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養身保健 保健新世代!透過科學脈診解開人體運作奧秘,對症保健才有用

分享
文章

保健新世代!透過科學脈診解開人體運作奧秘,對症保健才有用

商周出版
保健新世代!透過科學脈診解開人體運作奧秘,對症保健才有用

科學脈診的日常應用

2017年10月25日,我爸爸王唯工教授離世,在他離開前,我在病榻前答應他:我會用我剩下的餘生繼續他一輩子最在乎的「科學脈診」研究。

國小時,每到寒暑假就在爸爸的實驗室裡做老鼠的歸經實驗,剛開始其實沒有很懂在幹嘛,我從小不大會讀書,唯一可以被爸爸稱讚的就是一雙靈巧的手,麻醉大鼠、固定、切開尾巴露出尾動脈,再將感應器插入尾動脈裡面,不能傷害到血管,我想這對於一般成人而言都屬困難之事,但對當時年紀還很小的我來說,卻是一塊小蛋糕,採脈、餵藥、再採脈實驗就結束了。

你真正了解自己的內心世界嗎?精準分析你內心真正的性格!

由於從小的訓練,我一直對於動物實驗很拿手,在之後的研究生涯裡也犧牲了非常多隻老鼠,最後決心放下屠刀,成為一個不再殺生而是「救生」的獸醫。除了因曾經犧牲過太多老鼠,讓我很想變成獸醫彌補一下之外,選擇當一個獸醫、念營養學,都是因為我有一個大師般的爸爸,在他的眼中,我的懶惰看起來格外地諷刺,而我的努力也微不足道。所以我決心要走一條與大師不同的路途,一個屬於我自己的人生。

爸爸研究中醫,那我學西醫!

爸爸研究中藥,那我來研究營養!

爸爸研究人,那更好,剩下的動物我全包了!

但是平常在飯桌上、在客廳裡聽過太多的中醫,無形中潛移默化了我的生活,表面上裝出來的叛逆,在我變成一個「主要從事西醫療法」的獸醫後開始動搖。在做臨床獸醫的時候,我發現西醫在很多情況下其實是束手無策的,有時候雖然「有策」,但是並不是一個「好策」,而當我在遇到好幾次「無策」之後,我拿下了我叛逆的面具,不恥「上」問,向爸爸請教中醫的治療方式,其中還包括了我自己最寶貝的狗狗們。

我親身體驗了用中藥與針灸治好下半身麻痺的小狗,中藥戰勝了抗生素治不好的慢性鼻炎,活血化瘀的中藥成功地減少了不明原因的癲癇頻率,就連西醫找不到原因的消化系統虛弱(不時地吐血與拉血便),也在中藥的幫助下痊癒。還有西醫只能吊命的心臟瓣膜缺損小狗,在中藥的幫助下,已經八年了,還維持得非常好……曾經遭我嗤之以鼻的中醫,原來不只是個不可多得的大寶藏,如果可以與西醫並肩合作,相信醫學發展將會更進一步,造福全世界的「動物」,當然也包括人類。

故事講到這裡,大家應該會猜,迷途知返的小羊應該會馬上投入爸爸的懷抱。很可惜並沒有。叛逆的小羊一心想證明自己也是可以獨當一面的,所以我一直在爸爸沒有涉獵的營養學與寵物的範疇裡,自己奔跑得很開心,只有在臨床上遇到沒辦法解決的問題時,才會去找爸爸惡補中醫,一直到爸爸發現他自己生病了……

他急著要把自己滿肚子的學問,一次全部倒出來給我們三個小孩,還一直認為有醫學與營養學背景的我應該把歸經(註)的實驗繼續做下去,而當初我好不容易在韓國才剛打出自己的天下——伴侶動物營養專業獸醫,真的很不想突然轉換跑道,完全沒有想把「科學脈診」的研究做下去的想法。直到有一天爸爸在彌留的狀態時跟我說:「我終於可以離開這個身體,到另一個世界了。」

我以為他已經厭煩了病痛的身體,想要快點解脫。沒想到他接下去說:「那我就可以到另外一個世界繼續造福那邊的人群。」

突然間,我感到非常地愧疚,我被安逸的生活與自我感覺良好綑綁了,而爸爸的一輩子只有一個目標——「造福人類」,我覺得自己好膚淺、好自私。帶著無比愧疚的心情,我淚流滿面地答應他,剩下的每一天,我都會以王唯工教授小女兒的身分跟著姊姊與哥哥,把他在這個世界上沒做完的事情繼續做下去。

這本書獻給在天上的爸爸,希望這幾年我的努力讓他覺得很驕傲!他從來沒有跟我說過我很好,但是我會很努力地把「科學脈診」繼續發展下去,相信當我們再相聚的時候,他會對我說:「很好,比我想的更好!」

爸爸造福人群的夢想,我會用我一輩子繼續做下去!而這本書就是其中的一部分,希望每位讀者都可以因為我們的努力更健康、更快樂!

(註)中醫「歸經」是中藥對特定經絡影響的紀錄。在傳統中醫中,歸經研究是通過中醫師把脈觀察,記錄不同中藥食用前後改變經絡的狀態;科學脈診研究則是以脈診儀量測,前後進行數據化分析比較,將各種增強或減弱經絡的效果用科學方式記錄。

從中醫「把脈」跳躍至科學脈診的新世代

爸爸生病之後,科學脈診的研究先由哥哥王晉中接手;而在爸爸離開後,我回到臺灣正式接手研究團隊,繼續科學脈診的研究,並與各界合作。在這段過程中,我們把「中醫脈診」推向一個更新潮的概念,就是大數據。

與西醫合作,利用統計學分析

我們開始與西醫研究合作,並與西醫健檢連結,將一位位獨立個體病患或者是健康檢查者的西醫數據與脈診數據同時收集起來,經由數據的累積,我們與西醫臨床正式開始接軌。

首先使用統計學分析,找出特定血液檢查或是各疾病狀態下脈象上數字的差異。

舉例來說,我們把有糖尿病跟沒有糖尿病的人的脈象做統計分析,發現脾經與肺經在有糖尿病的情況下會比較低;再把所有人脾經與血糖的關係以線性回歸分析時,發現脾經越低,空腹血糖(有沒有糖尿病的判斷標準)就會越高。所以,我們得知脾經越虛弱(能量越低)的時候,得到糖尿病的機會越大。

等到研究的數據越來越多,利用統計方法就越可以分辨出各種差異,當收集的數據成長得夠大了,我們也開始使用AI(機器學習),讓電腦幫我們將人的脈象分門別類,進而找出不同的健康狀態與未來疾病的趨勢。

科學脈診的功用是依體質治未病

很多人看到這裡會以為我們想要做的是「檢測」,但是我從頭到尾都沒有想過我們是在做檢測,因為西醫已經發明了很多機器與檢測方法,不需要也不應該再去用「把脈」做疾病的檢測,就像有沒有糖尿病直接量測空腹血糖和糖化血色素就能確診的東西,根本不需要用「科學脈診」來錦上添花,脈診再準也比不上血液檢查。

科學脈診的研究目標其實是「預防醫學與體質分類」。當我們知道生病的脈象是什麼,就可以找到不讓疾病脈象出現的方法,進而了解疾病應該要如何預防。

生病的時候,如果知道脈象上的體質,就可以選擇更適合的治療方法。就像治療癌症要做標靶治療一樣,針對個人狀態的治療,效果才能發揮得更好。我們也在大數據中發現,很多西藥對於脈象的影響不同,例如一樣是控制血糖的西藥,用在不同人身上,發揮的效果不同;我們也發現有一些西藥對於脈象的影響很明顯,很有可能就是因為病患本身體質不同,所以適合的西藥也不一樣。

每個人的身體都是非常「特別」的,即使基因完全同步的同卵雙胞胎,在不同的環境下生長,最後也會結出不一樣的果實(體質)。基因像是算命時所說的「命」,而要如何活出一生,則取決於我們自己。算命的書常常會說命是天定,基因又何嘗不是呢?但最後我們會變成怎麼樣,卻是操之在我們的手上,用正確的方式對待自己,就會得到一個好的結局;如果用錯誤的方式對待自己,即使出生時的命運或者是基因再好,最後還是會有一個令人失望的結果。

我認為脈診並不是一個要拿來「診斷疾病」的東西,其最大的用途是幫我們確認現在有沒有用正確方法使用自己的身體。所以分析什麼樣的脈象要用什麼方式對待,也是我們努力研究的方向。為此,我們也開始積極與中醫合作,研究各種中醫治療方式對於脈象的作用與影響,期待可以用脈診研究出一系列針對「不同體質」正確管理身體的方法,讓每個人都可以在身體還沒有出現大問題之前(亞健康的狀態),及時針對自己當下的問題進行矯正。

看到這邊,一定有人會說我們是不是要取代中醫呢?當然不是!中醫可以做的事情遠遠超過一台脈診儀的量測,大家不要忘了,把脈(切)只是中醫用來診斷的四大項目之一唷!中醫師在看診時還需要「望、聞、問」,更重要的是,中醫有更精準與更安全的方式進行中醫治療,當我們的身體不是吃吃東西、做做運動就可以調整回來的時候,絕對不要想自己在家裡當醫生!讓我們一起尊重專業,也依賴專業,別把自己當成「神農」在家裡「嘗百草」,身體有狀況時還是交給專業的來處理吧!

脈診的確是科學

以往,每天在飯桌上總是聽爸爸說他研究的脈診就是中醫,從小聽著各經絡長大的我,一直覺得爸爸就是「研究中醫」的人,如果有人問我爸爸做什麼的啊?我總是支支吾吾不好意思地說:「他在研究中醫。」

當初的我,覺得中醫很LKK,研究什麼不好,怎麼會想研究這麼不時髦的東西?應該要研究更新的玩意兒,這樣小孩才會很有面子啊!我從小就覺得「科學」是世界上唯一的真理,一講到說爸爸在研究中醫,好像就「不科學」了。

爸爸生病後到離開前,給我上了很多課,當初的我有點像是在上「發生學」的感覺。跟大家描述一下這種感覺:發生學就是了解怎麼從一顆細胞變成一個身體,其中就是一個個現象的連結,最後我們就出生啦!所以爸爸教給我的科學脈診也像是一個個現象,我就像背發生學一樣,一個個背起來接受他的「考試」。

到了他離開後,我真正開始接手研究科學脈診的時候,才發現如果脈診不是「科學」,那世界上就沒有「科學」了!很多我以前沒搞懂的身體問題,在學習脈診之後,都清楚了,而且都有解答了。我突然體認到中醫把脈真的是妙得不得了,也開始覺得研究中醫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我們是中醫,也不是中醫。」

有一次受邀去花蓮慈濟大學對中醫系的學生進行一場演講,在Q&A時間,有一位金髮的外國學生用很流利的中文跟我說,我演講的內容「不是中醫」。我當時很急著回答:「這就是中醫,我們所有的東西都是由中醫發展出來的。」甚至大言不慚地跟他說:「要不你自己回去讀讀《氣的樂章》這本書,你就會知道這就是中醫。」

搭火車離開花蓮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他說我們研究的這個「王唯工科學脈診」不是中醫這件事情,到底是什麼意思。最後我才理解到,他所謂的「不是中醫」,並不是一種攻擊,而是代表這個東西其實跟中醫可能不是完全一樣的東西。

科學脈診是由中醫把脈的概念出發,而爸爸也一直在找與中醫連結的關係,只要有任何科學證據顯示可與中醫的概念結合,他就會將我們研究的結果與中醫連結。但是我們研究出來的東西,其實是一個個現象,現象是真實且不能改變的,而中醫的說法卻是人為的。

中醫有可能因為經驗的不同,有不一樣的說法與結果,但在科學脈診研究的結果裡,其實都一樣。所以我們是中醫,也不是中醫!

中醫那些歷史悠久的寶貴資源,我們應該參考,也應該當成是我們繼續研究的目標。但是如果我們看到與中醫不同說法的時候,也不應該亂掰硬拗解釋中醫的觀點,因為數據說什麼,我們就說什麼,客觀地闡述現象,這就是真正的「王唯工精神」,而我們會秉持著這個精神,繼續我們科學脈診的研究。

你先看哪個訊息,測你的個性什麼擺第一?

本文摘自《從食指看健康:王唯工科學脈診生活保健指南
【本文由商周出版提供,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平安好醫生推出國內首個中醫「智能聞診」系統 《五代中醫 (下) 養生解毒50招 》「體質」決定你的健康,破解17個健康迷思,用20帖天然食補「把病吃好」!|采實文化 顏面神經麻痺 中醫:把握七天黃金治療期 保健新世代!透過科學脈診解開人體運作奧秘,對症保健才有用 大型肝癌研究完成緩和治療組招募 全球房顫登記研究公佈逾17000名新確診房顫患者兩年研究結果資料 原發性肝癌的治療:SARAH研究完成招募工作,預計2016年末公佈相關結果 中醫目前的困境 亞太區大型原發性肝癌研究SIRveNIB完成招募 FOXFIRE與FOXFIRE Global研究完成病人招募 翻來覆去都睡不著,看著月亮入睡?名中醫教你如何用科學思維解決「失眠」? 打開腦部防護罩 國內研究助腦癌治療 百濟神州在第24屆歐洲血液學協會(EHA)年會上公佈一項替雷利珠單抗用於治療復發或難治性經典型霍奇金淋巴瘤中國患者的關鍵性2期臨床研究更新結果 百濟神州在第60屆美國血液學協會(ASH)年會上公佈替雷利珠單抗治療復發/難治性經典型霍奇金淋巴瘤患者的臨床研究數據 主動脈剝離 長庚研究:家族史會增加風險 冠心症純吃藥?放心臟支架?研究:治療效果差不多 SIRFLOX研究成果在2015美國臨床腫瘤大會上發佈 全球房顫登記研究數據表明較差的抗凝控制與高風險評分會提高死亡與中風風險 最新研究:頸動脈流速慢易中風及認知功能差 小鬼主動脈剝離猝死 恐遺傳搞的鬼!最新研究:一等親風險逾6倍
大家都在看
快新聞/擄富商友人「至少得手30... 吳孟達病逝/喜劇人不想驚動大家 ... 藝人挺鳳梨! 陳美鳳PO買鳳梨照... 「國民LOCAL KING」吳... 館長臉丟大了!一秒天堂一秒地獄 ... 12星座2021年3月2日運勢... 快新聞/41歲趙小僑保不住胎兒 ... 孫德榮爆:小豬欠債一千多萬差點主... 女遇火燒車門被鎖死 租車公司5千...

首頁 養身保健 保健新世代!透過科學脈診解開人體運作奧秘,對症保健才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