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娛樂新聞 「九○後潛力新星」ØZI、曾敬驊、游宇潼、李沐聊夢想,以及各種可能...

分享
文章

「九○後潛力新星」ØZI、曾敬驊、游宇潼、李沐聊夢想,以及各種可能...

ELLE她雜誌
「九○後潛力新星」ØZI、曾敬驊、游宇潼、李沐聊夢想,以及各種可能...

封面之星 ØZI、曾敬驊、游宇潼、李沐

夢想,正啟航 RISE UP TO YOUR DREAMS

四位來自不同背景的九○後潛力新星ØZI、曾敬驊、游宇潼、李沐,用他們世代特有的語氣,訴說關於夢想的故事。夢想,才正啟航。

 

ØZI 有想法,就去做!

1997年生,藝名取自古埃及法老王。父親是知名攝影師陳文彬,母親是葉璦菱。他是全才型音樂人,在個人首張專輯《ØZI:The Album》中一手包辦詞曲、編曲、MV影像,並以此得到金曲獎六項提名,最後抱走最佳新人獎。想用嘻哈樂把台灣帶向國際,創造跟K pop一樣的潮流。

 

ELLE:小時候是否對未來人生有過任何不切實際的夢想?

ØZI沒有什麼夢想是不切實際的,就算你想當總統,如果從小動機就往這個方向走,就不是不切實際。我從小就想做音樂,這個方向是很確定的。

 

ELLE:對於夢想的輪廓,到何時才變得比較明確?

ØZI大學剛畢業,韓國經紀公司JYP問我要不要加入他們,算是真正有工作上的邀約。不過後來選擇回台灣,開始打進地下嘻哈圈,和他們合作了〈走到飛〉,算是夢想真正啟航。我算蠻幸運,一切都能照著心中安排在走,我喜歡提前規劃。

 

ELLE:你覺得自己最大的本錢是什麼?

ØZI我成長的環境,讓我能從小浸泡在音樂裡,沒有受到什麼阻礙,也使我更快理解音樂這件事,算是先天條件的優勢吧。個性上,我是很愛衝的人,有想法就去做,不會想太多。

 

ELLE:創作陷入瓶頸的時候,你都怎麼辦?

ØZI身為創作者,常會卡在自己這關。因為在音樂上有點成就,就開始想太多。有沒有突破上個作品?是不是做出不一樣的東西?這時我會諮詢朋友的幫助,或是做些跟音樂無關的事。所謂靈感來自新的體驗,你不可能每天做一樣的事情,還能得到新的啟發,所以我會換件事情做。最近我就在學做菜,回來腦袋好像清空了些,做音樂的感覺又不一樣了。低潮的時候,我會告訴自己,你失敗一次,不表示你就是失敗的人。今天這個作品沒中,反正下次我一定不會做一樣的東西,又有什麼關係呢?

 

ELLE:音樂創作路上是否曾遇到什麼難忘,為你帶來莫大鼓舞的人?

ØZI整個新樂園(唱片公司)的夥伴都是吧,還有蛋堡、熊仔,我的爸媽,他們都在我人生扮演不一樣的角色,我也不會讓他們失望。

 

ELLE:最討厭聽到有關夢想的話是?

ØZI你這夢想不切實際。

 

ELLE:你建構與實踐夢想的方式,和上一代有什麼不一樣?

ØZI長越大會覺得本質上是一樣的,他們那個年代也想要創新、突破規則,到了現在只是方式換了。因為科技進步、網路便利,現在真的沒什麼不可能了,只要你作品夠吸引人,還是會爆炸。

 

ELLE:在你的世代,實踐夢想一定要有的配件是?

ØZI要懂得堅持直覺,以及要有正確的判斷力,能夠不斷推翻、挑戰自己的想法。今天作一個東西好像很屌,你要換十個角度去看它,還是都很屌,才是真正的進步。

 

曾敬驊 只是好看而已

1997年生。來自宜蘭冬山的小鎮男孩,因參加電影《返校》的試鏡,從萬人海選中脫穎而出,取得「魏仲廷」的角色,以此入圍金馬獎最佳新演員,也改變人生道路。在近期新作《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中,他演活了Birdy內心的糾結,本片也吸引粉絲進戲院一刷再刷,票房甚至超越《斷背山》《誰先愛上他的》等同志電影,在2020年末掀起清新純愛片熱潮。

 

ELLE:小時候想過會當演員嗎?

曾敬驊:想過當電影男主角,也想過成為摔角選手跟衝浪選手。

 

ELLE:成為演員的重要關鍵點是什麼時候?

曾敬驊:參加《返校》海選,直到公布我是男主角那一刻,還不太能接受,怎麼會選我,擔心自己表現不如預期。之後花了好幾天把自己的道路整理清楚,未來一定要繼續做什麼。

 

ELLE:你覺得自己最大的本錢是什麼?

曾敬驊:有張在鏡頭前可以好看的臉。這東西很現實,我可能也因為這樣,才這麼快成為銀幕前的人。沒有它,我可能也沒這麼快。不過這些東西未來有天終會消磨殆盡。因為我現在的生命歷程還沒這麼多,有些角色需要這樣青澀的特質去搭配。

 

ELLE:在前往夢想路上,你遇到最大的助力跟阻力是什麼?

曾敬驊:看完每部電影裡其他演員的演出,都是助力。家人朋友的支持也是。阻力的話,要講可以有很多,但換個方式來看,就是你必須跟這些事情設法達到平衡。真要說,可能是我容易鑽牛角尖吧,可能是別人的評論,或相處上的誤解,都是我無法控制達到完美的,但演藝這條路沒辦法靠我一個改變它的生態。

 

ELLE:夢想路上是否曾遇到為你帶來莫大鼓舞的人?

曾敬驊:我老闆烈姊(李烈),她不但選我演出《返校》,還跟我回宜蘭見爸媽,在表演路上給我很多指導。最近她就推薦我看《攻其不備》《惡人》《冏男孩》,推薦我讀哈金的小說。

 

ELLE:最不喜歡聽到關於夢想的話是?

曾敬驊:「只要有努力就可以完成夢想。」我覺得夢想有大有小,小的夢想或許可以符合這句話,但大夢想有時要點運氣,不是用盡心力就可以到達的。

 

ELLE:你建構與實踐夢想的方式,和上一代有何不同?他們怎麼看待你的工作?

 

曾敬驊:我爸媽開早餐店,他們從小的環境和我不一樣,很早就出去工作,沒什麼玩樂的機會。所以他們的夢想很快就從大變小,為家庭犧牲,現在只要能放一天假到外縣市走走,跟家人好好吃頓飯就開心了。他們都很支持我的夢想。至於我接觸演戲這件事後,我想嘗試學習很多東西,盡可能吸收新知。

 

ELLE:下一個十年後希望自己做到什麼事?

曾敬驊:希望可以去很多國家,最想去冰島。

 

ELLE:你覺得這個世代,實踐夢想最需要的條件是什麼?

曾敬驊:你一定要對它有足夠的喜愛為支撐。

 

ELLE:對今天的造型有什麼特殊感想?

曾敬驊:每套衣服落差都蠻大的,風格很多變。設計簡單,配件有質感,穿上去氣場強大,很有自信感。

 

游宇潼 希望改變世界

1999年生,歌手游鴻明女兒,曾三度登上PPT表特版。因為老師曾對她說:「有一天你會改變世界。」決定當科學家,跑去美國讀UCLA應用數學系,花了兩年就把四年學程讀完。目前多在台灣拍攝時尚專題,年底發行的新專輯正如火如荼籌備中,在IG有7.2萬追蹤人數。

 

ELLE:小時候想過未來做什麼嗎?

游宇潼:我從小對「傳達訊息」很有興趣,想當主播,高中想當科學家,覺得物理學家可以按照宇宙的模式預知未來,很有趣啊,這已經遠遠超出一般人的能力。我也想唱歌。像我爸就說,唱歌是上天要他做的,我也可以感受世界正把我往這個方向推,希望我能藉此發揮力量改變社會,去溝通不認識的人。

 

ELLE:怎麼從科學圈走到時尚圈的?

游宇潼:大學時我在美國加州唸數學,那時候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被科學圍繞著,只想當nobody。那時的我很理性,覺得時尚跟我沒關係。後來有些台灣的工作上門,逐漸發現時尚的世界蠻有趣的。每一趟美國飛台北的長途飛機,都讓我思考發掘很多事情,畢業後決定認真發展一下。我對於未來任何可能都抱持開放態度。最近一年開始接下很多拍攝工作,也第一次嘗試寫歌。我發現創作類的工作需要多點感性,要去吸收別人的故事作為創作素材,我都會跟人家聊天,從別人身上得到靈感。

 

ELLE:你認為自己最大的本錢是什麼?

游宇潼:有體力可以不受拘束嘗試各種體驗。我們都還沒定型,處於「準備要定型」的階段,可以多探索不同領域,把這些經驗結合在一起,就會更清楚自己想變什麼樣。最大的本錢,也許就是自由跟熱情吧,人生還沒經歷太多挫折,還願意去付出。

 

ELLE:會對人生感到困惑嗎?

游宇潼:我的心態就是不斷學習,所以沒什麼特別感覺氣餒的時候。不管順利或辛苦,都是人生的過程,都是學習的一環。當然身為創作家不可能只有正面體驗,很多靈感創意其實來自黑暗,所以我的痛苦都是靠自己想像出來的。我喜歡用想像力帶自己去不同地方,理解不同環境的人。

 

ELLE:在夢想路上對你最重要的人是?

游宇潼:都是那些我不認識的粉絲。他們從我國高中跟到現在,看過我搞怪的樣子,跟我關係密切。儘管裡頭有些人我不認識,他們會跟我說,我怎麼影響或撫慰他們的人生。

 

ELLE:你築夢的方式和父母那一代有何不同?

游宇潼:在網路發達,自媒體盛行的時代,要濺起水花比較容易,大家都有機會做自己想做的事。社會架構也比較穩定,可以整合各種資源達到新高度。我爸爸的年代,可能要靠唱片公司包裝,形象要完美,不能有汙點,但我們這一代講究獨特性,懂得把汙點當做亮點,不完美沒關係,要能讓人理解。

 

ELLE:下一個五年和十年的目標,會是什麼呢?

游宇潼:這幾年我在建立自己的音樂能力,跟個人品牌。五年後我想往外擴散,帶動我身邊的人,對社會產生影響。我現在每天都在學習認識更多音樂,了解市場跟產業的細節。懂越多,我能掌控的就越多,可以建立自己的小王國。我只希望大家聽到我的歌,會知道我在做什麼。

 

ELLE:你覺得在這世代,實踐夢想不可或缺的是什麼?

游宇潼:一定要有愛。被愛包圍的人,才有能力成長,把愛傳達給需要的人,達到完整的互動。

 

ELLE:你自己私下穿著風格是什麼?

游宇潼:平常我走男孩風打扮居多,畢竟以中性角度跟人家互動好像容易一點。穿上Chanel,立刻感覺自己是很有格調的女生,高尚、優雅自然就跑出來。Chanel的女生是有獨立思想的女生。

 

李沐 最強怪物新人

1996年生,因在Instagram上被星探發掘而當上演員,以《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入行,又以《誰是被害者》裡江曉孟一角,貫穿全劇的亮眼演出,獲得第55屆金鐘戲劇節目最具潛力新人獎。在新生代女演員中,來勢洶洶,被喻為「最強怪物新人」、「小周迅」,獨特清新氣質瞬間吸引許多鐵粉。

 

ELLE:小時候對未來人生的夢想是什麼?

李沐:我從小就想當服裝設計師,上大學讀服裝設計後發現喜歡漂亮衣服,跟學設計是兩回事,我並不適合這生態。我的思考過程很慢,唸設計常常得被趕鴨子上架,但很快蹦出來的東西,未必是我最深層喜歡的東西。

 

ELLE:什麼時候對於夢想的輪廓才開始變得比較明確?

李沐:應該是去英國唸藝術以後吧。唸服裝設計得趕快生東西,但Fine Art就是你今天做了一個東西出來,老師會看到它之後的可能性,是很有機的。唸了藝術,我變得快樂超多。

 

ELLE:被喻為「最強新人」,怎麼辦到的?

李沐:我是在IG上被星探找到的,以前不懂事發很多生活照(笑)。我剛進來真的就是菜鳥,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能硬著頭皮看發生什麼事。不過雖不是科班生,我發現每次演戲,作為人還是有把情緒放出來的方法。

 

ELLE:你認為自己最大的本錢是什麼?

李沐:我的本錢也是我的缺點,就是個性裡的變動性質,我很難安定下來,會一直希望我做的東西是新的。這是我認識自己以後,發現最棒的特質。可能因為射手座的關係,我總是在思考,自己是否真的適合這樣,是不是這就是命定。成長過程中因為看爸媽很辛苦,我總害怕長大,開始工作後,好像接近自己想像中變成大人的樣子一點,變大人似乎沒那麼恐怖,只是侷限變多了些。

 

ELLE:已經拿下金鐘新人獎,現階段的夢想是什麼?

李沐:我希望可以非常了解自己,想通作為一個人,到底要朝什麼方向走去,這是人生最大的主題吧。我是誰?要做什麼?到底什麼可以滿足我?而且當演員需要接觸很多未知領域,閱讀別人的人生,從裡頭找出能和自己連結的部分。

 

ELLE:心生懷疑的時候,怎麼對自己喊話?

李沐:懷疑的時候,就告訴自己,我的力量就這麼小,人都有極限的,沒關係。好比,我在練習一段台詞,特別想要情緒出來,有時出得來,有時卻一點感覺也沒有,那怎麼辦,就先放著啊。

 

ELLE:關於夢想,你最不喜歡的說詞是什麼?

李沐:大家不管在行銷還是販賣夢想,都是連結到成功的想像,成為社會樑柱什麼的,我不喜歡把夢想跟成功連結在一起,這兩件事是分開的,可能是世代的問題吧。

 

ELLE:對於追求夢想,你觀察自己跟上個世代有什麼不同?

李沐:在爸媽的世代,夢想都跟家庭綁在一起,成家立業那類,非常務實,但其實是更困難的。到我們這世代,可以更自在展現自己,這是好的部份,壞的部份,可能因為有所比較,大家都怕做得不夠好。

 

ELLE:下個五年或十年的夢想歷程?

李沐:最近在練習現代舞。開始表演以後發現能對身體認識更多,以前無法控制它,也就無法與它合作。希望五年後身體比現在更靈活。十年後也許回學校念書,可以有個生活夥伴,早上起來看到他可以蠻開心的。

 

青春紀事簿電影夢

十一月份是金馬獎熱烈登場的時機,電影是人類夢想與記憶的投射,標記了每個世代專屬的情節與氛圍。我們也請四位年輕創作者,聊聊對於電影的喜愛與各種可能。

 

ELLE:如果你有機會當導演,拍攝生涯處女作,你會想拍什麼片?

李:類似安妮華達的《獅子‧愛‧謊言》那種,解析文化,半虛構半寫實,非常後設的片。

曾:想拍可愛的愛情片,人物設定要很奇特,經過設計的,帶著小清新感。

游:在我越來越理解這世界後,我想把我的宇宙觀分享給別人,玩時間跟維度的題材。我覺得上個世代的電影,已經把人的情愛玩得很多元了,下個世代的電影會跳脫人最基本的感受,談及人性跟宇宙的互動,開發更多大的題目。

ØZI結合科幻與驚悚的燒腦片吧,類似諾蘭的風格。我很喜歡諾蘭說故事的方式,好比《黑暗騎士》,他是超人片,但也講社會的無政府狀態,有很多層次,如果我要拍,就要拍這種的。既能教育大家,又兼具娛樂性。

 

ELLE:你特別喜愛什麼類型的電影?

李:我喜歡藝文型的片,就是我爸口中「很無聊」的片。

曾:喜劇片,不必埋很多梗,偏向用肢體語言表達的喜劇。像《戀愛ing》我就很喜歡。

游:科幻片,《駭客任務》《星際效應》這種。

ØZI燒腦,或驚悚一點的。除了諾蘭以外,昆汀泰倫提諾、馬丁史科西斯、大衛芬奇、魏斯安德森……他們都各有各的厲害,都有我喜歡的地方,但好像都有種共同的氛圍?

 

ELLE:哪一部片,讓你對於夢想格外有感,每看必能有新的領略?

李:Alexander McQueen的紀錄片吧,他對自己要做的事很有熱情。尤其他有兩場秀,我常拿出來看,一場是白色的洋裝被噴墨,還有一場是他讓模特兒很病態躺在毒氣室裡。

曾:《壁花男孩》,我是很念舊的人,會想起青春的懵懂無知,對夢想熱衷嚮往的感覺。

游:《一個巨星的誕生》,很真實地描述一場戀愛的過程,談追夢、愛情,簡直太美了。 另外可能因為我唸數學的關係,像《美麗境界》《愛的萬物論》這種題材也會格外有感。

ØZI黑暗騎士三部曲,我總共看了27次,每次重看都有新發現。我大腿上還有黑暗騎士對白的刺青,就是”Why do we fall? So that we can learn to pick ourselves up.” 另外一部《闇》,目前看了兩次半,重看都會找到新的梗,感受創作者的用心。

 

ELLE:想放空的時候,都會看什麼片?

李:《壁花男孩》,小時候很喜歡的電影,看的時候會讓我連結到以前的情感。

曾:賀歲片。看演員的表演方式跟剪接節奏。

游:《名嘴出任務》之類的搞笑片。

ØZI紀錄片吧,可以學東西,這種就可以輕鬆看。最近就看了大衛艾登堡的《A Lifeon Our Planet》,學到我們的地球已經快爛掉了。

 

ELLE:上部在串流網站看的電影是?下一部想進戲院看的電影是?

李:《手札情緣》,以前覺得它有點cheesy,我好像沒辦法,現在突然覺得萊恩葛斯林好通透,表演好真誠,我被打到了,電影有拍出白頭偕老的感覺;想進戲院看《親愛的房客》。

曾:《神棄之地》、《沙丘》

游:《駭客任務》、《末代皇帝》,這種影像感很強烈的電影,進老戲院看應該很棒。

ØZI因為想了解時尚,所以選了《艾蜜莉在巴黎》,看兩集就不行了;非常期待《沙丘》。

 

ELLE:如果有一部你的自傳電影,你會找誰飾演你?

李:曾敬驊,我要看他怎麼演(笑)。

曾:《返校》的許漢強,我沒有目標時都會打電話跟他聊天(笑)。

游:要是對我很有興趣的人,不然我自己來演好了。

ØZI這好難喔。

 

【更多精采內容請上《ELLE 她雜誌》官方網站;ELLE TV獨家影音專訪;《ELLE 她雜誌》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FaceBook
最新網路流行話題掌握 歡迎一起加入
分享至Facebook

FACEBOOK粉絲留言版

你可能會想看的文章
「九○後潛力新星」ØZI、曾敬驊、游宇潼、李沐聊夢想,以及各種可能...
大家都在看
桃市議會通過普發5千元 柯:乾脆... 快訊/手刀來對獎!威力彩9.2億... 振興5倍券快了!政院擬全民「1千... 3類住宅補貼8/2申請開跑!營建... 最新足跡曝光!特殊交友圈南燒 1... 金門鄉親每人可領6千紓困金!普發... 普發現金有什麼缺點?網分析致命關... 「少年海神」墊丙買60億長榮!「... 最新足跡曝光!特殊交友圈南燒 1...

首頁 娛樂新聞 「九○後潛力新星」ØZI、曾敬驊、游宇潼、李沐聊夢想,以及各種可能...