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知識 陳婉真說故事》哭泣的巴士海峽

分享
文章

陳婉真說故事》哭泣的巴士海峽

優傳媒
陳婉真說故事》哭泣的巴士海峽

潮音寺。(圖/作者陳婉真攝)

 

作者/陳婉真

11年前的一部電影「海角七號」,讓國境之南的墾丁大街成為熱門旅遊景點,充滿熱帶風情的恆春半島處處是美景,的確讓人流連忘返。

 

「海角七號」的故事隱約帶出一段戰爭中沒有結果的台日戀情,其實在恆春半島真的有很多令人低盪迴腸的戰爭故事,還有一些鮮為人知的戰爭景點,其中最令老一輩印象深刻的,應屬巴士海峽的「玉津丸」沈船事件。

 

二次大戰末期,日本的海空防衛能力幾乎全失,尤其在1944年6月的菲律賓海戰後,美軍以菲律賓為基地對日本實施跳島戰略,徹底掌控了太平洋的制海權,但日軍為維持太平洋上各戰場的戰力及補給任務,經常有很多船隻開往南洋,卻常在巴士海峽遭受美機擊沈,其中在1944年8月23日,開往馬尼拉的運輸艦「玉津丸」,為了躲颱風停泊在「潭仔孔(今潭仔漁港)」附近,被美軍潛艇擊沈,當時艦上有超過五千人以上船員,人數最多的是韓國的學生五千人,只有約五、六十人被救起,其餘全部罹難。

 

生還者中一位中嶋秀次先生,在海上漂流多天後才被救起,戰後回到日本,常想起自己在船難中目睹同船難友一個個在他面前痛苦的死去,他卻無能為力,內心至為難過,終於在1981年,回到當年沈船被救起的地點,也就是在貓鼻頭公園入口不遠處的路旁,靠著自己的捐款及向遺族募得的經費,在當地購地興建了一間「潮音寺」,祭拜戰友的亡魂。

潮音寺前院立有韓國學生死亡五千人的紀念碑。(圖/作者陳婉真攝)

但是,因為日本人不能在台購買土地,中嶋秀次使用台灣友人的姓名登記,結果友人的後代將潮音寺土地轉賣,一度差點被拆掉蓋民宿,幾經協調才得以保留。中嶋秀次於2013年過世,後來的管理及維護工作,主要由在高雄經營藝品生意的鍾佐榮負責,他受到中嶋秀次的感動,自費花費了約六百萬元,整修潮音寺漏水部分及庭園工程,目前也是潮音寺管理委員會的委員長。

 

鍾佐榮的藝品館還有一位日本人館量子,大約十年前她還在讀大學時,偶然參加日本的李登輝之友會,受到蔡焜燦的演講所感動,來台灣短期交流時,訪問了很多參與二戰的台籍日本兵,才從那些她口中的「阿公」嘴裡,聽到很多她自己不知道的日本歷史及故事,為了更進一步感受「阿公」的心情,她還回去日本,考取了自衛隊員的資格,服務軍職兩年多後,索性到台灣定居,繼續她的訪問台灣阿公之旅。

 

館量子在一次偶然的機會,看到2015年時,日本NHK電視台曾訪問當時參與救援「玉津丸」的台灣人,她循線到恆春,找到江新點和江新潭兩兄弟,請他們訴說當年的救援經過。

江新點向館量子訴說搶救沈船的故事,下一秒談到一位軍醫上岸後被低軍階者摔耳光加油的故事,館量子淚流滿面。(圖/作者陳婉真攝)

現年九十歲的江新點說,戰時他們的老家住在現今核三廠靠出水口附近,目前已被徵收為核三廠廠區,「玉津丸」是在「潭仔孔」被擊沈,船上的機油漏出來,海面上一片浮油,引發火災,海上很多人載浮載沈,有的會游泳的自行游上岸,但絕大多數的人都死在海上,大概只救了約五、六十人。

 

「岸上的駐軍及警察下令,要我們全庄都去幫忙救援,大人會游泳的游到海上搶救生還者,我們小孩子就在岸邊,以竹竿協助落水者讓他們可以拉著竹竿游上岸,我們全庄總動員,有的煮飯給他們吃、燒熱水讓他們洗澡,上岸後,警察點名列冊後,就把生還者載走了。」

 

「我們打撈上來的死者比活人還多,警察命令我們每戶要載一牛車的木柴,就在現在核三廠出水口那裡原本是一條水溝,把屍體用木柴淋上番仔油放火燒,我記得連燒十多天才燒完,很慘。」江新點說。

 

兩兄弟都記得一位軍醫靠著一支船櫓支撐在海上漂流,被救起時全身幾乎癱軟,一個官階比他低的軍曹看他只是腳受傷,但傷勢不嚴重,為了激起他的求生意志,竟然甘冒犯上的罪,打了軍醫一個耳光,邊打邊大聲斥喝說:「上岸了,命保住了,加油!」儘管事隔七十多年,館量子聽了還是淚流滿面,感動不已。

 

「戰爭末期,恆春被空襲得最厲害,因為美軍是以航空母艦載轟炸機停留在巴士海峽,每天到台灣轟炸,飛機回航時,機上要清空,我們這裡是陸地的最南端,不只是炸彈,他們把什麼東西都丟下來,也曾丟空油桶下來,我們就把它檢來做水缸。」江新點說。

 

江新潭比哥哥小四歲,也曾參與救援,還記得美機來轟炸時,日本軍方通常是不抵抗的,有一次一個膳食兵看到美機來掃射,情急之下把飛機打下來,不到二十分鐘,美軍的水上飛機已經飛扺現場,把飛行員救回去了,可見那時敵機進入台灣已經如入無人之境,日軍完全無力反擊。

江新點(右)、江新潭(左)兄弟。(圖/作者陳婉真攝)

世代以海上作業為生的江家兄弟,目前家中後代都從事休閒的潛水業,江新潭還曾向日本人學會以魚叉捕魚的方式,八十多歲高齡,還經常下海表演絕活,身體非常健康。他兒子說,父親的叉魚絕技又經過改良,足可以列為台灣的無形文化資產。

 

館量子最關心的則是,當年的沈船不知是否還躺在海裡?還有沒有未清的日本人遺骨?如果有的話,她願意找民間朋友協助打撈,把遺骨帶回故鄉。我們在暑假期間訪問後不久,她果然找人和海巡署洽商,真的下海去找七十多年前的沈船,據說潛水人員真的找到了,下一步就是打撈並讓沈睡七十多年的二戰遺骨重回故土。

 

對照於二戰期間,台灣有三萬多人戰病死、將近一萬五千多人失踪,合計超過五萬名台灣人為保衛家鄉投入戰爭,至今只有三萬多名戰病死者,日本的靖國神社列冊祭拜,反倒是在自己的故鄉,至今還沒有一個國家級追思二戰陣亡士兵的紀念場所,促轉會也不處理戰爭的相關事宜,我們看日本人對於戰爭中死亡的人士,不管時隔多久、無論距離多遠,總會設法祭拜追思,這種精神令人感動,也值得我們效法。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進入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大家都在看
浩子回到故鄉居然被嗆是假彰化人 ... 原來這個「時間」拜土地公才對!9... 中市二行程機車汰換率六都第一 舊... 楊丞琳婚後大尺度解放 新專輯照片... 挑戰最狂優惠!只要西元生日中有「... 12強/抗韓成功!台灣7:0擊潰... 韓國瑜公布張善政當副手 「國政配... 「被看不起的心情很難過」李佳芬失... 在美國警察面前不遵守這「八件事」...

首頁 生活知識 陳婉真說故事》哭泣的巴士海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