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藝文創作 「運轉手的小黃日記」:住在貨櫃屋的一家人,足以能落下八公里的眼淚

分享
文章

「運轉手的小黃日記」:住在貨櫃屋的一家人,足以能落下八公里的眼淚

采舍國際
「運轉手的小黃日記」:住在貨櫃屋的一家人,足以能落下八公里的眼淚
《做工的人》作者林立青說:
「這是一本溫暖之書,也是一本用人生寫出來的書,
在全世界都面臨疫情而生活受到影響的現在,
我們正需要這樣的書,來互相激勵和鼓舞,
來相信握著方向盤的人。」


  他不止是小黃司機,更是生命的轉運手,
  他的跳表人生裡,載運了無數人的不同生命歷程故事!
  歡迎搭乘!
  就讓我們跟著這位用心將生活過得有滋有味的運轉手,
  看他如何藉由一趟趟的載客路途,
  拼湊成有愛有淚的現實社會樣貌。


 

住在貨櫃屋的一家人

車機終於響了!我開心地即刻開往乘客叫車地點,一路上心情愉快,但也充滿疑問與好奇。因為上車地址的後方備註清楚寫著:貨櫃屋門口等……

 

人生好難

也許,我們都高估了這個世界的美好……

一場疫情,讓許多人沒有了事業、失去了工作、生活陷入困境……如果你沒有上述難題,那麼恭喜你,真該心存感激!

可你知道嗎?這世界上每個角落,仍存在著無論走到哪,盡是死胡同;在汪洋中載浮載沉,永遠無法乘風破浪,不論飄到哪,都是死海的悲劇人生。

「看!又沒出車。」

「哇靠!退隊了退隊了,這樣的生意怎麼過活。」

「還好有補助,不然這種生意不餓死才怪。」

「唉!來去找外面的工作好了。」

今年的二月份到五月份,是新冠肺炎對計程車生意影響最為慘烈的時候,每天都有司機在抱怨生意太差、生活過不下去。有很多向車行租車營業的司機選擇在這個時候「退場」,先去外面找工作,就算只是打打零工,收入也會比開計程車高,最起碼不用負擔平均一天750元起跳的「車租」。

「唉,人生好難!」枯坐在車上的我忍不住輕嘆。回想剛剛進高鐵排班的時間是下午一點多,目前已經下午四點了。四點了!四點了!排了兩個多小時,我竟然還沒出車,這種生意真的是慘絕人寰。

因為在車上排班等得太久,我擔心身上會長出香菇或結出蜘蛛網之類的東西,所以下車活動活動筋骨,與其他司機聊天打屁。「生意真的超差,我從一點多進場排到現在四點多還沒出。」我搖著頭,跟排在我後方的司機說。

「快輪到你了啦。」後方司機嘆著氣回應,因為他也跟我一樣。

「終於,這趟出完我就不要再進高鐵了。」我露出感動的表情。「希望這趟可以出遠一點,衝一下營業額。」我接著說。

通常生意差的時候,出的任務越遠越划算;反之,生意好的時候,司機們都希望載到近的。因為尖峰時段可以一直承接任務,客人一上車,依彰化現行費率起價就是100元。所以生意好的時候,多半以「趟數」取勝,而生意很差、根本沒客人的時候,則是要以每趟的「距離」為考量。可以試想一下,若以現在這種平均三個小時才出一趟的形勢來看,若連續都出一百多塊的任務,那會是相當慘烈且令人難過的事情。

很不走運地,這趟任務只載到田中火車站。又近又難開(紅綠燈多),跳錶金額135元,非常地慘烈。

 

派遣車機的任務

任務結束後,我沒有再回去高鐵,因為擔心進去排班之後,下一趟出車可能是晚上八九點的事情。我將車緩緩開到高鐵附近的一間廟宇空地旁停放,將車熄火、打開窗戶,就坐在車上休息,守著衛星派遣車機,希望外面有任務可以承接。高鐵生意差的時候,就不需執著一定要進站排班,有時穿梭在大街小巷,守著車隊提供的衛星派遣車機,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過了十分鐘……二十分鐘……就這樣過了半小時……車機依然鴉雀無聲。

失落如我,正準備發動車子,慢慢地開回家。突然,車機響了一通任務,我評估地址離我不算太遠,按下了「承接」。

「耶嘿!幸運之神還是眷顧我的。」我內心雀躍,畢竟生意慘淡,有任務可以接就已經不錯了。

開往乘客叫車地點的路上心情還不錯,但也充滿疑問與好奇。因為上車地址的後方備註清楚寫著:「貨櫃屋門口等」。

貨櫃屋門口等?

開車途中,我一直在思考為什麼會約在貨櫃屋門口上車?因為地址是個很偏僻的地方,那邊既沒有商家經營貨櫃觀光事業,也沒有設立貨櫃租賃買賣公司,會在極為偏僻的地方搭車就已經夠詭異了,而且還是約在貨櫃門口。

「會不會是某個出差的工作人員來巡視自家貨櫃倉庫,正準備離開呢?」我的心中不斷揣測。

我照著導航的指示走,天色越來越昏暗、道路越開越小條,幾乎來到了荒郊野外。我再次看了導航,確認目的地就在此處,接著環顧四周,確認乘客會站在哪邊等我。

結果,除了田地以外,只有一片荒蕪。「誰會在這邊叫車啊?哪來的貨櫃屋。」我忍不住在心裡嘀咕。

我開著車在附近徘徊,因為鄉下的地址,容易跟導航有誤差,尤其是「農地」、「農舍」、「廠房」這類的地點,我擔心目的地並不在此,而是在附近。於是,撥了乘客的電話,想確認乘客到底人在哪邊,結果乘客的電話也沒接通。

「該不會是惡作劇吧!?」我開始忐忑不安。生意就已經夠差了,結果還被有心人士惡作劇,到底是誰那麼過份,如此糟蹋司機啊?

「看!就不要被我抓到!」我怒火攻心。

 

隱身在樹叢裡的乘客

幾分鐘過後,我按下任務「未」,就準備離開了。正要調頭之際,隱約在不遠處的樹叢旁看到一個身影,我開啟遠燈仔細端詳,確認自己是否看錯。結果真的有一位年輕男子站在樹旁邊向我招手,他擔心我沒看到,還特地往道路中間靠近。

我緩緩開車靠過去,果然在那一片樹叢之後,看到了貨櫃屋。

「這個地方也太難找了吧!你怎麼那麼慢才出來,打給你電話也沒通,我差點以為是惡作劇,要把車開走了。」我忍不住對年輕人抱怨。

「不好意思,因為剛好在忙其他事情,所以沒有出來。」年輕人回應。看在年輕人有禮貌的份上,我就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想趕快結束這趟任務。

「先上車吧!要去哪邊?」我一邊說一邊開車門請年輕人上車。

「嗯…‥司機大哥,我是要到○○○醫院,但不是只有我一個人要坐,還要載我的父親。」年輕人回應。

「可以啊!那你父親呢?請他上車吧!」

「嗯……因為我父親行動不便,只能躺著,所以必需要讓他橫躺在你車子的後座。」

「躺著?我是無所謂,但是載得下嗎?」我懷疑。

一般中年男子的體重少說也有六十公斤,我腦海中不斷模擬橫躺在汽車後座的畫面,怎麼想都覺得不可能載得下啊!

「嗯……司機大哥你跟我進去看看。」年輕人態度恭敬地要求著。

「好啊!我跟你進去看看。」我決定進去評估。

進到貨櫃屋之後,我被映入眼簾的畫面給震撼了,久久無法自己!

原來那外觀看似荒廢已久的貨櫃,既不是倉庫,也不是廢棄物,而是一個住家;裡面承載了一整個家庭的重量,也塞滿了凌亂不堪的蝸居生活。客廳的地面,沒有一處是淨空的,放滿了日常用品、家電、線路,無法自然邁開步伐行走,只能用一種滑稽的、刻意的姿態前進,才能避開地上物品。

「小心!不好意思,家裡太亂了。」年輕人跟我賠不是,因為我的腳不小心勾到延長線而差點跌倒。

我看見一位乾癟如柴且毫無血色的老先生,側身蜷曲在「床上」發出痛苦的呻吟,不,與其說是床,不如說只是由幾片有歷史的木板組合起來的箱子而已。當時彰化的氣溫正炎熱,老先生卻瑟瑟發抖,其原因肯定是病痛引起的。門外野狗的吠叫聲,遠遠不及屋內老先生的哀號來得淒厲。

這樣的畫面,真希望自己這一輩子都不要再看到了!

「這位是你父親吧!」我問。

「嗯!」年輕人點頭。

「快!趕快一起把你父親抬上車。」

我們就這樣一頭一尾,合力將年輕人的父親抬上車後座,當下也忘了自己只是為了「評估」才進年輕人家門的。但因為老先生的樣子感覺非常痛苦,需要趕快送至醫院才行;同時,我目測老先生可能不到四十公斤,車子後座應該是載得下。而且,情況緊急,我根本無法顧慮安不安全、合不合理、划不划算、應不應該……這些事,我只希望老先生能趕快送到醫院,接受治療,減輕痛苦。

「司機大哥,你等我一下,我要準備一下父親的東西。」年輕人央求。

「好,我先在車旁顧你父親。」

「好!」年輕人講完之後,就加快腳步,忙進忙出。

當下我看不懂年輕人在忙些什麼,有什麼事情是比自己父親要去掛急診更重要的?後來才發現年輕人在準備一些衣物,可能計畫要住院之類的。

我看年輕人像個無頭蒼蠅一樣在家中亂竄,便出聲提醒:「沒關係,你要帶什麼先想清楚,不要急,我會等你,不要太匆忙而遺漏了。」

年輕人拿出一袋衣物出來放上車,接著又想到些什麼,再請我等他一下。我看著年輕人,他手中拿著醫療用的導管,蹲在廁所的地板上細心清洗。

這時候,我的世界彷彿靜止了,又或者說,眼前的畫面,彷彿就是我的全世界。野狗的吠聲依舊,老先生的哀嚎也從未間斷,但此時的我卻心靜如水,專注地、靜靜地,看著年輕人清洗醫療用導管。

他蹲在昏暗的廁所,在只有一盞搖搖欲墜、微弱的鵝黃燈泡照耀下,仔細清洗著醫療用導管,在時間緊迫的當下也絲毫未見馬虎。廁所並沒有洗手臺,只有一個位置及膝的簡易水龍頭,而出水口下方,放置一個臉盆,用於盛裝使用過的水。

那些水,想必是用來拖地或沖馬桶吧!

在愈來愈富裕的社會裡,大多家庭裡都裝有洗衣機、洗手臺,只有一貧如洗的家庭,才可能沒辦法跟上社會發展的速度,只能被迫置身事外。燈光灑在年輕人的側臉上,也許是因為廁所過於昏暗的關係,那燈光,雖然微弱,雖然搖搖欲墜,卻也像是千年暗室裡的一把明火;那畫面雖辛酸,卻唯美。

「難得!」我打從心底佩服這位年輕人。

 

病痛的老父親

年輕人終於上車,原本他要坐在副駕駛座,但被我拒絕。

「你要跟你父親一起坐在後座,就算擠一點也沒關係,看要讓你父親的頭靠在你的腿上或是腳靠在你的腿上。」我開啟後座車門示意要年輕人進去。「若是讓你父親一個人躺在後座,我擔心開車的時候一個轉彎或一個煞車,都有可能造成你父親摔下來。到時候發生什麼意外,我一個小小的司機,沒有辦法承擔那種責任。」

此時年輕人明白了我的意思,所以硬「擠」上車,並呈現出一種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姿勢坐在後座,扶著他父親的頭。

「忍耐一下,距離不遠,很快就到了。」我幫年輕人關上車門回到駕駛座位,「好,出發。」我按下計程表,往醫院的方向去。

行車的過程中並無太多交談,我想彼此都需要一個安靜的空間。我需要沉澱心靈,試圖忘卻剛在貨櫃屋時映入眼簾的畫面;年輕人也需要靜下心來,好好思考如何安頓父親。

「啊……啊……啊…….」年輕人的父親不斷發出痛苦的哀嚎聲,因為除了慘叫以外,老先生什麼也做不了。

「爸,快到了喔!你再忍耐一下。」年輕人試圖安撫父親,雖然口頭安撫對病情無濟於事,但卻可以緩和車廂內沉重無比的氣氛。那些沉重來自於「驚恐」、「徬徨」、「未知」、「痛苦」、「無助」,你要知道,身處在車上封閉狹隘的空間內,任何的言行舉止都會被無限放大,尤其是淒厲的哀嚎聲。

我不敢多想、不敢多言,也不敢多問,只知道奉行計程車司機應該具備的服務態度,專注地開車,迅速、平安抵達醫院,讓老先生接受妥善的醫療照護,減輕痛苦。

「啊!」年輕人突然叫了一聲。

「怎麼了嗎?是不是有什麼東西忘記帶要回去拿?」我問。

「司機大哥,你那邊有沒有多的口罩?」

「有啊!我給你。」我從置物櫃取出一個新的口罩給年輕人。

「因為我只帶到自己的口罩,忘記準備我爸的,怕待會醫院不讓我們進去。」  

「沒關係,我剛好有,你拿去用吧!」

「司機大哥,待會看完醫生……」年輕人提問。

「可以,我會等你。」還沒等年輕人說完,我就打斷他的話,因為我知道年輕人接下來要問什麼。

我的經驗告訴我,他的父親看完醫生,若評估後不用住院的話,一定還需要坐車回家。而在這種鄉下地方的小醫院是沒有排班計程車的,就算有排班計程車,司機看到父子倆的情況,可能不會想載,或是要載的話需加價。而稍早才看到這對父子住處的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他們並沒有能力負擔多出來的費用,所以我才會答應要等他們父子倆。

我跟年輕人說,若確認要住院的時候,請用電話通知我,我就先行離開;若經醫師評估不用住院,需要搭車回家的話,也請年輕人提前與我聯繫,這樣才不用等太久。

「總共190元,待會確定結果怎麼樣,再打電話給我,慢慢來不用急,我一定會等你的。」我按下計程表的結帳功能。

年輕人付完車資後,到醫院門口借了臺輪椅並推到車門旁,我們合力將他父親扶上輪椅,接著年輕人幫他父親戴上我送的口罩,然後就進去醫院了。我則是在醫院的停車場,先將全車內裝徹底清理並消毒一遍。會需要「清理」,是因為老先生的皮膚因長期缺乏營養而導致蠟黃乾燥,在攙扶安置的過程中,磨出了許多皮屑在座椅上。不過沒關係,車髒了,擦乾淨就好。只是我必須確保下一位可能搭車的乘客有個整潔舒適的乘坐空間,所以必需馬上進行清理。

在等待的過程裡,我漫無目的的開著車在醫院附近閒晃,剛好經過一間自助餐店,才突然想起自己尚未吃晚餐,便在附近找了個車位停車,進自助餐店準備用餐。不曉得是因為自助餐店即將打烊,「剩菜」的選項無法挑起食慾,抑或是那對父子的現實生活帶給我巨大的衝擊,原本飢餓難耐的我,竟然毫無食慾。

「一共90元。」老闆計算盤中的食物並開價。

付了錢,我隨處找一個位置坐下,我盯著盤中的雞腿發呆,並沒有動起筷子。

「90元的便當,他們吃得起嗎?」突然鼻子一陣酸,一股想哭的衝動湧上。頓時覺得自己前陣子還擔心疫情關係而不能上健身房運動,根本是庸人自擾;不斷抱怨疫情衝擊而導致生意每況愈下,更像是無病呻吟……與那位年輕人相比,我根本是太幸福了!以往那些只會出現在社會新聞裡的事件,如今活生生的在眼前上演,若不是親眼所見,根本無法體會它帶來的衝擊有多大!

突然手機鈴聲響了∼∼

「喂!我是剛剛那個被你載去醫院……」電話那頭傳來年輕人的聲音。

「我知道,情況怎麼樣?還好吧?」我關心地問著。

「還好,醫生說不用住院,我們待會就可以離開了。」

「好,那我現在馬上過去醫院,在你們剛上車的地方等。」我隨便扒了幾口飯菜,就把晚餐當作廚餘倒掉,驅車趕往醫院。載

了父子倆上車,奇怪的是,不知何故,回程的時候,車上氣氛竟輕鬆了許多,已沒有去程時的那種壓迫感。我猜想,應該是知道了老父親狀況尚穩定,不需住院的關係吧!

在車上我與年輕人閒聊才知道,原來是父親的鼻胃管掉了,所以才會這麼痛苦不堪,需緊急送回醫院請醫師裝回去。乍聽之下並不是什麼大問題,老先生也不再發出哀嚎聲了,但臉上表情始終痛苦。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我表現出如釋重負的樣子,但其實內心沉重無比。

「司機大哥,待會我們下車之後,你記得車上要消毒喔!畢竟現在是非常時期,又有到過醫院,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年輕人貼心提醒著我。

要安頓病入膏肓的父親都自顧不暇了,卻還會替別人著想。我將口罩拉高,帽簷壓低,不是擔心感染肺炎,而是不想讓年輕人發現,我正在流淚。

「到了喔!」我說。

「好,司機大哥,這樣多少錢。」年輕人拿出錢包。

「不用急,我們先把你父親安頓好再說。」我下車並開啟後方車門。

這時貨櫃屋門口出現一位精神狀況不太好的女性,她把眼睛瞪得老大,對年輕人說著我聽不太懂的話。

「這位是……」我看了看年輕人。

「她是我母親。」

這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年輕人除了要照顧病入膏肓的父親,還需兼顧母親……我的天啊!這樣要怎麼生活?

遇上這家人後我才明白,我們拚了命賺錢是為了過上更好的生活;然而,有些人正在燃燒性命,只是為了活下去。

 

患有精神疾病的母親

原來,這年輕人的母親患有精神疾病,表示他不僅要照護重病的父親,還要分身照顧母親……一想到這裡,我的淚腺又準備開始分泌。我趕緊用力眨眨眼睛,讓自己冷靜下來。

我跟年輕人一頭一尾合力抱著父親往貨櫃屋裡移動,但因為我們並不是專業的照護人員,所以抱起來相當吃力,移動時重心也不是很穩,而那位女性又不斷地問問題干擾年輕人。在這樣慌亂的情況之下,一般的照護者常會將不悅與不耐煩顯現在臉上,甚至還有可能對患有精神疾病的親人大聲喝斥︙︙但眼前這位年輕人並沒有。

「媽,你先進去客廳,你先進去坐著休息。」年輕人用溫柔的語氣跟她的母親說話,而且我沒有在他的臉上看到一絲無奈與不悅。母親聽完兒子的話,才走進去客廳並找了張椅子坐下。我們將年輕人的父親安置在床上,這趟任務也總算完成了。

「多少錢,不好意思耶!讓你等那麼久。」年輕人趕緊走到我面前,便低頭拿錢包,準備掏錢出來。

「不用了啦!我也剛好順路要回家。」我被年輕人的行為感動,我不知道具體原因是什麼,也不確定他這樣算不算孝順。但當我看到他在安置病入膏肓的父親同時,還需兼顧患有精神疾病的母親,那是要擁有一顆多強大的心臟,才有辦法在這樣的困境立足,才有勇氣去面對一般人可能直接就崩潰的生活。

是的!我同情他,我同情這位年輕人的遭遇,但我不想表現出一臉難過的樣子。所以在回程的路上,我假裝樂觀,侃侃而談,只是不希望讓年輕人認為,我覺得他的遭遇很慘、很糟、很悲催、很需要幫助。畢竟,不管貧富貴賤,每個人都有尊嚴。

所以,去醫院的時候,我找不到任何理由可以不收他車資,我也擔心,去程不收車資的話,回程年輕人就不敢打給我了。所以,即便我不想收,但還是必須得收,現在想起來,這應該也算是一種溫柔吧!

 「真的嗎?」年輕人雙眼瞪得大大的,一臉詫異的看著我。

「真的,我剛好順路要回家。」其實,我心中有許多話想對年輕人說,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深怕我一個忍不住又哭了出來。

「加油!」我拍了拍年輕人的肩膀,只能擠出這兩個字。

「有需要再打給我。阿姨,再見。」我對著坐在客廳的阿姨鞠躬告別。然後,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車上、發動引擎,離開那個「想哭」的現場。

但,其實我根本就不順路,也沒有打算回家,而是往高鐵的方向開去。一來是最近生意不太好想拚一點,二來是我的情緒近乎崩潰了,無法用正常的心情去面對家人,我不敢想像回家之後,家人看到我如喪考妣的樣子,會問些什麼問題、關心發生什麼事。現在的我,什麼都不想說明、不想解釋,只想放聲大哭。

 

八公里的眼淚

回程的路上,我抑制許久的情緒終於爆發!從年輕人住的貨櫃屋開回高鐵,那將近十公里的路程大概有八公里我都是處於哭到不能自己的狀態……我還記得上次哭那麼慘的時候,是兩年前父親剛過世的時候。

哭,是因為自己無能為力。   

我非常清楚當自己開車離去,年輕人將貨櫃屋的大門鎖上之後,他們一家人的生活還是一樣,並不會因為我這趟免費車資而有所改變。不可能!所以我能做的只有放聲痛哭,就像是為他們一家人的遭遇哀悼一般,也像是替自己的無能為力找個宣洩的出口。整個情緒釋放的過程中,我覺得自己好渺小、好脆弱、好失敗。即便我擁有人人稱羨的身材、有令人不敢恭維的滿身刺青……但我能做到的卻只是那一兩百元的免費車資,其他的我什麼都做不了,一想到這裡,一想到自己的無力,眼淚又忍不住地噴發。

其實一直以來,我都堅信「施比受更有福」。雖然社會上的邊緣家庭或弱勢人口,我們無法一一協助,但起碼在老天爺給你機會遇上的時候,若可以適時伸出援手,即使只是一點點的幫助,都可能對需要的人帶來極大的改變。如同那不到兩百元的車資,對我來說只是兩餐的伙食費,雖不能改變他們一家人的現況,但相信定能讓愈來愈冷漠的社會增添些許溫暖,同時也能讓自己真切感受存在的意義。與這貨櫃屋一家人的際遇,相信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本文摘自凱信企管《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運轉手的小黃日記

 

【更多資訊請上《新絲路網路書店》;《新絲路網路書店》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運轉手的小黃日記」:住在貨櫃屋的一家人,足以能落下八公里的眼淚 台大「貨櫃屋診間」 年輕醫扛下艱難任務 照護弱勢長者健康 大里仁愛醫院加送年菜 【鍾肇政文學獎/報導文學類】這些人,那些人:八塊厝的故事 震驚全國:尼瑪。中國人早晚死在中國人手上!看完我震驚了!(都來看看吧) 【震驚】 中國人早晚死在中國人手上!看完我震驚了... 美女人妻包著浴巾開門,鄰居說妳把浴巾拿掉,我就給妳2萬塊,最後結果讓人妻後悔終生! 巴黎必買懶人包|【巴黎折扣季】血拚全攻略,必買品牌、逛街地圖公布,新手也能輕鬆買到翻! 醫者心!一生最大的幸福就是當醫生 因為,一開門就能幫助人 中國部落客分析「為什麼台灣人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原本以為會讀到氣個半死後來卻不斷點頭認同啊... 岳父被人碎屍,而我在電影院竟然看到了全部過程!螢幕上出現殺人實況…(十) 岳父被人碎屍,而我在電影院竟然看到了全部過程!螢幕上出現殺人實況…(八) 準得心酸!!從一個「睡覺動作」就能看出妳的男人疼不疼妳!! 這是20萬,離開我女兒!男人拒絕了,100萬!男人嘆了口氣…從口袋中拿出… 女人,看清楚了!!真正愛妳的男人「絕對不會去做」的7件事~!! 當年賭氣嫁給窮老公,一無是處的他,4年後拿了這樣東西給我,讓我徹底崩潰了!! 一個日本兩樣情!北海道下50年來最大豪雨 本州飆高溫多人中暑 放慢步調!台南府城不藏私9條慢旅行程大公開...連咖啡館或茶室都能帶來驚喜! 隔壁的儲藏室--超感人 遇見大稻埕,以新視野看舊時代的大城小事-行冊-iDSHOW 好宅秀
大家都在看
快新聞/體育大學3學生曾到桃捷A... 快訊!本土群聚感染又增一例,最新... 鼻酸! 全身還穿著防護衣 馬國醫... 中央啟動回溯機制 桃園醫院有11... 快新聞/部桃感染事件再擴大? 陳... 部桃內設指揮所 CDC下令撤離1... 快新聞/高雄榮總證實將收治武漢肺... 快新聞/部桃擴大隔離! 指揮中心... 部桃10人染疫! 「強勢變異病毒...

首頁 藝文創作 「運轉手的小黃日記」:住在貨櫃屋的一家人,足以能落下八公里的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