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大陸新聞 劉水:收審所雜記(三)

分享
文章

劉水:收審所雜記(三)


形形色色的囚犯

按照正常司法程式,犯罪嫌疑人未經法庭審判,都是合法公民,但是,中國的司法實踐都是有罪推定,也就是說,公安機關認定你有罪,那麼你就是「罪犯」,而不是等法庭給你定罪,你才是法律意義上的罪犯。這跟西方司法的無罪推定,是完全相反的。二者的不同,反映出人權受到尊重與否。海口市公安局秀英收審所,剝奪了犯罪嫌疑人的正當權利。收審所的管制設施、手法和懲治手段,跟真正的監獄沒有任何區別,並且大多數犯罪嫌疑人,都被嚴重超期羈押,強迫成為犯人。

零星的幸運者,關押數月後無罪釋放,公安機關的過失行為,得不到任何處罰,嫌疑人更不會得到任何國家賠償。基於如上事實,也為行文方便,我將這些強迫成為「罪犯」的人統稱為犯人。

六月的海南島,天氣異常炎熱,40多個囚犯被圈在狹小的監倉,跟牲畜一樣,得不到最基本的人道待遇。重刑犯和小偷小摸混合羈押在一起,囚犯形形色色,涉嫌殺人、販毒、強姦、搶劫、盜竊和詐騙等等,都是正在調查審訊的未決犯。有的人已經被超期羈押了兩、三年,也沒有結果。因此,人犯情緒非常暴躁,為小事毆鬥,成為發洩鬱悶的最好方式,也是其他人的娛樂節目。兩個人單挑,其他人會空出大炕,坐在旁邊看熱鬧。

7號監倉以四川人和海南人居多,為爭奪鋪位、飯食、開水,常常發生省別群體毆鬥。這時,專門有人趴在門口望風,通報武警和值班獄警動向。

鐵柵門下方貼近地面處,開有一個20×10公分的打飯口。所有囚犯親屬送來的衣服和被子用品,外勞人犯拿來後,也都通過這個洞口塞進來。一日三餐,值日犯把全監倉飯盆摞套在一起,然後手腳趴在門口,偏著身子,手臂伸得老長,從打飯口遞出幾個飯盆,依次排開在門外臺階上。外牢犯兩人,一人舀米飯、一人舀菜湯,迅速倒在飯盆裡。值日犯快速從打飯洞口收回飯盆,繼續遞出幾個飯盆。監倉犯人靠在走道兩側,依次將飯盆傳遞到監倉裡端。每個人的飯盆都有記號,不會拿錯。

監倉沒有固定的放風時間,要由管倉獄警的心情來定。最長記錄,三個月沒有打開倉門,犯人湊了600元現金給獄警,這才排隊蹲在草坪上暴曬了10分鐘。過後皮膚嚴重過敏,發癢。前文寫到的「寸金能買寸光陰」,就是這個意思。

囚犯在監倉的地位高低,是從門口到廁所依次排列,號長、牢霸、有錢的、弱小新來的。我第一天被安排在靠近廁所的位置。有個湖南衡陽籍囚犯,是弱小犯人的主心骨。他因經濟糾紛,雙方發生打鬥,他用刀捅死了同鄉。正當防衛,還是過失殺人,警方一直沒有取得直接證據。殺人犯在常人眼裡,都是兇狠之徒,沒有人敢招惹,牢頭也讓三分。我羈押3個月時,檢察院下發逮捕令,這位殺人嫌犯被轉往看守所。

因為不知道案子結果,羈押沒有期限,在收審所是最難熬的。有人靠在牆壁上,整天獨自念念叨叨,精神崩潰。遼寧阜新毒梟張某,據說運輸販賣毒品達幾百克,同夥跑掉,他只承認是別人存的物品,不知道是毒品。警方無法認定,因此他被羈押好多年了。張某的情人,關押在斜對面的20號女倉。有時他們會趴在各自的倉門上對歌;或在傍晚,用私藏的打火機打火對暗號,寄託思念。因為不知道怎麼定罪,他精神緊張到晚上不能入睡,就拉其他人通宵下象棋,白天睡覺。他內心極度恐懼,以至於不敢獨自面對死寂的時間。按刑法規定,販毒50克以上,就要槍斃。

來年,我在勞教所管教值班室,偶然看見《海南日報》新聞報導,張某跟情人雙雙判死刑遭槍決。號長范偉是湖北荊州人,清華大學畢業,涉嫌經濟詐騙,已經羈押了三年。人瘦弱憔悴得跟電影《追捕》中的橫路敬二一樣,臉孔青黑色,目光呆滯,身子佝僂,常穿一套細格睡衣。全監倉唯一一本書《英語900句》,是他從前任囚犯手中保存下來的。書頁已經發黃,用報紙包著封皮,不知道是誰留下的。我跟他熟悉以後,把這本書據為己有,每天背單詞打發煎熬的日子。我轉到勞教所時,將這本書繼續留在7號監倉。這本枯燥的書籍,在月復一月,年復一年的牢獄生活中,不知救贖了多少心如死灰的魂靈。後來,我在勞教所聽說,范偉被無罪釋放。

鐵打的牢房,流水的犯人。幾乎每天都有犯人提審,進進出出很頻繁。能被提審,那是幸運,說明員警還記掛著你,或逮捕或勞教或釋放,就有希望儘早走出收審所這個地獄。犯人被幾個月,甚至幾年無限期羈押,監倉生存環境惡劣,營養嚴重不良,精神和身體非垮掉不可。

有個外號叫「強姦犯」的湖南小夥子。據他說,老闆欠薪,他跟老闆娘論理,反被誣告強暴。他被抓進來一年,從來沒有提審過,只邁出過兩次倉門。他皮包骨頭,肌肉萎縮,整天躺在水泥地板上,上廁所就扶牆挪過去。別人喊他「強姦犯」,他必辯解,伶牙俐齒。他下得一手好象棋,人很聰明,自辯材料寫了一厚遝。最早,管倉獄警還幫他轉交,久了也懶得理他。只是他無親無故,又犯個「花案」,成為囚犯的出氣包。後來他奄奄一息,被抬出監倉,不知道送到哪裡去了。

在收審所,如果外面沒有親友催辦案子,給囚犯送錢送物,這人就很難在監倉樹立「威信」,建立自己的地位。有錢的囚犯,無論如何日子要好過許多,不會受欺負不說,還可以養馬仔,替自己打理日常生活。唯一例外的是那些有特長和有文化的犯人。絕大多數犯人是小學、初中文化,高中生寥寥無幾,大學生更是鳳毛麟角。有文化的囚犯,特別是有一技之長的囚犯,因獄政管理需求,利用價值高,往往都被另眼相待,從事廚房等輕鬆工作,自由度也較大。

取證

6月11日,李科長帶著兩個員警果然來「看望」我。我正靠在牆上閉目養神,聽見值班看守打開小門喊:

「劉水,提審。」

旁邊的難友蔣建忠趕忙把他的拖鞋借給我穿。他江蘇鎮江籍,早我幾日抓進來。他跟公司幾個哥們,酒喝多了,去髮廊按摩,與按摩師產生糾紛,他們砸了這家髮廊。車已經發動了,被聞訊趕來的員警堵個正著,涉嫌罪名定的「傷害罪」。他後來被裁決勞教兩年,早我幾個月送到海南省勞教所,給我來信。這是後話。

我關在監倉二十多個小時,猛然站在烈陽下,眩目、頭暈。走路不舒服,這才想起來內褲裡還塞著兩張百元鈔票。8日被抓時,其它隨身物品都被當場沒收了,這兩百元現金,員警又塞進我的襯衫口袋。抄家換衣服時,我順手塞進了內褲。入收審所搜身時,倖免被搜到。

我被看守徑直帶出第二道大門,三個專案員警等在門口。

「感覺怎麼樣,劉水?」

「還好,能見到你們。」

我被帶上手銬,推上警車,駛出了收審所大門。員警主動問起監倉怎麼樣,我如實相告:48小時沒有睡眠,還是前日搜家時吃過幾塊餅乾,待在廁所旁邊。聽說我二十多小時沒有吃飯,員警說你要絕食啊。警車當即停在路邊,他們要去給我買食品。我示意內褲裡有錢。我掏出一張,一個員警下車買來兩罐八寶粥、一掛香蕉、一條「寶島」香煙。銬子打開,我確實很是饑餓,吃完粥和香蕉。我暫時沒打算絕食。

我不知道帶我去哪裡。

員警告訴我,私人物品已經全部交給妻子亞男了。我試探問,亞男怎麼樣了,讓她現在給我送換洗衣服和牙刷毛巾等日用品。李科長馬上嚴厲地回答,「不行」。我被蒙在鼓裡,絲毫沒有料想到警方會抓捕她。其實,妻子關押在拘留所,他們有意隱瞞著我。從員警問答的口氣裡,我感覺同道崔青海仍然安全。

警車駛近城關區的一個工廠區,我刹時明白怎麼回事。在這裡的一家印刷廠,我委託印刷了一批專用信封,準備用來郵寄《六四大寫真》和《海南黑社會紀實》兩本書。前一天審訊,我故意隱瞞了印刷廠地址。今天帶我來指認,我仍然一口咬定忘記了。其實不管是哪個廠家我都不願牽連它。我揚手指給員警:就在這一片。員警說我不老實,但也拿我沒轍。

警車掉頭開去市圖書館。在國外報刊閱覽室,員警要求工作人員查閱讀者登記冊。一位中年女工作人員回答:讀者登記冊只保留一個月。員警翻閱香港、新加坡、臺灣的報刊,以證實我編著的兩本書的資料來源是否有依據。

返回收審所,在一間審訊室做完訊問筆錄,我被要求簽上「以上記錄跟我說的一樣。劉水」,然後右手大拇指蘸印泥按上指印。審訊人一欄簽名:陳曉琨、馬凱。自始至終,不知道胖胖的李科長叫啥名字。

李科長說,他們兩個也是大學畢業的,刑警大學。我明白他在暗示我老實交代,不要僥倖抱反偵察、反審訊心理。後來的九個月不斷接受審訊,我始弄明白,陳曉琨和馬凱畢業於中國刑事員警學院。他倆的態度一直比較溫和,我能感覺到他們內心的好奇,只是限於身份關係和在科長面前,他們不好意思向我打探太多我的個人私事,尤其是「六四」經歷。

(待續)

劉水  異見人士,資深媒體人,自由作家。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劉水:收審所雜記(四)
劉水:收審所雜記(二)
劉水:收審所雜記(一)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劉水:收審所雜記(七) 劉水:收審所雜記(六) 劉水:收審所雜記(五) 念念不忘 等待回響 香港佔中三子陳健民︰關於坐牢 我一秒也不曾後悔 劉水:收審所雜記(二) 劉水:收審所雜記(三) 劉水:收審所雜記(四) 台灣第一所育嬰堂 嘉義城隍廟重現貧民棄嬰史 同為結構下受害者 街友、政治受難者229聯手「人權辦桌」 綁架李波與香港命運 「法與稅」應予人民公理與正義 傾聽鍾老肺腑之言 暗黑見證:鳳山來賓招待所 狂關海軍1500人 他要閉關鎖國,我要乘風破浪 【專文】遲來的桂冠 ─228「二七部隊長」鍾逸人成為文學「三冠王」 驚人手段!!以前的國民黨居然是這樣訓練美女特務的......
大家都在看
1個月就幹掉Delta!Omic... 暴力男把女友頭「壓進火鍋2秒」 ... 才爆憂鬱症癱倒陽台…曾雅蘭再傳嚴... 網路簽賭滲透雲林校園 高中生欠逾... 林秉樞被拘前急叩求救「我身敗名裂... 【渣男遭收押禁見】死不認偷拍! ... 挺不過七年之癢!歐弟「斷了小8歲... 林秉樞想偷滅證?警二度搜索「白色... 高嘉瑜充電器驚見4女不雅照 「備...

首頁 大陸新聞 劉水:收審所雜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