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奇聞軼事 有些事,真的很玄!走訪大甲媽,一段媽祖婆欽點的姻緣...

分享
文章

有些事,真的很玄!走訪大甲媽,一段媽祖婆欽點的姻緣...

采實出版集團
有些事,真的很玄!走訪大甲媽,一段媽祖婆欽點的姻緣...

媽祖婆欽點的姻緣

有很多人走大甲媽,是來求媽祖婆賜予良緣。

這些年為了求姻緣一起來走的夥伴,有好多都已經結婚生子了。如果走一年沒結果,前輩們就會說:「那就是走得還不夠,明年再來!兩年沒有,三年再來。」一般來說,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目前見過的至多走上個三年,大概都會有個結果,所以不得不說,不少人的確是衝著姻緣來的。

跪在鎮瀾宮媽祖婆面前,那是我與晴子分手之後的第二年。兩年以來我寫書過日子,玩重機揮霍人生,是說一百四十公里的時速雖然沒摔死我,卻也沒把我從失戀的深淵裡給拉出來。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說:一段媽祖婆欽點的姻緣。

 

內心就好像空了一個大洞,無邊無際的往外延伸,不管我的外表看起來多正常,只有我自己知道,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面對著空蕩蕩的人生,我找不到努力的理由跟動力。

那就彷彿一個無底深淵慢慢地吞食我,越掙扎陷落的越快,越想爬出來就越是往深處沉淪。就跟這一段遶境路一樣,表面上看起來不論有多輕鬆,痛苦都只有自己才知道。

這才體會到,有時候賺了再多的錢都沒有意義,哪怕是散盡所有積蓄與運氣,人生也不一定換得到一個真心的擁抱。

那段時光我曾經徘徊在溼透的台中街道上,文心路的街燈依舊,我看著手機上不斷的邀約,從這個女孩的生命中晃進下一個女孩的生命,一切的一切好像變得沒有意義,不管有多少榮耀與光環,沒有人分享,就什麼也不是。

當我匍匐著身軀,用顫抖的聲音跟媽祖婆說:「弟子沒有任何條件、要求,只求媽祖婆賜給弟子一段姻緣,一切由媽祖婆定奪,弟子一概接受。」說完之後我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時候負責設計我小說封面的小瑩,就這麼來到我面前。從前,我總是介意晴子不肯帶我回她家認識她的父母親,但是小瑩卻從來沒有這方面的罣礙,剛認識第一年我就認識了她的父母、兄弟姊妹一家五口。晴子的個性害羞內向,小瑩的個性大方活潑,個性完全不同的兩個女孩,我以為這是媽祖婆在跟我開玩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某天夜裡台北發生了有感地震。其實台中沒什麼感覺,我又是那種睡起覺來就算地裂山崩也叫不醒的類型,想當年九二一大地震,家住台中的我,幾乎快被甩到床下還是沒醒。

然而那一天不知道為什麼,我三更半夜從床上爬起來上廁所後睡不著,反射性地打開了電腦螢幕,看到小瑩用通訊軟體敲我,跟我說台北有地震,我感覺她很害怕。就這樣,我們在線上聊到窗外升起第一道曙光。

針對這件事情,我總笑說是媽祖婆的旨意,然後問小瑩為什麼那一天在還沒交往的狀態下會選擇敲我?畢竟雙子座的她朋友很多,應該不缺我一個異性朋友才對。

小瑩跟我說,其實那一天她也不是特別想敲我,是因為半夜被地震搖醒,想看看有誰在線上,找個人聊聊天轉移注意力,沒想到就看見我在線上才敲過來,更沒想到的是,我居然回了。

我聽得一頭霧水,因為我根本在睡覺,怎麼可能在線上?她斬釘截鐵地說就是看到我在線上,不然好友欄也不會跳出來。這個奇妙的插曲,成了我們之間至今無解的懸案。

記得跟晴子還在一起的那一年,也就是我遶境失敗的第一年,我老是問她:「如果有一天我能夠完成這九天八夜,妳會不會到鎮瀾宮等我?」

晴子斬釘截鐵地說她不會,原因是她知道這一段路太苦了,她沒有辦法看著心愛的男朋友,蓬頭垢面、渾身傷痛的朝她走來。

我笑著點頭,我知道她就是一個這樣的人。還記得當兵的時候,懇親假前一晚,我坐在床沿邊縫著自己的釦子,就為了光鮮亮麗,乾淨整齊地去見她,我不想讓她看到我的辛苦而為我掉淚。

所以當晴子說不會來等我的時候,即便心情感到失落,同時也完全能夠理解她的想法。那時我總是跟自己說,不來也好,不然一看到她出現,恐怕會忍不住讓情緒潰堤。

歷經情傷走到第三年,偏偏小瑩就這麼等在鎮瀾宮外面,彷彿在我的心上狠狠地重擊了一拳。我不是沒想過她會出現在這裡,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那種心情,就連我自己都沒有這樣等過任何人,與其煩惱要怎麼面對,不如乾脆不要去想。

更何況我非常明白,沒有告訴我就要來等我,這是一件多麼不容易的事情。試想九天八夜的路程,連我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走到鎮瀾宮,她如果要等我,必須在第八天早上就搭火車到大甲,並且一直在廟埕前面候著。

也許我進廟沒看見她,根本就不知道她來了,下馬拜完就會自己離開。而她也無法預計我到底什麼時候會進大甲,畢竟一小段路就能讓我走上個四、五個小時。我走多久,她需要等的時間就是多久。

更不要說大甲媽祖回鑾這一天,根本訂不到台鐵車票,她必須在壅擠的車廂內從台北站到大甲,生理上的辛勞姑且不說,一路上擔憂、害怕等不到我的心理壓力,更是讓我心疼到了極點。

或許你會說,在這麼便利的時代,幹嘛不用手機聯絡就好了。但我們在遶境途中,為了怕緊急要聯絡時手機沒電,也為了好好體驗這段旅程,所以大多是處於關機的狀態,只有我們能夠聯絡人,很少有人能夠抓住剛好開機的空檔連絡我們。

當然就更別提網路了,智慧型手機最耗電的就是網路系統,因此我也不開網路。反正這九天八夜就是一段完全拋開俗事,徹底沉澱心靈的旅途,不過這反而成了當我們一上路就很難聯繫的主因。

當她在廟埕迎向我而來的時候,我看著她的笑容,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總是跟她說不用來等我,其實說穿了是我在催眠自己,因為我害怕她如果說她會來,那我就會有期待,在這九天八夜當中期待會如影隨形的跟著我。假如最後我沒有在這裡看到她,我怕我的情緒會受不了潰堤,所以我總是跟她說不用來,這麼一來要是她真的沒有出現,至少我沒抱期待,就不會有傷害。

不是不希望她來,是不敢希望她來。一直以來沒自信的都是我,與其讓自己到時候失望,不如在一開始就扼殺掉這種想法,所以我總是跟她說不用來。然而當她走向我的時候,我內心是真的感謝她,因為她扎扎實實地把我從那個無底深淵給撈出來。

或許我這個寫小說的,對於那些莫名其妙的愛情故事特別有感覺,如果呼應前面和尚告訴男人的那個故事,我希望我就是小瑩生命中的第三個人,我們都在尋覓著讓自己心甘情願入土為安的對象。

再補充一個奇妙的故事,如果女孩子的臉上有顆淚痣,那就表示上輩子在妳過世的時候,有個男孩抱著妳哭,並且將眼淚滴在妳的臉上。男孩的眼淚化成了痣,為的是來世方便相認。

是的,在小瑩的眼角有一顆淚痣,那也是我看到她時,第一個注意到的地方。在一起之後的我們打打鬧鬧,我總是跟她說,上輩子我在她死的時候抱著她哭,所以她的眼角有一滴淚痣,以便這一世我們相認。

她問我:「那上輩子為什麼你會抱著我哭?」我說:「那還用問,上輩子妳肯定是我養的小狗,所以死掉的時候我就抱著妳哭啊。」語畢,她賞了我一拳,我們笑鬧如常。

從此之後,只要我跟隨大甲媽祖遶境,即便我還是每次都告訴她不用來,她也每一年都說她不會來,但是我們還是很有默契地年年在鎮瀾宮「巧遇」。

人家都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其實我某種程度上還是依舊不信邪,所以有一年我就很鐵齒的問媽祖婆:「當年我請您賜給我一段姻緣,那現在這一段緣分是您欽點的嗎?」

接著,我把紅紅的茭杯往地上一扔。

現在……

小瑩已經成為我的妻子了。

 

我學到了,珍惜。

 

本文摘自采實文化《與媽祖有約:每位遶境者背後,都有個約定的故事;每年的徒步之旅,都是一堂心靈成長課

 

【更多資訊請上《采實文化》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大家都在看
宜蘭母親騎機車4貼送小孩上學 與... 西苑高中老師不當體罰霸凌學生 中... 台灣新增15例確診 14境外、1... 武漢肺炎/國內新增14例境外移入... 黃子佼生日曝光婚紗照!孟耿如甜喊... 死亡攀升至5例!發病到死亡僅12... 護照封面改Taiwan!超過7成... 撐不住新冠肺炎疫情衝擊!這4家老... 終於說出「台灣」 世衛聲明稱由會...

首頁 奇聞軼事 有些事,真的很玄!走訪大甲媽,一段媽祖婆欽點的姻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