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奇聞軼事 「我們是在幫爺爺辦後事沒錯吧?」拜託阿公快點賜一個聖筊吧!

分享
文章

「我們是在幫爺爺辦後事沒錯吧?」拜託阿公快點賜一個聖筊吧!

圓神出版
「我們是在幫爺爺辦後事沒錯吧?」拜託阿公快點賜一個聖筊吧!

 

(示意圖,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

拜託賜一個聖筊吧

病了很久的爺爺,算是安祥地在醫生特意安排的單人病房中走了,護理師平靜但熟練地將爺爺推到走廊另一端的安置室,一路上為了不引起恐慌,爺爺的臉上並沒有蓋上白布,倒是跟在病床後的奶奶及姑姑們痛哭癱軟的模樣,足以讓整條走廊上的人都知道,這張病床上的人已經不會再醒來了。

十分鐘後,醫院合作的法師匆匆地進來,一邊脫下羽絨大衣,露出藏在裡頭已經著裝完整的法袍,一邊從懷中掏出金色的鈴。

「跪!」法師吆喝一聲,所有人圍繞著病床跪了下來,值班的年輕小醫生突然現身,不帶任何情感地宣判了爺爺的死亡時間。緊接著換禮儀人員現身,將寫滿紅色經文的黃色法被蓋在爺爺身上,在這個幾乎全白的空間裡,唯一沒有生氣的爺爺被布置成最鮮豔的一片。然後在法師無視醫院「輕聲細語」告示的嘹亮誦經聲中,全場跪地的子子孫孫也不顧「保持安靜」,輪番哭嚎起來。

我跪在靠近爺爺上半身的床邊,雖然悲傷,卻因從沒看過死去的人,沒能忍住好奇地觀察起法被下的爺爺。

本來應該自然起伏的胸口,徹底不動了,就像小學素描課時擺在桌上的靜物,在孩子充滿個人風格的生澀筆觸下,看似擁有不同的生息,但實際卻逕自始終如一,永遠都只是同一種模樣。原來當人類不再擁有生命,整副軀殼也會是如此死寂。

我低頭看著自己的手,雖試著靜止不動,卻仍會在肌肉收縮、血液循環,以及屏不住的呼吸中,無法控制地顫抖。

這就是生與死的差別啊,我想。

我家位在宛如都市叢林的雙北市中,這個電梯小、公設小、大門窄得如同柳樹枝枒一般的小窩,棺材是怎樣也不可能進得去的。於是離開醫院,爺爺的大體只能先移到殯儀館暫存,再把靈位請到家裡,並且採用比較低調的佛教儀式。

為了替爺爺招魂、做七,姑姑們和表兄弟姐妹都來了。我爸是家裡的獨子,就習俗上來講,他要負責所有事情,但很遺憾的,他同時是家裡的老么,所以他還得面對來自姐姐們,就是我的姑姑們的各種壓力。

比如說,辦法事前必須透過招魂恭請爺爺回來聽經,師姑請我們從錢包拿出兩枚十元硬幣當作擲筊,跟爺爺溝通。原本應該是我爸率領全部家屬跪在地上,但最後變成我爸的大姐(我的大姑姑)跪在最前面,手裡握著那兩枚從我爸口袋掏出來的兩枚十元硬幣。

師姑帥氣地搖起鈴:「來看爸爸回來了沒,來!」

錢幣擲出去,兩個正面,沒有。

「沒關係,老人家比較慢!」師姑熟練地安慰:「來,再叫爸爸爺爺一次!來!」

「爸,回來了。」「爺爺,回來了。」

兩個反面,沒有。

「現場有沒有人沒到?」師姑:「沒到的話,跟爸爸講一下原因。」

我爸:「⋯⋯大家都來了。」

師姑愣了一下:「那應該是沒聽到。」

「不然我們這次大聲一點!」師姑用手搖飲料店搖珍奶的方式劇烈搖著鈴。

我們跟著怒吼:「爸,回來了!!」「爺爺,回來了!!」

兩個反面,第三次沒有。

「⋯⋯好的。」我彷彿看到師姑的腦袋瓜在高速旋轉:「啊!爸爸生前是不是腿腳不方便?」

我爸:「對。」

「那肯定是走比較慢。」師姑安心地點了點頭:「來,再問一次!來!」

「爸,回來了。」「爺爺,回來了。」

兩個正面,第四次沒有。

「⋯⋯換兒子來好了。」師姑抱歉地輕拍大姑姑的肩:「大姐對不起喔,不是在說妳不好啦!」

多虧師姑這句話,讓所有人瞬間都找到了可以責怪的對象。畢竟爺爺生病後,大姑姑就像是人間蒸發,對自己的親生父母幾乎不聞不問,現在卻搶著扮演一家老大的角色,這種為人處世大概連活人都難給她聖筊。

但,這真的是擲不出聖筊的原因嗎?生死之間,陰陽交界,迷信與理智總在互相拉扯,你又會相信哪一邊呢?

完全不具備察言觀色技能的師姑,此時冷不防又再補了一箭:「大姐!妳應該沒有對不起爸爸啦!」

然後師姑親切地向我爸招手:「我們換兒子試試看啦,好不好?」

於是大姑姑尷尬地跪退回女兒陣,換我爸艱難地四肢著地往前走。

師姑:「來,再問一次!」

「爸,回來了。」「爺爺,回來了。」

兩個反面,第五次沒有。

師姑:「⋯⋯好。」

師姑陷入前所未有的深思,全部人都跪著看她想。

「爸爸現在,」師姑篤定地說:「還在適應健康的腳啦!」

「一定是因為已經無病無痛了,所以還在適應啦!」師姑補上無病無痛這個理由。

我偷偷看向我爸,他已經六十歲了,膝蓋不好,這才是真的不健康的腳,尤其他現在滿臉都是「我很痛」的模樣,實在讓人很擔心。於是我強忍膝蓋尖端傳來的陣陣刺麻,打算挺身爬上前拜託師姑不要再想理由,趕快擲一擲結束這回合吧。

沒想到我爸原本合十捧著硬幣的大手霸氣一揮,擋住了我,悲壯地抬頭看向師姑,說:「他坐輪椅。」

嗯?

我爸齜牙咧嘴地說:「他最後都坐輪椅。」

你竟然還幫忙想理由?

那一剎那,我彷彿看到師姑手上的鈴變成一根稻草。

「喔!」師姑握緊手上的稻草,啊是鈴。「那肯定,」

師姑萬分篤定:「肯定還在坐上輪椅!」

「還在坐上輪椅?」我不可置信:「從這個步驟開始?!」

師姑:「好,來!」

師姑:「我們等爸爸慢∼慢∼坐上去!」

師姑:「再問一次,來!」

「爸,回來了。」「爺爺,回來了。」

不知道擲出兩個正面還是兩個反面,反正看到師姑瞬間凍結的臉就知道,這是第六次沒有。

我爸身子一歪,再也跪不住了,師姑急忙扶住他,法袍的袖子蓋得我爸滿臉都是,然後她笑容滿面地鼓勵大家:「加油!再撐一下!」

我看到我爸在法袍袖子裡掙扎,直到師姑轉頭示意身邊的徒弟,拿個墊子給我爸墊著膝蓋,我爸才從法袍裡抽身,一臉茫然地癱跪在軟墊上,像是鬆了一口氣,又像是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師姑拍拍雙眼失焦的我爸,安慰道:「我知道了,因為你爸爸,屁股現在才剛坐上去。」

屁股?

「這次應該會開始滑過來了。」

妳看得到?

「爸爸會不會自己推輪椅?」

我爸不敢置信地看向師姑。

「不然,」我爸問:「我們還要有人去幫他推嗎?」

表妹從小怕鬼,這下被嚇到了:「外公在這裡?」

我媽急忙安撫:「師姑不是這個意思⋯⋯」

但師姑實在不具備察言觀色的技能,又一個霸氣揮袖:「再問一次,來!」

「爸,回來了。」「爺爺,回來了。」

隨著硬幣發出清脆一聲落地,跪在前排的人立刻雙手著地,匍匐上前急著看結果,順便用不太標準的伏地挺身姿勢,讓膝蓋懸空休息一下。

完美落地的兩枚正面硬幣引來此起彼落的唉聲嘆氣,我們終究迎來了第七次沒有。

表妹在旁邊嚇到不行,眼神一直鎖定走廊深處,唯恐看見爺爺的身影,所有長輩則跪到表情張牙舞爪、嘶聲連篇。悲傷的情緒似乎已被遺忘。

師姑突然靈光一閃:「我知道了。」

師姑:「一定是腳還沒放上去。」

我爸:「什麼?」

師姑:「輪椅不是有腳踏板嗎?」

我爸:「所以?」

師姑:「腳還在放上去啦!」

「這是什麼樹懶級的速ㄉㄨ⋯⋯」我話還沒講完,就被我媽一巴掌打到差點再也無法講話。

「什麼樹懶!」我媽急到無意識地重複她不讓我講出的話。「不要亂講話!」

幸好師姑終於開啟了察言觀色的技能,聰慧得體地表現出雖然聽到但努力裝作沒聽到的反應:「大家再問一次,來!」

「爸,回來了。」「爺爺,回來了。」

第八次沒有,這次師姑很果斷地決定換人。

「換孫女好了,」師姑掃了一圈地上的人,最後用比樹懶有神十倍以上的眼睛看著我:「長孫女來!」

我因為跪太久已經站不起來了,只好「咚」一聲往後坐下,現在就連肉多的屁股撞到地板都是一種解脫。就這樣,我用坐在地板的姿勢,艱難且不太雅觀地把自己蹭到最前面,顫抖地接過錢幣。

師姑眼神回歸溫柔,把手放在我手上,懇切地一握:「來,叫爺爺回家了。」

「爺爺回家了。」

我用力往上拋,目光也隨著那兩枚連續八次不肯一正一反的錢幣往上,看著它們飛離掌心、在空中翻滾、看著它們經過師姑手中的鈴、看著它們經過師姑的臉。

我發現師姑的嘴巴竟然在無聲默唸:「聖筊聖筊聖筊聖筊聖筊⋯⋯」

「爺爺救救師姑吧!」我在心中跟爺爺說:「她真的沒哏了。」

錢幣墜地,一正一反。

竟然是聖筊。

你們有看過比家屬更激動的師姑嗎?這裡就有一個。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師姑:「爺爺終於回來啦!」

我手仍懸在半空,師姑狂喜地搖鈴,爸爸終於鬆一口氣地癱躺在地,表妹害怕地抓著我媽狂問爺爺在哪裡,後方的眾姑姑、表哥表姐全部哭吼成一片淚海。

「爸就是偏心!」

「疼孫女!」

「外公只疼跟他同姓的!」

「好不公平嗚嗚嗚嗚⋯⋯」

我的手仍懸在半空,獨自僵硬在各種情緒的漩渦之中。

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做錯事了,急忙轉頭跟累倒在地上的我爸媽確認。

「我們是在幫爺爺辦後事沒錯吧?」

---本文摘自圓神出版《比鬼故事更可怕的是你我身邊的故事》,作者:少女老王 

【更多內容請上圓神出版。書是活的粉絲專頁,或圓神書活網;本文由圓神出版提供,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孩子一不順心就討救兵?長輩「教養不同調」怎麼辦?家長該怎麼做? 《無聲》中的貝貝為何離不開深淵?準金馬新人陳姸霏:表演這件事讓我更懂得同理! 「我們是在幫爺爺辦後事沒錯吧?」拜託阿公快點賜一個聖筊吧! 最神秘的陰間線記者內幕!《鬼妻》一開始被纏上,就只是女鬼一直在夢中出現,夢境像是連續劇上演... 「植牙」前的必做功課!不是人人都適合植牙? 吳念軒透過VR看《紅衣小女孩:魔神仔》撞到鬼 「嚇到的瞬間,我的身體完全不能動,那名女鬼就繞著我的床邊一直繞一直繞一直繞。」 鬼月前夕!吳念軒首次透過VR看《紅衣小女孩:魔神仔》分享撞鬼經驗 恐怖!吳念軒自爆:曾撞見「無臉的長髮女鬼」  兒時更相信「虎姑婆存在」 許安植片中招喚「椅仔姑」失控 現實生活引來亡靈現身 臺版金智英《比鬼故事更可怕的是你我身邊的故事》!上萬人淚推: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新冠肺炎疫情升溫!「波特蘭」地方媽媽直言:台美看醫生文化大不同... 布袋戲風潮吹進大學校園 三昧堂木偶團隊到佛大精彩獻藝 那個時代,那些人一履彊小說》系列十、某年某月第七日 ──反共義士馬振(三) 新北培訓49位種子老師 生命繪本製成動畫影片 陳婉真說故事》幫李佳芬上一堂課──廖文毅的故事 這才叫抄家滅族! 電影監製焦雄屏:昔日光影玉人來 --「真情真意」話甄珍 【身心靈專題】金字塔揚升中心 提高你的意識 邁向揚升之路 邁向覺醒之路 福建拾珍(六)-莆田博物館 不脫褲子,就別當模特兒?「時尚大帝」老佛爺喜歡模特脫光光,看穿他的情慾心防... 一夜情對象就不該結婚?讓男生「只想玩玩」的10種女生
大家都在看
減肥也能吃煎餅!小禎公開不復胖「... 《燕雲台》唐嫣產後更瘦了!唐嫣身... 12星座2020年12月4日運勢... 老翁中天門口自焚 全身36%三度... 開箱東區豪宅 柯震東自嘲「我就是... 健身教練「矯正腿型」矯正拉筋運動... 12星座2020年12月5日運勢... 羅志祥擾鄰偷蓋「空中泳池」 還曾... 梁佑南27歲兒砸300萬元開餐酒...

首頁 奇聞軼事 「我們是在幫爺爺辦後事沒錯吧?」拜託阿公快點賜一個聖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