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文化部「類型文學」徵文得獎作品:脫險

2016文化部「類型文學」徵文得獎作品:脫險

幼獅文化2016-11-29 13:34

類型文學徵文得獎作品

脫險           ◎張郁國           繪圖◎浮游人

我為自己創造一個險境,然後,我現今仍然在想辦法解除這個處境,我不是魔術師,只想讓你知道,情況失控了。

還是得先提一下這件事的開端。這陣子,我依舊到處打零工維生,包括在工廠清洗鋁片,或是在連鎖便利超商當店員。但因為之前發生了一些事情,導致我不得不辭掉工作。我分別向姊姊與小周借了兩筆錢,搭上公車,往島的中央區域前進,到達最後一站之後,已是在一個原住民部落的學校。下車,我即使肚子開始餓起來,仍然再繼續往山上走,躲到這島南部的深山中。

我要躲起來,因為有人在找我,且一旦找到我,就代表我將從這世界消失。我不知道他們會用什麼工具來解決我,但可以確定的,是他們已開始到處追查我的下落。

 

三個月前,當我收到與這件事相關的第一封簡訊時,我正在等紅燈轉綠,站在鬧區的一家戲院旁,風吹得騎車的女子都趕緊將一隻手遮住揚起的裙子。而我感到褲子口袋傳來的震動,將手機掏出來一看,狹長的螢幕中,僅有一個沒有號碼的語音訊息。

綠燈亮了,我沒有馬上聽內容。跟著一對看樣子還在念書的情侶走到對面的廿四小時速食店,好心的男學生除了幫女友開門,又幫我將會自動往回關的門維持住,讓我可以進入,我說了謝謝,從在排隊點餐的他們背後直接上二樓。進到男廁,扣住門鎖,再將手機放到耳邊播放,聽完後我按下沖水裝置,走出來,看著吃薯條及大麥克的一個戴眼鏡男子,但是他的眼神都在手機上,我很自然的經過他,還有靠近兒童遊戲區的一個看報老頭,拿原子筆在報紙上寫字,很可能,之前我在各大報頭版那一頁發現到被寫一些類似「馬英九,賣國賊」或是「陳水扁,還錢來」這樣的字眼,也許就是這位老先生寫的。我走向窗戶,低頭往對面的戲院一樓看。

嗯,我再度走出速食店,依循同樣的斑馬線朝戲院門口接近,但是剛剛就站在一樓的那名男子卻消失了。我走進戲院,眼光掃射至各個售票口,還有隔壁光度更為闃黑的電子遊藝場。這時,有人從我的右肩膀後面撞了一下。

他的步伐沒有停住,頭也沒有回的繼續往前走。我認出這件深藍色外套還有那頭染成金色的短髮,跟著他走向電梯,等候電梯門開啟這段空檔,沒有人在我們旁邊,他從外套口袋裡拿出一包手掌大小的夾鏈袋,跟著一張最新電影資訊的影城宣傳單交給我。

隨即電梯門一打開,他走進去,電梯門再度闔上。看著數字燈閃到B2,我再離開戲院。嗯,他很謹慎,沒有在電梯裡拿給我,畢竟監視器到處都有。

這次我沒有過馬路,而是往西行,橫過一條夜市街,往下個商店聚落走,經過便當店及製作廣告招牌的店家,還有按摩護膚店,裡頭有兩名小姐,各穿著細肩帶上衣及短褲在沙發上滑手機。我看了手錶,才三點廿三分。

距離交貨時間九點還有將近五個半小時,而如果到女友住處,她剛好下班。於是我繼續往前走到公園的站牌,搭上往郊區的公車。

女友只知道我在工廠以及便利商店的工作,她是一名國小老師,我跟她交往七個月了。當然她不讓她的爸媽知道我的存在,畢竟,她爸媽都在大學教書,對於女兒的交往對象是會嚴加控管品質的。因為從小被父母呵護長大,卻凡事都得言聽計從,讀高中時逐漸萌生出要有自己空間的念頭。即使都大學畢業,已在外工作了,她的媽媽仍然每天打電話給她。於是,當她跟我這個與她比起來屬於「另一階層」的人一起吃飯,的確較自由,好像胃的空間也變大了,每次吃飯的胃口都特別好。

我在她租屋處門口等她,看見她從巷口騎車回來後,我幫她將背包拿下,背在自己胸前,將置物箱內的另一頂安全帽也戴上,就載她去吃晚餐。

我們常去的那家麵館就位在交易地點附近。我點了沙茶乾麵,她還是喜歡麻醬麵,我們一面吃滷味,一面聊她的學校還有我在工廠遇到的有趣事件,她總是笑得那麼甜。但她不會是我未來考慮步入下一個人生階段的人選。理由很簡單,我不知道我下個階段的人生從哪一個日出開始算起,更何況,婚姻不是我說了算,她的爸媽與我的確是不同世界的人,我也不太會跟長輩打交道。

我們吃過晚餐,載她回租屋處做愛。快速沖了澡,時間也差不多,我跟她說要去工廠了,她知道我這個月都是上夜班,但是不知道我今天請假。

從巷口往右走到一家餃子館,大概五十公尺而已,就有公車站牌,搭上一輛往戲院方向的公車後,我瞄一下時間,八點三十四分。

  

跟我拿夾鏈袋的,是一個手腕上有許多疤的女孩,綁馬尾,穿一件寬鬆的無袖上衣與深色牛仔褲,露出黑色內衣的肩帶。從她手裡拿到五千元,將鈔票塞進我褲子後方的口袋,我立刻離開現場,因為依據經驗判斷,她的外貌太危險了,我說的不是穿著,而是她臉部露出的倦容與恍惚,很容易做出脫序行為而被巡邏的警車盯上。從在路燈底下發現她到給貨之間,我們從辨識彼此的特徵開始,對話只有幾句,過程不用三分鐘。

「你是不是阿源?」

「係。妳叫小樂?」

「嗯。」

我既不是阿源,相信她也不叫小樂。我的意思是說,「阿源」是我邁入這一行之後的綽號,我姑且就用阿源這個名字,跟你說我如何完成「中間人」這個角色的工作。

先跟我到戲院附近的連鎖咖啡館坐一下吧,這裡也是我的據點之一。當我完成交易的第一階段(交貨),接下來要到銀行的提款機室,將兩千元放進有存款功能的機器凹槽後,回覆簡訊給上游,並在回覆後立刻刪除簡訊,交易才算成功,我即可獲得三千元的工資。之後我會來這裡喝一杯中杯的每日精選咖啡,我沒有毒癮,卻有咖啡癮。

而我是有機車代步的,就停放在咖啡館旁的巷子內。我給自己立下規則,有交易的那一天,從接到簡訊那一刻開始,盡量不騎車,為何要立下這樣的規則呢?因為一旦行蹤敗露,警方都是從車牌查起。我的一個記者朋友說,每個警察每天坐在電腦前,花在盯監視器的時間,就佔去大半的上班時數了。但是女友不會發現我這個奇怪的習性嗎?嗯,當然會,今天和她去吃乾麵,我就是一句話帶過。因我答應過她不說謊,唯一會對她說的謊話就只有這一句「今天我姊姊要用車。」

另一個規則,交易一定要在晚上十點前完成。所謂夜路走多了,就容易見到鬼。我知道許多夜店與舞廳,是藥頭的重點市場,但那背後是有人在撐腰的,我這個跑單幫的,不值得冒那樣的風險。愈晚在街頭遊走,愈容易被巡邏的警車攔查。

今晚順利完成交易,這個月的收入也已經額外多了兩萬元,這對目前經濟不景氣的環境來說,我這樣的市井小民,為了討生活,為了讓生活更舒適一點,能夠在女友的生日、情人節還有即將來到的聖誕節過得更浪漫,我認為這樣的工作比起每月只領兩萬多元的上班族,還算過得去。我打算看完十二點半上映的午夜場電影再回家。

在電影情節中,主角的脫險往往是最讓戲院觀眾血脈擴張的橋段,尤其主角會被劇情逼迫到窮途末路之際,當下的定時炸彈倒數秒數不斷減少或是面對懸崖縱身一躍,他賭一把,我們也跟著腎上腺素激增。當一名總統侍衛要保護總統不被恐怖份子殺害時,在直升機即將墜落那一刻,的確讓我倒吸一口氣。

 

經過四天,我又收到簡訊了。收到的時候我在工廠內,站在洗手台前,戴著手套清洗被研磨過的鋁片,已是早上七點四十一分,快下班了。

在工廠附近的早餐店吃過肉鬆蛋餅和奶茶後,我搭公車回家睡覺。直到快中午十二點,我在夢中與女友大吵一架,只因為我沒有去接她下班,然後我聽到她的手機鈴聲不斷響起,但她就是不想接,而我認為那是正在追求她的一個男老師打給她的。

之後我眼睛睜開,的確聽到手機鈴聲在響,我來不及接到就斷了,沒有來電號碼顯示。

依舊睡到下午三點起床,才想起早上那則簡訊。天氣已有入冬的寒意了,腳底接觸到冰冷的地板,我反射性地找拖鞋穿上,到廚房拿出冷凍水餃來煮,水餃在水中不斷翻滾,我的腦袋也在運作,這次要拿的貨量很大,成交後會有一筆誘人的收入進帳,但是,相對的風險變高。

每次收到簡訊,我都先評估可否順利完成。若認為難度高,我可以跟上游的供應者回絕,但是一旦連續回絕兩次,我這個「中間人」的身分就消除了,也就是我再也收不到供應者的簡訊。

基於風險管理,中間人是無法主動跟上游要case來接的,因為供應者與中間人也互不認識,上游為確保貨件能全部交給消費者,在交易完成後,還會與消費者用簡訊確認,當發現貨件有缺少,這個體系的保全部門就會出動調查員因。你可以在電影裡找到類似的角色,「劊子手」就是保全派出的。據說,被劊子手處理掉的中間人,最後只會成為警政系統的失蹤人口,那是在中間人的家屬有報案的狀況下而論,若是一個不與家人互動搞孤僻的傢伙,他眼睛看到的最後一幕就是荒郊野外,而每個想要自己暗吞毒品的傢伙,在被掀開頭套之後,會發現眼前站一個戴著電影《驚聲尖叫》中鬼面具的人,手裡提一個鐵籠,裡面是十來條纏繞在一塊兒的蛇在蠕動,蛇信此起彼落。接下來,手腳均被牢牢捆綁的他就被踹進一個土坑裡,跟著他進入土坑的,就是這群光滑低溫的動物了。

或許他在身體其他部位的神經還有知覺的時候,吃了幾口土,可以隱約知道光線逐漸消失,身上逐漸被覆蓋上泥土。而這只是眾多懲罰手段的其中一種(當然是滅口)。

根據接下失蹤案的一名刑事警察所描述,因為一個在山裡抓山豬的原住民,夜裡在工寮睡覺時,突然聽到工寮外有聲音騷動,而且非常近。這位布農族男人因為出過車禍,是個失去嗅覺的人。醒來,他以為是山羌,先到外頭查看,竟看到一名身上有好幾條蛇的男子在樹林間走動,他當場嚇得爬回工寮,天一亮立刻回部落與家人說他看到的男子。接續好幾個夜晚,這位蛇男不斷出現在他的夢裡,他的妻子才跟他去派出所,警員要這位老兄好好休息,但是布農男人堅持要警察一起去工寮查看。

「那你要先報案。」身材臃腫的警員拉下臉。

「我不就在派出所了嗎?」布農男人還不願意放棄。

「你報案的原因呢?是遭小偷還是被搶,或是被詐騙?」警員問的時候,在另一張桌子辦公的一名年輕員警眼光稍微掃了過來。

「都不是啊。我不是跟你說了嗎?」男人仍不曉得胖警員的心態。

「你只跟我說一個夢境。」

 

「學長,我可以利用自己的時間跟他上山去看看。」年輕警員自告奮勇,白皙的臉戴一副黑框眼鏡,是一涉世未深的菜鳥,來到這山區當警察還不到一年的時間。

這名年輕警察利用休假日與布農男人上山,但是機車也無法通行,只能將車停在路邊的地藏王菩薩神龕旁,換走農路,路上不斷有蚊子跟著,他的手臂被嗜血的蚊叮出好幾個顏色較淡的圓形突起,倒是布農男人完全沒感覺蚊子的攻勢,跟他說,這個夢真的很可怕。布農男人又說,不,不是夢,是真的。快到了,快到了,布農男人繼續說。但是徒步已經過了半小時,年輕的他從小在城市裡長大,因為聽同學說警察好考,才決定報考。平時也不注重運動,已快跟不上布農男人的腳程,正想喊男人一聲,要停下來喝口水。

這時,一條蛇從他的腳邊的草叢竄出來,他反射式的跳起來,且的確被嚇到而喊了一聲。布農男人轉回頭,此時他們兩人已在一條頭頂被樹群遮蔽的山徑裡,天光晦暗,布農男人臉上露出的驚恐表情,讓菜鳥警察詫異。

蛇男就跟在年輕警察的身後,這是映射入布農男人眼裡的景象。

 

未顯示號碼的來電又打來了。我吃過水餃就出門,依照約定地點向金髮男拿了「麻谷」,在咖啡館喝本日咖啡時,手機螢幕亮起來,我趕緊走到二樓的露天區,那裡沒有人會聽到我說話的內容。

「喂。」

「……」

從手機裡傳出來的,只像是一個空間的回音。我努力聽,看是否能聽到一絲鼻息的聲響,並又向我的手機「喂」了一次。仍然是空氣流動聲。

過了五秒,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傳了出來。

「我需要你的幫忙。」女孩子的聲音帶點鼻音,也像是剛睡醒揉完惺忪的眼後所發出的聲音,我還在腦袋搜尋到底是誰。

「妳是誰?我要怎麼幫妳?」

「我知道你有經手『麻谷』,我想跟你調貨。」

「對不起,妳打錯電話了。」我立刻下意識產生保護機制。

「我沒打錯電話,你叫阿源,你應該是忘記我了。」我的思緒的光源被這句話阻斷了,努力以探照燈找尋腦袋的死角,感覺有一盒紙箱。

「你還記得四天前一個跟你拿貨的女孩子嗎?她死了。我是她的妹妹。」

我暫時說不出話來。首先,說不出話來的第一個原因,是與我有關聯的一個人被說死掉了。再來,我忘了曾經拿貨給這位女生。

現在那盒紙箱被我打開來,裡頭又是一個紙箱,我繼續打開,直到最後是一個名片盒大小的紙盒,我打開後,將盒子傾斜,用拇指及食指夾聶出唯一的一張紙。

「妳是小樂的妹妹?」我不確定她是否知道姊姊使用小樂這個綽號。

「嗯,沒錯,我姊姊那晚跟你拿貨之後,到酒店去上班,隔天凌晨三點下班後跟一個男人離開酒店。但是,卻被警方發現死在男人的房間裡。目前這個男人行蹤不明。」

「妳姊姊怎麼死的?」

「不知道,還要等法醫驗屍。」

「那妳為何還要跟我買貨?」

「因為……」

「你可不可以不要問?」她依舊停了五秒才說。

現在一名買家的死亡可能與我有關,我心中已有疙瘩。於是決定與小樂的妹妹碰面,且我剛好手邊有貨,但這批貨不是要賣給她的,我不知道為何要違反規定,但是,心裡就有一股聲音要我這樣做,即使有生命危險或是極有可能被逮捕。

那是一個下雨的夜,已過了交貨時間,夾鏈袋仍在我的口袋裡。我選擇搭計程車跟小歡碰面,也就是小樂的妹妹,那張從我腦袋死角找到的名片大小的紙上有她的聯絡方式。

在車內看著不斷流淌下車窗的雨水,有一種預感,我應該快要和女友分手了。她實在不能跟我這樣的人在一起,她會被我拖累。計程車運將在聽著call in節目,那些打進電臺的民眾,不斷罵政府無能,現在大家都賺不到錢。

  

布農男人揉了揉眼睛,蛇男又不見了。菜鳥警察喝下幾口水,繼續與布農男人往山裡走,約莫又二十分鐘,總算看到工寮了。男人先推開工寮的門,讓警察進去查看,之後兩人再到工寮附近逡巡,並無什麼異狀,但菜鳥警察卻聞到一股腐臭味。他向布農男人詢問是否有聞到,才知道這個原住民失去了嗅覺。兩人往臭味最濃之處走去,在一處草堆發現一條蛻皮的蛇皮。

另外,還有一條金色手鍊在蛇皮旁。布農男人突然想起什麼,喊著「就在這裡!夢就在這裡發生嘟!」警察要男人拿鏟子來,兩人輪流挖,一具男性的屍體被鏟出來。

  

小歡說她們是雙胞胎,但我覺得外貌差很多。也許吸毒量的多寡造成外表的差異吧。我提心吊膽的觀察她的臉以及打扮,我們坐在速食店靠窗的座位,我再度問她買貨的原因。

她的臉色開始不對勁,不斷左顧右盼,眼神不時望向窗外。

我必須對這樣的處境設想下一步要如何進行了,但就在我決定要離開速食店時,兩名壯碩的男子推開門走了進來。我撞上他們後,立刻衝出速食店。他們也立刻追出來,我及時拐彎,閃進巷子,有棟公寓的一樓鐵門沒關緊,我立馬跑進去,把大門關上。

不管這兩名男子是便衣刑警或是劊子手,我知道,我已為自己創造一個險境。我走上這棟公寓的樓頂,小心將頭探往底下的四周街道。直到雨停了,天也亮了,我才走出公寓。

傳簡訊給女友,寫了感性的告別字句。之後就是之前與你提到的,向我姊和小周借錢,立即搭上公車。

我在部落的雜貨店買了可能會用到的物品,包括打火機、手電筒還有水果刀,繼續往山裡走,順利在天黑前發現到一座臨時搭蓋起來的工寮,但看起來已廢棄一段時日,因為蛛網密布,且工寮旁有一尊彌勒佛像,供奉給祂的兩樽酒瓷瓶被我倒出混濁的雨水。

我闔眼向彌勒佛,雙手合十。我撿了一些枯木及乾草,升起火,吃一口在山下買的麵包,打算在此過夜。

 

張郁國:在大學階段才開始接觸小說,目前喜愛的小說家仍有勞倫斯.卜洛克,導演則是克里斯多福.諾蘭。喜愛聽爵士樂、看各類型的電影。曾擔任過寫輓聯人員與社會記者,目前在已中斷的南橫公路上的一所小學任職。

 

得獎感言:

這天早上,我聞到一股臭味。我隔壁也坐著另一位同事,我不知道臭味來自哪裡,在早上開會的時候,我不斷做出細微的動作,不讓人發現的低頭,聞自己的身上,又深吸幾口氣,不斷想找出臭味來源。

後來才發現自己不曉得何時踩到了狗屎,氣味在我走到廁所將鞋子脫下來清洗後逐漸淡去。晚上回到宿舍,打開郵件才發現自己的作品被選上了。走狗屎運嗎?一個念頭浮上來,畢竟今年五月底從泰國回到臺灣後,不斷為生活奔波,不斷感到吃緊的經濟現況,讓我有點疲累。但總要過日子,不管怎樣我總要混口飯吃。

這陣子正在讀一本報導文學《娥摩拉》,羅貝托‧薩維亞諾對義大利的黑道有如此深刻的描述,讓人驚豔。我在此也感謝之前那些幫助過我的媒體前輩們。

熱門文章
高雄無照酒駕男撞死2寶媽 法官:沒超速有踩煞車不算殺人
高雄無照酒駕男撞死2寶媽 法官:沒超速有踩煞車不算殺人

CTWANT

女星二度酒駕害2人受傷 悄悄和朋友開跳蚤市場「疑試水溫復出」挨轟
女星二度酒駕害2人受傷 悄悄和朋友開跳蚤市場「疑試水溫復出」挨轟

CTWANT

公司賺錢、十年員工薪水卻不到三萬!中華快遞罷工盼加薪
公司賺錢、十年員工薪水卻不到三萬!中華快遞罷工盼加薪

TVBS新聞網

就愛露鳥!男客取餐一絲不掛淡定讓人看 外送員崩潰:是累犯
就愛露鳥!男客取餐一絲不掛淡定讓人看 外送員崩潰:是累犯

CTWANT

葉勝欽骨髓癌逝⋯死訊藏半個月「沒辦告別式」 現身金曲獎惹鼻酸
葉勝欽骨髓癌逝⋯死訊藏半個月「沒辦告別式」 現身金曲獎惹鼻酸

CTWANT

158萬人追蹤寶可夢萌妹驚傳死亡 親友含淚證實死訊
158萬人追蹤寶可夢萌妹驚傳死亡 親友含淚證實死訊

CTWANT

颱風突大迴轉!急降溫變天「連5天下雨」這2區雨最大
颱風突大迴轉!急降溫變天「連5天下雨」這2區雨最大

TVBS新聞網

桃園中壢殯葬園區大火 6禮儀公司陷入火海
桃園中壢殯葬園區大火 6禮儀公司陷入火海

CTWANT

國3台中龍井段死亡車禍 大卡車撞路旁故障貨車!駕駛頭部重創不治
國3台中龍井段死亡車禍 大卡車撞路旁故障貨車!駕駛頭部重創不治

CTWANT

全聯禮券藏玄機!神人曝1招「秒賺現金」 不知道虧大了
全聯禮券藏玄機!神人曝1招「秒賺現金」 不知道虧大了

TVBS新聞網

披著羊皮的狼!一圖秒懂早餐6地雷 穀物竟比它還NG
披著羊皮的狼!一圖秒懂早餐6地雷 穀物竟比它還NG

TVBS新聞網

報復性旅遊又來了!東琉線今起增班 每天多載2千人
報復性旅遊又來了!東琉線今起增班 每天多載2千人

TVBS新聞網

Google 地圖「裸體哥」再突襲 多倫多街景上傳「2全裸辣妹」網嗨翻
Google 地圖「裸體哥」再突襲 多倫多街景上傳「2全裸辣妹」網嗨翻

上報Up Media

星搜包2/林毓家被「討拍」立定星夢 林煥鈞認想和土星走下去
星搜包2/林毓家被「討拍」立定星夢 林煥鈞認想和土星走下去

CTWANT

陶晶瑩前一天才知道具俊曄要來 曝他私下暖舉「手機有深夜舞動片」
陶晶瑩前一天才知道具俊曄要來 曝他私下暖舉「手機有深夜舞動片」

CTWANT

彰化東外環道5車連環撞!車流綿延2公里
彰化東外環道5車連環撞!車流綿延2公里

中廣新聞

空軍官校4飛官自駕撞牆 1人骨折 驚動國防部調查
空軍官校4飛官自駕撞牆 1人骨折 驚動國防部調查

CTWANT

腎病變96%沒自覺!  醫師:4風險族群慎防「腎高壓」
腎病變96%沒自覺! 醫師:4風險族群慎防「腎高壓」

潮健康

趙孟姿14分鐘生完二寶 笑稱:「這次自己走上產檯,生完自己走下來」
趙孟姿14分鐘生完二寶 笑稱:「這次自己走上產檯,生完自己走下來」

凱渥 CatWalk

本周天氣兩段式變化 一張圖報乎你知
本周天氣兩段式變化 一張圖報乎你知

TVBS新聞網

第5次!酒駕男躲盤查市區飛車上演「玩命關頭」 違規車禍害自己車成火球
第5次!酒駕男躲盤查市區飛車上演「玩命關頭」 違規車禍害自己車成火球

CTWANT

奶茶台語是啥?網歪樓應唸「烙塞得」 內行曝正解
奶茶台語是啥?網歪樓應唸「烙塞得」 內行曝正解

TVBS新聞網

嬰幼兒莫德納疫苗來了 估下週抵台最快7月中開打
嬰幼兒莫德納疫苗來了 估下週抵台最快7月中開打

中廣新聞

金曲33/表演結束秒現「穿幫畫面」 網看畫面急切:大淵尷尬到爆!
金曲33/表演結束秒現「穿幫畫面」 網看畫面急切:大淵尷尬到爆!

CTWANT

關節腫痛難耐?「這族群」多吃4類食物 痛風不再找上門
關節腫痛難耐?「這族群」多吃4類食物 痛風不再找上門

TVBS新聞網

睡眠不足恐心臟衰竭?  美國心臟協會警告:每天至少要睡7小時
睡眠不足恐心臟衰竭? 美國心臟協會警告:每天至少要睡7小時

潮健康

招聘「18個乾女兒」贈百坪土地! 老翁夜宿衣櫃找伴拜祖墳
招聘「18個乾女兒」贈百坪土地! 老翁夜宿衣櫃找伴拜祖墳

CTWANT

趙孟姿生下「金曲寶寶」 許孟哲報喜:只花了14分鐘
趙孟姿生下「金曲寶寶」 許孟哲報喜:只花了14分鐘

CTWANT

快訊/《七小福》金馬導演羅啟銳病逝 享壽70歲
快訊/《七小福》金馬導演羅啟銳病逝 享壽70歲

CTWANT

香港一代小說家倪匡逝世 享壽87歲
香港一代小說家倪匡逝世 享壽87歲

上報Up Media

94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