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娛樂新聞 前《少女時代》Jessica鄭秀妍揭露:關於鎂光燈底下的爾虞我詐,偶像戀愛曝光後,就是被抹殺...

分享
文章

前《少女時代》Jessica鄭秀妍揭露:關於鎂光燈底下的爾虞我詐,偶像戀愛曝光後,就是被抹殺...

高寶書版
前《少女時代》Jessica鄭秀妍揭露:關於鎂光燈底下的爾虞我詐,偶像戀愛曝光後,就是被抹殺...

家人、愛情、友情、信任、生活
要犧牲多少珍愛的事物,才能打開夢想的大門?

鎂光燈底下的爾虞我詐、
練習生之間的你爭我奪、
大型娛樂公司的權力與陰謀……
真相,永遠隱藏在舞台之下。


 

公司對練習進行全方位嚴格管理,還要被訓練員辱罵

 「唉呀,看看妳的肚子! 跟隻牛一樣。快點把那個東西脫掉。」

 穿著這件紫色亮片馬甲讓我連呼吸都有困難。它緊緊勒著我的肚子,我得縮緊小腹到會痛的程度,才能防止這整片布料爆開。

 「太可惜了。」造型師葛蕾絲說道,一邊幫我解開馬甲上的束帶,她的造型團隊一邊幫著我踏出那件洋裝—這條紫色的皮革簡直是一場惡夢,後面還接著一大片薄紗。「我原本還希望美人魚的概念可以成功呢。下一套。」

 謝天謝地。

 她拉著我穿上一套六○年代的崔姬式橘色格紋洋裝,配上誇裝的蓬蓬袖,然後她退開一步,皺起眉頭,在半空中旋轉著手指,示意我們再換下一套衣服。

 白色的皮夾克配上一套的高腰蛇紋短褲。

 金黃色的工裝搭配高聳的墊肩,幾乎快要戳到我的耳垂。

 帶著花紋的連身褲配上粗重的銀色鞋帶,再加上蕾絲長袖,讓我手臂癢到不行。

 當一個換裝紙娃娃不像我想像得這麼有趣。我一套衣服還穿不到十秒鐘,就被葛蕾絲強迫換上下一套。米娜站在我左邊,也在進行同樣的換裝實驗,當人們想辦法把一件粉紅乳膠長裙拉到她身上時,她的臉整個皺成了一團。老天,她看起來就像一顆口香糖。如果他們不是要讓我穿上一套一模一樣的裙子,我大概會覺得這很好笑。

 「妳知道,真的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被所有顏色的衣服給吃掉。」米娜邊說邊瞥了我一眼。「我幾乎都快看不見妳了。妳直接跟牆融為一體了耶。」

我看見葛蕾絲的其中一個助理朝我的方向竊笑,揚起了眉毛。我的臉一陣灼熱,但我不認輸。我不能認輸,尤其在我知道米娜會為了阻礙我成功而不擇手段之後。

 「幸好重要的人還是看得見我,不然他們不會覺得妳無法一個人承擔和傑森合唱的重責大任。」我平靜地說。

 這讓房裡的幾個人笑了起來,而米娜的嘴則憤怒地張開。但在她來得及反脣相譏之前,葛蕾絲就擠進我們兩個之間,從衣架上拉起一件黑色的蛋糕流蘇裙。

「我們來試試飛來波女郎的造型好了。」她說。我踩進裙子裡,她則在我的頭上插進一串鑲著珍珠的髮飾。她在我身邊繞著圈,一邊撥弄著流蘇,一邊抓著自己的下巴。「好喔。我覺得可以,我覺得可以。」她對著其中一名助理彈了一下手指。「把這套註記成可能清單之一。然後來讓瑞秋試鞋子吧。」

 然後其中一名訓練員熙真衝進了試衣間,手上拿著一台iPad和一瓶麥茶。

 「瑞秋,米娜,過來量體重了。」她簡短地說。「動作快點,我沒那麼多時間。」

 造型團隊幫助我踏出我的裙子,讓我可以穿著內衣褲去量體重。我走向熙真旁邊的體重計,米娜則緊緊跟在我後面。

 「妳先請,瑞秋公主。」米娜搭配著誇張的手勢說道。

 

 我忽視她,然後踏上體重計。熙真蹲下身看著計算的數字,手中的筆已經對準了手中的平板電腦。

 數字一路上升,我…… 比上週胖了十二磅?

 什麼鬼啊? 怎麼可能!

 我的下巴掉了下來,我結巴地說:「我…… 這是…… 這個體重計一定是壞了。」

 「這是怎麼回事,瑞秋?」熙真說,不可置信地轉頭看著我。「妳知道這種誇張的體重增加量,我一定要回報給魯先生的! 妳這樣是不可能繼續參與合唱的。妳到底怎麼辦到在一個星期內胖十二磅的?」

 米娜在我身後竊笑,而我轉過身,正好看見她把腳從體重計上移開。我瞇起眼。

 米娜。當然了,她就是會踩在我的秤上,好讓我看起來比現在更胖一點。這真是可悲出一個新高度啊。我覺得我已經快要氣炸了。「要暗算別人的時候,手段也高明一點,米娜。妳是不是有點太緊張了?」我低聲說。

 「我真的不知道妳在說什麼,公主陛下。」她回答,她的聲音很甜,但眼神裡帶著仇恨。

 「我只要告訴俞真姊妳對我做了什麼,你就會被踢出DB的。」

 米娜虛偽地微笑著。「妳是說,妳只要向俞真姊承認,她完美的瑞秋小公主跑去參加練習生宿舍的派對,還—喔哦!—喝得酩酊大醉?」

 「我不是『喝醉』的,米娜。妳在我的酒裡加了東西! 妳對我下藥! 妳和其他練習生是故意的,要讓我—」

 「真是個好故事,瑞秋。」米娜打斷我。「但妳要拿出證據來呀。」她對我咧開嘴,而在我無話可說之後,她就走開了。

 我想要追上去,但是這樣做一點意義也沒有。她說得對。我沒辦法證明,而且就算可以,那對我又有什麼好處? 那樣我就得承認我跑去參加派對、而且還喝酒。我會失去和傑森合唱的位置,而如果那部影片流出來,我大概也會被踢出DB。

 於是我只是轉回去面對熙真,咬緊牙關。「請讓我再量一次吧。」我請求道。「這一定是故障了。」

 熙真不耐煩地嘆了口氣。「那就快點吧。」

 我走下體重計,等了幾秒,然後再量了一次,一邊憤怒地回頭看了一眼,確保米娜這次沒跟我一起站在秤上。此刻螢幕上出現的數字,和上一週一樣。我鬆了一口氣,而熙真滿意地點點頭。

 「好了,米娜,換妳。」她邊說邊把我的體重記錄到iPad上。

 米娜踩到體重計上,屏住呼吸。數字跳出來的時候,她的臉色就變了。

 熙真抿起嘴。「比上星期重了一磅。」她嚴厲地說。「這也是故障嗎,米娜?」

 「我……」米娜低頭看著自己的腳趾。「對不起。」

 「告訴我。」熙真的聲音又低又可怕。「從上次量體重之後,妳都吃了些什麼?」

 要命。拷問她的菜單耶。如果她不是米娜,我會同情她的。

 「我吃了希臘沙拉、妳推薦的奶昔、還有……」米娜的聲音漸弱。當她再度開口時,她的聲音變得很小。「披薩。」

 「幾片?」

 

 「三片。」

 我吹了一聲低低的口哨,像是在讚嘆,哇喔,三片耶。米娜用眼角餘光怒視著我,而我腦中閃過一瞬間的愧疚感,直到我回想起米娜試著摧毀我人生的種種舉動—而且還不過就是這幾個星期的事而已。

 熙真搖著頭。「真是一點自制力都沒有。」她喊道。「一點都沒有。如果妳不想好好參與訓練,妳就打包走人。現在就出去。妳想要放棄嗎? 啊? 妳想嗎? 因為妳看起來已經放棄了。」

 米娜羞愧地看著地面。「不,對不起。我不想退出。」她咬照嘴脣。「我下週會減回來的。」

 「我希望妳會。不然我就會去告訴你爸,說他女兒胖到沒辦法當明星了。」熙真說。「如果妳不想讓他失望,妳最好離披薩遠一點。」

 米娜聽到她提起自己的父親,臉色瞬間變得絕望。她一直在炫耀他和魯先生是多好的朋友,她爸還會辦派對和晚會宴請所有的DB訓練員和高層,她也會一直說她和他們有多熟,但現在對她來說,現在這些人脈顯然不太值得高興了。

 米娜直起身子,把肩膀挺了起來。「不需要告訴他。我不會再變重的,我保證。」

 熙真垮著臉,很快地打下一行筆記。她的眼神朝米娜的腿掃過去。「還有,如果妳的飲食控制不了,我們就要考慮對妳的蘿蔔腿動刀了。妳所有的體重都直接集中到小腿上去了。」

 要命。我真的該向熙真學學怎麼壓制米娜的。熙真蓋上她的iPad,快速走出房間。米娜從磅秤下走下來,我則對她露出燦爛的微笑。

 「剛剛很好玩吧,喔?」我說。

 她對我擺了個臭臉,轉身去拿她的衣服,從我身邊經過時更狠狠撞了一下我的肩膀。

 

偶像戀愛曝光後就是被抹殺,完美的形象也會被一夕摧毀!

 我記得,在我們搬來首爾之前,我帶著莉亞到我們家附近的一間冰淇淋店去。那時是冬天,媽媽以為我們是去對街的圖書館,但莉亞拜託我讓她「吃最後一球紀念紐約的冰淇淋」,所以我一如往常地讓步了。我們距離媽媽期望我們到家的時間只有幾分鐘的空檔,但莉亞點了最大的甜筒,然後一口氣吃光,草莓冰淇淋沾得滿臉都是。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說:偶像戀愛曝光後就是被抹殺,完美的形象也會被一夕摧毀。

 

 當我看著康基娜往嘴裡塞了一塊蛋捲,辣醬一路流過她的下巴時,那就是我腦中聯想到的畫面。她狠狠咬著嘴裡的食物,我幾乎可以聽到無骨雞爪—比紐約的任何雞翅都要好吃一百倍—在她嘴裡斷掉的聲音。她用一口燒酒將它沖下喉嚨,然後用手背擦了擦嘴。坐在對面的兩個朋友試著阻止她,但她拍開她們的手。我無法置信,但那絕對是她。

 「那是……?」傑森的聲音漸弱,他臉上的表情和我的如出一轍。

 就在那一刻,基娜轉過頭來,直直看向我。或者說,看穿了我—她被燒酒模

糊的視線似乎無法聚焦在身邊的任何東西上。她的其中一個朋友試圖把酒瓶從她手中搶走,但她啐道:「這是我的! 妳不准拿!」她的眼神瘋狂,掃視著四周,然後落在傑森身上。她站起身,酒瓶噹的一聲從她手中掉落,她的視線晃回我身上,並像隻喝醉的老虎般朝我們搖搖晃晃地走來。

 「妳。」她伸出一隻手指指著我,聲音含糊不清。「我認識妳,金瑞秋。妳看起來像在約會呢。我不是警告過妳不要約會嗎?」

 她用大拇指朝著傑森的方向比劃了一下。他困惑地揚起眉毛,眼神來回看著我和基娜。我無話可說,所以我只做了腦中閃過的第一個動作—拉出一張椅子。

 「請坐下吧。」我說。「妳還好嗎? 最近…… 新聞很多。」

 她大笑一聲。「喔拜託,不要在那邊假惺惺了。我知道,你們都知道我被DB踢出去了。全世界都他媽知道了。或者,不,我很抱歉。」她跌坐在椅子上,翹起腳,差點從椅子上摔了下去,但她很快調整好坐姿,然後露出寬闊的微笑。「是我『選擇不要續約』的。」她在空中做了一個上下引號的手勢。「這是他們告訴大家的故事,對不對?」

 我皺起眉。「妳說這是他們說的故事?」

 「拜託,瑞秋。」基娜說著,笑容從她臉上褪去。「所有人裡面,就應該數妳最了解這個圈子有多雙標。DB控制了我們的人生,然後突然間,他們說我沒辦法承受這種生活方式? 我穿的衣服、說的話、做的所有事,全都是他們要求的! 這些鬼東西—」她亮出她的指甲,聲音揚了起來。「—那些貴的要死的衣服、那些妝容、所有的產品線,全都是因為DB要把我變成他們想要的人,讓我成為大眾的消費品。而他們說我有公主病?」

 她把椅子朝我這裡挪過來,距離近得足以讓我聞到她嘴裡的燒酒味。「聽著,瑞秋。想清楚妳在淌什麼渾水。只要簽了那張合約,妳就是把十年的人生交給了魔鬼—」

 「等等,我以為藝人合約都只有七年? 那不是法律規定的嗎?」

 基娜瞪大眼睛,嘴角露出一個瘋狂的笑容。「喔,天真的孩子。在法律面前,妳覺得DB沒有辦法繞道嗎? 在瑞士的某一間銀行,某一個祕密保險箱裡,收著一堆他們逼我和其他千日菊的團員簽的三年延長合約,在我們簽下七年約時同時簽訂的。

 

 當然押的是未來的日期,所以在法院上他們才站得住腳。」她的雙眼定在我身上,她酒後的怒火現在摻雜了一點同情在其中。「沒有人告訴過妳嗎? 這些榮耀、這些名氣? 這都是唱片公司為他們打造的幻覺。那些高層們一手操作的。而他們會不惜一切代價,把妳塑造成一個不負責任、難搞又過氣的女藝人,好讓其他公司連靠近妳都不願意,遑論簽約。」她笑了起來,但聲音聽起來幾乎像是啜泣。

 「他們會把妳給毀掉,然後搞得像是妳自毀身價。看看我,我的職業生涯已經結束了。」

 「但是為什麼?」我說。我試著理解她所說的話,卻只覺得一陣頭暈。「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對妳?」

 「我是怎麼跟妳說的,瑞秋?」基娜把一根牙籤戳進我們的辣炒年糕裡,直視著我的眼睛。「作為歌手,交男朋友太危險了。」

 我的心一沉。「和妳在濟州島的那個男生? 宋奎旻?」

 她點點頭,聲音變得溫柔。「偉大的宋奎旻。他的七年約跑完的時候,他回去和他們交涉,簽了更好的合約,拿了更多的錢。他以為對我來說也是一樣的。他說他要帶我來一趟『祕密之旅』,好談談我們的事。還真是個好祕密啊,是不是? 什麼地方不去,偏要去全國首屈一指的蜜月天堂? 然後…… 嗯哼。祕密曝光了。DB撇得一乾二淨,他也是。」她顫抖地深吸一口氣,我則思索著她的話。

 「你是說…… 等等。妳是說他跟妳分手了?」

 基娜用雙手摀住臉。然後她發出一聲尖叫,拳頭重重槌在年糕的盤子上,辣醬四處飛濺,我的臉也無法倖免。

 「他當然跟我分手了! 這類故事只會有一種結局。我們交男朋友,讓他們毀了我們的人生,然後他們可以全身而退,沒有人說三道四。你覺得妳的唱片公司會在乎他跟誰交往嗎? 干他們屁事。他們有一套自己的規則,我們則是另一套。DB口口聲聲說我們是一個家族。但他們根本不在乎。他們不在乎我,或是妳,或是任何人。他們只在乎能不能把我們變成完美的賺錢機器,幫他們賺進大把鈔票。但叫DB去吃屎吧。魯先生、朱先生、所有人。叫他們去死! 我知道的祕密可是足以把歌壇整個毀掉!」

 基娜的朋友們出現在她身側,一人抓住她的一隻手臂,把她從椅子上拉了起來。

 「基娜,親愛的,我們該走了。」其中一人說道。

 當她們把她帶出餐車時,基娜再度回頭看著我,大聲喊道:「小心朱先生,瑞秋! 不要和他或他的寶貝女兒扯上更多關係。妳聽到了嗎?」

 她消失在帳篷外,聲音被黑夜給吞噬。直到此時,我才意識到自己渾身顫抖。

 她說她知道的祕密可以毀了整個歌壇? 她為什麼要一直提到朱先生? 我想要忘記一切,連同這場糟糕的約會記憶一起洗去,但基娜臉上的表情、還有她的尖叫聲—這些東西已經永久烙印在我的腦海裡。突然,我覺得全身都不舒服了起來,剛吃下去的壽司和年糕在我的腹部糾結成一團。

 我看向對面的傑森,他正在把桌面上的辣醬給擦掉。「可憐的基娜。」他邊說邊搖頭。「她的經歷真的很慘,看起來壓力超大的。」

 他的口氣讓我忍不住銳利地盯著他看。「當然了。你有聽到她說的話吧? 她壓力怎麼可能不大?」

 

 他點點頭。「我有聽到呀。但我也不知道。每個故事都是一體兩面的。DB給我們的錢的確不多,但就像基娜說的,他們也的確給了我們衣服和公寓。如果夠小心的話,要保持收支平衡其實沒那麼難。」他聳聳肩。「我是說,他們對我一直都還不錯。」

 「那是因為你是李傑森。」我說,而當我想起基娜口中所說的奎旻時,挫折感便在我心中越積越多。「他們當然會對你好! 你做過最糟糕的事情,就是偷用羅密歐特製的橘色髮色!」

 「什麼?」傑森困惑地看著我。

 我嘆了口氣。現在不是談DB八卦的時候。「算了,不重要。但你不要告訴我,你沒有注意到這個產業裡的雙重標準。對女生來說,標準向來就跟男生不一樣。」

 他皺起眉頭,而我眨眨眼,稍早的那些懷疑現在如排山倒海般襲來。

 「你應該有注意到吧?」我說,一邊回想起幾週前,傑森一邊拿著速食走進練習室,一邊跟高層們輕鬆打招呼的畫面。

 「說實話,還真的沒有。」他皺著眉。「到頭來,DB是在商言商。他們對男女差別待遇,並不會讓他們賺比較多錢啊。」

 我的喉嚨一緊。他是認真的嗎? 「那樂天世界的那些女生呢? 你自己也有聽到他們稱讚你,又用那些難聽字眼形容我跟米娜吧?」

 「瑞秋,那只是幾個人的觀點而已。每個人都要面對這種事的—就連我也是。

這不代表整個產業就是性別歧視或有偏見或怎樣的。」

 我深吸一口氣。

 喔,哇喔。他是認真的。我不可置信地笑了起來,用手抹了抹臉,搖搖頭。「作為一個活在歌壇裡的人,你看到的東西還真是少得驚人。」

 他眉間的皺摺變得更深。「這是什麼意思?」

 紅色的帳篷布再度被掀開,我轉過頭,看著剛走進餐車裡的那對情侶,他們正用好奇的表情看著我跟傑森。我心中湧起一股驚恐之情。他們認出我們了嗎?

 我突然覺得自己像是溺水了一樣,而我同時意識到,原來這股感覺從那天和我家人一起吃冷麵的時候就存在了。自從莉亞告訴我基娜不和千日菊續約之後。

 我錯了。

 但基娜也是。她告訴我,和傑森在一起不只是很困難而已,同時也很危險。確實。但這同時也很不公平。我把我的人生給了DB,而最終,這個決定—這個我們兩人都做出的決定—將會毀了我,而且只有我。最終,只有我一個人不得不放棄我所努力的一切—我的粉絲、我的音樂、所有的魔法。這麼長一段時間以來,我第一次感到,我人生中所有的支線全部串了起來,完美而清晰。而它們全部指向同一個結論:我也許想要跟傑森在一起,但我必須出道。而和傑森在一起,也許會讓我在事業甚至還沒起步之前就賠上一切。

 

所有人都以為這些女孩是她最好的朋友

  「女孩們,你們就要準備上臺進行出道處女表演啦! 過去這一個月的準備期,妳們有什麼感覺?」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說:這些女孩,真的可以做為她最好的朋友嗎?

 

  我和我的八名Girls Forever 團員坐在一起,穿著相似的寶藍色服裝,上面層層疊疊的是霓虹色的花朵花紋。我的露背洋裝緊緊裹著我的身子,亮粉色的花瓣沿著我的身側向上爬。我的腳上則穿著白色的膝上襪,還有完美無瑕的高筒球鞋。我把完美的捲髮撥到肩膀後方,對主持人眨著眼睛,露出微笑。

  抬頭挺胸,雙腿交疊。肚子收緊,肩膀打直。攝影機特寫著我的臉,直播給數以百萬計的韓國民眾看。

  「挑戰性很高,但我們都非常努力,現在我們是蓄勢待發。」我輕鬆地說道。我對著其他女孩打了個手勢。「與這麼有天分的團員們合作,我真的受到很多激勵。我從她們身上學到了很多事。」

  例如要如何每天都提防著別人的暗算。比方說恩地一直發誓我梳子裡的口香糖不是她的。或是每次試裝完之後,我的鞋子就會神祕地消失。我的出道預備期,就在訓練、失眠,和躲避一個又一個邪惡的惡作劇中度過,而所有人都以為這些女孩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對著鏡頭微笑。

  如果他們能看見我們的生活是什麼樣子就好了。

  女孩們對我甜甜的回應發出讚嘆聲,秀敏和麗茲甚至靠了過來,給了我一個團抱。我緊緊回抱她們,好像真的享受她們給我的關愛。她們長長的指甲刮著我的手臂,主持人則繼續掛著燦爛的笑容,露出一口白牙,眼神閃爍著光芒。

  「聽起來妳們合作得很愉快呀。」他說。

  「當然囉。」米娜說,她的聲音帶著完美的熱情。「這趟旅程中,再也沒有比她們更好的旅行夥伴了。」她用喜愛的眼神掃視了我們一圈,最後視線停留在我身上。她微笑著。「我們未來的路可是一片光明呢。」

***

  上臺之前,我站在後臺深呼吸。過去這一個月的時光飛逝,而現在終於是我們出道的時候了。世界準備好,我們來了。

  是時候讓你們看到我們的本事了。

  一陣笑聲吸引了我的注意,我轉過身,看見米娜正用自己的手機給其他女孩們看著影片。她們全圍在一起,大笑著,推擠著彼此,想要搶到比較好的視野。

  「哇靠,這超猛的。」

  「沒想到她居然能拍到這個!」

  我的肚子一陣收縮。那是我想的那個嗎?

  我衝過去,把手機從米娜手中搶走。那是一個女孩在Instagram 上貼的影片,她和她的狗用筷子在彈著鋼琴的四手聯彈。我的臉紅了起來。

  「幹嘛啊,瑞秋?」恩地說。「妳到底有什麼毛病?」

  「別介意,女孩們。」米娜雲淡風輕地說,一邊啜著一杯水。「瑞秋公主只是不喜

歡別人的影片爆紅而已。」

  我的手緊握著她的手機。米娜也許可以用她的影片來威脅我,但那不代表我就得乖乖就範。我把手機重重塞進她手中的水杯中,水珠隨之噴濺而出,所有人尖叫著跳開了。

  米娜的嘴錯愕地張大。

  「喔哦,對不起,米娜。」我甜甜地說。「我手滑了。但妳知道嗎? 也許這樣也好,妳知道他們的社群媒體規則吧。我不希望妳惹上麻煩。」

  我轉開身,然後我停下腳步,轉頭看向米娜的手腕,還有閃閃發亮的紅寶石手錶。韓先生的錶—那支他爺爺獨一無二的傳家手錶。我在多倫多就發現了,但我什麼也沒說。我甚至不知道為什麼會在她手上。

  但我可以猜。

  「對了,米娜,妳知道現在幾點嗎?」我天真地問道。

  她瞪大眼睛,手忙腳亂地看了一眼自己的錶,然後用手遮住。「現在,呃,快一點。」

  「謝了。」我說。「表演時間要到囉,女孩們。」

  團員們來回打量著我們,想要搞清楚我們之間沒說的祕密。恩地和麗茲互看了一眼,然後朝我走來。「我們準備好了!」我的眼角餘光看見米娜的臉垮了下來,但我已經轉身離開了。

  我還有一首歌要表演。

  我們最後一次補妝,在臺上集合,然後等布幕升起。我站在舞臺正中央,左右兩邊各有四個女孩,一字排開地站在我身旁。攝影機從四面八方對著我們,而我可以聽見觀眾在布幕的另一邊歡呼著。

  他們期待看見我們。我抬起下巴。很好。

  我們要給他們一場有生以來最棒的演出。

  如果有人告訴十一歲的我,我要犧牲多少東西、會被奪走多少珍愛之物才能走到現在這一步,我一定會說他們是在寫韓劇的劇本。能走到這一步,路途比我想像得困難許多,但我現在終於在這裡了。

  經歷了這麼多,我現在終於出道了。

  我想著海女們說的話:當我們覺得自己再也走不下去時,我們會記得我們已經走到這裡,我們還能繼續前進。

  我想著莉亞:妳的夢想就是我的夢想。

  我想著媽媽:妳值得去冒險。這是妳努力得來的。

  當布幕升起時,我做了一個決定。我直直盯著中央的攝影機,踏出一大步,離開

站成一排的女孩,獨自站在聚光下。

  這是我準備發光的時刻。

  而我不會讓任何人阻止我。

 

本文出於高寶書版《Shine》 / 鄭秀妍 Jessica Jung

 

★更多動態、活動情報與相關消息都隨時在 「高寶書版」 facebook官方粉絲頁及官方IG上公布,敬請留意並設為搶先看以利獲得第一手消息!

 

#readshine #Shine #Shine繁體中文版 #Shine典藏版 #潔西卡 #JessicaJung #鄭秀妍 #제시카 #ジェシカ #JungSooYeon #정수연 #練習生 #韓國 #韓國女團 #韓國練習生 #韓國小說 #kpop  #韓國文化

 

【更多資訊請上《高寶書版》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前《少女時代》Jessica鄭秀妍揭露:關於鎂光燈底下的爾虞我詐,偶像戀愛曝光後,就是被抹殺... 想快速致富,請跟著媒體與流行走!4大媒體報導焦點,值得留意... 外面在下雨,臉還是乾巴巴?推薦5款炸水款保濕面膜,肌膚急救援! 博聞深圳珠寶展4月19日將迎來花季十六歲 女性小說獎公布名單入圍作品「在選題方面非常大膽」 別再說歐洲旅遊太貴了, 葡萄牙曾被BBC評選為世界上最適合養老的七大國家之一,「物價水平為歐洲最便宜國家」,也聚集超多「米其林星級餐廳」 不知不覺    這些天王天后都年過半百囉! 回顧2016年不容錯過的時尚形象廣告!Gucci柏林迷情派對、Valentino非洲文化探索、Marc Jacobs變性人入鏡… (上) 恭喜!105年度電視金鐘獎入圍名單,最大贏家是... 不會滑雪怎麼和王子約會?凱特15歲就立志嫁入皇室,為了完美形象她用盡手段!現實童話中其實腹黑又心機.... 《迪士尼》王子大起底,原來灰姑娘老公是霸道總裁疼老婆...愛麗兒老公不但變態還拋棄前女友! 原來「凱特」從小就很心機,當年她就是這樣一步步勾引「威廉王子」的!現實中沒有童話故事...太黑暗了! 正太控必看!10個不容忽視的歐美男童星勢力 充滿史詩的動作場面、壯觀的景色及出乎意料的轉折...《分歧者3:赤誠者》 【電影】2016上半年片單 |梁清 李奧納多女友露點《年輕氣盛》米高肯恩險噴鼻血 【翻轉幸福】真人真事大銀幕呈現 魔術拖把發明家的不思議人生珍妮佛勞倫斯演技再突破 二十歲演到四十歲 跨世代的超齡精湛演出 【翻轉幸福】幕後花絮及電影片段|珍妮佛勞倫斯挑戰橫跨4個世代的傳奇女性 再次角逐金球獎女主角 【愛在他鄉】1.15 (五) 真愛無距 「過度追求外在的包裝與肯定,阻止我們當一個真實的人」直擊10種隱系工作,他們憑什麼能夠安靜低調的改變這世界?
大家都在看
佛心停車場! 白天停1小時8元 ... 雞排妹曝「飯店級」房間照!超狂8... 高雄肉燥飯爭霸 30間店家進入第... 12星座2020年11月24日運... 高嘉瑜租到變回收場!一堆房東為何... 國手教練帶頭 未成年男女選手爆酗... 彰化精誠夜市3包水果450元PO... 黃安笑台灣一件事很落後!中國人竟... 12星座2020年11月25日運...

首頁 娛樂新聞 前《少女時代》Jessica鄭秀妍揭露:關於鎂光燈底下的爾虞我詐,偶像戀愛曝光後,就是被抹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