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勵志感人 選擇左右著命運!「運轉手的小黃日記」:人生的輸贏,端看自己怎麼選擇...

分享
文章

選擇左右著命運!「運轉手的小黃日記」:人生的輸贏,端看自己怎麼選擇...

采舍國際
選擇左右著命運!「運轉手的小黃日記」:人生的輸贏,端看自己怎麼選擇...

輸贏

我瞥見從副駕駛座那邊出現一道反光折射,是從男子手中的那綑報紙反射出來的。我這才發現:原來男子手中用報紙包起的物品,並不是農作物,而是一根長約七十公分的鋁棒,還有一支西瓜刀。

 

往日的美好盛況

那是一次有驚無險的任務。2019年的某個星期日夜晚,當時新冠肺炎尚未爆發,週末的計程車客運業通常生意興隆。會搭計程車的族群有:高鐵返鄉的旅客,觀光區的遊客,酒店、小吃店、KTV剛消費完或正要去消費的酒客,住外縣市前來參加婚宴的賓客,還有少部分需在週末出差的商務客。

新冠肺炎爆發以前,彰化週末的計程車客運業生意不輸都市,我想部分原因是,號稱第七都的彰化縣,外移人口相當多,大眾運輸又不如都市來得便捷,導致一些返鄉回彰化老家的旅客,搭乘計程車的需求增加。而彰化計程車本來就比都市少,所以常常會在週末發生供不應求的情況,高鐵搭車的旅客多,外面的派遣任務也響個不停。

    「吼!機子一直響、一直響、一直響,都快燒掉了。」

那時候常常有司機會半開玩笑的說這句話,意思就是車機的派遣任務一直出現,但沒有司機有空承接,叫車的乘客無計程車可坐,也只能苦苦乾等。

週末夜晚,是每位計程車司機忙到不可開交的美好時光,雖然辛苦,甚至沒時間用餐,卻也樂此不疲。畢竟計程車司機的賺錢方式簡單直接,理論上忙碌跟收入一定是成正比。所以,越是忙碌的司機,臉上的笑容反而越多,畢竟,有誰會想哭著賺錢呢?2020年以前的每個週日夜晚,司機們營業時總是笑容可掬,現在這種光景,在疫情的衝擊過後,早已不復存在。

懷念啊!我緬懷起那段美好的營業時光。

 

不知道去哪裡?

那天,也是一個極其忙碌的週日夜晚,我從高鐵排班出車,任務結束後返回高鐵的路途中,某間便利商店響了一通任務,因為該便利商店跟我返回高鐵的方向是順路的,所以我按下了承接,若是乘客要去高鐵的話,我則又省了一段空車回高鐵的成本。

跑計程車的營業額多寡,有五成以上是憑「運氣」,而運氣好壞與否,不只是看排班出車的距離長短,也要看執行任務時的「空車率」。舉例來說:如果我從高鐵排班出了一趟員林火車站,然後在員林火車站又剛好有人叫車要去高鐵,這樣司機就省了空車回高鐵的成本,這也是我最喜歡的營業節奏。也許營業額沒有單次遠程來得高,但里程數會相當漂亮,耗油量也一定比遠程更少。大部分跨縣市的遠程任務結束後,要在異地接到任務回彰化高鐵的機率趨近於零。反之,短程的就容易多了,特別是週末。

我祈禱開到便利商店後,乘客會對我說:「麻煩你,我要到彰化高鐵。」那麼,我承接這趟任務的完美劇本就譜寫出來了。載客至彰化高鐵以後,順便再從彰化高鐵載排隊等計程車的旅客出車。如此一來,時間成本及油耗成本都能發揮最大的經濟效益。

到了便利商店後,門口站著一位男子,嚴格說起來應該是一位兒童,目測大概是國小剛升國中的年紀,他只是呆呆的看著我。因為正常情況,這樣的小朋友不會是我要服務的搭車族群,所以我並沒有問他是否叫車,而是望著店內有沒有看起來像在等計程車的人。

但那位小朋友一直看我、一直看我,看得我渾身不自在。如果是他叫的車,應該會直接上車才對,但弟弟也沒有要上車的舉動只是一直看著我,令人費解。   

    「弟弟,你有叫計程車嗎?」忍不住我開啟車窗詢問。

   「嗯!」那位弟弟向我點點頭。

    「那怎麼還不上車,要去哪裡?」我問。

    「我也不知道要去哪裡?」弟弟回應我。

    「你也不知道要去哪裡?」我大驚!

    「不知道要去哪裡你叫什麼車啊?該不會又是惡魔派來糟蹋我的吧!?」心裡才這麼想,小弟弟又說話了……

    「我哥叫的車,我不知道我哥要去哪裡。」弟弟解釋,並指著便利商店裡面的一位男性。

    「喔,了解,那你要先上車嗎?」

    「不用,我等我哥出來。」弟弟搖搖頭說。過了幾分鐘後,那位男子還沒出來,我開車門下車等候,並跟那位弟弟閒聊。

    「你哥要去哪裡你不知道嗎?」我問。

    弟弟聳聳肩。

    「他在裡面做什麼,怎麼那麼久?」

    弟弟又聳聳肩。

我沒再問了,只是開始有些不耐煩。通常生意好的星期日,司機最不喜歡浪費時間等待。等待乘客所消耗的一分一秒,都是金錢的流失,這也是為何有些司機會因乘客慣性拖延而大發雷霆的主要原因。

我是不至於會因此發怒,但因工作性質是分秒必爭的,所以還是會因過久的等待而不耐煩,但都包裝的很好,不會將其顯現出來,反正做生意就是這樣,有很好的客人,自然就會有讓人不太舒服的客人,自己要放寬心。

 

客製化的乘車要求

計程車開久了,難免遇到要求「客製化」的乘客,雖然搭車的最終目的地是回家,但途中都要做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然後要求司機等他。我曾在高鐵排班遇過要我等他去黃昏市場買菜的、超市購物的、水果攤買水果的、藥妝店買化妝品的、中醫掛號拿藥的,而且通常這些「客製化」乘客都是短程,所以極不划算。

最扯的是有一次,一位在高鐵旁邊參加活動展覽的女生,只因為天氣太熱,詢問我可不可以發動車子,開冷氣,停在指定位置(高鐵旁),她要在車上吹冷氣,然後照表付費。講得一副豪氣干雲、出手闊綽,不會讓我吃虧的樣子。但她可能不知道彰化費率時速五公里以下,三分鐘才跳五元,意思就是我開冷氣給她吹一個小時,只要多一百元,那我不如在高鐵排班就好了。而且既然那麼怕熱,何苦要參加戶外活動折磨自己,為難他人。

想當然爾,最終我還是婉拒了她,因為那時候我排在第一臺,準備要出車了。計程車是客運業,服務內容是將乘客從甲地安全送到乙地,不是「移動式冷氣房」。當然,如果她願意以包車計價,一小時開價三百元至五百元,也許我還會考慮。只是通常會提出「客製化」要求的,大都是屬於錙銖必較之人。

所以司機最怕遇到的乘客就是坐上車才說要去某某地方辦事,然後要你等的,因為已經開到一半了,要拒絕也不是,答應了也不是,呈現兩難狀態。通常這樣的乘客,我希望不要遇到是最好的。

但偶爾也是會遇到好人,例如,我也曾遇過只是要去彩券行買大樂透的,請我等他幾分鐘,跳錶金額加一百元給你。這樣真正大氣的乘客少之又少,但我就是其中一位,可能因為自己是同業更懂得將心比心。我在外面叫車如果要司機等一下,也會加價五十至一百元給司機。有時候司機不是差那些零錢,而是差在那一份尊重。慣性讓司機等,我不認為這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任何人的時間都是寶貴的,沒有人有義務要浪費自己的時間去配合你。

 

謎一般的人客

那位先生終於從超商出來了,手裡還拿著一包類似青菜大蔥的農作物,並用報紙包起來,可能是怕水份溢出。

    「請進。」我開啟副駕駛車門,請他入座,而弟弟則是坐在後座。

    「您好,請問要去哪裡呢?」我詢問。

    「來,你待會迴轉,然後一直直走,我再跟你報路。」那位先生說。

    「好的。」我回答。

語畢,我嗅出車上瀰漫著濃濃的酒味,看來這位先生是喝過酒的,而且應該喝了不少。只見他靠著椅背並吐了一口大氣,然後把他手中用報紙包起的農作物立放在雙腿之間。不

對勁,我的直覺告訴我車上的氛圍怪怪的,有種說不上來的壓迫感,雖然我服務過不少酒客,但能讓我心情如此緊繃的還是第一次遇到。所以我開始保持警覺性,並透過眼角餘光觀察旁邊這位男性有沒有奇怪的舉動。

結果,副駕駛座那邊出現一道反光折射,是從男子手中的那綑報紙反射出來的。我這才發現:原來男子手中用報紙包起的物品,並不是農作物,而是一根長約七十公分的鋁棒,還有一支西瓜刀。

    我的背脊開始發涼。

    「幹!等下到了之後,什麼都不用說,就直接給我砸。」那位男子對後座的弟弟說。弟弟沒有回話。

    「這次我不會放過他,一定要把他的店給我操掉,待會下車看我指揮。」

    弟弟還是沒有回應。

    「ㄜ……先生,請問這邊要繼續直走嗎?」我問。

    「對,繼續直直走就會到了,我會報路。」男子回答。

    我則是故作鎮定的繼續往前開,但內心如坐針氈。

    「啊!等下,這邊的寵物店你靠邊停一下。」男子示意。

    停好車之後,他走進去寵物店裡面不知道要做些什麼,而且將兩把「武器」留在副駕駛座。

    「請問你的哥哥,到底是要去哪裡啊?」我擔心地轉頭問後座的弟弟。

    弟弟又是聳聳肩。

    「剛剛聽他的口氣,你們是不是要去哪裡砸店啊!?那為什麼又要停在寵物店呢?」我又問。

    弟弟還是聳聳肩並嘆了一口氣:「不知道他想幹嘛!」

    等了將近十分鐘之後,男子終於上車了,手上多了一個紙箱。

    「你去寵物店幹嘛?」那位弟弟問哥哥。

    「我去買兔子給我老婆啦!之前跟我老婆養的那隻,我進去關的時候就死掉了,現在出來了,再買一隻來養。」哥哥回答,手指還不斷逗弄新寵物。

怎麼突然覺得有點溫馨?上一秒才說要去砸店,下一秒卻去寵物店買了一隻兔子要養。我的精神開始有點錯亂,就像車上的味道一樣複雜,除了酒味以外,還多了兔子的尿騷味。

 

檳榔攤不止是檳榔攤

「待會到了,給我砸就對了,這次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男子上車後,不忘提醒在後座的弟弟。

此時我內心開始忐忑,如果到了目的地,他們真的砸店,那我該怎麼辦?雖然考職業登記時,常提到司機要守法、要有正義感;還有一個考試題目是:營業時聽到乘客在討論毒品交易的時候,要主動報警抓他們……那些理想型的題目,現實中真正遇到的時候到底該怎麼處理?因為我沒遇過,所以不知所措。

    「如果他們一下車之後真的去砸店,我該怎麼辦?」

    「我該冒著被他們砍的風險,充當正義的使者嗎?」

    「我如果要當正義的使者,是不是現在就應該做些什麼阻止他們了?」

    「但那位男子手中有武器,我會不會有生命危險?」

    「如果他們忙著砸店而沒付車資,我要提醒他們付完車資再砸嗎?」

    「他們在砸的過程中,我趕緊去報警,這樣會不會相對安全些?……」

    開車的途中,腦海浮現千百個答案;心裡更是沙盤推演了好幾套可能會發生的劇情。

    「到了。」男子說。

    我將車停好,發現是一家檳榔攤。他們要砸檳榔攤?

    「司機先生,你先停這邊等我一下,我去找一下朋友。」

男子說完話後,就帶著兩把「武器」衝下車了,而後座的弟弟跟兔子留在車上;當然,留在車上的還有我。

原本以為這男子將要掀起一陣腥風血雨,沒想到他只是跟檳榔攤的老闆大聲理論,不知道在講些什麼。不過我倒是鬆了一口氣,起碼沒有真的砸店或砍人之類的,如果真的這麼做,我不就成為幫兇了嗎?就算可以澄清自己只是承接任務載客,但去警局做筆錄應該就會浪費很多時間。

    萬幸!萬幸!

    這時檳榔攤老闆走了出來,跑到窗戶旁跟我說話。

    「司機大哥,我這邊真的沒有包廂跟小姐了啦!你們去另外一間好不好。」      

    沒有小姐?靠,我真的矇了!原來只是因為沒有包廂跟小姐,就要拿武器去砸人家店、爭個輸贏,這也太扯了吧!

    「喔好!那要怎麼走呢?」我問。

    「你就直直走,然後看到第一條巷子右轉,右轉再繼續直走到底,左邊會有個停車場,停車場空地裡面有個門,去敲門後就會有人出來接應了。」檳榔攤指著路說。

    「喔,好。」我認真記著路。

    武器哥坐回副駕駛座。

    「武器要收好喔!」老闆提醒武器哥。

    「知道啦!」

    「啊你這次沒有帶你那支出來喔!」

    「沒有啦!不敢帶啦!放在家裡,最近才剛關出來,要乖一點啦!」

我研判:老闆所提到的那「支」應該是指槍枝吧!從他們的談話看來,武器哥時常在檳榔攤消費,所以兩人算舊識。檳榔攤老闆對他脫序的行為早習以為常。但由此可見,要發展「夜間經濟」,需具備強大的心臟,還有與「武器哥」相處的能力才行。

離開前,我才發現原來檳榔攤門口有個比基尼辣妹招牌,上面寫著「歡唱卡拉OK」,下方還有箭頭指向檳榔攤內。由此可見,檳榔攤的門面是賣檳榔,而裡面應該有幾間包廂跟幾位小姐,是在進行「賣檳榔以外」的其他服務。以前每天經過這條路都沒發現其個中奧妙,直到當了計程車司機,才明白原來在鄉下,有很多這類替男性排解寂寞的小店隱身於巷弄之間。

 

一趟荒唐的任務

我照著檳榔攤老闆的指示來到停車場,想不到停車場角落真的有個小門。這時車內的兄弟倆興奮的下車敲門,結果真的有位女子出來開門。武器哥將車上的武器與兔子帶下車。

    「司機先生,多少錢?」武器哥問。

    「跳表兩百六十五元喔!」

    「來,不用找了。」武器哥從皮夾拿出三張百元鈔給我。

    「謝謝!」

    「歹勢呢!還讓你等。」武器哥客氣地說道。

    「不會!」我鬆了一口氣。

    終於安全地結束這趟任務!

    這是什麼樣的奇遇∼∼

    一位敗興而歸就要砸店的武器哥、

    一個只知道聳肩的寡言弟、

    一隻剛從寵物店被贖身的兔子、

    一把西瓜刀、一根鋁棒……

我目送他們跟著小姐進入那間住宅裡,唯一透著光的大門關上了,停車場沒有半支路燈,周圍一片死寂,我試圖從這趟荒唐任務裡回神。

「呼∼我剛剛到底經歷了些什麼?」

開計程車的有趣之處,就在於無法預測叫車的乘客是什麼樣的人,承接的每趟任務都需承擔風險。我常在思考:若我早在那位男子上車以前,就發現他手中的物品不是農作物,而是具有攻擊性的武器,我還會載他嗎?還是我會通報客服取消任務,接著落荒而逃。

我不知道!就像我不知道他們最後進去那間住宅,到底是從事什麼樣的消費服務一樣。是酒精急性中毒,需要立即一醉方休?還是攝護腺急性發炎,需要馬上救治?不得而知。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坐在後座的那位聳肩寡言弟,就是二十年前的自己,每天跟著一些「哥哥」出生入死,夜夜笙歌。後來,因為厭倦複雜的生活,我選擇離開自己原本的生長環境,離開桃園,到中部求生存。

如果,我還住在桃園,我現在的人生會變成怎樣呢?

會過得比現在更好?又或許會自動升級變成那位副駕駛座的武器哥?假設性的問題,還沒發生都不會有答案,但可以確定的是:人生的每次選擇,終將會改變你未來的命運走向。

 

選擇左右著命運

多年前我在電視新聞看見曾經出生入死的「哥哥」,因為缺錢買海洛因而持槍搶劫加油站,警方在一天之內破案,「哥哥」雙手被銬,身陷囹圄。這次入獄也不是他的第一次,不曉得出來的時候我已經幾歲了?又或許在有生之年,「哥哥」都無法重見天日了。我想……

我很喜歡現在的自己,還有離開桃園的決定。

兩個月前,我與家人逛夜市時,看到了一個奇特的景象:一對男女牽著手,步伐匆忙地在夜市行走,那感覺就像是媽媽拖著自己的孩子搶黃燈過馬路。因為行為怪異,我不禁多看幾眼,發現後方被拖行的男子感覺很眼熟;眼神渙散、步履蹣跚,毫無精神可言,五官一看就知道被毒品摧殘得面目全非……

啊∼我想起來了,

他是去年被我載到的那位「武器哥」!

在攤位燈光的照耀下,武器哥外型顯得骨瘦如柴、弱不禁風,眼神茫然,再也看不到一絲兇狠殺氣,跟去年載他時意氣風發的樣子,判若兩人!果然,人若一直走在歹路上,也只能是不停地墮落……這位武器哥從逞兇鬥狠到現今染毒傷身,這代價何其之大!

看著這位人生的過客,也再次慶幸自己當年的及時回頭。所以說,人生的輸贏,是要拚那一時半刻,還是最後的蓋棺定論,端看自己怎麼選擇。

 

本文摘自凱信企管《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運轉手的小黃日記

 

【更多資訊請上《新絲路網路書店》;《新絲路網路書店》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被汙名的檳榔,養大多少台灣農村孩子 「我以為他罵我」駕駛持開山刀、辣椒水攻擊罵髒話騎士 選擇左右著命運!「運轉手的小黃日記」:人生的輸贏,端看自己怎麼選擇... 那個時代,那些人一履彊小說》系列十、某年某月第七日 ──反共義士馬振(三)
大家都在看
只出不進! 北部醫院群聚「封室不... 昔雞排祭品文嗆韓粉罷不掉 陳柏惟... 30位民眾被臨時通知採檢 在醫院... 「還在北部某醫院喔?」 李艷秋轟... 12星座2021年1月18日運勢... 北部醫院是否封院? 李秉穎:根本... 「前進指揮所」是因感染擴大?陳時... 最新染疫護理師曝光了! 50多歲... 快新聞/3名醫護人員確診! 陳時...

首頁 勵志感人 選擇左右著命運!「運轉手的小黃日記」:人生的輸贏,端看自己怎麼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