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知識 塵封30年美國連環姦殺懸案終於破案!她為這個案子竭盡了自己的生命...

分享
文章

塵封30年美國連環姦殺懸案終於破案!她為這個案子竭盡了自己的生命...

Winnie
塵封30年美國連環姦殺懸案終於破案!她為這個案子竭盡了自己的生命...

1976年6月18日,

加利福利亞中部,薩克拉門托。

凌晨四點,一名家住蘭喬科爾多瓦的女子正在熟睡,

忽然,刺眼的手電筒光將她照醒,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卻發現一個頭戴着滑雪面罩的男子正站在床邊!

驚慌失措間,這名男子把她綁在了床上,打了菱形結,讓她動彈不得,

然後,她慘遭強姦……

 

第二天,她忍着恥辱和悲痛去警局報了案,

但是無論是她,還是負責安慰和紀錄事件的警員都沒有意料到,

這,只是一個開始……

 

在不久之後的日子裡,薩克拉門托這個陽光燦爛的地方,會徹底地墜入黑暗……

7月17日,一名未成年少女報案,說自己凌晨兩點遭到強姦,

8月29日和9月4日,分別有兩女子報案,都說自己在夜晚遭到了歹徒強姦,

而到了10月之後,幾乎每隔幾天就會有女子報案,她們也都慘遭毒手……

 

這些女子年齡不同,職業各異,有的是學生,有的是上班族,有的是單親媽媽,

但相同點就是她們大多住在薩克拉門托的東邊,身邊沒有伴侶,

而她們對於強姦自己的歹徒的描述也大同小異——

一個戴着滑雪面罩的年輕男子,發色很淡,

總是在半夜三更撬開窗戶或門溜進她們的屋子,用手電筒將睡着的她們弄醒,用槍進行威脅,

然後用繩子或者攜帶她們綁起來打上菱形結,然後實施強姦,

最後會騎着自行車離開現場……

 

相似的生活狀態,相似的罪犯描述,相似的作案手法,

讓加利福利亞警方很快意識到,這是一個「連環強姦犯」正在作案……

只是,他們並不知道這個強姦犯的究竟是誰,也不知道該從何處開始調查,他們能做的,只是提醒獨居女性注意安全……

 

於是,一時間坊間流言四起,人心惶惶,

隨着警方束手無策的同時,這個連環強姦犯還在繼續……

而到了此時,他已經不僅僅滿足於獨居女性了,他開始熱衷於攻擊情侶……

 

這個強姦犯開始選擇闖入情侶或者小夫妻所在的屋子,

用槍指着兩位受害者,強迫他們將對方捆綁,再用毛巾他們的眼睛蓋住,嘴巴堵住,

接着,他會將情侶分開,惡趣味似的在男方背上放一個茶碟,告訴他,一旦自己聽到茶碟震動就會殺光屋子裡所有人,

然後,他會把女方帶到客廳進行長達幾個小時的強姦。

他殘忍,暴戾,肆無忌憚,

他會一邊性虐女方,一邊在在受害者家裡大吃大喝……

 

最要命的是,因為眼睛被蒙住,所以很多時候受害者時常並不知道他是否已經離開,

當受害者以為他走了開始蹣跚的挪動時,他會突然出現繼續強姦,而當受害者以為他沒走而不敢動時,他卻早已拿了受害者家裡的貴重財物,逃之夭夭,

這種反覆無常的行為,給無數受害者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創傷。

到了1977年10月,已經有25名女子被強姦和搶劫,

 

薩克拉門託人民都心驚膽戰的不行,他們稱呼強姦犯為「東海灣強姦犯(East Bay Rapist)」,

女人們在街上小心翼翼,情侶們睡覺前緊鎖門窗,誰都不希望自己成為他下一個襲擊的對象。

而此時,薩克拉門托警方卻依舊進展不太順利——他們連強姦犯的影兒都沒抓找,

唯一的進展大概就是摸清了他的作案模式,並且在案發頻繁的地方加強了警備……

 

可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東海岸強姦犯」也在改變了自己的作案習慣,他怎麼會一直呆在薩克拉門托等着被抓呢?

根據警方調查,在之後的幾年,他作案範圍越來越大,從加利福利亞州中部擴散到了南部……

警方晚一天抓不到強姦犯,受害者就多一天受折磨,

而比起那個讓無數受害者墜入現實噩夢的夜晚,更讓她們受折磨的是,這個強姦犯即使在強姦了她們之後,也不願意放過她們……

 

在事情發生的幾個月之後,她們時常會接到未知的電話,

這些電話里有的時候什麼聲音也沒有,有的時候只有粗重的呼吸,但也有許多時候,她們會又一次聽到那個讓她們不寒而慄的聲音:

「啊——啊——啊——我會殺了你,我會來殺你的。」

 

這樣的聲音讓她們心碎,更讓她們畏懼。

在一開始警方認為,「東海灣強姦犯」的這個「我要殺了你」只是威脅,

但是很快他們的想法就被顛覆了……

1978年2月2日,一對年輕的薩克拉門托夫婦走出了房門。

他們是20歲的Katie和21歲的Brian Maggiore,

 

新婚燕爾,小夫妻還在享受彼此的甜蜜時光,

剛吃完晚飯,他倆就牽着小狗,手挽手的出門散步了,散步地點就在小城蘭喬科爾多瓦的街區。

走着走着,忽然,他們發現前方的一戶人家似乎正在發生什麼衝突,

雖然黑燈瞎火的什麼也沒看清,但是他們並不準備惹麻煩,選擇了掉頭就走。

只是,還是晚了……

一個黑影從背後追了上來,一直將二人追到一片空曠的草地上……

砰!砰!

兩聲槍響,二人應聲倒地。

第二天早上,晨跑的人發現了小兩口的屍體,他們早已失去了呼吸……

在現場,警方什麼線索都沒找到,除了一根藍色鞋帶,

 

而這跟藍色鞋帶,跟「東海灣強姦犯」綁人用的鞋帶如出一轍……

因此他們推測,這對夫婦一定是看到了強姦犯的臉,所以才慘遭滅口……

在這之後,「東海灣強姦犯」並沒有繼續殺人,而是按照之前的模式繼續在半夜對女性實施強姦,

據統計,從1976年到1979年,「東海灣強姦犯」一共強姦了至少50名女性,

只是讓警方摸不着頭腦的是,在1979年7月,「東海灣強姦犯」突然消失了……

 

警察還沒有抓到他,就失去了他的蹤跡……

不過,雖然加州中部活躍着的「東海灣強姦犯」消失了,

但是在另一邊,加州南部,一個名叫「夜行跟蹤狂(Original Night Stalker)」的連環殺手開始瘋狂作案……

 

1979年10月1日,加州南部小城戈利塔,

一對夫婦遭遇入室搶劫,他們被綁了起來,並被威脅「敢動我就殺了你們」。

當歹徒離開房間時,這對膽大的夫婦依舊選擇了逃跑,其中女方還大聲尖叫呼救,他們身為前FBI特工的鄰居聞聲立刻前來營救,

眼看情形不妙,歹徒飛身上了自行車就準備逃跑,但是鄰居窮追不捨,最後歹徒無奈拋棄自行車和自己的匕首,靠着翻牆穿過人家的院子才最終逃脫。

 

事後,這起案件被警方歸為「夜行跟蹤狂」的第一個案件,也是唯一一個失敗的案件。

而對於接下來的人們來說,就沒有那麼好運了。

同年12月,44歲的的骨科醫生Robert Offerman和35歲的心理醫生Alexandria Manning被發現在位於戈利塔的家中被槍殺,

 

生前他們被捆綁,並且遭到了嚴重的毆打,

鄰居曾經聽到了槍聲,但是並沒有人回應,最後兇手偷了鄰居家的自行車,大搖大擺的離開。

1980年3月13日,

43歲的Lyman和他33歲的妻子Charlene Smith在位於南加州的家中被人用壁爐鉗毆打致死,

 

生前,兩人的手腕都被人用繩索捆住,並且被打了一個不同尋常的菱形結,

Charlene在被殺前,曾有過被強姦的痕跡。

1980年8月19日,

28歲的Patrice Harrington和她25歲的丈夫Keith在位於南加州的家中被人用鈍器毆打致死,

 

Patrice曾遭到強姦,雖然兩人都有被捆綁過的痕跡,但是在現場並沒有找到繩索和兇器。

1981年2月6日,28歲的Manuela Witthuhn被槍殺於家中,生前被強姦。

 

接二連三的死亡讓南加州的警方措手不及,

在一開始,他們壓根就沒把這些案件當做連環案件來看,

因為他們並沒有找到這些受害者之間的任何聯繫,而殺手手法和兇器也不盡相同,有的是槍殺有的是被打死,唯一的聯繫就是受害者生前都曾被捆綁,女方被強姦。

 

警方壓力很大,南加州的人民也但擔驚受怕,而「夜行跟蹤狂」還在作案……

1981年7月27日,

35歲的Cheri Domingo和27歲的Gregory Sanchez成為了他的第10和第11位受害者。

 

Sanchez是Domingo 15歲的女兒Debbi的男友,

當晚Debbi和媽媽發生了一些口角,一氣之下留下男友和母親出門去朋友家住了一晚。

但沒想到就是這一晚,讓他們和她從此陰陽相隔……

Domingo被發現時雙手被捆,頭部受到重創而死,生前曾遭到強姦,

而Sanchez則射擊了脖子最後被毆打致死,有跡象表明他曾拚命掙扎,所以並沒有遭到捆綁。

 

或許是因為這一次謀殺的案發地點與79年12月兩位醫生夫妻被謀殺的地點太近,

警方終於把案件聯繫在了一起,進行了各種技術分析後,發現兩起案件是同一個人所為!

也直到此時,他們這才意識到,這是一場連環殺人案……

 

再把之前幾場謀殺案聯繫在一起,開始從全新的角度調查起「夜行跟蹤狂」。

可能是意識到了自己上一次作案的草率,接下來幾年,「夜行跟蹤狂」並沒什麼動靜。

 

直到1986年的5月4日,

18歲的Janelle Lisa Cruz被位於死在加州中部的家中,

生前被捆綁,被強姦,最終被毆打致死。

警方的調查里,依舊毫無線索....

 

 

這起案件被警方歸為「夜行跟蹤狂」的最後一個案件,

從那以後「夜行跟蹤狂」再也沒有了蹤跡。

 

「東海灣強姦犯」,「夜行跟蹤狂」....

一開始,加州中部和南部的警方完全沒有把兩人的案子聯繫起來。

 

直到一位薩克拉門托的警探,在仔細比對兩位「連環罪犯」犯罪現場的細節圖之後,發現了不少端倪,

對捆綁的執着,特殊的打結方式,騎自行車逃離…

不留任何線索,極強的反偵察手段,

似乎,很相似啊…

警方這才意識到,很有可能,這些都是同一個嫌疑人所為啊!

 

當把這兩個連環案件的細節拼在一起後,

整個事件,更嚴重了。

 

一樁樁破不了的強姦案和殺人案,始於薩克拉門托,進而蔓延到舊金山,然後擴展到加州中部和南部。駭人聽聞的案件接連發生,整個加州的居民們惶惶不可終日。

那麼,對於這一起接一起的事件,警方又在幹什麼呢?

 

從1976年開始那一連串的強姦案起,就引起了警方的注意,隨後一起接一起的案件,讓警方們更加重視這系列案件。

一起起看似相似但又不盡相同的案件讓警方們也無法確定這些連環命案究竟是不是同一個人而為之,只能暫時將這個迷一般的兇手稱為「金州殺人狂」(The Golden State Killer)。

這邊警察們還在調查,那邊更多的案件依舊在發生。

 

警方不得不一邊着手於新的案件,一邊回到之前的案件中尋找線索。 而當時那個年代,現場的調查還極其依賴指紋。(DNA定罪要到1980年代才初始運用)而這位「金州殺人狂」在案發現場從來不會留下指紋,這給當時警方偵破案件帶來了非常大的阻礙。他們只能通過曾經案件的倖存者和一些目擊者,繪製出了一張又一張的嫌疑人肖像圖。

 

白人男性;身高在173到178cm之間;身材比較健碩;鞋碼在43到43.5cm之間;行動比較敏捷,很輕鬆就可以翻越防護欄。

以上一隻手就能數過來的幾條是警方對於「金州殺人狂」的全部已知線索,這些線索少到根本不足以破解案件。

 

除此之外,還有少數目擊者也為警方提供了一些有幫助但是真實性無法判斷的線索,例如:嫌犯有着金色或棕色的頭髮,藍色偏淺的瞳孔等等。但是不少目擊者之間的證詞又經常吻合不上。

面對少到可憐的線索,警方也不願就此暫停調查。 他們只能聯手FBI的犯罪學家們, 對這個迷一般的「金州殺人狂」做了一套屬於他的「心理畫像」。 希望能從嫌疑人之前所有的犯罪心理和行為模式入手,總結出一個潛在嫌疑人可能的行為模式特徵。

 

警方認為「金州殺人狂」很有可能除了以上提到過的特徵之外,還具備以下一些特點:

他穿着比較得體;

有一輛保養的還不錯的汽車;

青少年時期有一些犯罪記錄但是被清除了;

他對警察的工作內容和方式有一定的了解;

他的智商和思維都是極其清晰;

他平日裡有固定收入;

他身體狀況良好;

他外人與他接觸的時候會覺得他是個和善的人·····

這樣的心理畫像告訴了我們他是一個怎樣的人,但是如果沒有一個可能的嫌犯範圍,想要找到符合這樣描述的人,簡直又太多太多....

畢竟這些線索還是顯得有一些籠統,在案件頻發的狀況下些許有點顯的蒼白無力。警方也不停的追隨着嫌疑人的腳步,可是常常是嫌犯前腳走,警察後腳來,案件的偵破始終沒有什麼突破性的進展。

 

另一邊,這位不同尋常的嫌疑人也並沒有選擇沉默作案,而是時不時的會以不同的方式出現在警方的視野中,然後迅速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而且,

他還跟歷史上一些連環殺人罪犯一樣,「金州殺人狂」也喜歡偶爾不經意間的給警方留下一些線索。

在 1977年12月(就在這個月發生了兩起和「金州殺人狂」有關的惡性案件),薩克拉門托當地日報社《The Sacramento Bee》的編輯部收到了一封裝有一首詩歌的信件,這首詩歌的作者在詩中自稱自己就是警方在找的那個人。

 

這封神秘信件在當時引起了不小的騷動,但是警方沒有辦法判斷其真假性,但可以確定的是,這一挑釁般的舉動無疑使得當局警方壓力變得更大。

一年後的1978年的12月,在加利福尼亞的Danville鎮上又發生了一起相似的案件,當警方趕到現場的時候,意外的在離現場不遠的地方發現了3張殘破的筆記本頁,三張上面的內容也完全不同。

第一頁上面似乎抄錄了一段無關痛癢的散文:

 

第二頁則像是一篇作文,這篇作文的作者在文中寫到了自己的學生時代和老師,以及老師給他帶來的一些不好的記憶,從整篇的形容和語氣之中可以看得出,寫作文的這個人對曾經的老師懷有仇恨的心理:

 

第三頁紙上不再是密密麻麻的文字,而是一副手繪的地圖,警方看了也無法確定這幅地圖所描繪的究竟是哪裡,但是很明顯,繪製地圖的人一定是對城市布局方面多多少少有一些了解:

 

而且當把這張紙翻面的時候,紙上出現的一個詞語讓警方不寒而慄

「懲罰」

懲罰誰?是懲罰那張地圖上的人嗎?還是說這個詞是專門寫給警察看的呢?:

 

面對這三張在內容上毫無聯繫的筆記紙,警方再一次陷入了一籌莫展的境地,狡猾的嫌犯不光沒有暴露自己,反倒給警方帶來了更多的困擾和謎題。

這,還不算完。

除了留下一些物證,嫌疑人還曾經非常大膽的,直接給警方和一些強姦案受害人打過電話。不是一次兩次,是整整十次。

1.1977年3月18日,薩克拉門托縣警方連着接到三個電話,打來電話的人自稱就是他們在找的人,並且從電話中傳來了笑聲。 「我已經有了下一個目標,你們是抓不到我的」,當天晚上,發生了這系列案件中的第十五次襲擊事件。

2.1977年12月2日,警方再次接到一通未知來電,嫌疑人在這通電話中嘲笑了警方的無能並且再一次表明 「你們是抓不到我的」。

3.1977年12月9日,一位倖存的受害者接到了一個未知來電: 「聖誕快樂!」。 這本是祝福的一句話,卻讓這位曾經的受害者瞬間害怕了起來,因為從語氣上判斷,這位倖存者確信打來電話的正是曾經想要殺害她的那個人。對方知道她的電話號碼....

4.1977年12月10日晚上10點左右,薩克拉門托縣警方再次街道一通電話,打電話的人正是上次給他們打電話的那個人, 「今晚,我要去瓦特大道。」 面對警方,嫌疑人甚至直接說出了自己即將要去的地點,警方也是第一時間趕往了電話中出現的這個地方,他們看見了一個可疑的身影,然而,就是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聰明的嫌疑人露了個面便迅速消失在夜色之中。

5.1978年1月2日,一位曾經的受害者接到了一通莫名其妙的可疑電話,電話的那頭一直在問重複一個人名,並且來回的問在哪裡,受害者慌忙的掛斷了電話,警方認為這通電話很有可能也是嫌疑人打來的。

6.同一天晚一些的時候,另一位受害者也接到了電話,電話的那頭斷斷續續的說到 「我要殺了你,殺了你···婊子,婊子····」,受害人第一時間就判斷出這個聲音正是之前給她留下噩夢的那個人,也就是警方正在追蹤的「金州殺人狂」。

7.1978年1月6日,薩克拉門托縣諮詢處的志願者接到了一通來電,來電的人同樣自稱自己是嫌疑犯,並且在整桶電話中表現出了截然不同的兩種性格,一會兒是無助的求助 「我不想再這樣做了,我不想再傷害這些婦女和他們的家庭,但是我控制不住,有沒有人可以幫幫我?」;但轉眼又變成了非常憤怒的語氣 「你現在是在跟蹤這通電話嗎?!」。隨後便匆匆的掛斷。

8.1982年的時候,一名曾經被強姦的受害人接到了電話,電話那頭的人說到,他會再次強姦她。

9.1991年,同樣另一位曾經的受害人也接到了未知來電,對方也是他,受害人表示在與他通話的過程中,聽見了背後有女人和孩子的聲音,警方懷疑,也許在這個時候,嫌疑人會不會已經成家了?

10.2001年4月6日,再一次,一位曾經遭受過強姦的受害者接到了一通電話,但是一整句話還沒說完,就被掛斷了。

 

在嫌疑人一次次不斷挑戰警方底線的期間,警方通過他們之前找到的線索和嫌犯留下的一些物證以及這10通神秘的電話,肯定了他們之前的懷疑: 之前發生的那麼多起惡性案件,可以確定是同一個人為之,而且有很大的可能就是這個打電話的人,但是僅憑這個完全未知的號碼,按照當時的科技,幾乎沒有追蹤的可能性。

那麼,警方有過嫌疑人麼?

有。 

 

在調查期間,警方曾抓到過3個他們認為嫌疑很大的人。但是這三個人其中一位是早在1982年的時候就死了,而之後案件依舊在繼續發生。 在時間線上完全不符合,於是被排除。 另外兩人則是在後來通過科技手段驗證了DNA不符合,排除了嫌疑。

本以為抓到嫌疑人的警方再一次落空。

少得可憐的幾條線索,幾張塗塗寫寫的紙,再加上十通陌生的來電,在沒有發達的高科技,沒有各種先進的設備的那個年代,再高明的警察在這面前都顯得無能為力。

警察們一直努力到2002年,但是還是沒有任何新的線索出現,這樁破了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案子依然和多少年前一樣,毫無進展。

 

犯罪嫌疑人是死了嗎?還是逃到別的國家了?

警方心中所有的問題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他們也不知道對於這個案件自己下一步究竟還要做什麼?或者說,應該是沒有任何新的線索能讓他們進行下一步。

於是, 2002年的時候,「金州殺人狂」案件正式被暫停。

跟黃金十二宮殺人案等一樣,成了一樁沒有結果的連環殺人懸案。

罪犯當時是死是活,長什麼樣,叫什麼,沒有一個人知道,所有的所有,都為這個歷史上的懸案蒙上了更神秘的一層面紗。

 

警方的這一暫停,就是十多年.....

直到一個人的出現  ---  Michelle McNamara。

 

Michelle McNamara是一位作家,一位犯罪博客博主。她的一生,似乎跟犯罪學有着不解之緣。她14歲那年,自己的鄰居被兇殺,從那之後,Michelle就迷上了破案。

長大成人後,Michelle曾在私家偵探所打過工,後來,又因為愛好寫作,轉行跟電視台合作寫過劇本。

2006年,Michelle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刑偵愛好上,這次,她把自己的兩個愛好結合起來,她創建了自己的網站犯罪博客網站,專注研究美國近期未解的懸案,並在網站上記錄着真實的犯罪刑偵故事。

這個看上去平凡無奇的Michelle,私底下過着自己的雙面人生。白天的時候,她是一個妻子,一個母親。每到晚上,把孩子哄睡後,Michelle會換上睡衣,在自己洛杉磯的公寓里,靠着一個筆記本電腦,花大量的時間研究各種懸案的作案過程。

2011年,一場涉及的12起兇殺,和近50起強姦的未解連環強姦兇殺案引起了Michelle的注意。在Michelle看來,這麼一個殘忍的強姦連環殺手,不該就這麼逍遙法外。她調出了多年案件中的現場照片和驗屍報告,開始研究警方沒有時間研究的細節。

甚至後來,根據自己對兇手的了解,她直接忽視了警方對兇手的稱呼,重新給這個連環殺手命名 - - 金州連環殺手。

 

慢慢的,她不僅熟悉了兇手的作案方式,也開始了解兇手的作案心理。而所有的研究分析,都被詳細記錄在了Michelle網站上。

2013,Michelle就這個故事給洛杉磯雜誌寫了份報告。

這份報告一出,立刻在當地引起了軒然大波...

 

這已經是最後一期案件過後27年....

兇手可能以為自己早已脫罪....

然而,正是在Michelle的不懈調查和報道下,這個案件,又一次引發了公眾的關注。 又一次給予了警方各種破案的壓力....

幾個月後,她拿到了HarperCollins出版社的書約 -- 就寫這起懸案。 

 

為了寫好這本書,Michelle找到了一些退休的偵探和曾經負責兇殺案的警察,把自己搜集到的信息分享給他們看,再請他們一起分析。看到這些資料後,警探們都驚訝於Michelle能靠着一己之力搜集到這麼多細節。

Michelle的分析研究非常的完整,她的目的不只是要寫一本書,更是想憑一己之力破案,要將兇手繩之以法。

 

然而不幸的是,Michelle自己卻沒能活到自己的書出版的那天。她甚至都沒有活着完成這本自己用生命寫成的書。因為長時間的面對黑暗的人性,Michelle身心疲憊,健康狀況越來越糟糕。她開始嚴重失眠,焦慮,人也變得多疑。

有一次,僅僅是因為聽到鄰居半夜出去扔垃圾的聲音,她就半夜被驚醒,渾身冷汗。

同時, 因為對這個案子強烈的使命感,Michelle整個人都被牽了進去。找到新的線索,她會欣喜若狂,推理走到死胡同,她又會被絕望淹沒。

 

為了讓自己晚上能睡安心,Michelle開始服用強力安眠藥,早上的時候,又需要服用精神興奮藥物來維持一天的精力。

 

2016年4月份,Michelle找到了新的線索,為此,她極度興奮,三天不眠不休。三天後,當她終於躺下休息時,卻再也沒有醒過來。醫生診斷說,死因是不明的心臟問題。當年,她只有46歲。

 

其實Michelle也早就知道這個案子耗盡了她所有的力氣,自己活不久了,在她的書中,有這麼一句話:  I』ll Be Gone in the Dark  -  我將在黑暗中離去....

 

找到了新線索,

卻因為自己力竭而離世....

她離世的消息,又一次在公眾激起了千層浪....

在公眾的壓力下,2016年6月,FBI公布了關於案情更多的信息,公布了之前沒有公布的一批嫌犯畫像以及受害人證詞。同時懸賞5萬美元,希望能找到新的線索...

 

Michelle死後,為了完成她的心愿,丈夫在記者Billy Jensen和調查員Paul Haynes的的幫助下完成了這本書,並在2018年2月份跟讀者見面。書的名字就叫 《我將在黑暗中離去》。

 

這本書上市之後,一下子登上了暢銷書榜。

又一次激起了民眾對於這起案件的調查情緒。

 

終於!

不久以前,警方接到了一個來自公眾的線報....

他們發現他們找到了一個之前被忽略掉的DNA線索。 

順着這個DNA線索,他們在數據庫里找到了這起案件幕後真正的嫌疑人。 

2018年4月25日,金州殺人案案發月40年後,警察逮捕了犯罪嫌疑人Joseph James DeAngelo。

 

因為案件即將進行法庭審理,目前警方沒有透漏具體的破案過程。

警方對外宣稱,儘管追蹤金門殺人案近40年,但此人從未被列在嫌疑人名單當中,直到最近因為新的線索,才鎖定了DeAngelo。

 

雖然警方表示,這次的線索跟Michelle書中的內容無關, 但可以肯定的是,Michelle引起了大眾的注意,把這個冷門大案再次帶到人們面前。也因此,很多人給警方發去了新的線索。在這些新線索中,他們找到了至關重要的一項。 

「我們就像大海里撈針一樣,終於,有線索幫我們撈到了那根針!「

現年72的兇手Joseph James DeAngelo曾經參加過越戰,當過警察。熟悉警方偵破案件的各種刑偵過程。

1976年因為偷竊被警局開除。有過戰爭和刑偵經驗的他,作案過程極其嚴謹。

 

當DeAngelo盯上一個目標,他會先花幾天的時間來跟蹤對方,了解對方的日常作息,生活習慣。然後,他會挑一個受害者家裡沒有人的時間潛入受害者家中,查看房屋構造,門窗位置。順便,如果家中有槍,DeAngelo會把子彈都卸掉。

到了晚上,夜深人靜時,DeAngelo會偷偷溜到受害者家中,破門而入前,先關掉庭院中的燈,然後從安靜的滑動門進入屋內。DeAngelo的動作極為小心,安靜,直到當他到達卧室,用手電照着受害者眼睛的時候,他們才醒來。

如果受害人是夫妻兩人,DeAngelo會威脅妻子,讓她親手把自己的丈夫捆綁起來,當着丈夫的面實施強姦。離開前,DeAngelo喜歡從犯罪現場帶走一些硬幣等的小物件作為戰利品。

 

如今,這個萬惡的連環強姦殺人犯,總算在40年後的今天被繩之以法了。

Michelle死前,曾幾次感覺自己靠近事情的真相,在書中,她寫過這樣一段話:

「很快有一天,你會聽到警車停在家門口的聲音,會聽到警察走到你門前的腳步聲。門鈴響起,你再也無路可逃。咬緊牙,不安的喘着氣,一寸一寸的邁向那一直響着的門鈴吧。這將是你的結束。」

Michelle的話得到了驗證,

也希望所有因此案失去生命的受害者,包括Michelle,都能在天堂安息。。。

 

 

ref:

https://www.nzherald.co.nz/world/news/article.cfm?c_id=2&objectid=12040161

https://www.nytimes.com/2018/04/25/us/golden-state-killer-serial.html?ref=oembed

https://www.nytimes.com/2018/02/15/books/michelle-mcnamara-patton-oswalt-book-serial-killer.html?ref=oembed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olden_State_Killer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morning-mix/wp/2016/06/16/after-40-desperate-years-fbi-offers-50000-reward-for-information-about-one-of-californias-most-prolific-criminals/?noredirect=on&utm_term=.10380b9d4048

https://www.goodhousekeeping.com/life/news/a48076/the-golden-state-killer/

https://www.cnn.com/2018/04/25/us/golden-state-killer-development/index.html

 

--------------------------------------

 本文已獲 英國那些事兒 授權 微信號:hereinuk

原文標題:塵封30年美國連環姦殺懸案終於破案!她為這個案子竭盡了自己的生命...

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塵封30年美國連環姦殺懸案終於破案!她為這個案子竭盡了自己的生命... 10歲的她遭到強姦生下了一個小嬰兒,而她的父母卻以這種方式,讓強姦犯成為自己的女婿!這行為真的很令人贈恨! 他們把強姦犯的手銬一個個取下來,用結婚的方式拷到了我身上...美國的童婚,同樣可怕... 接吻沒留神,入獄3個月...不小心碰到屁股,坐牢三年...這些年被杜拜坑過的英國人,簡直防不勝防
大家都在看
快新聞/ 中油公布590組中獎發... 日本又爆3例「台灣輸出」病例! ... 「極光綠」口罩萊爾富預購19分搶... 後年起教召8年4次 國防部擬加薪... 關於「經前症候群」、「經期前情緒... 快新聞/豪邁扒爌肉飯 陳柏惟:此... 半年甩10KG!日醫生「一日兩餐... 12星座2020年10月21日運... Darren邱凱偉當爸爸啦!歷經...

首頁 生活知識 塵封30年美國連環姦殺懸案終於破案!她為這個案子竭盡了自己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