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設計空間 福斯特聯合建築師事務所-台灣首度主題特展

分享
文章

福斯特聯合建築師事務所-台灣首度主題特展

欣傳媒
福斯特聯合建築師事務所-台灣首度主題特展

國際建築大師諾曼・福斯特創意領軍-台灣首度主題特展


英國福斯特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Foster and Partners)自1967年創立以來,致力實踐以建築創造人類永續的未來,隨著這項理念的展開已在全球完成無數動人的作品,從博物館到機場、工廠與政府機構、劇院與辦公大樓。這些計畫的背後,皆實踐了福斯特以建築創造環境提升人類生活品質的信仰。展覽從「公共建設」、「摩天大樓」、「都市規劃」、「文化與市民」等子題開展,從全世界最高的法國米約大橋、到位於倫敦暱稱「小黃瓜」的瑞士再保公司總部大樓,以及世界最大的建築物之一的北京國際機場,帶領觀眾回顧福斯特壯麗又富人文魅力的建築藝術。
21世紀是城市的世紀,以人為本,生態平衡的宜居環境在城市發展中日益重要。上個世紀末以來,隨著文化產業、創意經濟的興起,文化產業已漸成為城市經濟的支柱,成為城市發展的驅動力。創意形成創意產業,創意產業構築創意城市,而人在城市空間中所孕育的文化創意,更是城市發展的永續動力。

1 打造倫敦創意城市形象大師
倫敦作為創意之都,實踐邁向世界卓越的創意和文化中心,其中,參與打造這座21世紀創意城市的形象建築大師-諾曼・福斯特,在此次於台灣推出的首度主題展覽中,將與我們分享其所領軍的聯合建築師事務所,50多年以來,如何致力在世界各地成功的透過無數動人的建築計畫,實現為人類設計永續未來的終極信念。

2 高美館系列建築設計展,創造市民新視野展現高雄宜居城市生命活力
自1970年代開始,國際上各重要美術館,便紛紛著眼在藝術史與美學的既有基礎上,進行跨領域、地域與文化的整合。高美館自2009年起,立基台灣一方面推出「原鄉與現代」, 回顧二次戰後台灣建築發展的軌跡,於此同時,為呼應政府倡議建立「品牌台灣」,推動文化創意產業本館積極引進國際大師第一手經典,推出系列建築與設計特展,包括「芭小姐的異想家居」、「當代義式奇才-甜蜜的家」、「紙房子-一個人的小屋」、「新式幸福風-當代義大利式生活」、「此時-彼時:澳大利亞的都市計畫學」、「可以居:高雄國際貨櫃藝術節」,一系列的展覽以人為本從身體與空間、品味與風格、居所到城市,在在希冀透過多元豐富的文化生活內涵與源源不竭的創意,提供市民充滿活力與生命力的全新視野,在今日高雄不斷提升為宜居城市的時刻更顯其意義。
「建築的藝術」是福斯特聯合建築師事務所在台灣推出的首次主題展覽。展覽從「公共建設」、「摩天大樓」、「都市規劃」、「文化與市民」等子題開展,呈現精采豐富的多元風格。這次展覽囊括了一些世界最知名的建築和結構,如法國的米洛高架橋 、柏林的德國國會大廈 以及倫敦的瑞士再保險 公司總部大樓。此外,也介紹福斯特聯合建築師事務所現正台灣執行的計畫如基隆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之水族館和高雄的住宅開發計畫等。

3 呈現事務所整體規劃流程、觀眾身歷其境參與國際級計畫
展覽特別呈現讓觀眾一睹事務所辦公室的工作情景,介紹了整體規劃的步驟讓觀者了解規劃的流程,在這裡,建築師和工程師以及許多來自其他領域的專家一道攜手工作,這些專家包括室內設計師、城市規劃師、環境分析師以及幾何學專家。展覽也探討了如何使用不同的工具技術,在現今電腦已經徹底改變了設計師工作方式的時代,手繪圖稿和模型製造依舊在設計過程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展覽包括原始設計草圖、模型以及伴隨著從建築師與客戶的第一次會面到建築完成的驗收,讓觀者也彷如身歷其境的參與這一個又一個的精采計畫。
一個偉大的城市,不能沒有偉大的建築。隨著這個展覽,我們穿越了五大洲,從沙漠到山谷,從歷史小鎮到國際都市,正如伴隨事務所50年來所倡言的理念:每一個計畫的創意來源,皆是來自地方寶貴的傳統,考量在地的需求與地球生命的永續發展,永遠是並行不悖的。而我們在此時此地的高雄,您會如何想像屬於自己的城市與家園。

 


展場分區主題1 都市規劃 Urban Design


城市場域直接影響了我們日常生活的種種。公共空間有如「城市的黏合劑」將整座城市串連為一體,其所扮演的角色,較諸多獨棟建築的集體價值有其不同的意義。正當我們悠游於其間視為理所當然,卻忽略了這些公共空間都是精心規劃的結果。要實現永續使用的可能性,則必須整體考慮交通系統、能源耗損、基礎設施及建築樣式,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建築以及連結之間的遊動幾乎佔了我們耗能的三分之二。
福斯特聯合建築事務所在全球各地完成了各種城市公共空間規劃案,小從香港匯豐銀行大樓的公共廣場,大到阿布達比之馬斯達爾的城市總體規劃,其旨在完成為全球首座碳平衡沙漠社區。建築本身的設計與其如何與城市土地銜接同等的重要。一系列的計畫嘗試「城市房間」的概念,在文化建築或摩天大樓中規劃一些彈性空間,透過這些空間巧妙地與外部世界產生連結。公共空間是表現城市精神最有力的象徵,本次展覽所選列的計畫,顯示了都市規劃必須兼顧感覺與實際空間的體驗。此外,也需考量公共空間如何兼顧特殊慶典與日常生活裡的使用,以及在運輸交通和行人步行需求之間小心尋求平衡,如倫敦中心區的特拉法加廣場的改造設計,作為倫敦市民的公共活動空間,也是國家大型活動的展演場地。同樣在斯德哥爾摩之斯魯森城市總體規劃案,將一處重要的濱海區成功改造成公共空間。這些計畫的目標都是創建永續、持久的都會區,並充分彰顯在地的文化特色。正如香港的文化生活就透過西九文化區的城市改造而發生了改變,福斯特所完成的城市總體規劃,為這城市開發區帶來嶄新的活力,但同時保有九龍原有城市況味的熟悉感,這是因其設計想法靈感來自於城市原有的DNA 。

The quality of the urban realm has a direct influence on the quality of our daily lives. As the ‘urban glue’ that binds a city together, public space is arguably more significant than the collective merits of individual buildings. But while we tend to take these spaces for granted, they are the outcome of many acts of design. For their design to be sustainable, the approach must be holistic, looking at systems of transport, energy, infrastructure and architecture together – this is particularly vital, as buildings and the travel between them together account for almost two-thirds of the energy we consume.
Foster + Partners has created a wide variety of civic spaces, from the plaza at the foot of the Hongkong and Shanghai Bank to a city-wide masterplan for Masdar in Abu Dhabi, which aims to be the world’s first carbon neutral desert community. The way in which a building ‘touches’ the ground is equally important, and a number of projects have explored the idea of an ‘urban room’ – a flexible space within cultural or high-rise buildings, which establishes genuine connections to the outside world. Civic space can be a powerful symbol of a city – the projects on display show how urban design must address both perception and experience. Following a careful balancing act between the ceremonial and the everyday, and the needs of traffic and pedestrians, the practice’s design reclaimed Trafalgar Square in Central London as a civic space for London and a national venue for public events. Similarly in Stockholm, the Slussen masterplan restores an important waterfront site as a truly public space. The aim is always the creation of sustainable, enduring urban quarters that reflect a sense of place – as Hong Kong’s cultural life is transformed by the West Kowloon Cultural District, Foster + Partners’ masterplan ensures that this developing urban quarter is a new, yet familiar piece of Kowloon, generated by the same urban DNA.


展場分區主題 2 文化和市民 Culture and Civic


在福斯特所執行的許多文化設施方案中,皆包含兩項目標,包括博物館本身的改造以及其周圍環境的活化。法國尼姆的當代美術館改建計畫就是一個絕佳的案例。計畫緣起一項政府政策,透過改造,一座建築不僅開啟了古代和現代建築風格間的對話,還可以作為活化一個城市人文精神與實體風貌的催化劑,為人們帶來深層的文化體驗。桑斯伯里視覺藝術中心集公共和私人空間、教育和文化活動於一座輕巧,靈活的建築體內。同樣,英國的賽吉蓋茲黑德音樂廳和美國達拉斯的溫斯皮爾歌劇院的觀眾席與廳院設計既是一處享受表演的藝術殿堂,又是開放的公共市民空間。
這些計畫還包括一系列針對歷史建築的當代新增與擴建設計,如波士頓美術館的美洲藝術館和倫敦大英博物館的大廳。一連串計畫還包括位於柏林的德國新國會大廈的改造工程,其強調了實事求是與透明的價值觀,建築的玻璃穹頂成為柏林的新地標,其象徵了德國嚴謹的民主進程和這座建築所要表徵的強烈環保主張。德國國會大廈成為能源永續的建築典範,它的電力能源來自可再生生物燃料以及精煉植物油的回收熱能發電,該系統遠比消耗石油燃料來的環保,可減少94% 的二氧化碳排放。

Many of the practice’s cultural projects have been driven by dual imperatives – the transformation of a museum, along with the regeneration of the surrounding area. The Carré d'Art in Nîmes, France shows how a building project, backed by an enlightened political initiative, can not only encourage a dialogue between ancient and modern architectures, but can also provide a powerful catalyst for reinvigorating the social and physical fabric of a city. A new building can create opportunities for people to engage with culture in its widest sense. The Sainsbury Centre for Visual Arts brings together public and private, educational and cultural activities within a single lightweight, flexible enclosure. Similarly The Sage Gateshead and the Winspear Opera House in Dallas combine state-of-the-art auditoria with accessible, welcoming public spaces.
The practice has also designed a number of contemporary additions to historic institutions, such as the Art of the Americas Wing at the Boston Museum of Fine Arts and the Great Court at the British Museum in London. This strand of the practice’s work embraces the transformation of the Reichstag, the New German Parliament in Berlin. Emphasising values of clarity and transparency, the building’s glazed cupola is a new landmark for the city – a symbol of both the rigour of the German democratic process and the building’s radical environmental agenda. The Reichstag provides a model for sustainability by burning renewable bio-fuel – refined vegetable oil − in a cogenerator to produce electricity: a system that is far cleaner than burning fossil fuels and has resulted in a 94 per cent reduction in carbon dioxide emissions.


展場分區主題 3 公共建設 Infrastructure


公共建設經常面臨技術和規模方面的挑戰,福斯特設計的機場、鐵路車站和橋樑證明了體現建築藝術和永續使用為一體的設計原則,無論規模大小皆貫穿於每個計劃當中。倫敦的千禧橋和法國的米洛高架橋體現了既嚴謹且優雅的人類建築如何在經濟、社會及環境方面所展現的強大影響力。
斯坦斯特德機場挑戰了傳統機場規劃的通用法則,嘗試將建築「上下顛倒」,其輕質屋頂可以地輕易達到防雨和採光功能。能源高效使用,在偏鄉之處謹慎處理環保問題並讓能源有效使用,在保持技術先進的同時帶來最簡單便利的操作使用與體驗,斯塔斯特德的設計已被全球機場規劃師和設計師們廣為採用,這一明確和移動便利性模式,在香港和北京進行了更大規模的演繹。最近約旦的阿利亞皇后機場和現在的科威特國際機場,在沙漠炎熱的氣候條件下,兩者都採用了高效的被動式模式以減少機械冷卻需求。按照此邏輯,維珍銀河太空港開發出了一種全球率先使用的建築形式,保持操作簡易和高效率的使用。該太空港位於新墨西哥沙漠腹地,其設計既使能源得以高效運用,並敏感的回應周遭環境的狀況。

Often technically challenging and vast in scope, Foster + Partners’ airports, rail stations and bridges exemplify both the art of architecture and the principles of sustainability that underpin every project, regardless of its size. The Millennium Bridge in London and the Millau Viaduct in France show how a seemingly discreet, graceful intervention can have a powerful impact, economically, socially and environmentally.
Stansted Airport challenged all the accepted rules of airport design. By turning the building ‘upside down’, the lightweight roof is freed simply to keep out rain and let in light. Energy efficient, environmentally discreet within its rural setting, technologically advanced yet incredibly simple to use and experience, Stansted’s diagram has been adopted by airport planners and designers around the world. This model of clarity and ease of movement has evolved at a greater scale in Hong Kong and Beijing, in the recent Queen Alia International Airport in Jordan and current Kuwait International Airport, which both employ efficient passive forms that reduce the need for mechanical cooling in the intense desert heat. Developing this logic for a new type of building – a world first – the Virgin Galactic Spaceport resolves similar issues of legibility and efficiency. Lying low in the New Mexico desert, its design is both highly energy efficient and sensitive to its surroundings.


展場分區主題 4 摩天大樓 High-rise


在都會區中,能源消耗和人口密度之間的關係是至為重要的。最低密度的城市,毫無計劃地擴張,將導致巨大的人口平均能源消耗。而天平的另一端,非常高密度的城市,卻擁有相對較低的能耗水平。作為應對快速的城市化和人口增長,1989年我們為東京海上的千禧塔而提出的方案,是一個應對城市擴張和嚴重陸地資源短缺帶來社會和環境挑戰的適時解決方案。
自上世紀80年代香港上海匯豐銀行大樓設計開始,福斯特就一直致力於重新界定高樓的本質,並探討如何透過這些大樓建築回應城市的文本與精神,同樣重要的是生態節能的規劃,其核心要務是是依靠自然採光和通風系統,包括德商業銀行大樓,還有位於倫敦暱稱「小黃瓜」的瑞士再保公司大樓及位於紐約的赫斯特公司總部,成為首批環保節能大樓的典範。這些方案實踐了早在1971 年由富勒博士所提出的「氣候辦公室」理念,其主張自然環境和工作空間的融合,這也說明了事務所致力將永續理念與建築方案結合的努力已經超過50 年。

There is a crucial relationship in urban terms between energy consumption and density. The lowest density cities, those that sprawl, are huge per capita energy consumers. At the other end of the scale, very high density cities have relatively low levels of energy consumption. Responding to rapid urbanisation and population growth, the practice’s 1989 proposal for the Millennium Tower in the waters of Tokyo presented a timely solution to the social and environmental challenges of urban expansion and acute land shortages.
Since the design of the Hongkong and Shanghai Bank in the 1980s, Foster + Partners has continued to redefine the nature of the tower and to explore how it can respond to the context and the spirit of the city in which it stands. Equally important is the ecological programme. Central to this concern is the reliance on natural systems of lighting and ventilation, demonstrated by Commerzbank – the world’s first ecological office tower – 30 St Mary Axe and Hearst Tower. These projects extend ideas initially raised with the Climatroffice, a theoretical project undertaken with Buckminster Fuller in 1971, which promoted the integration of nature and the workplace – they demonstrate how the concept of sustainability has remained integral to the practice’s work for more than fifty years.


福斯特聯合建築師事務所歷史


1963年,由諾曼•福斯特,溫迪•福斯特,溫迪的妹妹喬琪・沃爾頓以及理查德•羅傑斯和蘇•羅傑斯成立「四人組」工作室。當時,喬琪・沃爾頓是唯一合格的建築師。1967年,該工作室解散,諾曼和溫迪・福斯特成立了福斯特聯合公司。由於當時工作少之又少,他們幾乎要離開英國,打算移居北美或加拿大。然為,還好受到工業界的歡迎,這是傳統上建築師不參其中的行業 ,他們得以生存。從位於考文特花園的小小辦公室開始,1971年搬到費茲羅街由福斯特自己設計的辦公室。早期推出的建築案,如信託金控大樓,弗雷德•奧爾森中心和IBM公司總部,在工作場域的設計上,展現了具有民主開放思維的概念,它著眼於社會現實,而非過去。這樣的想法,十年之後為福斯特聯合公司贏得了香港上海匯豐銀行的設計大賽。該計畫促成香港辦公室的誕生,至今依然是事務所規模最大、歷史最悠久的國際工作室之一。 1981年,隨著公司的增長,福斯特聯合公司搬到了更大的位於大波特蘭街的辦公室。

1990年,福斯特聯合建築師事務所成立,並從大波特蘭街搬到了福斯特設計的河畔工作室。辦公室位於巴特西區,是特別為建築事務所設計的多功能空間,60米長挑高二層樓,並俯瞰泰晤士河。在過去的二十年裡,這個總部已成為一個綜合園區,除了六個主要設計辦公室, 還有工程設計、室內設計、都市規劃、研究、工業設計、項目管理等專業團隊以及諸多不同學科的支持團隊。今天,福斯特聯合建築師事務所是一家全球性事務所,其國際團隊由1200名員工組成,遍布世界六大洲。

福斯特聯合建築師事務所的建築作品,已獲得超過675個獎項,包括RIBA Stirling Prize, Aga Khan Award 建築獎,以及國際摩天大樓獎。諾曼・福斯特爵士已獲頒無數國際重要榮譽包括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the AIA 金質獎(AIA Gold Medal), 皇家建築金獎 ( Royal Gold Medal for Architecture),1999年並獲頒終身爵士勳位。


展覽資訊:
展覽日期:2014年9月27日至2015年1月18日
展覽地點:高雄市立美術館104,105展覽室
指導單位: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主辦單位:高雄市立美術館、英國福斯特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文字提供/高雄市立美術館;圖片提供/ Carolyn Djanogly, F+P,高雄市立美術館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安藤國際 吳宗憲】韓國K-DESIGN AWARD榮獲一金三winner獎 活動報導 這些遊戲超好玩!!培養專注力與記憶能力...家長們請筆記!!│大寫出版 賦新台客時尚 揭開《昭慧波特:神秘的佛法石》真相,1-7集輪番上映中│漾傳媒 西班牙鬼才再創經典 打造優質聆聽空間 哪ㄟ安呢?昨天還在旱災,今日已在淹水! 屏東十大伴手禮出爐!7/26屏東中山公園展售 裝配MEMS慣性感測器的實用方法 穿梭美加影音直擊尼加拉瀑布 【影音】林子盟:教育部非得要學生都「凍未條」才要關心? 庇護工場「枝枝」文創新風貌「貓頭鷹」守護身障朋友 「瘋迎王」掀熱潮!民俗廟宇文化「講古說傳統」 掌中風雲會6/24日起台南、台中、台北廟口大拚場! 10/31前拆除全市公園老蔣銅像!制憲改國號台南隊陳情府會 【影音】十八銅人電影宗師郭南宏回顧影展暨文物特展 「日本津輕三味線」音樂會周六in高雄物產館 【影音】「透明革命-轉型正義在高醫」Day1夏日狂潮 715解嚴紀念日!民報之聲《獄外之囚》受難家屬「現聲談」 秋遊日本北陸趣 直擊名城名園高山祭屋台
大家都在看
本週10/20-10/24高雄徵... 「沒有番茄醬」砸店長蛋堡 女子遭... 疫苗限打令! 公費資格突遭取消 ... 12星座本周愛情吉日吉時(10.... 「白陽聖廟」在台中 盧秀燕:歡迎... 台積電發「做6給7」日薪搶人 南... 他們都有後台!你想不到的明星家庭... 快新聞/淘寶店家回「台灣是獨立國... 五月天第2支破億金曲 王大陸意外...

首頁 設計空間 福斯特聯合建築師事務所-台灣首度主題特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