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名人觀點 周陽山》保加利亞的多元宗教與神聖智慧

分享
文章

周陽山》保加利亞的多元宗教與神聖智慧

優傳媒
周陽山》保加利亞的多元宗教與神聖智慧

保加利亞的亞歷山大·涅夫斯基大教堂。(圖/由作者周陽山提供)

 

--在金門厦門之間,有一群人,時相往來。十九年過去了,小三通成為一條大路,越走越寬,越走越順,彷彿回到1949年以前。--

 

 作者/周陽山(金門大學兼任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2007年,保加利亞和羅馬尼亞加入歐盟,成為第26丶27個加盟國,也是經濟發展上位居末列的歐洲國家,平均國民所得還不到一萬美元。10年之後,我初訪保加利亞,從德國慕尼黑飛來的過程中,感覺到待遇確實不同。儘管同屬歐盟,但因保加利亞不在「申根區」範圍內,轉機程序非常複雜,我們花了半小時左右才完成出關的手續,到達出境大廳。

 

接下來,又看到了另一種特殊處境,飛往索非亞的登機口被安排在出境大廳最偏遠的位置,而且未設電梯,所有的乘客不但要自己提行李走下四個樓層,而且還要再轉搭接駁車,移向最偏遠的停機點。我看着身旁不苟言笑的保加利亞人,沒有任何怨言,好像一切都早已習慣了,但自己卻心想:連歐盟境內都是這樣大小眼對待,所謂的族群平等丶不分大小丶一視同仁,在經濟掛帥的今天,實在是太難了!

 

我們飛到索非亞時已經過了下午六點。一出機場,左側就有捷運班車可直達市中心,但因為工作人員習慣了西里爾(Cyrillic)字母,看不懂用拉丁字母寫下的旅舍資料,結果他們的指點一再出錯,我們換了好幾道車,折騰了近兩小時後,才抵達原來近在咫尺的旅館。

 

雖然物質生活並不富裕,但保加利亞由於歷史背景複雜,文化遺產十分豐富,尤其是在索非亞市中心,各式各樣丶各大門派的宗教建築,更讓人嘆為觀止。

在我們寄居的旅館對面,是一座壯觀的猶太會堂(Jewish Synagogue),這是一座平日大門深鎖,必須經安檢之後才獲准進入的教堂。建築優雅而精緻,1909年完工,現場可以容納1300人,但來此參觀的人卻寥寥可數。

索菲亞的猶太會堂。(圖/由作者周陽山提供)

本地的猶太人多係中世紀之後來自西班牙和地中海區的塞法丁人(Sephardic Jews),而非德國、波蘭等地的阿希肯那西(Ashkenazi Jews)。二次大戰期間,索非亞的猶太人口曾經多達全市的五分之一,但後來遭到納粹的迫害,再加上戰後移民到以色列的人很多,目前只剩下二丶三千人。我們在附近馬路上看到了反猶太的納粹標記,才剛剛潻上不久,足見猶太人在此地仍然面臨著反猶太主義的陰影。

 

在猶太會堂不遠的市中心,有一座伊斯蘭教的清真寺,很多回教徒在此祈禱,人多到已延伸至馬路邊上了。保加利亞曾是奧圖曼帝國的領土,伊斯蘭教從十四丶十五世紀起傳入,大多數信徒是土耳其人和吉普賽人,主要是信仰蘇尼派,在1990年代初期仍有一百多萬人,近年來移民者眾,人口不斷減少,目前在全國七百萬人口中,只剩下五十多萬回教徒了。

 

接下來,我們又去看附近的考古博物館,這是一個體育館式的大展間,從遠古時代的特雷斯文化,到希臘、羅馬和拜占廷時期的遺產,以及中世紀保加利亞第一帝國(七世紀到十一世紀)以及第二帝國(十二世紀至十四世紀)的展品,包括石像丶陶器丶金箔丶武器、裝飾品,時間跨越了六丶七千年,見証了一個當代的小民族丶多元而深厚的歷史傳統。

 

索菲亞有很多的博物館,包括歷史博物館、民族博物館、軍事歷史博物館、國家工業博物館。另外,還有國家藝術畫廊丶外國藝術館等,館藏十分豐富,而且展品獨特,與西歐的藝術創作迥然不同,兼具民族特色和現代性,很值得細觀。

 

保加利亞人中,有七丶八成信仰東正教,而除了猶太教丶天主教和伊斯蘭教之外,大街旁還有一座很古老的羅馬尼亞東正教堂,這是北方鄰國羅馬尼亞人的信仰中心,教堂很小,但頗具中古神韻。羅馬尼亞人是拉丁民族,移民義大利丶西班牙丶葡萄牙的很多,在此卻逐年遞減,上世紀初還有七丶八萬人,但現在只剩下一兩千人了。

 

索非亞(Sofia)這一名字取自城內一座六世紀始建的的老教堂,意為「神聖的智慧」。一千多年來,這座教堂履毀履建,在十二至十四世紀期間曾經是該市主教的座堂,後來在奧圖曼土耳其帝國統治時期變成回教寺院,1858年毀於一場大地震,現在的教堂是2006年才復建完成的。

 

我特別走到地下室,看留下來的古代遺跡,這裡曾是保加爾人丶希臘人丶土耳其人等民族長期爭戰之地,留下了一頁頁艱辛而悲壯的歷史。保加爾人是中亞突厥人的後裔,來自帕米爾高原,也是保加利亞人的祖先,但從西元865年以後,保加利亞汗王鮑里斯一世受到東羅馬拜占庭帝國的影響,接納東正教為國教,從此以後,保加爾人逐漸被鄰近的斯拉夫人同化,原先的中亞「汗王」變成了斯拉夫的「沙皇」,而東方遊牧民族的印痕,也就逐漸隨歷史而淡去了。

 

在索非亞教堂的斜對面,是壯麗的亞歷山大·涅夫斯基大教堂,這是世界上最大的東正教教堂之一,也是巴爾幹半島上最大的基督教堂;占地面積3170平方公尺,鍍金的圓頂有45米高,足足可容納五千人之多!我在教堂裡走了好幾圈,又反反覆覆在外面看了又看,深深感受到教堂的巨大宏偉和東正教的非凡威儀。更特別的是,一走進教堂內,就直接感受到靈氣,讓人心生敬畏。

 

亞歷山大·涅夫斯基是一位俄羅斯古代的王子,1236年,他被選為諾夫哥羅德的大公,擊退了當時北歐霸主瑞典人的侵略,使俄羅斯免於被天主教國家所征服。1241年,亞歷山大·涅夫斯基又率領軍隊抵抗日耳曼的條頓騎士團,在俄羅斯與愛沙尼亞邊境的楚德湖冰面上,擊敗了日耳曼人,這就是著名的「冰上之戰」!

 

1938年,俄國作曲家普羅科菲也夫為導演艾森斯坦的電影《亞歷山大·涅夫斯基》譜寫了一部聲樂套曲,其中第五段「冰上戰鬥」,描繪著寒冷的冬天,俄國人擊退條頓入侵者的激戰場面,全曲從幽暗游移中開始,最後以明朗的勝利氣氛告終,正是向這位民族英雄的至高禮讚!

 

保加利亞人在1882年為這座教堂奠基,到1912年才峻工落成,為的是紀念1877年俄羅斯-土耳其戰爭期間犠牲的俄國士兵,由於俄羅斯的勝利丶土耳其的戰敗,才使保加利亞人從奧圖曼土耳其帝國的統治中解放出來。保加利亞人對俄羅斯當然是感念至深。

 

走出了亞歷山大·涅夫斯基大教堂,已近黃昏,廣場上有一位老太太擺攤賣衣服,忙著在打毛衣,工做得很細緻,我們一口氣就買了三件。站在一旁的是她的兒子,30多歲了,講流利的英文,週末不上班,特別來廣場陪伴媽媽,順便也為造訪的旅客做傳譯。

 

我在索非亞停留了一個多禮拜的時間,看了許多類似這對母子親情可感的場面,也深深覺得,正在融入歐盟的保加利亞,實在需要得到更多的尊重丶禮遇和溫暖的懷抱,譲它能安穩的走出經濟社會轉型的困境,莊嚴的展現神聖的智慧,以及古老丶寬容而沈靜的宗教情懷。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大家都在看
史上最狂泳裝秀女模「抓奶」出場不... 林志玲感動飆淚!Akira婚禮誓... 長期咳嗽恐為氣喘 吃白色食物助改... 41歲林志玲不為人知的家世秘聞... 台南就業中心2場徵才 逾500個... 水果竟然能美白牙齒、除橘皮、拔腋... 總統候選人副手公布!藍綠差距8個... 五套婚紗驚艷粉絲!林志玲如女神降... 快新聞/國黨不分區名單 吳敦義:...

首頁 名人觀點 周陽山》保加利亞的多元宗教與神聖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