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新聞 驚天泄露:他們竊取5000萬FB用戶數據誘導票...英國卧底記者又一次出手了!

分享
文章

驚天泄露:他們竊取5000萬FB用戶數據誘導票...英國卧底記者又一次出手了!

Winnie
驚天泄露:他們竊取5000萬FB用戶數據誘導票...英國卧底記者又一次出手了!

話說,在現在這個時代,我們的個人信息在網上無所不在...

隨便一個網站,app,就有可能有我們的姓名、年齡、電話、職業...

甚至進而有我們的身份證號、銀行賬戶、實時定位、家庭住址、個人喜好、社交圈子等等等等…

 

在我們享受一些便利的同時,

又有另一伙人,盯上了這些唾手可得的「數據大餐」....

 

當你的個人信息泄露,能拿來幹嘛呢?

輕則把你的電話住址賣給保險推銷、房產中介、高仿XX之類的商戶,讓你收到各種煩不勝煩的騷擾電話和信件;

歹毒點的,把你的銀行賬戶和家庭或社交資料倒賣給專業詐騙團伙,造成財產損失;

或者把關鍵信息賣給那些存心要抹黑你的人,敗壞個人聲譽……

 

還有更厲害的,就像是我們今天要說的這件事——

與政府高層有着千絲萬縷聯繫的數據公司,

通過鑽平台政策的空子獲取到無數的用戶個人信息,

分析出他們的喜好,有針對性地對用戶進行洗腦性的引導,

從而間接影響一個國家的選舉進程。

 

如此魔幻的事情,當然還是發生在……

美國。

 

最近幾天,美國的紐約時報、英國的衛報、觀察者報等媒體先後曝出了一條驚天大新聞:

一家名為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公司,非法獲取了5000萬Facebook用戶的個人信息。 對這些用戶進行大數據分析,分析他們的喜好,偏向,政治傾向。

然後通過facebook的廣告系統精準投放他們喜好的新聞和廣告,潛移默化的用他們想看到的新聞給他們洗腦,最終影響他們最後的投票,從而影響整個選舉... 

而這個公司,跟川普的前幕僚班農又有着無比的聯繫.....

 

雖說利用社交媒體干預選舉的事兒之前也出現過不少,

但這次驚就驚在這個數字—— 5000萬。

大概是Facebook整個北美地區活躍用戶的三分之一。

當一個公司能知道一個大洲里1/3的人都在想什麼,都關心什麼,而進一步潛移默化影響他們選擇,特別是影響一場政治選舉的時候。 

這就成了一個可怕的事情了...

 

捅破這件事的是劍橋分析公司的一名前員工,現年28歲的數據分析師Christopher Wylie。

他在爆料採訪中表示,自己曾與涉事的相關高層都有過接觸,還參與實施了部分獲取數據的工作——

「我們用Facebook收割了數百上千萬用戶的數據,並建立起一個分析模型,

從而利用這些現有的用戶信息,精確地瞄準他們的心魔(達到左右其觀點的目的) 。

劍橋分析這整個公司建立的意義就在這裡。」

 

那劍橋分析這個公司到底從哪兒冒出來的?

他們是如何獲取到如此多的用戶信息?

又是如何使用它們影響選舉的?

一切的一切,還得從Facebook上,一個看似簡單的「點讚」功能說起……

 

【劍橋分析公司的誕生】

在社交媒體上看到自己喜歡的內容,隨手點個讚表示支持,同時自己的好友也知道自己贊了啥,可以起到一個推薦的作用。 對如今的我們似乎已經是習以為常的小事。

但很多人並不知道,「點讚(like)」這個功能最早是由Facebook提出,使用,並且一直在引導我們做的事情。

後來才被全球各地各種主打社交功能的產品爭相效仿。

 

而更多人不了解的是, 僅僅一個簡單的「點讚」的動作,就已經能泄露不少個人信息了.....

 

他們只要分析我們都對哪些內容點了贊,進而可以歸納出用戶的大致喜好,這樣,他們就可以進行更精準高效的廣告投放。

(舉個簡單的例子,如果你經常點讚旅遊博主的美照,他們就會在簡單分析後得出你對旅遊感興趣這個結論,並給你推薦旅行團啊酒店機票打折啊戶外裝備啊之類的廣告。

甚至可以分析你對哪個地區的圖點讚的頻率多,而進一步給你推薦去那個區域的機票或者酒店的信息)

 

 

而學術界也對「點讚」行為有過不少研究。

劍橋大學有一個「心理測驗學研究中心」, 他們經過多年的大數據分析之後,曾在2015年開發出一套完善的性格計算系統,

通過研究用戶對哪些帖子或新聞點了贊,分析出他們的性別、性向、性格、生活習慣、宗教信仰,甚至政治傾向等等,

他們號稱 「比你的家人朋友更加了解你」……

 

這種精準投放模式日漸成熟,在商業領域已經有了不小規模的應用。

於是,面對如此快捷高效的營銷推廣手段,其他領域的大佬也開始動起了心思。

其中一位,就是來自美國的億萬富翁Robert Mercer。

(圖左為其女Rebekah Mercer,右為其妻 Diana Mercer)

 

Robert Mercer曾是一位在AI方面頗有研究的計算機科學家,

後來與數學家James Simons聯合創立了名動一時的對沖基金管理公司——文藝復興科技公司。

 

在科技界金融界風生水起的同時,Robert Mercer對政治博弈也有着濃厚的興趣。

作為共和黨的忠實簇擁,他曾持續為共和黨捐助了數額不小的運作資金,

另外也一直在想方設法讓手頭的資源為自己的政治主張服務。

 

在這點上,Robert Mercer與他的好盟友——時任極右翼新聞網站Breitbart總裁的Steve Bannon。 對,就是之前川普的那個幕僚,史蒂夫班農。

當時,兩人可謂是一拍即合。

 

 

媒體運作經驗相當老辣的Steve Bannon向他提出建議說,

要宣傳自己的政治主張,最大化發揮影響力,在現在其實很簡單。社交媒體是個極好的平台。

我們可以利用現有的數據分析技術,針對每一個不同的人,投放各種政治宣傳內容,從而潛移默化地影響每個人的大腦。 這樣我們就可以慢慢引導他們去投我們想要他們投的人。 從而一點點改變美國的政治版圖。

 

而Steve Bannon所謂的「數據分析技術」,指的就是當時劍橋大學正在研究的那套性格計算系統。

 

2013年前後,Robert Mercer興致勃勃地找到了劍橋大學,提出要在此方面進行合作交流。

但或許是Robert Mercer在談話中透露了過多的政治動機,劍橋大學最終拒絕了他的請求。

(用在政治領域會被認為是影響民主,而與學術相悖)

 

不甘心的Robert Mercer並沒有就此放棄,他四處輾轉尋人,

不久後便私下接洽到一位參與過系統開發的劍橋大學心理學教授,Aleksandr Kogan。

 

這人的背景也是real複雜……

他出生在東歐,在俄羅斯生活過很長時間,後來移居美國,有美俄雙重國籍。

據媒體挖到的料聲稱,他曾在聖彼得堡大學也當過老師,還拿過俄羅斯政府的資助做數據分析研究。

但到了美國之後,他卻在簡歷上刻意隱瞞了這段經歷。

 

 

總之,Aleksandr Kogan在洽談後表示願意向Robert Mercer提供部分技術支持。

有了學術上的支持,又有了富豪Robert Mercer出資1500萬美元。

至此,劍橋分析公司,正式成立!

他們聘請營銷分析師Alexander Nix擔任總裁,班農擔任副總裁。

(這哥們兒在整個干預大選的活動中戲份也不少,後面細講 圖為Alexander Nix)

 

 

【5000萬用戶數據從何而來】

公司正式成立,相關人員也陸續到位之後,

劍橋分析便開始了他們「精準投放政治宣傳內容」的嘗試。

跟商業廣告的投放類似,他們同樣需要大量的用戶信息作為基礎,來進行分析歸類。

但這數據從哪兒來呢?

 

直接跟Facebook要肯定是行不通的,

畢竟你總不能大喇喇找去跟人家說「喂,我們需要數千萬的用戶數據來做分析,然後投廣告引導他們支持我們,誘導他們給我們的領導投票……」

這也太粗暴了點,被劍橋大學那樣婉拒就不說了,甚至可能會被打出門啊-。-

 

開頭提到的爆料小哥Christopher Wylie,那時也已經是劍橋分析的核心員工,

當公司成立之後,

他們再次聯繫了劍橋大學性格計算系統的主理人之一Michal Kosinski,提出以豐厚的報酬換取用戶數據庫的查看權限。

學術合作不成,我們買數據總可以了吧?

不過,這次又被嚴正拒絕了。

 

一籌莫展之際,心理學教授Aleksandr Kogan再次「大顯神通」——

既然現成的數據拿不到,那我們就主動出擊,自己去挖啊!

怎麼挖?

其實也很簡單,鑽個空子下個套,等用戶自己把數據送上門來就行……

 

Aleksandr Kogan當時劍橋做研究的時候,提出過一個收集用戶信息的想法。

但是這樣的想法,最終因為同事們都覺得學術上「不太道德(unethical)」,最終被否了。

但這法子確實又簡單又快成本又低,既然現在商業領域了,沒有學術道德的限制了,那當然可以搞咯!!

 

得到劍橋分析高層的首肯之後,

這個方案正式實施....

Aleksandr Koga在2014年牽頭開發出了一款名叫This is my digital life的Facebook第三方小程序。

就像之前開心農場一樣,facebook就是運行在facebook平台的一些第三方的小程序軟件。

(示意圖,原APP相關信息已被下架刪除)

 

這款程序主打噱頭是 「測性格,領獎金」,

你參加一些性格測試題,我們告訴你跟XXX的性格吻合度是%多少哦。 (是不是有很多似曾相識的感覺?)

我們告訴你你的性格顏色啊,性格特點啊 性個XXX之類的哦 (是不是又很似曾相識?) 

更關鍵的是,你還可以拿到錢!! 

 

是的,乍看上去只是個娛樂性質的性格測試,內容問的都是些不痛不癢的測試問題。

為了吸引更多人參與,他們還為每個完成測試的用戶提供5美元的「紅包」。

 

然而,照這樣每人發5塊的架勢,要通過這小程序搞到5000萬用戶的信息,

也得花太多錢了吧?而且這也沒法保證能有5000萬用戶都參與進來啊?!

 

確實,他們並不需要5000萬用戶全都參與進來,也根本沒有花那麼多錢。

因為他們 鑽了一個第三方授權的空子——

Facebook用戶在做性格測試之前,首先需要把部分Facebook信息授權給這個第三方程序。

授權過程舉個國內常見的類似例子,大概是這樣的↓

 

你想做這個this is my digital life的測試並領取那5美元,就得把自己的一些信息授權出去,

這其中不僅包括你的頭像暱稱,

還有在這次套取操作中至關重要的—— 好友列表和好友的一些狀態信息!! 

 

也就是說,這麼短短的一行字,一個Okay之下

為了得到這5美元,你不但自己做了測試,還把自己的所有好友關係交給了對方,自己的好友關係交給對方就算了,還有可能把你能看到的一些好友狀態也一起給了對方! 

就這一個Okay,不但暴了自己,還把自己的所有好友的相關信息都曝了出去!! 

他們不但想要你的微信頭像,名稱,還想要你的好友列表,還要得到你的所有朋友圈,看你朋友圈裡的好友都貼了啥信息,分享了啥信息...  這樣不但你,你好友的喜好也暴露了。

你想想自己有多少好友?

 

事後統計表明,劍橋分析通過這款小程序只獲取到了大約32萬名用戶的授權,

但這32萬名用戶在知情或不知情的前提下,把自己的好友列表和好友信息也授權給了小程序。

劍橋分析正是通過抓取這32萬名「種子用戶」以及他們Facebook好友的信息,一個滾一樣的進行裂變,

最終獲得了超過5000萬Facebook用戶的個人資料!! 

 

最重要的數據到手之後,接下來就好辦多了。

劍橋分析先為最初參與測試的用戶建立起精準的心理側寫數據庫,

通過對比他們的回答和個人資料信息,建立起一個強大的算法模型,

再利用剩下的好友數據,模擬預測其他用戶的行為模式和個人傾向。

 

然後就是最後一步——

針對不同的群體進行個性化定製的精準宣傳和洗腦..... 

 

那些搖擺不定猶豫不決不知道該投誰的中間選民,就通過廣告系統給他們推送一些立場偏向極強的新聞甚至捏造出來的一些假新聞。 潛移默化地讓他們向自己想要他們投票的方向靠攏。

(你不知道投川普還是投希拉里?  我就投放一些希拉里的負面到你的時間線里。 慢慢讓你覺得希拉里是個討厭的人)

 

而那些容易被煽動起來的網民,(比如經常對各種陰謀論點讚的網友)。 他們就就推送各種聳人聽聞、容易激起強烈情緒的標題黨內容。 

(進而激發他們的對立情緒,而支持其中一方。 也就是公司想讓他們支持的一方)

 

那些相對理性的網民,需要把內容經過包裝美化,顯得高深一些再進行推送;

還有那些雖然支持自己陣營,但並不太願意出門投票或者掏腰包捐款的,就再強調一下當下形勢的嚴峻(例如對手上台的慘痛後果之類),從而調動他們的積極性。

 

總的概括來說就是,

通過竊取這些用戶資料,我們已經知道你比較容易受哪些內容的影響,

所以我們現在就用這樣的內容來轟炸你,讓你不知不覺跟着我們走。

 

我們都已經知道,在一些關鍵性的搖擺州里,川普以一些微弱的優勢取得了勝利,近而拿下了幾個州的所有選舉人票。 而最終獲得了大選的勝利。

至於這套精準投放的政治宣傳機制起了多大作用,如今的我們已經不好評估。

畢竟川普已經當上了總統,這家公司的副總裁班農,在後來當過一段時間川普的顧問,又倉皇被炒。

但這次的曝光,它的存在,依然引起了世界範圍的波瀾。

 

【用戶數據的渾水】

不論如何,此事曝出之後,不僅在美國掀起了巨大的輿論波瀾,英國也是一片人心惶惶。

因為劍橋分析的最大出資人和一手策劃者Robert Mercer,

還曾在英國脫歐公投的宣傳期間,

為脫歐派的英國獨立黨領袖Nigel Farage捐贈過相當一部分「技術分析支持」。

那有沒有可能,英國當時脫歐公投里,出乎所有人的預料,居然投脫歐的獲得了成功....

那上面這一切手段,有沒有用在影響脫歐公投上?有沒有用來影響英國公民對脫歐留歐的立場?

這一切還沒有定論。

然而,

在美國本土的這次事件上,劍橋分析公司整個操作中的用意可以說是再明顯不過,

 

那麼Facebook不管的麼??

 

目前,Facebook方面並沒有承認這次事件屬於「數據泄露」,

他們表示,2014年時他們就曾檢測到了那款小程序大量獲取用戶數據的異常行為,並在2015年對其進行了下架處理。 除此之外,他們並無深究....

而Aleksandr Kogan拿到的數據都是「在合理渠道下通過合法手段所得」,

至於他事後將數據轉交給第三方劍橋分析的行為,Facebook並無責任。

 

就算知道了自己5000萬的用戶數據被人拿到了....

他們也沒有做太多補救措施...

而在這次事件爆發出來之後,

FB的第一反應是..... 

封掉了Aleksandr Kogan、劍橋分析公司,以及爆料整個事件的小哥Christopher Wylie的賬號!!

 

不允許他們在平台上有進一步的行動,

並聘請了審計公司對劍橋分析進行全面審計。

 

在各界洶湧的指責聲面前,

Facebook的股價也在這周一一路狂跌,堪稱五年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

Facebook的市值從上周五收盤時的5377億美元,降到了目前的5013億美元,蒸發約364億。 而小扎的身價,則因此縮水了大約60億美元。

 

至於劍橋分析方面,他們的CEO Alexander Nix在公開問詢中表示:

「我們沒有侵犯Facebook用戶的權益,因為我們並沒有直接占有或使用Facebook的數據,

只是利用Facebook這個平台作為收集數據的工具,

並進行了與其他很多品牌做法相似的廣告宣傳而已。」

 

一切看起來避重就輕的回應,劍橋分析這個公司的所作所為,也顯然不像Alexander Nix輕描淡寫幾句話所說的那麼清白....

 

然而,

如果他們就是不承認,

你們外界又能怎麼辦呢? 

你們也沒證據啊! 

 

終於,在美英兩國都着手調查劍橋分析時,

英國媒體的卧底又一次出手了!! 

 

這一次,是英國電視台廣播第4頻道Channel 4的卧底記者。

 

 

【卧底記者暗訪劍橋分析】

 

一個Channel 4的南亞裔記者扮成了一個來自斯里蘭卡的,劍橋分析的潛在客戶,和劍橋分析取得了聯繫,希望通過劍橋他們的幫助,在斯里蘭卡成功贏得選舉…

劍橋分析經過初步接觸,同意在倫敦Belgravia的一間酒店見面,

卧底記者事先做了精心的準備,在暗處安裝了攝像頭,記錄了下了這一切....

 

一切準備就緒,就等目標出現....

第一次來參加會面的,是劍橋分析的兩位高層,首席數據官Alex Taylor,以及運營總監Mark Turnbull...

(左:Alex Taylor   右:Mark Turnbull)

 

第一次會面

卧底記者首先自我介紹表示,

自己為斯里蘭卡一個有錢的家族工作,想知道在未來的大選中,劍橋分析怎樣幫他們搞定其他參選人...

 

剛開始,還是首席數據官Taylor博士作答,基本都還在正常的技術範疇:

「如果你在搜集人們的數據,你實際上就已經是在給他們分類了,這給你深入了解人群的機會,怎樣分析人群,之後怎樣按照他們偏好的問題,語言,圖像去有效推送。」

 

之後他介紹了公司業務觸及的國家:

「這一套方法我們在美國用過,也在非洲用過,這就是我們開這家公司做的事。」

 

Turnbull接過話茬兒表示:

「我們在墨西哥干過,在馬來西亞也操作過,最近,我們正在巴西開展。」

 

 

Turnbull繼續侃侃而談:

「為了要贏得選舉,你就要了解你對手的秘密,

知道他的策略,知己知彼!」

 

如果說第一次會面明顯帶着試探和謹慎的話,

那麼第二次會面,劍橋分析的人開始漸漸露底兒了....

 

第二次會面

第二次會面選在了另一家酒店,但卧底記者依然做好了布置。

這次,一上來,Turnbull就開始討論,競選中如何影響選民心理的問題:

「 我們操縱人心主要用到的工具,是希望,和恐懼。 從這 兩方面對人施加影響,效果最好。

我們看到的很多信息都是難以言表的,甚至是無意識的。

比如恐懼,在沒有看到一個事情的後果之前,你甚至都意識不到恐懼。

一旦你看到了某種東西,自然就會激發了你的反應。」

 

「而我們的工作,就是了解這些人怕什麼。

我們得到比其他任何人理解更深的東西,找到真正藏在每一個人內心最深處的恐懼和擔憂是什麼樣的...

然後利用他們的恐懼。 」

 

之後他話鋒一轉,開始講出他們公司的策略....

「在選舉活動中,基於事實來開展的效果其實並不好。 單純的說一些事實其實沒什麼用。 

因為實際上,選舉的一切都是關於情緒的。

影響到了選民的情緒,就成功了。」

 

然後,Turnbull緩緩地引出他們的「成功案例」——去年肯尼亞的大選...

這場發生了暴力和衝突的大選,最終以現任總統Uhuru Kenyatta勝出而告終...

 

Turnbull表示,當時他們(劍橋分析)正是為總統Kenyatta服務的...

那一次,他們選舉造勢以誤導信息為主要手段,

當時,在社交媒體上,以及谷歌搜索上,各種手機平台上。 肯尼亞的民眾們,看到的很多都是關於Kenyatta的對手Rila Odinga的消息。 這這些消息基本都是這個樣子...

「騙子...」

 

「如果你們選了Odinga,肯尼亞就會變成這樣...」

 

「廢除憲法...」

 

「解散國會...」

 

「人們得在大街上生娃...」

 

 

後來的一項調查中,90%的肯尼亞人表示他們聽過或看到過這類胡編亂造的故事。

然而,肯尼亞卻沒幾個人知道,這一切背後的操縱者是誰...

 

檯面上,劍橋分析接受媒體採訪時,強烈否認他們和這類「助選」視頻有關係,同時否認自己在肯尼亞大選中扮演了任何負面的政治角色…

私底下,他們(Turnbull)對這個成功案例非常自豪,

「肯尼亞的選舉,我們在2013年和2017年都運作過,我們兩次重塑了整個黨派的形象,為他們寫競選宣言,我們全盤接管了所有事務,競選中的每一條綱領我們都會認真操作...」

 

憑心而論,很多政治黨派都會僱傭顧問團隊為自己保駕護航,

但是,都會仔細審查這些顧問所做的事以及他們使用的策略。

然而,劍橋分析所做的,顯然已經超出了普通的政治手段了...

 

第三次會面

在這一次會面里,

卧底記者想繼續試探一下,便告訴Turnbull,希望劍橋分析能幫忙挖一下政治對手的黑料...

 

Turnbull此刻已經放鬆了警惕,他表示,自己認識一些在另一家公司的前任間諜可以幫忙。

「很多情報人員都會聚在一起,形成一個組織,幫人刺探情報。

這些人曾經都是為軍情五處MI5,軍情六處MI6工作的。」

 

「他們能找到對方櫥櫃里最私密的競選綱領。

他們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最後做成報告交給你…

當然,無論發現了什麼政治信息,細緻地處理非常關鍵…」

「這些都必須很自然地發生,要讓誰都看不出來這是為了宣傳造勢…

一旦人們看出來這是宣傳造勢,有人就會想,誰在背後把這事兒捅出來的?

所以,必須處理得十分細緻…」

 

卧底記者對此表示了擔憂,說萬一你們被人發現涉及其中咋辦?

Turnbull表示這個不用擔心:

「我們可以用另一個主體簽合同,雖然最後人員還都是劍橋分析來的。這樣到最後,我們的名字也查不到任何相應的記錄...」

 

狐狸漸漸露出了尾巴,

不過,Turnbull依然留了一手,

他表示,公司只是用了一些宣傳造勢手段,但是不造假,不玩陰的....

「我們不去造假新聞,不會派一個漂亮妞過去,勾引政客,然後在他們卧室放攝像頭暗拍,然後把錄像曝光出去…

有很多公司幹這種事,但對我來說,這屬於踩紅線了,我們不會幹這種事...」

 

然而,

真的不會麼?

 

或許是卧底記者的穩重和誠懇態度欺騙了Turnbull,

Turnbull在和公司CEO Alexander Nix匯報之後,

出人意料的,

劍橋分析的CEO,鼎鼎大名的Alexander Nix竟然同意親自會面,並要親自出馬為公司拿下這一單業務。

 

 

最後會面

 

這一次會面的氛圍似乎輕鬆又融洽,

卧底記者首先向Nix提問:

「我們想知道的是,你們在挖掘政治對手的秘密方面有什麼專長?

怎麼能保證這些秘密就是真的? 」

 

Nix扶了扶眼鏡,高深莫測地表示:

「我們能做的比這更多…」

「挖舊料很有趣.... 但是你知道,直接去行動,直接去創造一個新料更有效....

比如,你可以找人去給他們開出一個條件,開出一個好到不真實的,類似賄賂的條件。  而與此同時,你偷拍記錄下這一切,」

「這樣,馬上就有視頻證據,放到網上,這就是關於腐敗的證據!」

「這類策略都是非常有效的。」

 

卧底記者問:

「你們在誰身上這麼做過嗎?」

Nix微笑着表示:

「你懂的,那些我們都認識的人…」

 

「好吧,...那麼,你們這招能用在斯里蘭卡政治家身上嗎?」

Nix笑了笑,完全推翻第二次會面時Turnbull宣稱的那些話(「不造假,不玩陰的...」):

「可以啊,

比如我們可以找一個人假扮成有錢的開發商。」

這時,一旁的Turnbull插話到:

「我可是個偽裝大師哦。」

 

Nix轉頭笑了笑,繼續打臉到:

「讓人扮作有錢的開發商,他們會提供一大筆錢給競選人,資助他的活動,然後提出競選成功後用土地做交換。 

然後我們把這一切全程偷拍下來,我們會給自己人打碼,之後就放到網上去。臉書,油管,所有類似的社交媒體。」

「再比如,我們可以派一些美女去對手候選人的房子,然後發生一些事情....

這一類的事兒我們幹得多了… 」

 

卧底記者驚訝地問到:

「舉個例,你說你們用美人計?用妹子去勾引政治家?

你們不會用本地女孩吧,不是斯里蘭卡女孩吧?」

 

Nix答道:

「當然不會,我們只是舉個例,

我們可以帶一些烏克蘭妹子跟我們一起去,裝成度假的樣子,你懂的…」

烏克蘭妹子很漂亮,我發現帶她們去效果槓槓滴!」

 

最後,Nix總結性地講到:

「但是切記不要太關注我說的這個內容,我只是給你舉個例,只是想告訴你,我們能做什麼,或者我們做過什麼」

「聽起來很可怕的事情,但是,這些事都沒必要一定是真實的,只需要有人相信它們是真的就行!」

 

之後Nix又對記者談到了一些網絡造勢的手段,如讓手下的人使用造假的ID,網站,去影響選民...

「在網上,我們可能會變成學生,進入大學的論壇去發帖子。

我們也可能會變成旅遊者,

總之,很多種選擇去影響一個大選,這方面我們很有經驗…」

 

「有些事情我們甚至可以不用親自出馬,我們外包給其他機構。 比如東歐某個國家的機構,甚至沒人知道他們在哪,他們只是僱傭軍,是幽靈,做完工作,像幽靈一樣撤出..」

 

「他們也能做出了非常非常棒的材料(釣魚和下套),所以,我們有這方面的經驗」

 

 

記者繼續問:

「我們可以付錢給你們,然後你們給他們下任務?是這個意思嗎?」

Nix回答:

「是的,我們會用一些英國公司,也會用一些以色列公司(行動)。以色列的公司在情報搜集方面非常高效!」

之後,會面結束,

Nix豎起衣領,走出了會面的酒店….

 

他並不知道,自己的秘密已經被記者全部記錄了下來...

 

事後,劍橋分析公司甚至動用法律手段,希望能阻止這一片子的播出...

然而最終沒能成功,昨晚片子的播出,在這個事件上又一次引發了軒然大波....

 

【後記】

分析人心,分析網上人群的興趣喜好,潛移默化影響對方政治傾向...

利用各種手段調查對手,給對方下套...

動用間諜收集情報,用美人計逼對方就範..

 

一切又一切,

這些最早還只發生在電視劇或者小說里的場景,

隨着這一次劍橋分析公司的曝光,暴露在公眾的眼下...

原來這一切其實就發生在我們真實的世界裡。

 

人心,是這麼容易被操控的一件事情。

這一次的影響如此巨大,不但因為收影響的用戶群如此的廣泛,5000萬。 更是因為這些數據被竊取用,用在了政治目的上,用在了影響選舉上.....

這也是為什麼,這次的泄漏事件,無比重大...

 

 

 本文已獲 英國那些事兒 授權 微信號:hereinuk

原文標題:驚天泄露:他們竊取5000萬FB用戶數據誘導票...英國卧底記者又一次出手了!

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陳婉真說故事》台灣第一座反共造神基地 「太原五百完人紀念建築群」在圓山 中國制定港版《國安法》恐威脅台灣!吳釗燮:可能對台採取軍事行動 【匯流書房】你怎麼過今天 就怎麼過今生 快來學會超實用的時間管理術 劍橋大學新學年線上教學 學費不變 學生超不滿 坦承建迪士尼有困難願收回政見韓國瑜:愛情摩天輪則卡在交通部 5強疫苗競賽 莫德納有望勝出最快明年獲准使用 高雄迪士尼確定沒了! 韓國瑜:有困難,我願意收回 快新聞/高雄人迪士尼沒了 韓國瑜坦承有困難...願意收回 承認高雄蓋不了迪士尼 韓國瑜:人口不夠 Miilook迷路/越南|教你24小時玩遍古城河內! 東北冰雪(九) 吉林市博物館 愛情迫降內雙溪 紫色花海浪漫綻放 王惠珀感懷隨筆》讀《二手時代》想台灣 【趣吧】防疫不出國在台灣也能環遊世界︱基隆景點×下午茶懶人包! 微笑憂鬱症? 遊走在憂鬱症灰色地帶 防疫不忘學習,「遠」來不易? 「奇蹟MU:跨時代」熱血瘋打怪! 快新聞/林佳龍檢討旅遊警示App…黃偉哲息怒了:現在要防疫順時中 觀光一條龍 台灣也有好玩樂園!六福村、麗寶樂園、小人國等八大樂園票價優惠、特色介紹 王惠珀感懷隨筆》反戰──從劍拔弩張的白宮記者會談起
大家都在看
太委曲!小嫻婚變3年 首吐離婚何... 躲門口、陽台抽菸一樣出事! 十歲... 國慶晚會10/9首次移師基隆... 蘇揆宣布「振興三倍券」7/15上... 佩琪之怒/逆時中遭批拉低市府民調... 阿中部長下一站去哪?翁章梁證實:... 「波特王」點名中資買大同 蔡玉真... 韓網「開肩運動」四週有感!改善駝... 萬安不姓蔣?蔣經國日記「夢見」蔣...

首頁 生活新聞 驚天泄露:他們竊取5000萬FB用戶數據誘導票...英國卧底記者又一次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