拘留後,Mohammed跑了過來。

他正面跟警察大聲爭執了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別碰我!你聽誰說的!你放屁!為什麼?」

 

警察試圖冷靜解釋只是要暫時拘留他們搜索可能存在的黑旗,

在一眾小弟的包圍下,Mohammed理直氣壯地表示着拒絕,嗓音越來越大:

「你有什麼好搜的?為什麼要搜我們?就一面旗子?為了什麼?調查?預警?還是要幹啥?…………」

 

一番激烈的爭執後,警察抓住了Mohammed的手,聲稱再不配合調查將採取強硬手段。

 

Mohammed十分不情願地妥協了: 「搜吧搜吧搜吧我看你能搜出啥來……」

警方對幾人盤問搜查了一個多小時,卻始終沒發現那面黑旗。

不得已只好讓他們就此離開。

 

 

後來的某天晚上,Mohammed前往拜訪自己的一位老友,

 

在此,節目組提起了一位在激進團體中頗受尊敬的「偶像」——

一位被逮捕後被保釋,如今與兒子一起生活在伊斯蘭國的聖戰分子。

 

節目組將這人在推特上曬出的生活照拿給兩人,想看看他們對此的反應。

老友一拿到照片便顯得無比欣慰,連呼數聲「安拉胡阿克巴」,

顯然,他對照片中這位友人的近況感到無比欣慰。

「我快要哭出來了,跟他經歷過的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跟他吃飯的場景都還歷歷在目。」

 

知道昔日面臨危險的友人如今過得安好,兩人都難掩一臉高興的神情。

節目組問道:「此刻你心情如何?」

友人回答說: 「羨慕嫉妒,又為他高興。他終於生活在了理想的聖地,那片真主的教義得以貫徹的凈土。」

「他肩上的AK47如何?」

「很美,很漂亮(beautiful),他就是為真主榮耀而戰的勇士。」

 

兩人又發表了一大通關於聖戰、生死與榮譽的看法,

 

最後節目組問Mohammed還認識多少這樣的友人,Mohammed輕描淡寫地回答: 「很多啊,不少的。」

 

(2015年8月)

這天清早,Mohammed、Haleema以及團體內的其他成員將出庭接受關於恐怖主義的審訊。

他們十個月前曾因參與策劃恐怖活動遭到訴訟,保釋期剛剛結束。

對此Mohammed似乎一臉習以為常的表情,甚至還在庭外開心地rap了起來:

「不會有進一步行動,不會有,不會有~」

「(NO FURTHER ACTION, NO FURTHER ACTION, N TO THE F TO THE A~)」

 

審訊結束,Mohammed被當庭釋放,有幾名成員因為涉嫌「邀請ISIS成員來英」而遭到控訴。

Haleema也是被控訴的成員之一。

 

無罪釋放的Mohammed,在法庭門口主動接受了諸多媒體的採訪(更像是單方面的宣言):

「特蕾莎的態度十分明確了,她並不打算對付那些真正在犯罪的人們(只是把矛頭對準我們)。

這是在對伊斯蘭教義宣戰。」

「我在此正式對英國的同胞發出呼籲:這是一場持續的戰爭,我們將不停抗爭。終有一日,我們將奪取統治權,黑旗將插在唐寧街10號的門前!」

 

話音未落,Mohammed轉身離開,

有媒體追問道「你是在開玩笑吧?」

「我不是,根本不是……」

 

Mohammed邊走邊向鏡頭表達着憤慨:

「媒體會把我的話播出去的吧,所以我不能顯出絲毫軟弱。」

 

他們覺得自己沒有錯...

 

節目組知道Haleema和他的朋友穆罕默德支持ISIS,

但仍然想知道,也許他們是因為不了解ISIS的殘酷?

於是節目組給他們兩人播放了一段ISIS行刑的視頻....

 

視頻很恐怖,血腥....但更讓人恐怖的,是他們的反應。

他們一邊吃東西,一邊看視頻,

到殺人的部分,穆罕默德發出『哇!哇!』的聲音,但似乎並不是很恐懼....

 

而Haleema直接笑了起來....

 

穆罕默德也更這笑了,似乎他們兩人看的是喜劇片....

 

節目組的製片人當場問他們,看了以後感受如何。

穆罕默德說:

『太棒了!這非常棒!

我知道這看上去有點嚇人,但太棒了!』

在整段紀錄片里,唯一能體現一下他們人性的,是製片人接下來問的第二個問題:

『如果被行刑的人是我,你們也會有這樣的感受嗎?』

Haleema馬上搖着頭說:

『不會,那我肯定就不會看這段視頻了。我受不了認識的人被行刑。』

不過穆罕默德則說道:

『如果是我,我會問:Jimmy,你為什麼不當穆斯林呢?』

 

 

以上是這部紀錄片對兩人跟拍接近1年後得出的結果,

在片尾,節目組表達了對此的擔憂和焦慮:

英國政府對日益增長的激進分子並非視而不見,

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在網絡上接受洗腦激化並加入組織,這狀況日漸堪憂。

 

僅在2015年,警方就打擊阻止了7起通過社交媒體密謀策劃的恐怖事件。

主人公其一Haleema,就被最高法院證實與一起重大恐怖活動有關聯。

但他並沒有受到相關制裁,依然在街頭髮傳單,宣揚着自己的教義。

 

 

就在跟拍期間,法國巴黎發生了極端主義恐襲事件,

當被節目組問起對此的看法時,Haleema表示:

「這種事當然是糟糕的,

無辜的人被殺,大家當然會感到沮喪憤怒。

 

可是我們那邊也有無辜的人被殺... (指敘利亞被空襲)

就拿我自己來說,如果我不在家,卻有人去我家殺了我的妻子和兒女。 那我會怎麼做? 我會找到他住哪,然後去找他,去找到他...

這就是事實。  」

 

「但我的視頻,是為了宣傳我的聖戰信仰,讓人們了解並接受我的信仰。

ISIS宣揚的與我宣揚的相同,這只是個巧合。」

「真的只是巧合麼?」

「當然...」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不自覺的笑了起來... 

 

在節目最後,

製片人直接問了他幾個最敏感的問題...... 

 

「你為ISIS極端化了麼?」

「沒」

「你為ISIS工作麼?在為他們招募成員麼?」

「沒有,不會。」

「那你支持ISIS麼?」

「無可奉告。」

「無可奉告?」

「是啊,這話不能隨便說,否則會引火燒身。」

「可是在過去這12個月跟拍你下來,我覺得你有...」

「不不,我沒有,你懂的,你懂我意思吧.. 這種事情不能亂說」

 

「所以你只是怕被抓(而不說)?」

「當然了,我怕被抓。」

 

說到這裡,他又不自覺的笑了起來... 

這個笑容,感覺無比恐怖... 

 

 

儘管在跟拍的12個月裡,他一直否認自己跟ISIS的聯繫...

直到2016年1月,一段新的ISIS宣傳視頻傳出.... 

蒙面的主角,有着濃重的英國口音..... 

 

製片人收到紀錄片主角之一Haleema的一條短信,短信里有這個宣傳視頻的鏈接,並附了一句話:

「這個聲音,你熟悉麼??」 

 

製片人認出來了,這個聲音,就是紀錄片一開始採訪過的,Abu Rumaysah。 

 

 

 

製片人找到他做最後一次回放..

 

「你認識這個聲音麼?」

「我當然認識,我都跟他認識了16年了,無比熟悉」

「你能確認這就是他麼」

「你懂得,我不能說... 我只能說聽這聲音很可能是他.. 但是不看臉誰也不能100%確認」

 

「你覺得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我覺得他是個英雄。。」

「可我覺得他是個謀殺犯」

「這是你的想法,我覺得他是最好的人」

「好到在人的後腦勺後面開一槍?」 

「我認為他是人中豪傑.. best of the best.... " 

 

 

 

紀錄片的內容,大概就是這樣……

這裡面的人,個個看着都是相當危險,

他們也多次被逮捕,可是從未被定罪.... 

 

他們也越來越知道法律的限度在哪,不停的在法律的限度邊遊走.... 

 

他們沒有犯法,

英國警方沒有辦法把他們關起來.... 

英國警方也不知道他們極端化後什麼時候會實施襲擊行為.... 

 

要麼像第一個採訪對象那樣,跑到敘利亞,成為ISIS分子...

又或者像這次倫敦恐襲的襲擊者這樣,被他們洗腦,而發動襲擊..... 

 

英國警方表示他們真的管不過來……

像紀錄片中的極端分子,英國有3000多個。大多是20歲出頭的小青年….

 

 

這些潛在的極端分子,都有可能會製造恐怖襲擊...

又沒有達到抓捕、起訴的條件,只能靠警方死死盯着...

 

問題是,24小時不間斷得盯一個極端分子,最多需要30個警員。

英國安全部門的資源又有限,這種24小時的監控行動,最多只能盯50個極端分子…

而其他的人,只能通過其他的監控手段,

難免會有漏網之魚...

 

也是因為這樣,恐襲發生之後的這些天,

保守黨和工黨都受到了不少攻擊.....

 

在保守黨的領導下,英格蘭和威爾士的警員數量從2010年開始,已經被砍掉了近2萬人…

 

而工黨在大選宣言裡表示要放開國門,歡迎更多的移民進入英國... 也就多了讓更多潛在的極端分子進入英國的可能性...... 

 

 

在過去4年里,英國安全部門成功阻止了13起恐襲的發生...

但是,過去短短73天內,卻連發三起恐襲事件...

英國3000多名極端分子可能隨時都在伺機而動..

 

難以想象,這麼一個紀錄片里... 

在不到1年之後,就有人真正的發動了襲擊... 

這樣的人每天還在英國街頭給更多的人洗腦...

有點怕.. 

 

ref: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4571902/London-Bridge-killer-slipped-police-s-net.html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4535886/3-000-jihadists-streets-Britain-monitor-struggle.html

http://www.dailymotion.com/video/x3nwc63

-----------------

狸貓_Raccoon:對於這些極端分子無fuck說,只希望他們趕緊消失

 

 

塔塔洛斯:再放縱,善良的人可就死光了哦

 

 

一種優雅的動物:為什麼他們信奉一個虛無的未曾謀面的神卻對身邊一個個鮮活的人這麼殘忍?        

 

薩達嚕嚕:包容不包容的文化等於不包容

 

 

傲羅大隊長可可醬:沒人覺得英國警察很無力嗎??        

 

魏旭greenday:看完整片文章以後,我感覺英國政府在恐怖襲擊面前根本沒有能力保護自己的國民!!        

 

__Elen__:政府自己作的,但是群眾埋單。        

 

-------------------

 

 本文已獲 英國那些事兒 授權 微信號:hereinuk
原文標題:去年,他是紀錄片里的極端分子...今年,他拿起大刀砍向了人群...


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大家都在看
陳櫻文才公證完爸爸火速賣房 回宜... 追1280定期票萬元神人足跡 公... 台達電創辦人鄭崇華:不敢到武漢投... 皮蛇纏身延誤治療後遺症多 醫:有... 昆凌:婚姻長久幸福的秘訣?真實的... 提出證據信心喊話!台電:絕不會放... 從大股東變打工仔  乖乖第三代擦... 吳謹言減肥操公開!獨家說瘦就瘦「... 竹北高鐵特區 翻轉新竹發展軸線...

首頁 生活知識 去年,他是紀錄片里的極端分子...今年,他拿起大刀砍向了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