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雙月刊 第15期 十月號

〈短篇小說〉雙月刊 第15期 十月號

〈短篇小說〉雙月刊 2014-12-07 10:49

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

並不是要說近來沸沸揚揚的世紀戀曲,明星的情愛分合,八卦到底也就是幾聲驚呼或嘆息,才子佳人的身影鑽出了現實的縫隙,永遠是「他」的故事,第三人稱,不會是任何一個「我」的版本,茶餘飯後,你很難真的為誰心疼。返歸小說文本繼續低頭爬梳,心卻經常是酸的,那些藏在字裡,難以言明又遠近飄忽的心緒,經常沒來由地冒出芽刺,感覺到疼才警覺被觸碰到痛點,像被柔韌銳利的紙邊劃過,手指那一抹微不足道卻碰不了水的傷痕,或許,講不出口的總是來不及的追悔與更多的思念。郭強生〈斷代〉裡的老七與湯哥,三十年情誼成不了戀人亦做不成家人,卻在悠悠人世相濡以真情,從對坐麵攤相看一碗熱麵蒸騰的白煙,到獨自面對廁間鏡面的迷霧,那繚繞在心頭,看不清的,總是牽掛。陳淑瑤〈木下靜涯〉,女子倚靠高樓露台,被一夜裡的山行者勾出了追蹤的興致,心底盤旋而上的卻是父親歷歷在目的身影,靜謐的山徑遠燈,映出思念的光暈。香港作家伍淑賢的〈古古〉則鋪陳了一段故作疏離的惦記,遇見多年前的外遇對象,人生已然分颺,雲淡風輕的背後是多少個夜裡的放心不下?林念慈〈迷途〉與彭筠的〈老鼠不戀愛〉寫的均是父女,愛與傷害,某些生命刻度太過殘忍,執念便一直掛在那裡,停格。

 

劉梓潔以〈小芝〉回應字母H「偶然」(Hasard),設下一個愛情世界互揭瘡疤的忌妒群組,亦是執念或恨意使然,沒有命中注定,偶然也只是虛構。

第九個字母I——無人稱(Impersonnel),意圖將「我」,或者任何人稱的框架瓦解,楊凱麟提出:「文學是無人稱的,因為它總是在分子的層級發生,在『人』與角色誕生之前便已風起雲湧。」風起雲湧的是,本期共有七位小說家一齊闖蕩「無人稱」的概念迷宮,童偉格、駱以軍、顏忠賢、胡淑雯、陳雪、黃錦樹與盧郁佳,各自召喚流變如幻的文字風景,在他們的時間裡,如果你覺察到心痛,那麼屬於你的旅程也開始了。


目次】

郭強生     斷代[精采試閱]          

陳淑瑤     木下靜涯          

伍淑賢     古古          

劉梓潔     小芝          

林念慈     迷途          

彭筠       老鼠不戀愛   

楊凱麟 I——無人稱 I comme Impersonnel

童偉格/駱以軍/顏忠賢/胡淑雯/陳雪/黃錦樹/盧郁佳

【歡迎加入〈短篇小說〉粉絲行列 www.facebook.com/shortfiction.magazine。未經授權, 請勿轉載!】

熱門文章
雲林虎尾慘案…逆子凌晨突喊「人劍合一」 持刀穿胸刺死母親
雲林虎尾慘案…逆子凌晨突喊「人劍合一」 持刀穿胸刺死母親

CTWANT

三重一家3口血案…妻昔買房大漲樂歪 為兒買保險考保母「計畫移民」
三重一家3口血案…妻昔買房大漲樂歪 為兒買保險考保母「計畫移民」

CTWANT

她睡眠障礙就醫,一檢竟罹「第一期肺腺癌」! 醫籲「這些人」快檢查
她睡眠障礙就醫,一檢竟罹「第一期肺腺癌」! 醫籲「這些人」快檢查

健康醫療網

57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