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設計空間 這是每個人都會想要的夢幻房子:藍屋子....

分享
文章

這是每個人都會想要的夢幻房子:藍屋子....

幼獅文化
這是每個人都會想要的夢幻房子:藍屋子....

藍屋子                       ◎蔡素芬       繪圖◎蔣依芳

室外進來的光線明亮,伴著細微的車囂,這新裝潢完成的居所,位在路口進來的巷子,十四層大樓裡的第八層, 窗前對街是一群低樓層的建築,再過去是公園,可以看到公園群樹梢的綠意,和馬路上延伸到視線遠方的高層建築。地面的聲浪與車影來到這裡像栽入土裡,徒剩一溜聲光的尾巴。稍可稱鬧中取靜。

正對陽臺落地窗的這片牆一片粉白,陽光灑進來,整個空間明亮中又顯得空盪盪的淒白,他知道需要一點裝飾,窗邊、牆邊、牆面,都需要一些藝品增加居住的氛圍。舊居搬來的小幅畫掛在廚房和臥室,客廳的這片大牆需要一幅大畫。昨天經過進口藝品行,他帶回來一只雕像燭檯,放在餐廳旁的書架上。總是這樣,只求偶遇不求刻意。有天他總會遇上一幅適合擺在主牆上的畫作。

新居離辦公室只有兩條街,走路可以解決上下班的交通問題。如果有寬裕的時間,從那兩條街之間繞到別的街去,商行林立,吃的用的,生活機能健全,他覺得自己像蝸居在這幾條街之間的宅男,除了出差,就完全生活在幾條街之間。假日的這天,他的桌上攤放的也是工作上的設計圖,在餐廳與客廳之間,是他的工作桌,像吧檯一樣的高度,坐在高腳椅上工作畫設計圖,有居高臨下的感覺,幫助他以為自己可以以較高的角度觀看事情。雖純粹像是一種心理作用,卻確實讓他可以專心思考設計圖的完美性。不管畫在紙本上或電腦板繪畫,他所畫的3D立體空間圖都一絲不苟,他腦子裡充滿比例的規畫與空間感的想像。

做為一名空間規畫師,有時犯了一種過度透視的毛病,常常想像打穿一堵牆後空間可以變化成什麼樣子,對空間的高低也存在像對待感冒病毒般的敏感,凡是過矮的空間,他都想像打穿隔層的可能性。他搬了幾次家,這個新房子他看第一眼就滿意,腦子裡馬上動念,第一眼就透視阻隔的空間可以做什麼變化,規畫成為可以放鬆心情,坐在工作桌前就想工作的情境。

從工作的空間規畫設計公司下班,他彎到別的街道,邊散步邊找裝飾品,這街上有兩間畫廊,一間歐洲藝品行,畫廊的畫他早先看過,沒找到合意的,這天他走進藝品行,這是來了數次的商行,商品常常更新,不乏好貨,過去在這裡買過燈飾和大小雕像,供客戶裝飾空間。剛才從門外他望見牆上有幾幅畫。現在他站在這幾幅畫前,老闆老胡解釋這次貨櫃運來的比較多掛毯和畫作。掛毯不適合他的空間,這些畫作他一幅幅望過去,其中一幅有著藍色門扉的建築物畫作深深吸引他,走進前院花園,那建築物像個骨董商行般,從玻璃窗就反映出裡頭豐富的物品,讓人想推開藍色的門一探究竟,而院中的花草樹木色彩鮮亮。他毫不猶豫,說:「對,我要的就是這幅畫。」他感覺到家裡陽臺投進的陽光把畫中花園的樹木和建築物都照亮了。

這幅畫第二天就運到家裡,老胡請工人將釘子釘上牆,兩位工人扶著厚重的畫框將畫掛上去,那一刻,他感到家的完整。一片牆因大幅畫而有了生命。一個家因一幅畫而有了精神的重心。從他工作檯的角度望上去,一邊是畫作,一邊是陽臺,做為空間設計師,他確認這個空間對他而言完美無瑕。

他常手捧一杯咖啡,坐在沙潑上欣賞畫作,畫中花園的深處,屋子的後方,似乎還有一片更大的天地。這樣算是滿足了他對一幅畫的想像,延伸空間的存在讓畫作有生命,這應是一幅畫可以達到的最大滿足感了。

白天雖在設計公司,有時去拜訪業主,有時撥空去看家具展示,了解裝潢素材,他常去看的是燈,以為燈具對空間特別有畫龍點晴的效果,一盞適合的燈飾會使整個空間的感覺產生不可思議的個性。

這天他又去看燈,為某個設計案空間裡所需的十二盞燈尋找靈感,這家燈具行有許多水晶燈,複合在古典線條雕飾的金屬燈架,也有現代式的不鏽鋼造形骨架,膠板與玻璃合組出很後現代的風格。吊燈、罩燈、壁燈、立燈一應俱全。他找造型線條簡約的現代風水晶燈,卻在一排立燈的角落看到一個可轉彎角度的投射燈,只是一個很簡單的喇叭形燈罩,聚合出的燈光很有投射效果。他當下將燈買下扛回家。

這立燈不大不小,容易置放,可放在家裡的任何房間,燈罩可任意轉彎投向任何角落,最理想的地方是放在客廳的角落,炫目的鹵素燈光帶著彩亮的光芒投射向目標物,他轉動它投向他的工作桌,投向沙發,或投向桌角一具小小的女性雕像,最後,它將燈投向牆上那幅〈藍屋子〉畫作,屋子的藍和花園的花色都像塗上一層光澤,整個鮮活立體得像要跳出畫框。心裡像受到一記鼓擊,突然明白這光線是為了那幅畫而存在,他完全不需要在天花板加設投射燈,這個立燈以略彎的身柱像拋擲般的把喇叭燈罩中的光源投向那畫,成為客廳裡一條自然流暢的拋物線指向那畫。也好像是一條光之線將空間劃為兩半。

白天,他開燈,注意到燈光的中心點剛好投射在藍門的門把和門環上,那以獅頭為造型的門環閃著古銅的色澤,夜晚時燈光一投射,門環閃的是金光,他感到很稀奇,而燈光都不打時,門環十分暗淡,像睡著的獅子,在花園的綠葉掩映下並不特別搶眼。

有個夜晚,幾個朋友來家裡喝酒聊天,對他的空間表示讚賞,每個人都站在〈藍屋子〉前觀看良久,深受吸引,還講幾句讚美的話,以為畫作出自哪位大師之手,大家湊前到畫面右下角看外文簽名,是個名不見經傳的人。他說:「這幅畫可能是歐洲跳蚤巿場流出來,給蒐購者賣到藝品出口商,跟著二三流甚至不入流的藝品堆在貨櫃裡流浪到這附近的藝品店,剛好適合這片牆而已。」

「歐洲畫作多如牛毛,地攤貨也有珍寶,只要符合自己需要,又不必花大錢,就是撿到寶。」有人說。

也有人說:「應是畫家多如牛毛,我們所認識的只是其中幾根特亮的毛色,不能說其他的就不值一看。說不定這幅是名家之作,給不識貨的流落到一般巿場。」

大家雖討論畫作身價,但沒有一個人精通藝術鑑賞,只對那畫作頗有好感,便藉題發揮,說不定是因來到他的新居,享受了他的美食美酒後,不得不說的客套話。他的設計師同行,彼得跟他一樣注意到燈光投射後,那彷彿自己會發出金光的門環,在畫作裡只是一個小物件,卻成為視覺的焦點。彼得讚美:「這畫師是自己磨出色粉的吧,這麼細緻,是把金沙磨進粉裡了嗎?」

彼得大半時間飲著酒時,就盯著畫作,臨別前終於說:「哪天你這牆上要換畫,就把它賣給我,我可以以兩倍價購買。」

這真是個好生意,才買幾天就有人出雙倍價。

「彼得,你沒喝醉吧?」

「沒有,完全清醒。」

「你為何喜歡那幅畫?」

「覺得它有光,就像喜歡一個女孩,是因為她有光有吸引力,這是欣賞角度的問題,也是沒有道理的,就是喜歡。」

那個道理也許潛藏在個人的品味中,彼得的回應只是證明了他倆的品味接近,而彼得不惜付出代價。還好他們沒有同時喜歡上同樣的女孩,否則他也許打不過彼得的豪氣。但無論如何,起碼他現在可以哂笑彼得:「怎麼樣?這畫在我手中,你就乾瞪眼吧!」

眾人離去,夜深人靜,耳頰酣熱,彼得對畫作的迷戀眼神令他得意自己的眼光。這麼寧靜的夜裡,馬路上的車聲已細緻得像條線般在這空間浮移。他站在畫作前,腦中擺脫掉彼得的貪戀眼神,他獨自注視畫作,獨享畫作的美麗色彩,花朵彷彿在輕微的綻動,他伸出手,觸撫花朵,花朵靜冷,手指只感受到畫布的紋理與色塊的厚度,並不如他想像中花朵以細緻的動作綻放。他心想,酒喝多了,竟作瘋了。他的手移到門扉上的門環,撫觸門環投出的金色光澤,又移到門把,就算酒瘋也罷,這幅畫是他的,他有權撫摸畫作的每個地方,這金色獅頭手把多誘人,彷彿一打開,裡頭就會閃出更多的金色光澤。

他手指才碰觸門把,門把卻是動了。莫不是酒精發生作用令他暈眩,他又扳動門把,那門便大剌剌開啟,一股旋風式的吸力將他吸進門,也像一股推力,他一瞬間發現自己站在門內,面對的是一間像陳列室般的大廳,四周牆壁都是半高的立櫃,上頭擺滿各種物品,他再眨一眨眼確定眼前景象,發現雖然自己耳頰還有酒熱,但景象確實是個陳列室,雖然他不了解自己是如何走入畫作那比自己小好幾倍的門扉。他走到最近的陳列物,一只銀器水瓶,觸感冷硬,這是真的,非幻覺。

他再撫摸其他物件,大大小小的瓷碗、造型殊異的銅製燭檯、有鐘錘晃動的座鐘,那晃動的樣子令空間很詭異,好像有一陣一陣輕微的風鬼魂般飄動,他想看看這房裡還有沒有別的東西會動。他往另一個開著的門走去。

看來像是臥室的地方,開著的櫃子裡有一長排的服飾,像演戲用的戲服,色彩都很鮮豔華美。再走入另一間,也是堆滿器物,像是儲藏室,它有一條通道連到廚房,廚房的另一道門通向後院。廚房的爐子是電爐,爐架上有一隻茶壺,而木製的櫥櫃是鄉村風,開架的部分放了許多茶杯。這不是個老房子,但也不是多新穎的現代房子,儲藏室與主廳的器物看來又像是許多許多年前,已經入土的人生前在用的東西。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房子?他走到後院,樹木茂密,葉綠花紅,好像有園丁照顧似的,卻不見半個人。

前院和後院間有道柵門,他在後院待了一下,樹林的後面似乎很空曠。他又走回屋子,隨手拿起水壺邊的一個杯子,從水壺裡倒出水來,剛才和彼得他們酒喝多了,喉嚨乾,好想喝水,但不確定這水能不能喝,拿到鼻前聞了聞,没特別的味道,淺嚐一口,是水,甘美。他拿著那杯水,往前廳走,一切擺置整整齊齊,櫃上和物件上都沒有灰塵,這是一個虛假的地方嗎?可是手中那杯水是真的,鐘錘也在晃動,這水的甘美很像某個礦泉水品牌的水質,他一口飲盡,喉嚨感到清爽多了。這回他好奇前院,或許有人在前院,他扭開前門那個和門外一模一樣的獅子頭下的門把,手一推開門,眼前一陣暗後是道亮光,眼睛瞬間改變受光,眼皮感到沈重,但慢慢看清了眼前的景象。

這是他家,客廳裡還點著燈,外頭的街道是暗的。他是從夢中醒來嗎?他躺在沙發上,剛才的景象是一場夢嗎?他坐起來,發現手裡緊緊拿著從藍屋子廚房拿出來的杯子,像是錫製的,杯身閃著銀光。他不禁背脊挺直,心裡一陣涼。

將杯子放在廚房的流理檯上,聽到杯身碰觸流理檯人造石時發出清脆的碰觸聲,這邊和剛才那邊好像透過這聲音串連起來了。他卻恍恍惚惚心神不寧。擰息客廳的燈,想將剛才的景象阻絕於黑暗中。他摸黑走回臥室,希望這一切都只是一場夢而已。

深沈,如在水中,泅出水面,呼吸暢然開通,他睜開眼睛,清楚明白自己從一場深眠中醒來,也清楚知道心裡掛意的是什麼。他不急不徐到浴室盥洗,換一身乾淨舒適的衣服。他要清楚自己是像平時那樣過著清晨的生活。他走到廚房打開冰箱,拿出土司,放入烤麵包機,以咖啡機泡一杯咖啡,每個動作都是平時的動作,將早餐做好放在桌上準備享用前,他終於轉身面對昨晚放錫杯的流理檯角落。

是的,那杯子在角落發光。

他一邊用餐,一邊凝視那畫,也凝視客廳另一牆的鏡子中反射的自己,長相和昨天一模一樣。但他感到自己的內在器官也許在變形長成一頭怪獸來,只不過仍以舊皮囊包裝著罷了。

出門上班時,他將錫杯放入公事包,裡頭還有他的設計圖。從走入辦公室那刻起,他感到不踏實,好像自己已經不是原來的自己,他坐位子上,不時摸摸公事包裡的錫杯,證明錫杯確實存在,去茶水間或廁所回坐位,也要摸摸錫杯,中午吃便當,他特地買平時吃的那種,確定目前所存在的這個空間是真的,到走入會議室,設計師聚集起來聽業務報告,投影幕升起的速度仍是慢慢的,足以讓人打兩三個哈欠,有人在咖啡機那裡沖泡咖啡,一切都是確實存在的。他心神不定熬到下班,多走了幾條街,這都是平時會走的街,一一檢視這些街道的店家跟日常一樣運作。走入一家日本料理店,坐在平時慣坐的位置,和老闆寒暄,點愛吃的鰻魚飯,伸手摸摸公事包裡的錫杯。還在,冷硬的觸感,杯身的弧度詳述了杯子的樣貌。

一直到回到家,他取出錫杯,放在客廳茶几中央,他坐在自己的長形工作桌,望著那杯子,再望望畫,這一切如此不可思議,使他萌生再一次試驗真實性。他走向立燈燈光投射所在的畫,伸手觸摸那金光閃閃的手把,一推,瞬間,身子一陣輕緩的顫動,他就置身在上回一模一樣的場景,這裡仍是白天的景象,時間感停留在畫中的白晝時分,鐘錘仍晃動,他走過臥室走過儲藏室,來到廚房,又到後院繞了一圈,一模一樣的花草樹木,回到廚房,爐上的水壺仍是同一隻,而爐邊什麼也沒有,原來的錫杯已被他拿走。

他拿起那隻壺,來到主廳,隨手又拿了一隻展示檯上的銅製長型燭檯,走向大門,扭動門把。與上次一樣的經驗,眼前先是一陣黑,接著便感應到自己家裡的光線,仍然是躺在沙發上的姿態,一隻手裡握著茶壼和燭檯。

他坐直身子,撫摸這兩樣東西,感覺物品的質地,靜默的注視,內心感到無限的孤獨,這個奇幻般的遭遇,竟沒有一個人可以分享。是他私心裡,覺得還不到分享的時刻,這該是個祕密。

幾天後,他將那燭檯和茶杯拿去買這幅畫的藝品行,問老闆老胡可曾看過這樣的東西,老胡仔細端詳兩個物件,說:「這燭檯滿像中世紀時代歐洲教堂裡的用品,茶杯又像東南亞錫產地的用品,做工相當講究,似乎手工打造,和現在的機器生產不同。這東西有來歷。相信是藏家的東西吧?」

老闆的說法使他心中遲疑,問:「可以在你這裡寄賣嗎?看有沒有行家有興趣?」

「這應該拿到骨董行寄賣,我這裡只是一般的藝品,放這兩樣太尊貴了。」

老闆不知道他從這裡買走的畫帶給他的驚奇體驗,這兩件物品本出於他店裡的畫,他想把物品放在這裡,等待有緣人。

「不如就放在你店裡,看有沒有人有意思,賣不賣得成都沒關係。」

老闆堅持那是骨董店裡的東西,不肯收,只替他介紹了一位骨董店朋友,說可以拿去那裡估價。

基於好奇,他來到骨董店,骨董店老闆掂著物件,沈思至久,追問物件來源,他只說,是朋友相送,覺得用不著,來估個價看有沒有巿場。老闆說:「沒看過這樣的東西,很難估價。若不反對,就放在店裡,給有興趣的客人自己出個價。」

過幾天,那老闆來了電,有客人要了那燭檯,開了數萬元的價。這讓他感到很驚嚇,有人意願買下那來路不明的器物,那麼到底藍屋子裡的東西有多少價值,又是什麼時代的呢?

為了解謎,他又數次進入藍屋子,每次去就提一隻大提袋,袋裡塞滿物品即刻離開。每次屋子都悄無聲音,卻一樣一塵不染,在那空間,他感到缺乏存在感,但看到花園的花有凋謝有新生,卻又詑異不已,在這裡仍有自然界的時間感,那麼為何每次進來都是畫面上的白天,而晃動的鐘錘所指示的時間也都是三點。下午三點,那就是畫面時間,也是藍屋子永恆不變的時間。

他將數次進出所蒐集的物件放在客廳裡新裝設的展示架,某個周末夜晚,他又請彼得等幾位好友到家裡喝酒,這是他們維持友誼的一種規律,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到他的窩裡東聊西扯,主要是他單身一個,空間自由。

友人也很輕易發現他新設的展示架,玻璃層架放置形狀大小不一的瓷瓶、木雕品、漆器和近乎如水晶般透澈的玻璃杯器。有人就問:「你哪裡搞來這些東西?」

彼得對那些展品仔細端詳,說:「這些東西的工藝性不俗,樣式也不是坊間的商品,應該有點來歷吧?」

「你看這些值錢嗎?」他問,他知道彼得識貨,同是設計界好手,對藝術品有一定程度的見識。

「值錢,看來源如何,也有可能身價不凡。不會是國寶吧?」

「國寶?隨便拿得到啊?這些不過是我一個親戚寄放的,要我好好保管,我就鎖在展示櫃裡。」

彼得問:「親戚是商人?」

「要這麼說也可以,跑船的,跟商船四處去。」

「難怪,是滿有見識,帶回一些寶物。」其他朋友說。

雖然他胡謅了一個跑船的親戚,但證明了朋友們對這些物件價值的認定。他現在像個飄浮的人,在兩個空間進出,可以把那個空間的寶貴東西帶到這個空間來。他想起,不如自己來開家高檔藝品店吧,貨品不必多,但求有緣人,他好奇什麼樣的人對從藍屋子帶出來的物件有興趣。

兩個禮拜後,他在附近常去的街上找到一家小小的店面,他根據藝品行老胡的指導,跟一些藝品品質較高的進口商進了大部分的商品,留一個專屬的特製櫃子,噴上藍漆,擺放藍屋子拿來的物件,這藝品店只能算是他的兼差,他雇請一位年輕男助手,在下午三點鐘開店門,店就叫「三點鐘藝品」。他下班後過來,九點前後離開,讓助手照顧藝品行到夜裡十點打烊。假日時,則待更長的時間。凡是想買藍櫃子裡的物件的,人物都特別注記,願意留下客戶資料的,也詳加登記購買的品項和金額,不願留資料的也不強求,但會大略記下長相性別外觀等。

經營「三點鐘藝品」三個月,藍櫃子區的供貨還不虞匱乏,每次他進入畫中的藍屋子,光儲藏室的物件,就似乎源源不絕的,他怎麼拿,物件仍堆疊滿室。另外是這區的商品價格高,來店裡的真正行家不多,通常靠直覺的美感和可親的價格購買,願意買藍櫃子區貨品的客人較少,但通常品味與財力等高,會對貨品來源詳加追問,他多半說是國外商行帶回來。助手也不疑有他,因為藍櫃子區的貨品都是他親自帶來,而其他區的貨品是藝品進口公司送來由他們挑選。買藍櫃子區貨品的客人有些會常來看看這櫃有什麼新進貨,或者問問他有沒有什麼樣的物件,他會在進入藍屋子時,特別留意能不能發現客戶指定的貨品。而他的設計師朋友們,耳聞他兼差開店賣藝品,也偶爾來看看他店裡有無他們的設計案中用得上的品項。這樣一個經營商店的門外漢,在這條熱鬧的街上也逐漸受到矚目,維持一個往上升的營業額。

而更可怕的是,有些物件,他標很高的價格,也能遇上有緣人將物件帶走,這是完全沒有本錢的生意啊。夜裡他坐在家裡看著〈藍屋子〉畫作,鹵素燈星燦的投射光下,畫作宛如夢境,他的遭遇亦宛如夢境,畫中的金色手把,和手把上端的獅頭門環,閃閃發光,不可思議的兩個空間的交界,為他帶來財富。他賣了藍屋子裡的物品,算犯法嗎?那邊空無一人,法律存在嗎?他只是很想知道誰會喜歡上藍屋子的物件,他們買走了藍屋子的物件, 生活會有什麼變化?這也是他要留下客戶資料的原因。他懷疑,這幅畫作是否也是藍屋子流出來的,世上真的有這樣一座藍屋子嗎?畫作怎麼會輾轉來到老胡的藝品店,老胡的藝品店還有什麼奇寶?

有了這想法後,他又陸續去老胡那裡買了些看來奇特的藝品,但帶回家後沒發現什麼特別之處,倒是老胡以為他有了自己的藝品店還往他店裡買藝品,再奇怪不過了。他只說:「本業是設計師嘛,看到適合某種空間的物品,就會想搬回家。」他將家中的一個空置房間拿來當儲藏室,放置這些買來的藝品,和陸陸續續從藍屋子拿出來的物件。

有天,有個窈窕的小姐,短髮俏麗,短裙迷人,帶著墨鏡,來到店裡,她巡視了一番店裡的藝品,然後摘下眼鏡掛到鵝黄色棉T胸口,看了一會藍櫃子區的物件後,問說:「請問有門環嗎?」

「門環?」那天周六下午,店剛開,三點,他坐鎮在店裡,聽說要找門打,他直接問:「哪一種門環?」

「我一直在找造型特殊的,最好是獅子頭門環?」

「哦,特殊用途?現在的房子很少用門環。」

「新家的布置,有扇復古門的設計。」

小姐講話不疾不徐,但聽得出很想找到理想中的門環。

「大概希望在什麼價格帶?」他試探性的問。

小姐正眼瞧他了,而他正好可以將小姐看個仔細。細眉,櫻桃嘴,微有鳯眼,輪廓有形,鼻子小巧,大耳垂吊著鋼圈耳環。古典中散發時尚感。

小姐說:「沒有價格限制,你開什麼價就什麼價,如果那正好是我需要的。」

「很貴也沒關係嗎?」

「要貨先看到滿意。」

那小姐離開的身影輕巧俐落,一轉身像風一樣消失在門前,他追出去,在她背後說:「小姐明天下午三點後來看貨吧!」

那小姐說好呀,很快走入逛街人潮,一溜風般消失。

那天店裡來了不少客人,周末總是這樣,消費者逛街兼採買,來店裡的客人買的大都是一般的藝品,藍櫃子區一件也沒賣掉,畢竟這區標價高,賣一件就足以支付店面一個月的開支,有些特別的物件,他還擺在家裡的儲藏室惜售。

忙到回家倒頭就睡,隔天一早一睜開眼,那位短髮小姐的俏麗身影浮現腦海,快速盥洗,用過早餐,從工具箱裡拿出兩支不同寬度尺寸的起子和鉗子放入褲子口袋,隨即來到畫作前,伸手按住門把,注視門把上的一對獅頭門環,多少次他進入這門,從來只推門把,門環對這房子來講,只是一個裝飾物,連當響叩的功能都用不上,因為裡面沒人。

他推門而入,裡頭依然空無一人,為了確定門內的同款門環可以取下,他毫不浪費時間的把褲子口袋裡的所有工具掏出來,放在門邊的櫃子上,連昨天就放在口袋裡的手機也放在櫃子上,口袋清空,方便他蹲下來研究如何拆內門的門環。這是個特殊的房子,有門把還裝門環,而且內外門都裝,每個門環都是兩個螺絲釘釘上去的,要拆並不困難,他挑了寬度較小的那把起子,轉動螺絲,一下子就拆掉了一個門環,連鉗子都用不上。拆下另一個門環後,門上只剩四個螺絲洞和原來的把手。他將四個螺絲放進褲子口袋,將起子和鉗子也放進口袋,門環拿在手上,急著想試看看少了門環的把手能不能推開門。手一扭動門把,眼前先是一陣黑,又是一陣亮,他知道他回來了,而手中仍緊緊握著門環。

坐到工作桌,將注意力放回新接的一個展演空間設計圖,先畫了一個空間分區的草圖,再就主展區想一些細節,時間也就一點一滴過去了。自己動手製了簡單的三明治午餐即到店裡,和助手碰面,並將帶來的金色獅頭門環以絨布擦亮,找到一個精緻的禮盒,將門環置入,四隻螺絲也裝在一個套袋裡,放入禮盒襯底的緞布下。

準三點,店面開張,展示架上的燈光投射在物品上,燈光彰顯藝品寧靜的質感,三點零五分,俏麗的短髮小姐戴著墨鏡如約前來。進店後,她摘下墨鏡,他捧出禮盒,那對門環的金色光芒潤澤溫暖,獅頭毛髮栩栩如生。那小姐驚叫了一聲,說:「對,太完美了,我要的就是一對像這樣的門環。」他隨口給了一個百萬價格,小姐二話不說掏出黑卡,刷卡了結,即提著那禮盒煙入街上人群。

連年輕的助手都感到整個臉僵住了,不過是一對漆色上得很均勻的門環啊!他則懷疑是否自己不識貨賤賣了門環呢?真想拆下正門的門環給骨董行家估估價,但他知道正門的門環呈現在畫上,是拆不下的。真想找個人聊聊,了解一下門環到底有什麼學問。他掏手機,想打給彼得,口袋左摸右摸,沒有手機,唉呀,忘在藍屋子的櫃子上了,那時只記得把工具放回口袋,忘了手機。將店面交給助手,他得回藍屋子拿手機。

回到家裡,就直接到畫作前,伸手扭把手推門,但怎麼推都推不動,他後退幾步,詳觀畫作中藍屋子的門把和上頭的門環,一模一樣,並沒有任何改變,他再次扭動把手推門,仍然如實的站在自己屋中。

他頹然坐入沙發,又站起來走動,又試著走入畫中,一整個下午,一整個晚上,重複著這樣的動作,但徒勞無功,像魔法瞬間幻滅。

他打電話給助手,問有留下那位小姐的資料嗎?助手說,賣得時候太慌張,成交在瞬間完成,忘了請小姐留資料。他想,也許可以透過信用卡銀行查小姐資料,但銀行絕不會透露客戶個資。

他整晚打電話給自己的手機,沒有人接聽,接聽才有鬼呢,那房子除了一大堆物件,什麼人影也沒。那支手機是充飽電的,他只是要確信,即使進不了畫作中的藍屋子,那個空間還是存在的。手機有響聲讓他相信,確實有那個空間的存在。

隔天他去辦了新手機,下班後常站在自己的店門口,守株待兔般等待那小姐的身影,一日兩日,小姐沒有出現,他也每天嘗試進入畫中,仍無法進入。所有過去的經歷真的像一場夢,可堪安慰的是,從藍屋子帶出來的物件仍在儲藏室和店裡,這些物件證明了那邊空間的存在。

他吩咐助手,藍櫃子裡的物件不賣了,只做展示。然後他翻閱過去買過藍櫃子裡的藝品的客戶資料,打算開始聯繫客戶,以詢問滿意度為名,看客戶會不會透露出任何有關那藝品帶來的奇幻經驗。

他仍不斷打電話給遺留在藍屋子裡的手機,以確保那空間還在。手機仍然響了一會兒後就轉入語音留言。電池會耗盡嗎?還是像那擺動的鐘永遠停在三點,以特殊的磁場維持電量不滅。為了證明是否有特殊磁場維持電力,他維持打電話的習慣,明知最終都是轉入語音留言。

某個周末,他坐在店內櫃檯,盯著外頭經過的人影,期盼那位俏麗的短髮小姐出現。過盡千影皆不是,他百無聊賴,自從進不了藍屋子後,他一直以來彷彿魂掉了一半,做什麼事都不起勁。他把玩手機,隨手撥了一通電話給舊手機,響了十聲,等著它轉入語音信箱,卻是一個接通聲,手機聲筒傳來一聲女性的聲音,喂。他瞬間毛髮直豎,腦門充血,連同椅子跌得四腳朝天,眼光穿過助手驚嚇蒼白的臉色,落在天花板上的一片粉白,頓時周遭一片朦朧,在過度曝白的視覺裡,那聲喂像個囚銬,那邊的人聲像法令,無形無狀的把他網羅其中,他覺得自己在飛,也好像在跌落,他要手機,他要手機,和那邊對話,卻只聽到自己不斷喂喂喂,喉嚨乾緊,一片霧白。

      

蔡素芬

淡大中文系畢,德州大學雙語言文化研究所進修。歷任《自由時報》撰述委員、自由副刊主編,現任影藝中心副主任,兼林榮三文化公益基金會執行長。主要作品長篇小說《鹽田兒女》、《橄欖樹》、《姐妹書》、《燭光盛宴》、短篇小說集《台北車站》、《海邊》,編選《九十四年度小說選》、《台灣文學30年菁英選──小說30家》及譯作數本。曾獲全國學生文學獎、中央日報文學獎、聯合文學新人獎中篇推薦獎、聯合報文學獎長篇小說獎、中興文藝獎、小說金鼎獎等多項文學獎項,及文建會優良翻譯獎、廣播文化獎。

繪者簡介

蔣依芳 Yvonne Chiang

喜歡遊山玩水,用畫筆替代鏡頭,記錄心中感動。現為中國時報副刊特約插畫家。著有《手繪舊金山時光》和《手繪伊斯蘭世界》二書,並與馬繼康合著有《Ho Haiyan!跟著原住民瘋慶典》。更多作品歡迎參觀 www.funart.me

 

【原文刊載於《幼獅文藝》737期,更多精彩內容請上《幼獅》官方網站;《幼獅樂讀網》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這是每個人都會想要的夢幻房子:藍屋子.... Tiffany藍活力翻轉 「運動家」渾身是勁 I 魔術空間設計 挑戰設計極限 Tiffany藍與運動風的完美結合『魔術空間設計』 【馬士可國際設計 周泳彬】為空間創造生命故事 深情刻畫情感家居 專題 我家住紐約都會風格的美式住宅 I 魔術空間設計 陰暗老屋如何轉身為明亮簡約的「現代工業宅」?!│幸福空間 風格多元 典雅又溫馨的生活空間 20坪發揮挑高優勢 清透隔間明亮時尚 I 魔術空間設計 用愛描繪空間故事 用心打造無毒環境 專訪:【馬士可國際設計】周泳彬 頑味大空間The amusing space 來杯咖啡吧!發現歐洲鄉村哈修達特山城 I 魔術空間設計 【弄木人文空間 莊舒云、劉文婷】2019 K-DESIGN AWARD 雙項入圍搶先看! 樓中樓舊屋翻修:格局、動線都不符居住!用犀利簡約手法,拯救不良格局 『魔術空間設計』 美式風格室內設計~25坪玩色混搭時尚『魔術空間計』 療癒系馬卡龍Loft教室,溫馨學習高效率! 『魔術空間設計』 希臘地中海風格設計 浪漫感十足天天像度假 I 魔術空間設計 老屋新顏,巧手妝點為舊屋帶來再一次的春天『魔術空間設計』 老屋變尤物!放肆玩彩蕩漾旅人心『魔術空間設計』 以無垢的日式純淨,營造生活的幸福寧靜『魔術空間設計』 【鬼怪的家】臥室空間語彙不一般 我型我塑夠經典『魔術空間設計』
大家都在看
徐睿知舊照曝光!高中同學曝「國三... 口腔腫瘤住院開刀!62歲陳昇曝最... 江宏傑福原愛傳婚變 日本人夫吐殘... 李千那一週前才剛認愛 是元介今曝... 花旗退出台灣消金業務 280萬卡... 影/采子自我宣布退出《全明星運動... 福原愛放洗澡水?金曲歌王的日本妻... 吃香蕉後喝水會拉肚子? 營養師:... 太魯閣號影像被裁切?花檢認了!但...

首頁 設計空間 這是每個人都會想要的夢幻房子:藍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