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知識 「語言癌」到「語言癌不癌?」

分享
文章

「語言癌」到「語言癌不癌?」

聯經出版
「語言癌」到「語言癌不癌?」

王品服務生:「現在讓我為您做一個上菜的動作」!

阿基師說:「有做一個擁抱的動作,也做到了嘴對嘴的動作」!

你聽過這種說法嗎?

 

你上台報告時,說了多少次「其實」、「然後」?

這樣的中文到底正不正確?

這種說話現象媒體廣泛稱之為「語言癌」。

不過這樣的語言到底「癌不癌」?

這樣的語言從何而來?

現在就讓語言學家來告訴你!

 

第一章:語言癌不癌?

何萬順/科技部語言學門召集人暨國立政治大學語言學研究所特聘教授

 

  1. 「語言癌」到「語言癌不癌?」

第一次在《聯合報》看到「語言癌」這個名詞,我很快就注意到相關報導中完全沒有語言學家的看法。於是我認為這是推廣語言學科普的絕佳機會,應該舉辦座談會讓語言學家與社會大眾交流。當下靈光一閃的題目就是「語言癌不癌」;我相信你從來沒聽過這種說法,可是我相信你一定自認你懂我這麼說的意思。這不是很有趣嗎?一個前所未聞又十分怪異的說法,但絲毫不影響你的理解,這是為什麼?

首先,請問「語言癌」中的「癌」是什麼詞?我想你一定同意是名詞。因為「皮膚癌」的「癌」是名詞,而皮膚癌是一種長在皮膚上的癌;所以「語言癌」的「癌」也是名詞,是長在語言上的癌。那再請問你,「語言癌不癌」,這裡的「癌」是什麼詞?我設想的是形容詞,為什麼呢?因為「語言髒不髒」的「髒」是形容詞,所以類推的話,「語言癌不癌」的「癌」就跟「髒」一樣,當形容詞用了。然後若我們問「這樣的語言髒不髒?」,可以回答「很髒」或是「不髒」,同樣,我們也可以問「這樣的語言癌不癌?」,但答案可能有兩種,有人認為「很癌」,而我倒認為「不癌」。今天我之所以可以把名詞的「癌」當作形容詞用,不但沒被批評,而且大部分的人大致上都還能懂我的意思,這其實要歸功一個人,就是余光中。余光中1961 年在〈重上大度山〉這首詩裡給了我們一個非常美麗的句子。

撥開你長睫上重重的夜

就發現神話很守時

星空,非常希臘

「星空,非常希臘」幾十年來膾炙人口;如果你沒聽過,那你大概不是台灣人。但是有件事大家一定要知道,余光中當年造出這個句子,當時以及往後的十幾年很多人可是不以為然,如清大前任校長沈君山在《浮生三記》裡所記載的這段話:

大概是 1973 年,我邀請詩人余光中到清華來作對象是教授的講演,在滿座博士之前,他朗誦了他的新詩:星空非常希臘……等等,正在自我享吟哦的樂趣時,忽然一位聽眾,唬的站起來,也不打招呼,劈頭的說:『你這詩不通,希臘是名詞,怎麼可以當形容詞?……』

余光中本人對於這樣的批評當然有所回應,導致了「炮火連連,新詩朗誦會不歡而散。」早於 1967 年余光中在《五陵少年》一書的自序中就已經說了:

〈重上大度山〉是我在東海大學開現代文學那一年寫的。……至於「星空,非常希臘」一行,曾被一些頭腦密不通風的鄉下人指指點點了很久……

真有趣,余光中稱那些對他詩作有意見的人為「頭腦密不通風的鄉下人」,用李登輝的話說就是「阿達瑪空古力」(此為日文「頭コンクリート」的中文音譯,意不知變通)。可是余光中自己卻不喜歡一些新創的詞,例如「性騷擾」與「知名度」,他反而較喜歡既有的詞,如「調戲」和「名氣」。誰對誰錯、誰勝誰敗,我留給讀者自己判斷。以上的解釋說明了語言中新的用法是層出不窮的,你我都可能是發明者或使用者;而其中某些創新與改變觸動社會上某些人的敏感神經,而導致正反雙方一連串非完全理性的反應。正因為雙方的論述並非基於理性的論證,因此從理性的角度來看,勝敗就不重要了。

以上講的是社會上普遍看待語言的一種態度,但是語言學家的態度並非如此。以下要談的第一個重點是這兩種態度的差異。第二個重點則是以教育部長吳思華的一段談話作為例證,來釐清「其實」的用法其實並沒有張大春想的那麼「垃圾」。第三個重點是探究阿基師和王品的「做一個ⅩⅩ的動作」並且釐清它後面的邏輯。最後我們會總結以上的討論,從語言學的角度來為語言究竟癌不癌這個問題的答案,指出一個大方向。

 

  1. 看待語言的兩種態度

看待語言有兩種態度,一是主觀,二是客觀。從主觀的態度出發,你就會主觀地規範(prescribe)語言,你會說語言應該怎麼說才好,不這麼說就是不好。例如,星空可以「非常藍」,不可以「非常希臘」;可以說「為您點餐」,不可以說「為您做點餐的動作」。如果你是以客觀的態度出發,那麼你會客觀地觀察人們如何使用語言,並且對觀察到的語言事實給予客觀且精準的「描述」,而不是予以「規範」。

所以,《聯合報》的這個報導,就是從主觀的角度出發,告訴你有一些表達是累贅的,他們不喜歡。譬如說「大家好,很歡迎大家來到今天我們的座談會」,這裡的「我們的」,其他還有「所謂的」、「有關」、「做一個ⅩⅩ的動作」都是不好的。他們認為這是很嚴重的,是 cancer;It will kill you! 既然他們是醫生,可以診斷你的病,當然就可以開藥給你。所以「語言癌」的報導出來後,果然就有教育部、一些學者,還有大考中心的人,接二連三地跳出來,賦予自己「語言醫生」的職責,慷慨地提出了藥方。而「開藥」這個詞的英文也恰恰好就是 prescribe,和「規範」是一樣的。

這種主觀的看法和規範有以下一些特徵。首先,他評斷的標準是武斷的、片面的,是他說了算。就是別人主觀的看法可能跟他的完全不一樣,因為他們評斷的標準不同,所以他們如果辯論的話也只是各說各話。其次,這樣的看法永遠是局部的,不看語言的全貌,不會嘗試告訴你這個語言整體的語音、構詞、句法、語意應該是如何,不會對這個語言做一個比較全面的規範。永遠只是針對局部的某些點,既非全面、更非整體描述語言。第三,這樣的看法大都假設某種合理的基礎,通常是美醜、對錯、聰愚、勤懶、繁簡等等。余光中就認為「受英文、外文的影響,有善性西化與惡性西化」兩種現象。吳思華則認為語言應該要「越來越精準、優美,而非越來越累贅」,所以精準好、累贅不好。報導「語言癌」的記者們,他們覺得這樣的語言是癌、是嚴重的病態,必須要消滅它才能恢復語言的健康。張大春則認為「其實」、「基本上」、「做一個ⅩⅩ的動作」是「垃圾話」,要除掉它語言才乾淨;他更進一步認為這僅是出現在語言上的「病徵」,真正的病源是「你的思考系統生病了」。

但是語言學家的態度是截然不同的,是用客觀的態度與客觀的方法來觀察並描述(describe)語言。科學是客觀的,所以語言學簡單說就是用科學的方法來研究語言。做一個類比的話,就是語言學家看待語言的態度,就好像是物理學家看待這個宇宙中的物理事實一樣,因此,「語言學家研究語言的方法跟物理學家研究物質和能量的方法一樣。」。底下我們舉兩個例子來檢視以上這兩種看待語言的態度,也就是主觀與客觀的不同。

 

  1. 張大春和吳思華的「其實」

第一個是關於「其實」的真實例子。針對「語言癌」的議題,張大春說他有次開車時聽廣播,主持人在短短 17 分鐘內,講了 43 次的「其實」;他堅決地認為「其實」是「垃圾話」。此人非常公平,對自己同樣嚴格;有一天他發現自己也講了「其實」,花了一兩天時間治好這個「病徵」。然而,客觀地來看,「其實」真的有這麼不好嗎?其實不然。(請問讀者們:我在這裡說「其實不然」比較好,還是只說「不然」比較好?兩者之間的差別是什麼?請大家思考一下。)

單從字面上來看,「其實」的基本語意就是「我說的這句話是事實」。可是,難道我們每講一句實話就要加上一個「其實」,不然就不是實話嗎?當然不是這樣。從中文「信」這個字的結構就可以看出:人言為信。正因為講出來的話就應該是實話,從語意的角度來看,加上「其實」是多餘的,但是卻因此有了加強語氣的作用。語言中這樣的例子太多了;「這是事實」、「這的確是事實」、「這的的確確是事實」,事實不變,但語氣越來越強。與「其實」有類似功能而且也可能同樣被視為是贅語的還有「事實上」、「實際上」、「老實說/講」、「說/講實話」、「坦白說/講」、「說/講真的」、「說/講一句真的」、「我跟你說/講真的」、「我跟你說/講一句真的」等等。但是好像只有「其實」比較衰,被批鬥成語言癌。可見以主觀態度看待語言所導致的規範性判斷,是武斷的、是局部的。

除了加強語氣的功能,「其實」也反應了說話者預設的立場(presupposition)。我們從一個實際的例子來討論這個面向。2014 年12 月30 日教育部長吳思華接受 TVBS 趙少康主持的政論節目「台灣新政局:特別企劃」的訪問,談話的主題是紛擾多時的 12 年國教,焦點在於教育部與北北基之間的爭議。吳思華自己講話的 29 分鐘裡,他用了 51 次的「其實」。例如,「我們今年的調整以後,其實今年的混亂,其實已經不會存在了」、「我們其實是一直朝這個方向來規劃」、「其實嚴格講,就是你把下面的這個東西又回到基測嘛」、「你如果自己都說我不會辦考試那我又說我是菁英學校,其實說起來不是太合理的說法」。的確,我們如果把這些句子裡的「其實」都拿掉,基本上所表達的意思是一樣的。那麼為什麼吳思華非得說它個 51 次不可呢?

張大春認為「其實」這樣的贅語是「垃圾話」,是為了「包裝不經思考的內容、掩飾思考缺乏深度與觀點」。可是吳思華怎麼可能符合這個描述;他之前是政大教授,八年的政大校長,現在是教育部部長。所以我看到的事實恰好相反:他的「其實」其實是為了「包裝幾經思考的內容,突顯思考的深度與觀點」。為什麼?我們先回想一下吳思華上政論節目的背景。

上 TVBS 的三天前,吳思華到台北市政府拜會上任三天的柯文哲,討論 12 年國教基北區的會考方案。但雙方因看法嚴重分歧而展開激辯,最後不歡而散。柯文哲是當紅的媒體寵兒,所以在各方報導中當然是占盡上風:〈12 國教方案柯文哲槓上吳思華〉、〈為 12 年國教激辯柯 P 怒嗆教長吳思華〉、〈柯嗆吳思華:我市長四年,你教長能當多久〉。此外,不僅基北區的教師家長出聲力挺柯 P,和吳思華同黨的朱立倫與郝龍斌也和柯 P 立場一致。

秀才遇到兵,吳思華的滿腹委屈可想而知。

為了要替教育部的政策扳回一城,吳思華三天後上 TVBS 的政論節目當然是特意安排的,談話內容當然是幾經思考且事先推演過的,目的當然是突顯教育部思考的深度與觀點的正確。從「言過其實」這個成語來看,講話「言過」不好、要貼近「其實」才好。吳思華 51 次的「其實」在在反應他講的才是「其實」,柯 P 陣營講的是「言過」、是「不實」。這 51 次的「其實」如果都拿掉,雖然基本的意思大約不變,但是講者藉由「其實」所要傳達的態度與預設立場就不見了。

所以在不同的語境下,說話者藉由「其實」所傳達的預設立場就可能有強有弱、可實可虛。較強較實的預設立場就是:我說的是實、你說的是不實。例如,金溥聰說「馬英九其實沒那麼差」,預設的立場是「馬英九很差」的看法是不實的。這樣的「其實」如果用的太多,就會顯得過於急切,甚至還有點攻擊性了。吳思華 51 次的「其實」就有點這樣的 fu。

「其實」較虛較弱的預設就是:或許你以前不知道,現在我讓你知道;換言之,就是提供聽者一個新的訊息。例如,「便利商店其實真的很方便」,預設的立場是:或許你知道便利商店很方便、或許你不知道。所以我們也可以說:「你知道嗎?便利商店真的很方便」。我們拿「的確」來對照就更清楚了:「便利商店的確真的很方便」,這裡預設的立場就是:我知道你已經知道便利商店真的很方便。當「其實」的預設較虛較弱時,就容易被誤解成累贅。講者如果用了太多這樣的「其實」,聽者的不耐也就可以理解了。我猜想張大春在 17 分鐘內聽到的 43 次的「其實」,應該是這一類型的。但是無論預設虛實強弱的程度,「其實」在溝通上都仍有它的功能;把它視為垃圾或癌症將抹煞這個事實。

現在我們來看一個真正的贅語。在言談中,尤其是正式(formal)或半正式(semi-formal)的即席講話中,最常出現的贅語是「這個」。2014 年 3 月 2 日余光中接受鳳凰衛視「名人面對面」這個節目的訪談,在播出的上集中余光中講話的時間約 15 分鐘,一共用了 42 次的「這個」。即便是才思敏捷、舌粲蓮花的張大春,小說家兼專業廣播節目主持人,也難以避免。我們在 YouTube 上隨意找了一集「張大春泡新聞」:2015 年 4 月 1 日「電影轟趴:訪問王小棣」。張大春在節目開始後的 60 秒內講了 8 次的「這個」,例如,「他……傳授技藝,這個打造這個環境,同時也這個傳播知識」。這其實無可厚非,絲毫無損余光中和張大春的璀璨才華,因為一個人在正式場合即席發表,當然會比較謹慎,因此就必須用比較多的時間來思考講話的發音、形式與內容。這可能導致的一種結果就是講話的速度變慢,以及停頓的次數增加;另一種可能的結果就是「我們的」、「所謂的」、「……的部分」、「……的話」、「關於」、「這個」、「我想說/講的是」這樣的贅語出現,語言學上稱為「填充詞」(filler)。柯文哲的口頭禪「我想是這樣啦」也是異曲同工,其目的都是講者需要換取多一點時間來思考接下來要說的話。講者如果用太多這類的填充詞,當然會阻礙言談及訊息傳達的流暢度。但是稱之為垃圾或癌症不但抹煞它在言談上的功能,也不具建設性。

 

  1. 阿基師和王品服務生的「做一個ⅩⅩ的動作」

在「語言癌」的相關報導與評論中,最常遭人詬病的就是「做一個ⅩⅩ的動作」這樣的句型結構;最常被當作例子的就是阿基師在記者會上說的「做一個擁抱的動作」以及王品餐廳服務生所慣用的一些台詞。以下我們把這個議題分為三個部分來說明。第一、說明「做一個ⅩⅩ的動作」這個句型結構是合乎中文句法的。請注意,為什麼我用句法(syntax),不用文法或語法(grammar),因為文法包含一個語言系統裡各個層面的規則,而句法專指與句子有關的規則,有所講究。第二、分析阿基師「做一個擁抱的動作」的修辭技巧。第三、討論王品的服務生為什麼要說「做清理」或「做清理的動作」,而不簡單地說「清理」就好。

首先我們要證明被視為是語言癌的「做一個ⅩⅩ的動作」是完全合乎中文句法的,並非不好的中文句型結構。我們從「做一個動作」看起,它的結構跟「擺一個姿勢」和「裝一個模樣」完全一樣,都是好的句子。被詬病的「做一個ⅩⅩ的動作」,其中的ⅩⅩ是動詞,例如「轉身」、「敬禮」。我們首先來證明「ⅩⅩ的動作」是好的中文:例如,舞蹈老師對學員說:「跳這種舞,轉身的動作最重要,一定要到位」;班長對阿兵哥說:「我現在示範敬禮的動作,大家注意看」,都是很好的中文。最後來看「做一個ⅩⅩ的動作」的句型結構:「你再做一個轉身的動作給我看,剛才做的不到位」、「在我的口令下,大家要整齊劃一地做一個敬禮的動作」,也還是好的句子。「語言癌」的論者認為只需要講動詞「轉身」和「敬禮」就可以了,其餘的「做一個……的動作」都是贅語。這裡我留給讀者自己判斷:精簡的和累贅的兩個對應句真的意思完全一樣嗎?所強調的重點也一樣嗎?我認為那可不一定,我們用阿基師的名句來證明。

那麼在這兒呢,我也必須要坦白講,就在車子裡頭呢,那麼整個情緒一上來,有做一個擁抱的動作,也做到了嘴對嘴的動作。

阿基師記者會上的這段話,一開始先用了兩個填充詞「那麼」與「在這兒」,換取了一點時間思考。他緊接著用「坦白講」,強調他說的是實話,而且是「必須要坦白講」強調他是不得不說實話(因為已經被記者拍到了)。「在車子裡頭」所以不是在摩鐵的房間裡。接著他讓記者知道,擁抱的動作和嘴對嘴的動作雖然有做,但是是因為「整個情緒一上來」;是情緒,非情慾,更非愛情。最後在修辭上最有技巧的是「有做一個擁抱的動作,也做到了嘴對嘴的動作」這兩句。

首先,整段話的動詞很多,但是主詞卻只出現過一次:是單數的「我」,不是複數的「我們」。這為什麼重要?因為「我」只有阿基師一個人;「我們」就是阿基師和熟女兩個人了。他說「有做一個擁抱的動作」,被批是語言癌,正確的說法應該是「我有擁抱她」或是「我們有擁抱」。可是「我有擁抱她」,「她」出現了,當然熟女就出現了;「我們有擁抱」,「我們」同樣也會在觀眾的想像中把熟女給拉了進來。其次,在「做一個ⅩⅩ的動作」的句型結構裡,ⅩⅩ即便本來是及物動詞後面需要接受詞,只要出現在這個句型中ⅩⅩ可以不接受詞。比方說,「送」是雙賓及物動詞,一般來說它後面需要一個直接受詞和一個間接受詞,如「我送她一朵花」,「她」是間接受詞,「一朵花」是直接受詞。但是我們可以說「她雖然不在乎,但是你這邊送的動作還是要做」,這裡的「送」是不需要接受詞的。當阿基師選擇說「我……有做一個擁抱的動作」,不說「我抱了她(熟女)」,便巧妙地避免了熟女的出現。

阿基師接下來說的是「也做到了嘴對嘴的動作」。按照上述邏輯,他如果說「也做到了親吻/親嘴/接吻的動作」,不也是有同樣的效果嗎?為什麼他選擇說「嘴對嘴」?因為「親吻」很容易讓聽者聯想到愛情或性愛這些層面,「嘴對嘴」相對委婉許多,且到底有沒有碰到嘴唇都沒有交代。在本書的第三章,張榮興還會從認知系統的角度對此詳加說明。

可是以上的邏輯並不能解釋為何王品的管理階層會要求服務生用類似「做一個ⅩⅩ的動作」這樣落落長的台詞。我們先來看《聯合報》〈語言癌回響〉中的一則報導:

曾任大考國文閱卷老師的作家廖玉蕙說,日前她出席一場頒獎典禮,主持人不斷重複「請貴賓到台上來做一個合照的動作」,有五十位貴賓,就講五十次,讓她想衝上台大喊「合照就合照,別再動作啦!」

廖玉蕙笑說,每次看到火災新聞現場連線,記者都說「消防隊員要進行一個滅火的動作」,讓她不禁吐槽「快直接滅火吧,都來不及啦!」但她倒不擔心語言癌一發不可收拾,這種說法聽了煩,久了就會被淘汰。

這兩個「語言癌」出現的場合有什麼共通點?是的,兩個場合都是需要公開面對群眾的正式場合。不僅臨場壓力大,對於禮節的要求也高。我們難以想像這位主持人和家人一起出遊的時候還會說「我們來做一個合照的動作」;這位媒體記者如果私下聊天,大概也只會說:「我到的時候消防隊已經在滅火了」。如果火災現場不是記者而是一位受災戶,那麼我們很容易想像她對著消防隊員大喊:「快直接滅火吧,都來不及啦!」。

更精彩的是,有一位《聯合報》記者實地走訪王品旗下不同品牌的餐廳,發現服務台詞會因為餐廳的價位而有所不同。這個問題讀者可以用膝蓋想就好,真的不必用到腦袋:價位越高,台詞是越長還是越短?

記者實際到王品集團旗下餐聽用餐,發現其平價品牌如陶板屋、Hot 7 等,上菜服務台詞較為精簡,服務生會直接說「為您送上(菜餚名稱)」、「幫您清個桌面」。

記者再前往王品牛排用餐,發現服務台詞果然進化為「湯的部分建議攪拌均勻再做享用喔」、「桌面為您做一下整理」等長句,語言癌句型占比提高不少。

在以上的兩則報導裡,王品的管理階層、火災現場的記者和頒獎典禮的主持人,他們的思考都沒有問題,因為他們的直覺是對的:語言表達的長度與累贅往往是禮貌的象徵,傳達這樣一個訊息:因為你是重要的人,所以我願意為你多費唇舌,付出更多的時間。請問「您」為什麼比「你」尊重?不過是在尾巴上多了一個鼻音而已。不僅中文,連英語裡的 thank you 都比 thanks 有禮貌,很多人以為英語最短的謝謝是 thanks,但是其實英式英語裡還有一個更短、更隨意的 ta,把 thanks 母音後面的子音全拿掉了。日語的 domo、arigato、domo arigato、arigato gozaimasu、domo arigato gozaimasu 都一樣是謝謝,只是一個比一個長、一個比一個正式、一個比一個禮貌(讀者感受到我對您的敬意了嗎?)。語言還可以玩弄數字來製造長度的假象:義大利文 grazie mille 意思是「給你一千個謝謝」,中文有十二萬分的感謝,最大方的是英語thanks a million。所以,價位越高台詞越長,請你別抱怨,因為是你自己花錢買來的,真的是「叫化子背米不起──自討的」。你要是到路邊攤吃,很可能只有動作沒有台詞。

可是為什麼王品好心沒好報,反被批是語言得了癌、思考出了錯?這是因為用長度和贅語來表達禮貌是兩面刃:在你多費唇舌為我付出更多時間的同時,我也得花時間聽你講,不是嗎?讓我聽上 50 次的「來做一個合照的動作」,我也會抓狂。thanks a million 不可能玩真的講上100 萬次。所以我們常說「不要客氣,直接說」;要你直接說雖然比較欠缺禮貌,但是至少省我一些時間。在這方面我個人覺得最不耐的是,大多數的人在正式的場合上台講話,總要把台下重要的人物一一點名:「李部長、鄭次長、張董事長、周董事長、何總經理、王總經理、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大家晚安、大家好」,開場之後又要先感謝邀請你來的人,所以又再把幾位長官點名一番。

所以,廖玉蕙說她不擔心語言癌,我很同意,因為如果大部分人聽了反而覺得不悅,說話者的禮貌適得其反、得不償失,自然就不會這麼繁瑣了。人類的語言可繁可簡,兩股勢力相互競爭此消彼長,數千來年來維持著自然的均衡(equilibrium);簡久必繁、繁久必簡,實在無須庸人自擾。

最初有關「語言癌」的報導就暗指王品是始作俑者。在這段期間裡相關的討論與批評沸沸揚揚,我們在社會上也觀察到了一些寒蟬效應;其中最為凸顯的也正是王品。2015 年 8 月 25 日的《中國時報》、2015 年 8 月 26 日的《聯合報》分別都以「王品戒語言癌」為標題,報導了王品的管理階層已決定檢討服務的 SOP(標準作業流程)並且訂出計畫表,希望員工將說話時加「部分」和「動作」的習慣戒掉。不過王品的動作如此之大,反而讓我有些擔憂:媒體上的「語言醫生」會不會得寸進尺,被「開刀」的下一個對象又會是誰。

 

  1. 語言,癌乎?

假如在論語上有這一段:子路問孔子:「語言,癌乎?」,我相信下一句會是,子曰:「Oh, no, I don’t think so.」(孔子會說英語你不信?你問問我們英明的教育部,他會告訴你:孔子周遊列國,非常國際化,當然會說英語。)子路如果再追問:「何以不癌?」,或許孔子會這麼解釋:「懷璧無罪,匹夫其罪也。」懷璧比喻的是語言,是個寶物,是地球上物種進化發展出最厲害的科技,是界定人類的一個主要特徵。語言作為一項生物科技,其內建的功能是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何罪之有?若有罪,罪在匹夫;匹夫者,你我是也。罪在我們溝通的不是「其實」,而是「言過」、是「半實」(half-truth)、是「不實」。

我們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明明不是癌,至少沒有嚴重到像癌這樣足以致命,卻以「癌」批評之;請問罪在「癌」這個詞,還是在言過其實的人身上?明明不是垃圾,至少不是像垃圾這樣一無是處,卻以「垃圾」指責之;請問罪在「垃圾」這個詞,還是用詞過當的人?所以,唉,人要無罪「其實」真的很難,共勉之、共勉之!然而,語言無罪、語言不癌。

 

---本文摘自《語言癌不癌?語言學家的看法》一書,聯經出版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科技新報】程式語言的歷史資訊圖表:Java 才是現任霸主 文總邀「三金創作怪才」柯智豪任總監 大稻埕音樂會融合6種語言 全球人才的挑戰:從「語言管理」開始 走出島國舒適圈,面對挑戰!談語言管理與全球化 「語言癌」到「語言癌不癌?」 推動英語為第二官方語言 南市與空中英語簽合作意願書 客家音樂藝文傳承語言推廣 桃市府表揚得獎者及團隊 桃市府表揚客家音樂藝文傳承和語言推廣得獎者及團隊 中山工商應用英、日語科融入活潑動畫配音學語言特色課程 配音學語言特色課程 中山工商應用英日語科融入活潑動畫 不用喵喵叫你就知道!看動圖讀懂15種貓咪肢體語言 我沒有你想像中來的堅強!揭開你所不知的12星座愛情真相,原來愛哭的「雙魚座」其實是這樣想的...│尖端出版 換一百個工作後,就可以永遠動力十足嗎?其實,你需要的是「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大田出版 天后張惠妹坦言:其實有人群恐懼症 如何克服心裡的那道高牆,她自有一套妙招... 學語言真的可以速成嗎?這樣做,只要花1年,就可以從不會變成精通法文!! 台語對國語來說是「語言」   對閩語來說才是方言 台灣媽媽在荷蘭的教養學分~混血兒的語言學習甘苦談(上篇) 雙語教學不是叫假的!科學證實!會說兩種語言的寶寶智商高 [評論]堅持純粹中文的心態才是語言癌 - 大員通訊 【專文】「國語」一詞,應該廢除!                 
大家都在看
租屋族快看!租金補貼今起開放申請... 「1千換5千!」政院敲定振興五倍... 「1千換5千!」政院敲定振興五倍... 桃園家庭群聚5例最多 今本土+1... 父親節鬼門開!「22個禁忌」千萬... 新北男子搭統聯到仁德確診 台南足... 吳亦凡直接人間蒸發 網驚見2關鍵... 特殊交友圈擴大!桃園「1家6口染... 東奧/戴資穎多努力?一張圖就知道...

首頁 生活知識 「語言癌」到「語言癌不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