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藝文創作 一群人一起完成的風景,是我的創作方向

分享
文章

一群人一起完成的風景,是我的創作方向

優傳媒
一群人一起完成的風景,是我的創作方向

專訪 水越設計創辦人 周育如

文:享夢誌編輯部 圖: 水越設計、黃知愛

大家一起攜手合作從實驗的角度來思考,我們要過什麼樣幸福美好的生活。

位在八德路巷子裡的水越設計,在外面的寬巷與裡面的辦公室之間,只一整面落地玻璃相隔,從裡面看出去是台北老社區當下的樣貌,不斷傳來摩托車噗噗聲、汽車喇叭聲、貨車上下貨的聲音;而從外面看進來,一群人忙活著,聽不到動靜,看不出在搞什麼鬼。這裡是發展出「都市酵母」,執行過許多像是:變電箱科普特展、誠品-未來書店展、世界最美的教科書展、水越廁所展……等等有意思的展覽;也是推動小招牌製造所、市場小學計畫、深圳停車場公共藝術、教育環境改造、國小的色彩學等企劃的基地。這個團隊從十多年前至今,每個人每週仍然要提出個讓台北更好的點子,持續努力用設計改變一個地方、一座城市,甚或是一群人、一個世代。

從這些展覽和計畫的名稱,我們隱約可以猜想水越設計在做些什麼,而主導這一切、讓事實發生的人,是它的創辦人周育如,大家叫她Agua。

真要說到啟蒙,就得回到我的高中時代,聖心女中。那裡的環境很舒服,有丹下健三的建築,還有一個大學之坡,可以讓人邊走邊想事情,感覺有點像康德的那條哲學家小徑,那是第一次我對環境產生一些想法。接著去中央大學念法文系,當時系上剛好成立藝術研究所,買進許多藝術書籍,我因為很有興趣便不斷自學,同時也畫油畫。

大學畢業之後去法國念藝術史與設計。念設計時覺得很有趣,因為它面對的是更多挑戰,對方出題目,你怎麼去解答。在台灣我是很用功的學生,但是在法國念書的時候我反而不是那麼用功,而是試著思考他們怎麼生活?面對未來,當時的我有很多開放性的答案:我要不要去當理髮師呢?或者要不要去當什麼呢?我還對道路景觀很有興趣,總是在看他們怎麼做,於是校外實習我便到設計公司,也接了一些像是百貨公司或是酒商的案子。

現在回想起來,當初選擇念外國語言真的沒有選錯!透過語言可以認識一個國家的文化,在不同文化的思考刺激下,又再不斷地回頭反思自己的文化,去思考「台灣是什麼」?

『我的父母應該是最支持我的,那種支持就是:我雖然不懂你在幹嘛,但我讓你去做。 』

我記得國中的時候,隔壁同學的手受傷了,我看著他開始用左手,從那時起我也開始練習用左手寫字,還去買了國小的習字本來練。寫了好幾本,到大學繼

續寫,現在只要參加比較無聊的會議,我就用左手來寫筆記殺時間。我喜歡挑戰新的事物,學習新的能力。我喜歡用不同角度去看世界,如果大家都這麼做,我就偏偏不要照著走;大家都做這個,我就覺得還有其他事情可以做,大概就是很叛逆吧!

會成立水越設計其實是個偶然。回到台灣後,朋友問我要不要去比稿,我說好啊!結果第一次比稿就拿到跨國企業的案子。後來愈做愈忙,一個人忙不過來,便開始擴大公司。但是因為我沒有出過社會就成立公司,不免要面對各式各樣的考驗,當時便覺得原來「管理不是那麼簡單呀」!前三年等於是付出時間與金錢在學習,很辛苦,也很悶。

覺得很悶是因為我發現在台灣做設計溝通並不容易,大家不知道如何去看設計稿,也不懂得尊重專業,而且台灣與法國的思考方式真的很不一樣,台灣喜歡很直接的東西,法國則是喜歡轉很多彎,然後再轉回來,這點我覺得還滿好玩的。後來我在做設計的時候,會一直不斷思考:我現在要轉彎呢?還是要直行呢?

不過二十幾年下來,我愈來愈瞭解如何從使用者的角度出發,我們的客戶有企業主,客戶的客戶就是一般大眾;或者是政府,政府面對的是議員與民眾。他們有各自的挑戰要面對,所以在客戶不斷增加的情況下,我們也累積了不少學習經驗。後來為了更瞭解客戶,我們甚至推出自己的品牌產品,藉機去弄清楚如何與通路洽談,以及將會面對的問題有哪些。

在做商業品牌設計的同時,我一直在思考「設計的價值」是什麼?設計的價值應該遠大於商業價值,不應該被商業價值所操作,變成只是受侷限的附加價值。在所有事情之前,核心價值、策略思考才是最重要的。於是2002 年我提出「世界概念設計Plan Global」,不再以商業為考量,而是回到設計的原點,從人的需求與解決社會問題的角度來思考,產生出來的可能是觀念、制度,或系統。不過這個想法真正被落實,是從2006 年的「都市酵母」計畫開始。

2006 年某一天,我開車上洲美快速道路,突然覺得眼前的風光好美!「這到底是哪個橋啊?」我心想。因為我經常旅行,意外的美景竟讓我懷疑自己身在何方。頓時我意識到:以往我總是站在批判的角度去看這個社會還有哪些地方不好,一直被動地接受這個城市的現狀,但我自己是設計師,難道不能做些什麼嗎?

這突如其來的觀念一轉,讓我頭皮發麻,連自己都感到驚訝,我跑進公司興奮地跟同事宣布:「我們大家一起來思考,來做可以讓社會更好的事情!」從此我決定轉被動為主動,把自己當成一個共同建設者、而非批評者,開始積極去探索,尋求與各行各界合作。

每個人都是都市的酵母菌,都是一個起點,都能影響他人,為自己的城市帶來豐富、多元、有趣的生態。於是我們決定,每週每個人都要提出3 個可以讓城市更好的點子。我認為把個工作天當中的半天拿去投資未來是值得的,而且玩得很開心。我們自己發掘題目,然後找方法去推動社會投資、帶動社會議題,這實在太好玩了!

其實所有的事情都是交錯的,你可以用商業的行為來執行,可以用設計的行為來執行,可以出雜誌……等等,各式各樣。重點是,這樣一來大家就不會覺得工作只是一直在消耗和付出,也能夠有所學習和收穫。在工作或職業中,可以因為學習而快樂,是一件很棒的事!我們所做的,其實就是學習人生,人在一生當中可以學到東西,就是賺到!人生並沒有什麼任務,任務都是自己找的,水越提供的便是這樣的環境。

我們並非不切實際的傻子,相反地,應該說我們清楚地看到這是值得投資的未來。賺錢是一回事,但是理想和夢想更重要。「都市酵母」原本訂定5 年計畫,結果一直做到現在,我們覺得這個議題可以做一輩子,也就是無限擴大。

從那時候起,我們慢慢地扭轉公司的型態,跟商業客戶說,我們現在不再單純接商業案,如果你的品牌或者是商業模式(business model)是想為台灣、為地球做一些事情,我們再來談合作。而這一轉,從2002 年到2013 年花了11 年,才把公司轉到我們想要的樣態。2013 年開始,水越終於可以不必倚靠商業客戶來維持,開始出現與我們理念相同的客戶,開始有人認為這是一個價值。

教室變身前v.s.變身後

『我們要做的是經得起時間考驗的設計。 』

水越在推動的是思考和行為的改變,可是這些東西不容易被記錄與察覺,也就是說,它的價值不像作品那麼明顯。當你做了一個杯子,一個杯子就明顯地存在,但是當你在推的是「時代進化」,未來再回過頭來尋找這些痕跡,可能不會有人去注意到是誰在做這件事情,那麼對於一個設計者或者一個設計團隊來說,在心理上多多少少會感到失落。所以有幾年的時間,我也曾猶豫到底該如何抉擇,懷疑我現在在做這些事情是對的嗎?

今天你灑下了一顆種子,明天會不會有成果,還是會產生很大的效應?人很難得知它的後果。就像蝴蝶搧動他的翅膀,另外一邊卻產生了莫大的效應;就像 《Searching for Sugar Man》的故事,某個人在美國唱了一首歌,怎麼知道會使南美洲發生革命。可是我應該因為「不知道」而改變現在要不要做這件事的決定嗎?後來我自己想通了,只要我覺得這是有價值的,覺得人生就應該把時間花費在這樣的事物上,那就去做。

由於我們在做的事情屬於前端,也就是大家都還沒重視的時候就切入,因此當然不可能一、二年就看到成效,也許要十年、二十年後才有顯著的結果。這時候就比耐心了!比誰關注得久,比誰投入得多,比誰串聯延伸的觸角可以帶動的影響力更大,所以我們會用「議題」的方式來操作。水越是議題推動者的設計單位,跟以案子為單位的設計者不太一樣。我們會長期去推動幾個關注的重大議題,包括設計教育、色彩推廣、運動城市、減法設計……等等,只要有機會,就帶這些議題去和真的想要改變的人談合作,而不是隨著一個案子結束就結束。

比如說,2009 年我們提出「都市色彩」,到現在每年只要有案子,就用色彩去帶動大家思考:都市色彩如何往前推進?所以我們不斷在找可以支持這些想法的人,從各個層面不斷去推動,像台電的變電箱,或是「學校的色彩學」,讓小學生認識200 個顏色並且自由運用,而不是只知道色筆盒的12 色;或者像「萬華的色彩是什麼?」讓大家認識萬華與其他區的色彩有什麼不一樣。我們的目標是二十年後,因為現在推動的色彩計畫,而使城市的景觀開始改變。

下一個階段,水越要思考的是如何帶動城市品牌,建立更美好的生活圈,以創造多贏來把所有的設計作品的成效延伸得更長更遠,這是我們的第三次改革。水越到現在25 年,累積了許多東西,是時候去回看過去做了什麼。我們過去每一個計畫過程都做了很仔細的記錄,如果可以做有系統的整理,應該可以轉換成為從小學到大學都能利用的設計教育素材,相信可以帶來更多價值。

設計不是只在談「美」這件事情,對我們來說,美是做所有事物的基礎,是必要的存在,美應該在所有的東西中去體現,而不是最終的結果。以水越曾經舉辦過的「世界最美的教科書展」為例,就可以看出台灣與日本根本的差異。翻開日本小學課本,從視覺到方法,全部都是設計思考,都是教你如何去建置、共同參與、維護。對我來說,藝術就是把事物做到頂級、做到最好,就叫藝術。

所以我們要做的是環境教育,也就是說,如果大家都認為學校是學校,生活歸生活,社會又是另外一回事的話,那麼這個社會是分裂的,所以環境教育就是把你所學的跟環境緊密結合在一起,而這些需要大人跟小朋友一起來思考,如何創造更好的學習環境,讓大家從中去身體力行,而不是說一套做一套。例如,環保隊員只能用竹掃把做清潔工作嗎?城市清潔工程如何才能被執行得仔細又有效率?如果每個人願意多花心思去關心我們的社會,那麼大家會更愛這個地方。如果我們將應該要細膩的地方做得細膩,那麼這種觀念會影響到環境中所有的一切,也會影響到下一個世代。

對於我們所居住的這個城市的未來,我期望它是大家一起攜手合作,從實驗的角度來思考我們要過什麼樣幸福美好的生活。我們不說「每一個人」,我們說的是「小眾」,一群人。也就是說,不能用「以一概全」的方式來看待一個這麼大的城市。若是把目標放在「每一個人都要幸福」的話,那麼每一個人可能都不會幸福,可是如果把這個「所有幸福體」變成從「很多小眾想要的幸福是什麼」來思考,這個城市才會有細節,才會有許多好玩、有趣的事物跑出來,你會發現:哇!這個城市居然有這樣的植物園,竟然有那樣種種的驚喜……

對我個人來說,這些種種、一個人一生無法獨力完成的風景,如何和大家一起來完成?當十幾年前我們邊推、邊摸索社會創新、社會設計的時候,就像是為社會添了加速器或潤滑油,如今社會已經開始轉動了,就更容易去推動他。對於前景,我是樂觀其成的。

《本文由享夢誌授權優傳媒刊載》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影片】創造一場社會設計新浪潮:專訪2016台北世界設計之都執行長吳漢中 2015金點設計論壇熱烈舉行,國際設計名家齊聚一堂 繭Open House設計開放日暨年度作品展,開創社會設計新思維 極設計-空間思想家 丁名訓 師法自然 以人為本 Q-LAB 曾柏庭-新北市土城國民運動中心 iuse-2015 Christofle 藝品展 Laurian Ghinitoiu-攝影眼中米蘭世博最佳五座展館 ARUP-全球消防工程設計經驗 SANAA-贏得新南威爾斯美術館擴建設計案 2015「創客聯盟Maker Union」國際競賽培訓暨設計工作營 正修建築「態樣。轉變」2015青春設計節場地設計競賽獲銅獎 iuse-2015 Christofle 藝品展 Laurian Ghinitoiu-攝影眼中米蘭世博最佳五座展館 ARUP-全球消防工程設計經驗 SANAA-贏得新南威爾斯美術館擴建設計案 2015「創客聯盟Maker Union」國際競賽培訓暨設計工作營 正修建築「態樣。轉變」2015青春設計節場地設計競賽獲銅獎 Laurian Ghinitoiu-攝影眼中米蘭世博最佳五座展館 ARUP-全球消防工程設計經驗 SANAA-贏得新南威爾斯美術館擴建設計案 2015「創客聯盟Maker Union」國際競賽培訓暨設計工作營 正修建築「態樣。轉變」2015青春設計節場地設計競賽獲銅獎 【亞卡默設計 周天民】 品一口咖啡 賞一番設計 AKUMA CACA 複合式餐飲 專題 2018台灣設計展8/15-9/[email protected]台中文化創意產業園區,讓設計和生活碰撞,激盪出潛在設計能量和對未來想像 2015臺灣文博會亞洲新銳展區-80後設計青年軍 設計迷的周末好選擇:從設計找到改變生活的好靈感 台北設計大展 秀「紅色思維」  專業者的社會責任-柬埔寨小學義築 高雄野設計節社會創客才是王道 翻轉高齡生活態度 「2017高雄設計節」設計開放中 全球消防工程設計經驗 ARUP-全球消防工程設計經驗 2015全球最具設計感公廁! 躋身城市旅遊亮點光是洗手都覺得幸福! 【跨界對談】NAMUA那木瓦 X 軒宇設計:品味與質感生活的美學對話 反中資參股IC設計 台教會憂「破窗」質疑聯發科、籲政府把關
大家都在看
快新聞/蔡其昌雞排欠一年 週日將... 還有91萬人未領三倍券!六都喊話... F4時隔七年再度同台 網友暴動"... ... 黃少谷、林采薇拍「浪漫唯美韓式婚... 不遺餘力地為討好別人,一生吃虧最... 台中身障生搭公車 15分鐘連3班... 「犇向幸福!2021台中跨年狂歡... 田寮第一間超商進駐慶開幕 旅行月...

首頁 藝文創作 一群人一起完成的風景,是我的創作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