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藝文創作 「這東西……真的是人類最後的希望嗎?」《咬屍》摘文試閱

分享
文章

「這東西……真的是人類最後的希望嗎?」《咬屍》摘文試閱

馬可孛羅文化
「這東西……真的是人類最後的希望嗎?」《咬屍》摘文試閱

第一天
 
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死。
 
將小貨車停在神社境內時,他這麼想。戴心安的防塵口罩到底有多少效果不得而知,特別配給的野戰夾克標榜的氣密性又能信任到什麼地步,誰也說不準。
 
小 貨車熄火後,周遭一片鴉雀無聲。這原本就是個連加油站都沒有的小村,只有幾戶農家在此兼營以神社參拜者為對象的民宿。真叫人難以置信,即使地處偏僻,由於 過去被稱為能量靈場,還曾經吸引過不少觀光人潮。他隔著擋風玻璃望向前方,鳥居和通往神社大殿的石階,看起來都像是太古遺跡了。
 
天氣不錯,抬起頭來,看得見天空,彷彿被滿是針葉樹的山稜線切割過似的,透著高遠澄澈的藍與白,萬里無雲的晴朗。
 
他從副駕駛座上拿起小型登山包背在背上,這是基本配備之一。繞過兩側腋下後綁在身上的,是一套拆成兩半的束縛工具。帳篷、幾天份的食糧與燃料,以及組合式的合金製牢籠與緊急通訊儀器,一起放在小貨車後方的棚架上。
 
從神社大殿出發後,沿著汽車無法通行的小路再走五百公尺,才能抵達他的目的地。過去這座神社的宮司(譯註:神社最高等級的神職人員。),在流過小村的河流與另一條山中小河匯集的三角地帶,建造了一座小祠堂。從那裡渡過小河進入山區後,就是「保護區」了。
 
光是置身這一帶,就已經非常危險。儘管不確定機率多大,待在這裡而陷入昏睡的人數,確實占了很大的比例。再說,就算幸運躲過昏睡,順利進入保護區,達成目的 的可能性也趨近於零。說到底,他實在很難相信「那東西」仍有成體存活。若真如報告顯示尚有一具殘留,又是否真能找得到?即使找到了,自己有可能躲過啃咬、 成功捕捉嗎?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嘗試過,唯一知道的是,至今還沒有人成功。
 
不過,現在可不是愣在這裡想這些的時候。
 
後照鏡中晃過幾道黑影的瞬間,他幾乎同時採取行動。拔下小貨車鑰匙,塞進野戰長褲口袋,打開車門便往外衝。
 
這一連串的動作,讓偷襲者措手不及。四名偷襲者恐怕是想用包圍的方式,盡可能不拖泥帶水地搶走他們想搶的東西,沒想到目標卻以幾乎是摔出車外的姿勢衝了出來,就這麼一口氣奔過鳥居,瞬間消失在他們視野之外。

事實上,像他們這樣的「殘留者」為數不少。一旦某處被指定為「新水化地帶」,原本的居民就必須面臨強制搬遷的命運。然而,很多躲過昏睡命運的人,寧可違抗國家命令,也要繼續留在家園。雖說絕大多數的殘留者只想在此過著不受打擾的安靜生活,但當中也有不少人淪為暴徒。
 
對他來說,比起隨時可能陷入昏睡的恐懼,遇上這群以偶爾出現的入侵者為襲擊對象的暴徒,說不定還更可怕。
 
跑在通往祠堂、不到兩公尺寬的砂石路上,他回頭看了一眼。其中兩人緊追在後,另兩人大概打算先檢查小貨車再跟上來吧。貨車棚架上的東西一定讓他們以為大有斬獲,一旦發現沒有車鑰匙,肯定又會勃然大怒。
 
先追上來的兩人身上並未攜帶特殊裝備。一個人穿毛衣,另一人穿的是擋風夾克。從這身打扮看來,男人們應該是殘留此地的在地人。
 
不過,他們正在追趕自己,這是毋庸置疑的事。穿毛衣的男人雖然手無寸鐵,穿擋風夾克的男人倒是拿著看似球棒的東西。一方面為對方沒有持槍感到安心,一方面也恨自己為何未獲允許帶槍。
 
運氣也太差了吧,男人心想。他並不在乎像母親及戀人那樣陷入昏睡,所以當初才接下這個任務。然而,無論如何絕不能被殺死。如果對象是訓練有素的專家也就罷了,再怎麼說,他都不想敗在亂打一氣的外行人手中。
 
馬上就要抵達祠堂了。初春微涼的寒氣貼在肌膚上,看似黏滯,又很快朝身後飄散。最有把握的方式,是往匯流於祠堂的小河上游方向走,如此一來,就能在不碰到水 的狀況下,前往另一頭的咬人屍保護區。就算敵人是當地居民,只要進到山裡的保護區,受過訓練的自己還是較占上風,行動肯定能比追兵更迅速。留在小貨車上的 裝備固然可惜,或許還能找個機會把小貨車搶回來。
 
很快地,他就知道這想法太天真。那群人還有另一個同夥,那個男人從祠堂的方向現身,手中拿著十字弓。
 
若能朝敵人衝過去就贏了。才剛這麼想的下個瞬間,搭在弦上的箭已朝他發射。他一邊跑,一邊將身體傾斜了五十公分。接著,那支箭不偏不倚射在剛才他身體所在的位置。那不是比賽用的箭,是用來狩獵的,而且敵人技術相當高超。在他衝過去之前,肯定會被下一支箭給射穿。

他轉過身。必須盡可能遠離對手的射程距離。很快地,後方兩名追兵也趕上了,遠遠還能看到跟在他們身後的另外兩個人。
 
沒有時間思考判斷了,他很快便做出決定。脫下防塵口罩,在砂石路上左轉九十度彎,一口氣朝河川的方向衝下斜坡。無論選哪一邊,生存機率一樣低到不能再低,既然如此,至少不要讓生命葬送在他們手中,而是由自己決定。
 
一切就要結束了。
 
他衝進河裡,為了防止背後中箭,趁著意識還清醒,一口氣潛入河底。這麼一來,一切都結束了。陷入昏睡狀態的自己,身體將會直接沉入一公里深的水壩底。

真是不可思議,正因早已有此覺悟,在湍流不息的水底,才不到一分鐘已感到難以呼吸。水籠罩了全身肌膚,也喝了不少下肚。但是意識依然清醒,手腳也還能動。
 
難道自己擁有不會昏睡的體質嗎?只有這個解釋了。剛才襲擊自己的那幫人,肯定也對新水化具備某種程度的承受力。可是,就連他們都無法像這樣潛入水中吧。確實曾聽說過全身沉入水中仍不會陷入昏睡的案例,但這十年來,頂多只有幾十例。
 
原本以為自己會失去意識,沒想到肉體卻如此渴望氧氣。胸口一陣像被抓緊似的疼痛襲來,他抬頭仰望水面。不知道那群人放棄了沒?伸腿朝水中一蹬,往有空氣的地方浮上去。
 
一邊按捺因渴求氧氣而躁動不安的肺,一邊翻轉身體,靜悄悄地讓臉部逐漸探出水面。鼻子緩緩吸氣,彷彿聽得見血液奔流全身的聲音。
 
他 維持同樣的姿勢,同時往剛才所在的上游方向望去,已遠離祠堂,現在的位置在更下游,大約距離兩條河川匯流處一百多公尺的地方。他再次翻轉身體,開始朝保護 區靜靜游去。明知體內已喝了不少水,還是再次嘗試含一點河水在嘴裡,用舌尖品嚐味道。諷刺的是,河水清澈得驚人。接著他吞了幾口,不出所料,即使如此,他 依然沒有失去意識。
 
他游抵河岸,一邊留意周遭狀況,也朝祠堂的方向戒備,接著疾速衝過楓樹林,直到距離遠得從林外看不見為止。春日晴朗的天空,轉眼就變得沉重昏暗。

在一片丹頂草上坐下,把早已溼透的連衣帽往頸後推,這才發出聲音用力呼了一口氣。帶著輕微溼氣與草腥味的空氣輕撫過額頭與臉頰的肌膚。他檢查了手邊的行 李,小型通話器勉強還有電,問題是收訊狀態,從進入村子前就顯示收不到訊號了。他擦拭手電筒的電池,確認藍波刀和束縛用具都沒出狀況。放在鋁袋中的隨身乾 糧雖然被壓扁了,吃還是可以吃的。
 
這裡原本就是人煙罕至的地區,河川這一側的緩坡上,過去曾有小片田地,前方則是標高一千三百公尺左右的山脊。二十六年前,這當中開始拉起高約兩公尺的帶刺鐵絲網,分別從三個方向將河川團團圍住。
 
曾經,在這道鐵絲網內有過將近五百具「那東西」。他幾乎無法相信現在裡面還有殘存下來的人類。就連下達命令的那些人究竟當真到什麼地步都很難說。
 
爬上陡坡,眼前這片平緩的土地過去曾經是茶園。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砍伐了一部分樹林,在此耕作,享受收成。他們也對大自然做出回報,整頓森林,改良排 水,給植物施肥,打造出豐饒的自然環境。可是如今,森林早已忘了曾經有人在這裡生活,逐漸恢復成原始的模樣。四處藤蔓糾結,寸步難行。
 
森林特有的腐葉土質地柔軟,即便隔著鞋底也能感受得到。快步爬上斜坡,距離黃昏還有一段時間,春光照在眼前這片土地上。曾是茶園的地方長滿一人高的荒煙漫草,這般綠意盎然的恬適風光,意外地和緩了他的情緒。
 
環顧四下,他只聽得見自己的呼吸聲。目光望向左手腕,忍不住想從綁在手腕上的小型儀器確認自己所在的位置資訊。當然,儀器沒有任何反應,他輕輕嘖了一聲。這改不掉的習慣增添了心頭的煩躁。
 
如果這裡真有「那東西」,想要捕獲就得在天黑之前想辦法搞定。他重新打起精神。自己非但沒有陷入昏睡,甚至還順利侵入保護區。既然如此,除了執行任務,沒有第二句話好說。
 
他微微蹲低,在野草叢的掩護下前進。一步一步,小心不踩上樹枝或碎石。必須注意不發出聲音,據說「那東西」對聲音尤其敏感。即使是人類,聽覺也比視覺、嗅覺 及觸覺更貼近本能,更別說「那東西」的聽力,傳聞優於人類三倍之多。所以一旦入了夜,視野變得不清楚之後,形勢就會一口氣逆轉。

踩在這片過去曾是茶園的土地上,一邊隔著鞋底感受腐葉土的柔軟,同時加快腳步移動。他朝四面八方戒備,感覺自己也成了野生動物似的。
 
就在這個瞬間,忽然出現了。視線右側角落層層疊疊的落葉中,其中一部分出現了不自然的晃動。沙沙,像是什麼東西摩擦的聲音。定睛一瞧,看似灰影的物體,正在深綠色的草木隙間移動。
 
難道真的存在?
 
他繃緊身體,凝神細看。忽然,相隔五公尺處也出現了同樣的晃動。動作比想像中還快。手套裡的手心已汗溼一片。拔出掛在腰間的柴刀,鋼刃發出銳利的黑光。握在手中沉甸甸的重量,稍稍減緩了他內心的恐懼。
 
經歷無數次訓練,學過「那東西」的行動特性,也看過無數次紀錄影片,早已完美地將應付手法牢記在腦中了。即使如此,這畢竟還是第一次的對峙。
 
「我很幸運。」
 
他在心中不斷如此低喃,總算保持住鎮定。事實上,就某種定義來說,他確實是幸運的。儘管不知道有多少志願者來到這裡,幾乎沒有人真能像這樣遇上「那東西」。而現在,他自己一個人追蹤著,無關榮譽與報酬。既然都走到這個地步了,只想親眼確認「那東西」。
 
他將身子蹲得更低,配合灰影的動作緩步接近。穿過茶園,朝高起的深綠蒼鬱的小山丘前進。
 
「那 東西」的外表也有個體差異,當然有可能遇上體型較大的。根據紀錄,曾有人被身高超過兩公尺的「那東西」襲擊,是目前已知最大型的案例。遇上時只能正面衝撞 「那東西」的胸口,或是繞到背後攻其不備。除非判斷自己有生命危險,否則不能攻擊頭部。因為,此行最大的目的是盡可能毫髮無傷地捕獲「那東西」,若是攻擊 頭部,將會造成致命傷。他在心中祈禱,希望「那東西」的體格和自己差不多,最好是更瘦小。
 
其他類型的「那東西」之中,似乎也有行動更敏捷的。不過,幾乎所有類型都以人類徒步時的速度行動,所以大概是時速三到六公里吧。然而根據報告,當中還是有些個體能以人類孩童全力奔馳的速度移動。凡事都有意外,要是對付不了,後果可能就是死。
 
耳邊傳來鏽蝕的鐵板相互摩擦的聲音。
 
不、不對,不是物體發出的聲音。
 
那或許是從過去曾是氣管的地方,因為破損或腐爛而產生的聲音。他感覺到一絲氣息,莫非已近在身邊?

全身倏地發寒。要是不咬緊牙根,恐怕無法停止顫抖。明明覺得冷,汗水卻從額頭涔涔流下,滲入眼角。雖然刺痛,卻不能閉上眼睛,不敢有絲毫鬆懈。
 
對「那東西」的恐懼,壓迫著他的意志。
 
停下腳步,緊靠一棵山毛櫸,周遭比剛才更安靜,也沒有東西在動了。粗壯的樹根破土而出的部分長滿青苔。他屏氣凝神,側耳傾聽,睜大雙眼。四周景物彷彿時間靜止流動一般,靜靜守望接下來的事態發展。很長一段時間,周遭都被包圍在徹底的寂靜之中。
 
樹幹中段因折斷而枯萎的枝葉末端微微一動,他沒有漏看了這個,亦步亦趨地靠近,縮短距離。重新握緊柴刀,拇指用力扣在刀柄正確的位置上。改變角度迂迴前進,將精神集中在低矮野草密集的死角處。
 
在樹葉上發現一隻黑條紋大蜘蛛的屍骸,牠被自己吐出的絲纏繞,倒掛在那裡。
什麼嘛,別嚇人好嗎。
 
當他挺起上半身時,「那東西」突然從身旁出現。他還以為自己發出了哀號,開口卻啞不成聲。那傢伙用全身的力量衝撞過來,他閃躲不及,肩膀用力撞上地面。「那東西」就這麼重重地疊了上來,他上半身差點就要被制伏。慌亂中朝一旁打了個滾逃開,卻因過於恐懼不由得伏倒在地。
 
扎 實的重量隔著背上的背包壓過來。他發狂似地左右滾動身體,試圖將那傢伙甩落,然而只是徒勞掙扎,至今的一切訓練簡直毫無意義。無論身體怎麼往地面蹭、怎麼 滾動,就是甩不掉「那東西」。好不容易挺起身子,改變姿勢還是無法甩開。別說甩掉了,「那東西」甚至開始從身後伸長手來掐住他的脖子。
 
要被咬了。
 
那粗糙的觸感與冰冷的溫度,他感覺死神已來到身邊。先是右臂伸過來,接著是左臂。呼吸逐漸變得困難,痛苦令他蜷起身體。這時,他忽然發現背上的東西並沒有想像中的重。
 
他決定豁出去,停止左右滾動,帶著背上的「那東西」一起向前翻滾。就在這時,感受脖子上的手放鬆了點。他死命甩頭掙脫,朝已拉開距離的「那東西」踢了一腳。明明清楚感覺到腳踢進肉裡,卻不覺得有造成任何損傷。「那東西」只是失去平衡跌坐在地,又立刻起身撲向他。
 
朝腹部再次用力踢去,頓時冒出一股異味。那腐臭的味道嗆得他想咳嗽,才受到壓迫的肺部還在微微抽搐,一時無法順利吐出空氣。

趁那傢伙打算再爬起來的空檔,他用戴著手套的手壓住「那東西」的脖子,將柴刀刀柄塞進那不斷瘋狂磨牙的上下顎之間。跨騎在那傢伙身上,一腳踩住右手,同時將左手扭到背後扣住,制止其動作。
 
他快速卸下背包,取出工具。移開柴刀,把開了呼吸孔、直徑四公分的特殊合金球形口枷塞進那張嘴裡,再將口枷上的皮帶繞到腦後牢牢固定。這麼一來,暫時不用擔心被咬了。這時,從呼吸孔中傳來呻吟般的呼吸聲。
 
接著他拿起橡膠製的束縛工具,固定「那東西」身後的雙臂與併攏的雙腳腳踝。那傢伙原本不時踢動雙腿,或抬起頭來用啣著口枷的嘴發出威嚇聲,在行動受限到這個地步之後,彷彿萬念俱灰似地安靜了下來。
 
最 後,他把項圈套在「那東西」的脖子上。項圈上的扣環連著節棍串成的牽繩,就像是用十把纖維製節棍串在一起做成的東西,平常軟趴趴地像繩子一樣垂著,只要轉 動握柄使節棍相連,就會成為筆直的一根長棍。設計成這種形狀,是為了在捕獲「那東西」後,運送時能確保彼此之間的距離。
 
他俯視著遭全面束縛,橫躺在草堆上的「那東西」。
 
抓到「咬人屍」了。
 
打 從提出申請進入新水化地帶調查那時起,他心中想的,或許只是尋求能讓自己死去的地方。因為他沒有自殺的勇氣,也沒有理由自殺,卻又找不出活下去的意義。根 本沒認真想過要捕獲「咬人屍」,只是想以調查為由,潛入禁止進入的新水化地帶,期待自己也在不知不覺中昏睡。說穿了,他懷抱的不過是這種程度的心情。沒想 到不但沒死成,如今自己竟還捕獲了一具或許是人類最後希望的「咬人屍」。
 
膝蓋發軟,當場跪倒在地,雙手用盡全力才撐住身體。用戴著手套的手背擦去額上如瀑布般傾瀉而下的汗水,呼吸好不容易平復,卻又開始咳得停不下來。幾乎以為內臟都要咳出來了,身體不斷激烈顫抖,咳了許久,總算恢復正常呼吸。

「咬人屍」橫躺在地,不帶生命力的眼珠僵直地盯著澄澈的天空。他一直凝視著這副模樣的「咬人屍」。
 
外觀比想像中還要像人。原以為會是更可怕的怪物,事實上,遠遠看說不定只覺得是普通人。還有,這個「咬人屍」是女的。身上穿著早已無法辨識原本顏色的灰色及膝連身洋裝。然而那不是人,這個事實反而更令他感到驚駭。

確認了好幾次,顯示小型通話器收訊狀況的天線圖示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小貨車棚架上原本設有正式的通訊儀器,但是那群強盜第一個拆掉的應該就是它吧。再說,自己也不能回去那裡了。
 
既然無法呼叫救援,只好獨自搬運。為了避人耳目,只能沿山脊走,等到了有訊號的地方再嘗試聯絡。他枯坐在地,像布滿青苔的老樹根,雙手摀著臉,閉上雙眼。眼窩深處還留有輕微麻痺的感覺,連結「咬人屍」項圈的棍狀牽繩握柄上有條繩子,他就把那個套在手腕上。
 
「咬人屍」仰躺在前方兩公尺處,脖子和四肢、嘴巴都遭到固定。他曾聽說「咬人屍」不用睡覺,而且也無須呼吸,所以胸部並無起伏。到現在他都有點難以置信,眼前這毫無反應的東西,真的會動起來嗎。
 
從 過去反覆播映的新聞畫面與參考資料裡,或是說明手冊的照片中看到的「咬人屍」,腐敗破損的狀態都更為嚴重,再加上據稱這可能是最後一具,他原本還以為會是 成年男性軀體。沒想到,眼前的這東西擁有女性外表,雖無法判別確切年齡,多半介於二十到四十歲之間吧。值得慶幸的是,這具「咬人屍」身材相當纖瘦。
 
「咬人屍」灰色的膝蓋到腳踝,前後小腿上都有幾條類似擦傷的痕跡,大概是在地上翻滾時造成的吧。他慢慢縮短棍狀牽繩的距離,伸出手,想要確認軀體破損的程度。
 
他 的手摸上那冰涼的手腳,承受全身體重的一隻腳踩斷了地上的小樹枝。樹枝發出「啪吱」聲同時,「咬人屍」頓時彈起上半身,把臉湊近他的手腕。他嚇了一跳,雖 然迅速地把手抽回,還是碰到了那女人咬住的口枷合金球及嘴巴。面對她突如其來的敏捷動作,他畏怯地向後退,雙手死命將棍狀牽繩往外推。
 
「咬 人屍」身體抖動抽搐,開始粗暴掙扎。即使雙手、雙腳和脖子都受到束縛,她仍激烈搖晃身體,令人聯想到蝶蛹蛻皮前開始蠕動的噁心模樣,他不由得皺起眉頭。 「咬人屍」的下顎動了幾下,似乎試圖咬碎口枷合金球上的皮帶扣環。不過,在發現徒勞無功後,她便再次緩緩橫躺回地上。接著,眼皮只眨了一下,就恢復原本仰 躺的姿勢,再也不動了。
 
饒了我吧。
 
他鬆了好大一口氣,忍不住如此嘟嚷著。

---本文摘自《咬屍》一書,馬可孛羅出版

日本年度網友熱議、極具爭議的衝擊之作!
許多年前,世界各地開始發生人們碰到水,就忽然陷入昏睡的異常現象, 陷入昏睡的人,從此再也不會醒來。陷入恐慌的人們,因恐懼昏睡紛紛遷居海外, 試圖逃離「水」的死亡威脅。
然而,死亡人數如黑死病蔓延般排山倒海而來,失去希望的人類, 有的成為暴徒,有的失去生存意志。直到,「那東西」的出現,「它」的身上,隱藏了讓人類重生的關鍵。

 

本文出處。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客運司機在「國道上突然停車」,居然丟下車一直往前跑就為這件事....乘客全都傻眼了! 後來怎麼了之貨車情侶追蹤報導!他們搬到澎湖望安了 他們的簡單生活 貨車情侶之後來怎麼了 驚! 平交道故障 貨車卡路中遭火車撞爛 大貨車藏9名越籍非法移工 警大陣仗逮人 阿里山採茶車超載翻車 9工人受傷送醫 卡車超載失衡變成蹺蹺板,司機淡定緩慢挪動 快速道路賓士追撞貨車 煮熟鵝肉掉滿地 閃避違規迴轉車 大貨車撞民宅波及多車 國道2車禍 1司機到院前死亡
大家都在看
腸病毒疫情持續恐怕燒到國慶連... 南市第一所國民中小學動土 預定1... 韓網14天瘦屁股、瘦腿運動!韓國... 【有影】禍首是它!南韓A肝疫情破... 看過來!最划算iPhone11就... 南市設備汰換補助 即日起受理申請... 不再「嗶」優惠?傳北捷將取消電子... 政院拍板「擴大秋冬國旅獎勵計畫」... 嚐過40家才炸得出來!東門市場唯...

首頁 藝文創作 「這東西……真的是人類最後的希望嗎?」《咬屍》摘文試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