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寵物資訊 動物死後,去了哪裡?毛爸媽最難以釋懷、最常詢問的6個問題....

分享
文章

動物死後,去了哪裡?毛爸媽最難以釋懷、最常詢問的6個問題....

大雁出版基地
動物死後,去了哪裡?毛爸媽最難以釋懷、最常詢問的6個問題....

動物死後,去了哪裡?——不孤單的克里歐

克里歐才剛過世幾天而已,瑪姬一提到她備受寵愛的威爾斯柯基犬,眼淚便忍不住奪眶而出。她和我預約了電話解讀,在抽噎啜泣間,她斷斷續續地解釋,她感覺現在房子很空,但有時她又想像自己可以感受到克里歐在她膝上的重量,或是正在磨蹭她的腿。她擔心自己腦袋不正常。「克里歐現在在哪兒?」瑪姬低聲地問,「牠和其他的動物在一起嗎?動物死後,會有一個特別的地方可以去嗎?」她知道與克里歐共度的時光來日無多,已經有好一陣子了。牠度過了漫長而充實的一生,然後平靜地在瑪姬懷裡死去,但瑪姬仍無法安然面對牠的離世。她需要有人向她保證,被她從小養到大的狗兒正快樂地待在靈界,而且牠並不孤單。

(圖為示意圖)

 

這是多數人會問我的第一個問題,而我很高興能讓他們安下心來。克里歐幾乎立刻就過來了,我告訴瑪姬,我看得到牠——當然是在我的腦海裡。情況是:我會得到一個心理圖像,大致就像如果我問你一個關於自由女神像的問題,你會馬上得到這座雕像的心理圖像一樣。克里歐給我看一隻有點破舊的綠色絨毛青蛙,牠身邊還圍繞著幾隻其他的動物和一群人。「喔,」瑪姬哭著說,「那是牠最心愛的玩具。牠玩了好幾年!我很高興牠並不孤單。牠很討厭被單獨留下。」

我向她保證克里歐並不孤單,牠也不是獨自一個。瑪姬沒有失去理智,克里歐持續出現在她的生活當中並非憑空想像。接著,我向她解釋,動物去的是和我們一樣的靈界。動物沒有個別的地方,一旦我們也進入靈界,我們的靈魂便會再次聚首。此外,你可以放心,你的動物絕不會孤伶伶地死去。通常會有另一個牠在地球或前世就已經認識、並早一步結束旅程的寵物或人,前來迎接牠。

瑪姬感到無比欣慰,她知道克里歐不僅仍能與她溝通,還被老朋友們團團圍繞。對每天和我談話的哀傷客戶而言,這是我能傳達最令人安心的訊息之一。

 

離世的寵物是我們的守護天使——充滿了愛的巴克

(圖為示意圖)

 

湯姆打電話到我的電台節目來,他是一名長途卡車司機。事實上,我發現我接到許多卡車司機的來電,他們會在路上待很久,所以通常會把狗也帶在身邊。

湯姆告訴我,他的狗狗羅西在卡車上陪著他,但他想知道我能不能聯繫上他小時候養的另一隻狗的靈體。我告訴他,我會試試看,而且動物通常會為了我而過來。接著,我立刻看到一隻體型中等的棕色狗兒,胸前有一大塊白色的斑點。「就是牠!」湯姆說。我可以聽見他聲音裡的興奮之情。「那是我的巴克。牠在那裡過得如何?」

「嗯,」我說,「和所有的動物一樣,巴克很平靜又充滿了愛,而且還是跟你住在一起。」

湯姆的聲音隨即哽咽了起來,他說,「請告訴巴克,我活著的每一天都想到牠。牠過世那年,我十四歲。小時候,牠是唯一給過我愛的對象。」

「唔,湯姆,」我說,「巴克告訴我,牠每天都在你的身邊,不曾離去。現在,牠也在卡車上陪著你。聖靈(spirit)將牠帶進你的生活,過去有好幾世,牠一直以動物和人類的形體與你共處。還有,你前世也曾經是狗,你以前就一直和牠在一起。」

「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桑妮亞。」湯姆說,「我希望我們過去幾世的生活,比這一世來得好。」接著,他說,「請告訴巴克,謝謝所有牠給過我的愛。當時,牠在很多情況下為我舔拭傷口,撫慰我的傷痛。牠是我的全世界,牠拯救了我。如果沒有牠,很多時候我不認為自己撐得下去。但想到牠得過著沒有我的生活,我就決定要繼續撐下去。」

光是聽湯姆這麼說,便幾乎令我心碎。湯姆的某個部分深深打動了我,我要他用電子郵件把電話號碼寄給我,好讓我們能私下談談。

當他按我們排定的解讀時間來電時,他既興奮又心懷感激。他說,他前一晚根本睡不著,能和我進行這次解讀,對他而言彷彿是美夢成真。於是我告訴他,我會與羅西談談。「牠很快樂滿足。」我說,「牠問我是不是狗。我告訴牠,我現在是狗,但我也是人。我告訴牠,動物教過我牠們的語言,我小時候聽不見大家說話,因為我是聾人,不過我總是能聽見動物說話,而且我寧可和動物說話。」

接著,羅西告訴我,牠和湯姆的生活有多麼快樂,以及湯姆在牠即將被安樂死之前,把牠從收容所裡救了出來。「沒錯!」他說,「我走進收容所,要求他們給我看即將被安樂死的狗。我好想把牠們全都帶走。這真是令人心碎!但這隻狗兒走到我面前舔我的手,我知道牠就是我要的狗。」

「羅西告訴我,牠愛極了漢堡和魚。」我說,「你停在那些地方買垃圾食物時,牠總是和你分著吃。牠和你一起睡在車裡那條棕色的毯子上。牠還說,你從不曾把牠單獨留下。」

「完全正確。」湯姆說,「打從我養牠的那天開始,我就永遠不會離開牠。」

「嗯,」我說,「牠真的過得很開心。」

「這也讓我很高興又欣慰,」湯姆說,「請告訴羅西這一點。」

接著,我看到巴克又過來了。「湯姆,」我說,「巴克在這兒,牠正在和我說話。」我可以感覺到牠是個非常特別的靈魂,牠告訴我,牠從靈界被送進湯姆的生活,目的是成為他的天使,並從旁協助他。我可以從湯姆身上,感覺到他兒時承受過的苦難與混亂。然而,我說,「湯姆,巴克告訴我,你和牠常去一間店,就在你住的鎮上。」湯姆說,「對,我替那個店長工作過,他人很親切。有時我和巴克在家裡沒吃飽,他還會好心的給我們食物。」

巴克還告訴我,有時湯姆會被迫睡在穀倉裡,而巴克會陪他睡在那兒,舔他的臉。「牠確實會這麼做,」湯姆說,「牠就像在親我一樣,我們經常互相取暖。」

我知道他有過悲慘的童年,於是我說,「你知道嗎?湯姆,我們絕不只是一具身軀而已。」

「現在我知道了,」湯姆說,「但身為一個小孩,你當時並不了解這些。我不曾從家人身上學會任何關於愛的事情。當我發現巴克時,牠成了我的家人,是牠教會我如何去愛。」我可以透過電話線感受到這股愛的能量,我只能說,巴克把他教得很好。

「嗯,湯姆,」我說,「有時我們有特殊的連結,是因為前世我們的靈魂曾在一起。巴克要你知道,牠每晚仍睡在你的床上照顧你。牠仍是你的守護天使,不離不棄。」湯姆說他知道,他可以感覺得到。

 

離世的寵物重返人間——再次登場的瑪咪和艾克

吉娜的兩隻貓瑪咪和艾克,是同一窩出生的,牠們活到二十一歲,隨後在幾天之內相繼過世。牠們是嬌生慣養又備受寵愛的室內貓,日子過得稱心如意。牠們沒有任何真正的健康問題,直到過世的前一年,才因為年紀太大而得到關節炎。

(圖為示意圖)

 

艾克在睡夢中先走一步,瑪咪為此悲痛不已。雖然牠感覺艾克就在身邊,但牠太想念艾克的形體,少了艾克,牠簡直活不下去。

吉娜和我預約解讀時,瑪咪讓我知道牠想和艾克在一起。牠知道自己年紀大了,而且已經做好了離開的準備。後來牠果然不吃不喝,才短短三天就過世了。

在那之後,吉娜預約了另一次解讀。這一次,吉娜十二歲那年過世的母親,抱著瑪咪和艾克過來了。她告訴吉娜,他們很高興能再次相聚,而且兩隻貓咪會在吉娜的有生之年回來。吉娜問我,這真的有可能嗎?當然,我向她保證確實可能。

接著,她母親告訴我,吉娜戴著一只原本屬於她的紅寶石戒指。吉娜小聲地說,那只戒指是她唯一擁有的一件母親的東西,她絕對不會將它取下。

「嗯,」我說,「你母親身邊還有一對黑貓。」吉娜說,牠們是她最初養的貓。她說自己從小就和牠們一起長大,她母親過世時,牠們也非常哀傷。

吉娜想知道,我能不能告訴她,瑪咪和艾克幾時會回來。而我不得不告訴她,我不知道。「有些動物很快就會返回世間,其他則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我說,「不過,我確實知道,瑪咪和艾克會在你的有生之年回到你身邊。」

吉娜接受了這個回答。事實上,牠們直到十年後才雙雙回來。當時,吉娜養了一隻名叫梅西的五歲波士頓。她姊姊經常帶著自己的貓咪傑克去探望她,某次拜訪時,她提議去收容所替吉娜找兩隻貓。吉娜起初不太確定,因為她已經養了梅西,但最後她們還是去了。抵達收容所時,她對自己要做的事情滿心歡喜。看到那麼多無家可歸的動物,讓她很難過,因此決定領養在同一個籠子裡相互依偎的兩隻小貓。但當她告訴服務人員她想領養牠們時,服務人員告訴她,母的那隻已經有人要了。

吉娜十分沮喪,因為她認為把牠們分開是大錯特錯的決定。隨後服務人員告訴她,打算領養小母貓的人仍在收容所內,因為他們還想同時領養一隻小狗,好讓牠們可以一起長大。她向吉娜描述了那家人,吉娜便開始四處尋找。

吉娜找到他們時,她上前表示她想領養兩隻小貓,因為牠們被分開的話一定會傷心欲絕,而那些人沒有異議。事實上,他們說自己也被另一隻小貓所吸引,而且很樂意領養另外那隻。

正如吉娜告訴我的,她知道這是命運的安排。如果她晚一個小時到收容所,小母貓可能已經不在那裡了,而她永遠不可能知道這件事情。她把牠們帶回家,然後拿出瑪咪和艾克的睡床。她說自從牠們離開以後,她一直無法處理這些東西。睡床有一張是粉紅色的,另一張是藍色的。令人驚訝的是,小母貓立刻直奔粉紅色的睡床,小公貓則自動走向那張藍色的。

接著,當吉娜為牠們取出食物和水時,小母貓把手伸進水裡,開始灑得到處都是,作風和瑪咪以前根本是如出一轍。吉娜為此感到相當吃驚。

「桑妮亞,」她說,「我當下就知道,過了這麼多年,牠們真的回來了。自從瑪咪和艾克過世之後,失去牠們的痛苦總算煙消雲散了。」

令人開心的是,牠們和梅西關係緊密,現在,牠們三個經常一起擠在梅西的床上睡覺。

 

你愛牠,牠都知道——很愛很愛你的普巴

馬丁告訴我,他認為自己是個硬漢。而正如他所說的,他在動物這方面肯定不是個「多愁善感又傻里傻氣」的人。因此,當他失去了他的波斯貓普巴並與我聯繫時,他差點就要道歉了。

「你知道嗎?桑妮亞,」馬丁說,「這對我而言真的很尷尬。我不可能跟任何朋友說這件事,因為他們會認為我瘋了,但我真的必須知道,普巴了不了解我有多麼愛牠。我不是那種善於表達情感的人,也許我沒有經常告訴牠,牠對我有多麼重要,也許我沒有經常花時間撫摸牠、和牠說話,但我非常愛牠。我超乎自己所能想像地思念牠,我就是必須知道牠了解這一點。」

我們表達情感的方式各不相同,有些人會一直告訴動物,自己有多麼愛牠們;其他人則可能覺得用言語表達自己的感受,多少有些尷尬。我們人類有時很難對彼此說那些話,更不用說是對寵物了。就算人們確實告訴寵物自己有多愛牠們,他們可能也無法確信動物真的能理解。

我能夠聽見馬丁的聲音在電話中顫抖,我知道他真的很想保持冷靜。他似乎認為他說的話有些奇怪,而且他不希望自己聽起來很軟弱或是愚蠢。但正如我立刻告訴他的,每個失去寵物的人絕對都想知道,動物究竟理不理解自己有多麼受寵。

當普巴和我以心靈感應溝通時,一聽到馬丁竟然懷疑牠知不知道他有多麼愛牠,便感到難過不已。他並不需要大聲說出來才能讓牠知道,而且他的確沒有感到內疚的理由。事實上,普巴希望馬丁能明白,牠有多麼愛他。牠想讓他知道,因為牠的愛,牠會永遠與他保持連結。

我把訊息傳達給馬丁時,他終於放下矜持哭了起來,因為他失去了心愛的寵物,也因為他知道他們一直感受和感謝著彼此的愛。

當然,我希望我們都能經常告訴寵物,我們有多麼愛牠們,但正如我向馬丁解釋的,當我們愛一個動物同伴時,我們會持續發散出那股愛的能量,就像無線電波進入宇宙的電磁場一樣。而我們的動物不僅在有形體時會感覺得到,在靈界時也是如此,因為在靈魂的層次上,這兩個階段之間從未分離。

你可能有過這樣的經驗——你走進一群人之中,然後覺得房間裡的能量要麼正面、要麼負面。我們一直都在傳送能量,當能量正面又充滿愛時,它也會吸引愛的能量來作為回報。動物在身體裡時,可以感受到我們充滿愛的能量,即使牠們去了靈界,也能持續感受得到。

我們不會停止去愛一隻過渡到更高境界的寵物,而且我們的寵物在過世之後,仍能繼續感受到我們的振動與愛的能量。

 

放手吧!別再讓你的毛小孩受苦——決定不再回來的傑克

珊卓深愛她的拉布拉多犬傑克,勝過生命中的任何人。她在傑克才六週大時便開始養牠,從此一人一狗形影不離。傑克是個很棒的旅行者,陪著珊卓四處遊歷,也很喜歡搭車兜風。珊卓告訴我,她唯一一次不在牠身邊,是因為她去動緊急的盲腸手術,並將牠交給她母親,直到她有能力再照顧牠為止。

(圖為示意圖)

 

當傑克陽壽已盡並重返靈界時,珊卓傷心欲絕。她一遍又一遍地說,「我好想跟牠一起死。牠走了,我也不想活了。」

傑克由於罹患胃癌而重病纏身,但狗狗會硬著頭皮苦撐,因為牠們很愛我們,又非常善於忍受不適及疼痛。傑克已經十六歲了,對拉拉而言已算是高壽,但珊卓就是無法放手。她嗚咽地說,「我沒辦法讓牠安樂死。我知道牠在受苦,但我就是做不到。」傑克油盡燈枯。牠舉步為艱——牠的後腿失去功能,關節炎更令牠疼痛不堪。牠也逐漸失明,並且十分厭惡自己無法再控制好膀胱。這引起牠極大的痛苦,因為牠告訴我,牠一直是隻很乾淨的狗。牠是一隻非常高貴的狗。我可以感覺到牠身體的病痛,但更多的是牠內心的傷痛。

我對珊卓說,「請設身處地地為傑克想想。如果你自己大小便失禁、行動不便又痛不欲生,你會有什麼感覺?我不認為牠身上有任何一處不疼痛的地方。」

同時,牠還不吃東西。我告訴珊卓,牠是打算把自己餓死。我並不常對別人說這些,可是我說,「拜託,請讓牠安息吧!牠已毫無生活品質可言,牠真的是在受苦。難道你真的想讓牠餓死自己嗎?」接著,令人難以置信的是,珊卓表示她會要求獸醫強行餵食。我告訴她,我不認為獸醫會同意這麼做。我解釋說,她真的得讓傑克離開了,而且她其實非常自私,也十分殘忍,雖然我確定她不是故意的。「讓牠安息吧!」我說,「你應該協助牠進入靈界,在那裡,牠就不會再受苦了。」

我知道,讓我們的動物離開是一件很難受的事,但我發現,多數人並不希望自己的動物受苦。他們有強烈的慈悲心,而且他們知道,動物是為了牠的人類同伴才勉強苦撐著。牠們真的會這麼做,無論受了多少折磨,都會硬撐下去。我對珊卓說,「你必須告訴傑克,離開吧,沒關係的。現在,你已經知道牠的感受,也明白牠受了多少苦,你自己感覺如何?」

一如我所料地,珊卓哭了起來。她說,「接下來,我會跟牠一起走,我會去自殺。」

於是,我說,「喔,珊卓,如果你這麼做,你就得馬上回到這裡,從嬰兒開始經歷另一段人生,而且無論如何,你都不會再和傑克相聚。自殺是不對的,因為這表示你在這裡的工作完成前,便結束了自己的生命,那麼,你就得回來把那幾年重活一次。你可能還剩五年或二十年的生命,但無論時間多長,你都得把被你縮短的人生過完。如果你協助傑克安然地離開,牠的靈體會馬上回來找你;但如果你選擇自我了斷,你只會延長你們分離的時間。」

最後,她同意會試著照做。我重申,「我知道要做這個決定有多難,可是,珊卓,現在有個年輕人朝我走過來,手裡抱著一頂破掉的安全帽。」

然後,她又哭了起來,她說,「那是我弟弟哈利。他十八歲時死於一場機車意外。」

她弟弟開始告訴我,他希望珊卓知道他愛她。珊卓則表示她也很愛他。這是我頭一次聽見她聲音裡的喜悅。接著,哈利開始講起他們小時候養的狗,我看到一隻狗在靈界陪伴他,那是一隻米格魯。我告訴珊卓,哈利在跟一隻米格魯玩耍,他要我叫她讓傑克一起過去。他說,他一直在等牠,而且一定會好好照顧牠。他還告訴我,珊卓把手錶戴在右手腕。她說,「喔,他講的是他的錶。自從他過世以後,我就一直戴著。我知道那是他沒錯。」

因此,我說,「珊卓,你知道哈利活在靈界,傑克也會。分離並不存在,消逝的只是形體而已。我們都會回家。地球上有生命,但另一邊也有生命。你知道的,因為你弟弟過來找你了。」

於是哈利又說,「讓傑克過來,放下牠吧!我會陪伴著你,而且當牠離開身體時,我會在這裡等牠。」

此時,珊卓的態度徹底轉變了。她笑了起來,說道,「你會一直陪著我,對嗎?」哈利說,「讓牠走吧!我們會經常回來看你。」最後,珊卓要我告訴哈利,她有多麼愛他,而且她準備要讓傑克安息。

我感覺傑克如釋重負,因為就算牠想苦撐,牠也知道自己的身體不允許,牠可能很快就必須離開了。我請珊卓告訴傑克可以離開無妨,因為這能讓牠對死亡感到比較自在。而且,我說,「別擔心!傑克不會離開你的,因為分離並不存在。」

兩個月後,珊卓預約了另一個時段以便與傑克交談。我問她最近過得如何,然後我說,「你是不是養了另一隻狗?」

她開始笑著說,「對,沒錯。我去收容所帶了另一隻狗回來,我給牠取名叫崔佛。」她聽起來很開心,和當時簡直判若兩人。她說,「我希望傑克可以回來,因為我知道狗會輪迴轉世。」於是我告訴她,我會問問看哈利和傑克。

哈利率先笑出聲來。「我才不要回去那裡呢!我喜歡這裡。這裡只有平靜、愛和喜悅。」他說。傑克接著表示,他會和哈利待在靈界,在珊卓的有生之年,他們不會回去。我告訴珊卓,這是我們在靈界都要做出的選擇。「在那裡,你可以學到很多靈性方面的事,你可以去一個更高的意識層次,而這正是傑克所做的選擇。」

「不過,」珊卓的弟弟說,「你已經養了一隻很棒的小傢伙,牠原本要被安樂死的。你會一樣地愛牠,只是方式不同。」珊卓要我告訴哈利,她已經愛上了新的小狗。「這是第一次,」她說,「我可以接受傑克不會回來了。」

「可是,」我說,「等你過去的時候到了,你會跟牠和你弟弟在一起。他們會等著你。」

從那時起,珊卓每隔幾個月就找我做一次解讀。我會和崔佛說話,我們也和她弟弟及傑克的靈體交談。傑克告訴珊卓所有牠陪著她一起做的事情,像是去餐廳和各個地方。「你知道嗎?」我告訴她,「現在傑克可以跟著你四處趴趴走囉。」而且牠還說,「告訴珊卓,我還是跟她一起睡在床上喔!」

「喔,桑妮亞,」她說,「我知道。我真的知道。」

 

發生這種意外,不是你的錯——不希望你自責的布默

當心愛的人突然意外身亡或英年早逝,總是會比某人在度過漫長而充實的一生之後才離世,更令人難以理解和接受。對疼愛動物同伴的我們而言,牠們永遠死得太早,因此,當牠們因為意外或疾病而提早離世時,尤其教人悲痛欲絕。但即使動物的死亡似乎為時過早,對離開身體的靈魂而言,它卻有其原因且來得適時——是留下來的我們說「牠死得太早」,但對往生者而言,卻永遠不會太早。

傑克在他的拉拉布默被車撞了以後,立刻與我聯絡,他簡直痛不欲生。他告訴我,他們像平日一樣在樹林裡奔跑,布默一如既往地沒繫牽繩。傑克叫牠時,牠總是會回來,但這天牠肯定是分心了,可能是在追松鼠,而傑克也沒有意識到他們有多麼接近馬路。當他聽見尖銳的煞車聲,就像他告訴我的,他的心跳差點停止。他大概只花了幾秒鐘便狂奔到路上,卻感覺時間彷彿靜止不動,而當他飛快地衝出樹林時,布默正躺在一輛貨車前方,貨車司機在牠身邊來回踱步並反覆大喊,「牠突然跑到我前面,我無法及時煞車。喔,老天爺!我停不下來啊!」

即使我們正在交談,傑克仍不停地重複說著:「全都是我的錯。我不該讓牠離開牽繩。我應該意識到我們離馬路太近了。這全是我的錯。我永遠無法原諒自己!」

首先,我向傑克保證布默是當場死亡。布默告訴我,牠立刻就離開了身體,因此不必躺在那兒受苦。接著,我試圖解釋,傑克必須停止自責,因為他做什麼都無法阻止那天所發生的事。

花了這麼多年與靈界溝通,我學到的一件事情就是,意外並不存在。我們每個人或動物都有離開人世的時候,任何人都無法阻止我們踏上這條路。

布默進入傑克的生活是有原因的,當他們相處的時間到了,牠也會基於某個原因而離開他。

「我知道對你而言,現在說這些,並不會使失去牠變得較容易被接受,」我說,「但你必須停止自責。布默不希望你這麼做。牠要你知道,牠在那裡很快樂,而且牠仍舊與你保持聯繫。」

布默說,牠知道傑克一定很難相信,因此,為了證明自己還存在,牠對我說了一些牠經常和傑克一起做的事,像是去附近的咖啡館卻坐在外面(布默憤憤不平地表示,這是因為「狗禁止入內」)。牠還告訴我,傑克總是與牠共享他的早餐,而牠最愛吃的是磅蛋糕。牠說,牠很喜歡自己在過世前幾週剛參加過的慈善健走。

我在講述這些細節時,傑克倒抽了一口氣。他當下便確定那場意外沒把布默帶走,牠絕對仍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

 

本文摘自橡實文化《天堂沒有不快樂的毛小孩:55個真實故事,回覆你最牽掛的16個問題》

 

【更多精彩內容請上《大雁出版基地》官網;《橡實文化》粉絲團】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一個國家怎麼偉大 就看他怎麼對待動物 這頭瀕臨絕種的母象在死前出現「詭異畫面」,在場的人看了都徹底心碎 桃機地勤疏失 百隻動物密封貨櫃活活熱死 給浪浪希望 以領養代替購買毛寶貝 牠們根本不把人類「放在眼裡啊」!7張超狂動物照,拜託不要「放棄治療」好嘛!?#3不要以為是動物,就可以毛手毛腳啊!! 世界動物日-網路歌手大串連「您也可以為動物發聲」歌唱快閃活動 真狠心! 300隻狗遭食用後 123袋白骨棄置基市七安產業道路 小姐姐經過一群火雞的時候打了聲招呼,結果收到了火雞們的熱烈回應 木柵動物園「熱帶雨林」館8日開幕!水豚等新動物陸續亮相 海關查獲報關暗藏烏龜鱷魚市價5百萬
大家都在看
「我叫小寶貝」921失依孤兒活出... 柚子全身都是寶 柚子皮不要急著丟... 馬尾怎麼綁蓬鬆又好看?髮型師傳授... 水龍頭怎麼會噴出鐵塊? 竹北 隘... 秋意濃!6縣市豪大雨 19縣市陸... 急診室也瘋「真人開箱」 不為人知... 新北屈公病爆外擴他縣市危機! 最... 韓妞的懶人運動瘦身法!每天只要1... 921失去5名家人生命勇者劉...

首頁 寵物資訊 動物死後,去了哪裡?毛爸媽最難以釋懷、最常詢問的6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