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旅遊資訊 那個還沒有「自強號」或「莒光號」的年代!電影《高雄發的尾班車》帶你回顧50年代的港都高雄...

分享
文章

那個還沒有「自強號」或「莒光號」的年代!電影《高雄發的尾班車》帶你回顧50年代的港都高雄...

聯經出版
那個還沒有「自強號」或「莒光號」的年代!電影《高雄發的尾班車》帶你回顧50年代的港都高雄...

港都高雄的南方觀點

1960年代的台北,可能是台灣「唯一」的都會或首善之區。這樣的刻板印象持續影響到現在,台灣各地活躍的許多價值觀念,或判斷標準往往是來自台北觀點。雖然影像可以忠實地紀錄南台灣的真實面貌,但這種影像卻往往刻意塑造出「都市/鄉村」二元對立的世界。

《台北發的早班車》(1964),甚至將「都市/鄉村」的差異,簡化為「罪惡/善良」的二元對立價值。過於簡約的概念,反而無法讓影像透露出更豐富的訊息。相對的,比它早一年問世的《高雄發的尾班車》卻發掘了倫理道德的複雜性,鄉村存在過呆銅那樣的惡霸,而城市也曾出現過董事長女兒美祺那樣善良的女子。從保存狀況來看,《台北發的早班車》雖然比較完善,但筆者仍選擇《高雄發的尾班車》作為討論的基礎。

台語電影最常出現的火車意象,意味著一個吸引來自各地移民的都會時代來臨。1963年的《高雄發的尾班車》,可說是台語電影第一次將火車站的別離作為題材的電影。同時代許多台語流行歌《離別的月台票》、《最後的火車站》、《無情的火車》、《哀愁的火車站》等,透露出難分難捨的離情、遠行、哀愁。農村社會時代的台灣,一般人守著土地耕作、定居,很少有機會出遠門,即使有機會遠行,也不需要這麼多哀愁的情緒。這些坐火車遠離家鄉的音樂與電影,正好反映許多農村青年遠離家鄉到外地求發展的變動社會。《高雄發的尾班車》最著名的是郭金發所唱的感傷曲調:

忍耐著滿腹傷情要分離,
月台的燈火影淒清引心悲,
等待伊表明心意,
離別是暫時,
高雄發的尾班車,推動心綿綿。

看火車離開月台,
憂愁流目屎,
咱今宵離別後,相逢何所在,
為情愛苦悶心內,
此情誰人知,
高雄發的尾班車,推動心悲哀。

從歌詞來看,搭最晚一班的火車離開高雄時心情的哀愁,似乎此後再回來時已不知何年何月。現在人似乎較無法感受這種心境,特別是高鐵使得台灣已經走向一日生活圈的時代可能更難瞭解。在那個還沒有「自強號」或「莒光號」,台灣鐵路還未邁向電氣化的1960年代,一般火車遠行最佳的選擇是「光華號」或「觀光號」,那種車廂內還有鐵路小姐倒茶水服務。這種柴油動力的火車從高雄到台北,至少要八、九個小時以上的時間(高雄市發展史編纂小組 929)。 而對農村民眾而言,更經濟便宜的「對號快」可能是他們意願更高的選擇,當然這種列車由高雄抵達台北所消耗的時間更是曠日廢時。男子坐在車廂而眼睛看著窗外的落寞場景,深刻地傳達出那個年代相當經典的鄉愁意象,如歌詞所說的「咱今宵離別後,相逢何所在」(如圖10)。

這部電影首映時的1963年,高雄雖仍是省轄市,不過已經是南台灣相當重要的城市。日治時代將高雄作為南進的基地,大致上已規劃左營軍港區、半屏山北側、壽山南麓、戲獅甲等工業區。高雄也是台灣鐵路的樞紐,不但是縱貫線往北的起點,也是潮州線往南的起點(劉碧株 34)。高雄一直到1979年才改制為直轄市,但它早已經是高雄、屏東等地民眾想搭火車前往台北的重要起點。

《高雄發的尾班車》描述大學生陳忠義(陳揚飾)從台北搭火車返鄉探望姑母時,無意間拯救了被吳村長之子呆銅(王哥飾)意圖非禮的翠翠(白蘭飾),地點就在青山綠水之間美麗卻又潛藏危險的吊橋(如圖11)。

從此陳忠義與翠翠之間的愛情,成為他奔波於台北與高雄之間車站月台的重要動力。

現在的台灣幾乎已經不太存在那麼明顯的城鄉差距,連市中心與郊區的差別往往也難以區別。透過電影的鏡頭拍攝,不但再現了市區與郊區,也塑造了台灣南北的差距。這種差異,可能是透過影像與情節所刻意製造出來的南北差距。昔日台灣到處可見的吊橋早已多拆除而消失。

依據該片的敘事,這些鄉野景觀既是陳忠義返鄉探望姑母所見的場景,那麼意味著他在台北奮鬥有成的父親也是出身自這樣的環境。電影所拍攝的河床看起來很熟悉,美麗的景觀卻像日本旅遊照片一般。地點可能是六龜一帶,但可惜的是這影片的前半段殘缺不全,無法從完整的對話得到可以確定地理位置的線索。

電影刻意營造的南台灣意象不僅如此,忠義的姑母居住生活的仍是農村的紅瓦厝。屋前的庭院,是一個可以談私事,也可以讓飼養家禽自由亂走的空間。而穿梭於田野間,傳統迎娶隊伍所吹奏的鼓吹八音,以及看熱鬧的孩童又好奇又想躲避沿途施放鞭炮的景象,對於現在幾乎已無城鄉差距的台灣而言,似乎別有紀念價值(如圖12)。

如果只是一味地重複民眾對南台灣的刻板印象,那麼這部影片未免太缺乏深度。那個時代的高雄雖沒有超高樓所代表的都會霸氣與繁華,卻有一種延續自日治時代的美感。隨著劇情鋪陳,忠義搭救翠翠,兩人感情逐漸加溫,他們的身影出現在左營蓮池潭、鳳山大貝湖、愛河畔散步,以及鹽埕區的大新百貨公司閒逛。

 


《高雄發的尾班車》再現1960年代高雄愛河散步的浪漫意象(如圖13)。

 

愛河源頭起於高雄縣仁武鄉八卦寮附近,流經高雄市區之後注入高雄港,主要的支流包括葫盧尾圳,機仔林埤,七番埤,三塊厝溪等。日治時代將下游疏浚為具有運輸功能的運河,稱為高雄川。戰後因有人跳河殉情,在媒體誇大報導下推波助瀾,於是被賦予最具浪漫情思的夢幻之名「愛河」。

在愛河划船,或河畔散步曾經是許多南台灣民眾共同生活的記憶。愛河後來的遭遇,如同台灣各地的河流一樣:河面隨風飄來的惡臭,曾經是南下的火車即將抵達高雄時的「信號」;河畔流竄的特種營業,更讓這條河流的名字聽來極為諷刺。但是高雄人並沒有將這條河流加蓋,改建大馬路或停車場,而是努力恢復河流原貌,恢復在愛河搭船的浪漫。高雄就如同世界上許多偉大的城市一樣,也擁有一條美麗的河流。從水的角度來觀看,城市的浮光倒影別有一番魅力。藉著影片重溫的城市記憶,竟然是可以這樣延續下去,而成為全民共同的文化資產。

愛河的興盛與日治時代鹽埕埔商圈的誕生息息相關。20世紀初的高雄市區計畫,曾規劃高雄港整治工程,及高雄川修浚所挖的泥土,用來填平愛河下游的曬鹽場而形成了目前的鹽埕區。1960年代造訪高雄的民眾,如果不到鹽埕區的大新百貨搭乘電扶梯就好像白來一趟。大新百貨的電扶梯,曾經是許多南台灣民眾對高雄的想像。大新百貨創辦人吳耀庭的崛起,從擺地攤的小生意人,到坐擁華王飯店、大新、大統、大立、真光、大樂等各大公司,相當具有傳奇色彩。1958年開幕的大新百貨,可說是他開始發跡的地點,當時造成轟動的是,讓老人、小孩可以自由挑選貨品的親切服務,以及啟用全國第一座電扶梯。

這部1963年的台語電影,正好紀錄高雄特殊的都市景觀。一座南台灣新式的百貨公司如何成為重要的地標,而來自南台灣各地的民眾如何想像所謂的百貨公司:是一個可以自由自在避免購物的壓力,而享受搭乘電扶梯閒逛樂趣的地方(如圖14)。

相對的,這部電影再現的台北意象,除了夜晚西門町街頭閃爍著「張國周強胃散」之類霓虹燈的刻板印象,更有趣的是台北富裕人家的形象。忠義的父親是一個從高雄到台北奮鬥有成的公司總經理。忠義家的擺設,可說是1960年代富裕人家的想像:西裝筆挺的父親,身旁矗立如家具一般的電視機,其上還擺放著盆花作為裝飾(如圖15)。

電視,是1960年代台灣新出現的時髦電器。電影還特意出現呆銅,對他朝思暮想的翠翠竟現身於電視機木盒內而大惑不解的情節。當旁人向他解說是「電視」,他更出現驚嚇的舉動,以為是會被「電死」。台灣電視的發展,1962年是一個跨時代的開始,那一年10月台灣電視公司首播,台灣開始邁入以電視作為主要家庭娛樂的時代(張之傑 481)。

《高雄發的尾班車》首映時的1963年,電視機仍屬相當稀有罕見的貴重物品,台北市全部的電視機總數僅約2,800台左右(台視二十年編輯委員會編 247),而台灣中南部還無法看到電視節目,直到兩年後才完成中、南部聯播網,東台灣更要等到1971年才完成轉播站,至此電視才算成為台灣人共同的娛樂文化。不過,這部影片卻在這種媒體時代剛開始發韌之際,就已發掘這種新興傳播媒體的無限潛力。當劇情推展到翠翠為逃避婚事壓力,抵達台北尋訪忠義,而一度成為駐唱歌手。後來翠翠的演唱會透過電視現場轉播,因謠傳忠義與美祺訂親,悲恨交加情緒下而現場昏倒。其他角色都是透過電視機才得以及時掌握女主角的最新狀況,這種隨時掌握最新消息的直播,如同現在電視新聞隨時插播的最新現場連線。電視機現場直播的威力,與電影情節發展在此巧妙地合為一體,從媒體的角度來看,《高雄發的尾班車》其實發掘了電影、電視之間的互為媒體的可能性。

以美國學者麥克魯漢(Herbert Marshall McLuhan)的冷媒體/熱媒體觀點來看,電影是冷媒體,電視是熱媒體。冷媒體的閱聽人是主動參與,而熱媒體的閱聽人比較被動。如果是這兩種媒體擺在一起,他認為:

兩種媒體雜交或交會時,就是真理和給人們啟示的時刻,因此也產生了新的媒體形式。兩種媒體間的平行作用,會讓我們停留在形式的邊界上,並讓我們從自戀麻木的狀態甦醒過來。媒體交會的時刻,就是我們從日常生活的恍惚與麻木狀態得到自由與解放的時候。(McLuhan 55)

雖然有人認為《高雄發的尾班車》、《舊情綿綿》等台語文藝片「劇情很牽強」(葉龍彥 230)。當初忠義回台北向父親報告與翠翠的婚約,父親卻振振有詞地反對。因為相對於他父親極力想促成的結婚對象──董事長女兒美祺而言,只不過是一個「田庄查某囝仔」。經過一連串的事件之後,尤其是透過電視機出現翠翠昏倒的影像的片刻,圍繞著這段戀情的其他相關人卻神奇地覺醒了,他們放棄了自己一廂情願的執著,並願意成全這對年輕戀人的愛情。

這部台語片對時代特質觀察與掌握相當精確,不僅敘述一個男女情愛多角戀情的故事,更預告未來台灣所邁入新的媒體時代。當年許多台語電影的從業人員在另一個新媒體崛起的時代,投入了電視公司的創作工作。如台語片著名的導演辛奇,曾在華視擔任過《嘉慶君遊台灣》、《西螺七劍》等戲劇指導。媒體神奇的威力,確實也如我們現代人所見證的,可以短短數天內將沒沒無名的人捧為爆紅的明星,也可以讓某些權貴高官一夕之間黯然下台。如此看來,這部電影的情節雖看似牽強,卻也敏銳地察覺新興媒體令人敬畏的魔力。

 

本文摘自聯經出版《百變千幻不思議:台語片的混血與轉化

【更多內容請上聯經出版粉絲專頁;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台灣媒體人台下聽訓!中國政協主席汪洋:靠媒體實現統一 中國政協主席汪洋誇口靠媒體實現統一 「這些」台灣媒體人台下聽訓 台灣媒體高層聽汪洋宣傳統戰言論 吳釗燮批:中國要從內部打擊台灣 高雄治安崩壞?外界錯覺?韓國瑜引用數據:比去年進步 統戰台灣 陳永興憂中國利用媒體污染台灣人價值觀 快新聞/台灣防疫再登CNN! 隔離檢疫離房8秒遭罰10萬外媒驚嘆 水間龍高雄勘景偷騎單車變身海報照 印象深刻美食是夜市臭豆腐和大臉盆刨冰 小s老公為妻慶生 酒醉后拉記者手訴苦:媒體對我不好 高雄藍議員:這是哪款豬隊友?李來希失言 公務人員協會也切割 韓寒:來大陸過兩年, 台灣年輕人的焦慮就會好! 新新聞│南台灣文創窗口史哲 大寮監獄挾持嫌犯致電2媒體 質疑扁為何可交保? 走在風尖浪頭上: 杜正勝的台灣主體教育之路 台灣主體教育的推手: 杜正勝風尖浪頭的奮鬥 影音專訪 / 苗博雅:媒體的上下架不是商業事件 是公益事件 快新聞/在台移工隔離檢疫擅離房8秒遭罰10萬 NHK:台灣沒人覺得嚴 快新聞/《外交家》讚「台灣再次擊退COVID-19」 分析5大關鍵因素 台灣真的不倒才怪? 台灣凍蒜網:馬習會成就那一刻 即KMT慘敗那一天 義大利週刊專題介紹台灣 「一國兩制是台灣人的噩夢」
大家都在看
男主角現身!蕭大陸自封全台最紅負... 抓姦侯怡君開房飛車搶照 舊愛爆蕭... 飆罵小三首露面!侯怡君「被騙也開... 快新聞/高端首納入疫苗意願登記系... 東奧/舉重金牌選手侯志慧測出禁藥... 銀行業帶頭振興 發放員工5千獎金... 影/開放莫德納第二劑預約 混打可... 單約莫德納等嘸被同事酸「等著打高... 抓姦侯怡君開房飛車搶照 舊愛爆蕭...

首頁 旅遊資訊 那個還沒有「自強號」或「莒光號」的年代!電影《高雄發的尾班車》帶你回顧50年代的港都高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