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藝文創作 誰這麼膽大包天?居然曾經退過大詩人余光中的稿子!?帶你一窺藝文副刊編輯的退稿人生...

分享
文章

誰這麼膽大包天?居然曾經退過大詩人余光中的稿子!?帶你一窺藝文副刊編輯的退稿人生...

木蘭文化
誰這麼膽大包天?居然曾經退過大詩人余光中的稿子!?帶你一窺藝文副刊編輯的退稿人生...

主編的難題--退掉文壇泰斗的稿件

孫如陵主編在一篇〈中副內情〉的文章中提到,「任何人當中副編者,都要遇到一些棘手的問題,而問題的求得解決,又不在他的權限之內,以致問題成為死結,弄得外不諒於人,內有怍於己,重重誤會,種種非難,皆因緣而至」。他說的難題之一是篇幅,因為篇幅有限,而來稿眾多,便得面對大量退稿之難題,他說每天退稿五件,一年一千多件,如果副刊主編走在街上,便是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主編中華副刊的蔡文甫先生也有同樣難題,他說「副刊每天只用五、六篇作品,而來稿往往超過若干倍,無法刊出必須退稿,所以主編的敵人遠比朋友多」。被退稿者的反應也有不同,有的越退越投、再接再厲;有的從此不相往來,有的還加碼寫封信來羞辱編者一番。

孫如陵主編時期中副退稿效率高,那時負責處理稿件的編輯,上班時間一手拿著剪刀,剪開信件封口,認為不合適,立刻寫好信封在下班前送到郵局,當時的作者都說中副效率高、退稿快。但是「不用的稿件不在中副過夜」的原則可能也有缺點,當天就處理完這天收來的稿件,往往會發生第二天收到的稿件還不如前一天退掉的水準,而且僅憑初審編輯一人的喜好,也可能把優秀的作品退掉了,例證如下:余光中先生曾說過,他有一首詩被中副退稿,自己看看覺得寫得不錯啊,怎麼不用呢?於是原詩再投寄一次,結果刊登出來了,事後他才知道原來之前孫主編休假,退稿的是代理主編;寫小說時的蔡文甫主編也有同樣遭遇,他有一篇〈女生宿舍〉的短篇小說被

孫如陵主編的《中國文選》刊用,孫先生對他說,這篇小說寫得很好,他說:「那是中副退稿的作品」。

 

(身為副刊編輯,最大難題就在於可能會退到大文豪的稿件!!??圖片來源:Pixabay)

 

我當梅新主編的助手時,負責初審以及退稿,但那些被退稿的作者,應該都是把賬算到梅新主編頭上,不會怪罪我這個小編輯的,梅新主編是知名詩人,文友不少,大約也飽受退朋友稿的難題。

到了我擔任主編時,退稿的問題對中副來說,似乎不是那麼困難,歸納原因,其一,台灣報紙副刊計畫編輯的風潮已形成,容納自由投稿的空間相對縮小許多,寫作者大多已經體會到此一現實,故而能體諒編輯退稿的心情;其二,報紙副刊的發表園地越來越少,解嚴以來新創辦的報紙又紛紛收攤,寫作者能投稿增加的篇幅又退回去,甚至比解嚴前還要限縮,但寫作的人口卻有增加的態勢,從一九五○年代開始寫作的作家們筆猶未老,中生代成熟,新生代作家崛起,老中青數代競逐有限園地,成名作家占有較大發表優勢也是不爭的事實,稿子不能留用,大部分的作者應能理解其中的難題。

此外,各家報社人事一再精簡,我剛進報社時,副刊有兩間辦公室,我所在的那一間,辦公桌擠得滿滿的,以致美編要對著牆工作,人力相對精打細算的中央日報都如此了,其他大報用人更是濶綽。一位離開中時人間副刊多年的編輯朋友告訴我,當年他們副刊「一屋子都是人」。到了副刊晚期,主編、編輯加美編,便是副刊的標準配置了,甚至有一人編制的副刊,主編從邀稿、審稿、退稿、組稿都一手包辦,連寄剪報和發稿費的瑣事也得自己來。

因應報社人事精簡以及電腦時代來臨,自留底稿不是難事,各家報刊也都進入「刊用稿通知,不用稿恕不退還﹂的時代。退稿的意義原本就不是稿子如何回到作者手上,關鍵是刊用或不刊用,到了這兒,退稿這件事終於以另一種姿態道別了。

離開副刊主編之職多年之後,在校園裡遇見師長輩、也常向中副投稿的學者,他當著一群學生輩面前,說我從來沒有退過他的稿子。這位師長學養豐富,篇篇稿件可用也是自然,不過既然有從未被我退稿的作者,一定也有常被我退稿的作者,能告別退稿的難題,對所有副刊主編都是一大樂事。

 

【延伸閱讀:跨世代作家/編輯人的對話:林黛嫚╳陳又津

 

本文摘自木蘭文化《推浪的人:編輯與作家們共同締造的藝文副刊金色年代

【更多資訊請上木蘭文化粉絲頁】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誰這麼膽大包天?居然曾經退過大詩人余光中的稿子!?帶你一窺藝文副刊編輯的退稿人生... 曹賜斌醫師《白疤顏色再生術》論文 再度榮獲「美國美容外科醫學會學術期刊」垂青刊登 開放的媒體是民主政治的必要條件 鍾理和不再只是他自己了 金石堂城中店6月底即將熄燈!那個時代,重慶南路「書店一條街」,曾是國家文化重鎮的象徵... 名字的玫瑰:董啟章中短篇小說集Ⅰ 論文抄襲? 廖運範: 不是抄襲 不應抹黑陳建仁 鍾肇政的《魯冰花》:台灣文學的關鍵作品(下) 「高薪」不會平白得到!職場專家的求勝法則... 撤文風波 楊索:殷允芃應為言論審查公開道歉 【匯流聲明(5/16更新)】對「媒體誹謗慣犯」曾韋禎所撰「被中國收編的匯流新聞網」一文之公開回應 【專文】台灣價值的縱深 《桃園誌》兩週年改版 桃市盼更多人看見桃園 書.影.人》報紙雖死,報人恆在—讀周天瑞《報紙之死》有感 Optoma EH320UST 超短焦王求鑑! 王健壯》周著《報紙之死》推薦序 老派記者替老派媒體留下的一份紀錄 Sony KW11美顏睛豔立「鑑」 台北戀人 永遠的現實抵抗者─詩人陳千武 他翻譯了整個中國:翻譯家楊憲益與英籍妻子Gladys的傳奇愛情與人生
大家都在看
500元動滋券來了 登記抽籤看這... 注意!桃勤女多處新北足跡曝光,C... 長輩注意!莫德納第二劑來了,9/... 驚!新北某幼兒園園長確診 疫調進... BNT/高端疫苗副作用評比!心肌... 竹內結子輕生近1年 遺骨仍未下葬... 最後身影曝光!龍劭華猝逝 拍戲時... 爆「1關鍵」住院!趙正平煎熬8小... 影/莫德納第2劑來了!指揮中心籲...

首頁 藝文創作 誰這麼膽大包天?居然曾經退過大詩人余光中的稿子!?帶你一窺藝文副刊編輯的退稿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