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兩性關係 不要讓悲劇再發生了!暴力的男友,無助的女人,八次報警,五名巡警三次趕來卻疏忽了....很多事都是可以防止的....

分享
文章

不要讓悲劇再發生了!暴力的男友,無助的女人,八次報警,五名巡警三次趕來卻疏忽了....很多事都是可以防止的....

小C
不要讓悲劇再發生了!暴力的男友,無助的女人,八次報警,五名巡警三次趕來卻疏忽了....很多事都是可以防止的....

 

 

 

這是一段真實的911電話記錄:

 

“您好,這裡是舊金山報警專線——”

“天哪,我前男友他......我之前也給你們打過電話......我前男友他剛剛從前門闖進來了......!"

一陣很大的聲響從報警電話的那頭傳來,似乎報警女孩的臥室門已經被暴力推開。

“天哪!” 電話裡傳來女孩的幾聲尖叫,隨後是一陣耳光打在人臉上的聲音、電話按鍵被按到的聲音......

接著,“砰砰”兩聲,然後是死一般的寂靜。

 

“女士,發生什麼事了女士?”接線員著急的問道:“你好?你好?”但電話那頭已經沒有了聲音......

 

這天是2014年的10月10日,打電話的人是Cecilia Lam,一位35歲的獨身女性,

這通電話是她第8次撥通911報警專線。然而電話還沒打完,她的前男友就強行闖入臥室,

用一把手槍將她殘忍殺害,隨後自殺。

 

事後,當有人按照時間排序梳理出這一晚所有相關事件的完整經過,

人們發現:執法人員在那天晚上作出的許多決策都令人生疑,

而舊金山政府一直在努力完善的家庭暴力案件處理系統,也似乎還存在著極大的漏洞。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一個已經8次報警的女性,最終還是慘死在暴力分子的手中?

為什麼5位警察曾3次出警,卻依然沒能阻止這起惡性殺人事件?

這背後的曲折,還得從幾年前開始說起.....

 

Cecilia Lam是一位出生在中國香港,5歲起就隨父母來到美國的移民二代,

據她的父母和好友說,她非常活潑懂事又顧家,曾經為了照顧兩個年幼的弟弟而放棄學業。

直到四年前,Cecilia才重新考入舊金山大學亞裔美國人研究專業,打算畢業後從事人權類工作,

致力於成為一個有力量的女人,去幫助其他女性和在美國生活的亞裔。

 

2010年,在舊金山的一家Walgreen藥店,Cecilia第一次遇見了她的前男友 Cedric Young Jr.。

Young比Cecilia小6歲,他對Cecilia一見鍾情並發起了猛烈的追求攻勢。

沒過多久,兩人開始約會,然後確認了關係。

 

Young出生在舊金山,因為父母離婚,從小就搬去了芝加哥。

他年少時非常優秀,靠著獎學金進入了阿拉巴馬工農大學,

但後來不知出於什麼原因他在大學裡捲入一起打架事件,

最終退學,回到了舊金山和父親生活在一起。

回到舊金山的Young開始濫用藥物和酒精。

他還曾三次被捕,其中兩次都因為攻擊和毆打,但因被害人不合作而沒被起訴。

當Young和Cecilia相遇時,他其實還在接受戒毒治療。

 

了解了Young的過去之後,Cecilia的好友曾勸她這只是一段短暫的風流韻事,不要陷得太深。

但Cecilia認為Young高大、帥氣又紳士,毫不顧忌Young還在接受戒毒治療,

她完全的把自己交給了Young,還允許Young搬進了她的公寓。

 

事情就是從這裡開始發生轉折的......

和Young住在一起之後,Cecilia發現,在Young的身上似乎潛藏著令人不安的暴力傾向。

Young常常會生氣,把牆砸出一個又一個凹痕,還會弄壞公寓的房門......

 

2012年情人節的那天,Young又一次醉酒,他指責Cecilia背叛了他,在廚房裡憤怒的摔著東西。

兩位鄰居前來勸阻,卻親眼看到Young正用力的推倒Cecilia,

想阻止他的鄰居自己也在混亂中被推倒,另一位還被Young狠狠的掐了脖子......

 

根據警方的報告,這次事件過後,報警的鄰居對Young申請了限制令,不允許Young再接近自己。

Cecilia也向警方報告了這次暴力事件。但是第二天,她對警方表示,

她認為Young沒有傷人的意圖,她只是想在警局對這個事件有個記錄。

案件結束後,因為三位受害者都沒有意願深究這件事情,

Young在以襲擊和家庭暴力罪被警方逮捕後,檢查方並沒有對他提起進一步的訴訟。

只在警局留下了一次似乎無足輕重的記錄。

 

那次事件過後,Cecilia和男友開始更加頻繁的爭吵,

與她一牆之隔的室友Nikki曾經聽到過這對情侶爭論和有人好像喘不過氣來的聲音,

但Cecilia並沒有報警,而不久過後,Young也搬離了公寓。

一次閒聊中,Cecilia告訴鄰居,她已經和男友永遠的分手了。鄰居終於放下了她一直懸著的心。

但就在Cecilia被殺害前不久,Cecilia告訴室友們Young要搬回來。

儘管室友們都不同意讓Young重新住回這間公寓,

Cecilia一臉抱歉的向他們解釋:“對不起,他和我分手後一直無家可歸......”

2014年10月9日,Young又再一次搬了進來。

 

2014年10月9日這天,正是Young重新搬回公寓的第一天,

室友又目睹到他們激烈爭吵的場景。

下午7點,Cecilia其中的一位室友Michael 回到家。

他正好遇見這對爭吵中的情侶.... Cecilia把男友趕出了家門。

留下Young在樓下用力捶著鐵門,不斷按門鈴......

這對情侶吵架已經不是一天兩天,Michael當時已習以為常沒放在心上。

 

然而,當他上樓遇到Cecilia,她驚慌的回到公寓拿出一鍋意麵醬,告訴他說,

她懷疑男友Young在這鍋意麵醬裡下了毒,想要把她毒死。

 

晚上8點37分,Cecilia第一次撥通了911報警電話。

她在電話裡說:“我和我男朋友吵得很兇,我一直在讓他走,但他不肯,現在事態升級了。“

“他今天喝了一天的酒,不過現在好像他剛要走.... ”

 

“需要我們派警察過來看看嗎?” 接線員問她,

“不用了” Cecilia回答道:“我覺得我們現在沒事了。”

 

然而,就在第一通報警電話之後沒過多久,

當晚9點14分和9點33分,Cecilia她又撥打了兩次報警電話

 

“他又回來了!!”

她告訴接線員這場家庭暴力事件似乎已經升級了。

Young一直來來回回的在樓下按門鈴,一次又一次,

她不知道Young會不會闖進公寓來傷害她。

而此時Cecilia 的室友Michael也撥打了報警電話,

Michael在電話裡直接說有個男人瘋了,正在瘋狂試圖闖進他們公寓。

 

因為接到多方表緊,調度員把這次報警電話標記為一次家庭暴力糾紛。

在Cecilia打第三次911電話報警時兩名警官趕到了Cecilia所在的公寓。

 

發現警察的到來,Young表現的非常冷靜,看起來就像個十分正常的男朋友在處理和女友之間的小矛盾,

他甚至裝模作樣的和警察聊了會兒天,探討了一下燒烤食譜等等。 他的鎮定,成功的讓警察認為他們只是情侶間小打小鬧。

 

而讓兩名警官進一步覺得他倆之間沒問題的,是當他們正在找Young問話時,從公寓裡走出的Cecilia...

Cecilia當著警察的面維護著Young “他是個好人,他不會惹麻煩。 只是偶爾這樣而已.... ”

 

既然女方都這麼說了,那警方也自然不好進行進一步調查....

然而,Cecilia的室友Michael堅持認為,Cecilia是因為害怕而不敢說出實情。

 

他試圖阻止過Cecilia和警察的談話,拿出了那鍋意麵醬。

他讓Cecilia向警察承認她覺得Young試圖在意麵醬裡下毒傷害她。

 

然而,在警方面前,Cecilia又否認了下毒的事情... 警官在後來的報告裡記錄到,

Cecilia否認了Young想要毒害她這個說法,並且,Cecilia本人看起來也挺正常。沒有中毒的跡象。

因此,兩人也沒有進一步詢問Cecilia的室友Michael。

 

警方問Cecilia,Young有沒有之前家暴的歷史。Cecilia對警方提到了2年前情人節的事件。

但是同時表示當時Young已經被逮捕,而且兩人已經不再糾結那件事情。。。

 

15分鐘後,在警察的監督下,Young配合的離開了現場。

隨後,警察自己也離開了。

 

然而,距離警察離開一刻鐘後,Young回來了。

這時候時間是晚上10點01分,Cecilia第五次求救911

“我要報告一起升級的家庭暴力事件。” Cecilia有些害怕的說,

接線員聽出了她的聲音:“是你?你男朋友又回來了?” “是的。”

這一次,在Cecilia的兩位室友Kikki和Michael打算轟走Young的時,Young打算破門而入。

幸好,室友們拉上了門的安全栓,門只被推開了一個小縫.....

雙方開始在門口僵持......而Cecilia正在陽台上撥打這個電話......

 

從暴力家庭糾紛變成試圖闖入,接線員立刻將事件的緊急程度從B提高到A級。再次派出了巡警。

 

之前的兩位警察又來了,另一位在附近巡邏的警察Steven Haskell也趕了過來。

 

當時警方對他們表示,他們可以以公共場合醉酒導致行為失當為由逮捕他,並把他關押在警局的醒酒間裡至少4個小時...

其中一名之前來過的警察對另一名新到的警察表示: 受害人之前不想讓警方做任何干預。

 

警察沒有再追問下去,也沒有對現場那兩位同樣恐懼和憤怒的Cecilia室友進行問話......

其中一位室友原本還想著要告訴警方她在那天傍晚曾見到Young的腰間別了一把手槍,

結果在氣憤和混亂之中,竟沒能說出來......

總之這一次,警方以在公共場合醉酒導致行為失當的輕微罪名把Young帶走了。

 

看到Young被帶走,所有人都鬆了口氣,今晚終於安全了。

這樣想著,Cecilia和剩下的室友們餘驚未了的聚在廚房喝了不少酒,

他們給那份可能有毒的意麵醬拍照留證,

Cecilia還和盛著意麵醬的容器合影,做了一個愚蠢的表情。

 

室友們紛紛勸Cecilia要更加尊重她自己,

她的室友Nikki還打算第二天請假,陪Cecilia去警察局申請限制令......

那個夜晚,室友們聚在一起討論了他們的未來,討論要重新裝飾這套公寓,然後滿懷希望的各自回房睡覺了......

 

而另一邊,4小時後,對Young的暴力行為一無所知的看守,按照醉酒刑拘的規定把他放出了警察局......

一出警察局,Young走過幾個街區回到了Cecilia的門口。他開始在樓下用短信轟炸Cecilia的手機。

 

凌晨4點03分,Cecilia第六次報警,Cecilia在電話裡說:“之前警察告訴我如果我男友回到我家樓下就報警。”

4點08分,Cecilia第七次報警,在電話裡她用非常小的聲音說到:“我可以聽到他正試圖把門打開.......”

一會兒過後,Cecilia接著說:“我看到門開了!他正在按門鈴!天哪,天哪。我告訴過他讓他不要回來。”

 

由於最近的警署警力不足,之前那兩位警察已經身在其他案發現場,

調度員指派了附近分所的另兩位警察過來,趕到了現場,

參與過上一次問詢的Steven Haskell警官也來到了現場。

 

在現場,他們看到Young正做在門口的台階上..

這一次,Young又為自己準備了另一套說辭,

他十分冷靜的告訴警官,自己原本就住在這個公寓,

是被女友趕了出來,但自己必須要拿幾件換洗衣物,明天上班的時候得穿。

 

這幾位警官依舊沒有仔細查詢Young的犯罪記錄,他們看了看這邊冷靜的Young,

又看了看另一邊正從樓梯上下來,已經近乎歇斯底里、一直在大吼大叫的Cecilia,

很快對Young產生了深深的同情,相信了這又是一個瘋女友把可憐男友轟出門外的普通愛情故事。

 

發現Young沒有試圖闖入的跡象,警方只能將此事降級處理。

警官好說歹說,甚至讓Cecilia放Young進去拿了幾件換洗衣物。

Young也十分配合,當著警察的面拿了一些普通衣物,

還找警察借了根煙,然後看起來非常輕鬆的離開了。

 

然而,由於警察一直沒能找出Young用來殺害Cecilia和自己的那把槍從何而來,

甚至在Young因醉酒被帶去警局的時候也沒有查出來他攜帶凶器,

有人懷疑,正是這一次警察把Young放進Cecilia的房間,

讓他順利取出了之前藏在Cecilia家的手槍......

 

半小時後Young捲土重來,帶著那把要命的槍,一腳踹開了公寓的門....

 

Cecilia的幾位室友再次被驚醒..... 他們紛紛報警,

“我室友的男朋友, 他要殺了她...”

“快派警察過來,我們的室友在跟男友衝突,之前她男友還想要毒死她”

 

與此同時,Cecilia本人也在跟警方報警.. 這就有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

“天哪,我前男友他......我之前也給你們打過電話......我前男友他剛剛從前門闖進來了......!"

一陣很大的聲響從報警電話的那頭傳來,似乎報警女孩的臥室門已經被暴力推開。

“天哪!” 電話里傳來女孩的幾聲尖叫,

隨後是一陣耳光打在人臉上的聲音、電話按鍵被按到的聲音......

接著,“砰砰”兩聲,然後是死一般的寂靜。

 

這次,當警察趕到的時候顯然已經晚了......

 

事後,Cecilia的家人在法庭上強烈要求譴責司法機關在辦案過程中的不嚴謹行為,他們的辯護律師指出,

雖然警察的辦案過程並沒有違法,即使他們沒有在案發現場看到最明顯的家庭暴力跡象,也應該進行進一步的問話。

警察們在辦案過程中的反應更像是想要快點處理完這邊的事情然後趕去下一個犯罪現場,

而不是在想著該要如何去幫助一位已經害怕得要撥打911的市民了。

 

他們表示,警方在辦案過程中的確也疏忽了很多事實。

第一,他們在第一次到達現場時,沒有提前核實Young的身份,沒有考慮到他曾經的家暴歷史。

第二,在警察的問詢過程中,始終沒有對Cecilia的幾位室友進行問話,僅聽信當事人的片面之詞,失去了獲得重要信息的機會。

第三,當警方得知Young有試圖用意麵醬毒害Cecilia的時候,完全沒有調查化驗就否定了這個事情的可能性,

並且沒有向搭檔匯報這個情況。

 

事後在2015年的一次庭審取證中發現,當初那鍋完全沒被重視過的意麵醬,

被檢測出真的含有有毒物質——老鼠藥。

 

Young的家人也對警察的處理頗有微詞,

他的一位阿姨回憶說,Young的精神可能有些問題,

而這些問題,都被Young酗酒和濫用藥物的行為所掩飾住了。

他曾經告訴家人自己出現過幻覺、幻聽,

還曾經在案發前數月打電話告訴他爸爸要用槍殺死自己。

 

Young的家人認為,如果警察當晚能夠找到合適的理由把Young帶回警察局拘留起來,

或許就能阻止兩家人的悲劇......

 

針對Cecilia的案件,警方和法務機構在這次案發過程中是否犯有違法行為始終沒有得到認定,

也有人認為害死Cecilia的人並不是警方,而是那個持槍殺人的兇手......

 

專家指出:“受害者往往會在權利機構介入的時候拒絕出說真相”。

警察局在針對家庭暴力事件的指令中也指出,警官不能在辦案過程中被受害者最初的不配合所影響......

在Cecilia案件中扮演了關鍵角色的警官Chhungmeng Tov回憶到,他自己曾經詢問過Cecilia過去有沒有遭受家暴,

Cecilia也承認在2012年發生過一次,但她同時強調,她和Young已經朝前看不再像從前那樣了.....

 

但,這也許只是Cecilia害怕說出實情的託辭......如果警官在聽過了Cecilia的回答之後,

能夠回頭再仔細查看一下Young的犯罪記錄,就會發現他在更早之前還曾因為攻擊他人而被逮捕過,

這些記錄,恰恰都是能夠證明Young有暴力傾向,可能會改變警察辦案方向的有力證據。

 

事實上,家庭暴力殺人案件的處理方法在很多時候需要和普通案件區別開來,

因為家庭暴力殺人案包含了更多的複雜性。

在加州,女性被殺事件中37.6%以上都是因為家庭暴力,

這些案件之所沒能被及時阻止,很多時候就是因為被害者不敢說出事情的真相,

直到他們受到嚴重傷害,卻已經太晚......

 

舊金山家庭暴力聯合會的主席Beverly Upton指出,

如果警察能在辦案過程中主動詢問受害者而不是被動的應答,

更有可能拯救受害者的生命。

 

Cecilia案件中的警察依舊沒有受到任何懲罰,

但顯然,警方已經意識到了原有的針對家庭暴力辦案系統中的漏洞,

他們開始根據受害者本身難以講出真相的特性,從警察的身上找到了一些辦案的突破點。

 

例如:今年7月,舊金山警察局特殊受害者聯合會已經出台了一條新的試點項目,

讓警察在辦案過程中先向家庭暴力受害者詢問一些問題,

根據他們的回答來判斷案件的嚴重性。

此外,一項新的政策指出,要求警方在辦理家庭暴力案件中必須考慮到受害者的特性,

通過談話引導他們說出過去的經歷和真實的抱怨。

當地警察學院還推出了專門針對家庭暴力案件的問詢課程,

讓警官接受這項課程的培訓,且每兩年更新一次課程內容......

 

嗯,也許正如Beverly Upton所說:

“所有的家庭暴力殺人案都是可以被提前阻止的。”

但願,不斷完善的辦案流程和斷案系統能夠帶給那些家庭暴力受害者更多的保護,

拯救更多不幸的生命。

也希望正處在家庭暴力影響中的女性和男性們能夠主動尋求幫助,

說出真相,讓悲劇不再重演......

 

封面來源:123rf

本文授權自:英國那些事兒

原文標題:暴力的男友,無助的女人,八次報警,五名巡警三次趕來...還是沒能挽回她的生命...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不要讓悲劇再發生了!暴力的男友,無助的女人,八次報警,五名巡警三次趕來卻疏忽了....很多事都是可以防止的....
大家都在看
快新聞/台灣菜大放異彩! 「米其... 快新聞/盛唐中醫鉛中毒遭停業 病... 林佑星生完女兒父愛大爆發 她飾演... 《我的婆婆》王少偉演反派太傳神遭... 日本腦炎多2例! 男子發燒、咳嗽... 「口罩之亂」再上演? 寶雅排隊2... 當心!致死率最高6成的「致命蟲咬... 救命曙光!台醫藥廠胰臟癌新藥 人... 康友-KY董座黃文烈失聯 昔生技...

首頁 兩性關係 不要讓悲劇再發生了!暴力的男友,無助的女人,八次報警,五名巡警三次趕來卻疏忽了....很多事都是可以防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